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十一章 隐伤

作者:云七少    更新时间:2011-11-20 19:00:00    状态:已完结
  “栖这是旧疾,我无能为力,而且葵月至今为止无人能解。”

  “葵月是一种至阴之毒,但凡中者无药可解,每月不定时发作一次,发作时全身筋脉、血液逆行,疼痛不堪,每次发作都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栖能忍受这么久也实属不易。”

  看我不明白,百拓又仔细为我解释了一遍,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更是让我胆颤心惊,筋脉逆行,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作为习武之人的我自然很是明白,不由的我白了脸;在风月影的照料下,滕栖冷总算是熬过这一关,看着蹙眉入睡的他,我第一次满脸凝重坐在了百拓和风月影面前。

  “我要救他,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艾雅,你这是何苦,栖也不希望你救他,何况他早已伤了心脉,只怕命不久矣。”

  风月影温文的拒绝了我的要求,说出的话却将我的希望点点粉碎,滕栖冷希望也好,不希望也罢,就算是穷尽一切,我都要救他脱离这种噬心之毒的伤害;见我如此坚决,风月影不顾百拓的阻挠,终于说出了解毒的唯一方法,那就是过毒,只要有人愿意用心头血做引,将滕栖冷所中的葵月过走,那么他还有一丝生机。

  “你们走吧,我只有定论。”

  “你不会真的要为栖过毒吧?别傻了,就算你那样做,栖也会因为中毒过久,损了心脉、伤了元气,一时半会儿也好不起来。”

  百拓皱着眉头杵在房里不肯走,滕栖冷了解我,百拓也很了解我,我这人恩怨分明,最受不了别人对我好,他害怕我一时冲动做下傻事;我淡淡一笑,望了眼躺在床上的滕栖冷,嘴里说着违心的话。

  “我不会那样做,就算是过毒我也会找个不相干的人去做。”

  送走两个满脸担忧的人,我静静坐在滕栖冷床边,笑的很是淡然;其实风月影是故意告诉我解毒的方法,我又怎会不知,但就算他不这样,凭着滕栖冷对我的点点滴滴,我也会心甘情愿的为他解毒,难怪滕栖冷体温总是异于常人,我摸着他绝美的脸颊,手中多出了吾焱留下的匕首。

  血,点点滴滴从我的心口滴落,恍如满山艳红的杜鹃,滕栖冷在睡梦中满是不安,紧蹙的眉头显得他很是痛苦,他和我虽没什么同生共死的轰轰烈烈,却一直守护着我,他懂我、知我,我又怎会不去回报他?小心翼翼将滕栖冷身上的葵月引到了自己身上,我默默为自己包扎好,独自去了另一个房间休息,等下次葵月发作的时候,我也会尝试他受过的锥心之苦。

  “你疯了,他醒来一定不会领你的情。”

  “那是他的事。”

  堵在门口,百拓皱眉看着我苍白的脸颊,百拓果然也很懂我,他知道我口是心非,料定了我的选择,只是我执念很重,认准了的事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将我扶进房里,百拓满脸心痛,对于他的责怪我已经无力再去听个分明,浑浑噩噩睡了过去,睡梦中我听见滕栖冷清冷的声音在责怪风月影,又听见他在我耳旁不停的念叨和自责,可惜我完全没有后悔自己的选择,有些情还就还了,要是现在不还的话,只怕将来我再也没有机会。

  我病了,因为引毒我睡了三天,也耽搁了三天的行程,但我醒来后就断断续续发着高烧,怎么也退不下去,我知道那是葵月在作怪,但相对于自己的选择,滕栖冷的态度让我更难接受;他就算不感谢我,也用不着每天用一张冷冰冰的面孔对我吧?忍受不了滕栖冷的冷眼相对,我干脆搬了褥子直接住到了百拓的马车里,风月影时不时过来查看我一下,对我的伤势很是上心。

  “艾雅,你不怪我故意告诉你解毒的方法?”

  “为什么怪你,那也只是你的选择罢了,就如我一般,不是吗。”

  从为滕栖冷解毒那夜开始,风月影也不再逃避我的冷漠相对,他不管我说什么,依旧固执的叫着我的名字,我有伤在身,也懒得和他再去计较,再说就算他如何对不起我,但他对滕栖冷却是真心实意的,就凭着这一点,我慢慢淡化了当初对他的愤恨;倒是百拓和滕栖冷对风月影的态度很是让我诧异,两人一看见风月影,就好像看见了阶级敌人一般,冷哼两声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也难得风月影还受得了这样的脸色。

  “怪你又能如何,你还能将葵月从她身上引走?没事就少来猫哭耗子。”

  百拓很不客气的请走了风月影,这几日他悉心照料我,耗了不少心力,我知他是怪风月影,也不搭腔,任由他去发泄;见我不说话,百拓气鼓鼓的为我盖好被褥,将米粥喂给我之后,才恨恨的瞪着我,好似我是个不争气的孩子。

  “要不是你拦着,我早把葵月引到了自己身上,我从小与毒为伍,还会怕了这点小毒,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等将来八爷问起我为什么没能好好照顾你,到时你让我怎样和他交代?”

  “你真是因为滕瑞祈才担心我的?”

  眯起眼我笑的云淡风轻,百拓的那点心事自打被滕栖冷点破之后,我也发现十分明显,我的一举一动他比谁都关注,虽然不说,但我在的地方总是有着他的身影;百拓微微一愣,冷哼一声什么也不说,可他微红的双颊早已泄露了他的心事,我已经欠了滕栖冷和滕瑞祈的情,好不容易才还了一个,我可不想再多欠一个。

  滕栖冷每日都来看我,往常只是静静的坐着,用他清冷的眸子瞅着我,但今天他却忽然反常,不顾百拓在一旁,一把握着我的双手,黑色的发丝在他身后轻轻荡起。“艾雅,我们别去凤仪了,你和我走,天涯海角我一定给你一个安定的地方,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

  想来是滕栖冷也发现了事情远没有表面那么简单,大皇明着是让我去为他打探旧情人的消息,暗地里却是让我去送命,依照羽殇现在对我的态度,只怕见了我她也会破罐子破摔,让我有去无回;我淡淡笑着摇头,虽然滕栖冷的提议很是诱.惑我,只可惜我们都明白这个承诺不单纯,就算没有大皇的命令,这一趟凤仪国我也必须要去,总感觉冥冥中好似有什么在召唤我一般,无论如何我都要亲自见一眼羽殇。

  后来大约又行了五天,虽然我们改走了小道,但在这五天中,我们就很少有宁静的日子,不知是哪股势力下了狠手,派来的杀手一波强过一波,暗杀、下毒、布局,林林种种各种手段都使了出来,要不是我深知此道,只怕我们的折损会更加严重;五天后我走出马车,看着眼前不到十辆的车马,心里很是感叹,古往今来杀手这个职业就从未凋落,果然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是非,有仇恨,就需要我们这个职业。

  滕栖冷和风月影特意去查了这股势力,很可惜,不管他们用了什么方法,总是查不到这股势力的幕后黑手,被擒的杀手基本都在很短的时间内自杀,想必也是拿足了安家费;看着两人发愁的样子,我只能努力宽慰他们,不管迫害我们的势力多大,又是朝谁而来,我们终究有一天会正面相对,两人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我的言辞。



温馨提示:
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全文阅读和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txt全集下载。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 第四十一章 隐伤 “栖这是旧疾,我无能为力,而且葵月至今为止无人能解。” “葵月是一种至阴之毒,但凡中者无药可解,每月不定时发作一次,发作时全身筋脉、血液逆行,疼痛不堪,每次发作都是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栖能忍受 2011-11-20 1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