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5章:你可得好好陪他

作者:令狐兜兜    更新时间:2011-11-28 23:10:18    状态:已完结
这个时候美女就端起酒杯,给自己倒了半杯酒,对凌晓峰说道:“凌总,我先敬你一杯吧。”说完美女仰头就把半杯酒给喝了。喝完还在凌晓峰的面前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说我喝完了该你了。

凌晓峰可没那么傻,他说道:“这杯酒我会喝,不过还要等等,我都不知道小姐叫什么名字呀,怎么称呼。”

美女就笑道:“凌总就叫我小丽吧,以后有空还要凌总多来捧捧小丽的场呀。”

凌晓峰当然知道这个小丽是个假名,在这里混的小姐是不会用真名的,凌晓峰就说道:“那好,我就叫你小丽啊,小丽你你今年多大了?”

“小丽今年十八。”

“这么年轻呀,都好做我的妹妹了,呵呵,我做哥哥的就喝了,不过哥哥我酒量有限,待会还要和小张谈点公事,我就只能喝一点了。”凌晓峰笑道。

小丽还想说什么,因为她们来陪酒也是有指标的,就是尽量的把酒楼的名酒推销出去,今天这两瓶XO可要解决掉,起码都要开封了,省得待会张菲有退货的可能。

可是对面的张菲却说话了,她笑道:“凌总说的是,待会我和凌总还有正事要谈,小丽你可不要把凌总灌醉了,待会我可要找你的哟。”

小丽心里就骂道:叫我来陪酒,还要我不灌醉,你是耍我呀。不过她还是很温柔的说道:“既然两位还有大事要谈,那凌总就意思一下吧,小丽明白就行了。”

凌晓峰见自己的话起作用了,也就笑眯眯的喝了一点,这个时候张菲又招呼着凌晓峰吃菜,凌晓峰也不客气,还拉着身边的小丽一起吃,小丽当然也是不吃白不吃,和凌晓峰说笑着慢慢享受这样的美味佳肴。

期间都是小丽找凌晓峰说话,张菲都是在旁边呆着,时不时恭维凌晓峰几句,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张菲就说道:“凌总,你慢慢吃呀,我去趟洗手间,还有小丽你要好好陪凌总呀,待会要是慢待了凌总,我回来可要找你算账的。”

小丽当然知道张菲的意思,说道:“张姐你就放心的去吧,我保准把凌总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凌晓峰也知道张菲这去洗手间就是个借口,她这样精心安排不就是想让自己舒服的度过一个晚上吗?她还能在这里当电灯泡,影响他和小丽的好事,她早就算好了时间,不早不晚,这个时候出去正是恰当的时候。

凌晓峰也只好说道:“你去吧。”张菲就赶紧的离开了房间,走的时候还特意的把房门都关上了。

现在房间里只有凌晓峰和这个叫小丽的女孩,凌晓峰知道张菲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的,起码也要他快活好了才敢来敲门,只不过今天这个艳遇还真的出乎凌晓峰的预料,本来他就想着是和张菲吃顿饭,然后在谈谈业务上的事情,可谁知这中间出了这么一档子的美事,凌晓峰都不知道是接受还是拒绝呀。

要按理来说,凌晓峰是该拒绝的,她来找张菲不是什么好事,对张菲的业务只会是受到影响,但是现在戏已经唱的热火朝天了,他就是拒绝也不行呀,要不待会的事情还怎么谈下来。

何况现在有这样一个身材很棒的小姐坐在身边,凌晓峰就是想不干也不行了,因为这个时候小丽已经是坐到了她的大腿上,白嫩的胳膊搂着他的脖子,嘴里甜甜的说道:“凌总,我们好好的喝一杯。”说着小丽就又端起酒杯把身体往凌晓峰的身上靠去。

凌晓峰看着那小丽火爆的身体,眼睛更是看到了小丽那挺拔半露的乳峰,他早就是心神不宁了,小丽上半身是穿着一件吊带紧身,那饱满的乳峰已经是半掩半露了,现在就在他眼前不停的晃动,凌晓峰都想伸出手好好的揉皱一番,以缓解一下心理的躁动。

见到小丽端起酒杯了,凌晓峰就不能不也端起酒杯,小丽这时候在凌晓峰的耳边口吐香风,轻轻的说道:“凌总,我们来喝杯交杯酒吧。”

凌晓峰听到小丽这软软的话语,身体都酥麻了,可是他心理还清楚,凌晓峰还从来没有和女孩子喝什么交杯酒,就是黄小妙在一起,他们也从来没有这样喝过,现在小丽要自己和她喝交杯酒,凌晓峰就不情愿了。

再怎么说这也是他的第一次,凌晓峰和自己的女朋友都没有这样过,怎么能和小丽这样呢,他就是再色心大胆也不能做这样的事情,凌晓峰就说道:“这个就算了吧,我还没有喝过这样的酒,以后再说吧。”

小丽忽然扑哧一笑,说道:“凌总是不是还没有和女朋友喝过,所以想把这交杯酒留给女朋友呀。”

凌晓峰没说话,但也不说不是,小丽就明白了,笑道:“想不到凌总还是一个重情重义的男人,小丽真是更敬佩凌总了,小丽也不强求凌总了,我们就碰杯吧。”

凌晓峰也点点头,两只酒杯碰了碰,小丽也只是喝了一点,她知道凌晓峰不会喝多的,不要自己醉了客人还没有醉,那就不好了。

凌晓峰也是小小的品尝了一口,就放下了酒杯,小丽这个时候可就不老实了,放下手里的酒杯之后,她的手就放到了凌晓峰的胸前,慢慢的抚摸,嘴里说道:“凌总你的身材好棒呀,一定是经常锻炼吧。”

凌晓峰这个时候被小丽这么一调情,哪里还能老实的了,本来他就是对美女来者不拒,现在美女就坐在他的大腿上,他还会老实吗?

这可不是凌晓峰想要的,本来在此前他就没想过会有这样一次艳遇,他就想着解解馋,不能真的来,因为他不能做这样的事情,他不是在和张菲做什么交易,而是要让张菲说出真相,也许张菲因为自己会失去这份业务,他怎么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呢。

到时候要是张菲闹翻了,狗急跳墙,把今天的事情都说出来,他就糟糕了,要是就吃吃饭这没有什么,陈莹就是知道了也只会是认为他是为了工作,他也确实是为了工作,可是他今天要是上了小丽,那就说不清楚了,小丽今天他是万万不能来真的。

现在就已经是在超过允许的范围了,再下去的话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凌晓峰想到这里,精神马上就清醒了过来,他一把就推开了小丽的身体,小丽也是吃了一惊,她没想到这个时候凌晓峰会推开自己,这已经是快要进入正题的时候了,凌晓峰怎么会这样做。

小丽万分疑惑的望着凌晓峰,问道:“凌总你是怎么了,难道是我伺候的不好?”

凌晓峰赶紧摇摇头说道:“你伺候的很好,都是我自己的原因,和你没有关系,你还是陪我喝喝酒聊聊天吧,这样我更自在。”

小丽想了想,还是弄不明白,她的手段她很清楚,还没有一个男人能抵挡的住自己的诱惑,特别是刚才那种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时候,凌晓峰竟然能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这让小丽佩服不已。

小丽转念一想,凌晓峰不是提起他女朋友吗?他一定还是觉得这样做对不起女朋友,才狠命把她推开的,这样的男人真是少见呀,小丽还从来没有碰到过,看凌晓峰年纪轻轻,事业有成,还这样的专一,小丽都不禁对他有些动心了。

可惜自己是个这样的身份,小丽也只好打消自己的念头,说道:“那我就陪凌总喝酒聊天吧,只要你开心就好。”

凌晓峰点点头,他又主动和小丽碰碰杯,等于是向小丽道歉一样,毕竟女孩子做这行也不容易,都是强颜欢笑,自己刚刚可能对她也有些打击了,凌晓峰说道:“刚刚有点鲁莽了,你不要在意。”

“没关系的凌总,你这样做我更加敬佩你是个正人君子了,有凌总这样的好男人,你的女朋友真的很幸福。”小丽笑道。

“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刚刚不是也和你那样了吗?还是我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了。”凌晓峰听小丽这么夸自己,还真觉得有点愧疚,是他没有小丽说的那么好。

小丽却说道:“你这样已经是非常了不起了,哪个男人不偷腥,像你这样能在关键时刻抵挡得住美色,天下没有几个了,小丽敬你一杯。”说着小丽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凌晓峰看小丽说的也都是真心话,不是那种虚伪的托词,他也就不能敷衍了,端起酒杯也是将美酒一干而尽。

两个人很快就聊得非常投机,凌晓峰也不当小丽是什么小姐了,小丽也不当凌晓峰是什么客户了,就当是朋友,说一些好笑的有趣的事情,主要是他们两个人因为刚发生的一幕都对彼此有了一些真正的了解,都对对方产生了信任,凌晓峰在小丽的眼里是个年轻有为又情感专一的好男人,就是一个女孩子都想得到的如意郎君,她当然是希望和这样的男人好好聊聊。

而凌晓峰对小丽也是欣赏有加,从她刚才的话语中,凌晓峰能感觉到小丽其实也是个好女孩,只不过是生活所迫才做这一行的,自然也对小丽有些惋惜和怜爱的情绪,再加上小丽本来就是个美女,对凌晓峰来说这让他更是喜欢,自然也对小丽很有好感了。,

两个人一聊就是大半个小时,一瓶酒也喝得都差不多了,他们两个都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倒了,凌晓峰可不想醉了,他还有正事要办,他就对小丽说道:“今天和你聊天很开心,只不过我还有点事情,就不能再聊了,有空我们再聊。”

小丽也是心里聪慧之人,就说道:“那我就不耽误凌总的时间了,有空常来坐坐啊。”

“一定,一定,”凌晓峰点头答应道,“你帮我把刚才那个张菲叫进来吧。她应该就在酒店外面。”凌晓峰估计张菲就在酒店什么地方等他的话呢。

小丽也点头答应了,就离开了包间,不一会,张菲就来了,张菲一来,就赶紧看看凌晓峰的脸色,因为时间不长,她担心是小丽没有伺候好他,但是见他满面红光的,好像是很开心的样子,心里就踏实了。

张菲马上就堆笑道:“凌总,刚才吃的开心吧。小丽伺候的还行吧。”

谁知凌晓峰却摇摇头说道:“张小姐这是要我为难呀,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就是外面应酬一般是吃吃饭而已,刚才和小丽聊得很开心,张小姐的心意我接受了,我们还是谈谈工作吧。”

张菲听凌晓峰这样一说,好像是说她想的周全,但是却没有顾及到他的习惯,这个美人计是白忙了,人家就没接受。

张菲马上问道:“凌总是不是刚才小丽伺候的不好呀,要不我再换个人来,直到你满意为止。”张菲还以为是凌晓峰对小丽不满意,干脆直自己再舍得一点钱,以后还要这个老总多多照顾自己,花点钱值得。

凌晓峰忙摆摆手,要是张菲还叫一个美女过来这样伺候一番,他估计自己都要崩溃了,他就说道:“不用了不用了,张小姐还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本人在外面一般都注意这方面的事情,你也不要白忙活了,还是谈正事要紧。”

张菲这才放心了,她心里奇怪,这世上还有这样的男人,美女送上门来都不要,不会是身体有问题吧,但是她看看凌晓峰年纪轻轻不像是有什么问题呀,难道他还真真是柳下惠,坐怀不乱。

张菲也只好不去想这样的事情,他不要更好,自己不是还能省下一笔银子吗?张菲就说道:“凌总真是一个好男人,那我就谈谈工作上的事情了。”说着张菲就从皮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到凌晓峰的眼前,嘴里笑嘻嘻的说道:“凌总,这是一点小意思,还请你笑纳。”

凌晓峰一看这个信封,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张菲今天不仅是想请他吃饭,送美女,还又真金白银的贿赂他,这要是换做别人早就被拿下了,这些东西不是男人最想得到的吗?

凌晓峰看看那信封的厚度,少说也要有好几万,看来这里面的油水还真不少,张林这个王八羔子还不知道侵吞了多少,凌晓峰假装奇怪的问道:“张小姐你这样是干什么呀,不要这样嘛。我怎么能收你的礼物,要是我收了,我还不成了受贿吗?你还是收回去吧。”

张菲当然能听得出凌晓峰这是客套话,哪个家伙会直截了当的要钱要物,不都是又要股脸面又要钱,张菲就说道:“凌总这怎么能算是受贿,你想的太多啦,我这是孝敬凌总的一点意思,和工作无关,凌总你就放心的收下吧。”

凌晓峰冷笑:你说跟工作无关你还在这个时候掏钱,我凭什么让你孝敬我呀,我又不是你老子。不过凌晓峰还是笑道:“张小姐的意思我明白,你的心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个礼物我不能收呀,你还是拿回去吧。”

张菲听这样一说,心里就有些慌了,凌晓峰要是不收她的礼物,那就是说明她的那份清单没法子拿回来了,那几十万的货物都要退回去了,她这一趟可就白忙活了。

张菲也是个聪明人,马上就想到大概是凌晓峰没把这几万块钱放在眼里,也是,怪她自己没有把话说清楚,张菲忽然就小声的对凌晓峰说道:“凌总,这只是这个月孝敬你的份子钱,以后每月供货的时候都会好好孝敬凌总的,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凌总你就放心的收下吧。”

凌晓峰一听这话心里也是大吃一惊,按照张菲的意思,这以后每个月自己都会拿到这样一笔巨款了,这比他当后勤部长的工资还高呀,怪不得黄小妙说后勤部的油水多,这还只是一个供货商就每月孝敬了几万,要是其他的供货商也是这样,那他一个月下来工资都翻了好几倍了。

凌晓峰直咂舌,都说马无夜草不肥,果然是有道理,自己就随随便便这么一折腾,钞票就哗哗的往自己的腰包来,凌晓峰赶紧清清胡思乱想的脑袋,他今天可不是来拿这份钱的,他是有任务在身。

凌晓峰就说道:“张小姐的心意我领了,不过我也说了,你们供货不是我一个人说的算的,还有下面一些人员,我也不好搞一言堂吧,这样影响不好呀。”

张菲一看凌晓峰说到关键的地方了,就知道凌晓峰的意思,她马上说道:“凌总你放心,下面的人我都已经是处理好了,你只管放心的收下你的这份就行了。”

“哦,是吗?看来你的能力还很强嘛?我还担心着这个事情呢,我也是刚刚上任,对下面的事情不了解,你就不妨把和你关系好的都跟我讲讲吧,我以后处理你的事情来也方便,只要找他们就没问题了。”

凌晓峰说的很有道理,这要是有什么事情,当然要找那些被收买了的人,做事也方便,张菲也就不隐瞒了,她说道:“后勤部的张部长和我关系不错,以前都是她处理供货事宜的,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只要找他去办就行了。”

凌晓峰就等着张菲这句话,他马上就问道:“你说的关系不错是什么意思,不防就说出来吧,我也好放心。”

“这个,我也就不瞒凌总了,张部长每月也从我这里拿了一些好处,自然会好办事。”张菲说道。

“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怪不得张林对你的事情很上心,以后我就把你的事都交给他办了,不过我还有一个小小的问题,当然你可以不回答,我也就是随便问问。”

张菲一看凌晓峰满口答应了,心里高兴,马上就说道:“凌总你有什么问题尽管问,我知无不言。”

“我想问问你,你每月给了张林多少。”凌晓峰紧盯着张菲问道。

“这个……”张菲显然是有些为难了,这样的事情一般不能透露的,他做业务员也是知道。

“你不说就算了,就当我没有问吧。”凌晓峰装作没事人一样,可是张菲就不这样想了,他这是要和张林攀比呀,真是贪得无厌呀,拿了钱,还要讲究个什么身份,他这是觉得自己比张林高一级,自然要拿得多一点。

张菲马上就说道:“凌总你别生气呀,反正都是自己人,我就说了,张总每月从我这里拿了两万,绝不会比你凌总的多。”

凌晓峰听到张菲的话就笑了,心里笑,脸上也笑,他已经得到了想要的,自然是高兴,不过张菲却以为凌晓峰是在得意,想自己比张林拿的多,自然就高兴了,张菲心里却骂道:以前还觉得张林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我看你比他还贪,害的老娘又白花了一大笔银子。

凌晓峰笑道:“呵呵,还是张小姐办事得力了,你的事情我知道了,你就在家好好等消息吧,我会通知你的。”

“那就太谢谢凌总了,我先敬你一杯。”张菲见凌晓峰被自己摆平了,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她是花了不少银子,好歹是保住了这份合同,这里面的油水厚着呢,就算是凌晓峰和张林拿了一份,自己还能得到一大笔。

凌晓峰也端起酒杯说道:“那就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干杯。”说完就把酒一饮而尽。

接下来就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话题了,大多都是张菲奉承的话语,凌晓峰也假装很是受用,继续享受着美味佳肴,只可惜没有美女作伴,让凌晓峰很是有点遗憾。

从张菲的口中他又慢慢的了解了另外一些底层的受贿人员,也就是张菲说的关系好的,凌晓峰自然一一都记在心了,张菲告诉他主要还是想以后凌晓峰做事起来方便,不会找错人,省得不必要的麻烦。

这一顿饭吃的是痛快,凌晓峰赢了,赢得也是非常的漂亮,只是张菲还蒙在鼓里,最后还把那个装满钱的信封塞进了凌晓峰的口袋,凌晓峰也不推辞,爽快的接受了。

两个人又坐了一会,凌晓峰就提议要走了,张菲马上就吩咐服务员买单,等张菲买好单,凌晓峰就和她一起出了酒店,张菲有自己的私家车,就说要送凌晓峰回去,凌晓峰可不想再和张菲在一起了,自己这是在和她玩呢,还是早脱身的好。

他就摆摆手说不用,自己叫了一辆的士,和张菲说了声拜拜就上车走了,一上车,凌晓峰马上就高兴的大笑了起来,想不到这件事比他想象的还要简单,本来他还以为张菲不会轻易说出张林的受贿问题的,他今天就借着这个由头假装不敢收张菲的钱,还要吊吊张菲,非要她说出来不可。

可谁知他两句话一说,张菲就把事情都抖了出来,凌晓峰能不高兴吗?有了这个信息,凌晓峰就能把张林推下去了,他一直都对这个张林看不上,还是陈芊的手下,都做着跟自己作对的事情,他早就想把他解决了。

凌晓峰从口袋里拿出那厚厚的信封,把里面的钞票拿出来一数,足足有三万,果然是出手阔绰,只可惜这些钱不是自己的。凌晓峰叹息一声,他可不敢将这些钱私吞,要不然他都要成为受贿者了,还怎么去说别人。

凌晓峰把钱收进口袋,又从口袋里掏出另一样东西,这回不是钞票了,而是一个录音器,他打开录音器,里面马上就传来张菲和他的谈话,特别是关于张林的那一段,听的是一清二楚,凌晓峰又笑了,有了这个,张林就是再有后台,也要滚回家去了,说不定公司还有追究他的法律责任。

凌晓峰听完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这才满意的收起录音器,他这个时候又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人的电话,对方就是陈莹,他要向她汇报自己的战果。

陈莹马上也就接了电话,凌晓峰说道:“陈总,我给你汇报工作来了。”

陈莹笑骂道:“还和我嘴贫,你有事就说吧。”

凌晓峰就说道:“那你今天可要好好的谢谢我,我可是为公司立了大功。”

“你做了什么,说的这么玄,要是你真的为公司做了贡献,我会好好的嘉奖你的。”

“嘿嘿,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说谢谢而是奖励,果然是领导风范。”凌晓峰嬉皮笑脸的说道。

“别油腔滑调的了,快说你做了什么好事,我看看是不是该奖励你。”

“那好,你可要听清楚了,我放一段录音给你听呢,你听了就知道我做了什么好事。”

凌晓峰就把录音打开,放到手机话筒那里,里面传来了在包间和张菲的谈话,从头到尾有二十分钟,陈莹就在电话里听了有二十分钟,当然凌晓峰也不笨,没有把他们提到小丽的话给录进来,要不然陈莹还不要问个究竟了。

等录音放完,凌晓峰就关了录音器,说道:“陈总你都听到了吗?怎么样,我是不是给公司做了贡献了。”

陈莹说道:“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有进展了,真是大出我的预料之外,后勤部果然是贪污受贿,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你这次做的非常不错,把受贿人都摸清楚了,看来你的本事我还是低估了,你是为公司办了一件有贡献的事情,我会好好奖励你的。”

“你怎么奖励我呀,我可是喜欢很多东西的。”凌晓峰坏笑道。

“那你想我奖励什么给你呀?”陈莹也反问道。

“要不陈总什么时候来陪陪我,嘿嘿。”凌晓峰邪恶的笑声传来。

“去,小色狼,我可是你的上司,你敢对我不尊,看我怎么教训你。”陈莹笑骂道。

“好了,我这不是跟你开个玩笑吗?你不要认真,那你该怎么奖励我,把我奖励好了,我做事起来也有动力不是,要不你就把这里面的三万块钱奖励给我吧,我现在可是个穷光蛋,想请你吃顿好的都掏不出银子。”凌晓峰说道。

“那可不行,这钱你必须上交到公司,这可是受贿的证据,你想留在身边可就要变成受贿的了,你要是敢的话就留着吧,我不强求。”陈莹马上就说到正题上。

凌晓峰当然也知道这个钱不能收,这不还是和陈莹开玩笑吗?他就是想过过嘴瘾,这可是三叠百元大钞呀,他很少有机会拿着这么多钱的。

凌晓峰就说道:“我还以为你能给我呢,我可是有些舍不得呀,别人送到我手里的钱我还要往外丢,心里不平衡。”

“好了,你就不要在我面前装可怜兮兮的了,以后你得到的还不知道会有多少,到时候你还能瞧得上这点钱,不要为了这点钱就搞得像个吝啬鬼,我答应你,等你把这个事情办完了,我一定会好好奖励你,一定能比你现在的这点钱多得多,你现在满意了吧。”

凌晓峰就等着陈莹这句话呢,他马上就说道:“这可是你说的哟,到时候可不要抵赖,我可等你的奖励。”

“我说话你还不放心吗?那你也太小看了我这个总经理吧,我告诉你,只要你以后表现的好,你的薪水只会是十倍的往上翻,这都是我一句话的事情,你看怎么样。”

凌晓峰听到这样的话心里是心花怒放呀,这哪是在拿工资呀,这分明是在玩三级跳,一跳就飞上天了,他高兴的说道:“我可是眼巴巴的等着呀,陈总你要说话算话。”

“又来了,难道还要我给你写保证书不成,真是见钱眼开的家伙,我还以为你是个好人呢,却没想到你也是个贪得无厌的家伙。”陈莹笑骂道。

“陈总你可不能这么说我呀,我这也是遵纪守法,从来都是拿着自己该拿的,你可不要冤枉我。”

“知道了,好了,这件事你确实办得不错,希望你再接再厉,把所有的问题都揪出来,到你竞选的时候,你只用把这一份材料交上来,就稳坐后勤部长的位置了,我等你的好消息。”

听了陈莹的话,凌晓峰心里就有底了,他这一份功劳可不小,给公司弥补了很大一部分损失,他坐上后勤部长的位置就没有人敢不服了,上面也自然没人敢出来反对,陈莹当然也好说话。

“那好,我争取把所有的事情都搞清楚,只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那些供货商的货物要不要收下了。到时候公司物资得不到保障怎么办。”凌晓峰又问了个紧要的问题,他要是一直都这么扣住,公司也没办法运作呀。

“这个好办,我会让公司的采购员重新到别的公司采购的,原先的公司一旦查出有问题,一律不予接纳,你到时候把药采购的清单直接传给我一份,我找我手下信得过的人员去做这件事情,以免又出现贪污。

“那我就放心了,只怕我估计所有的供货商都有问题,难道都要拒绝吗?这采购的任务就重了。”凌晓峰还是不放心的说道。

“不错嘛,,考虑的还很周全,看来我的眼光没错,这样吧,具体的操作由你决定,你看着那些问题不大的就警告一下,货物还是由他们供应就行了。”陈莹拍板道。

“那我就按你的意思办了,别的就没什么了。”

“那好,你自己小心一点,有事给我电话。”

“恩,拜拜。”

凌晓峰挂了电话,心情舒畅,想着自己未来的好日子,凌晓峰就浑身来劲,再加上刚才和小丽的那番激情,凌晓峰就想早点回到家里,和黄小妙好好的玩上一通宵,反正明天上班他也不用忙什么,该忙的今天晚上都忙好了。

回到家,没别的,直接就把黄小妙抱玩,狠狠的上了黄小妙一回,今晚凌晓峰是激情迸发呀,黄小妙都说他是不是又吃了药了,这么厉害,凌晓峰就笑道,自己比吃了药还兴奋,都是黄小妙给惹的。

后来几天的里面,凌晓峰又陆陆续续的接到了供货商的邀请,无一例外都是为了清单被扣的事情,凌晓峰也如法炮制,接受了邀请,也从他们的嘴里掏出来不少的信息,当然也有小心谨慎的,不过有超过一半的业务员没有管住自己的嘴巴,主要是凌晓峰现在掌握着他们的饭碗,他们不敢得罪这位大爷,被凌晓峰吓唬几下就把事情都说出来了。

凌晓峰也初步都掌握了后勤部大部分受贿者的名单,而且其中主要的受贿者的金额凌晓峰也摸清楚了,他自己把这些详细的信息都整理了一遍,就等着竞选的那天交给陈莹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危险也慢慢的靠近了,由于凌晓峰一再的扣留供货商的清单,不说收货也不说退货,就僵在那里,这其中很多都是请过凌晓峰吃饭的,也都多少不一的塞给凌晓峰钱财,可是到最后凌晓峰一个字也没说,这不是明摆着玩那些家伙吗?

很快就出事了,这天凌晓峰下班回家,本来想到外面买点东西,顺便给黄小妙买一个礼物,因为过几天就是黄小妙的生日了,他想让黄小妙惊喜一下,凌晓峰就在大商场逛了一会,选了个白金项链,买好回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来到大街上正想打车回家,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凌晓峰忽然感觉身后有人,他刚想转过身去,看看究竟,但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腰间忽然感觉到有一个冰冷的东西顶着,凌晓峰心里一慌,自己这不是遇到劫匪了吧。

凌晓峰正惊慌的时候,后面的人说话了:“不要动,敢动的话老子就捅了你。”

凌晓峰终于是相信了自己真的遇到劫匪了,听他的语气顶着自己腰间的很可能就是一把匕首,要是他真敢回头看的话,对方说不定真的会动手的。

凌晓峰赶紧就说道:“这位兄弟有话好好说,不要这样,你要是想要钱的话,我身上的钱你都可以拿走,只要你放过我。”

谁知对方却笑道:“今天老子不是来劫财的,老子是让你跟我们走一趟,少废话,现在就上前面的那部面包车,你要是敢反抗的话,我马上就让你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凌晓峰听了对方的话,知道今天他遇到的不是劫匪那样简单了,他也不敢不听对方的话,现在的他的腰上还顶着一把冰冷的匕首,他可不想让自己受到伤害。

凌晓峰只好乖乖的走向那部面包车,后面的人也是一步步紧跟在凌晓峰的身后,腰间的匕首更是紧紧的顶着,丝毫没有一点放松,凌晓峰一看就知道对方是个老手,从说话的语气到行动的过程,没有一点的慌张与疏忽,遇到这样的劫匪,凌晓峰也为自己担心万分,他自己还搞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危险。

一上面包车,凌晓峰就发觉面包车里面还有几个人,可是他刚要想看清楚里面人的模样的时候,后面的人马上就用一个黑色的头套把他的脑袋都给蒙上了,他什么都看不见,一上去就被几个人裹在中间,动弹不得,面包车很快也离开了路边,向街上飞奔而去。

这个时候,那个抓他的人还是用匕首盯着凌晓峰的腰部,凌晓峰被头套套着,根本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样子,他心里更是惊慌,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看他们这些人的专业水准,一看就是黑社会混的,说不定就是哪个黑社会组织的打手,自己怎么和他们扯上关系了。

凌晓峰心里猛然一惊,这些人不会是万山的手下吧,上次听小昭说过,万山已经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海归,只是小昭借来骗他的,万山不会是找到自己的真实身份,来找他报仇的吧。

凌晓峰可是听说万山是新市一个非常有名的黑社会组织头目,他要对付自己那还不轻而易举,看这些人的手段,很有可能就是万山的手下,要真是这样,自己这回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虽说他也曾经在自己的县城里混过,多少知道一些江湖的规矩,但是和这些有组织的黑社会团体比起来还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一个人怎么可能斗得过他们,黑社会组织的手段那可是相当的残忍,搞不好就会被他们整的缺胳膊断腿,甚至都会有生命危险。

想到这,凌晓峰心里就更慌张了,要知道真是这样,他这趟就是在劫难逃了,以万山的个性,还有他对小昭的用心,他还会善待自己吗?不把他整个半死他会轻易的放过自己。

凌晓峰现在脑子里害怕到极点了,不是他胆小怕事,而是这个事情太突然,太可怕了,就算你胆子再大,面对一帮穷凶极恶的歹徒,还有自己惹上的那些不能惹的事情,已经猜到自己会受到非人的折磨,你还能镇定的下来吗?

凌晓峰现在心里只有祈求自己遇到的不是什么万山的手下,只要不是万山,他的危险就没那么大了,他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人家要从他手上得到点什么也不必这样大动干戈,就算是自己得罪了一些人,那也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不会有什么大的灾难的。

凌晓峰这个时候就想搞清楚这些人是什么来路,省得自己这样提心吊胆的,都不知道自己会遇到什么样的可怕事情,他就壮大胆子说道:“这位兄弟,我想知道我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结果,只要你们能提出来。”

那个抓他上车的男子却说道:“你少废话,到时候就知道了。”

凌晓峰一听,就知道这几个人只是事主叫来的打手,估计也不知道内情,问他们也问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自己还是不要问了好,省得被这群家伙群殴,他知道这些人都是浑身都是力气没地方施展的家伙,搞不好一个不高兴就给你一顿拳头。

但是他心里更是担心了,搞不清对方的来头那就更麻烦了,要是知道的话好歹还能事先准备一下,想想自己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才妥当,不要到时被折磨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是为了什么教训自己。

就在凌晓峰胡思乱想,心里焦急万分的时候,面包车已经开到了一处地方停下来了,面包车一停下,凌晓峰就被几个人推下了车子,又押着他往前走了一段路程,当他感觉自己好像是走进了一个房间的时候,后面的人把他抓住了,不让他再往前面走。

凌晓峰估计他们说的地方到了,接下来就是谈谈问题的时候了,凌晓峰就问道:“哪位是这里的大哥,小弟想知道一下为什么把小弟抓到这里来。”

不是凌晓峰心里害怕,而是他知道江湖上的规矩,你越是胆小怕事,那些手痒的家伙越是把你当做一盘菜,先收拾了一顿再说。

果然,前面就有一个人说话了,由于凌晓峰一直都是蒙着面的,也看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来到一个什么样的地方,更不知道对方一共有多少人,长的是什么样子。

那个人先是笑了笑,说道:“想不到你也有点胆量吗?我看你是不是也曾经在江湖上混过的人物,说给我听听,我是对同道中人一向都是手下留情的。”

凌晓峰听了对方的话,就知道自己真的碰上黑社会了,只不过对方好像也是个很讲江湖道义的人,不是那种穷凶极恶的败类,凌晓峰心里就松了口气,只要对他不造成身体的伤害,其他物质上的要求他能做的一定满足。

凌晓峰就说道:“在下也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阵仗,只不过年轻的时候在街面上混过两年,所以还请大哥手下留情,有什么话小弟一定都答应大哥的要求。”

“呵呵,果然是有些来历的,我就也不给你兜什么圈子了,你也知道江湖的规矩,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这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只要你答应我的条件,我不会为难你的。”

对方终于是说出来事情的真相了,凌晓峰一听也有些明白了,虽然他还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但是好歹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解决不了,条件嘛,什么都好说。

凌晓峰就说道:“大哥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能办到,一定满足你的要求。”

“好,我就喜欢爽快的人,那我们就直接说正事,听说你是一个公司的什么领导,掌握着公司的进货渠道是吧。”那位大哥说道。

凌晓峰马上就明白了,这件事和万山完全没有一点关系,他也就捡回了半条命了,只要和万山没有牵扯,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顶多就是钱上的问题,现在对方已经说到自己的工作上来了,凌晓峰当然明白,这是因为自己最近扣住清单而惹得祸,想来是那些供货商被自己惹急了,才想起请这些黑社会的人物出来处理。

凌晓峰也没想到这件事会闹得这么大,那些供货商还会和什么黑社会勾结在一起,本来他以为供货商顶多是惹急了把自己告到公司总部去,说他是强要贿赂还不收货,让自己从后勤部长的位置上下来,他已经是准备好了对策,有陈莹在上面给自己撑腰,他还怕这些人找他的麻烦吗。

就算他们真的告到了总部,到时候陈莹把证据往他们面前一摊,保证他们一个个灰溜溜的就赶紧跑了,要不跑飞星公司要是真的追究下来,他们一个都跑不了,搞不好还会上法庭,进监狱,所以凌晓峰也不担心他们找麻烦。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些家伙里面,竟然有这样厉害的角色,竟然是叫来了黑社会的人物来要挟自己,看来对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也许是自己把他们真的惹急了,才让他们这样铤而走险的。

按说小打小闹的供货商绝不可能这样大动干戈,凌晓峰想着这一定是大的供货商,也只有他们才请得起这帮人,凌晓峰忽然就想到了一个人,张菲,他可是飞星公司后勤部最大的供货商,一个月都有将近百万的货物,她完全有能力请这些人来对付自己。

不过让凌晓峰想不到的是张菲就是一个业务员,她有什么能力去办这样的事情,她一个女的就不害怕吗?公司又不是她家的,她何必这样为公司卖命,还随时都可能背上绑架的罪名。

那就只有一个结论,对方不是张菲,而是张菲公司的老总,这样一来什么都说的通了,张菲汇报了事情的原委,公司的老总就找到这样一帮家伙来吓唬吓唬自己,一般的人经过这样一番的折腾,保管是乖乖的听话,谁敢得罪黑社会的人物。

凌晓峰这样一想,心里就完全明白了,既然对方是冲着他的工作而来的,他也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对方已经把他调查的一清二楚了。

凌晓峰就说道:“这位大哥说的不错,我是一家公司的后勤部主管,负责进货事宜。是不是在下的工作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哥的所托之人,只要大哥说出来,我一定按大哥的意思办,绝不说二话。”

凌晓峰回答的也很坚决,他这个时候不坚决怎么能让对方相信,还是先保住自己的性命要紧就是公司受到了损失,陈莹要是知道了这个事情,只会是担心他有没有受到伤害,绝不会去在意公司的损失的,对于陈莹来说,他的生命绝对是最重要的,凌晓峰相信,要是陈莹在这里的话,她为了自己一定会答应对方的任何要求,因为他们是朋友,而且不是一般的朋友。

对方也是豪爽之人,笑道:“你既然说的这么痛快,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兄弟也不像是个胆小怕事之人,这一点我很欣赏,被我抓来的人当中,还很少有人像你这样镇定的,他们不是一进来就下跪求饶,就是哭爹喊娘的,我最见不得这样的小人,平时在人面前人五人六的,把自己当做什么了不起的人了,被我抓来了,就跟个孙子一样,根本就不配披着这身人皮。”

凌晓峰也有些明白了这个大哥的性格了,听他的话想必他是最痛恨那种口是心非的小人,这倒是很合凌晓峰的口味,他也就是最瞧不起这样的小人,只会是背地里下黑手,凌晓峰就说道:“大哥的意思我明白,不瞒大哥说,小弟这次之所以是得罪了大哥的所托之人,也是为了公司里有这样的小人,所以才不得已这样做的,这一点绝不骗大哥你。”

“哦,是吗?那我倒是想听听你的话,你把事情都给我说清楚了,我好听听是不是真的。”

这个大哥好像是对凌晓峰的事情很感兴趣了,这倒是出乎凌晓峰的预料之外,他想不到自己今天竟然是碰到了一个嫉恶如仇的老大,凌晓峰知道在江湖上混的,并不是向社会上传言的那样可怕,他们多半是被逼无奈,一腔热血想施展抱负,但是多半被小人所害,看不惯社会上一些丑恶的事情,这才不得已走上了黑道。

自己年轻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这样,那时候自己年纪轻轻,热血沸腾,就想着怎么好好的闯出一番事业,可是当他看到了许许多多的不平等的事情,许许多多的丑恶的社会现象,他也怒发冲冠,一气之下,就跟一些社会上有同样经历的伙伴组成了一个团体,在县城打架闹事,释放心里的不快。

现在看这个大哥也和他的想法一样,估计也是个曾经受到打击而不得不走上黑道的人物,凌晓峰就笑道:“大哥,我也不妨说了,在下曾经也是看不惯周围的一些事情才成为人们眼里的混混的,可是后来被家人惩戒,才只好随大流,做一个本本分分的老百姓,今天大哥在这里,小弟要不是因为已经披上了这个别人看来是正经的工作装,想过些平平安安的日子,不想再让家人担心,小弟今天还真想结交大哥这样的人物。”

凌晓峰接着说道:“小弟之所以得罪了大哥的所托之人,就是因为公司里有这样的小人,他们不做好事,专门是争权夺利,就想着为自己搞到什么好处,什么贪污受贿,什么诽谤诬陷,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小弟既然坐上了这个位置,就想把他们都赶出公司,让更多有良心,有责任心的人能出人头地,小弟这样做难道有错了吗?”

凌晓峰说完,也看不到那位大哥的反应,他现在还是被面罩裹住,根本看不到周围的情景,但他也知道这是江湖上的规矩,自己知道的越多,看到的越多,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这对双方都是好事。

那位大哥又笑道:“看来今天我真是碰到了相投之人了,要真是像你说的那样,我倒是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不过你要让我相信你的话才行。你就说说看。”

得到了这个大哥的许可,凌晓峰心里更是有底气了,本来他就是这样的人,他也相信对方已经是对他感兴趣了,不是因为他怎么能说,而是一般的性格相同的人才能说到对方的心坎上,凌晓峰能听懂对方的话,对方当然也能听懂自己的话,这就像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一个道理。双方都能从对方的话里听出一些共同的知音来,这可不是什么谎言可以掩盖的,没有相同的阅历,没有相同的看法是说不到对方心里去的。

显然对方大哥也被他的话说到心里去了,哪个男人不想自己光明正大的站在社会里,不是受到了什么委屈和痛苦,他们能做被人们谈之色变的黑社会吗?有几个男人想这么干。

凌晓峰见大哥已经渐渐的相信了自己,就接着说道:“这位大哥,我之所以没有收对方的货,是因为我要找到公司那些小人贪污的证据,要是我真的也是和他们同流合污,我又何必这样的罪这么多人,自己只要是签个字,点个头,那钞票是哗哗的往自己口袋里塞,他们这些供货商还敢不对我有所表示吗?我又何必切断了自己的财路,搞得最后被大哥你抓到这里来。”

“你说的是有道理,有钱不拿还真是个有血性的男人,不过我听说你没有收他们的货物却接受了他们的钱财,你这个又怎么说。”那位大哥忽然问道。

凌晓峰心想那个供货商是把事情都告诉了这个大哥,看来这个大哥和供货商的交情不浅呀,说不定他是为了兄弟义气才出头的,要不然他打听的这么清楚干嘛。

凌晓峰说道:“大哥,我这也是为了调查受贿的内幕才这样干的,我收的那些贿赂可都上交给了公司,自己一点都不敢留下的,要是贪图那些东西的话,我干嘛又要这样做,这不是自毁财路吗?”

那位大哥也是微微点头,被凌晓峰说的有些相信了,可是他却又说道:“兄弟,看来你也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可是大哥也有大哥的难处,不是大哥我要为难你,我这也是受人之托,就要忠人之事,今天你只要当我的面,答应一个要求,我就放了你,怎么样?”

凌晓峰当然是想要这样了,只要他们能提要求,不管是什么,凌晓峰都没有理由拒绝,有什么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呢。

那位大哥就说道:“你只要答应以后继续让大田公司当你们的供应商,我就答应放了你,决不为难你,行不行?”

凌晓峰总算是知道了真正的罪魁祸首是谁了,还真被他猜到了正是大田公司,也只有这个公司的供货量最大,一年下来有近千万的货物,这样庞大的资金周转,大田公司能和这个大哥有联系就没有什么奇怪的了。

凌晓峰还能不答应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不答应也不行呀,要是让眼前这个大哥为难的话,他也不能肯定他会轻易的能走出去,人家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也是受人之托,听口气应该是交情不错的,江湖上都爱面子,这点事情都办不好,他还再怎么在江湖上混。

何况人家也没有提什么过分的要求,凌晓峰知道这个大哥也就是想交差,只要是他答应了大哥就能交差了,凌晓峰就说道:“这个没问题,回去我就让公司收下大田公司的货物。这样大哥满意了吧。”

“好,我就要你的这句话,你可不要给我出什么篓子,你也是江湖上混过的人,知道江湖上是讲信誉的,到时候不要说我对不起你。”对方也是对凌晓峰的话很满意,只是又叮嘱他一番。

“这个大哥你就放一百个心吧,货物我是一定能收下的,还有大田公司以后成为我们公司的供货商也没问题,不过小弟还有一个事情要跟大哥说一下,省得以后大哥烦心。”凌晓峰心里还有一个不放心的地方。

对方就说道:“你说吧,不让我为难的事情我自然也不会为难你。”

凌晓峰就说道:“货我可以收下,但是这个事情已经是让公司高层知道,那这价格方面自然就不会像以前那么高了,大哥也明白,要是没有这样高的利润,对方也不会舍得掏出这么多的钱财来摆平那些家伙的,我估计我努力之下能让公司继续承认大田公司作为供货商,但是我不能保证这货物价格问题,公司一定会按照市面上正常的价格来重新定价的,到时候就是小弟也没有办法。”

谁知对方马上就说道:“你说的这个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只是答应了对方让他们继续成为你们的公司的供货商,其余的和我没有关系,只要还是有利可图,少就少点,反正以后他们也不用拿出那么多钱贿赂什么人了,他们也不会丢掉你们公司这个大蛋糕的。”

凌晓峰这下是彻底放下心了,说道:“有大哥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大哥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要求,我能办到的一定办。”

“小兄弟,你真是有点让我刮目相看呀,只可惜我们现在不是同一路人,要不然我一定会和你好好聊聊的,这样吧,我这就让他们送你回去,省得你家人担心,不过你也不要忘了你的承诺,我可是等你的好消息哟,别让我为难。”

凌晓峰一听要放他走了,心里当然是高兴,不过说实在的,他到这里来根本就没受到什么危险,和他刚来想象的完全不同,这样一个黑社会团体还是很讲义气的,不像有的组织,根本就是胡作非为,凌晓峰要是年轻十岁,还真想和他们结交,只可惜现在自己是已经像外人看的那样,融入了社会的大流,不能再胡闹了。

凌晓峰就说道:“我谢谢大哥了,回去之后一定把事情办好,绝不让大哥为难。”

“恩,我就相信你了,你们几个还是按原路送这位兄弟回去,不过,要好好待他,不要动粗知道吗?”

凌晓峰就听到周围几个人应声答道:“大哥,知道了。”马上他就感觉到有人在用手扶着自己的腰部,完全不像刚才来的那样推推搡搡的,只是轻轻的示意他该往哪个方向走去。

凌晓峰就这样又被送上了面包车,不过这次他的心情完全不一样了,刚开始来的时候,他是心惊胆战的,什么危险的情况都想过了,可是现在他是一脸的轻松,虽然是被遮住了眼睛,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但是他已经知道自己脱离了危险,不会再发生什么意外了。

等他一上车,面包车就马上开动了,大概过了有几十分钟的时间,面包车终于停下来,只听一个男人在他身边说道:“兄弟对不住了,只能把你放在这里了,自己打车回去吧。”

说着对方就把他推出了车门,面包车飞快的消失了,凌晓峰下车之后,还是被面罩遮住脑袋,他知道这是江湖一贯的做法,凌晓峰甚至是等面包车的声音完全消失之后才去揭开头上的面罩。他这是不想给自己带来任何的麻烦,也让对方知道自己懂他们这一行的规矩。

凌晓峰解下面罩之后,眼前顿时一亮,他还有点不适应的眨眨眼,慢慢的才恢复过来,他看了看周围的环境,这里是个偏僻的路口,基本没有行人路过,周围很远才有房屋,凌晓峰也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放他在这里下车,还不是为了他们自身的安全,这样对双方都好。

凌晓峰心里一松,一下子就坐在了马路上,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像是一场梦一样,他真想把它当做一场梦,醒来就什么都忘了,可是他知道这都是真的,要不是今天他运气好,碰到这样一个讲义气的老大,他今天还不知道会受到什么样的酷刑。

这叫傻人有傻福呀,凌晓峰心里乐道,虽然他心里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但是身体却完全垮了,就连站起来都没有力气了,他手里忽然摸到了一个东西,他拿出来一看,原来是自己给小妙买的白金项链,凌晓峰摇摇头笑道:“你们还真是好哥们呀,连我身上的东西都不动一下。”

凌晓峰说的当然是刚才劫持自己的那帮人,他们果然是讲义气,有纪律,不是一帮的社会团伙。凌晓峰对他们更是敬佩几分了。

话说现在他还得回去呀,总不能就坐在这里过夜吧,凌晓峰只好又往前走走,希望能走到有车的地方,他走了有二十分钟,总算是碰到了一个路过的计程车,凌晓峰赶紧就挥手示意,还好对方是空车,凌晓峰幸运的上路了,一上车,凌晓峰就靠在座位上一动都不想动,只等计程车送自己回家。

经过这一场遭遇,凌晓峰真正的感觉到了自己的危险,还好自己是遇到了仗义的劫匪,总算是躲过了一劫,不过这一场遭遇也给凌晓峰提了个醒,以后做事还是要小心一些,不要惹出大麻烦,这次能躲过,那下次呢。

回到家里他也不敢将这个事情告诉小妙,要是让她知道了,还不要为他提心吊胆,凌晓峰回去好好琢磨了一下,自己这样扣住清单不放也不是个办法,只会给自己带来更多的麻烦,还是趁早处理好这件事再说。

第二天凌晓峰就给陈莹打了电话,给她汇报了这件事,陈莹也是大吃一惊,一个劲的问凌晓峰有没有受伤,凌晓峰说自己没事,只是说了供货商的问题,凌晓峰希望陈莹能答应自己继续让大田公司成为公司的供货商,这样自己也对那位大哥有个交代。

陈莹也马上就答应了凌晓峰的请求,对于陈莹来说,就是十个大田公司,也换不来凌晓峰的生命安全,同时,陈莹还让凌晓峰将所有供货商贿赂的钱款返回对方,以公司查处货物价格为名推脱自己的责任,凌晓峰就与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了。

凌晓峰心想也只能这么办了,自己的安危要紧,他和陈莹汇报完毕之后,马上就联系了所有的供货商,将他们孝敬的钱物都一一返回,并告知公司将彻查货物价格,自己无能为力,所以才一直不能签收,这些供货商也都是聪明人,马上就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一个个对凌晓峰还是恭敬有加,纷纷不愿收回钱物,可是凌晓峰严词拒绝,他知道,要是再收贿赂的话,麻烦只会更多。

供货商一个个都是心惊胆战,也都纷纷的降低价格,以求自保,他们这一降价,给飞星公司挽回了不少的损失,大大小小十几个供货商全部降价,只求飞星公司能继续和他们合作,后勤部一个月的采购,足足减少了上百万的损失,凌晓峰见事情解决的如此顺利,心里也是欣喜不已,自己总算是既脱离了威胁,又没有让陈莹失望,也算是两全其美了吧。

经过这一场风波,凌晓峰是大胜,而有一个人却是像热锅上的蚂蚁,坐立不安,那就是张林,公司已经是明文通知,要查处后勤部的贪污受贿问题,张林这些年来从供货商那里得到了不少的好处,总共加起来都有好几十万,这要是真的查处下来,他不坐牢才怪,他现在只有找到自己的靠山,以求能自保。

张林的靠山不是别人,正是陈芊,要说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只不过张林平时很会逢迎拍马,更是对陈芊这个公司的重要人物不敢怠慢,所做之事无不是以陈芊的意思去办,陈芊自然也把他当做自己的心腹之人,张林就想让陈芊出来为自己说话。

可问题是陈芊也不知道他贪污受贿的问题,这都是张林瞒着陈芊干的,张林知道陈芊也是董事,还会容忍下属贪污受贿吗?张林只有隐瞒事实,想出更好的办法来蒙蔽陈芊。

他知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凌晓峰,要不是他在掌控后勤部的大权,公司就是想查处贪污问题也没那么容易,因为凌晓峰不在,他就是后勤部最大的大佬,后勤部谁敢不听他的,应付上面的人员,那还不容易,以前不是也查处过吗?他张林还不是全身而退,毫发无伤。

张林现在就想把凌晓峰先搞下台,他也深知陈芊和凌晓峰是水火不容,就想从这上面下手,另外,张林也早就从供货商那方了解到凌晓峰收受贿赂的事情,他只要将这些事告知陈芊,就凭陈芊和凌晓峰那样冤家对头的态势,凌晓峰就是不坐牢也要滚出公司。

于是,张林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决定先下手为强,自己主动告发凌晓峰,以免后患,在经过精心准备之后,张林在一个中午公司员工多半去进餐的空档走进了陈芊的办公室。

这天陈芊本来就要出外就餐,她一向有个习惯,就是午餐都是到外就餐,从不会到公司餐厅,这也是显示她与其他员工的不同之处,她刚想准备离开办公室,就听到外面的敲门声,陈芊也纳闷了,这个时候会有谁这样不识时务的打搅自己,她就让来人进来了。

等她一看是张林,马上就骂道:“你不知道现在是午餐时间吗?怎么还来打搅我?”

张林马上就是一脸堆笑道:“陈总,我也不想这个时候来打搅你,可是在下有重要事情向陈总你汇报,这才不得已选了个没人的时候。”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非要这个时候来找我,你这个后勤部还能有什么大事,有事也等我吃饭了再说。”陈芊以为张林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他的乌纱帽丢了也不能耽误自己的午餐时间。

可是张林却赶紧说道:“陈总你听我说完,保准你有兴趣了。”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的时间可非常宝贵。”陈芊喝道,本来她对张林也没什么好感,只不过这个家伙平时对她还是很听话的,所以陈芊才会有些在意他。



温馨提示:
极品妖孽混都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妖孽混都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妖孽混都市全文阅读和极品妖孽混都市txt全集下载。极品妖孽混都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妖孽混都市 第45章:你可得好好陪他 这个时候美女就端起酒杯,给自己倒了半杯酒,对凌晓峰说道:“凌总,我先敬你一杯吧。”说完美女仰头就把半杯酒给喝了。喝完还在凌晓峰的面前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说我喝完了该你了。 凌晓峰可没那么傻,他说道:“这 2011-11-28 23:10:1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