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十九章 想哭不能哭的伤痛

作者:三姐姐    更新时间:2012-04-12 13:01:11    状态:连载中
  第五十九章想哭不能哭的伤痛

  谭志的神情也有些茫然,而且不似作假,他苦笑一声,道:“紫烟长老,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蓑翁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但立场已经十分鲜明。

  太一门一行人以任紫烟为首,她既然开了口,其他人就不会多言,而张家跟两边都没关系,自然不变表态。

  反倒是先前那个老者,此时已经从蒲团之上起来,带着庆幸和莫名的神色,走到那面露喜色的少年人身旁问着什么。

  任紫烟沉默少许,淡淡说道:“谭长老,这件事情,我希望你给我一个交代。”

  谭志马上回应道:“理当如此。紫烟长老,贵派弟子若是被度化,我定会帮他恢复。只是……现在无法中断,我看还是静观其变吧。如果他不被度化,我愿以这蒲团相赠,聊表歉意。”

  任紫烟“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云逍此时极为痛苦,那光环罩在他头上,他便感到一股极大的吸扯之力,不是针对他本人,而是针对他的储物戒,仿佛这戒指欠了光环百万颗精石似得,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意念。

  云逍当然不可能放任这力量进入自己的储物戒,里面有些东西是他不便示于外人的。比如碧魂匕,比如那张控尸符,这些都是邪兵鬼器。虽然中原似乎对这种器物不是很过敏,否则情魔的墓葬不会引起那么多人觊觎,但保不齐会被任紫烟等人认为自己和魔道有牵连,这样的话,总归不是件好事。

  存了这个想法,云逍更是极力抵抗,然而他越是抵抗,吸扯之力就越大。识海中双月高悬,从云逍额头冲出,护在身前。

  这两轮金色弯月的出现,使得光环的吸力猛然一窒,与此同时,任紫烟眼中一震,谭志双眼微微一眯,蓑翁扶了扶斗笠。

  然而云逍根本没时间注意这些,因为吸扯之力虽然很快就散去了,但光环之中忽然伸出来一只手,探向云逍的储物戒。

  一个铃铛和一张泛黄的符纸凭空出现,被那淡金色的手影猛地一握,化成齑粉,散落在空气中。

  那手影正要收回,只见一摸幽光闪过,然后才传来尖锐的破空声。

  手影被斩成两半,没入光环之中。

  光环颤颤巍巍地往回飞行,终是轻轻一闪,消失了。灰旧的草蒲团兀自抖了一下,菩提树上金光泛起,落下一阵祥光之雨,滴在蒲团之上。

  云逍一脸愕然地握着一柄碧色的短刃,看着同样一脸愕然望着他的谭志等人,呐呐道:“怎么回事?”

  任紫烟愣了一愣,旋即轻笑一声,把目光投向谭志。

  “昔年传言,普寂曾与一魔头结怨,立志除尽天下邪魔,他行走世间炼心期间,诛杀邪魔无算,以致于后来他的佛器器魂都对邪魔气息极为敏感,一旦发现,不用普寂催动,便会主动出手灭杀。方才光环中的那只手,便是草蒲团的器魂所化。”

  说到这,谭志苦笑着看了云逍一眼,接着说道:“小友的铃铛和符箓,想来得自魔道人士,才引得器魂出手。不过我中原海纳天下,自然不会因为这等小事多做纠缠。这样吧,器魂毁了小友你的两件东西,我按等值赔偿于你。你看可好?”

  云逍闻言,并未回答,而是看向任紫烟。

  任紫烟缓缓说道:“谭长老,我记得你先前还说,若是云逍不被度化,那草蒲团……便赠与云逍,以致歉意。想来谭长老身为金光胜地一代高手,理当不会食言才是。”

  谭志眉头一皱,道:“紫烟长老,你应该知道,器魂出手,并非为度化你的弟子。”

  任紫烟淡淡答道:“抱歉,恕我眼拙,器魂是否为度化云逍,我真的分辨不出,是与不是,都由得你谭长老说。而且,如果不是云逍出手伤了器魂,谁敢肯定器魂接下来不会度化云逍,伤害云逍?”

  “你!”谭志面色微红,喘了两口气,才平静道:“那就送给他便是。我谭志还不至于食言而肥。”

  云逍脸上镇定,其实心里已经乐翻了,抛开这即将到手的佛宝不谈,他真没想到任紫烟还有如此能言善辩的一面,这一番绵中带刺,竟是让谭志这个成精的老家伙差点把持不住。

  这时,西门先生已经从少年人手中得知了事情经过,他略带感激地看了云逍一眼,然后露出些嘲讽之色,看着谭志一步步走到菩提树下,拎起那个蒲团,走到云逍身前。

  “小友,器魂毁你两物,是我的疏忽,这蒲团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希望能弥补你的损失。”谭志温和地说道。他此时已经冷静下来,事已至此,羞怒无用,还不如作个大方姿态。

  云逍没有立即接过,而是看了看任紫烟。

  “你先收下再说。”任紫烟暗中传音道。

  云逍依言从谭志手中接过蒲团,做出一副惶恐模样,说道:“谢长老厚赐。”

  谭志略感安慰,心道这小子还算识相,但肉疼是免不了的,比较这草蒲团是普寂的随身佛器,其贵重和功用自不待多言,谭志虽心中苦闷,却也只得自己吞下。倒是任紫烟和张敬之,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丝好笑的意味。

  “对了,小友,那短刃不知是何物?竟能斩伤普寂随身佛器的器魂?”谭志忽然想起来一事,问道。

  这个问题不仅谭志好奇,其余所有人都感到好奇。普寂何等人物?他的随身佛器岂是等闲之物,而云逍这个弱得没谱的法体级小修士,居然只用一把看起来断了一截的短刃把那器魂一击斩伤,莫非那短刃比起蒲团,来头更大?

  众人心中升起了同样的疑问,但云逍明显没打算满足他们的好奇心。

  “这个嘛……谭长老,恕我不便告知。我只能说,这短刃是一位有大神通的强者赠与我的。”云逍面露难色地说道,他的话说得含糊其辞,然而却透露了两个信息,一是这短刃确实来头很大,二是我背后有人,坏心思最好不要打,因为那个大神通者很可能比普寂还强,当然也比你金光胜地的掌教要强。

  云逍这么说,谭志也不好追问。众人对此都并未怀疑,反而更加认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而且自以为想通了云逍如此弱的修为却被派来荒塔的真正缘由。只有任紫烟,有意无意地看了云逍一眼,想起了一些事情。

  出了这种事情,谭志也没了再带众人游览的心思。不是他不想找回一场,而是西门老人险些被度化,已经充分证明了此间的危险,就算他再怎么蛊惑,其他人也是不会着道的。

  “诸位,暮色将至,二弟应该已经准备好了,不如这就去赴宴吧。”谭志朗声说道。

  “不用这么急吧。谭长老,久闻金光洞之名,如雷贯耳,然未曾一见,深以为憾。如今到了地头,不知可否容我等在金光洞前看上一眼?”蓑翁忽然开口说道。

  张克南等人见状,也纷纷附议,就连任紫烟都露出饶有兴致地神色。

  谭志眉头一皱,顿了顿,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带诸位去看上一看,只是金光洞内却是不容外人进入的。不过……蓑翁,你这么有兴致,何不考虑一下我先前的提议。”

  蓑翁扶了扶斗笠,道:“谭长老何必再提此事,我只是想看一看,并无他想。”

  招揽不成,谭志也不多做纠缠,带着众人往金光洞而去。

  金光洞是金光胜地的机要之地,立派的根基所在。洞中有无尽佛光照射出来,洞前墙壁之有各种各样的壁画,其内容看上去都和净土宗的信仰有关。

  然而不过半盏茶的功夫,谭志便提议去金光殿赴宴,想来有些东西不方便让外人观看太久。这也是题中应有之意,众人自不会有意见,门派重地,人家答应让你一观已经是给了极大的面子,遂依言返回。

  一行人到了金光殿前。云逍看了看晷带,恰好酉时正,放在青州城里,正是百姓们用晚饭之时。

  殿前已然聚集了十数人,皆在等候。

  谭志看到这些人,不禁露出些笑意,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有几个面孔已然不在这人群中。

  云逍也注意到了这点,这些人有的面带喜色,有的则脸色发苦。那带着喜意之人,不用多说,肯定是得到了好处,而脸色愁苦之人,想来是门中长辈或者弟子着了道,被度化,成为了金光胜地的门人。

  云逍仔细观望一番,各派的长老级人物一个没少,倒是年轻弟子不见了三五人。想想也是,能当长老,并且被派来去探索荒塔之人,都是入道级强者,能修炼到这一步,没有一个人是愚笨之辈。

  要说那些年轻弟子,其实不能说是愚笨才着了道,只是禁不住诱.惑,而能力又不足,才会被度化。

  能得到几个其他门派的精英弟子,先前损失佛器的肉痛感顿时轻了几分,谭志的脸上也堆起了笑容,他朗声说道:“诸位,这便入席吧。”

  众人各怀心思,应声走入金光殿中。



温馨提示:
极品仙君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仙君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仙君全文阅读和极品仙君txt全集下载。极品仙君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仙君 第五十九章 想哭不能哭的伤痛 第五十九章想哭不能哭的伤痛 谭志的神情也有些茫然,而且不似作假,他苦笑一声,道:“紫烟长老,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蓑翁冷笑一声,没有说话,但立场已经十分鲜明。 太一门一行人 2012-04-12 13:01:1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