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0章:难得的人才

作者:令狐兜兜    更新时间:2011-11-26 17:00:00    状态:已完结
凌晓峰就说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回去的,这一个月的实习时间,我会好好的实习完,我就是竞选不上什么后勤部长,我也不会现在就放弃。”

陈芊见凌晓峰态度坚决,根本没有被自己吓到,倒是激起了他更大的毅力,心里也是有点不爽,你想跟我斗,门都没有。她冷笑道:“好,好,有骨气,我就看你这一个月怎么工作的,我会好好的看个一清二楚,不过我可要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再被我抓到什么把柄,到时候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凌晓峰才懒得听她的威胁,这样的话他听的还少吗?他现在想的是自己怎么回去和那些大妈们交代,自己可是对她们许诺了,非要好好的给她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可是这样的结果,你叫他怎么跟那些大妈们说,他也说不出来呀。

凌晓峰知道自己今天也问不出什么好的结果,他也改变不了这样的事情,站在这里和母夜叉较劲也没意思,还不如少看到她那张可恶的嘴脸,省得心烦,凌晓峰就也不理陈芊,头一回,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把个办公室的门摔得砰砰直响,引得外面的员工一个个伸长了脑袋,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办公室里面马上也传来了陈芊的怒吼,大家这才明白,这个大佬是在拿陈总办公室的门出气呀,真是一个牛人,不是一般的人才,整个公司也是第一个。

凌晓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脑子里尽是想怎么和大妈们交代,想来想去也没想出个什么好办法,就头疼的在座位上摇头晃脑,很是郁闷,偏偏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响了,凌晓峰一看号码,是陈莹,她这个时候怎么来电话了,不会是这个时候想约自己吧,现在他哪有空,就是有空,他也没有心情呀。

凌晓峰整理了一下情绪,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一接通,凌晓峰就很温柔的说道:“小莹今天怎么有空打电话过来了?我现在正在上班。”

陈莹说道:“今天没什么事情,就想来问问你最近的工作怎么样?”

说起工作,凌晓峰心情就不好了他无奈的说道:“别提工作了,现在我是搞得焦头烂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莹马上在电话里就问道:“怎么了,难道工作上出现了什么问题吗?”

凌晓峰现在正一肚子话没地方说,陈莹一来,他正好对她发发牢骚,自己心里的情绪也能缓解一下。

凌晓峰就气愤的说道;“还不是因为那个母夜叉,有她在,我就别想过一天好日子。”

“她又怎么了,不是在工作上刁难你吧,你说给我听听,说不定我能给你出出主意。”

凌晓峰一听,这还真是个好办法,自己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有什么用,还不如让陈莹给自己参谋参谋。凌晓峰就说道:“最近我也不知道是走什么运了,我说了你都不会相信,公司竟然决定让我参加什么后勤部部长的竞选,你说这个可笑不可笑。”

凌晓峰本来以为陈莹一定也会不相信,不惊叫出来也会大吃一惊,可是陈莹却好像完全没有被惊到,没有任何吃惊的问话,想反还很冷静的说道:“这很正常呀,公司管理人员的选拔有时候就是从内部人员中间进行的,没什么大惊小怪。”

凌晓峰一听陈莹根本没被惊动,心里很是奇怪,就说道:“你不是没有听清楚我说的话吧?我说的可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谁知陈莹却说道:“我知道是真的,你和我开玩笑干嘛,我说的也是真的呀,没有逗你玩的意思。”

凌晓峰还是不信,就说道:“我竞选的可是后勤部长,公司里部门的老大,可是我现在还是一个工作没多久的小职员,凭什么有资格竞选这样的高位,这里面你就不觉得奇怪吗?”

陈莹却还是毫不惊讶的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这说明你的工作能力被上面肯定了,公司决定破格提拔你,所以就不讲什么条条道道了,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愁眉不展。”

凌晓峰听着陈莹的话觉得好像在哪里也听过或者是看过这样的文字,他猛的想起来了,那份竞选通知上不也是这么说的吗?什么破格提拔,什么不拘一格之类的,这陈莹怎么和上面说的都是一样。

凌晓峰就奇怪的问道:“你说的怎么跟我接到的竞选通知上写的是一个意思呀,连用词都一样,真是巧了,不会真是向你说的那样吧。”

电话里陈莹好像有点什么情况,支吾了一下,又说道:“上面写的和我说的真的是一样呀,我也没想到,这就说明我说的没错嘛。你要好好干,上面一定能够看到的。到时候你可不要忘了当初的承诺。”

“承诺,什么承诺呀?”凌晓峰一时没想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对陈莹承诺过什么东西了,不会是什么要紧的事情吧,对他现在的生活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陈莹马上就嗔怪道:“就知道你忘了,看来你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呀。”

凌晓峰就又好好的想了想,还是没有想出来什么,他只好说道:“我这一时脑子糊涂了,还真没想起来,还是你跟我说吧。”

陈莹就说道;“算了,还是我告诉你吧,上次你不是答应过我,只要你在公司职位升迁了,你就要请客,你想起来没有,要再想不起来,我就挂电话了。”

凌晓峰听陈莹一提醒,这才想起来有这么一件事,自己当时也是随口说说的,他根本就没当回事,因为他看来自己想在飞星公司有什么发展,那比登天还难,有母夜叉在那挡在眼前,他想往上爬也不可能。

凌晓峰就连忙说道:“我想起来了,我是承诺过,不过我现在不是还没有被提拔嘛,自然也没办法请客了,等我真的升官了,我一定会请你的。”

“那好,就说定了,不要到时候又忘了,还要我来提醒你。”

“没问题,这回我不会忘的,不过就是不知道要让你等到什么时候了,我对我的前途可不抱什么信心。”凌晓峰说这话是有根据的,就他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是在竞选后勤部长,那也和没竞选一样,就是走个过场,陈芊还能真让他飞升上去了,她还不得气坏了。

“这个你就别多想了,反正只要你不要忘了就行。”

“好,到时候我一定会请你。”凌晓峰又答复道。

“那你先说说你工作上遇到什么问题了,我看看能给你提点什么意见。”陈莹现在又关心起他的工作了。

凌晓峰就说道:“我这不是竞选什么屁后勤部长吗?那个母夜叉就把我安排到了保洁部,说是让我在保洁部实习,你说有这么安排的吗?让一个后勤部长候选人到保洁部实习,那还能实习出什么东西来,她这分明就是在以权谋私,想好好整我,不让我有竞选的机会。”

陈莹听了凌晓峰的话回倒是真的大吃一惊了,她惊讶的问道:“她真的安排你到保洁部实习去了,这不可能呀,通知上不是这么写的呀。”

凌晓峰听陈莹的话好像有点不对劲呀,她说什么通知上不是这么写的,她怎么知道通知上的内容,他就问道:“你怎么知道通知上写的什么呀。”

陈莹那头好像又有点什么问题,过了小会陈莹才说道:“我这也是猜的,按道理讲,后勤部长不可能会被安排到保洁部实习,这在任何一家公司的程序上也说不过去呀,所以我才说你们公司给你的竞选通知也不会是这么写的,让你去保洁部实习,你说我说的对吧。”

凌晓峰相信了陈莹的话,她说的也没错,只要是个人,就能想明白这个道理,他就说道:“你说的没错,通知上是说让我到后勤部实习,但是没有写让我去保洁部实习,都是那个母夜叉安排的。我有什么办法,只能任她摆布了。”

“你还真去了保洁部,就没有和她争取一下。”陈莹急忙问道。

“你还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她见到我那就是向见到仇人一样,我还怎么跟她去争取,去了也只会惹来一顿骂。还是不去的好,反正我也没指望真的能竞选上什么后勤部长,那对我来说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太遥远了。”

“你也不要这么灰心吗嘛。既然有人提出来你作为候选人,那就说明你的工作还是被上面的人看在眼里的,这个时候你更要是做出点成绩来,这样才能有机会呀。”陈莹鼓励道。

“我现在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那个领导看上我了,我没觉得我被谁看中了呀,再说了,就是我想做出点成绩来,那也是一件很难很难的事情,你听了我接下来说的事情就知道了,保准你也会大吃一惊。”

陈莹果然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你跟我说说吧,我看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么难。”

凌晓峰就把偷盗的事情完完全全的都对陈莹说了一遍,并把最终的处理结果也告诉了陈莹,陈莹听了也是相当的吃惊,连说这怎么可以,很是为凌晓峰和那个保洁员叫屈。

凌晓峰说道:“你现在知道我在公司的处境了吧,母夜叉就把我当成了她的眼中钉,一天不整我她心里就不痛快,我这样你说还能有什么发展,能安稳的在公司上班就谢天谢地了。”

陈莹也说道:“这个陈总做事是有些不对,这个事不应该这么处理,很显然不符合公司的规章制度,你找过她没有,她又这么说?”

凌晓峰苦笑道:“我怎么没有找过她,可是结果更糟,她亲口对我说这个结果是她决定的,谁也不能更改,我要是不服的话可以申请退出后勤部长的竞选,这也是她最终的目的。”

陈莹忙问:“那你真的准备退出竞选吗?你可不要上了她的当。”

“这个你放心,我就是竞选不上也要争口气,这一个月还会继续实习的,不过现在关键问题是我没法子向保洁员们交代呀,她们要是知道这个结果还不要炸开锅了,我这个实习的主管还怎么继续工作下去。”

那头陈莹也说道:“你说的也是不过我建议,你先不要接受这个处理结果,反省材料也不要写,要不然公司领导层看到你的过错,你就会失去竞选资格,先等等再说。”

凌晓峰苦笑道:“我不接受又怎么办,母夜叉说的很清楚,这里她最大,她的话就是圣旨,我还能有什么办法,难道我去找董事会去,董事会的成员我都不认识,怎么找,何况他们会对一个保洁员的辞退感兴趣吗?说不定只会碰一鼻子灰。”

“这个也不一定嘛,你不要灰心,这个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我知道每个健全的公司都有员工投诉信箱,飞星公司这么大,当然也有这样的投诉机制,我建议你将这件事写成一份投诉信,让公司的高层领导知晓,说不定就会改变结局。”

凌晓峰听陈莹这个建议,还真有点茅塞顿开的感觉,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点,可是他马上又想到,这个事情恐怕没有想的那么好办,即使投出去了,上面的人会不会理睬都是个问题,这个社会,还不是官官相护,他们会为了一个小小的保洁员而去改变管理层的处理结果吗?

凌晓峰又说道:“你说的是有道理,可是有的事情说起来容易,真做起来就难了,那些头头会在意一个保洁员的去留问题吗?他们只会关心公司主要骨干的问题,我怕这样做了也只会是白忙一场。”

陈莹见凌晓峰有些灰心,就鼓励道:“你不要泄气吗?只要有一点的机会,你就要把握,难道你希望就这样吗?我建议你还是去试试,说不定就会有奇迹出现。”

凌晓峰想想也是,这总比没有办法的好,就说道:“那我就试试吧。不过我估计效果不大,投诉也可能是石沉大海,到时候还是没辙。”

“试试嘛,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凌晓峰也就同意了,和陈莹这么一交谈,他心里好像真的好了很多,起码没有刚才那么愤怒和无奈,凌晓峰就说道:“和你一说,我心里舒服多了,你还真能替我分忧解难呀,有空我请你喝茶,怎么样?”

陈莹在电话里笑了笑,说道:“好呀,等你忙完了这个事情,心情好了,再找我喝茶吧。”

“没问题,就这样说了。”

“好,你还是先去写那份投诉信吧,写的越详细越好,忙完了再聊吧。”

“那好,拜拜。”

“拜拜。”

凌晓峰说完就挂了电话,一挂电话,他就赶紧张罗着写投诉信的事情了,保洁部没有电脑,他就上楼去原来的工作室,那里有电脑,自己的座位还空着,没有正式任命之前,凌晓峰的职位还保留在那里。

凌晓峰一上去,就打开电脑,进入了飞星公司页面,还真找到了投诉信箱,他二话没说,就开始写那份意义非常的投诉信。

这期间黄小妙过来一次,问他是什么情况,凌晓峰就摆摆手,叫她不要打扰自己,他正有大事要做,回家了再跟她讲,黄小妙也就没打扰他,狐疑的回去了。

一个上午的劳神,凌晓峰终于写好了投诉信,还特地的再反复看了几遍,将一些描述不是很好的地方改善了一下,这才点击投递,将投诉信寄往了公司的信箱。

接下来他就只有静心的等待结果了,他又回到保洁部,也没对周阿姨说出实情,反正那个保洁员还没回来,自己还有时间,就先等待吧。

就在他等待的这一天,也并不是太平的日子,周阿姨又跟他说起后勤部几个干部横加刁难的问题,什么餐厅卫生没搞好,什么工作时间找不到保洁员,反正都是冲保洁部来了,凌晓峰就有些奇怪了怎么会一下子冒出来这么多麻烦事。

他就把周阿姨叫到身边,问她:“以前保洁部经常出现这样的问题吗?”

周阿姨忙摇摇头说道:“以前很少有这样的问题发生,即使有,也会是个别的现象,不像这两天,一天下来就有好几回的投诉,这里面好像有点地方不对劲,就像有人在中间捣乱一样。”

凌晓峰也惊道:“你也认为有人捣乱吗?”

周阿姨一口咬定的说道:“我看就是有人捣乱,想找保洁部的麻烦,以前出现问题他们也就叫嚷两句就算了,可是这两天,只要出现问题,他们就直接投诉到领导那里,不像是只想出出气的样子。

凌晓峰听周阿姨也会这么想,心里就明白了,这一定是母夜叉在里面搞的鬼,她让人去给自己找麻烦,而且投诉的都是后勤部,这不是在窝里斗吗?傻子才会这样做,只有一个可能,这不是针对保洁部,而是针对他一个人。

凌晓峰忽然想起那件偷盗事件,不会也是母夜叉一手策划的吧,她以前可有这样的先例,给他下药都能做的出来,这点事情还能难住她,要真是她干的,那个仓管就是受人指使了,可是仓管按道理讲应该还到不了陈芊的眼里,这中间还会有一个人牵线搭桥,想到这,凌晓峰马上就想起一个人,后勤部的张林,他可是那个仓管的直接上司,他指使仓管,就没有什么疑问了。

凌晓峰越想越觉得这件偷盗事件中间有问题,只是他找不到证据,所有参与其中的人都是后勤部员工,谁还敢得罪那个张林,凌晓峰打发走了周阿姨,自己又回到办公室左思右想,心里更是肯定了这个事件就是一个阴谋。

这下凌晓峰心里更来气了,想不到因为自己的原因让保洁部也受到责难,还连累了一位保洁员,他对陈芊更是咬牙切齿,想找她算账,可也知道没用,出出气倒是小事,搞不好会让保洁部的问题更严重,母夜叉可是做的出来的。

他想要不自己就这样算了,不参加什么竞选了,自己又不是非要当什么后勤部长,可一想自己对母夜叉说过一定会竞选的,这样做不让母夜叉更得意了,凌晓峰可不想看到母夜叉那得意洋洋的样子,比打他一顿都难受。

这一天凌晓峰上班的心情又是极度差劲,呆在办公室香烟都抽了半包,幸好保洁部现在是他老大,没人会管他的日常细节,他就把双腿跨到办公桌上,点燃一根香烟,坐在椅子上一遍又一遍的想着这前前后后的事情。

一天的时间就这么度过去了,凌晓峰的脑子也是极度的混乱,下班的时间都忘了,还是周阿姨提醒他,他才知道该下班了,这才急急忙忙的下班回家。

回家后,凌晓峰又和黄小妙说起了这个事情,黄小妙也是赞同他的想法,只不过也因为找不到证据,而让凌晓峰不要轻举妄动,毕竟他也就是个打工的,干嘛去得罪那么多人,以后在公司里也不好混了。

和黄小妙商量也没有结果,凌晓峰又是有些无奈的度过了一晚,要不是黄小妙主动的勾引他,想让他心情好点,凌晓峰就连那每天晚上都要上班的事情都给忘了,经过了一番苦战,凌晓峰才疲惫的睡着了。

第二天,凌晓峰一上班就是冲到自己原来的办公桌前,他要看看信箱里对他的事情又没有回复,他有些胆战心惊的打开信箱,果然在他的投诉信下面有一个留言,上面写道:

凌晓峰先生,你的投诉公司已经收到,今天上午就会责令相关部门彻查此事,如果属实,将严惩相关人员,绝不姑息,谢谢你的来信。

飞星公司总经办

凌晓峰看到这份回复,心里一喜,没想到还真像陈莹说的那样,有希望就不要放弃,凌晓峰现在真是佩服陈莹了,她指的这个方向还真走对了,现在就看上面的处理结果了,希望是个好消息。

凌晓峰暂时松了一口气,看回复上的语气,很显然不像是搪塞之词,这个事情要真的查下来,陈芊的处理结果肯定站不住脚,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证据,能够证明是保洁员偷窃,只凭这一点,陈芊就败了。

现在凌晓峰担心的是上面会不会顾及到陈芊的身份,而做出不合理的处理,听黄小妙说陈芊可是公司的大股东,有管理权,要真顾及这点的话,胜败还很难断定了。

凌晓峰有喜有忧的回到保洁部,就等着上面的处理结果了,他本以为要等上几天才会有最终的结论,可是等到了下午,凌晓峰就被叫到人事部去了。凌晓峰知道这个事情终于是要了结了。

一到陈芊的办公室,凌晓峰就看到陈芊脸色铁青,很是难看,都有点花容失色的模样,他一见这个情形,心里就乐了,一定是公司的最终结果向着他这一方了,这才让母夜叉这么生气。

果然他一进来,陈芊就朝他耐人寻味的冷笑着,再次把凌晓峰好好的打量了一番,这才说道:“不错嘛。没想到你还深藏不露,和总经办的人都有联系,我真是小看你了,想不到你还真是个人才呀,这段时间在我手下做事还真是屈才了。”

凌晓峰听到陈芊这番挖苦,心里更是喜出望外了,他现在就能肯定他赢了,母夜叉的处理结果被总经办给推翻了,他也不在乎陈芊的这番挖苦了,就笑道:“我听不懂陈总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和我装聋作哑是不是,你不要得意,这个事情没完,你以为你背后有靠山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迟早我会把你的靠山给挖出来,到时候我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样的神通,能把我的话也不当一回事,飞星公司里,还没有人不敢把我放在眼里的,今天的事情我记下了,到时候一起找你算清楚这笔账。”

陈芊的恐吓让凌晓峰既好笑又无奈,他哪里有什么靠山,是你自己瞎想想出来一个莫须有的人,自己吓自己罢了,我就看你能找得到这个人不,我也很想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存在,干嘛这么关心我呢。

凌晓峰还是装傻到:“陈总,你今天叫我来不是就为了训我一顿吧,要是这样,现在你也训完了,我也可以走了吧。”

陈芊看凌晓峰那嚣张的气势,根本把她的话当耳旁风,心里大怒,就失去了总监的风度,大骂道:“色狼,你敢在我面前嚣张,迟早我要扒了你的皮。”

凌晓峰没想到陈芊一下子就失控了,像个失控的母狼一样,那眼神就想把自己整个儿吞了下去,他知道陈芊已经是气急败坏了,本来她的阴谋没得逞,心里就气,加上自己在她面前了儿郎当的样子,她不爆发才怪,凌晓峰赶紧见好就收,要真把这个母夜叉惹急了,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凌晓峰就赶紧说道:“陈总,我可没有那个意思,我是想问问你找我来还有没有其它的事情。有话好好说嘛。”

“谁跟你有话好说的,你记得我说过的话就行了,现在你就拿着这份文件从我眼前消失,马上就消失。不要让我看到你那色狼的模样。”

陈芊说完就拿起一份文件往凌晓峰的身上一甩,凌晓峰赶紧抓住文件,也没心思看了,自己还是早点离开这个母夜叉的好,他赶紧走出办公室,当然又是看到外面那各种稀奇古怪的眼光,凌晓峰也不管他们想什么,直接就下楼回到保洁部,看看这份文件是说了些什么,让母夜叉这样的气急败坏。

凌晓峰边走就边看了,那内容还真让他是心花怒放,上面不仅是说事情调查清楚,保洁员解除了偷盗嫌疑,可以继续上班之外,还特地提到自己,关于他的文字占了整个文件的一大半,说他是维护了公司的规章制度,挽回了公司在员工心中的形象,会将此次的表现作为竞选的参考依据,还希望他能再接再厉,做出更大的成绩,另外,上面还写道:从今天起,他具体的实习工作由原来的保洁部,升级到整个的后勤部门,任何后勤部门的工作他都有权过问,并强调,后勤部任何人员,上至后勤部部长,下至后勤部员工,都要一律配合好他的工作,不得从中作梗,滋扰起事,一旦查处,严惩不贷。

这样一份文件比凌晓峰事先想象的要好上百倍,凌晓峰一连叫了好几声“不是吧”,自己都不相信这是真的,他又再一次仔仔细细的看完了整个的内容,这才确信这是真的,难怪母夜叉会这么的生气,敢情是把他捧上了天了,这个公司总经办就像是他家开的,要不然怎么会对他这么好,搞得凌晓峰都有些心虚了。

他心想我有什么才能让公司高层这么看得起,搞得像培养飞星公司的接班人一样,他有这样的本事吗?凌晓峰喜出望外的同时也连连摇头,这个看起来都不像是真的,自己是给哪路神仙烧高香了,能得到这样的垂青。

他想不明白也没心思想了,反正都是好事,还是先把手里的先处理好再说,他一回到保洁部,就把周阿姨叫来,让她把那个保洁员叫回来上班,周阿姨也是不信,一个劲的问这是不是真的,凌晓峰很高兴的告诉她事情已经解决了,她可以回来上班了,周阿姨激动的都老泪纵横了,连连谢谢凌晓峰,都想给他作揖了,凌晓峰赶忙朝她摆手,让她不要激动,还是先去办事情,周阿姨就高高兴兴的去给当事人打电话了。

不一会几乎所有上班的保洁部人员都来到了保洁部办公室,一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的样子,都要好好的谢谢凌晓峰,谢谢他为保洁部出了口气,以后再不会有人敢对她们指手画脚了,一个个都激动的说成一团,凌晓峰都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什么,但是看到这些阿姨们这么的高兴,凌晓峰心里也是很开心,自己总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为属下谋得了本就属于她们的权利和尊严。

只不过当凌晓峰说到自己马上就要离开保洁部了,这些阿姨显然都有些难过,这也难怪她们,她们以前从来没有遇到过像凌晓峰这样为她们出头的好领导,当然是不希望他这么早就走。

凌晓峰就安慰她们道:他离开保洁部也只是个职务的调动,他还是在后勤部任职的,而且权利更大,以后对保洁部更能够照顾的周全,这些阿姨听凌晓峰这么一说,又都开心起来,都说些祝福他高升的话语,凌晓峰也连连点头答谢,整个的场面搞得像是隆重的送别,凌晓峰是又高兴又无奈,自己这也太会得瑟了吧。

阿姨们高高兴兴的散去不久,后勤部的张林就来了,凌晓峰一看他来,就知道是要给他换工作岗位了,这回张林的表情就更是殷勤了,简直就像他养的一条哈巴狗,张林一进来就满脸堆笑的献媚道:“恭喜凌先生了,现在你就是后勤部的实习部长了,我这就请凌部长到我们后勤部办公室工作,办公室我已经给你都安排好了,就等你大驾光临。”

凌晓峰听了张林这些肉麻话身体都要冷的得瑟了,昨天他还是一脸的瞧不起自己,帮助陈芊暗地里给自己下套,这就过了一天,马上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对自己这么的热情,这还算不上是热情,是奉迎拍马,都把他说成是实习后勤部长了,凌晓峰心里都在笑,这个家伙真不是个什么好鸟,以后还得防着他些。

凌晓峰就摆摆手很是认真的说道:“张部长不要乱说,我哪是什么部长,以后不要这样叫我了,让别人听到影响不好,你还是叫我凌先生的好,或者干脆就叫我凌晓峰,我听的舒服。”

张林却连忙摇头说道:“凌部长可不能这么说,在下受不起,现在凌部长可是这次竞选的最佳人选,除了凌部长能接受这样的称呼之外,还有谁能接受得了这样的称呼,凌部长就不要谦虚了。”

凌晓峰一想这家伙一定是看到了那份总经办的文件,所以才会对自己这么孝顺的,这家伙还真能见风使舵,一看苗头不对,赶紧就调转了方向,生怕得罪了这个未来的后勤部长。也难怪,凌晓峰自己看了那份文件都不相信是真的,何况是张林,上面的内容完全是把他当做准后勤部长一样的看待,张林还不给吓坏了。

不过张林这么明显的拍马,凌晓峰觉得可不是好事,他现在还不是真正的后勤部长,哪能让他这么称呼自己,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要让母夜叉抓住把柄,说自己得意忘形,给自己安一个目空一切的罪名。

凌晓峰又摆摆手,装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我说了,叫你不要这么乱叫,你是想让别人以为我在显摆吗?你要是再这样乱叫的话,我可不给你面子了。”

张林一看凌晓峰动怒了,知道自己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赶紧就改口说道:“凌先生你不要生气,我这也是为了恭喜凌先生的,以后我绝不再这样叫了,等凌先生真正的坐到了部长的位置,在下再叫你凌部长。”

凌晓峰冷笑道:“那就随你的便了,你还是先把我带到后勤部办公室再说吧。”

张林得令,赶紧就很是孝敬的请凌晓峰到楼上的后勤部办公室去,后勤部办公室和凌晓峰原来的工作地是一个楼层,只不过是不同的区域,凌晓峰来到一个房门前,在门上看到写有后勤部办公室几个字,知道这就是自己工作的地方了,张林勤快的打开门,让利晓峰走进了办公室内。

一进去,凌晓峰就感觉大不一样了,这里比那个保洁部的办公室可要强多了,简直就不能相提并论,整洁的环境,完好的工作设施,崭新的大办公桌,估计坐上十几个人都没有问题,办公桌上是一应俱全,电脑也是名牌液晶显示屏,比他原先的那台破电脑不知道强多少倍了,电话都有好几部,凌晓峰都不知道要这么多电话干嘛,其它一些办公用具也都是完备齐全,让凌晓峰最爽的是那张真皮老板椅,咋一看和母夜叉办公室的老板椅就是一个模样,黑色真皮,宽大的座位,坐上去一定是舒服极了。

凌晓峰二话没事就往老板椅上一坐,将身体舒舒服服的躺在上面,还不停的摇摇晃晃,心里那个舒坦呀,凌晓峰才知道这做领导的感觉就是不错呀,怪不得人人都想成为领导,这么大的办公室,就看他怎么呼风唤雨,能不让人羡慕吗?

凌晓峰忽然想起自己其他的部长竞选人,这次竞选,还有好几位候选人,怎么就单单看到自己在部长办公室,其他人上哪去了,他就问张林:“我问你,公司的部长候选人不是还有几位吗?他们怎么不在办公室,他们现在在哪里?”

张林马上就一脸媚笑道;“其他几位都在各个分管部门实习,所以不在这里。”

凌晓峰就奇怪了他们不在这里,自己怎么就能在这里呢,不都是候选人吗?为什么自己就能受到这样的待遇,他忙问道:“那你怎么把我带到这里来了?我不也是实习吗?怎么就没有安排到下面的部门工作呢。”

凌晓峰刚说完,张林就更是孝敬的说道:“凌先生你可和他们不同,他们也就是摆摆样子,怎么能和凌先生你相比。”

“怎么就不能和我相比了,难道我比他们特殊?你快说清楚。”

“凌先生你就不要谦虚了,这里也没有外人,属下就实话实说了,想必凌先生也看到了那份总经办的文件,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后勤部一切工作凌先生都有权过问,任何人员都要配合凌先生的工作,一旦阻挠,严惩不贷,这不是把凌先生当做未来的后勤部长培养还是什么,属下就是再愚昧也能看的懂这里面的意思,凌先生你这么聪明还能看不出来。”

凌晓峰还真没看出来这里面的道道,经过张林这么一分析,他还真有些觉得她的话有道理,虽然上面没有写明,但是那语气和内容,都只有一个中心,就是凌晓峰在后勤部可以行使最大的权利,任何人都不能干涉。

凌晓峰还是不能完全苟同,因为他可没有张林想的那么复杂,张林的心里早就是把所有的细节都想的清清楚楚了,第一凌晓峰能把陈芊的决议给推翻了,这就足以能震惊张林的大脑,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到的事情,就是其他几位候选人,谁能有这么大的能量,要知道陈芊在公司那是可以说是只手遮天,其他的候选者拍马屁都来不及,哪还敢像凌晓峰这样嚣张,除了他身后有强大的背景之外,还有什么理由能说的过去。

再加上后来的那份总经办文件,就更坚定了张林的推断,上面可是写的明白,凌晓峰就是准部长,哪个来实习的候选人能得到这样大的权力,就是他也要惟命是从,稍有不慎就会被严惩,这不是在清楚的说明一个问题,凌晓峰身后的人不是一般的人物,她简直能掌控全局,甚至比陈芊都要强大,张林想不怕也不行。

现在张林也顾不得陈芊,很明显陈芊在这场较量中败了,张林当然是要站在胜利者一边,否则他连自己得罪了哪路神仙都不知道,也许就转铺盖回家了,只要是拍好凌晓峰的马屁,他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凌晓峰想了想,自己管那么多干嘛,反正自己现在是舒坦了,总比在下面受气的好,还是先享受享受这后勤部长的滋味再说,说不定等过了一个月之后,自己想逍遥都逍遥不起来了。

凌晓峰就说道:“你也不要说得那么离谱了,我就是一个实习的,你就把手头的工作跟我说说,让我先熟悉一下后勤部的具体事务。”

张林赶紧就把后勤部各个分管部门都向凌晓峰介绍了一番,各个部门分管的工作区域也向凌晓峰详细的说了一遍,这一说,张林都说了有一个上午,凌晓峰这才知道后勤部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分管的有保卫,餐厅,公司物资保障,保洁,甚至是楼下的停车场也有自己专门的后勤部人员和大楼保安部一同管辖,凌晓峰听了这些复杂的工作,脑袋都有些吃不消了,他哪能一下子装得下这么多的事情。

还好他还有大把的时间适应这里的工作,他也不急,大概的搞清楚了后勤部长的工作内容,就像模像样的坐在了部长位置上看着张林送来的一大堆文件,看不懂的就先扔到一边去,有兴趣的就慢慢的瞧瞧。

这个时候,办公室又走进了一个人,凌晓峰抬头一看,还真是眼前一亮,让他刚刚还有些头昏眼花的脑袋一下子精神起来。

来的是一个少妇,说的清楚一点就是一个美艳的少妇,大概在三十岁左右,身材丰满,但却一点也没有让人感觉胖的味道,是那种养眼的丰满,身材也有一米七左右,脸蛋圆润,和她的身材一样给人一种舒服的美感,五官端正,虽说算不上是极致美女,但是也能说是美艳少妇,能让你感觉想亲近的美艳少妇。

那少妇一进来,一边的张林就马上换做一副领导的面孔,有些凶恶的说道:“小铃,你刚才上哪去了,我不是交代你让你在这里等……”张林想说后勤部长,可是想到凌晓峰刚才的话就改口道:“我不是叫你在这里等凌先生吗?怎么不见人影。”

那位叫小铃的美妇一听张林那凶恶的样子,表情马上就是很紧张,好像很害怕张林,她惶恐的说道:“张部长,我刚刚去了一趟洗手间,所以就没等到凌先生。”

“就你事情多,我先跟你说一件事,以后在凌先生的面前不要叫我张部长知道吗?你就叫我……张主管吧。”

美妇马上就点头答道:“好的,我知道了,张主管。”

张林这才点点头,又赶紧装出一副媚骨对凌晓峰赔笑道:“凌先生,这位是后勤部办公室的助理王晓玲,以后她就在你的手下工作了,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叫她去做。”

听张林这么一介绍,凌晓峰明白了这位美妇就是后勤部长的助理,想不到自己现在还有一个助理了,凌晓峰心里高兴,还是这样美艳的少妇,他就更开心了,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有这么一个美妇天天陪在他身边,他还有什么好累的。

这时候张林又对王晓玲说道:“你还不来见过凌先生,以后他有什么吩咐你赶紧就去做,不要偷懒知道吗?”

凌晓峰见张林对王晓玲这么的嚣张,心里就不舒服,马上说道:“张林,你不要对下属这样的态度,你这样人家还怎么好安心的工作。”

张林本来是想拍凌晓峰的马屁,没想到倒是让凌晓峰不高兴了,他心里也不是个滋味,暗讨;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但是嘴上却还是笑嘻嘻的说道:“凌先生说的是,以后我这个态度会改正的。”

王晓玲听凌晓峰在为自己说话,心里也就对凌晓峰有了些好感,上前对凌晓峰弯腰施礼道:“我叫王晓玲,是凌总的工作助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凌晓峰又好好看了看王晓玲,越看心里越是有些喜欢,这个王晓玲长的就是个讨人喜欢的样子,喜气的模样,养眼的身材,那一颦一笑让凌晓峰想起那懒洋洋的猫咪来,让人很舒服的感觉。

凌晓峰就说道:“晓玲是吧,以后我的工作还要你多多帮忙呀。”

王晓玲一看这新来的上司一点架子都没有,和她以前的上司很不一样,心情就放松多了,对凌晓峰也又添了一些好感,不过她也知道有些人是从表面看不出来的,心里还是防范着,就赶紧说道:“凌总你太客气了,以后你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一定会尽力去做好的。”

“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个张林呀,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你还是去忙你的吧,我要是有什么事情找晓玲就好啦。”凌晓峰对张林说道。

张林一看凌晓峰这么快就催他走了,心里很是不爽,心想你也不是个好东西呀,看到美女就眼馋了,巴不得我早点走。我以前可就是在这里办公的,你叫我走,我上哪去呀。

可是张林却不敢这样说,他现在在这里还真有点多余,干嘛去得罪这位贵人,还是去找个什么地方好好的呆在那里,省得别人看了心烦。

张林就说道:“那凌先生你先忙,有什么需要的就叫晓玲叫我一声,晓玲,你也要好好的配合凌先生的工作知道吗?”

凌晓峰又朝他挥挥手说道:“这个就不用你说了,你还是去忙你的吧。”

王晓玲一看张林被凌晓峰说的一声不吭,心里很是高兴,以前她可经常受到这个张部长的训斥,稍有不好就是一顿训,现在总算是有个人能制制这个张林了,她也很开心。

张林见凌晓峰在催自己,也只好按下这口气,乖乖的出去了,张林一出去,凌晓峰就对王晓玲说道:“晓玲,你先去把办公室的门关上,我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你。”

王晓玲马上就去关好门了,关好门之后,她就听话的走到凌晓峰的面前,很是乖巧的问道;“凌总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凌晓峰就拿起一份文件,向王晓玲细细问起了后勤部的一些具体工作,王晓玲也是一一作了回答,凌晓峰本来是想和王晓玲多说说话,让两个人的关系亲近一点,可是一听王晓玲对工作是相当的了解,事无巨细一一都能说的明白,他就有点佩服起来王晓玲了,想不到她人长得顺眼,工作上也是不赖呀。

凌晓峰就放下文件,对王晓玲笑道:“晓玲,你也不要站在这里了,搬个椅子过来坐坐,我们聊会天。”

王晓玲忙说:“不用了凌总,我站着也是一样的,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凌晓峰摇摇头说道:“你不要这么拘束嘛,我们虽然职务上是不同,但是也是工作上的朋友,不用这么拘束的,去哦叫你坐你就坐,要不我去给你搬个椅子过来。”

王晓玲听凌晓峰这么说,知道他这不是客气,她还能让凌晓峰给她搬椅子去了,王晓玲自己也就在旁边搬个椅子坐在了离凌晓峰一米多远的位置。

凌晓峰一看王晓玲坐的离自己还蛮远的,知道她还是有些提防自己,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也就没说什么,就对王晓玲说道:“晓玲你来飞星公司工作有多久了?”

王晓玲回答道:“我来公司已经有快三年了。”

凌晓峰也没有想到王晓玲在公司里工作这么久,他来飞星公司也就半年时间,比起她来说还只是个新员工,可现在两个人的身份完全不同了,凌晓峰也是心里无奈的笑笑。

凌晓峰说道:“你来公司这么久了,怪不得我看你工作上都很顺手,还是一名老员工,那你一直是在后勤部工作吗?”

王晓玲答道:“我来飞星公司一开始就是在后勤部办公室工作,一直没有换过职务。”

“是吗?那你对后勤部是非常了解了,以后我还真要向你好好的请教请教了,我这刚来什么也不知道,你可要多多的帮帮我。”

王晓玲一看凌晓峰这么客气,就有些受不了,这在以前那位部长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她赶忙说道:“凌总你太客气了,晓玲都不好意思了,是我要让凌总以后多多的照顾,凌总千万不要这么说,我受不起。”

“呵呵……”凌晓峰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说道:“我说了不用太拘谨嘛,以后我们就是朋友,有什么话都可以当面说,我绝不会怪你的。”

王晓玲看凌晓峰是真的没有架子,心里一喜,暗讨以后自己工作肯定要舒服多了,起码不会再受到领导的责骂,她这三年来可是受了不少气,现在好像要苦尽甘来了,来了这样一位好说话的领导,总算是熬出头了。

凌晓峰边和王晓玲聊天,也边好好的打量了一番这位美妇,他最上心的就是王晓玲那一对丰ru,虽然是工作装紧紧的掩盖,但是还是能看出它的强大,正可以和顾菲菲那妖精一较高低。

凌晓峰对女人最喜欢的就是这里,这大概是凌晓峰的癖好吧,对豪乳是情有独钟,顾菲菲不在他身边,凌晓峰还真有点失落,虽然黄小妙也是称得上丰满,但是和顾菲菲比起来还差点,特别是那胸部,是凌晓峰的一个小小的遗憾。

现在身边突然来了这样一位豪乳美妇,还是那种很是喜气圆润的美妇,凌晓峰心里当然开心,虽比不上顾菲菲那样的极致妖娆,但是那种暖心的气质让凌晓峰也是如临春风,心情大好。

凌晓峰又问了一些工作上的问题,王晓玲都一一做了解释,凌晓峰很满意她的工作能力,能在后勤部办公室工作的人都有两下子,有这样的得力助手凌晓峰就不愁自己的工作出现什么问题了。

王晓玲还很是殷勤的去给凌晓峰倒了杯咖啡,当王晓玲把咖啡递给凌晓峰的时候,他们之间的距离也就那么一点,那波涛汹涌就在凌晓峰的眼前,凌晓峰也只有偷偷的瞄了一眼就装作若无其事的接过咖啡,他是不想自己的样子吓到这个美妇了,毕竟他们才刚刚认识,搞得那么色迷迷的样子人家会怎么看自己。

只不过这接下来的时间,凌晓峰就以问工作为由让那对波涛汹涌一直都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晃荡,他也就时而趁王晓玲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瞄上几眼,先养养眼再说,以后该干嘛以后再慢慢想办法。

美妇陪在身边,凌晓峰这个工作就不感到什么累了,相反还是越来越有劲头,这比他以前的工作可要强多了,有美女伺候,香风袭来,波霸就在眼前,工作的事情都成了次要的事情,享受这一份舒服的时光才是要紧。

新的一天,新的环境,凌晓峰除了去一下卫生间之外都呆在了后勤部办公室,有事没事就把王晓玲叫到身边,问一些具体的工作,王晓玲也是很配合,大概是想好好的拍拍新来的领导马屁,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就这样时间忽然就变得飞快,凌晓峰以前一直都是在等着下班,今天到了下班的时候他都一点感觉都没有,要不是王晓玲提醒他,他都不知道该回家了。

就在他乐不思蜀的时候,人事部办公室里却是另一番景象,张林被陈芊叫去臭骂了一顿,陈芊问他为什么将凌晓峰这样优待,让他坐到了后勤部长的位置,张林只能挨训,等陈芊骂完,他才敢吞吞吐吐的说道:“陈总,我这也是依据总经办的指示做的,要不你让我把他安排到哪里去,文件上都说了,要后勤部一切人员配合他的工作,我这个副部长不也在里面吗?怪只能怪那份总经办的文件,要不陈总你再往上反映反映,把他给弄下来。”

陈芊却冷笑道:“我看不是因为那份文件的原因吧,我看你就是怕自己的乌纱帽给不保吧,你是不是也怀疑了凌晓峰在上面有人,所以不敢得罪他,把他当老子一样的供着,我告诉你,我要想撤你的职,就是一句话的事情,你就不怕得罪我?”

张林现在是两头都不讨好,他两头都不敢得罪,最后却都得罪了,心里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陈芊这个母老虎他得罪不起,凌晓峰是他未来的上司他也得罪不起,何况凌晓峰背后还有一个隐藏的高人,看起来比陈芊都要强大,你叫他怎么办,夹在这两个人中间日子难过呀。

张林只好说道:“陈总你不要生气,我绝没有那个意思,我只会是效忠于你,你叫我往东我绝不敢往西,这个事情是我欠考虑,没有事先跟你汇报,当时我也是想按照总经办的意思做,你知道我们这样做下属的第一条就是服从,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还请陈总一定要体谅。”

“好了,不要和我说这样好听的话,既然你都让他进去了,就让他高兴几天,不过我可要告诉你,这个凌晓峰是我的对头,你要是敢对他拍马屁的话,我饶不了你。”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陈总你放心,我绝不会对凌晓峰有什么想法的,只会听你的吩咐。”张林马上就笑脸说道。

“我告诉你,这些天你把凌晓峰看紧了,他一有什么不轨的行为马上就告诉我。”陈芊命令道。

张林就没听明白了,这什么叫不轨的行为,他就问道:“陈总,你的意思我没有听明白,还请陈总说的仔细一些,我好具体去做。”

陈芊骂道:“你这个笨蛋,这个话都听不懂,真是个猪脑子,我是说他要是有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比如是工作上有什么问题,作风上有什么不得体,上下级关系上处理的不当,你都要一一向我汇报,知道吗?”

张林这才明白了陈钱的意思,这是要他做内鬼呀,让他去抓凌晓峰工作生活上的把柄,然后给她汇报,她再想法子整凌晓峰,张林心里也佩服起眼前这个母老虎了,她要真对一个人狠起来,什么法子都想的出来呀,自己以后的日子可就是如履薄冰了。张林心里苦笑,他这个副部长现在连一个小职员都不如了,被呼来喝去,稍有不慎就会引火烧身一个字,苦呀。

张林也只好说道:“陈总,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一定会牢牢的盯著凌晓峰,他一有什么动静都会向你汇报的。”

陈芊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我还要提醒你一句,你要知道现在你的上司是谁,谁能决定你的生死,不要到时候搞不清楚状况,走错了方向,别怪我不留情面。”

陈芊这话说到张林的心里去了,张林心里叹道:眼前这个女人一眼就看破了自己的这点鬼心思,自己想糊弄她都别想了,搞不好就是乌纱帽丢了,回家抱孩子去了。

张林连连点头说是,陈芊就打发他走了,张林一走,陈芊又是骂了一堆的蠢货,当然是骂张林的,竟然敢没有经过她的允许就把凌晓峰接到了后勤部办公室上班,骂了一阵,陈芊就坐到座位上好好的想着该怎么办,怎么能把凌晓峰从竞选名单中拉下来。

这个问题现在越来越复杂,把她想的要难得多,关键的地方就是这个凌晓峰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一个强硬的后台,连她都不知道对方是谁,她又把助理叫过来,吩咐她把凌晓峰进公司的所有资料都送到她面前,她要好好的分析分析这个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来头,是不是真的在隐姓埋名。

助理很快就把资料都送到她面前,凌晓峰所有的资料加起来也就两页纸,比陈芊想的要简单到哪去了,两页纸没有任何特殊的内容,除了他的身份,毕业学校,工作经历,其余的就是一片空白,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有什么蹊跷。真是让陈芊无可奈何。

陈芊又不甘心的把凌晓峰的名字和毕业院校输入电脑,她要查核一下凌晓峰的身份是否属实,按她的推断,他要真的和公司的哪位大佬有什么关系,他就绝不会在一个三流的大学里混日子,她一查,信息还真一点也不错,真有凌晓峰这个人,相片也对比一致,这就让陈芊无话可说了。

除了查验凌晓峰学校经历,陈芊还仔细查看了凌晓峰的户口所在地,他竟然是一个外省小城镇的户口,连一个小城市都不是,这就让陈芊更疑惑不解了,公司里哪位大佬有这样的穷亲戚吗?还离得那么远,说不过去呀,陈芊脑子里越来越糊涂,最后一生气,把凌晓峰的资料撕了个粉碎,扔进了垃圾桶。

查不出来就只有暗地里观察了,迟早凌晓峰会露出马脚,陈芊有这个把握,能在她眼皮底下藏匿身份的人还没出生呢,自己还要好好的敲敲张林这个笨蛋的脑袋,让他惊醒一点,早点让凌晓峰原形毕露。

这一天就这么一方欢喜一方愁的过去了,凌晓峰享受完美妇的殷勤服务,也高兴的回家,到家自然又是和黄小妙开开心心的庆祝了一番,比真当上了部长还要得意,夜里更是和黄小妙大战三百回合,直到筋疲力尽才消停。

第二天,凌晓峰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到了后勤部办公室内,王晓玲还是像昨天一样殷勤的伺候着,什么手底下伺候的小事就没停过,凌晓峰笑眯眯的都笑纳了,就在他得意洋洋的打开电脑,看着飞星公司内部信息的时候,有一个网页却吸引了他的眼球,那是飞星公司管理层名单。

让凌晓峰特别引起兴趣的不是因为他想看看飞星公司那些老总的信息,而是因为他心里一直都有一个疑惑,自己一直被陈芊和张林他们怀疑和哪位公司高层有什么关系,他就想仔细的看看这些公司高层是些什么人物,是不是真的和自己有什么意想不到的联系。

这份公司高层管理者名单,是公司的机密文件,以前他是根本没办法看到的,现在不同了他用的是后勤部长的电脑,这些信息当然可以看得到,他就随手点击开了网页内容,一个飞星公司高层管理者框架图就呈现在他的面前。

凌晓峰第一眼就是从框架图的金字塔顶端看起,董事长是一个叫陈嘉庚的人,下面还配有他的照片,看样子有五十多岁了,不过样子还是很精神,一副领导面孔,这个人凌晓峰没什么兴趣,他也不认识,就连来公司这么久他也没见过一次,怎么会和他有什么联系呢?

凌晓峰又接着往下看,顿时他就傻眼了,眼前一个人的名字怎么这么熟悉,他再仔细看了一眼,真是这个名字,凌晓峰嘴里不禁都叫出她来了:“陈莹。”

这怎么可能,凌晓峰又看了一下这个叫陈莹的职位,上面竟然写的是飞星公司总经理,这绝不会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陈莹,怎么可能,一定是同名同姓的人。

可是接下来当他看到这个叫陈莹的总经理的照片的时候,他就晕菜了,那一副女神般优雅大方的面容不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陈莹吗?凌晓峰眼睛都花了,赶紧用手使劲的搓搓眼睛,再仔细的看下去,这个照片上的人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陈莹还是谁,就连她那动人的微笑都是一模一样,不是她还是谁。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一定是长的一模一样的又是同名同姓的人,自己认识的那个陈莹绝不会是飞星公司的总经理,可是他的理智又马上打消了这样的想法,有这么巧的事情吗?两人不仅同名同姓,还是一个模样,就是三岁小孩也能分析出来,她们就是同一个人。

凌晓峰一下子就瘫倒在老板椅上,嘴里不停的说道:“不可能,不可能……”脑子里在翻江倒海,陈莹的样子一次又一次的在他脑子里浮现,她是飞星公司的老总,呵呵,这不是在做梦吧,不是自己在吓唬自己吧。

凌晓峰这样的突然异常也把一边的王晓玲有些吓到了,她搞不明白凌晓峰怎么会突然这个样子,一脸的惊讶,就像是遇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她还听到他提到一个陈莹的名字。

王晓玲一听凌晓峰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有些明白了,她对这个名字可不陌生,王晓玲来飞星公司已经快三年了,还一直都在后勤部办公室工作,自然是知道飞星公司一些机密信息,她知道飞星公司的总经理就是叫陈莹,她还见过她几次,自然对她映像深刻,现在凌晓峰忽然提到陈莹这个名字,她就猜到凌晓峰一定是看到了总经理的信息才这样叫的。

可是让她奇怪的是凌晓峰为什么见到陈莹这个名字会这样一脸的惊讶,就像是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难道他连陈莹是谁都不知道吗?王晓玲到现在为止也不知道凌晓峰以前是干嘛的,还以为是什么高级干部,她就纳闷了,凌晓峰怎么突然就叫出总经理的名字?

王晓玲也是一脸的疑惑,就问道:“凌总你怎么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凌晓峰一听王晓玲的话,这才从乱作一团的头绪中醒过来,他想王晓玲不是在飞星公司工作了多年吗?她一定就知道这个陈莹,自己干嘛不问问她。

凌晓峰就赶紧给王晓玲招招手,说道:“晓玲,你过来一下,我有事要问你。”

王晓玲就从自己的位置上赶忙来到了凌晓峰的身边,凌晓峰也没有心思和她说废话,就直接指着电脑里的相片问道:“晓玲,你认识这个人吗?”

王晓玲一看凌晓峰手里指的正是飞星公司的总经理陈莹,就说道:“她我当然认识,她就是我们飞星公司的总经理呀。”

“那她真的叫陈莹,你见过她吗?照片上的真的是她的相片,不会是和真人不一样吧?”凌晓峰现在就是想推翻这个不可思议的发现,有一点的漏洞都不放过。

王晓玲听凌晓峰这么一问,倒是笑了,她没想到凌晓峰会问出这么好笑的问题,这还能有假吗?陈莹自己都见过好几次了,和相片上是一模一样。

王晓玲就笑道:“她是叫陈莹呀,她是我们公司的老总,我怎么会搞错,何况我都见过她几次,就是相片上的样子,只不过好像比相片上还要漂亮。”

凌晓峰听王晓玲这么一说,是真的相信了陈莹真的是公司的老总,还是个总经理,就是在董事长的下面,但是他脑子里忽然又冒出来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这也是怪他一心想找出漏洞证明这不是真的,才会想到这样荒唐的理由。

凌晓峰就问道:“你知道这个陈总她有没有什么妹妹呀,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最好是双胞胎那种,也许她真的有个双胞胎妹妹或者是姐姐呢。”

凌晓峰的这一番话当时就把王晓玲给逗得想大笑起来,可是她又不敢真的在凌晓峰面前这么放肆,只好忍住笑,说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过陈总还有一个妹妹,更不可能有个长得是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凌总你怎么会想到这样奇怪的问题。”

凌晓峰知道自己的胡思乱想太不合常理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他明白了,自己认识的那个陈莹就是飞星公司的老总,这个绝不会有错了,只是他一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这他妈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温馨提示:
极品妖孽混都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妖孽混都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妖孽混都市全文阅读和极品妖孽混都市txt全集下载。极品妖孽混都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妖孽混都市 第40章:难得的人才 凌晓峰就说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回去的,这一个月的实习时间,我会好好的实习完,我就是竞选不上什么后勤部长,我也不会现在就放弃。” 陈芊见凌晓峰态度坚决,根本没有被自己吓到,倒是激起了他更大的毅力,心里 2011-11-26 17: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