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极品弑魂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5章:我从不赶尽杀绝

作者:梦回眸    更新时间:2012-01-14 00:11:44    状态:已完结
“唉,是啊,做这件事情我真的有欠考虑。早知道我就不用凤兰集团的名义去收购华夏音乐公司的股票了,这样或许……唉,做都做了,你要怎样就明说吧?”戴国伟叹息一声说道。

  “我说你傻呢,你有一手创立了这么大的公司,想必头脑也颇为聪明的人。可是你就怎么不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了。哦,你儿子神经出现问题了,随便一个人跑到你面前来说他能够治好,还带个看似不打紧的条件。你就屁颠屁颠的答应了。

  其实人家把你给买了,你还乐呵呵的替人家数钱。你知道余华那小子将你儿子给变成了什么吗?恐怕你想都想不到,我也不多说了。”苏东缓缓的说道:“我将你们给请来,其实就是要让你们看看这份协议!”

  身后的任翔打哥响指,站立在身后的那些人立即从怀中拿出一摞A4纸来,放到他们面前的一页一页的缓缓翻开给他们看。

  最后苏东问道:“怎么样不反对吧,这是你们这位好董事长干的事情。也必须付出代价。除了戴国伟之外,你们只要签字,我不会叫军方的人去冻结你们的私人资产。不的话,呵呵……不好意思,只要我身后这位给他老爸打个电话,相信你们下一个小时就会成为穷光蛋的。”

  “苏东,你不要欺人太甚?”戴国伟突然吼道。

  “错了,戴董事长,你又错了。你还没有搞清状况呢,不是我欺人太甚,而是你昨天做出的那些事情才是欺人太甚了。有什么事情你完全可以朝着我苏东来,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去动华夏音乐公司。

  做了错事,那么就要拥有承担后果的勇气。这个道理不用我来教你吧,戴董事长?”苏东不急不缓的道。

  随后房间之中陷入了沉默,几分钟任然没有见到人有点头的意思。苏东笑道:“要不这样,你们都是凤兰集团的懂事,我也不让你们签协议了。只要你们肯点头,我会继续让你们在凤兰集团当然董事,不过你们必须将手中的股权在划出百分之十出来。而至于戴董事长,我有办法不用他亲自签字,就可以弄到他所有的股权!”

  说着起身来到戴国伟的身前,笑道:“戴董事长,你说我这是不是仁至义尽了呢。要得到你们所有的股权太简单了,将你们的印章拿到手,盖上即可。还有忘记说了,要拿到印章对于你们身后这些特种兵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挑战性。”

  说着门推开,几个黑色西服装束的人走了进来,其中一人将一个小布袋递给了苏东。转身来到茶几前,将一枚枚金色的印章整整齐齐的放在了上面,一字排开。然后笑道:“你们说对吧?”

  这下就连戴国伟都绝望了,他的私用印章可是放在保险柜里面的。没想到这前前后后不过就半小时不到,所有人的印章全部出现在她们的眼前了。

  抬头看着手拿协议的人道:“兄弟们,将这章拿起盖上,等一下我请所有人到楼下去喝酒!”

  原本不苟言笑的特种兵笑了起来,快速的来到茶几前,将印章拿起就要往上该。就在此时有人开口了:“等等,苏董事长,我同意你的提议,别说百分之十了,就是百分之五十都可以。”

  苏东转头看着其他道:“你们呢?”

  所有人立马献媚点头答应了下来。虽有苗丹雪面带微笑的起身将一直放在身侧的手提箱打开,拿出了十份协议,快速的盖上了印章。虽有一枚一枚的还给了董事们,随后也不问戴国伟,拿起他那印章,盖在了所有股权转让协议书上。

  “兄弟们,叫一个人将原董事送回家去。然后将他所有私人资产冻结,对了,还是留个百多万给他们两口子养老得了,房子与汽车就不用冻结了。我从不赶尽杀绝的,你就用这些钱过完余生吧。”苏东说着,转身笑道:“各位董事们,还有其他的兄弟们,我们都下面去喝酒!”

  听到苏东这番话,那些董事们立即对苏东的看法改变了。毕竟商场如战场,苏东竟然没有将戴国伟的所有资产给冻结,虽然百多万对于以前的戴国伟根本不算什么,可是现在的他,这就是一个客观的数目的。

  他们竟然开始佩服起苏东来了,想起刚才苏东的行为,显然人家压根就没有想过将他们的所有股权拿去,一开始只不过是吓吓他们而已。原本是一场带着绑架加威胁的事情,被他们这些差点变成穷光蛋的家伙,看成了一次对自己有着莫大恩惠的事情。

  而被一个特种兵送出去的戴国伟,整个人就如同病入膏肓的人一般。他心头那个悔恨啊,在得知自己儿子死在苏东手中的时候,只要自己不那么愤怒,只要自己不那么着急的下定决心,只要自己不那么冲动。

  这一切都将不会出现,自己此时还是凤兰集团的老董,自己依旧是那个私有家产百亿的超级富翁。可是都说冲动是有惩罚的,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冲动之后的惩罚来的如此之快。

  仅仅就是一夜的时间,那个昨还被自己没有当回事,还下狠话方对方永无翻身之日的人。在一夜之后就是那个年纪轻轻,总是在笑的人,竟然让自己一下子落得一无所有的下场。

  自己的话还没有实现,到是自己先被人家给弄得毫无翻身的可能了。原来我错的是那么离谱?不过我并不后悔!

  夜晚,苗家大院后院的花园之中,两男一女并肩站立在那里,此三人便是苏天宇、苗宇、李薇珊了。而苏天宇此时刚刚从弑魂总部赶回来,到这里的时间不足二十分钟。在灯光之下,发现此时苗宇与陈敏珍二人的脸上都颇为不好。显然是有什么事情。

  “大哥,你真的决定让苏东他们去那个地方?”苗宇突然打破沉浸,开口问道。

  “是的!”苏天宇转头看着苗宇以及李薇珊点头道。

  “可是这总该有原因吧。要是知道那个地方联盟之中许多人都避之不及的,为什么你非要让他们去呢?”李薇珊忍不住道。

  “我知道你们在担忧什么,那个地方就算是我们都未必能够畅通无阻的来去自如的。但是没办法了,现在我必须让他们四个去面对那里,只有经过那里的洗礼。他们才有可能真正意义上踏上进军强者的道路。”苏天宇抬头看着天空的月亮,声音悠长的说道。

  “大哥,你这算什么理由啊。不要说我这次反对你,我们血煞此时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已经经受不起新生力量的折损了。”苗宇微怒的道。他为这个组织付出了太多太多的心血,此时好不容易见到四个能够在以后挑起大梁的人。此时苏天宇竟然将他们网火坑里推,这使他不能接受也不允许的。

  “因为联盟此时面临着前所有为的危机,不是内部的,而是外部的。你们也知道那四个家伙吧。这段时间不知为何一直在命令手下大规模的对联盟进行着攻击。这次可以说是联盟建立到现在为止,危机最大的一次。

  那四个家伙联手的实力,你们没有见过,可是我见过。那次我能够逃出来,那就是走狗屎运。

  同时百变女王那里前不久又发生了异样,是当年那个力量又出现了。虽然仅仅是十几秒的时间,但是我感受到,那比当年更加的恐怖。同时联盟内部那三个不知所谓的家伙,一直在高分离。其他的都TM的是软蛋,站在一边看好戏。

  一点都不知道此时联盟以及整个弑魂师面临着这样的危机。总老大需要有强有力的支持,光靠黑院还不够,长老院就那个老不死的站在总老大一边。你说,难道我们现在还要想过去十年那样,一直在置身事外吗?”

  苏天宇转头看着苗宇,身上气息猛然一变,苗宇以及李薇珊这两个就算是在联盟内部都是实力颇为不弱的人,顿时脸色一白,朝着后面后退了好几步这才抵御住苏天宇身上的气势。

  见状,苏天宇深吸一口气,收敛掉身上的气势,说道。他并不知道,他口中那‘四个家伙’手下开始对各处联盟分舵进行攻击最开始的时间,其实就与苏东魂器觉醒之后来到AN市那天开始的。

  “这……我们怎么一点音讯都没有?”苗宇与李薇珊相视一眼,前者震惊的问道……

  第二日,凤兰集团原董事长戴国伟转让出所有的股权给华夏音乐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另是当红歌星苏东。那个风光无限的凤兰集团就此宣告终结,改名华兰集团。

  而紧接着那两家一夜之间将凤兰集团逼上绝路的苏苗集团与王臣集团宣告解散,而现在的华兰集团正是并入王氏集团与庙宇集团,成为这两家在实力颇为不弱的集团名下的子公司。

  这两条消息宛如风暴一般刮遍整个华夏,商业圈内再度被一击重磅炸弹击中。虽然一些商场老油条才到了两家公司都是针对凤兰集团而成立的,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将凤兰集团搞定之后,立马宣布解散。

  而立马出来接收的两家更是华夏内重量级别的集团,这不由使得那些老油条联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这两家集团忍不住,而做出此番大手笔将酒店行业的大佬给吃掉。

  当然不管他们怎么想,苏东的目的是达到了。不但将凤兰集团用着雷霆之势在一夜之间给搬到,而且还是音乐圈以及商业圈内的所有人都知道,华夏音乐公司背后的靠山乃是这两家大集团。

  所以说华夏音乐公司在音乐圈内的地位可算是彻底的稳固了下来,而凤兰集团从中作梗失去的那些合作商家,也纷纷登门拜访。不但没有违约(没有来得及)反而更加的坚定与华夏音乐公司的合作。

  而又有谁能够想到让整个商业圈出现震动,让华夏达到今日这般地位,完完全全都是一个二十几岁毫无背景可言的青年做出来的呢。

  玉山别墅区内,苏东、王明宇、陈敏珍、苗丹雪四人坐在其中,说着各自的事情。不过这其中受到赞扬声最多那就是陈敏珍了。

  这个钢公鸡在安排其他地方收购风雨集团名下产业的时候,那可是下了死命令的。每个酒店都根据当地的位置,做出正确评估之后,死死的将原由价格给压下来了百分之二十之多。

  如此使得那些被派出去的属于王明宇的手下,只好通过各种手段去达到这个目的。最为常见的就是请动了当地的黑道,用着枪的方式逼迫酒店的负责人签字。有的甚至都出动了军队,反正只要能够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有。

  之所以出现‘以乡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方法,那就是因为凤兰集团一个极为好但是却给他们有机可乘的管理模式,各地酒店由酒店总经理全权负责,只需要每月报上财务报表即可。

  如此总经理的全力过大,才使得苏东这个计划得以如此顺利的完成。这从好的方面来说,这个管理模式,能够将管理人才的才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现。这就千多年前,华夏成立不久之后。

  提出来的民族区域自治一样,各省各个酒店的负责人来管理。不过之所以戴国伟等股东们能够这样,那都是因为每座酒店的负责人,以及原料生产基地的负责人,都是凤兰集团的小股东。

  每年根据业绩来分红,以及增加股份。这也是使得凤兰集团能够成就之前那种地步的原因。不过也就是因为这个,使得凤兰集团改名换代了。这也就是印证了那句话,最大的利益往往伴随着最大的风险。

  “大哥,你这下总该告诉我们,你怎么一下子拥有那么多年了吧?”王明宇始终是没有完忘记,他这个看钱如命的大哥,为什么一下子能够拿出近四十亿华夏币的巨额资金出来的。虽然时候两家集团都将钱尽数还给苏东了。

  “你们没有忘记前天我给喻之青那张支票吧?”苏东高深莫测的问道。

  “没有啊,那不是你在戴军那里讹来的么?”王明宇点头说着,突然惊讶的道:“你该不会是将戴军干掉之后,从他身上拿到了一摞支票吧?这么说这些钱全部是出自凤兰集团的了,好啊,大哥你有本事啊,竟然拿着人家的钱去将人家给搞垮了!”

  “不对!你只说对了一半。其实那些钱是出自原凤兰集团,但是我并没有理会戴军死后身上掉出的那些支票。我可没有先知的能力,但是我却拥有另外一个能力。那就……”

  苏东话还没有说完,四人的手机几乎同时响起,拿出来接通。苗宇、苏天宇、李薇珊三人出现在上面。

  “爸?”

  “老妈?”

  “老头,你怎么回来了?”

  除了王明宇之外,苗丹雪、陈敏珍、苏东三人几乎同时叫道……

  苗家大院内,苏东四人坐在右侧,苏天宇三人坐在右侧。这才刚刚坐下,苏东便问道:“老头,火急火燎的找我们来干什么啊?”

  旋即眼泪汪汪霎时‘可爱’的道:“你可知道我们这个月是怎么过的么,地狱式的训练、疯狂般的狩猎、在那个圣光那个破地方差点死翘翘、接着又面对了我们的同行。不会又有什么任务给我们吧,拜托不要玩儿了,我们真的HOLD不住啊!”

  苏天宇嘴角颤抖着眼药发飙,吓得苏东急忙要闪。最后却被苗宇将要发飙的苏天宇制止住了,笑道:“我们知道你们这一个月在做什么,这次找你们来是给你们一样东西!”

  说着从怀中拿出四个宛如毕业证一般的东西,苏东立马道:“拜托,苗叔啊,干嘛那毕业证出来啊。你要是要,我立马给那拿出一大队来。什么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哦,对了,还有幼稚园的,我家中都方了一箩筐了。就……”

  “你小子给我闭嘴,要是在说这些屁话,老子今天见你打的连你老妈都不认识!”忍不住了,实在是忍不住了,噌的一声站起,苏天宇大吼道。

  吓得苏东一缩脖子,讪讪笑道:“我这不是看着这里的气愤有点压抑,想要缓解……别,我闭嘴还不行么?”

  苗宇拿出的东西,除了苏东不知道以外,这里做的全都知道。而且陈敏珍、苗丹雪、王明宇三人面露严肃,特别是苗丹雪与陈敏珍二人,眼圈都红了。

  等了多久了,她们已经不记得了。以往无数次与妖魔鬼怪战斗,无数次徘徊在生死边缘,无数次流血,无数次身受重伤等等,这一切不就是为了眼前这个‘毕业证’么?

  这代表这什么?

  这代表着,她们那宛如地狱一般的训练,这么多年来的煎熬终于得到了回报,终于得到了那个地方的承认。

  要知道这个‘毕业证’还是血煞十年前眼前这只剩下三个人的小队得到过了,从那以后那个地方仿佛将他们这个为联盟成立到现在这近千年的历史上写下了不朽篇章的组织给忘记了一般。

  这两个从小就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中的人,当看到这四个‘毕业证’的时候,多年的咬牙坚持,多年的拼命守护,多年的心酸一下子全部爆发了出来。

  坐在一侧的苏东看着二人的样子,刚要说什么。苗宇那从来都是笑眯眯的脸,也严肃了起来,道:“你们不要这样,我们都知道你们这些年承受了太多本不该承受的东西。但是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血煞不会就这样夸了。属于我们的一切都会回到我们手里。

  不过这一切都要你们去完成了,不为别的,只为你们拥有那份特殊的能力。不要忘记血煞以及联盟都不会抛弃任何一个弑魂师。之所以出现过去十年那种情况,都是其他三大组织在作怪。给,这是你们的代理书。这你们的苏伯伯从联盟总老大手中接过带回来的。”

  说着四人伸手从苗宇手中结果属于自己的弑魂师代理。从这一刻开始她们不再是无家可归的‘孩子’。

  是的,对于所有的弑魂师来说,弑魂联盟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家。以往始终没有放弃血煞的年轻一代,一直都处于‘无依无靠’的地步。

  王明宇、陈敏珍、苗丹雪三人如获至宝一般双手结果,缓慢的打开。而苏东倒是不以为然的伸手随意的拿过,抓了抓头显得有点无奈的样子,打开看了起来。从表面来看,到时一个纸做的,不过打开之后,则是一个电子显示器,薄的跟纸张一样。上面显示:

  弑魂师代理书

  弑魂师:苏东

  魂器:战刀

  随后就是一大队关于弑魂师该做的不该做的事情介绍。这些苏东到时没有去看过,就将上面最为显眼的看了一下,便颇为随意的将代理书放在了口袋之中。

  苏天宇起身道:“臭小子,你跟我来!”

  苗家大院前面的院子内,苏东与苏天宇并肩站在里面。苏东疑惑的问道:“老爸,你干嘛啊,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超出普通人之外还有什么吗?”苏天宇突然问道。

  “这还用问么,不就是弑魂师与异能者,还有那些变异的恶魂、鬼魂。你突然问这个干嘛?”苏东心头突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仿佛有什么东西等待着自己一般。

  “那你知道这些的区别么?”苏天宇还是那副当然的样子问道。

  这下使得苏东心头那种不好的预感更加的浓郁了起来,不过心头虽然不爽,不过还是说道:“弑魂师与恶魂鬼魂之间就是猎人与猎物的关系,而异能者也只能去解决一下普通人没有办法办到的事情与任务。”

  “那要是猎人与猎物之间的关系发生逆转,你要怎么做?”苏天宇问道。

  “很简单,挥刀战斗,直到关系在此回到原来的样子。”苏东面脸豪气的道。

  “那要是实力悬殊过大呢?”苏天宇突然转身盯住苏东,语气变得颇为阴冷,使得苏东都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我不会在去战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不会去死撑!”苏东深吸一口气坚定的说道。接着又道:“要将命运死死的抓在自己手中,然后去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命运的桎梏!”

  “那要是自己的同伴面临危险呢?”苏天宇立马追问道。

  “救!”就这样简单的一个字,脸上却是那么坚定。过去的一个月,他已经做过这样一次了,那时的他面临恶鬼级根本就没有丝毫胜算可言。但是当时他依然冲了上去,依然挥刀战斗。

  不管对手有多强,都会一往无前给他几刀!因为涉险的人,是我的同伴!这是他自己对自己说的!虽然他对血煞以及联盟都不在乎。但是对于他身边的人,还是很在乎的。

  他以前说过,自己不是什么救世主,也没有那等高尚的情操。自私,那又怎样。人本来就是一个自私的物体!

  “那好,你跟我来!”苏天宇伸手拍了拍苏东的肩膀,转身向着刚才那个大厅走去。

  大厅之中坐着的五人,看样子已经在等他们了。而且看到苗丹雪三人脸上略带兴奋的样子,苏东就知道他们是知道接下来需要做什么了。不过奇怪的是,看到这三个人脸上喜忧参半的样子,苏东心头那股不好的感觉已经升到巅峰了。

  落座,苏天宇看着苗丹雪三人道:“你们都知道接下来需要你们去做什么了吧?”

  苗丹雪三人齐齐点头。苏东立即道:“可是我还不知道啊!”

  “给你说了也没用,你对弑魂师了解的简直可与忽略不计。等到路上苗丹雪负责告诉你!”苏天宇淡淡的道。

  “喂,老头,你这就不对了。我好歹是你的儿子啊,即便接下来是什么地狱,你也要让我知道一些啊。要是事先没有一个心理准备,到了那里吓出心脏病,挂掉了,谁给你养老啊?”苏东颇为不爽的看着苏天宇道。

  “养老就不必了,你死了你妈虽然不能在怀孕。这个时代拿出个几百万弄个试管婴儿,太简单的了。好了,你们出发吧!”苏天宇淡淡的说道。

  这下苏东算是知道了,那个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不然这里的人除了苏天宇没有表情之外,其他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凝重。

  要知道李薇珊与苗宇的实力可是很强的,就连他们都这样。先不说凝重是不是会了他们的女儿,就说值得他们如此对待,那个地方都颇为不简单。

  一架不知道开往何方的小型飞机上,苏东回忆着这晚后来的事情。忍不住看着其他三人叫道:“你们倒是说啊,这到底要去什么地方,坐上飞机都飞行了一个晚上了。这都已经飞出亚盟,目的地在哪里?”

  “大哥,自从坐上飞机,你都问了不下于一百遍了。你不烦,我们都听烦了啊!”王明宇没有好气的说道。

  “谁叫你们一直不告诉我,为什么你们都知道,唯独隐瞒我一个人。好歹我才是AN市弑魂师代理小队的队长,你们有见过一个队长对自己小队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一无所知么?”苏东喃喃的道,或许是真的感到不爽了,显得很是无奈。之所以这么不厌其烦的问,那是因为苏东一开始就觉得这个有点阴谋的味道。

  为什么其他三人都告诉了目的地,唯独不告诉自己呢?

  这如果不是阴谋,那为何问得口水都干了,三人就是不告诉自己呢?

  “不是你老爸不告诉你,而是怕告诉你,你不愿意离开AN市。”一直看着窗外世界的陈敏珍突然开口道。

  “为什么这么说?”苏东立即追问道。一直都是一副轻松样子的陈敏珍,此时却满脸写满了凝重。看着他的样子,苏东心头那阴谋的感觉更是浓郁了起来,同时心头还泛起了一股微微怒意。

  “我们四个人中,就只要你这家伙有人喜欢,你也有喜欢的人。要是告诉你,去了那个地方或者回来的几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你说以你的性格,会不会爬起来就跑?”陈敏珍勉强笑道。

  “什么!哎哟……”

  闻言,苏东猛然站起,头一下子撞击在了机舱壁上。一下子蹲了下去,好久好久之后,突然笑了起来,很是浓重的自嘲,道:“呵呵……哈哈……存活下来的几率不会超过百分之三十。我前不久大言不惭的说……”

  缓缓的站起来,看着苗丹雪与王明宇道:“还对你们说,我的命运自己掌控,不允许任何人插手。没想到啊,真的没有想到,就被那个死老头几句话就绕道你们这些家伙布置的圈套中来了。

  呵呵……是不是很可笑,昨晚上那一整晚,我是不是很像一个猴子在你们面前不断的蹦来跳去。”

  苏东真的生气了,自己最最信任的队友,自己的老爸竟然联合起来欺骗了自己。此时的他不单单是生气,还有种心寒的感觉。可以说从这三个人出现在自己身边之后,苏东就从来没有欺骗过他们。

  突然转身看着身后那机舱壁,问道:“你们认为就这破玩意儿能够将我困住么?我最信任的你们,将我养大的老头,竟然都来欺骗我。你们知道我苏东最恨什么吗?”

  转身大吼道:“最恨自己的同伴,自己的兄弟,在战场上能够将自己背后完全交给的人,我最亲的人欺骗我!!!”

  说着弑魂一下子出现在手上,猛然转身对着机舱壁劈砍了去。

  苗丹雪闪身出现在薛阳弑魂的刀锋之下,闭着眼睛,弑魂带着罡风落到她额头上。本来整齐的秀发一下子在背后乱舞起来,或许她真的感觉到他们不应该欺骗苏东,所以做出了这等事情。

  苏东吼道:“你给我让开!”

  苗丹雪嘴唇颤抖着道:“对不起,我们知道被最信任的人欺骗是怎样的感觉。但是就像我们在圣光狩猎时,你对我和王明宇说的那样,我们这个小队不能没有你。

  要是告诉你前去的目的地,你中途跑掉了。我们怎么办?我以前一直都是一个人在AN市或者其他地方狩猎。你知道么,一直都是一个人。没有人陪同,也没有人共同分担。哪怕是身受重伤,哪怕是与死神赌博。都是我一个人,没有人在中途给我一丝一毫的鼓励,也没有人在我受伤之后帮助顾我。

  你知道那时我是什么感受么?我真好像放弃,好像做回普通人,去上班,去过着平凡但有朋友的生活。直到我在回来的飞机上遇见了你,你的灵魂我看不到。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的高兴么?

  被弑魂师看不到灵魂的人,只有一种那就是同行。你是弑魂师,目的地都是AN市。那么说明我以后终于不用在一个人去面对那些恶心的东西了。随后当我知道你只是一个没有觉醒的弑魂师,但是我依旧没有放弃。

  我们第二次见面时,你让我看到了你的魂器,你让我看到了你强大的战力。同时那次也是我第一次与人并肩作战,我心是那么的安静,那是我从未体验过的感觉。也是你让我重新的认识到了普通人便不是那么一无是处。”

  王明宇来到苏东的身侧,伸手将他一直拿着弑魂保持着劈砍的右手按了下去,伸手搂住他的肩膀,道:“大哥,我王明宇从来就没有服过一个人。但是对你,我真的是打心底里佩服。你用我最为擅长的东西打败了!

  不管是面对多么强的敌人,你都不会放弃。虽然每一次都让我们为你捏把汗,虽然每次都是用着那玩儿命的方式,但最后你都活了下来。你用你那一往无前的战斗,让我敬佩。同时也让我知道,不放弃比什么动重要!”

  苏东手中的弑魂消失了,站在那里好半晌之后道:“真的,你们真的不该欺骗我。我真的被这种感觉给吓怕了,我伤不起。你们没有办法感受被自己当作最为信任的人,突然在背后给上你一刀,而且到现在伤口都还没有愈合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我知道,是那么的心痛与心寒,甚至绝望!”

  伤过的人是最脆弱的,就像苏东说的他真的伤不起。这种欺骗或许对别人来说只不过是善意的谎言,只不过是想要他跟苗丹雪他们去一个地方,只不过是想要让苏东更加快速的成长起来。

  但对于苏东来说,经历过那种宛如在昨日一般的刻苦铭心的痛的人,却是巨大的。虽然最后他将那个人给杀了,逃回了老家,待了一年,灾难便爆发了。

  虽然这一年之中发生了许多事情,有自己想要的,也有自己不想要的。前世从最爱的人与最好的兄弟一起背叛自己之后,他的心上就有一道永远都无法愈合的伤口……

  深深吸一口气,转身坐在椅子上,一下子笑了起来,仿佛刚才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道:“现在你们该让我知道了吧?”

  从联盟建立不久,便规定了下来。每两年都会举行一次弑魂师在联盟内的考核。然而在这之前,也就是一年一度的,被那些弑魂师称之为‘半期考’的考核,也就孕育而生了。也就是所谓的初考!

  所谓‘半期考’其实就是总考之前的一种筛选方式。虽然弑魂师的数量不多,但是与如今全世界数以亿计的人口比起来,这也不少了。

  同时这‘半期考’在弑魂师之中还有一个称号,那就是与死神跳华尔兹。最开始还好,可是到了后面。这‘半期考’已经不是一个考核那么简单了,毕竟联盟对每个弑魂师来说那里就宛如圣地一般。

  这挡在他们前面的‘半期考’便成为了这些人通往那里的唯一阻碍。自然会用自己最强的实力去战到最后了!不管对手是鬼魂还是恶魂亦或是人类,都会用最为快速的方式将其干掉。

  ‘半期考’的地点一来都是在三个地方轮换着来的,而今天这半期考的地方乃是三个地方最为恐怖的存在。考生们不但要面临其他考生的攻击,还要面对那种鬼魂恶魂的攻击。

  在三个地点之中,今年这个地方内鬼魂、恶魂数量是最多的一个,而且实力等级也要比其他两个地方都要高。每一次举行在这里的半期考,最终活着走上来迎接的小型飞机的人,要锐减到三成左右。

  每一次都是如此,从未改变过。因而这个地方的半期考,也被联盟视为总考之前最为重要和最为残酷的一次。经过这里筛选剩下的弑魂师,无一不是同辈之中的佼佼者。三年一轮换的半期考,自然而然是以这里的质量为最好,也会受到联盟内部重视度对最高的。

  如此,真不知道该说是苏东他们运气好,还是差到了极点。竟然时隔十年第一次参加的‘半期考’就会在这个地方。

  但是这也使得参加这次考核的所有人,心头都没有底。因为没有人知道在那里会遇到多强的鬼魂或者是恶魂,不过有些疯子,却视这里为天堂。比如此时的苏东,这厮在听完苗丹雪的讲述之后,叫道:“靠,这样的地方才能最大限度的使人提升啊。”

  “疯子!”

  三人齐声说道。

  飞机在空中快速的朝南方飞着,很快天便在次的黑了下来。得知到这次的目的地之后的苏东很快的就进入梦想了。

  朝阳升起,飞机与嫣红的太阳并肩而行。下方一望无际的湛蓝汪洋,在这朝阳之下显得就如同一块巨大无比的蓝宝石一般。

  突然四人所在的机舱剧烈的震动了下一下,苏东条件反射般的站了起来,转头向着窗外看去,顿时大吼道:“哇靠,快点醒醒,这他妈是什么破飞机啊,竟然开始急速下坠了!”

  其实并不是像苏东说的那般,这小型飞机其实是照着火箭制造的。四人坐在的地方便是尾部的客舱内,就在刚才宛如火箭脱落一般掉了下去。

  这还没有完,正当其他三人刚刚醒来的时候,三人坐着的躺椅加上苏东身后的躺椅一下子宛如炮弹一般射了出去。

  “啊!”

  三人几乎同时发出大叫,苏东暗骂一声,猛然掠出,伸手抓住苗丹雪那个躺椅。飞出了机舱,强大的推进力使得四人在空中飞出了老远之后,猛然向着下方疯狂的坠落而去。

  “妈的,这是什么啊。不是说将我们送到考核的地点么,怎么就在这里将我们给仍了出去啊!”苏东伸手将苗丹雪抓住,随后站立在躺椅上骂道。

  苗丹雪苦笑着,示意苏东向下看去。低头一看,汪洋之中一个手指头大小的海岛出现在视线之中,立马大叫道:“我靠,你不会告诉我下方那个小岛就是我们这次考核的地点吧?”

  苗丹雪无奈的点了点头。苏东顿时怒喝道:“尼玛这也太坑爹了,这么高啊,就算我们是弑魂师,掉下去也会被摔成肉饼的。不,到不了地面就什么东西都不剩了!”

  “先别说这些了,先想办法如何安全着陆吧!”苗丹雪叫道。

  “妈的,等老子回去,一定要将死老头给狠狠的抽一顿,这不是将他儿子我的生命当着儿戏吗!”苏东低喝道。闪身落到王明宇站立的躺椅上,一把抓住道:“跟我来!”

  说罢转身猛然站躺椅上一蹬,越到了苗丹雪身侧。然后又将陈敏珍拉了过来,大吼道:“你们相互抓住,我要干一件疯狂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看到苏东脸上那疯狂的笑容,三人立马相互仅仅的抱在了一起,在这个时候两个美女也不管什么矜持了。他们只知道苏东是一个疯子!

  见到他们做好之后,猛然一下子将右脚踏在躺椅上,三人只感觉脚下一空。王明宇低头看去时,发现躺椅已经消失了,成为自由落体物之前,看到了令他疯狂的一幕。

  只见苏东此时已经将那躺椅与带到了另一边的空中,手中战刀快速的挥动着,最后躺椅被完全给拆掉,剩下了外面那一层真皮。

  三人掉了下去,王明宇大吼道:“苏东,你这个王八蛋,亏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这样的玩儿我们!”

  “哈哈……这是对你们事先没有告诉我目的地的惩罚,三位好好感受一下超级蹦极的刺激吧!”苏东笑道。此时他现在降落的速度也比不其他三人慢。

  “苏东,你这个疯子,我恨你!”苗丹雪与陈敏珍二人几乎同时大叫道。

  抓住躺椅内的钢架与真皮,追上下落的另一架躺椅,来到上面一拳将真皮打穿,伸手将钢架给查到里面。接着用着他那恐怖的力量将钢架固定在里面的钢架上面。快速的将真皮绑在钢架上面。

  不多时躺椅就出现了一个翅膀一样的东西,伸出手一把抓在上面,一闪一个一模一样的有一个翅膀的躺椅出现在空中。双脚用力踩入其中,用力将两个躺椅给靠在了一起。

  就在此时打量的魂力从双脚上涌出,随后将长有翅膀的两架躺椅给完全的融合在了一起。

  使用魂力控制着猛然在猛然头朝下,翅膀一拍,大吼道:“三位我来了!”

  猛然拍动翅膀,强大的下坠力加上翅膀不断的加速,几下便追上了王明宇三人,在空中来了一个急速转弯,将躺椅落到三人的下方。就是那么一下,虽然将强大的下坠力给化解了。

  但是使得苏东脸色一下子苍白了许多,而且嘴角还溢出了鲜血。那可是速度达到了超过音速啊,这么快的速度一下子将所有的力量化解不说,还要将下坠力化解。这使得苏东没有当场就被震死,受点内伤那简直是前世睡在庙堂内积来的德!

  三人落到躺椅上虽然剧烈的晃动了几下,不过最后在苏东口吐鲜血的情况下给稳定了下来。

  “疯子,你没事吧?”苗丹雪立马问道。

  “没事那是假的,几百米的高度,如此巨大的下坠力,在来这么几下,我就要去与上帝喝茶了!”苏东说道,随后大吼道:“快,你们三个用魂之力将这固定在一起,四个人已经超过它所能承载的限度了!”

  三人转头向着两侧那翅膀看去,此时已经快要完全的向上竖起了。三人立马将魂力作用在上面,这才使得两边的翅膀回复到原位。

  然而就在此时苏东身影已经消失,声音是从下方传来的,吼道:“给我坚持住了,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我在下面帮你们一把!”

  说完,下坠的苏东身下浓郁的魂之力涌出瞬间在脚下形成了一个方圆十米大小的圆,下坠的速度立马锐减。随后抬头伸出上首一下子将落下来的躺椅底部撑住,猛然下坠。

  “草泥马,给老子稳住!”

  大吼声宛如闷雷一般在此时距离那个小岛至少都还有十五六千米的高度响起。脚下那有魂之力汇聚而成的圆,猛然一颤,接着再度向着周围扩散,张口鲜血喷出。这两边所带来的强大挤压力,使得苏东差点没有给全身骨头都给震碎。

  鲜血喷在躺椅的底部,在强大的空气摩擦瞬间消失掉。

  听到下方传来的吼声,以及气流其中一股血腥味一闪而过。在上面苦苦坚持这不让这东西散架的三人,几乎同时眼圈红了。

  下面那个人一直都是那么的疯狂,一直都是那么的不要命。但是几乎每一次都是因为他们,都是不想让他们挂掉才这样做的。

  没有说让苏东走开的话,也没有鼓励的话。三人齐齐大喝一声,更加浓郁的魂之力涌出将这个能够使得他们安全着陆的东西给完全的包裹了起来。

  在这对流层内强大的空气摩擦之下,魂之力被快速的消耗着。但是他们依然义无反顾的将魂之力使出,将摩擦而去的薄弱地方再次补上。因为他们知道,他们这一点消耗,与下方那个人产生的消耗简直都不成比例。

  速度是那么的快,但是这高度却是那么的高。这么强大的摩擦力使得魂之力的消耗每一秒都是无比巨大的,特别是苏东,他此时的实力根本就没有可能做到如此巨大的消耗,还能坚持到着陆。

  不过不要忘记,他的大脑是什么东西,可是每秒三亿万亿次的运算速度超级计算机。此时已经完全的开启,通过身上承受的摩擦力的数据,疯狂的运转着。

  为了节省魂之力,苏东开始一个疯狂的举动,同时也是真的不要命的做法。那就是每半分钟时间,将脚下的魂之力形成的减速圆完全收回体内。如此自由落体达到三分钟左右,再次撑开。

  如此以来苏东便承受着一次又一次对身体强大的冲击力,鲜血宛如吐不完一般,每一次撑开时都会狂喷。不过他依然没有放弃,依然在做着这种办法。

  而上面的苗丹雪与陈敏珍二人忍不住了,一边咬牙坚持,泪水有那么肆无忌惮的从美丽的脸庞滑落。就连王明宇这个从来不知道哭是什么感觉的人,此时也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可是他们却没有办法做到像苏东这般,陈敏珍虽然可以招出火凤,但是只能携带她一个人,勉强能够在带一个。然而此时这般强大的消耗,就算是初级进化,带上一个人也是没有办法坚持多久的。

  不过之后她做出了选择,仰头叫道:“魂器初级进化,火凤降世!”

  火凤猛然一下窜出身体,陈敏珍站立在背上,几闪来到下方,伸手将躺椅底部撑住,火凤不断的拍打着翅膀。

  “你给我上去,你现在根本就支撑不了多久。要是等一下你掉下去了,我没有办法救你!”见到身侧突然出现的陈敏珍,苏东立即大叫道。

  “不,我们都是同伴,为什么最危险的事情总要你一个人来做。你玩儿命,我陪你!”陈敏珍脸色苍白,但是却无比坚定的说道。

  “朝,你这那是在帮助我,你是在拖累我。快点给我滚!”苏东怒喝道。猛然抬起右脚将其踢了出去。大叫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帮助我,就待着你那火凤上,跟着我们,有多久就给我支持多久。否则就给我乖乖的上去帮助他们将这个稳固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你知道吗,你这是在玩儿命。你不是说你的命运要自己做主么,那你为什么要这样自残自己。”陈敏珍跌坐在火凤背上,宛如女皇一般,但是此时却哭的无比的伤心,一边大吼道。

  “因为你们是我的同伴,因为这坑爹的把戏,把我给惹毛了,我不想让下面那帮人看扁我们!命运本来就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我要一次次的去打破命运的桎梏。在这旅途上如果没有你们,我会很孤独的!”苏东吼道。虽然此时已经虚弱无比了,但是强大的意志与不屈的执念使得他依然在坚持!

  其实这半期考一进入那个小岛的范围,就已经开始了。这种突然脱离也是这次考核为考生准备的第一项心理测试。每个代理小队来到这里,都会经历从平流层地步坠落下来的考验。

  在高空之中看着下方那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小岛,其实总面积与当初的岛国境内最大的岛屿本州岛不相上下。

  而且在北部一个飞机场一侧,不断有飞机降落,随后几乎大半都是被抬出来的人走了下来。这些便是这次‘半期考’整个亚盟内所有年轻一辈代理小队们了。随后朝着机场外挂着天煞、地煞、冥煞、火煞、雷煞、风煞、山煞走去,或者被这里的工作人员抬着走去。

  即便还有人不断的朝着这七个站台走去,但是那里已经是人头涌动了。

  然而唯独挂有血煞的站台上只有一个人,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头,杵着拐杖,站在那里就使得不由担心,会不会突然倒下。背很驼,头顶全白的头发已经掉的差不多了。闭着眼睛站在那里,脸就如同干枯的树皮一般。

  然而他此时已经在这里站立了一个晚上了,然而等待的却一直都没有出现,不光是等待的考生,以及他来这里时安排的也没有出现。

  眼睛猛然一下子睁开,就在那一霎,这里地处赤道的温度,仿佛一下子变成了寒冬一般。而且艳阳高照,就在他睁开眼睛的那一霎,仿佛光线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手中拐杖一跺地面,哼道:“哼,老夫可还没有死掉,人呢?”

  就是这么一声,那些几大势力的人,就连那些平时不可一世自诩天才的弑魂师们,全都停了下来,偌大的且吵杂的地方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

  距离老人站立的地方最近的冥煞站台,一位负责接待的中年人,立马跑了过来,满脸赔笑的道:“先知大人,不知有何吩咐啊?”

  “哼,你还知道我在这里啊?”老人转头就那么看了这中年人一眼,这位实力不下于五阶的弑魂师脸色一边,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差点从站台上丢下去。不过老人收眼很快,随后缓缓的道。

  那中年人吓的满身都是冷汗,立即道:“先知大人说的那里的话,你可是我们联盟除了总老大为最为德高望重的人,我们怎么可能……”

  “好了,少拍马屁,我来时就让你们准备迎接血煞这次的考生的飞机呢?”老人打断他的话,问道。

  “您看,这次来的人很多,所有……”

  “你给我闭嘴!”老人猛然回头说道,随后也不见他什么动作,哪位实力强悍的弑魂师就口吐鲜血倒飞了出去,冷冷的道:“告诉你,我也是血煞的人。只要老夫还没有死,你们这些家伙就休想挤兑血煞。快……”

  这老人话还没有说话,空中一道宛如流星一般的流光便朝着这里快速的冲击了过来。



温馨提示:
极品弑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弑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弑魂全文阅读和极品弑魂txt全集下载。极品弑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弑魂 第25章:我从不赶尽杀绝 “唉,是啊,做这件事情我真的有欠考虑。早知道我就不用凤兰集团的名义去收购华夏音乐公司的股票了,这样或许……唉,做都做了,你要怎样就明说吧?”戴国伟叹息一声说道。 “我说你傻呢,你有一手创立了这么大 2012-01-14 00:11:4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