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极品弑魂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4章:一‘声’定局

作者:梦回眸    更新时间:2012-01-13 00:06:30    状态:已完结
对于他们这些能够看得见对方战斗的人来说,这是一场视觉盛宴。然而对于那站在远处的许心怡与喻之青来说,则是担忧与恐惧。他们看不见,但是听得见。那强大使得地面都在战斗的爆炸声,想想都知道,是炸弹爆炸之后的现象。

  而他们心中的那个人却要去面对,不担忧那就奇怪了。

  “鳖孙儿,我告诉你,你有本事你就不让我近身,否则只要我近身那么就是这场战斗结束的时候!”苏东将一枚炮弹御开之后,低喝道。

  “那你先来到我身前再说!”余华笑道。再一次射击。

  “妈的,你给我看着,看我怎么将你这些讨厌的东西给破掉!”苏东大吼道。迎着炮弹冲了上去。

  后面一直看着的苗丹雪三人,顿时紧张了起来。看这种疯子战斗,他们永远都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干什么。

  只见苏东来到炮弹前面,一下子将弑魂立在了身前,一转将刀锋对着炮弹。大吼着,冲了上去。

  炮弹的弹头与弑魂接触的那一霎,苏东身体前方弑魂后面便出现了一个能量盾,大吼道:“给我破!”

  弑魂一下子劈在了上面,炮弹是破开了。但是也炸开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起,烟雾将苏东给笼罩在了其中。

  苗丹雪三人,加上高墙上那被绑着的水新宇不知何时也来到了边缘处,四人都满脸紧张的看着里。这次不再是普通人看不见的能量烟雾,而是大理石被炸开之后产生的烟雾。

  不一会儿,烟雾前,也就是对着余华方向那里一道人影闪出。显然余华是察觉到了,惊讶的看着冲来的苏东,险些忘记攻击。立即发射,这次苏东依然用着那种方式。随后从时间更短的从烟雾之中冲出。

  三枚时,能够看见的人都看见了,苏东为什么能够在那般强烈的爆炸之中宛如无事人一般的冲出来。

  炸弹撞击在弑魂之上时,此时那能量盾已经变成一个三角形,将苏东保护在其中,强大的冲击力冲击在能量盾上时,全部随着三角护盾朝着两侧滑开。

  一闪而过,这次发射后,炮弹就在余华的身前炸开了。冲击力之下使得他自己倒飞了出去,然而就在此时苏东来到了他的身前,脸色虽然苍白,但是却在笑,疯狂的笑,道:“怎么样鳖孙儿,我说过那么我就能够做到,可是你貌似不行!”

  说着,大喝道:“弑魂之音!摄魂之音!”

  咿呀!咿呀!

  一次将两种音波攻击用来出来,弑魂落在阻挡的左轮炮上。所有人在那一瞬间听到了那极为刺耳且颇具穿透力的声音。就算是苗丹雪三人都不由皱起了眉头,而喻之青许心怡还有那些站在高墙之上的貌似充当保镖的人,几乎同一时间捂住了耳朵。

  满脸痛苦的,而且那声音还有一种使人产生强烈恶心的感觉。

  而此时余华这个直接承受者,面色一下子变得苍白,接着张嘴就是一口鲜血喷出,洒得苏东满脸都是。提起全身的力气,闪开,刚刚站稳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一下子半跪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这……刚才大哥手中那把大刀发出的是什么东西啊,竟然一下子就让一秒前还是生龙活虎的余华,给弄成了这个样子?”王明宇满脸惊讶的说道。虽然他们都听到了,但是却并没有感到什么不妥,除了颇为难听以外。

  “不知道!”苗丹雪满脸疑惑加沉思的摇头道。

  “我想那是一种攻击,一种他那把前所未有的战刀自带的攻击!”陈敏珍所有所思的说道。

  水新宇看到下方一招将余华给弄成重伤的苏东,叹息道:“要胜他,只要不让他近身,可是这家伙比我还疯狂。还有就是在速度上超过他,可是人体的极限速度也就是六百米每秒,他最快时都已经达到五百左右了,要超越难啊!”

  “怎样,鳖孙儿,我的弑魂进化之后攻击的感觉如何啊?”苏东将弑魂扛在肩头,笑问道。

  “不怎么样,你依然要死!”说着手中的左轮炮化为能量将右臂笼罩。

  “苏东快组织他,他能够使出魂器高级进化!”陈敏珍突然急切的大喝道。

  闻言,一下子出现在余华身前,将弑魂一下放在他的背上,那让人很难受的声音在此响起。余华张口鲜血喷出,手中那能量一下子变成了手枪,再一声,手枪化为能量回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你有本事就杀了我,否则你今天都会死在这里!”余华爬在地上,颇为虚弱的说道。

  抬头看了看苗丹雪三人以及喻之青与许心怡,笑了笑道:“放心,杀你是迟早的事情。但是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你还不用死!”

  ……

  高空之上,余华住处斜上方,此时那牵着一位小男孩的极品美女有一次出现了。低头看着下方那早已经没有人的院落。失落之意再一次的出现在了她那精致的脸上,身侧的小男孩抬头看着他妈妈脸上的表情,稚嫩的脸上泛起了疑惑之色。

  这一个月以来,他们在这AN市之中,追着那个气息不断的到处跑。但是每每气息出现,她带着儿子感到那气息所在之地时,看到都是人已离去,留下的尽是越来越淡的气息罢了。

  多少次了,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与之擦肩而过了。不管女王多么疯狂的赶路,然而最后结果看到的都是此时这般,失望已经接近绝望了。她都怀疑,是不是她找的那个人,知道自己来了,专门躲着自己。

  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巧得都带着无尽的诡异。仿佛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一样,一次两次还能说是巧合,但是这么多次过去了,每次都是如此。不得不使得她生出如此的想法!

  夜,安静且安详的夜晚,然而原本是皓月当空繁星漫天的美丽夜景,突然下期了雨,不大但是也不小。毕竟这时已是紧接秋末了。

  一个人一直站立在别墅的阳台上,一直站在从美丽的夜色站立到现在雨下。抬头看着远处的霓虹灯,那光芒在这雨幕之下,显得愈发的美丽起来。时有时无的汽车鸣笛声,为这夜晚添增上了一丝别样的旋律。

  “未来的事情又有谁能够想到呢,前世苦逼的自己,从未想过那2012年底真的发生了大灾难,虽然不是世界末日,但是也差不多了。

  又有谁想得到,也是那场灾难将我送到了这里。来到这里之后让我的未来充满了危险与刺激。”

  想着想着苏东脸上充满了豪气,满脸自信缓缓的且悠长的道:“不必回头,不必挽留,大步流星向前走,去扬风,去除海,去开造自己的天空,大地在我脚下,壮志在我心中,一切困难都会向我底头。

  是谁说,自己不够优秀就不敢往前走,是谁说,没有把握的事就不做,是谁说,弱者等待机会,强者创造机会!我不是弱者,我相信自己够优秀,没有把握的事我也要去创造奇迹!

  鲁迅曾说过:“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事淋漓的鲜血”。再苦,也别忘记微笑;再累,也得继续坚持;再恨,也别一直放在心上:再烦,也得注意语气;再远,也得一直走下去。因为生活还得继续。

  物质决定意识,意识是物质的反映,这不是我所认同的!我是唯心主义者_意识决定物质!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对月当歌,人生几何?精堪细酌,人生也没那么多的悲哀,“最大的悲哀莫过于心死”,当你的心还没有停止跳动,人生就还是精彩的,又何苦悲哀!深深地记得曾经有人告诉我:“干嘛要学文艺青年无病呻吟”现在想一想也觉得没错!干嘛要用那么童真的心来想象世界是个神话。

  何不常用范仲淹的美言安慰自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让我们袒胸露背,来面对万箭穿心。那个时代的九零后,我们只为自己代言!”

  最后这句话是苏东在心头说得,因为后面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四人来到了后面。

  许心怡缓步来到苏东的身侧,面带微笑的看着前方道:“好豪气,好荡气回肠的一番话!”

  “想不到我这位平时只爱钱的大哥,竟然能够说出这样一番话,真是让小弟我刮目相看啊!”王明宇靠在墙壁上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嘲笑道。

  苗丹雪与陈敏珍则站在一起没有说话,也没有丝毫的表情。

  “我可说不出这样豪气的话,这是我一位高中同学写的一篇名为《雨夜抒怀》。我只不过突然想起,将这篇说出来来宣泄我此时的心情罢了!”苏东苦笑道。

  “你还有这样的心情啊?”苗丹雪带着怒气的说道。

  陈敏珍接着道:“给我们一个解释,为什么最后我们离开余华那里,你要将他放走。难道你不知道余华就是一个定时炸弹么,你这样做纯粹是放虎归山!”

  “真的想听?”苏东转身看着三人问道。不当事苗丹雪三人,就连许心怡都点头了。

  苏东一扫众人的样子,笑道:“因为我不想杀人!”

  “就这样简单?”王明宇颇为无语的问道。

  “对,就这样简单!鬼魂、恶魂这些该杀!”说着转身看着辽阔幽深的夜空道:“就算我放虎归山哪有怎样?第一次能够将他这头老虎给打成病猫,那么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还是那句话,只要他想玩儿,我苏东奉陪到底!”

  …………

  雨夜之中,一把雨伞之下,一男一女并肩而行。苏东本来是想要开车送的,但是许心怡没有答应。结果二人就这样并肩漫步走出了别墅区,朝着AN附中而去。

  没有任何的话语,围绕这二人的仿佛有用只有沉默与无声一般。但事实上二人都有一大堆话要对对方说,然而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走了多远。

  二人就如同机械式一般向着目的地走去。

  “我知道你为什么说我们不是相同世界的人了?”原本都默不作声的两人,许心怡率先打破,说道。

  “哦,是嘛!”苏东缓缓的说道。

  就这样简单的几个字,许心怡等待了半晌没有后话,接着道:“我知道你怕我担心,怕我受到像今天那种伤害。我也知道一直都是爱着我的,所有你当初才会说出那种话。怪我,都怪我,当初没有自己的想想原因,就答应了余华的求婚。否则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

  “不是你的错,就算你不答应,今天那一站都是无法避免的。”苏东看着前面的雨滴落在地上的水花,说道。

  “其实我不怕的,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自己和我。”伸手将苏东的手抓住,道:“我愿意与你一同承担一切,不管是多么的危险,多么的害怕我都愿意!”

  听到这些话,感受着手掌之中传来的温暖。苏东真的很想很想这样一直走下去,永永远远都不要天亮,然而迟疑了一下之后,从许心怡手中抽离了出来,道:“我不愿意!”

  说完将雨伞交给许心怡,走了出去。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违背自己的心去做不愿意做的决定!”站在原地死死的抓住雨伞,许心怡叫道。

  “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我身处的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有多么的危险。”苏东站在雨中缓缓的说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的双手死死的捂住。声音是那么的苦涩但是却带着一往无前的坚定!

  又有谁知道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苏东的心其实是在滴血呢。他曾经抱怨过,也想过要去逃避。可是现实根本就不容许他这样,逃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向现实低头,向命运低头,向华夏人造人工程低头。

  其结果就是苏东沦为一个战斗机器,一个只知道为华夏去做普通人无法完成的事情的工具。那时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他现在敢去想象的。也做不到,前世他经历的太多太多的不如意。

  竟然上天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进入这具身体就已经下定决心,让有限生命发挥出无限的光彩。他不允许自己向任何人任何事低头,他要将命运死死的抓在自己手中,然后去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命运的桎梏。

  其目的就是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再像前世那种为了两三千去使劲的压榨自己的生命力。就是这样的简单,哪怕这之前受再多的苦,再多的难,那怕让自己爱着的和爱自己的人不理解自己,他也在所不惜。

  这样或许很自私,也或许会失去很多。但是与沦为工具的下场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自私,那又怎样。人本来就是一个自私的物体!

  随后快步的向前走去,步子是那么的坚定,那么的有力,仿佛前方即便是千难险阻也要一步步的踏过去,直到消失在雨幕之中。

  不是我不爱你,而是我身不由己!

  看着前方许心怡笑了,笑的很甜蜜也很开心,道:“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这一刻,苏东那些话依然萦绕在耳边,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的明白苏东的心。那个平时吊儿郎当的家伙,其实心中一直都很苦,一直背负着沉甸甸的东西。

  爱是什么?

  不是所谓的朝夕相处,也不是山盟海誓,而是不管在什么地方两个人的心都能够紧紧的在一起。经历得起时间的冲刷,经历得起各种考验,那才是真的。而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说出那三个字。

  此时这三个字就失去了它原有的价值,变得是那么的廉价与泛滥……

  AN市东郊外,那个不知道是那个不属于华夏人造人基地,大厅之中。开着周围的熟悉的环境,这还是苏东上次在这里与其翻脸的地方。笑了笑抬头看着长桌对面的三人,道:“我已经来了,说吧?”

  哪位中年人笑了笑道:“你不怀疑我们这次还是3D投影像么?”

  “这种低级的把戏,也只是我上次没有注意罢了。你们的心跳是那么的有力,你们血液流动是那么的欢快。”苏东笑了笑道。

  “好,不愧是将我手下第一高手给打败的人。”中年人笑了笑道:“这次我们都是诚信的,所以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华夏名字叫住滕柏霖。这位小姐叫住尤美。我们这次让你来,其实就是想要给你做一个全身检查。”

  “呵呵……目的就不用说了,不就是想要将我的资料与你们的人造人做一个对比么?我看在水新宇帮助过我的份上,答应你们!”苏东毫不在乎的说道。

  “你不怕我们在做检查的时候对你做手脚么?”腾柏霖突然问道。

  “笑话,要是你们真的欺骗了我的话。就在刚才你们就死了很多次了!”苏东笑道。人家是何许人也,那可是能够轻易得知对方魂之心在想什么的弑魂师,要骗可是骗不了他的!

  一个实验室之中,此时苏东穿着小裤衩,被一个圆柱体玻璃缸关在里面。玻璃缸顶端一个金属盖子,上面密密麻麻的电线连接着周围各式各样的仪器。

  苏东之所以答应腾柏霖的要求,其实是他自己想要更加的了解自己。准确说是了解自己这具人造人身体究竟有多强。

  此时腾柏霖水新宇以及尤美三人身穿着白大褂站在前面的操作室中,隔着玻璃墙看着苏东,问道:“准备好了么?”

  “随时可以开始!”苏东点头说道。

  “那好,请你保持平静就可以了!”腾柏霖说着转头看着身前十几个操作人员道:“开始吧!”

  身前的主要的负责人点了点头,将身前的一个按钮按下。玻璃缸内一道绿芒从四周射出,包围在苏东那洁白的身体之上,开始从头到脚来回的移动。

  操作室中所有人都紧张的看着电脑显示屏上那些数据快速的变动。他们的人造人计划一直都没有取得成功,这次有一个活生生简直堪称完美的人造人给他们当作参考数据,这对于他们这个实验室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机会。

  特别是腾柏霖,他在这个实验室之中可以说已经耗费了二十多年了,对人造人一直都有人非比寻常的狂热。看到此时有这样一个成功的案例为自己提供资料,他眼红充满了兴奋与灼热,仿佛都已经看到了一个个人造人从培养缸内活生生的走出来的样子。

  这是什么,这就好比那个过去许久许久华夏的传说,女娲造人。他要是成功了,那么就是创造神的人。这是多么巨大的荣耀啊。

  十几分钟之后,所有电脑显示屏上的数据停止跳动。那些操作的博士们,全都惊呼了出来。看着显示屏就如同看着妖怪一般。

  “惊慌什么,快点告诉我结果!”腾柏霖虽然强制将自己激动的心情给压制了下去,但是说话时声音还是有点颤抖。

  那负责人将所有的资料快速的整理到面前的显示屏上,声音颤抖的道:“神,这简直就是神。太完美了,这简直就是艺术品!”

  “好了,别废话告诉我检查的结果!”腾柏霖微怒低喝道。

  那负责人立即道:“首先从他的内脏说起,心脏的心跳是普通人类的三十倍,这还是他此时处于平静的情况之下。简单一点就是他心脏的一次跳动相当于普通人的三十次跳动。

  肺,是人类的三十倍。呼吸一次相当于普通人类呼吸三十次!其他全都是普通人的三十倍。血液携带氧的能力是人类的四十倍,脊髓的产血效率是人类的五十倍。天啦,他腿部肌肉根据计算,可以在一秒钟加速到五百米。

  双手打出的力量能够达到七吨左右,脑袋运算速度达到了恐怖的每秒三亿万亿次。比如今最快的超级计算机都要快出三倍多!他平时所使用的大脑支援不过是百分之十不到,要是全部开启的话。那……那已经不是我能够想象的出来的样子了!”

  “身体极限承受是多少?”腾柏霖苦思一会儿立即问道。

  “他是华夏完全按照战斗型制造出来的,他的皮肤强度已经达到了可以抵御现在普通手枪射出的子弹。身体的强度系统测试的结果是无话估算,也就是要是他没有处于战斗状态之下的话,计算机是没有办法正确的得到数值的!”负责人宛如麻木了一般,缓缓的说道。

  “这……妈的,这华夏是怎么造出这种变态来的啊。所有内脏的工作效率是人类的三十倍,血液的携带氧的含量竟然夸张多了人类的四十倍。瞬间加速到五百米每秒,都不出现肌肉崩溃的现象。这更加可恨的是,这一切的数据全都是在他平静的情况之下。

  我们制造出来的人造人与他比起来简直就是垃圾,垃圾你们知道么。他华夏比我们发展人造人的时间要晚上十多年,结果造出来的家伙是他这样的变态。你们说,这么多年了,你们到底在干什么,说啊!”

  腾柏霖越说越气,越说声音越大。到最后都用怒吼了,可以想象此时他是多么的愤怒。那个比他们发展晚上十几年的华夏,竟然造出了这种变态。而他们的人造人还没有办法做到离开培养缸长时间生活,更别说是战斗什么了。

  使得那一伙人全都将头给低下了,也是啊,人家用的时间比他们少,但是结果却比他们强,这不是在他们脸上狠狠的抽了一耳光么。

  在所有人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玻璃缸内的苏东闭着眼睛。然而脑中一个又一个指令,一个又一个声音响起。

  “受到外界探测波侵犯,立即启动身体自动防御系统!”

  “身体内部受到核磁共振影响,身体内出现异样!”

  “立即阻止异样,启动全面探测系统!”

  “探测结果不详……”

  “异样已于身体融合,正往大脑而来,强制阻断大脑与身体联系……”

  “异样成功进入大脑,请示是否……”

  就在此时玻璃缸内的苏东伸手猛然间将头发抓住,满脸痛苦的仰头大叫了起来。

  啊!

  声音是那么的凄厉与痛苦,而且还在不断的拍打着脑袋,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一般。

  就在此时他的身体上泛起了一股淡淡的能量,不是暗红色的魂之力,而是透明无色的。

  “警告:大脑出现异样!警告:大脑出现异样!……”

  说着大脑之中的声音戛然而止,而苏东眼睛一翻倒在了玻璃缸中。

  “快,快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情况?”所有人抬头看着苏东,都呆滞住了,刚才那大叫声实在是太过凄厉且响亮了。

  水新宇立即转身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冲入到那检查室内,快速的将玻璃缸打开。伸手在苏东脖子上感觉了一会儿,抬头道:“没事,看来是受到某些来自大脑中的原因晕倒了!”

  “难道是华夏在大脑之中设置了预防探测的东西?”腾柏霖抵御说着,随后抬头对水新宇道:“将他送到休息室去,等他醒来之后我们在去询问发生了什么?”

  水新宇点了点头,将苏东扶起转身走了出去……

  一个豪华的宛如总统套房一般的卧室中,苏东躺在一张大床上,盖着舒适的被子。大脑之中光线出现,接着一个声音响起:“恢复正常,确认那是身体自动升级系统进化完毕。”

  随着那声音的消失,苏东缓缓的睁开了眼睛,而一侧的沙发上水新宇躺在上面睡着了。

  很平静的样子,仿佛早已经醒来了一般,缓缓的张开眼睛,坐起来左右看了看。最后将视线落到了沙发上的水新宇身上,叫道:“喂,喂!”

  “啊?啊!小子你醒了啊,有没有什么感觉不对的地方,快告诉我,我去该叫人来看看!”听到苏东的叫声,水新宇开始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当回神时立马闪身来到床前,焦急的道。

  “拜托,你是同志么?不要这样好不好,很容易让外人看到误会我们之间的关系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你干嘛这样担心我呢?”苏东说道。

  “靠,看来你是没有什么事情了。是我要求你来这里的,要是你在这里出现什么情况的话。你那几个实力颇为不凡的朋友,可是会杀到这里来的。那时这个基地只有重建!”水新宇没有好气的回到沙发上,说道。

  “我睡了多久了?”苏东问道。

  “三天了,你小子一倒下就睡三天。这三天可把我折腾的够呛啊,没有吃好没有睡好。而且还一身不爽!”水新宇抱怨道。

  “哦,都三天了啊。看来我要回去了,否则他们三个家伙还真会杀到这里来。”说着苏东掀开被子下床,将放在床头的衣服穿上。道:“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我就走了。”

  “嗯,先回去吧。我老板说你醒来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不用告诉他你可以直接离开。不过老板说,希望你下次能够再来!”水新宇起身说道。

  “好的,那先这样了,拜拜!”苏东笑道。转身双手插入口袋中,走了出去。

  前往AN市方向的空中,法拉利内的苏东将车子调到全自动驾驶,坐在上面伸出双手看着自己的手掌,满脸疑惑的道:“晕倒直线出现在我什么表面那种力量是怎么来的?”

  说着意念一动,能量再度出现在双手上,谁看看不见,但是透过魂之眼他可以完全的看到。而且自从醒来回想起那种力量时,他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伸出右手伸出食指对着驾驶台上的手机,一道力量射到上面。突然手机一下子变成了两个,将那种力量收起,将两个手机拿起,翻来覆去,你们的程序,电池等等,就差没有将手机给拆开了。

  最后苏东叫道:“我靠,怎么夸张,竟然完完全全的复制出来一个。这是什么能力?!”

  说着仿佛响起了什么,立即从荷包之中拿出一张百元大钞。拿着手中使出那种能力,眨眼之后两张了,接着三张……最后一大堆,一张一张的坚持:“真的,这也是真的……全都是真的,哈哈……爽啊,这竟然是全真复制。哈哈……”

  此时苏东乐翻天了,这种能力意味着什么,最简单的就说这钱,妈的,只要身上有,拿出一张,想要多少就可以复制多少。只能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这突然出现,将苏东差点搞的脑袋都炸掉的能力——变态!

  就在这时那在钱堆里的两个手机同时响起,翻了半天才将手机拿出来,按下通话键,一边美滋滋的数钱,一边道:“谁啊!”

  “靠,大哥,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手机打不通,讯息手表被屏蔽。别在数钱了,喻之青以及华夏音乐公司出大事了!”光幕之中王明宇看到苏东满脸花痴的数钱,没好气的说道。

  “什么,靠,在别墅等着,我马上回来!”苏东一惊,立即说道。

  今天李明怡一大早便来到了公司之中,到来的时候虽然现在都还没有到上班的时间,不过公司内的职员都已经开始上班了。看着那些认真工作员工的样子,李明怡满意的笑了。

  当然自从华夏公司达到今天这种地位之后,工作人员的工作热情比以往提升了许多。不过当李明怡来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忍不住苦笑了起来。这家伙自从巡演完了之后,就没有来过公司了。

  本来他坐上董事长位置之后能够轻松一下,可是没有想到苏东很是干脆的做起了甩手掌柜,他比以往更加的忙了。同时他也知道苏东与苗家还有王家的关系,虽然并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不过想必也不简单。自然还有其他事情要做的!

  进入办公室还没有来得及开始工作,秘书冲了进来,满脸焦急的道:“董事长不好了!”

  “什么事情,不要慌张慢慢说!”李明怡一如既往带着微笑问道。

  “我们刚刚得到消息,原本公司艺人今天排满的档期,同一时间全部给取消。还有喻之青以往所代言的所有产品,刚才那些公司全部打来电话,说愿意赔偿违约金。但是必须终止合作,今天股市刚刚开始,原持有我们股份的股民纷纷抛出。现在凤兰集团在疯狂的收购我们公司的股票!”秘书焦急的说着,接着面色好了许多道:“不过庙宇集团与王氏集团没有做出丝毫不利于我们的事情,而且两家集团都在拯救我们的股价!”

  “什么!”李明怡猛然站起,大吼一声。接着大脑一阵晕眩,险些没有倒下去,抓住办公桌,缓缓的道:“好了,知道了,你先出去!”

  秘书见到那个为这家公司操劳这么多年的老板,此时现在的样子,欲言又止的才是走了出去。刚离开李明怡面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道:“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凤兰集团,戴国伟,我李明怡没有得罪你吧。你为什么要封杀我这个与你集团毫不相干的音乐公司呢!”

  听到秘书说凤兰集团疯狂低价收购自己公司的股票,李明怡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凤兰集团干的了。

  满脸绝望的李明怡突然响起了什么,宛如抓住救命稻草,立即拨通了两个人的电话……

  苏东火急火燎的赶到别墅,听着王明宇将情况介绍了一下之后。苏东一拳打在强上,顿时出现了一个坑,道:“好你的凤兰集团,戴国伟,你儿子一在找麻烦,你这家伙竟然还这样,好啊,我苏东就陪你玩玩好了!”

  说着看着王明宇苗丹雪陈敏珍三人道:“走吧,三位,去我公司看看呗!”

  华夏音乐公司董事长办公室的门推开,秘书面带笑容的冲了进来道:“董事长,总经理以及王氏集团少爷,庙宇集团千金来了。她们正在会议室内等您!”

  “走!”焦急等待的李明怡听到秘书的话,立即站起走了出去。

  会议室内,李明怡冲进来第一句话就是:“苏老弟啊,你终于出现了。”随后与王明宇三人握手寒暄。

  落座之后,苏东直奔主题道:“经过我已经知道了,你什么都不要做,只需要将公司内的艺人以及员工安抚好。其他的一切叫给我们就好,我会让戴国伟知道他这个做法是多么的错误!”

  李明怡还要说什么,可是看到苏东那阴沉的脸色只好点头道:“好的,这一切就拜托你了,华夏是我以及下面所有员工这么多年的心血。”

  一个小咖啡厅内,五人围坐在桌前,除了苏东四人之外,喻之青也在这里。

  “小弟,告诉我凤兰集团在AN市有多少产业?”苏东泯上一口苦涩的咖啡,缓缓的说道。

  “在AN市凤兰集团有七家豪华酒店,原本只有六家的。可是你消失这三天时间,又有一家开业。代表就是康蜀大酒店了,其余的虽然没有这个那么好,但是也差不多。凤兰集团几乎上将AN市社会上层酒店消费垄断了。

  在华夏其他地方只要与AN市差不多的,都有六家左右。不过AN市是凤兰集团的总部所在!同时这些凤兰集团明显的为酒店服务的产业还有很多,比如饮料的原材料等。”王明宇缓缓的介绍道。

  “好,我们分头行动。你去收购凤兰集团在AN市所有的酒店,我要将它们全部变成姓王,最后给我收购凤兰集团的股票。苗丹雪你去收购凤兰集团名下所有的原材料生产基地。陈敏珍你就麻烦到全国各地跑一趟了,只要风凤兰集团明显的所有产业都给我变成姓陈或者姓苏。我们喻之青要去会会戴国伟!”

  说出这些话,就算是坐在一侧的四人光是听着都心惊胆战,可是苏东仿佛是在一个不值得一提的小事一般。

  王明宇突然提升伸手要去摸苏东的额头,苏东避开,道:“干嘛?”

  “我看看你发烧没有?”王明宇苦笑道:“大哥啊,你可知道收购这些需要多少钱,要将全国所有凤兰集团的产业全部收购,没有十亿是没有办法拿下来的。这还是酒店,那些原料产地,股票总共一下没有三十亿你想都别想。你有那么多钱么?”

  苏东没有理会钱的问题,起身看着三人道:“不要说钱,我要做的就是要将戴国伟给架空。我要让他知道与我做对他势必付出倾家荡产的代价!”

  说着快速的拨通一个电话,上面一位美眉出现在光幕上,颇为有礼貌的道:“苏先生,你好,请问有什么为您服务的?”

  苏东笑道:“我现在急需一笔资金,数目大约在三十五亿元华夏币左右。请问你需要多少时间可以准备好!”

  听到这个数目,那美眉显然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她这种数目也不是没有负责过,笑道:“我是你在华夏银行的资金代理,你所交代的我们将在三天内为你准备好。”

  “好的,那就谢谢了。到时你给我电话,我会叫人……”

  “对不起苏先生,我有个建议不知你是否愿意听!”美眉打断苏东的话说道。

  “你说!”苏东点头道,

  “这样大的数目你要是提现的话,会有很多的麻烦的。我建议你可以直接转账,或者办理我行全球通用的支票。这样会方便很多的,你可以随时随地操作!”美眉说道。

  “好的,谢谢了。你先给我将支票准备好,我到时叫人去取!再见!”苏东说道,随后挂断电话。一看其他人,就连最有钱的陈敏珍都满脸惊讶的看着苏东,最后忍不住问道:“你,你什么时候那么有钱了啊?”

  “就在回来这里的路上,我去了一趟银行,就有怎么多钱了!”苏东笑道。

  “靠,那个美眉竟然是亚盟总行内的。还是你的资金代理,大哥,你可知道要拥有这样一个代理最低资产都需要五十亿啊。快,从实招来你什么时候那么有钱了!”王明宇叫道。

  这顿时引得咖啡厅内所有人都将视线投了过来,苏东毫不在乎的从口袋之中摸出一张一亿支票,递给喻之青道:“这是上次戴军那样对你,我向他要的赔偿。至于我为什么突然这样有钱,暂时保密。等你们将凤兰集团老董给我架空之后,我在告诉你们!好了,你们现在就去做吧。”

  “好!”三人几乎同时应道。这可是拿着苏东的钱去做自己的事情呢。也就是做这些事情全都是为自己赚钱,在钱的面前没有人抵御得住诱惑。

  随后五人走出咖啡厅分开各自办事去了。这样一个可以引动华夏商业圈发生剧烈震动的事情,就这样被几个人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咖啡厅之中弄出来了。这不可谓不夸张,但同时又间接的说明,只要有钱在这个时代那就没有什么事情做出来,也只有自己想不到的。

  凤兰集团董事长办公室的大门被推开,凤兰集团的财务经理急匆匆的走了进来。拿着一个文件夹,来到办公桌前对着戴国伟道:“董事长,今天上午我们公司的资金突然流出了五十亿。全都是以少爷的名义支出的,不知你知道这个事情么?”

  “知道,银行刚才给我打过电话了。没事你可以出去了!”戴国伟依然看着手中的资料,头都未抬,缓缓的道。

  “哦,知道了!”财务经理点头说道。转身走出去,摇头叹息道:“唉,怎么大的资金就被那个败家子给花掉了。我们公司看来这年盈利又要为负数了啊。”

  嘭!

  办公室中,戴国伟一拳打在办公桌上,面色阴沉的道:“好啊,你苏东竟然给我玩儿这一套。我要让你和那华夏音乐公司永无翻身之地!”

  其实他并不知道,那支票都是经过他签章的,所有只要谁拿着支票去银行就可以取出,根本就不用经过他同意的。而戴军前不久死去的消息余华的手下告诉了他,他自然想到了这钱是苏东拿着戴军身上的支票将钱转出去的。

  但是他并不知道苏东会拿着这些钱去干什么,同时他也不知道其实苏东根本就没有去理会戴军死后掉出荷包的那一摞支票……

  一大早起床刚刚打开电视,本想去弄早点的戴国伟的老婆。还没有进入厨房就呆滞在了原地,早间经济新闻乃是戴国伟每天上班之前都必须要看的,所有她一起床便将电视打开,然而就是这上面的主持人说的事情使得她出现了现在的情况。

  “具最新消息,一个叫住苏苗集团的公司昨天下午宣告成立。一夜之间AN市凤兰集团原本所属的七家高级酒店,被苏苗集团用着近似雷霆之势将其尽数纳入名下。同时还将本市属于凤兰集团的原料产地也尽数收购。

  下面请听我台记者从苏苗集团今日早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的最新消息!”

  一个布置的颇为奢华的大厅之中,苏东与苗丹雪端坐在上面,没有其他就这么两个人。这个时候虽然很早,但是昨晚上收到邀请的记者全都达到了这里,坐得满满当当的。

  苏东将话筒扶正,笑道:“不好意思,将各位这么早就从被窝之中拉到了这里。没有打破各位的美梦吧。”

  一语将这原本压抑的气愤给彻底打消,毕竟这上面坐着的两个人可是一夜之间做出看一口气吞下凤兰集团固定资产达到十亿左右的人。而且旁边坐着的哪位美女不是别人真是SC省号称皇室的苗宇集团千金。而且这人还是这段时间风头正盛的东之喻组合之中的苏东。

  这些记者可一直都想要采访这个人,可是一直都找不到人。昨晚上各大媒体同一时间接到以苏东名义发来的邀请,他们自然是今早一大早就来了。

  一位记者起身问道:“不知我现在是应该叫你苏董事长还是叫你另外一个身份的名字?”

  “这位说笑了,两个身份都是我,你随意即可。”苏东笑道。

  那记者看了看苏东身侧的苗丹雪,问道:“不知苏先生与苗小姐是什么关系呢?还有你们成立这苏苗集团为何如此大手脚的针对凤兰集团?”

  “我与她啊,其实就是朋友关系。我老爸走运与他老爸是至交。所以我们算得上是亲戚。这就不能用针对了,在商场上想必各位也清楚,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我这样做不是针对,而是利益促使。”

  随后记者便继续发问,半小时后,记者招待会进入尾声,苏东突然起身道:“问了这么多,也说了这么多,其实一句话,某些人不要太高看自己了,否则……呵呵……好了,感谢各位的到来。”

  房间之中,戴国伟的老婆站在那里身体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那上面的人,做出如此壮举的人她认识,就是害的自己的儿子差点一直傻下去的人(她还并不知道戴军已经死掉的消息)。

  而她身后戴国伟穿着西服站在哪里,已经不知道有多久了,刚要说什么时,电视上那主持人道:“下面是省外的消息,昨日下午SH市一家主营酒店行业的集团王臣集团挂牌成立。

  这集团以运用,第一件事情就让商业圈震动了。用着比苏苗集团更为猛烈的速度将SH内凤兰集团所属酒店全部低价收购,而且不仅如此,在全国各地出现了这个集团的人,全都用着极为低廉的价格将凤兰集团名下的酒店收购。

  其附属产业也尽数收入名下,而今早的记者发布会上,这王臣集团董事长路面,竟然是我们AN市王氏集团少爷王明宇。他的最有一句话也是说:让某些人不要太小看对手,否则下场自负。好今日的经济新闻播报到此,感谢收看再见!”

  听到这话,戴国伟双脚一个踉跄一下子跌倒在地上,前面他老婆这才发现自己的老公已经在身后看了多时了。

  “难道我真的错了?”戴国伟推开老婆的搀扶,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一般,转身缓缓的走了出去。

  苏东几人的这一举动不可谓不大,也正如那经济新闻主持人说的,为华夏整个商业圈带来了击打的轰动。

  凤兰集团在酒店行业可谓是整个华夏排在前三,在亚盟都是前二十的主儿。然而就被这几个如此年轻的富二代给用着雷霆之势将手下的固定产业尽数收购。在商场混迹多年的人都看得出,这只不过是那四个人对凤兰集团的第一步。

  是的,第二步那便是股票了。这凤兰集团的股票经过公司大规模被人收购,可谓是暴跌。开盘几个小时的时间,疯狂的跌倒了十一二块。就在这时一伙人杀出,开始疯狂的收购凤兰集团的股票。

  而在凤兰集团的几大股东以及老董戴国伟都在去公司的路上,被突然杀出的一伙人给绑架了。

  康蜀大酒店内,七十八层,喻之青差点被戴军上了的那个总统套房内。戴国伟以及其他十几个股东,被绑在椅子上,而他们身后一排站立的笔直,身穿黑西服带着墨镜的人站立在那里。

  “董事长,你到底得罪了谁啊,竟然让我们集团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而且我们还被绑架。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呢?”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转头看着戴国伟怒道。

  这话一出立即引得其他董事们的应和,都纷纷要戴国伟给她们解释。

  “还是我来给你们解释好了!”就在此时身侧的门打开,苏东面带笑容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苗丹雪,身后跟着尹嘉、任翔、汪宇这与王明宇是死党的三位。

  一行五人来到凤兰集团那一帮董事的对面坐下。苏东笑道:“戴董事长久仰,真是不好意思,第一次见面我们竟然用这种方式。”

  其他董事们见到苏东身侧的四人,立即明白戴国伟到底得罪了什么人。这四人的老爸哪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市长和军区师长的儿子,更为重要的其中还有苗宇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苗丹雪在。

  “客气,想不到你竟然有这样豪气的手笔,一下子将我凤兰集团在全国的固定资产都给收购了。真的是得不得承认常见后浪推前浪啊!”戴国伟冷冷的看着苏东,缓缓的道。

  “戴董事长过奖了,没办法我本来是不想这样的。凤兰集团有今天的地位你们可是付出了巨大的心血的。但是戴董事长不懂得珍惜啊,要做出那般不计后果的事情来。被逼的!

  还有就是戴董事长,你什么模式不好搞。为什么偏偏要弄这种自治政策了。酒店、原料基地的管理者,手中都是可以出售的全力。你这不是自掘坟墓是什么。要是你们这些高层就手底下的固定资产都掌握在手中,那么我可不能如此快就得手呢。”苏东笑道。



温馨提示:
极品弑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弑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弑魂全文阅读和极品弑魂txt全集下载。极品弑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弑魂 第24章:一‘声’定局 对于他们这些能够看得见对方战斗的人来说,这是一场视觉盛宴。然而对于那站在远处的许心怡与喻之青来说,则是担忧与恐惧。他们看不见,但是听得见。那强大使得地面都在战斗的爆炸声,想想都知道,是炸弹爆炸之后的现 2012-01-13 00:06:3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