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七章 责罚

作者:云七少    更新时间:2011-11-13 19:00:00    状态:已完结
  老总管果然很记仇,满是皱纹的脸上不怒而威,听完我转述滕栖冷的话之后,他半响才开了口。“公主,既然王爷都这样说了,老奴也不好再徇私,这样吧,只要公主能挨住杖责一百,这事就算了结。”

  我淡然说好,其实当初滕子炎一百大板打死三个侍妾的事还历历在目,我又怎会不知自己的结果,只是我求路总管有用吗?滕栖冷表面上是把决定权交给了老总管,暗地里只怕早就交代过了老管家,否则老总管又怎么敢对我下这么狠的处罚。

  行刑的家丁很是尽责,每一板都用尽全力打在我的皮肉上,景月恶名在外也就罢了,偏偏我这人为人处事也不咋样,很多板子家丁竟是故意落在我的后背之上,我只感觉自己的脊椎像是要被拆断一般,火辣辣连着心疼痛无比。

  “一、二、三……十一、十二……二十、二十一、二十二……”

  伴随着家丁高扬的唱数声,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哪里疼痛,浑身都像快散架一般,只知道自己肯定早已皮开肉绽,但不管多疼我都紧咬着牙一声不哼,我不断告诉自己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可无论我怎样坚持,疼痛终是渐渐远离了我,我两眼一翻不醒人事……

  光阴交错中,我感觉身边不少人来了又走,走了又来,尼康的狰狞容颜、滕子炎高坐在马背上的绝然、夕阳中少年的泪颜、罂粟花娇艳的红唇、如春风般的温柔男子笛声相合,一幕幕好似电影画面般在我脑海中反复闪过,最终在清莲般清冷男子的绝美容颜上定格;耳边好似有很多人在说话,无数声音在反复交替,扰的我难以清静。

  “栖,你怎下得了这般狠手?”

  “本王没想到她这么倔,只要她开口求饶,路总管会放了她的。”

  “她若不倔,又怎会沦落至此,栖,我可是亲眼看着她一步步沦落自此的。”

  “别说了,让她安静一下。”

  终于,一个和煦的声音阻止了一切嘈杂,我满意的再次昏睡过去,在这个尘世间,我一直顺从自己的心在追寻一些事,就算到了如此境地,我也不曾有过一丝悔意;三日后我终于苏醒过来,一睁眼风月影白色俊逸的身影就落入我眼中,见我醒来,风月影温和一笑,小心翼翼捧了半杯温水喂我喝下。

  “要是你再不醒来,我这神医的招牌就要被人砸了。”

  “谁那么大的胆子敢砸风神医的招牌?”

  勉强扯起一个笑容,我不想让风月影过于担心,整个后背好似都没有知觉,我竟连起身的想法都无法实现;风月影好像看出了我的意图,他将我翻转过去,在我后背细细涂抹了一层药膏,凉凉的很是舒服。

  “我还以为你和拓一直不对盘,没想到你受伤最为生气的竟是他,因为你,他和栖差点闹翻;你放心吧,你这伤只需静养一月就可以康复。”

  是这样吗?睡梦中那个一直在责问滕栖冷的人竟是百拓,想到那仿若罂粟花般的娇艳容颜,不免又想起了那日里不经意的一吻,软软柔柔好似老酒,让人沉醉。风月影见我不说话,替我擦好药之后,抱起我让我平躺在床上,我眯起眼睛瞧着这幅羸弱的躯体,想不到他竟有这么大的力气。

  “拓不知道在闹什么别扭,这几日除了和栖闹,对别人也都爱理不理,待会儿你若是见了他,还是劝劝他的好。”

  “我不想见他。”

  “为何?”

  “相见不如怀念,我和他本就不是一路人,不管他为我做了什么,我和他的道路从一开始就相悖,大家还是越少交集越好。”

  风月影长长叹了口气,并没有再劝我,良久,他忽然冒出了一句让我很是意外的话。“我见过真正的景月公主。”

  心里微微一动,我脸上依旧波澜不惊,我不是景月这件事早已不是什么秘密,只是我没想到就在我身边,竟还有个真正见过景月的人;我没有问风月影景月公主是个怎样的人,那于我并不重要,我需要知道的只是我为什么会变成景月,而真正的景月公主又去了哪里?按照一般小说里的穿越定律,我十有八九应该是那个景月公主的侍女,是万般无奈之下被迫李代桃僵的牺牲品。

  “你知道景月公主去了哪里?以前你有没有在公主身边见过我?”

  “之前我常进出凤仪王宫,却从未见过姑娘,不知道姑娘真实姓名如何称呼?至于景月公主的去处,这天下能知道的除了她本人之外,恐怕也只有姑娘了。”

  面对风月影模拟两可的话,我并没有回答,风月影也很知趣不再追问,只是默默地照顾起我来;风月影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川贝药香,很是好闻,一连七天再无旁人来过这里,只有他在我身旁衣不解带的照顾我,不喝药的时候风月影会给我讲很多他医行天下的趣闻,偶尔也会说起他和滕栖冷的友谊,只是他说起滕栖冷的时候,我能在他眼里看到几许无奈和落寞。

  在我眼里,风月影和滕栖冷是有着不正当关系的,不管他说他们的友谊多纯洁,我还是不太相信,不过我却信了风月影对我的好,也愿意将他当成我的朋友,虽然人会骗人,但音乐却不会,当初一曲琴笛相和,已经成为我心底一个极美的回忆;也许是因为孤独,又或者是因为风月影的温柔,终于我选择了相信这个恍如春风百合的温柔男子,并把自己不肯对滕子炎所说的秘密全部都告诉了他。

  “艾雅,叫我艾雅,天底下你是唯一知道这个名字的人,我并不清楚景月的下落,想必知道这件事的还有另一个人。”

  从我的杀手生涯、我失败的恋情到今世那一次短暂的动心,我完全没有隐瞒,细细说于了风月影,或许是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暖意让我很是安心,这刻我竟全然没有半点防备;风月影果然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他一直含笑听我说完我的遭遇,甚至连神色都没有半点波动,我有些不悦,恼怒的看着他。

  “你不相信我说的?”

  “相信。我只是在想你说的一切,如果这世上真有人知道事情始末的话,恐怕虞将军是唯一之人。”

  风月影说的正是我所想,当初在王宫宴席上虞将军貌似不经意的叹息,此时想来让我心惊;凤仪女王三番两次警告我,放弃我,难道也是因为知道我不是她的亲女儿?但风月影已经否认了在凤仪皇宫见过我,说明我并不是景月的贴身侍女,那我到底是谁?想来想去,竟觉得脑袋发痛,在风月影的柔声劝慰中,我缓缓闭上了眼睛。

  “有些事不用刻意去想,只要养好了身体,你才能去调查事情始末;你身上的软筋散我已经偷偷替你解了,想必栖也不会特意为难你,等你将养好,我会亲自陪你去凤仪国走一趟。”

  这晚我睡得很是安稳,梦里反复出现着风月影的承诺,他说等我好了便亲自陪我去凤仪国,说会悉心照顾我,会带我看尽这天行大陆的山山水水;梦里就连风都带着甜蜜的暖意,从到这里之后,我第一次放心的将自己未来交给了一个人,一个温文尔雅,俊逸出尘的温柔男子,朋友也好,情人也罢,和他在一起,我一定不会孤单。



温馨提示:
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全文阅读和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txt全集下载。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 第二十七章 责罚 老总管果然很记仇,满是皱纹的脸上不怒而威,听完我转述滕栖冷的话之后,他半响才开了口。“公主,既然王爷都这样说了,老奴也不好再徇私,这样吧,只要公主能挨住杖责一百,这事就算了结。” 我淡然说好 2011-11-13 1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