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6章:你能不能淡定点

作者:簡木汐    更新时间:2011-12-24 21:48:50    状态:已完结
“然后你就经常来?”冯露露问。

沫儿点头,“也不是很经常,这里比较远,有时候挺不方便的。”

“说吧,你最好老实交代,别想用一杯咖啡就收买我。”冯露露带着审问的眼神。

沫儿喝了一口卡布奇诺,“那么,我们就从这卡布奇诺说起吧。”

两个多小时,沫儿把自己从章沫儿认识连城,到最后成为了冯咏曦、冯咏茜的始末说了一遍,甚至于沈悠悠的那二十年,但对于那个五十万的晚上,她没有提起,那是她心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她不舍得拿出来跟别人分享。

“啪。”大概性的听完,冯露露气氛地拍案而起,“他妈的,她沈悠悠到底是个什么女人,这么没良心的。”

沫儿蹙眉哄着冯露露,“我的大小姐,淡定,淡定,你能不能淡定点。”

冯露露这才坐了下来,“沫儿,难道你不知道吗?那天,其实是她推你下来的,她是故意的,对不对?”

沫儿没有应答,她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忽然觉得卡布奇诺也这么的苦涩。

“然后呢?你依旧履行着对她的承诺,离开薛之琛吗?你以为你真的可以离开他吗?”冯露露问道。

“小鹿,我已经不是二十几岁的年纪,可以为了爱奋不顾身、无所畏惧了。现在,我只要有念念,有个稳定的家庭,就足够了,感情,已经不再那么重要。”沫儿浅淡地说道。

“真的吗?在薛家的时候虽然你跟薛之琛经常拌嘴,可是我经常看到你脸上有幸福的小女人的笑容。自从你离开后,你和薛之琛再也没有那种幸福的味道,甚至于你们的影子都写满了苦涩。你说,你这是何必呢?”冯露露说道。

沫儿咬了咬唇,“小鹿,你不知道,一个女人失去了生育的权力,失去了孩子意味着什么。你别怪悠悠,她是个可怜的女人,那种苦和痛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所不能体会的。”

“所以呢?我不管我能不能体会,我只知道你不能为了她放弃自己的幸福。你觉得你这么跟朗哥哥在一起,他会开心吗?”冯露露问道。

沫儿用勺子搅拌着咖啡,“他不幸福,也知道我还爱着薛之琛。但是我知道,他希望我陪在他身边。不然那晚,他不可能鼓起勇气告诉我他的身份。”

“怎么可能?不,我不能理解。”冯露露使劲的摇头。

沫儿笑,“小鹿,你知道吗?他从来没有对我有过任何要求,无论是连城还是葛朗。他从来都是顺着我的意思,即使我让他离开我,他依然会毫不犹豫地离开,那不代表他不爱我,相反,是他太爱我。”

“他不同于薛之琛,薛之琛就像一只霸道的野兽,就算是爱着你、宠着你,他也是用着自己霸道的方式。可是连城却像一个风度翩翩的王子,从来不强人所难,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一个‘不’字。”

“可是,你更爱野兽的,对不对?”冯露露一语切中。

“可是,我伤害了野兽,更伤害了王子。”沫儿说道。

“茜儿,我不懂得那么多的牺牲,但是爱情是让不得和同情不了的,你这样伤害了太多人,并不是你的善良应该承担的代价。”冯露露说道。

“小鹿,我不善良,其实我很自私,我做的所有的一切,都为了我自己能够心安。哎,不说了不说了,我们去喝酒吧,自从倩姐走后,我就没有怎么喝过酒了。”沫儿扭转话题,有许多话,她不愿意再说下去。

两人出了咖啡厅,却撞上了一位不速之客。

冯露露看着那两双四目相对难以分离的眼睛,挣脱开沫儿的手,“那个,我突然想起,我还没向我家那位汇报自己的情况呢,那个,你们先聊,我去打个电话。”

依旧没有人理她,她吐了吐舌头,离开。

沫儿看着薛之琛,脑袋里闪现过无数次要掉头离开的念头,可是,她就是没能迈出自己的步子。

薛之琛就那么远远地看着她,这个女人,前不久打掉了他的孩子,现在还在跟他争他的孩子,可是再一次面对她,他依旧是恨不起来。他开始恨自己,恨那个为了爱已经失去自我的自己。

终于,他迈开步子走上前,走到她跟前,俯视着沫儿,闻到她发上熟悉的味道,此刻只有抱着她到白头的念头。

“为什么到这里来?”

沫儿用力握紧双拳,“我只是带小鹿来喝咖啡而已。”

“就这么简单?”薛之琛问。

“你以为有多复杂。”沫儿反问。

“那这件西装呢?”薛之琛问,“这不是葛朗的款式和大小。”

沫儿后退一步,尽量让自己在那清香的皂香味中解脱出来,“除了葛朗,我就不能再送别的男人吗?谁说这个世界只有男人可以左拥右抱的。”

薛之琛一把揽过她的肩,“是吗?我都忘了你曾经是做这个的。那么,今晚就伺候伺候我,再给你五十万。”

沫儿甩开他的手,“你给我放尊重一点。”

“尊重,你需要尊重吗?你有什么值得尊重的?”薛之琛深谙着的眼眸令人害怕。

“薛总,我的确不值得你尊重,那么我要走了,后会无期。”这一回,沫儿瞪大了眼睛,狠狠地说道。

薛之琛气的一把拉过她进了附近的巷子里,他不容她反抗,将她压挤在墙角,钳制着霸道地吻她。

终于,她闭上了眼睛,幸福的泪水流下,这一刻,她曾以为再也不可能发生在她的生命中。

忽然,薛之琛在她即将意乱情迷的时候推开她,依旧将她圈在墙上。

“看来你很享受嘛!”他摸着她的脸颊,“你的身体是多么想我,章沫儿,我看你还能逃多久。”

“忘了告诉你,所有的男人都能让我……”

“你……”薛之琛立刻变了脸色。

沫儿更加放纵的将整个人吊在他身上,“不是让我今晚服侍你吗?五十万,这一次我同样要现金。”

薛之琛推开她,狠狠地抓着她的肩膀,“章沫儿,你看看你自己什么样子?就凭这幅模样,你还想让念念跟着你,你做梦。”

“我什么模样不需要你来定义,念念是我一手带大的,他自然是要跟着我。现在科学这么发达,你跟悠悠还是有可能会有自己的孩子的。”沫儿说道。

“你做梦,我不会把念念给你,绝不会。”薛之琛说道。

“那我们拭目以待吧。还有,我觉得这件衣服一点也不适合你,你要多少钱,把它卖给我,我可以给它找到更好的主人。”沫儿总是很容易能找到薛之琛的软肋。

薛之琛看着她,眼眸里已布满了恨意,他将西装脱下仍在地上,搜出打火机一把扔到了衣服上,两万元的衣服就沉浸在了火苗中,“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就算毁了,也绝不会给你。”

说完,他毫不犹豫地转身,忽然他又停了下来,“章沫儿,你成功了,从这一刻起,我再也不会对你有半点期待。”

当那个背影消失在巷子里,沫儿才脱下外套尽力去拍打火苗,最后,她只能拿到这件西装的一小块布料。她将它捂在胸口上,却怎么也止不住里面的疼痛。

泪水已经干涸,她瘫软在巷子里,那块布料仅有的皂香味也几乎被烟火的味道覆盖,也许,这会是他留给她唯一的念想了。

“自从你离开后,你和薛之琛再也没有那种幸福的味道,甚至于你们的影子都写满了苦涩。”

她想到了冯露露的话,转身看了看自己的影子,蹲下身子摸了摸,“对不起,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

“滴滴滴,滴滴滴。”

电话响了起来,沫儿看了半天的来电显示才接起电话。

“喂。”

“沫儿,你在哪里?还没到家吗?没有发生什么事吧?”葛朗在那一头担心地说道。

“没事,我这就回去了。”

“你在哪里?我去接你。”葛朗说道。

沫儿想了想,“我在XX大厦的麦当劳门口,我在那里等你。”

“好,我马上就到。”葛朗挂了电话就立刻驱车出门。

沫儿将布料藏在衣服里,坐了好一会儿才又站起身来,这个咖啡馆,始终是属于她跟薛之琛的。

“啊。”忽然,眼前再一次一片漆黑,一个十足摔倒在地上。

沫儿皱眉,咬着唇瓣起身,她闻到了血腥味,可以眼前依旧漆黑一片,她用另一只手去摸,痛的再一次叫出声。

“HELLO,HELLO,anybody?”咖啡馆的老板娘,闻声感到不对劲,拿着手电筒出来。

沫儿唤道,“Here,Help,Help。”

直到她被人付出了巷子,她的眼睛才恢复了光明,她转身看了看老板娘和她手中的手电筒,心中忽然一阵惊慌。

“AreAAAyouAAAok?”老板娘问道。

“yeah,thankAAAyouAAAveryAAAmuch。”沫儿点头说道。

“ok。”老板娘说着将手电筒送给她便回店里去了。

沫儿拿着手电筒,迷迷糊糊地走着。

麦当劳门口,葛朗看到她出现在街边,心急如焚地跑过来,“沫儿,怎么了?怎么受伤了?”

沫儿愣愣地看着他,摇头,“没有,可能,摔倒了。”

“摔倒了?可能?”葛朗问道。

“嗯。”沫儿回答道,“我们上车吧,我累了。”

“好。”葛朗没有再问,他扶着沫儿上车,为她系好安全带然后才发动车子。

葛朗为她擦拭了脸和脚,为她铺好被子,拿来了她的睡衣放在床上,“来,换个睡衣就可以躺进去睡了。乖,什么都不要想,睡一觉起来就没事了。我就在隔壁,别害怕,啊。”

葛朗说着要转身,却被沫儿抓住了手。

葛朗不明地看着她。

“你帮我换。”沫儿沉默半响挤出了四个字。

葛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沫儿抬起头看着他,“连城,你帮我换。”

那一句连城,令葛朗失了理智,这一刻,她就是要他去死,他也毫无怨言。

他慢慢地蹲下身子,蹲到跟沫儿持平的位子,然后,他缓缓地伸出手,那手颤抖地厉害。

终于伸到了她的领口,葛朗就像触电般想缩回手,却被沫儿一把拉住,摁在了自己领口。

他看着她笃定的眼神,似乎得到了特赦令,“我,我解了?”

“嗯。”沫儿点头。

葛朗这才慢慢地解开扣子,一个,两个,第三个……

他微微闭起眼睛,继续往下解。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像个傻瓜般不能动弹。

“我美吗?”沫儿问道。

“嗯。”葛朗点头。

这时候,她站了起来,靠近葛朗,“想吗?”

葛朗吞着口水,没有说话。

她抓起葛朗的手,放在自己的拉链上……

葛朗再也控制不住地,捧起她的嘴就狠狠地吻了上去。

当两人终于褪尽衣物的时候,葛朗紧紧拥着沫儿。

“赫,不。”这时候,沫儿却像是惊弓之鸟,忽然猛地推开葛朗坐了起来。

她如梦初醒般抓起旁边的被子盖住自己,全身都在颤栗。

当他转过身的时候,沫儿已经调整好自己,她躲在被窝里不敢看他。

“把衣服穿起来吧,别着凉了。”葛朗说道,“我去弄点宵夜。”

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拿起衣服离开。

关上了门,他倚在门上已经不能动弹。这一次,他无比清晰地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强烈无比,就像一把把尖刀,狠狠地刺进他的心脏,通的无力动弹。

她又一次,以行动证明证明了她不爱他。一个女人,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当两人已经坦诚相见,却还能保持最后的理智推开他,可见她是多爱她心里的那个男人。

葛朗倚在门口,泪水就这么涌了出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有多久没有哭过。

沫儿躲在被窝里,还没有从刚刚的情形中缓过神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为了证明她可以爱上别人,为了报复薛之琛刚刚对她的侮辱吗?

她伤害了他,彻彻底底地把葛朗伤得体无完肤了这一次。

“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我以为我可以的,我以为我可以的。对不起。”沫儿躲在被窝里,泪流不止,不断地重复着几句话。

自那以后,沫儿更是鲜少出门,甚至于出房门。

葛朗以为她不愿再见他,唤了一个佣人在家里,照顾她一天三餐的起居饮食。

“滴滴滴,滴滴滴。”

沫儿的电话响了起来,她闻声转头,却忽然看不到任何东西。

她伸手摸索着,心里充满了恐慌。

两分钟过去,她终于恢复了视力,再拿起电话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响声。

她看了看来显,是薛宅的,应该是念念打给她的,心中难免失落,想打过去却又怕不是儿子接到。

“滴滴滴,滴滴滴。”这时候,电话又响了起来。

沫儿赶忙接起电话,“喂。”

“妈妈。”念念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诶。”沫儿应答着,不知为什么泪水就流了出来。

“妈妈,今天我放假,最近我练会了单排轮,我们到公园去我滑给你看好不好?”念念问道。

“嗯,好,好,念念真厉害。”

“好,那我们下午三点见。”

下午三点钟,沫儿准时到了公园里,不一会儿,念念牵着冯母从黑色大奔上下来。

孩子一看到母亲就冲上去,“妈妈。”

“念念,念念真乖。”沫儿抱着儿子,又是亲又是摸的。

车子开远了,沫儿才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方向,她知道那里面的司机是谁。

“茜儿,你怎么瘦成这个样子?”冯母看着女儿心疼地说道。

“妈,我很好啦。倒是你,憔悴了不少。”沫儿说道。

“哎,我的女儿,好不容易认回来了,想照顾都照顾不了。孙子又离不开我,你让我怎么能不憔悴。”冯母说着。

沫儿放下儿子揉住母亲,“妈,对不起,我没有好好照顾你又让你担心了。”

“孩子,你说什么傻话。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只要你好妈妈做什么都无所谓,可是孩子,你明明是爱着琛儿,为什么又?你们经历了这么多磨难,到头来怎么会落得这样一个结果呢。”冯母心疼着女儿。

“妈,其实我现在也挺好的。你还不知道吧,葛朗就是连城,是我还是章沫儿的时候一直爱着的那个男人,我现在有他照顾着,不知道有多好。”沫儿安慰着母亲。

“我不管他是连城还是断城,总之,他不能让我女儿幸福。”冯母说道。

沫儿没有应答,“念念,你的单排轮呢?快,滑给妈妈看看。”

“嗯,姥姥,快,我的单排轮。”

冯母看着女儿,摇摇头不再言语。

“念念,你慢一点,呵呵呵,慢一点,小心啊。”沫儿看着儿子,这一刻才真的笑出来。

她跟着儿子不断地跑,感觉自己像是风筝,自由自在地带着儿子飞翔。



温馨提示: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全文阅读和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txt全集下载。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霸道首席:前妻,乖乖回来 第96章:你能不能淡定点 “然后你就经常来?”冯露露问。 沫儿点头,“也不是很经常,这里比较远,有时候挺不方便的。” “说吧,你最好老实交代,别想用一杯咖啡就收买我。”冯露露带着审问的眼神。 沫儿喝了一口卡布奇诺,“那么,我们 2011-12-24 21:48: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