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十二章 毒杀

作者:云七少    更新时间:2012-01-24 11:00:00    状态:已完结
  风月影凝重的抓起了滕瑞祈的手把脉,而百拓也凑了过来,没等风月影的诊断出来,百拓忽然盯着我,恍如罂粟花的娇艳脸上流转着一丝怪异。

  “雅雅,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没有什么啊,哦,难道你闻到了香味?”我恍然大悟的掏出了那枚神仙果,却没想到此物一出,百拓和风月影的脸色同时大变,我看着站在我不远处的两人,心里也起了一抹怪异,难道是这个东西有问题?果然,滕栖冷刚要伸出手,就被百拓一把拉在了原地。

  “不能动,是圣女果。雅雅,你哪里来的这个东西?”百拓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个小果子,面色透露出一种死灰一样的铁青。我也被他吓住了,看来滕瑞祈会变成这个样子,十有八九是因为这枚果子的原因,但我也拿了,不是没事嘛。

  “这是语清给我的,圣女果是什么东西?拓,拓……”

  没想到我还没说完话,百拓的身影就飞了出去,甚至连我大声喊叫都无用,看来他是去找语清算账去了;风月影此时已经放开了滕瑞祈的手,他盯着我手里的果子,一字一句替百拓说出了答案,却也让我跌入地狱。

  “圣女果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毒果,毒性非常奇特,女子接触无妨,但是男子一接触,必然中毒。而且圣女果毒性非常强烈,中毒者一般没有什么感觉,三个时辰之内,必定七窍流血而死,无解……”

  风月影的话惊住了我,手心中那枚看起来美丽无比的小果子竟然是如此之毒,我真后悔怎么会随意拿了,而且还轻易的就给了滕瑞祈察看;我愣愣看着床上的滕瑞祈,心忽然就在这一瞬间抽痛起来,我竟无意中害了他,就在刚才我们还说着人生无常,但等到真正面对这无常的时候,我怎么也不能接受。

  不等大家有所反应,百拓就一阵风的冲了进来,脸沉的几乎能滴出水来。“那个语清根本就没有在房间,床上都是冰凉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偷偷溜走了,我找了半天根本就没见到人影。”

  “刚才我明明还看见她就在房里的,这怎么可能?”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转身就要跑去查看,却被滕栖冷一把拽住。“雅,到现在还没发现这是个阴谋吗?神仙盟的人已经知道我们来了,这个语清一定是他们派出来的人。”

  “她不是神仙盟的人,她是百落花,我的妹妹;而这枚圣女果估计也不是为你们准备的,而是为了神仙盟的杀手或者是为我。”

  冷冷的百拓吐出了上面的这番话,眼中的阴郁让我胸口更是一闷,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估计是神仙盟的人看上了百落花的毒经,而自知不敌的她在斟酌之后,亲手灭了自己在世俗间的根基,动用秘术化为我们看见的语清;而我们好死不死,正好去察看,所以便将她轻易带了回来,但我想不出百落花为什么要对百拓动手,难道是因为嫉妒,还是因为别的?百拓说的没错,百落花故意将圣女果给我,为的肯定是借我的手毒杀我们其中某一人,而这群人之中唯一和她有渊源的也只有百拓,看来滕瑞祈只是意外的被牵连了进来。

  “拓,如果瑞祈有事,我不会放过她的,无论如何!”

  “我知道,所以我不拦你,但我希望她是死在我的手上。”

  百拓柔柔说着,妖娆的眼中却有着一抹坚决,我点点头不再说话,坐到了滕瑞祈的床头;此时滕瑞祈的脸上已经不再只是苍白,而是泛出了死亡的暗灰,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但他脸上却洋溢着笑容,一如我们初见时的阳光少年。

  “艾雅,我死后,把我葬在她的身边,我就足矣。”

  “我知道……”

  “我说过要让她做我最美丽的新娘,但我很早就知道这辈子我在也做不到了;艾雅,你能原谅我的所作所为吗?一直以来我任性,固执,不肯听你的忠告,也做了很多伤害的你的事,现在你能原谅我吗?”

  滕瑞祈的话让我禁不住跌落一滴泪珠,直到现在他还在问我愿不愿意原谅他,真正该求原谅的人不是他,而是我,若不是他回来找我,若不是我随手收了这毒药,滕瑞祈又怎么会走到现在这一步;从来都是他在靠近我,而我则是一次次的将他推开,关在门外,漠视少年的心意,真正伤害别人的那个人不是他,是我!

  我猛地抱住滕瑞祈,泪水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流淌出来;我哭的撕心裂肺,却没有半点声音,滕瑞祈却替我擦拭着泪珠,满脸欣慰。“艾雅,你是愿意原谅我了对不对?”

  “我原谅你,原谅你……”

  我泣不成声,多年前的那个夜晚,高朋满座的宴席上,我们手持玉杯,目光越过凤仪大使交汇在了一起,只是一个会心的微笑,命运就把我们系在了一起,却没想到最后的曲终人散却是这般光景,我整颗心都抽痛起来,无法自控;滕瑞祈的手慢慢抓住了我,脸上那抹死灰色越发浓重起来。

  “艾雅,你能不能扶我到外面去,我想看看今夜的月亮。如果没有月亮,我们也不会走到一起,对不对?”滕瑞祈从床上撑起了身子,下床穿鞋。

  月亮?我脸色古怪的朝外面看了一眼,现在还只是黄昏十分,哪里来的月亮,只怕滕瑞祈无法等到月亮升起了,短短三个时辰,怎么可能会有月亮;他的话倒是让我想起那夜宴席之后,他朝着沐浴在银辉之中的我,小心翼翼的询问着:“姑娘,我,可以,经常来看你吗?”,直到我于心不忍答应了他,他眼中才闪烁出喜悦的光芒。

  那时的滕瑞祈好像阳光下的向日葵一般耀眼,我怎么也无法把他和眼前这个垂死的青年扯到一起,他说过我在人群中会散发出光芒,但他却不知道,那时候的他,站在人群之中同样也是光芒万丈;我不再说什么,轻轻扶着滕瑞祈来到了后院,百拓一声不啃的搬来了一把椅子,我忽然想起那时的百拓曾和滕瑞祈走的那么近,两人几乎到了亲密无间的地步。

  时间一秒秒的过去,我们两人就这样站在夕阳下,恍如地老天荒;身后站着我们的亲人、朋友,亲密无间的同伴,大家都沉默不语站在那里,仿佛已经站了千万年,而滕瑞祈脸上的死灰色也已经到了极致;我忽然有些贪恋起眼前的这个人来,目光盯着滕瑞祈再也不愿移开,这一眼便是千年过往,在滕瑞祈的希夷中,奇迹真的出现了,我看见天边缓缓露出了一弯月牙,带着一种残缺的美丽,将银辉洒落在了大地之上。

  “艾雅,看,月亮……”

  我再也忍不住,当着身后众人的面,俯下身吻住了滕瑞祈的双唇,一切仿若初见,少年的唇软软的、柔柔的,带着点青涩;滕瑞祈笑了,那笑容中满是释然,他的手紧紧抓住我,回应着我的这一吻。时光在我们身边飞逝而过,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到唇上传来了冰冷的气息,慢慢放开滕瑞祈,我盯着他仿似熟睡的容颜,泪珠再次大滴大滴的滚落出来。

  “瑞祈,一路好走……”

  喃喃着心痛,我抚摸着滕瑞祈冰凉的脸庞,心里有种痛叫做撕心裂肺,还有种悲伤,叫做阴阳相隔;那个午后,少年闯到我的房里,愤怒的指责着我,那满脸清泪的模样从此印刻在我的记忆里,永恒不变……

  他为了我,弑父杀兄,夺取帝位;为了我,舍弃了他本该拥有的一切;又因为我的离弃,埋名浪迹于天行大陆;最后,还是为了我,彻底消逝在了世间……

  滕瑞祈,我何德何能累你至此,心口一阵血气翻腾,我再也忍不住心底的哀伤,一口鲜血就这么喷洒出来,飞溅在了滕瑞祈的身上;清冷的银辉中,点点腥红好似杜鹃啼血,耀红了我的眼,让我摇摇欲坠,滕栖冷手疾眼快急忙将我抱在了怀里。

  我以为滕瑞祈的离开已经是世上最为悲伤的事情,但让我没想到的竟是我们依着他的遗言,将那座孤坟挖开时,出现在眼前的一幕;那里面什么都没有,只有薄薄的一张纸,上面是滕瑞祈的寥寥数语:心里有座坟,葬着未亡人!

  “瑞祈!”我一口鲜血喷出,仿若梅花点点,溅满了手中的薄纸……

  滕瑞祈说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什么其他让他心仪的女子,他所说的那个用自己喜怒牵动着他喜怒的女子,至始至终就只有我一个;世间再也没有比滕瑞祈更为痴傻的人存在,我说过他得不到我的心,他便将我葬在了他的心里,这个世间唯一的傻瓜,已经永远不会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从我在皇陵地道中以血为药救他的时候,滕瑞祈就明白了什么是真正的爱,所以他宁愿退缩在一旁,静静守护着我的存在;他就如荆棘鸟一般,用生命为我唱完了人生最后的绝唱,就此消逝于世,不再过问我的悲喜。

  我忽然好恨,好恨自己竟是个这么薄凉冷血之人,我的指尖深深的刺进了肉里,直到风月影强行掰开我的手,才发现我的掌心早已血肉模糊,一片狼藉……



温馨提示:
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全文阅读和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txt全集下载。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坏坏王爷:卯上腹黑妖妃 第七十二章 毒杀 风月影凝重的抓起了滕瑞祈的手把脉,而百拓也凑了过来,没等风月影的诊断出来,百拓忽然盯着我,恍如罂粟花的娇艳脸上流转着一丝怪异。 “雅雅,你身上有什么东西?” “没有什么啊,哦,难道你闻 2012-01-24 11: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