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48章:国师

作者:带刀猴    更新时间:2012-02-24 18:21:23    状态:连载中
不一会,一位灰袍寺人(即后世之“太监”)引着小云,来到了大厅内,跪下行礼。

  郑伯友面色慈祥地道:“公主这些天还好吧?”

  小云肃容道:“禀国君大人,小婢陪伴公主,于五天前到达清溪山,一切都很顺利,公主眼下已加入清溪派门下的清云宗,居住在该派特意为王族诸侯、各大世家子弟准备的豪华精舍内,虽然比宫廷的条件差一些,但公主还能适应的。公主要小婢转告国君大人和夫人,公主现在的心情很好,请国君大人和夫人,不要挂念。”

  姬友闻言,一阵默然。

  小云接着道:“这是公主亲手剪下的头发,要小婢带回来,交给国君大人。公主说,如果国君大人一定要让她嫁给太子的话,她情愿入世修仙,也不愿做未来的王妃的。公主希望,国君大人能够明白她至死不渝的决心。”

  说罢,小云双手将黄绢高高举起,擎过头顶。

  原来,南子公主天生丽质,有沉鱼落雁之貌,闭花羞月之容,倾国倾城,在王室诸侯等权贵们这个小圈子内,令名远扬,当朝太子姬宫涅对其垂涎三尺,曾通过下大夫、东虢国的虢君,向郑伯友提过亲。

  姬宫涅与南子公主虽是堂兄妹,属于近亲的范畴,但在此时的大周,男女之防并没有后世那么严厉,王室和诸侯中兄妹宣淫、父纳子妻者甚多,堂兄妹结成姻缘,更是完全合理合法的事情。

  一般来说,太子向诸侯提亲,对诸侯来说,应是一种极大的荣耀。

  但是,太子姬宫涅此人不遵礼制,贪图享乐,任性胡为,尤其沉溺于女色不能自拔,天天与一些宫娥彩女胡混在一起,名声极为难听,就是郑伯友这样作风严正的朝庭大佬,听到姬宫涅这个名字,都要大皱眉头的。

  更为严重的话,姬宫涅早已迎娶了申国的姜氏公主为太子妃,宠幸的宫娥才女也不知其数,所生的世子宜臼,都有十五、六岁了,南子公主一者嫌姬宫涅年龄大,再者也不肯甘居人下,便毫不客气地拒绝了姬宫涅的求婚。

  但姬宫涅不达目的不罢休,时不时来拜访南子公主,送东送西,并不停地托媒提亲,令南子公主十分厌烦,这才下定决心,索性一走了之的。

  一位灰袍寺人躬身上前,双手接过小云手中的黄绢,躬身送到姬友跟前,双膝跪地,双手高举,擎上黄绢。

  郑国国君姬友接过黄绢,一眼认出那绺漆黑光亮的青丝,正是女儿南子的头发,不觉心中一酸,神色黯然,片刻后叹道:“南子这孩子,从少任性胡为,不喜欢受约束,她的性格与太子殿下,肯定是合不来的,要她接受宫廷森严的礼制规矩,只怕也是受不了的。寡人表面上要南子答应嫁给太子殿下,不过是给天子和太子殿下一个面子而已,哪会真的逼迫她啊!”

  坐在一旁的掘突怕父亲伤心,连忙岔开话题道:“小云,你们这几天在清溪山,见到了王三没有?”

  小云应道:“见到了。”

  然后把她们在大峡谷中看到的一幕,简要的向世子掘突叙说了一遍。

  掘突听得别后不过数日,王三竟表现得如此神勇,不由大感惊奇,脸上兴奋之色飞舞,连称自己“没看错人,王三总是让人感到意外啊”!

  这时,一位寺人进来禀告道:“国君大人,国师季咸大人已到,正在大殿外候旨。请国君大人示下,可否让国师大人进来?”

  郑伯友忙站立起来,道:“快,有请国师。”又对小云道:“你先下去歇息一会儿,等这边的事情办完了,立刻回清溪山伺候公主去吧!”

  小云听得国君大人如此说法,料知他并无逼迫南子公主许婚姬宫涅之意,不由心中暗喜,连忙恭声应了一声,磕头行礼毕,退出了大殿。

  殿门外响起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位身着青色道袍、面目清朗的道者,约莫五六十岁的样子,步履飘然的进了来。

  “微臣季咸,叩见国君大人!”

  道者躬身行礼道。

  “国师免礼,平身。来啊,给国师看座!”

  姬友面色亲切地道。

  掘突见其父亲起身,也连忙跟着站立起来。

  季咸一双灵动的眼睛看了姬友一眼,忽然道:“微臣观国君大人面色沉郁,心中似有难消的块垒。国君大人叫微臣过来,莫非是想要占卦吗?”

  姬友颔首道:“国师说得很对。寡人正有郁闷之事,想请国师推演一卦。”

  当下,姬友便将心中的疑虑,在这位郑国国师面前,全盘托出。

  三人坐定之后,姬友面色凝重,目光望着殿外空洞的远方,缓缓地道:“关于那件令人费解的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大周王宫中发生了一件极其怪异之事,令当今天子周宣王疑虑满腹,抱病临朝,召集大臣们朝议,以定凶吉。

  集大周王室巫史、国学大师、专家等几个闪亮的荣誉称号于一身的大臣、太史伯阳父,在周宣王面前演算了一卦。

  数完蓍草,卦象却是坎上坤下,乃是“比卦”。

  自伏羲创出八卦以来,经黄帝将其演绎为六十四卦,黄帝属土,以坤卦为六十四卦之首,称《归藏易》(黄帝轩辕氏,生于归藏山轩辕之丘,又称归藏氏)。

  这就是《易》中,关于“八八六十四卦”的演进过程。

  后来周文王被囚羡里,也将其推演为八八六十四卦(即《周易》),周为火德,以乾卦为首,能演先天之数,无不应验。

  因大周灭商而有天下,《周易》便成为了一门显学,号称“大周国学”。

  在神州大陆,懂得《周易》理论皮毛者,比比皆是,但精通易理、能推演过去未来之事者,却屈指可数。

  是以,众大臣一见是“比卦”,便知此卦乃是吉卦,全都大大的松了口气,纷纷向周宣王称贺。但唯独大臣伯阳父仍愁眉苦脸,眉头紧锁,好像心头压着万斤巨石似的,额头上竟有微微的冷汗渗出。

  宣王见状龙颜不悦,虚弱地道:“太史,朕于国学一道,虽然一知半解,不甚了了,但也知道比卦乃是吉兆,为何爱卿仍然眉头紧锁,心事重重也?”

  伯阳父俯身一拜,神色凝重地道:“禀陛下。比卦的卦辞,乃是‘吉,原筮,元永贞,无咎。不宁方来,后夫凶。’微臣担忧眼下虽吉,但后事难料啊。此卦似乎隐喻有不利国家社稷之事,将要发生。微臣心中踌躇,意欲推演先天之数,已定凶吉,不知陛下意下如何?”

  宣王见伯阳父说得如此郑重,心中一凛,便点头应允。

  于是,伯阳父当庭打坐在地,袖手取出三枚金钱一抛,待那刀币滚落在地时,便看了其阴面阳面,然后口中念念有词,屈指掐算起来。

  在众大臣的睽睽目光之下,只见伯阳父脸上,慢慢笼罩了一层阴翳,表情越来越阴沉,越来越难看,越来越紧张,额头上竟有黄豆大滴的冷汗冒出,脸色甚至开始青白不定起来。

  好像绞尽了脑汁、费尽了心力似的。

  片刻之后,伯阳父忽然声嘶力竭的大笑三声,又声泪俱下的大哭三声,神情惨然,声音微弱地道:“羊被鬼吞,马逢犬逐,凶兆也。羊为未,马为午,以十二支属推之,当应在未午之年,也就是十五年之后,有亡国之厄。此乃老臣耗费心力演算出来的,当非常灵验,愿陛下慎之!”

  说罢大叫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竟然昏倒在地。

  太史令伯阳父的怪异举止,把宣王和全体大臣,都吓了一大跳!

  便是宣王也骇异不已,连忙让寺人将伯阳父送到太医院处治。

  一时之间,众君臣手足无措,莫衷一是,竟不知如何办才好。

  那么,王宫中究竟出了什么怪异的事情,让大周朝君臣如此紧张呢?

  事情还得从千年前说起。

  千余年前,大夏自夏启立国,十四传至孔甲为帝时,大夏气运几尽,终于出了一位荒唐的暴君孔甲,大周朝史书《国语。周语下》说:“孔甲乱夏,四世而陨。”

  说的就是此人。

  意思是说,孔甲祸乱夏朝,以致大夏王权四世而斩,被商汤取代。

  孔甲在位31年,喜欢装神弄鬼,沉湎于酒色歌舞,胡作非为,天下诸侯看在眼里,都对其极为不满,纷纷反叛。

  本来,孔甲作为神王大禹之后,他的先祖功德无量,神、人咸服,吃喝玩乐本来也无伤大雅,部分诸侯反叛也无碍大局的,但孔甲凭借其祖先大禹治水时炼制的仙宝“御龙图”,胆大妄为,竟拘禁了两条镇国神龙,玩起了“养龙”的游戏,终于触动天怒。

  要知道,神王大禹治水,生平足迹踏遍神州大陆,那都是御龙而行的,以神王大禹的绝世法力,无量功德,只当神龙是一件交通工具,那也是担待得起的。

  不然,如果禹王也像凡人那样,只能依赖双腿步行的话,要在短短十多年时间内走遍神州大陆,还要回三次家(三过家门而不入),那就不可能了。

  禹王在飞升仙界前,虑及后世,曾留下“御龙图”和两条神龙镇国,以保千秋万代,江山永固,可谓深谋远虑,泽及后代。

  但他留下的万世基业,却被孔甲轻易败坏了。

  只不过,孔甲也不是有意败坏的就是了。

  孔甲虽然贵为大夏天子,到底不过是凡夫俗子而已,竟将镇国神龙当作宠物喂养,拿其“耍猴子把戏”,整天表演节目取乐。



温馨提示:
破天神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破天神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破天神目全文阅读和破天神目txt全集下载。破天神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破天神目 第148章:国师 不一会,一位灰袍寺人(即后世之“太监”)引着小云,来到了大厅内,跪下行礼。 郑伯友面色慈祥地道:“公主这些天还好吧?” 小云肃容道:“禀国君大人,小婢陪伴公主,于五天前到达清溪山,一切都很顺利 2012-02-24 18:21:2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