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8章:肆意游荡的手

作者:令狐兜兜    更新时间:2011-11-21 10:00:00    状态:已完结
凌晓峰笑道:“要不我也捏捏你怎么样?一起捏不是更舒服。”凌晓峰一脸邪恶的笑容,小昭马上就白了他一眼,说道:“休想,只许我捏你,你不能捏我。”

凌晓峰还死皮赖脸的说道:“这不公平嘛?要不我捏你一下,顶多你捏我两下,不,三下也行,这样总可以了吧。”

“嘿嘿,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还是赶紧吃你的饭吧,吃完了再让本小姐好好伺候你。”

凌晓峰不再和小昭油嘴滑舌了,和小昭一段愉快的调笑,他的心情也大好,肚子里又咕咕叫了起来,还是先吃饭吧,他接过小昭的饭菜,放在办公桌上,打开饭盒,上好的美味佳肴就摆在凌晓峰眼前了,凌晓峰看的是直流口水,小昭一看他那馋样,就逗他:“怎么样,本小姐对你还不错吧。”

“不错不错,小昭对我最好了,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来,抱一抱。”凌晓峰佯装就要去抱小昭,小昭赶紧躲开,嘴里笑骂道:“流氓,还想占便宜,你真坏。”

“那不抱就不抱了,不过我已经表示谢谢了,是你不接受,可不要说我不知道谢谢。”

“好了,你赶紧吃吧,饭菜都要凉了。”小昭说道。

凌晓峰也不和小昭闹了,马上就拿起筷子狼吞虎咽起来,小昭就在一旁看他那吃相,忍不住笑了起来。嘴里还说道:“慢点吃,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的。”

不到几分钟,凌晓峰就把一盒美味佳肴给解决了,小昭在一旁看的都瞪大了眼睛,她还从来没有看到有人会吃的这么快,像是一辈子没吃过饭一样。

凌晓峰吃饱了,抹抹嘴,拍拍肚子,看到小昭那惊讶的表情,知道自己的吃相吓到她了,就说道:“没见过我这样能吃的吧?”

“没有,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真厉害,我要吃这么多起码要半个小时。你是不是几天没吃饭了。饿的都像猪吃饭一样。”小昭那认真的表情和逗他的话语让凌晓峰一时无语,她这是有意还是无意说他的,凌晓峰都看不出来了。看她那认真的表情,哪像是在骂他。

凌晓峰笑道:“我是猪呀?”

“像猪,像一个可爱的大笨猪,嘻嘻,我真想把你喂得肥肥的,然后把你拿去卖钱。”小昭嘻嘻哈哈的笑着,“你说怎么样,我一定会把你卖个好价钱的,特别是你这个大猪头,一定会有很多人抢着要的,我再让他们竞争投标,价高者得。”

小昭说了一大推戏弄凌晓峰的话语,凌晓峰被她逗得哭笑不得,有这样调皮的小丫头,说出来的话看似骂你,你就是生不起气了。

凌晓峰佯装生气的说道:“你敢说我是猪,还想把我卖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凌晓峰就站起身来想去抱小昭的身体,小昭赶紧灵巧的躲开,边跑边还嘴里继续说道:“你就是大笨猪,你就是大笨猪。”

凌晓峰追小丫头,两个人就在公司里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围着办公桌不停的兜圈子,小昭毕竟是女孩子,哪里跑得过凌晓峰,没跑多久就被凌晓峰逮了个正着,凌晓峰一把就把她的小胳膊抓住了,再一用力就把小昭给拉到了怀里。

小昭赶紧拼命的反抗,凌晓峰哪里舍得放开她,一只手抱住她不放,一只手就在她身上乱摸,小昭又是推又是掐,非要把凌晓峰推开,不过就是管不住凌晓峰的那只邪恶的手,在她身体上肆意的游走。

小昭赶紧把头偏到一边去,现在她是浑身被凌晓峰摸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哪里还经得起他在耳边调情,小昭又用手推推凌晓峰在胸部肆虐的手,说道:“不要啦,你这个坏蛋,早知道你这样我才不会好心好意的来给你送饭,你这是又想来劫色呀,你知不知道你是在摧残祖国未来的花朵,你忍心吗?你下的起手吗?你这个大坏蛋。”

凌晓峰也被她的话逗笑了,还摧残祖国未来的花朵呢,小丫头还会上纲上线,把这件美好的事情上到祖国这样大的事情上去了,也只有她想的出来,凌晓峰就笑嘻嘻的说道:“你是祖国未来的花朵,我就是那个浇灌祖国未来的花朵的园丁,你小时候读书一定也读过这篇课文吧,没有我这个心情的园丁小心的浇灌,你们怎么能长的大呢,将来怎么为祖国做贡献,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凌晓峰的一段屁话让小昭这样调皮的女孩子都听得直摇头,她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是辛勤的园丁,你分明就是个大色狼,专门来摧残我们这样的花朵的,我要叫猎人叔叔拿着猎枪,对准你的大猪头,把你打个半死,看你还敢这样胡作非为。”

“猎人叔叔是我朋友呀,你难道不知道啊,我们还一起喝过酒呢,他说没事就叫我来你这里看看,看看你长得怎么样了,是不是长大了,是不是已经长丰满了,嘿嘿,我这不是就来了吗?”

凌晓峰一顿胡扯,跟小丫头没玩没了的说个不停,手里更是没有闲着,嘴里还要和凌晓峰不断的胡扯,早就是累的没有了精神了,她气喘吁吁的说道:“你不是还要工作吗?我知道你要是今天玩不成工作的话,明天你就要倒霉了,姐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嘿嘿,你就完蛋了,姐姐一定会认为你晚上加班是在偷懒,不扣你工资也要把你大骂一顿,看你明天怎么收场。”

小昭这么一提醒,凌晓峰还真一下子清醒过来了,小昭说的可一点都没有错,要是他继续和小昭这么闹下去,肯定做不完工作,到时候,真像小昭说的那样,自己会被母夜叉骂个狗血喷头,说不定还真会被扣工资。他这么一想还真没有心情再玩下去了,不过他手上可还没有放下来,抓住小昭的肉球不放。

小昭趁他不注意的时候,一把就推开了他的魔爪,嘴里继续说道:“你还不去赶紧工作,现在都几点了,你还想晚上就在这里过夜呀,到时候我可不陪你,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里受罪。”

凌晓峰忽然想到小昭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母夜叉难道是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一定也对小昭说了假如今天他完不成任务,明天她会怎么收拾他,不如现在自己就探探小昭的口风,看这个母夜叉到底明天会对自己怎么样。

凌晓峰就陪着笑脸问道:“小昭,你姐姐和你都说了些什么呀,她是不是说了今天晚上我要是完不成任务,她会想出什么法子来对付我,你跟我先说说嘛。我好有个心理准备。”

小昭马上就摇摇头,笑嘻嘻的说道:“你想探我的口风呀,我可没有那么傻,让你这么容易就知道姐姐明天怎么整你,还是你一个人慢慢想去吧,我才不会告诉你呢,看你都对我干了些什么,只想占我的便宜,把我的全身都摸了个够,你舒服了吧,爽了吧,你这个大色狼,还想从我嘴里知道姐姐的事情,想都别想我是不会告诉你这个大坏蛋的。”

凌晓峰只好又继续陪着笑脸,他是真想明天母夜叉会对自己做什么坏事,母夜叉的手段他是见识到了,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母夜叉做不到的,说不定明天他被母夜叉算计了都不知道。这样的担忧比被整更让人难受,不知道自己会被整的有多惨,他装作可怜兮兮的对小昭说道:“我的好小昭,你就说出来吧,难道你不心疼我,刚刚你还这么说来着,不会现在就反悔了吧。”

“嘿嘿,我就是反悔了,谁叫你刚才对我动手动脚,你以为女孩子的身体是那么好摸的吗?那是要付出代价的,不过我念在你这个色狼帮过本小姐的忙,我也就不和你多计较了,不过你想从我嘴里知道姐姐想怎么整你,那是做梦,你还是赶紧乖乖的听话,去好好工作,把今天的任务赶紧忙完。我呢看你的表现,可能会告诉你那么一点点姐姐的事情,还不快去工作。”

凌晓峰知道小昭不会说了,问了也是白问,干脆还是老老实实的去做事,等任务完成了,自己也不用担心什么母夜叉明天怎么整自己了,她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呀,何况现在他要是在和小昭这样玩,他也不能尽兴呀,心里老是惦记着工作的事情,玩起来也没有什么激情,还是等忙完了工作,我再好好和你这个小丫头慢慢的玩,玩到你叫我好哥哥才肯罢休。小丫头你就慢慢的等着我吧。

凌晓峰这么歪歪的想着。也就不再纠缠小昭了,他放开小昭的身体,手里还不甘心的又去捏了一下小昭那结实的乳房,小昭把他的手一打,嘴里骂道:“色狼还想乱来,看我不告诉姐姐你对我做了什么。”

凌晓峰听了小昭的话也不害怕,因为他知道小昭也就是嘴上说说而已,绝不会真的去告诉母夜叉自己被他欺负了,要是她想告诉母夜叉的话,早就告诉她了,还要等到现在,现在他一共摸了小昭多少次连他自己都不记得了,小昭这样说也就是嘴上过过瘾而已,没事的。

凌晓峰只好心有不甘的又回到办公桌上,一屁股坐了下来,看着一大堆的文件,他的头就疼,也不知道今天要忙到什么时候,凌晓峰心里又在骂那个母夜叉了,没有她,自己的日子会是多么的舒服,家里有小妙那么乖巧的女朋友伺候,外面还有小昭这样的小情人打情骂俏,这样美妙的日子该是多么的逍遥自在,可偏偏他的生活里冒出来母夜叉这个婆娘,硬是把他美好的生活搞得一团糟,凌晓峰想想就来气,干脆还是不要想了,工作吧。

凌晓峰又重新开始工作了,没有时间再和小昭玩了,小昭也一下子安静下来,就坐到他的身边看着他忙碌的样子,在她看来,凌晓峰工作的样子也很有魅力呀,小丫头心里还真有那么一点心动了她就在想假如凌晓峰真是自己的男朋友,那会是个什么样子呢,自己是不是一天到晚都像姐姐那样可以欺负他,要真是那样,那该有多么过瘾呀,一想到这里,小昭心里就痒痒了,她记得自己好久都没有掐过他了,其实好久也就是隔了几天而已,上次她在和凌晓峰一起出去游玩的时候还掐过他无数次。

小昭心里就想现在要是能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忽然掐他一下,他会是个什么痛苦的表情,那一定能让自己爽到家了,小昭真想去掐,可是她又担心凌晓峰万一又来和自己胡闹,那不就坏了,自己说不定又要被他一顿非礼,还不知道会被他摸成什么样子,还是算了吧,看看他现在这样也不错。

小昭打消了自己的念头,就盯着凌晓峰的脸看,凌晓峰现在也顾不得身边的小昭了,一大堆的事情还等着他呢,忙了这个还有那个,手头都没有个停,大概是吃饭吃的太急了,他现在感觉口渴,就想拿着杯子去打水,小昭眼疾手快,马上就从他手上接过水杯,拍拍他的脑袋笑嘻嘻的说道:“乖你就在这里好好工作,我去给你打水,好好的伺候你这个大色狼。”

凌晓峰无奈的笑笑,心里也开心,有小昭这样一个可爱的小丫头陪着自己,今晚他也不用那么可怜了,即使他回家了,也得不到这样的优待呀,家里小妙又没有回来,还不是一个人对着电视,现在可不同,小丫头给自己送茶送水,还陪着自己,要摸一下就摸一下,要多舒服有多舒服。

凌晓峰心里得意的笑了,今天还真要谢谢这个母夜叉,要不是她要自己加班,他怎么可能会和小昭在公司内这么亲密的胡闹,现在还让小昭伺候自己,母夜叉你没有想到吧,你这是给自己帮倒忙了,要是被你知道我现在正是美女在怀,也不知道你还会不会睡得着。

小昭屁颠屁颠的去给凌晓峰打水了,凌晓峰也偷了个懒,看看小昭为自己服务的背影,心里开心,当他看到小昭那浑圆的小屁屁在一扭一扭,凌晓峰脑子里的坏想法又出现了这个可爱的小屁屁,扭起来还真是让人销魂呀,这要是能把她背着按在桌上,那是一件多么销魂的事情,不过他也不知道小丫头会不会反抗,虽然他摸小丫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但是真要做起那件事来,他心里也没有谱,小丫头毕竟不是他的女朋友,这样做按常理说是不对的,人家还是一个小女孩,说不定还是一个纯情处女,自己这样做会对不起人家小丫头的。

即使是小丫头自己愿意,他的良心能过得去吗?凌晓峰喜欢小昭,就像是看到一朵美丽的小花朵,可以抚摸,可以闻香,但是真要去摧残它,凌晓峰还是难以下这个决心的,如果他没有黄小妙,也许还不会有什么顾虑,毕竟是你情我愿,都没有朋友,做个男女朋友也没什么。可惜了,凌晓峰叹口气,还是不要去想这些事情吧,以后再说吧。

小昭很快就把水给打来了,递给凌晓峰,凌晓峰接过水杯就是大喝一口,可谁知那水是开的,一下子烫的凌晓峰把嘴里的开水给吐了出来,舌头都烫的伸出来连连吹气,笑的小昭是前仰后倒,嘴里直骂道:“你这个笨蛋,真笨,也不知道试试水烫不烫,真是笨的像猪一样。”

凌晓峰嘴巴被烫的一时都说不出话来,他连吐舌头,好不容易才好了点,估计嘴巴都烫起泡了,他这时候才说道:“小丫头你也不会提醒我一下呀,害得我嘴巴都烫坏了。”

小昭边笑边说道:“我哪有时间提醒你,你一端起水杯就喝了起来,烫了也活该,还怪人家没有提醒你,把你这个胡说八道的嘴巴烫坏,这样才好呢。”

凌晓峰没心情和她胡扯了,放下水杯,就继续工作,小昭又爬到他的肩上,把两只手都放在他的身上,伸出个脑袋看着他工作,凌晓峰只好说道:“你这样趴在我背上我怎么做事呀,动都动不了,你就不能消停一会,乖乖是坐在旁边看着啊。”

小昭笑道:“不好意思哈,我还以为我这样靠在你身上你会工作的更有激情呢。有美女趴在你背上,你还不感到很舒服吗,这点重量算什么呀,我相信你一定会承受的住。”

凌晓峰苦笑道:“你这是要在平时,我一定会很有激情的,说不定我还会把你抱在怀里,那样才更有激情,不过现在我忙的不可开交,哪有心情呀,你的好意我心领了,还是回到你的座位上好好呆着去吧。”

“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人家好心好意想让你舒服点你还不领情,好吧,我也不自作多情了。”小昭无奈的又回到凌晓峰的身边,看着他忙来忙去,也不知道凌晓峰是不是忙晕了,一不小心就把那个装满水的水杯给碰倒了。

整杯水就一下子洒在了办公桌上,那些文件还好没有洒到,不过凌晓峰的身上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水沿着办公桌就流了下来,不偏不倚就流到凌晓峰的衣服上。

流到凌晓峰的衣服上也没什么大事,顶多是被烫一下,还隔住一层衣服呢,也烫不坏哪里,可偏偏那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不偏不倚的就流到了凌晓峰的裤裆上,当时就把凌晓峰烫的跳了起来,自己的小家伙可娇嫩着呢,哪里能经受的住这样的高温。

凌晓峰也顾不得形象了,反正现在公司里除了小昭也没有别人,小昭看到就看到了,没什么,他抓起裤裆就一阵猛抖,想把水都抖出来,整个人又蹦又跳的,生怕自己的小家伙出了什么问题,要不然他以后怎么去做开心的事情,都没得玩了。

小昭先是被凌晓峰突然的举动有些吓到了,但是她马上就回过神来,看到凌晓峰抓起裤裆就是一阵猛抖,她才明白那水是烫到了凌晓峰的哪个要害部位,小昭当时就是笑的差点喘不过气了,一只手盖着小嘴就是拼命的笑,笑的整个人都是花枝乱颤,扶住桌子生怕自己会笑岔过气站不住摔倒在地。

好不容易凌晓峰才算是解决了开水的折磨,经过那么几秒的降温,开水已经是不能烫到他了,凌晓峰这才舒了口气,心想小家伙幸好没有烫坏,这要是这个部位烫起泡来了,那还不得上医院,上医院都没什么,关键是他到时候都不能好好的走路了,估计都是两腿叉开,像鸭子走路一样,那还不被人看到笑死。

凌晓峰很想脱下裤子看看到底有没有事情,可是小昭在场,他又不好意思这样做,只好湿着用手摸摸,还好,不觉得疼,应该没什么事,他这才看看一边笑的都没气了的小昭,这个丫头还真能乐,高兴的都趴在桌子上笑不出声来了,他真想上前好好的虐虐她,让她还这么开心。

凌晓峰就对小昭说道:“还笑,我都被烫坏了你还笑。”

小昭这才抬起头来,凌晓峰看她那小脸已经是笑的通红通红,都笑出汗来了,有这么好笑吗?不过凌晓峰想想还真有点好笑,怎么就这么巧,偏偏烫到了那个要害部位。

小昭一听他说出这句话来,更是笑的前仰后倒,嘴里想说什么话又说不出来,哼哼唧唧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凌晓峰这才发觉自己说的话有些不雅了,什么烫坏了还不是自己的小家伙,怪不得小昭笑的这么厉害。

凌晓峰只好让她继续笑下去,自己又坐到办公桌边好好整理整理衣服,小昭好不容易能说的出话了,她结结巴巴的笑道:“你有没有烫坏呀,你……什么东西烫坏了呀。哈哈哈……”小昭一说完就又没玩没了的大笑起来。

凌晓峰也笑了,被小昭说的话给逗笑了,这个小妮子也知道是什么东西烫坏了,还故意这么说,真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东西,他就想逗逗她,嘴里说道:“你来看看不就知道我什么东西烫坏了,过来看看吧。”

小昭马上就想开口说话,但是就是被笑的一时说不出话,她拼命的止住笑,好不容易能说话了,就笑道:“你下流,你无耻,你大坏蛋,还想调戏本小姐,你那烫坏了才好呢,最好是没用了,以后你就老实了,哈哈……”小丫头今天是笑疯了,不知道她哪来的这么好的精神。

“可我现在想看看它烫坏了没有,可不可以呀。”凌晓峰一脸坏笑的说道。

“啊,你这个流氓,想当着我的面耍流氓呀,你敢,你要是敢这么做,我就把你那东西切下来喂狗。哼哼。”小昭估计是害怕了,她还真怕凌晓峰真的脱了裤子,把自己的小家伙给掏出来了,她可还是个小女孩,没见过那个脏东西,要真看到了,还不把她给吓死了。

凌晓峰也知道小昭一定害怕自己真这么做,不要说是小昭这样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的纯情小女孩,就是一般结了婚的女人见到有人当着她的面这样做都会接受不了,这可不是在家里和老公玩,是在公司里。

凌晓峰也没有想这样,他纯粹是想逗逗小昭,果然这一招管用,小昭被吓得也不笑了,紧张万分的看着他的举动,两只可爱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他的手,生怕他真的会去解裤带,估计凌晓峰要真去解裤带的话,小丫头一定会吓得马上就从公司里逃出去了。

凌晓峰可不想把小丫头吓跑,今晚还要她好好陪自己呢,就和她逗到这里吧,凌晓峰也就说道:“不用担心了,看在你给我送饭送水的份上,我就不这样做了,你也不许再笑我了,知道吗?”

“好好,我不笑你了,行了吧,你去做你的事情,不用管我,对了,你现在是不是感觉很凉快呀,哈哈……”小丫头忍不住又嘲笑起凌晓峰了。

凌晓峰没有法子,让她笑去吧,自己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不管她,他又回到座位上,不过他还真觉得那个地方凉飕飕的,还真不舒服,但是现在也没有法子,又没有衣服换,只能这样了。

凌晓峰整理了一下办公桌上的文件,擦擦水渍,又忙了起来,小昭也是笑的差不多了,自己也笑不动了,也乖乖的走到凌晓峰身边,但是她一看到凌晓峰那下面,又控制不住偷偷的笑出声来,凌晓峰看看她的样子,只好摇摇头,继续工作。

大概是笑的没有力气了,小昭接下来倒是安静了不少,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凌晓峰身边,凌晓峰也乐得清静,抓紧时间忙工作,很快,时间一分一秒的就过去了,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晚上九点,凌晓峰忙了这么久才感觉自己真的有点累了,他看看表,都这么晚了,再看看身边的小昭,竟然趴在桌上睡着了,这小丫头估计是刚刚笑的太累了,支持不在就睡着了。

看着小丫头那可爱的睡相,凌晓峰忍不住就轻轻的用手去摸了一下她那可爱的脸庞,小丫头动了动,又继续睡着,凌晓峰现在却没有想非礼小昭的念头,不是因为他忽然变化了,而是小昭那可爱的样子让他有一种喜爱的感觉,就像是对自己的妹妹,只想去呵护,只想去保护不让她受到一点的伤害。

这样一种纯真的情感让他一下子心里也纯洁了不少,凌晓峰有点心疼起小丫头了,为了陪他,小丫头一个人跑到公司里来,累了也不想回去,还要陪着他,要是自己真有这样一个好妹妹该有多好,自己一定好好的呵护她,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送给她,只要她开心,他就会开心。

凌晓峰不忍心小丫头就这样辛苦的睡了,他看看自己手头的工作也差不多就要完成了,时间也不早了,还是趁早回去吧,他整理一下文件,就轻轻的拍拍小昭的小脑袋,想把她叫醒,小丫头估计是睡的正香,不想醒过来,凌晓峰没有办法,现在只有把她抱回去了。

凌晓峰就伸出手挽住她的细腰,一只手抱起她的双腿,将她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小丫头只是动了动身体,还在继续睡,凌晓峰相信她现在知道自己是被抱起来了,不过她没有担心,因为她知道抱她的人是凌晓峰,就继续睡着。

凌晓峰心里也很感动,他知道小昭对他没有一点戒心,把他当做自己信任的人,和自己的亲人一样,凌晓峰很久没有这种美好的感觉了,他离开家已经很久,除了小妙之外,凌晓峰就没有一个可以交心的人了,现在小昭就是他的亲人,他的好妹妹,他就像是呵护妹妹一样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看着她那洁白无瑕的脸蛋,凌晓峰忍不住就弯下脑袋,在小昭可爱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小昭也没有觉察,还在贪睡。

小昭的身体很轻,就像没有重量一样,凌晓峰抱在怀里只觉得像是一个可爱的小猫咪躺在怀里,又是温馨又是幸福的感觉,就这样凌晓峰慢慢的把她抱出公司,一直到坐电梯,下电梯,走出了公司大楼。

但是很快问题又来了,他现在必须送小昭回去呀,总不能让她这样一个小丫头迷迷糊糊的坐车回去,要是万一路上遇到什么坏人,对她有什么企图,那不就糟了,凌晓峰可不放心,问题就在这,他不知道小昭家的具体地址呀,虽然他去过两次,但是都是小昭和母夜叉带路,他根本没记下来,只能是问小昭自己了。

凌晓峰只好又摇了摇小昭的身体,轻声问道:“小昭,你家是住在哪呀,我送你回去。”

小昭刚开始还没有反应,凌晓峰又把嘴巴伸到她的耳朵边轻轻说了一遍,小昭大概是半睡半醒了,嘴里哼哼唧唧的报出了一个地址,接着又继续睡了,凌晓峰记下了地址,就来到马路上挥手叫了一辆的士,抱住小昭就坐进去了。

凌晓峰把小昭小心的放在了座椅上,对司机说了地址,的士就出发了,此时小昭大概是觉得靠在座椅上不太舒服,又朝凌晓峰的身上靠,凌晓峰赶紧又把小昭搂在怀里,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此时,他的心里涌起一阵阵暖流,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那还是在家里,父亲经常这样抱着他,就像现在他抱着小昭一样,那时候他就觉得父亲的怀里是多么的温暖,是多么的安全,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种温馨的感觉。

驾驶座上的司机微笑着看着凌晓峰,他还以为他们是情侣呢,还是一对十分恩爱的情侣,司机也很配合,就关了收音机,不打扰他们之间的美好时光。

的士大概行驶了二十分钟,终于停了下来,凌晓峰也不感觉到时间有多久,他倒是觉得这路程太短了,他还没有好好享受一下美好的时光就要结束了,凌晓峰心里有些不舍,也只好放开小昭,见小昭还在沉睡,真不忍心叫醒她,但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了,总不能让他抱着小昭敲开小昭家的大门吧,这要是被她的爸妈看见了,还不知道会误认为他和小昭是什么关系呢。

凌晓峰只好轻轻的在小昭耳边说道:“小昭。我们到家了。”

小昭没醒,凌晓峰没办法,只好轻轻的摇了摇她,小昭这才慢慢的醒来,迷迷糊糊的望着凌晓峰,问道:“你说什么呀?”

凌晓峰又说道:“我送你回家了,下车吧。”

“就到家了,哦,我下车。”小昭就跌跌撞撞的下车,凌晓峰很怕她会摔倒,只好扶住她下车,凌晓峰看了看小昭的家,别墅很大,不是一般有钱人住的起的,他也不想进去,就对小昭说道:“你自己回去吧,我先走了。”

小昭这时候差不多已经醒了,只不过还有的迷糊,她也不敢叫凌晓峰进去,因为怕被她爸妈看见,就对凌晓峰说道:“谢谢你送我回家呀,有空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我们一起去玩。”

凌晓峰忙点点头,他也想和小昭一起开开心心的玩,和小昭在一起,凌晓峰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开心,也许是小昭调皮可爱的模样让他也可爱起来了吧,他说道:“好,我一定会打电话给你的,你早点回去吧,晚安。”

“晚安。”小昭就跌跌撞撞的回家了,凌晓峰目送她走到家门口,这才放心的回到车里,对司机说了住址,的士就又往凌晓峰的家开去了。

当他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不过他虽然有点累,心里却是很开心的,一想起小昭,再累他也不觉得了,这一夜,小昭的笑脸一直在他的脑海闪动,直到他沉沉睡去。

第二天,凌晓峰又提前来到公司,昨晚还有一些收尾工作没有做,他还要趁母夜叉上班之前把它们做完,省的被母夜叉抓到把柄,直到同事们上班之前,总算是完成了任务,他也松了口气,就等着到母夜叉那里交差了。

八点整,母夜叉准时就来到了公司,她来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凌晓峰有没有迟到,见到凌晓峰来了,陈芊就想看你今天能不能交差,要是有一点没有完成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的,她马上就对他说道:“你来我办公室。”

凌晓峰暗自庆幸自己,幸好是自己留了个心眼,提前来完成任务,母夜叉可算准时间上班就要他交任务,不给他任何补救的机会,这个母夜叉摆明了就是要他好看嘛。

只可惜你这次玩不了老子了,老子把任务完成了,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凌晓峰信心满满的就拿着文件进了母夜叉的办公室,陈芊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了,凌晓峰一进来,陈芊首先就是看了看他的脸色,看看他是不是熬夜了,但是显然让她有点失望,凌晓峰的精神好得很,甚至比以前没有加班精神还好,她就有些奇怪了,这不可能呀,昨天的任务他起码要加班到很晚,怎么会一点疲惫都没有,不会是昨晚偷懒早就回家了吧。

哼哼,要是这样,那好,我求之不得,正愁没机会整你呢,陈芊就冷冷的问道:“昨天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凌晓峰将手里的文件送到陈芊的面前,有些得意的说道:“任务已经完成,你看看吧。”

什么,完成了,陈芊心里是大失所望,别急,先看看他说的是真是假,陈芊赶紧打开文件一看,果然是完成了,这家伙还真有点能耐,自己还真小看了他,既然没有把柄可抓,陈芊也不好说什么了,她就朝凌晓峰说道:“恩,还不错,基本达到了我的要求,不过以后还得继续努力,接下来的任务会更多,你去忙吧。今天的任务赶紧把它完成,要是完不成的话继续加班。”

凌晓峰脑子有些发热了,今天的任务他早就看过了,比昨天的任务还要重,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就是晚上加班,也起码要加班到深夜,要天天是这样,凌晓峰不用一个星期,肯定就累的爬不起来了。

这样被母夜叉玩的团团转可不行,凌晓峰现在不反抗不行了,任由母夜叉这么整,他还能活下去吗?

他急忙说道:“今天的任务也不是一天就能做完的,你应该也知道,为什么不能叫一个人帮帮忙,这样不是给公司也节约了很多的时间吗?”

“是不是怕晚上又要加班到很晚,你这样可不行,我们公司就是要能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员工,你这还没有加几个班就喊累了,叫我怎么提拔你。”

陈芊嘴上说是想提拔凌晓峰,凌晓峰可不是傻子,知道那是一张空头支票,永远也没有兑现的时候,她纯粹是想玩他才这样的,不能按她这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早晚要被她玩死。

“陈总的好意我就心领了,属下无能,只能做一些下手的事情,做不得这些公司的重要事情,要不陈总还是另请高明。比我强的人公司里多的是,你尽管随便挑。”

“你这是在说什么话,你是想推卸责任是不是,我告诉你,公司里比你强的人确实不少,不过我就是看中了你,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陈芊见凌晓峰想撂挑子了,哪还让他能得逞,马上就是一顿杀威棒打来。

凌晓峰气的想骂母夜叉,这个婆娘根本就是不讲道理嘛,想什么就是什么,整人也不是这样整的吧,也好歹让人喘口气啊,凌晓峰知道自己说了也是白说,就说道:“我做是可以,不过我要事先说一下,要是我今天玩不成任务,你可不要怪我。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天能做完的。”

“那你就要更加努力一定要把它完成了,这才是公司最好的员工所要想的,不要还没有动手做就想着能不能完成,会不会加班,我告诉你,这样你是不会有什么前途的。”陈芊说起道理来客不比凌晓峰差。

我什么时候想做公司最好的员工了,就凭你在这里,我就是想做也做不了呀,还谈什么前途,我也压根没想,凌晓峰气愤的想着,他也不想和母夜叉废话了,说的越多心情越差,还是乖乖回去做事吧。

凌晓峰也懒得在搭理母夜叉了,转身就回去了,连办公室的门都懒得关。他回到自己座位上,马上周围就有很多双眼睛盯着他,一看到他脸上阴云密布的,个个都是偷偷的笑着,知道凌晓峰又被陈总给骂了一顿,看样子还骂的不轻。

凌晓峰趴在办公桌上想着,自己怎么才能让母夜叉不这样折腾自己,想来想去没想到好办法,眼看着今天又要加班到深夜,凌晓峰是苦不堪言,只能是忙吧,继续忙。

一个上午时间凌晓峰都没有完成任务的三分之一,可想而知这个任务有多重,加上下午,再加上晚上,不到深夜十二点他今晚是休想回家,一想到这,凌晓峰头就疼,中午进餐都没有什么胃口。

得想个法子躲避这个做不完的任务呀,给它都给别人,自己逍遥快活,凌晓峰给小妙打了个电话,让她给出出主意,小妙一听也是吓了一跳,别说是凌晓峰,就是小妙也得天天加班不可,但小妙也想不出什么好招来,她有什么办法,人在天边,又帮不了他的忙。

凌晓峰唉声叹气,直叫小妙早点回来就命,小妙也担心凌晓峰受不了,连声说好,叫他先忍住,过几天她就回来了,凌晓峰这才心里舒服点,好歹也就这么几天是事,小妙一来,母夜叉就没法子要他加班了。

下午继续忙个不停,那些那些同事都是老油条,一个也不愿意帮他一下,他们都知道这是陈总想修理这个家伙的,谁还敢插手帮他,除非也想受到凌晓峰一样的待遇。

到了下班时间,别人都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只有凌晓峰一个冤大头还在这里傻忙,他也懒得看时间,看了又有什么用,还得加班,不过这次他留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母夜叉有没有走。

办公室的门好像一直都没有开着,那就说明母夜叉还在,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吧,不要像昨天一样被她抓个正着,还差点把他当做极品色狼,凌晓峰可没有胆量再经历一次。

不过他心里也纳闷了,你说你这个母夜叉还不下班干嘛,这里有什么好玩的,难道她就没有男朋友,一想到这,凌晓峰还真好好脑子过滤一番,他和母夜叉认识这么久,除了上次那个叫周立的家伙想吊她之外,还真没见过她和哪个男的走在一块,当然了,要把自己排除在外。他在公司里也从来没有听过母夜叉有什么绯闻,难道母夜叉还没有谈过恋爱,不会吧,要是这样的话,凌晓峰说不定还是最亲近的男人呢,嘿嘿,想到这,凌晓峰又乐了,母夜叉的那两条美腿还真不赖呀,还有她那挺挺的乳房,那曼妙的身子,让凌晓峰都不禁吞了吞口水。

要是母夜叉不是那么凶悍的话,温柔一点,乖一点,对他好一点,说不定凌晓峰还真想和她勾搭勾搭,这样的美女不上真有点可惜。

凌晓峰又歪歪的想了一会会,看看表,还是赶紧做事吧,想这些有个屁用,还不是自己憋着难受,又没有地方泄泄火,他拍拍脑袋,提提神,重新又投入了战斗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凌晓峰有点累了,正想抬头活动一下昏昏沉沉的脑袋,他一抬头,猛的一看到有个人站在他的身后,凌晓峰吓了一跳,还以为什么鬼来了,一下子就从座椅上站了起来,等他看清楚了,才知道是个人,不过这个人跟鬼没什么区别,在凌晓峰眼里她就是个魔鬼。

在他身后不声不响站着的正是母夜叉,凌晓峰一看请是她,心里就有点慌,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可能是被她整的太惨了吧,见到母夜叉他心里就发憷,他看到母夜叉表情好像并不是那么冷若冰雪,还有点带有微微笑意的样子,凌晓峰心里更发憷了,这个母夜叉不是又想到什么点子折磨自己吧。

凌晓峰正想说话,母夜叉先开口了,她居然很温柔的对他说道:“你坐下来,干嘛要这么大惊小怪的,我又不会吃人。”

凌晓峰心想你是不会吃人,不过你比吃人还可怕,我还是小心一点的好,省的又中计,他还是不敢坐,母夜叉在身后,他就是坐下来心里也不踏实呀,他问道:“陈总怎么还不回去?”凌晓峰还是客气的叫了她一声陈总,不过这个词语的使用率一般都很小,不是万不得已凌晓峰是把它直接省略的。

“我也没什么事,想过来看看你的工作做得怎么样了。”陈芊还是那副让凌晓峰心里不踏实的微笑说道。

“现在差不多做了有一大半,估计晚上可能会加班很晚。”凌晓峰也抓紧机会向母夜叉说明自己的难处,得不到特赦也总该表表功吧。虽然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不过心里总平衡一点,不会觉得自己是个傻帽。

“哦,是吗?那你辛苦了,我也知道任务很重,不过我也是为了培养你才这么做的,你要明白我的一片苦心。”陈芊现在笑的让凌晓峰心里发慌。

凌晓峰脑子飞快的转动,这母夜叉到底是什么意思,上午还把自己骂的体无完肤,怎么又这样和颜悦色的说话,哦,他明白了,母夜叉是打你一个巴掌又过来帮你揉揉,这是母夜叉一贯的伎俩,老是整他他也会反击的嘛,先让他消消气,然后再继续整他,凌晓峰想明白了也就放心了。

“多谢陈总的栽培,不过我还是想说一句,我只怕是会让陈总失望了。”凌晓峰能给自己解脱就给自己解脱,离开陈芊的控制最好了。

陈芊脸上马上就变了,给你一点阳光你就灿烂呀,不识好歹的家伙,她一个不高兴,口气也凶了起来,说道:“你还不识抬举是不是,我对你说,我想栽培一个人就一定要栽培一个人,不管你是个什么材料,就算你是个扶不起的阿斗,我照样要这么做,你就别想逃出我的五指山了。”

这是个什么逻辑,栽培人有这样栽培的吗?凌晓峰苦笑,分明是要整人嘛。

“陈总你当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我这个做下属的还能有什么话说,说了也没有用呀。”凌晓峰也不想太迁就母夜叉,该说的还是要说。

“你知道就好,在公司,你最好乖乖的听我的话,我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阳奉阴违,要不然我会让你想哭都找不到地方。”

又是来这一套,你不威胁人你浑身不舒服是吧,凌晓峰心里骂了一句,嘴里也不服的哼了一句:“是,我知道陈总有这样的能力。”

“哼哼。”陈芊冷笑了一声,忽然对凌晓峰说道:“你还不赶紧工作,等我训你呀。”凌晓峰只好又乖乖的忙碌起来。

陈芊也踱着高跟鞋走了,不过她不是回家,而是还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凌晓峰一看这母夜叉竟然还不会去,他就纳闷了,她还赖在公司里干嘛,吃多了没事干,专门在公司训他呀。

凌晓峰也不去想了,你呆着就呆着吧,我忙我的,互不相干,陈芊一回到办公室,她心里也是有点焦急,她现在就在办公室偷偷的盯着凌晓峰的一举一动,看看他有什么动静,因为她脑子里又有一个整他的绝好妙计,想到自己的妙计,陈芊脸上就笑容满面,凌晓峰,你就等着吧,我看你今天晚上还能完成得了任务,只要本小姐出马,你就是真的想哭都没地方了,哈哈。

陈芊现在最希望看到的是凌晓峰离开自己的座位,她在心里默念道,这个家伙怎么还赖在那里不走呀,难道就不想去去洗手间,你现在拼命有个屁用,到时候本小姐一句话就让你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还不如让本小姐耍耍,要是本小姐耍开心了,说不定就饶了你这一次。

快点走呀,笨蛋,你一走我也好实施计划,早点回家,你还要我陪你到一晚上吗?陈芊越等越急,她很想自己亲自去叫凌晓峰,让他去买点啥,但是那样就太明显了,凌晓峰事后一定会想到是自己在他不在的时候偷偷下的手,那样可就砸了。

凌晓峰一定会和自己翻脸的,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她要让凌晓峰有苦也说不出,自己憋在肚子里生闷气,这样她才心满意足。

可是这个家伙怎么迟迟没有动静呀,真是急死人了,陈芊真想上去踢他一屁股,让他滚蛋,时间过了有半个小时,就在陈芊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凌晓峰终于站起来了。

凌晓峰站起来不是为了别的,只是想活动一下筋骨,可陈芊却欣喜的看着他扭了扭腰,以为他一定会去干嘛,谁知凌晓峰扭了半天腰,竟然又好好的坐下去了,陈芊气的当时就想冲上去,把这个家伙一把扔出窗外,你还扭个屁呀,看到你这个样子老娘心里就不痛快。

陈芊没有办法,只好继续等下去,时间又过了大概半个钟头,陈芊都想放弃了,凌晓峰忽然又站了起来,陈芊精神顿时一阵,机会来了,自己没有白等这么久呀,色狼还不赶紧滚开,老娘好下手呀。

果然,这次凌晓峰还真离开了座位,他真是去卫生间了,凌晓峰踢踢踏踏的一走开,陈芊马上就像一只机灵的老鼠钻出来了,哪有一点高高在上的老总样子,她现在根本顾不了了,完成计划才是最重要的。

陈芊机灵的看看凌晓峰走去的方向,确定他已经消失了,陈芊才敢现身出来,她赶紧跑到凌晓峰的办公桌上,一把就抓住凌晓峰的水杯,她打开水杯的盖子,里面还有半杯水,真是天助我也,陈芊又飞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一片药丸,放进水杯里,还特意摇了摇,直到药丸完全溶解了,她才放心的盖上盖子,重新把水杯放好。

水杯已放好陈芊又看看凌晓峰去的方向,没有任何的动静,估计这个家伙还在卫生间没有出来,她马上就匆匆的有窜进了办公室,和一个地地道道的小偷没有什么区别,这要是被公司的人看到陈芊这个样子,估计所有的人眼睛都要掉下来了。

陈芊一回到办公室,就赶紧舒缓一下紧张万分的情绪,她的心还在怦怦直跳,陈芊可从来没有干过这样刺激的事情,虽然上次给凌晓峰吃了药,那也是别人下的手,今天可是她亲自将药丸放进凌晓峰的被子里,这种感觉比上次要刺激多了。

陈芊拍拍心口又走在了窗户旁边,她可没有心思休息,现在她要亲眼看到凌晓峰把那一杯水给喝下去,她这样才能放下心,要不然自己一晚上都白等了那也太划不来了。

想着自己一个堂堂大总监,费尽心思的玩弄一个自己的属下,陈芊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不过她就是不能看到凌晓峰,只要一看到他,陈芊心里就痒痒,非要折磨他一下才爽,也许刚开始并没有想到会这么久,可后来自己也管不了自己的心思了,不虐他就是不行。

第二天闹钟拼命的闹才把凌晓峰从梦中吵醒,他赶紧爬起来,可还是没有力气,不过比昨天好多了,至少肚子再也不疼了,只是空荡荡的一点东西都没有,他起身洗漱一番,又换一身衣服,手里拿着领带就出门了。

先是在摊位前买了点早点和牛奶,把肚子填饱再说,现在的精神状态和昨晚好不到哪里去,要这样去公司,母夜叉肯定是要大骂一顿,吃了早餐,喝了牛奶,凌晓峰才觉得精神好了些,又赶紧拦下一辆的士上班。

还算是很准时,凌晓峰到公司的时候正好是整点上班,他系好领带就去自己的位置,他还特地看看母夜叉有没有来,只见办公室门紧锁,应该还没有来吧。

谁知他刚一做好,就看到母夜叉从办公室里出来,原来她早就来了,只是蹲在里面没现身,凌晓峰一看到母夜叉出来,心里大叫不好,母夜叉一定是来向他要任务的。

果然,母夜叉丝毫不停留一下,直接就冲凌晓峰走过来,一到凌晓峰身边,凌晓峰心里默念,世界末日到了。就等着挨训了。

陈芊走到凌晓峰身边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凌晓峰的脸色,果然不出她所料,一脸的疲惫,像是做了苦力一样,整个人一点精神都没有,陈芊心里笑了,你昨晚舒服不舒服呀,那颗泻药是不是让你泄的七荤八素,路都走不动了,呵呵,我看你今天怎么交任务给我。

凌晓峰也不敢先开口说话,他知道要是自己开口说什么任务还没有完成,估计整个公司都能听到母夜叉训斥自己的声音,他还是放聪明点,能不说就不说吧。

还是陈芊先说话了,她冷冷的问道:“凌晓峰,昨天的任务完成的怎么样了?”

凌晓峰很想说任务没有完成,但是在这么多人面前,母夜叉肯定会狠狠的向自己发飙,到时候公司所有人都会看自己的笑话了,所以他卖了个聪明,就对陈芊说道:“我刚来,任务还要整理一下,你先等两分钟,我马上就送到你办公室。”

陈芊当然知道凌晓峰是在耍什么鬼把戏,他不就是怕自己当做这么多人让他下不来台吗?不过自己就这么站在这个家伙身边等也不是个事,那就饶他一次,等到了办公室再好好收拾他。

陈芊丢下一句:“你快点拿过来。”就回去了,凌晓峰心里这才叹道总算是逃过一劫了,不过马上又有一劫在等着他呢。什么劈天盖地的训斥就要向他冲过来了。

凌晓峰赖在座位上不敢动身,其实他哪有什么要整理的,拿着文件进去就行了,可是问题是任务没有做完,能拿进去吗?他现在是赖一分钟就是一分钟,脑子里不停的浮现出母夜叉训斥自己的影像,他急的是直跺脚,想来想去不知道自己想个什么办法才能躲过这一劫。

时间已经是过去了十几分钟,他要是再不去母夜叉那里可就不行了,母夜叉一定会出来找他的,要是等她出来,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母夜叉一定会当众好好羞辱他一番,凌晓峰脸皮再厚也受不了这样的羞辱,他一跺脚,还是去吧,不就是挨骂吗?老子挨她的骂还少吗?也不在乎这一次的。

凌晓峰就像上战场一样的悲壮,要是现在让他写遗书估计他都有这个心思,他艰难的走到母夜叉的门前,犹豫了很久终于是敲响了门。

“进来。”母夜叉在里面说道。

凌晓峰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进去,他就把门关的好好的,他知道只要他一进这个门,后面一定会有很多的眼睛在盯着这里看,凌晓峰可不想被他们看到自己挨训的样子。所以赶紧关好门。省的丢脸。

凌晓峰手里没有那什么文件,因为还没有做完,拿来有什么用,还是挨批,他就站在那里也不说话,就等母夜叉问自己。

陈芊看他那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就知道他现在是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会怎么虐待他,陈芊很高兴能有这样的效果,正是她想要的,她看到凌晓峰没有拿文件过来,知道他肯定没有完成,就故意问道:“你的任务呢,怎么没有拿过来?”

凌晓峰现在不得不如实说了,他忐忑不安的说道:“那个任务……我还有点没有完成。”

“什么。你还没有完成,你是做什么吃的,交给你的任务你敢说没有做完,你知道不知道现在全公司都在等,这个损失你负担的起码?”

果然凌晓峰一说没做完,陈芊就狠狠的训起他来了,这是凌晓峰预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母夜叉那腔调还是像箭一样刺疼着凌晓峰的自尊,哪个男人能能吃得消这样的训斥,也只有他凌晓峰,习惯了,要是换了一个新来的,估计要被她骂的无地自容,想拿块豆腐撞死算了。

这还好,骂就骂,母夜叉现在还给他扣了一顶大帽子,什么全公司都在等他的任务,这一听就知道不是胡扯吗?他的那个任务根本就没有什么重要的,即使再过一段时间做也没有关系,完全是母夜叉故意要他这样急吼吼的做完的,现在倒好,说是全公司等他一个人,这顶大帽子也扣得太大了吧,他凌晓峰怎么承受得起。

可是现在母夜叉说是就是,他还能说不是吗?他是什么角色,母夜叉是什么身份,敢和她对着干吗,凌晓峰还是有点自知之明,闭嘴吧,让她胡扯一顿吧。

“你说话呀,你是哑巴呀,你把公司当着什么了,做事拖拖拉拉,想做就做,不想做旧拉到,我不是叫你昨晚加班的吗?难道你一个晚上都没有做完,要是这样的话,我留你这样的废材在公司里有什么用。”

凌晓峰现在必须解释了,再不解释估计母夜叉要上了扇他耳光了,虽然他也是夸张的想法,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他赶紧说道:“不是我玩不成,而是昨天晚上发生了特殊的事情,所以才耽误了。”

“特殊的事情,什么特殊的事情,难道是公司里突然冒出了一个鬼,把你给吓傻了,所以你才没有做完呀。”陈芊现在是气势汹汹,她现在可是捏着凌晓峰的把柄,想怎么捏他就怎么捏他。

“当然不是这样了,公司里怎么会有鬼,不过确实是发生了意外才这样的。”凌晓峰解释道。

“好,那你说是什么意外,我倒要看看你能编出个什么理由来骗我,要是胡扯的话你就死定了。”

凌晓峰只好说了,他说道:“昨晚我可能是中午吃的饭菜有问题,所以一晚上都在闹肚子,根本没办法做事,最后只好回去了。”

凌晓峰一说完,陈芊的心理就在偷着乐开了花,不过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她心想,我早就知道你肚子疼了,要是你肚子不疼我还真奇了怪了,你这个肚子问题还是我一手策划的呢,嘿嘿,拉肚子拉的爽吧,没把你拉趴下还是老娘手下留情了,你还得谢谢我仁慈。

陈芊继续装模作样的叫道:“什么,闹肚子,你这样小儿科的理由也说得出口,你也好意思呀,干嘛不说你昨晚被人抢劫拿着刀子让你回家。”陈芊有理由不想信他,这个理由说到哪里去都像是瞎编的,还是瞎编的一点水准都没有,一看就是谎话。

凌晓峰也知道自己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但是这确确实实是这样的呀,要他怎么说,他只好说道:“我没有撒谎,事实真是这样,一定是昨天中午在食堂吃了不干净的饭菜才这样的。”

“呵呵,现在你还把责任推到食堂里去了,你这不是胡说八道吗?食堂里一天有那么多人吃饭,怎么偏偏只有你肚子疼,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我昨天晚上的电话还不要打爆了,那些员工还不知道向我投诉吗?可我现在为止还没有接到一个关于饭菜有问题的投诉,你说你不是瞎编的是干嘛。”

凌晓峰现在真是无语了,母夜叉可是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要是食堂饭菜真有问题的话,怎么就只有他一个人闹肚子,整个公司有几百号人在里面吃饭呢,要真是有问题,估计公安局都找上门来了,还能这样平平静静。

那是怎么一回事,凌晓峰还真没有母夜叉想的那么仔细,母夜叉一提醒。他还真傻了,自己昨天没有吃什么别的东西呀,怎么就会肚子疼,还那么厉害,没有道理呀,凌晓峰就站在那里傻想,陈芊看到他在发愣,知道他脑子里一定在找原因,陈芊可不想让他想明白,要真怀疑到她的头上,事情还真有点不好办。

陈芊马上又打断了凌晓峰的思绪,她叫道:“你还有什么话好说,是不是被揭穿了谎言无话可说了,我早就告诉你,不要找什么理由来糊弄我,我是那么好被你糊弄的吗?你大概是还没有领教到我的厉害吧,身上发痒了是不是。两天没有收拾你你就浑身不舒服了。”

凌晓峰知道母夜叉接下来就要发飙惩罚自己了,他还想解释,毕竟自己说的是千真万确,没有假话,总得让他有个说话的机会吧,凌晓峰赶忙说道:“我说的是确确实实是真的,一点都没有骗你,要是我想撒谎的话,也不会说出这样让你根本不信的谎话来呀,你想想也知道了,我有那么笨吗?”

“你以为你有多聪明呀,我看全公司里就你最笨,真是扶不起的阿斗,我怎么知道你的脑袋怎么想的,说不定你就以为我会相信呢也说不定。”陈芊当然要把他的理由都给打压下去,因为真相她早就一清二楚,还要他说。

“那你也应该站在我的角度想想吧,我至于为了那一点点没有完成的任务而甘愿受惩罚吗?这也太划不来了,就是我真的再笨也不至于这点事情都分不清楚吧,我都加班了几个小时,还会在即将结束的时候留下这个尾巴吗?”凌晓峰现在只有据理力争,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真相的时候,他只能是这样了。

“那我就不知道了,说不定你是接到了哪个美女的电话,勾起了你的色心,那个时候你还会把任务当着一回事吗?有美女相约。你跑都来不及了,还会在乎有没有完成任务。就你那副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的模样,还不屁颠屁颠的去了。”陈芊说的是越来越起劲,找个理由打压他陈芊是张口即来,根本不用动脑子。

现在好了,母夜叉连他是色狼都提到工作上来了,说什么是有美女相约,你母夜叉怎么想的出来呀,你这样的天分干嘛不去做编剧,以你的丰富的想象力,一定会大红大紫,只可惜了你这样好的想象力了,有美女找我我说不定还真像你说的那样去了,凭什么错过这样的美事,就因为你这个破任务,值得我这样卖命吗?

“要是你不相信我的话我也没有办法,反正我说的是实话,没有骗你,你说的什么美女有约,更是没有的事情,你不信的话我可以把电话给你看,看看昨晚有没有人给我打过电话。”

凌晓峰能说出点母夜叉话的破绽就不想放过,你不是说我美女有约吗,那好,我把电话给你看,看看有没有人给我打过电话。

“看什么,我说的只是其中的一个可能,还有很多的可能都能让你提前回去,再说了你不会把电话号码给删了吗?谁知道有没有人给你打过电话。反正有一点,就是你说的什么肚子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也就是说,你是在为工作懒散找借口,欺骗上司,这个罪名你应该承认吧。”

陈芊现在就想把这个欺骗上司的帽子扣到凌晓峰的头上,她也好找个理由惩罚他,凌晓峰当然不能承认,这要是承认了,等于是把自己交给了母夜叉,随便她怎么处置自己了。

可是现在他也找不出一个有分量的理由来呀,自己说的话根本不能让陈芊满意,还有什么法子,这个时候,他脑子大概是急的狠了,倒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忽然想到,即使自己是找到了一个合理的理由又有什么用,母夜叉分明是要针对他,一定要让他受到惩罚,再找什么理由也是白搭,母夜叉还照样会把它否定,只要他没有完成任务,就不可能逃脱母夜叉的手段了。



温馨提示:
极品妖孽混都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妖孽混都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妖孽混都市全文阅读和极品妖孽混都市txt全集下载。极品妖孽混都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妖孽混都市 第28章:肆意游荡的手 凌晓峰笑道:“要不我也捏捏你怎么样?一起捏不是更舒服。”凌晓峰一脸邪恶的笑容,小昭马上就白了他一眼,说道:“休想,只许我捏你,你不能捏我。” 凌晓峰还死皮赖脸的说道:“这不公平嘛?要不我捏你一下,顶多 2011-11-21 1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