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2章:挖金鸡

作者:绿柚    更新时间:2012-01-13 19:00:29    状态:已完结
“就是,自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不过,刚才看到他那副死了爹娘的表情,我是心花怒放,六月天吃个冰冻西瓜都没那么爽,哈哈哈,刘咏,加油,泡个富姐做老婆,明年生个侄子给哥们玩玩。”

  刘咏听后额头满是大汗,这些是什么怪物,小孩也拿来做玩具。

  “咳,咳,”刘咏怕他们说出更离谱的话,咳嗽了两声,打断他们的话,“如果我告诉你们一个消息,绝对比这还爽。”

  “什么?”三人疑惑而又满怀期待的望着刘咏。

  “嘿嘿,其实,刚才我是客串男朋友角色的。”

  “哪!”三人不约而同的朝刘咏伸出中指……

  刘咏站在五楼租房的阳台上,倚着拦河,眺望着沉浸在夜色中的都市夜景。

  霓虹崔灿,灯光闪烁,南平这座繁华都市,从来少不了高楼林立,在夜色中,那些高楼大厦的棱角,装饰了七彩绚丽的霓虹线,让它看去甚是雄伟壮观。

  近处,被那些巍巍高楼包围着,便是南平市的城中村。一幢幢低矮小楼蹙立,然后杂乱无章的连成一片,其中掺杂着些古色古香的古董建筑,在灯火通明的夜色中,依然显得有些沧桑凄凉。

  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特别是今天救治那老人时的情形,刘咏眉头轻皱,也许旁人不知道当时其中的奥妙,但刘咏却清楚的感觉到,无论是点穴、推宫过血,始终有股柔和真气随手而出,特别是推宫时尤其明显。

  这是怎么咋回事?会不会是网上说的气功疗法?刘咏习惯的搓揉双手,无意中碰触到桃木戒指,忽然若有所悟,难道是金鸡异能在作崇?

  想到金鸡,刘咏不由得想起了那奇异一幕。

  一弯新月悬挂天空中,皎洁的月光洒满大地,月色中的群山,沉浸在朦胧的夜雾中。鸟儿早已归巢,山谷变得宁静幽远。

  月光中的焚龙坑,显然被挖掘过,足足有三层楼深,新挖出来的泥土,堆在坑周围,高高的,远远看去,焚龙坑就像山脉上凸起来的小山包。

  坑底由于是煤炭土的缘故,显得有些黑,此时,那个发现金鸡的年轻人,正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的箱子。

  不错,这个年轻人就是刘咏,今天早上,他将焚龙坑的草根都翻了个遍,终于得出结论:这只会走路的金鸡,钻进地里去了。

  这本来是匪夷所思的事情,可刘咏将这诡秘情况与在山下放牛的二叔一说,二叔毫不犹豫的叫来十多个村民,开始挖金鸡,这让刘咏很是纳闷。

  “二叔,你真的相信?”二叔并不是刘咏亲叔叔,而是刘咏邻居,没有儿女,平时是将他当儿子看待,这些年,可是不遗余力的帮助刘咏家忙这忙那的。

  “呵呵,换其他人我不信,你刘咏说的,我信。”二叔憨厚的咧嘴笑笑,慈爱的拍拍刘咏肩膀,“放心,挖出金鸡,就留给你做学费。”

  “是呀,我们商量过了,挖到金鸡就给你做学费。”其他人异口声声的附和道。

  他们挖金鸡目的,竟然是给自己做学费,这一刻,刘咏感动得泪盈满腔。

  刘咏的童年是幸福的。爷爷是附近有名的赤脚医生,从小就没有奶奶,慈祥的爷爷将他当宝贝一样的疼爱,时常带他进山采药。爸爸是村里人称的逃兵,动不动的就抓他练那些研究出来的武功,但总的说,爸爸妈妈对他是疼爱的,一家四口,虽然清贫,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可这幸福时光,在刘咏上初一的时侯给打断了。

  那一天,双亲到县城里办事,给一部失控货车撞倒,还没送到医院就永远的离开了小刘咏。

  遭遇惨变后,爷孙俩是相依为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刘咏很争气。虽然手勤脚快的帮干农活,但没有耽误学习,成绩稳列前茅,最后顺利的考上了有名的宁阳大学,成了刘家村第一名大学生。

  这本来是件自豪的事,可那一万多块的高额学费,让爷爷愁眉苦脸,他虽然有一双救死扶伤的妙手,可没有那些穿白大褂医生的黑心,平时收的诊费药费,都是病人随便给的,在这闭塞贫穷的山区,病人又那里有多少钱呢。

  这时,山里人的淳厚纯朴显现出来,先是村里人自发的募捐,后来外村人知道情况后,也加入募捐,总共募捐了差不多两万,将学费解决了不算,还办了一次贺学酒,庆祝刘咏这个大学生入学,这着实让爷孙俩感激得折了不知多少次躬。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旦夕之祸福,命运就是喜欢弄人,爷爷莫名奇妙的去世,刘咏现在是名副其实的孤儿,他还在考虑开学的学费呢。

  黄金值钱,金鸡更值钱,这道理连小屁孩都明白,而这些村民,却没有一丝贪念,想的首先是他刘咏的学费,那怕是有一点希望,也不不遗余力的挖掘,怎不让他泪如雨下。

  挖掘进行得热火朝天,也引来了不少人来围观,挖到煤炭土层,大伙更是打了鸡血般斗志昂扬,甚至围观的也有人下来帮忙,可时间不等人,天黑还没有挖到坑底,大伙便回去吃饭,等明天再来,因怕有人贪心半夜来偷挖,刘咏就自告奋勇的留下来守夜。

  刚才,闲得无聊的刘咏,忽然看到旁边金光一闪即逝,惊诧之下查看,才发现那里泥质与众不同,一时好奇心起,朝这位置挖下去,没想到“哐啷”的一声,锄头碰到个大箱子。

  刘咏望着面前的小箱子,这个小箱子外面还有个大箱子的,不过,给腐蚀得剩下箱壳,刘咏毫不费力的将小箱子拿了出来。

  这是个古色古香的檀木箱子,一张画满朱砂字符的黄纸,封住箱盖。这种黄纸刘咏见过,是道士驱鬼镇魔驱邪用的,那些字符就是咒语,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勒令之类的。

  邻村就有个自称茅山第九十一代传人的道士,那家建房子开土动工,都会请这茅山道士去作法驱邪。茅山道士就会设个法案,拿着桃木剑手舞足蹈,口中念念有词的作一番法,然后在宅基地四周点燃这种黄纸,待黄纸燃尽,作法也告大功圆满,主人便鸣鞭炮破土动工。

  难道这箱子里面有什么牛鬼蛇神不成?非得用咒语黄纸封住?刘咏疑惑的望着躺在地上的箱子。

  不得不承认,这箱子看形状有些年代,还保持着原色原味,就象昨天放上去似的。

  要是换成别人,骤然看见这诡秘箱子,恐怕吓得面色青青,pi滚尿流,可刘咏不怕,对那些牛鬼蛇神怪论,他是不屑一顾。

  金鸡是不是在里面?刘咏缓过神,带着好奇,带着期待,用手轻轻揭开那张黄纸,箱子没有上锁,刘咏轻而易举的打开了箱盖。

  箱子里面垫了一层黄绸布,上面躺着一只黄澄澄的金鸡,在月光的照射下,金鸡反射着柔柔的金光。

  哇噻,金鸡!看到呈现在眼前箱子里的金鸡,刘咏感到头脑一阵眩晕,随即血脉喷张,一种莫名奇妙的兴奋激动,迅速在心里蔓延开来。

  想到今天看到金鸡会走路情景,刘咏还是有点徬徨,这实在太诡异,他担心这金鸡会突然跳起来。

  楞是仔细观察了一会,刘咏才放下心,金鸡并没有动的迹象。

  后来,刘咏才明白金鸡为什么会跑出焚龙坑的原因。

  刘咏颤抖着捧起金鸡,在手电筒的灯光下仔细观摩起来。

  金鸡入手沉淀淀的,很有斤两,做工精致细腻,栩栩如生,特别是点缀了宝石的黑眼睛,徙添神韵,显得更有神气,如果不是全身金黄,刘咏真怀疑这就是一只真鸡。

  “哼,都不知道是不是有金鸡,一群大人跟着个小孩子瞎捣腾,真是好笑。”想起下午围观的人们见依然未果,失望之余,终于有外村人开始热嘲冷讽,让刘咏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找不到辩驳的理由。

  现在终于找到了金鸡,证明他不是撒谎的,刘咏想起别人的议论,心里顿时有种成功的自豪,兴奋激发了冲动,我的亲亲,刘咏不管金鸡污脏与否,对着金鸡那嘴巴狠狠亲去。

  黄金应该是冰凉的,当嘴唇贴上金鸡小嘴,刘咏却诧异的感到暖暖的,犹如当初用了一根棒棒糖,骗黎海灵的初吻那样,只是当自己学着电视里那样,伸出舌头想侵入她口中时,却给黎海灵一把推开,梨花带雨的哭着说刘咏哥骗她,人家媳妇才这样亲。

  刘咏不知道是不是黎海灵故意的,反正到后来,自己答应她做自己媳妇,她才破涕为笑,抱着自己生涩的亲了一下。

  后来长大了,俩人知道了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虽然还是关系密切,但没有接过吻,直到黎海灵考了南平市一中,在即将去学校的那一睌,黎海灵主动的吻了刘咏。

  但以后,她就再也没有在刘家村出现过。

  听说,黎海灵父母就在南平市,刘咏直到现在还怀疑,她是不是早知道自己不会到这山区。

  想着黎海灵那檀红樱唇,刘咏忽然生出种莫名奇妙的冲动,调皮的伸出舌头,吻住金鸡的嘴巴。

  这下杯具了。

  突然,刘咏感到一股强劲电流骤然从金鸡身上袭来,舌头如猛遭电击,全身一震,犹如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法,动也不能动,脑子瞬间变得昏沉混沌,迷茫朦胧的白茫茫一片。



温馨提示:
全能兼职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全能兼职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全能兼职全文阅读和全能兼职txt全集下载。全能兼职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全能兼职 第22章:挖金鸡 “就是,自以为有钱就了不起,不过,刚才看到他那副死了爹娘的表情,我是心花怒放,六月天吃个冰冻西瓜都没那么爽,哈哈哈,刘咏,加油,泡个富姐做老婆,明年生个侄子给哥们玩玩。” 刘咏听后额头满是大汗,这 2012-01-13 19:00:2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