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6章:拿执照杀人

作者:熊掌天下    更新时间:2012-02-03 12:21:22    状态:连载中
可是,越是想,越是看,那被秦天龙瞬间抱在怀里的温度便越是清晰,好像自己的身体上还存留着秦天龙的温度一般。

良久良久,柳河依轻轻笑了起来,心道:这个可恶的男人呵,胸膛怎么可以那么温暖

对于事件的真假,柳河依并没有怀疑,她所迷惑的只是为什么她会被牵引到其中。

想着想着,她忽然一愣,还记得在她最需要人保护的时候,是秦天龙出现了;还记得在她最冷的时候,是秦天龙给了她外套;还记得她快死的时候,是秦天龙紧紧抱住了她

零零碎碎的片段,让柳河依的记忆一点点清晰起来。

挣扎了三天后,柳河依打算直接向秦天龙把事情问清楚,至于要不要告诉吴妈,等事情清楚之后再说。

“呃要说我是谁?呃这个问题”秦天龙很纠结。

自从先前祝小英三人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的情况,他便不反对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柳河依,但总得把话编得可信,不然肯定会被柳河依当成一个傻子。

总不能直接说“我是一个国家级编织,拿着杀人执照的国编杀手”吧!

柳河依一听,心下却是松了一口气,要是秦天龙死不承认,她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你就说吧,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但是,如果你的身份威胁到了我们的成员,我还请你老老实实离开。”

“离开倒是不会。”秦天龙嘿嘿笑了两声,“不过我觉得并不是你容易承认的东西。”

“是吗?我倒是不介意听听你的理由。”

理由?我能有什么理由,还不是就是“我是一个国家级编织,拿着杀人执照的国编杀手”这话。

“这么说吧!你知不知道特工?”秦天龙很小心地把话说出来,唯恐柳河依嘴角一咧,认为他是个白痴。

“特工?”柳河依想了想,点头说:“行,我知道。”

你怎么就知道了,我都还没说呢!

“那个总归来说,我就是一个特工。”秦天龙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之所以来到云端公司,主要是为了追查先前徐闰年贪污国家资产的罪行。”

“徐闰年?”柳河依想起她刚回到公司时,整个公司除了秦天龙的撅起就是徐闰年的落马两件事来,说道,“好吧!我相信你了。”

相信个屁!你就不能多问几句台词,好歹让我把话编全啊!

“之所以现在还留下来,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并没有把徐闰年的具体贪污情况和洗钱路线查清楚。”秦天龙心里那个慌啊!

要是现在不把话编全,指不定以后还会扯出多少问题来。

然而,秦天龙却不知道,此时柳河依的心里尽是一片温暖,只要确定了秦天龙不是黑社会,也不是来骗她们的小富豪,她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样的甜。

只见她心下一喜,脸上顿时显出两朵桃花来,眼神微熏迷离,彷如喝醉了一样,忽而,她又冷下脸来,说道:“是吗?没骗我?”

秦天龙看得两眼直迷糊,这女人怎么怎么演技那么好?到底怎么了这是?

“拜托,我能拿那么重要的事情骗你吗?你不想想,特工这玩意儿那么不现实,我就算再能编,也要你能相信啊!我没必要拿那么玄乎的身份忽悠你吧?”

好吧,我承认,我正在忽悠你。

看着秦天龙满脸诚实的表情,柳河依心里更是甜蜜。

这个傻子,就算你骗我又能怎么样?只要你不说出你是来骗我的,我都相信。

“行了,这就算放过你了,你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回去了。”

秦天龙一听,高兴得差点蹦起来,把手放到脑门上,像是敬了个军礼,“那好,我走了啊!”

“你”看着秦天龙转身就走,柳河依气得直跺脚,这个傻子,怎么就不知道我说的是反话!

她刚想张嘴把秦天龙喊住,忽然,脑袋里“嗡”一声响,便似被人狠狠敲了一记闷棍,全身震了一震,摇摇晃晃倒了下去。

“嘭!”

秦天龙屁颠屁颠的刚想出门,只听得身后一声响,吓得他回头一看,只见柳河依侧身躺在地板上,头发凌乱,将整个脸庞都遮盖了起来。

“怎么了这是?怎么说倒就倒,一点前奏也没有,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其中原因,倒是秦天龙不知道了。

自从那天柳河依偷鸡不成赊把米,被明明要泼到秦天龙脑袋上的水全部收下之后,她便已经隐隐有了些感冒的症状。只不过她常年跳舞,算是变相的锻炼身体,一点点风寒自然可以消散开去。

可是,接下来还没好好休息,整天忙着工作,到了三天前,又被秦天冥从明珠大厦楼顶丢下来,冷风猎猎,顿时寒气入脏,按照中医的说法,此时便已该接受良好的治疗了。

然而,在这三天里,她又继续工作,虽然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却也没太在意。加上她满脑子都是秦天龙的事情,想要睡觉都睡不好,身体自然一天天拖垮下来。

刚才一颗心围着秦天龙转,忽上忽下,情绪激动,偏偏她又是个情绪不外露的人,强行将各种情感往心里压去,一时间寒气受激,潜伏已久的病症瞬间发作,登时将她的身体冲得虚弱不堪,这便有了忽然之间发烧晕倒的事情出现。

秦天龙虽然不知道这些,但还是忙不迭单膝跪下去,把柳河依抱在怀里,一手拨开柳河依的头发,见柳河依面色通红,虚汗直冒,他登时惊得浑身一震。

“好厉害的高烧!”

触手摸去,还没到柳河依的脸庞,炙热的温度便让秦天龙的手好像被烫了似的。往柳河依那洁白的脑门上抚了几秒钟,整只手掌也跟着滚烫起来。

秦天龙不敢大意,赶紧把柳河依抱到床上,用被单盖好,找来水盆和毛巾,接了半盆水,又从冰箱里拿了一些冰块扔到水盆里,放入毛巾,最后再将浸湿了的冰水毛巾拧到半干,轻轻搁到柳河依额头。

这是人们平常治疗高烧的办法,秦天龙自己一个人生活,没少有发烧感冒,也是自己一个人处理。都说久病成良医,秦天龙做起这些事情来倒是熟悉得很。

但是,柳河依此时的情况比之一般的感冒发梢还要厉害许多,根本不是这种土办法能够解决的。

过了近十五分钟,额头上的温度一点下降的趋势也没有。冰毛巾换了好多次,却像是遇到火盆一样,刚敷上去不到三十秒钟,整块毛巾顿时成了温热,再浸冰水,再敷,换了许多遍却仍是不见好转。

看着被单下的柳河依不断打摆子,额头的虚汗都被高烧蒸发开来,秦天龙也跟着焦急起来。当下二话不说,用被单裹起柳河依便往医院跑。

幸好这两天张小龙待在公司,车子是秦天龙用,现在又是大晚上,路况不错。没过几分钟,两人便到了医院。

“别别去医院”就在秦天龙刚把柳河依抱下车时,闻到医院消毒水味的柳河依猛地醒了过来,一手拽住秦天龙的衣领,虚弱地说到。

秦天龙哪里会答应,“你说话都没力气了,不去医院找死啊?”说着,她把柳河依往胸前抽高一些,让柳河依更加舒服,他则张腿继续往医院大门冲去。

柳河依急得强行打起精神来,“你个白痴,一旦住院,明天多少报道要发生。还是一个男的大晚上带我进医院,那些铺天盖地的绯闻,你受得了吗?”

话音刚落,柳河依蓦地喘了几口气,一滴虚汗借着她脑袋的微动,很快滴落下来,嘴唇也变得苍白。

秦天龙气得直想揍人。

娱乐圈就是这么回事,大大小小的情况换位很随便,明明只是一个头疼脑热,一进医院,没准就能说成怀孕检查。

而且,正如柳河依所说,他一个大男人大晚上抱着一个只穿了睡衣的女孩去医院,指不定还要被那些小报记者说成什么。

他自己倒是不怕,反正又不是真的要混娱乐圈。可柳河依就是靠娱乐吃饭,怎么可以不顾及?

“我草这不通情理的世道!”

秦天龙狠狠地一跺脚,转身急急忙忙开车,带着柳河依朝国安局驶去。

一路狂飙,秦天龙几乎把自己能够使出的所有开车技能全部运用起来,再次把张小龙这辆普通轿车开得像是跑车一样。

等开到国安局,秦天龙立马抱着柳河依横冲直撞,也不顾及国安局值班人员那惊讶的目光,直接把柳河依丢到了国安局内部的医务室。

值班人员惊奇的发现,向来不能让外界人员进入的国安局,竟然被秦天龙硬生生抱了个女人进来,而且,还是一个红得发紫的女明星。几个愣头青还想上去阻拦,猛地被几个老手拉了回来。

“你们找死啊!连秦天龙也敢管?”

“不是,组长,咱们有规定啊!”

“规定个屁!那是对你们而言!也不看看,秦天龙平常跟总局二处的处长都打打闹闹的,你们肩膀上才几颗星,不想在国安局混了?”

几个愣头青一听,顿时歇菜,转而想起秦天龙抱着的那个人来,“喂,你说,刚才那个是不是柳河依?”

“我看就是。最近秦天龙不是去云端公司查案子吗?而且还是虎牙的助理,认识柳河依很正常。”

忽然,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年轻哀叹地叫道:“我的依依啊!怎么不是我抱着你啊!”

“切!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身份!要是你也能混到秦天龙那种高度,别说柳河依,就算左手虎牙,右手萌叔,前边依依,后边女王都不成问题!”

“就是就是!”

说着说着,几个小年轻的眼里不禁齐齐闪出嫉妒羡慕很的光来。在这一瞬间,秦天龙的粉丝数量再次增加。

虽说众人都不知道秦天龙的真实身份,但为了行动方便,秦天龙在国安局内部还有一个普通特工身份,这是可以运用许多国安局资源的“出入证”,几个已经在沙发上打盹的国安局医生不敢怠慢,很快,治疗结果出来了。

“其实没什么大碍,不过就是感冒发热,严重一点罢了。主要还是救治得及时,不过,最近几天得好好调养,不能再接工作了。”

秦天龙跟几个医生握了握手,“谢谢啊!”



温馨提示:
国编杀手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国编杀手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国编杀手全文阅读和国编杀手txt全集下载。国编杀手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国编杀手 第106章:拿执照杀人 可是,越是想,越是看,那被秦天龙瞬间抱在怀里的温度便越是清晰,好像自己的身体上还存留着秦天龙的温度一般。 良久良久,柳河依轻轻笑了起来,心道:这个可恶的男人呵,胸膛怎么可以那么温暖 对于事件的真假,柳 2012-02-03 12:21:2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