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极品弑魂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8章:我不喜欢杀人

作者:梦回眸    更新时间:2012-01-17 02:03:21    状态:已完结
声音的来源还在苗丹雪他们身后,他们刚刚听见便看到一道虚影划过身侧,想着前面冲去。不过一直站立在那里的樊先知动了,一下子出现在那虚影的身前,伸手一把将其抓住,道:“晓晓,你干什么?”

  来人正是慕容晓晓,满脸着急的看着前面那即将被那恐怖招式吞没的苏东,对着樊先知大叫道:“先知爷爷,我也去救他。他不能死!”

  “如果你还当我是你的长辈的话,那么你就听我的,站在这里看着就好。你要明白……”

  “不,我不能看着,先知爷爷你知道嘛,那个男人是我的未婚夫。他不能死,要是死了,晓晓该怎么办?”慕容晓晓都着急的流出了眼泪,一边说着边想要挣脱樊先知的手,但是怎么也办不到。

  “你听我把话说完,那小子是苏天宇的儿子,不是那么容易就死的。还有你难道忘记了,他活下来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同时觉醒之后在不断的创造奇迹。有先知爷爷在这里,不会让苏家这根独苗死掉的。”樊先知宠溺的拍了拍慕容晓晓的头,说道。

  “真的,先知爷爷你没有骗晓晓么?”慕容晓晓伸手一下子擦去脸上的泪水,立即问道。

  “先知爷爷什么时候欺骗过你啊。我们看着就可以了,要是他真的没有办法在陈家继承人的攻击之下活下来,那么我会出手的。”樊先知慈祥笑道。

  未婚夫?苗丹雪三人面面相觑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苏东什么时候又冒出来一个未婚妻啊?不过这疑惑也就是得三人惊讶与疑惑了一会儿时间,虽然有樊先知在这里,但是他们依然忍不住为苏东担忧着。

  那巨大的能量球一闪将苏东笼罩在其中。

  陈铭看着前面自己的攻击将苏东笼罩在其中,不由长出了一口气,终于结束了啊,这小子还真是变态,短短不到两个月的时间,竟然强到这等地步。不过还是死在我的手中了,我就要让那些结果知道,陈家才是血煞真正的掌舵者,苏家只会为血煞带来灾难。

  心头如此的说着,其实要杀苏东是他自己的私心。虽说血煞一直以来都是有四个家族掌握着,最开始四大家族还未形成时,血煞老大都是姓苏,所以苏家一直以来都是真正的老大坐拥者。颇为熟悉血煞历史的陈铭,从小就励志自己要打破这个千百年来的定律。

  他要坐上血煞老大的位置,此时他做到了,他将苏家唯一的继承人给干掉了。那么如此以来血煞老大的位置就是自己的,没有任何人会与自己争。同时他要用自己的双手将血煞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哈哈……”

  想着想着,陈铭仰头大笑了起来。一直以来的梦想在这一刻终于实现了,一直以来付出的汗水,鲜血终于得到了心头想要的回报。

  苗丹雪与陈敏珍二人脸上失去了任何的表情,站立在那里呆呆的看着那里。感受着里面那个人魂之心波动越来越弱,到最后消失的那一霎,泪眼就那么流了出来。

  自从他们四人走到一起时,那个人一直以来都扮演着他们永不放弃的支撑者。不管战斗是多么的艰难,那个人都不会忘记她们的存在,一直都给着他们鼓励。然而就这样死了,死在了他们的面前。

  她们都不知道没有了那个人,以后再去面对那些怪物时,自己还能否一直坚持下去。

  “不可能的,大哥,我知道你小子一直都喜欢开玩笑。你不可能就这样死掉的。你不是一直都在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决不放弃吗?”站在那里,王明宇事先模糊了,喃喃的说着。

  离宫八卦站在那里发现他们这次目标的魂之心波动消失之后,并没有想象之中那种快乐,反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与沮丧。

  “先知爷爷,就是你,就是你不让我去救他,他现在都……呜呜……”慕容晓晓责怪樊先知的说着,最后忍不住哭泣了起来。很伤心,真的很伤心。那个人虽然是这次第一次见面,但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就是是她的未婚夫。

  虽然只是简单相处了一段时间,但是给她的感觉是这个人是值得他托付终生的人。可是此时却这样死了,就如同她最为喜爱的东西失去了一般。

  樊铭看着那里,叹息了一声,心道,第一次见到你,我就认定你是一个可怕的人物。但是这结果却是这样的,难道我看错了么?

  樊先知没有回答慕容晓晓,看着那里眼神闪耀着,难倒我看错了,苏东不想是一个短命的人啊,而且他那魂器是那么的神秘。不应该出现这种结果啊?

  虽然他并不是什么先知,但是却得到一些占卜看相的东西,这都是利用太极八卦推演的结果。

  陈铭笑了笑挥手要收回日月星辉,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在此挥动了几下,脸色一变震惊却难以置信的道:“怎么可能,这怎么不受控制了?”

  “不好意思啊,小子让你失望了!”

  就在大家都因为苏东死而抱着各不相同的心思时,那个光团之中拿到熟悉的声音突然响起。

  听着这道声音,首先反应的便是樊先知,脸上泛起了笑容,随后便是樊铭低语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就像爷爷给你推演结果一样,你是一个永远都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你下一步会怎么样的人。”

  接着苗丹雪陈敏珍,破涕而笑。王明宇低骂道:“妈的,要是在被你来这么几次,你小弟我就要犯心脏病了!”

  离宫八卦这八人面面相觑,都充满了难以置信,陈铭的魂器高级进化最后一招他们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却知道其威力的。那可是直接对魂之心产生攻击的招式啊,这竟然被苏东扛过来了。

  在陈铭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下,那原本将苏东笼罩着的能量球,缓缓的收缩,最后消失在了苏东手中那把战刀之中。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陈铭声音颤抖的问道。

  “呵呵……忘记告诉你了,我的魂器进化都是对灵魂或者魂之心造成直接伤害的技能。我竟然有这样的技能,难道还抵御不了你这种相同方式的技能攻击么?”苏东笑道。

  “可是你现在的魂之心波动我怎么依然没有办法感觉到?”陈铭叫道。仿佛不愿意承认一般。

  “这个就不是你知道了,就算想要告诉你,也没办法,因为我也不知道。”苏东笑道。缓缓的抬起那柄已经便会原样的弑魂,笑道:“我知道我接下来使出的技能一定会让你难以接受,但是我喜欢。魂器初级进化!”

  弑魂再度变成了有一个嘴巴时的样子,低喝道:“追击,追风,追云。风云击!”

  随着苏东的声音落下,在所有陈铭那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暗红色的能量球一个比一个大的从弑魂战刀上面那个嘴巴之中窜出,接着一闪出现在空中,前不久陈铭才使用过的技能,这次一般无二的出现在了苏东手中。

  战刀一挥,朝着陈铭窜了过去。这还没有完,苏东低喝道:“魂器高级进化!”

  浓郁的暗红色魂之力瞬间将战刀给笼罩在其中,最后出现的模样变小了,准确来说是一把血红色的长剑,在剑身之上一个清晰无比的人,身穿这暗红色长袍,长相与苏东一般无二,只不过脸颊苍白无比。

  显然苏东也没有想到自己这刚刚领悟的魂器高级进化使得魂器变化成了这般模样。微微一愕,低喝道:“逐星,逐月,逐日。日月星辉!”

  暗红色的五角星,暗红色宛如被鲜血染红一般的月牙,暗红色的天阳。除了三者与陈铭使出来的颜色不同之外,其余的就连能量波动都一般无二。三者合一之后,朝着陈铭冲去。

  此时就连樊先知这位大佬级别的人物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了,这是什么能力。要知道每个弑魂师魂器进化之后所附带的技能都是各不相同的,根本就没有办法第二人学会。

  这不单单是魂器限定的,更是魂之心限定的结果。你听说过天下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就连其本质与性格都一样的人么?

  然而此时苏东所展现出来的技能,使得弑魂师这个世界之中千百年来的定律被打翻了。

  陈铭虽然满心难以置信,但是也开始反击了起来,使出两个与苏东一般无二的技能在空中对撞在了一起!

  轰!

  强大的爆炸声瞬间直冲天际,两个能量爆炸产生的蘑菇云瞬间合二为一,向着空中升腾而去。能量波宛如利刃一般将方圆五百米外所有的树木,冲击的宛如风暴之中的落叶一般,四处飘落。

  陈铭仰头一口鲜血喷出,身体在能量波之下倒飞了出去。然而苏东此时一挥长剑将那向着自己冲来的能量波辟开,低喝道:“影杀!”

  身体一下子出现在了飞速倒飞出去的陈铭身侧,而在原地竟然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苏东。一会儿之后,才明白原来是残影。

  人在陈铭身体周围不断有残影出现,每一个都是保持着长剑落在陈铭身上的姿势。眨眼之后,苏东落在地上,弑魂消失在手中,双手插入口袋缓步的向着樊先知等人所在的地方走去。

  陈铭落在地上,翻身而起对着苏东大吼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那么快的速度,那么多剑。但是每一剑都是用剑身拍的。这简直就是对陈铭一种最大的羞辱,他自然气愤不已了!

  苏东停住脚步缓缓的道:“我不喜欢杀人,同时我认为你比我更适合做血煞的老大。你不能死!好了,谢谢你将你的所有技能给了我,也使得我能够让魂器高级进化。再见!”

“大哥哥,我刚才真的好担心,晓晓真的好害怕你就那么永远离开。”苏东刚刚走到樊先知身前,慕容晓晓一下子扑到他的怀中,抽泣着一边说道。

  慕容晓晓看样子虽然很小,但是其实际年龄可是桃李年华了呢。身高165左右,但是由于她一直以来都生活在联盟中部那深墙大院一中,被他老爸宛如掌上明珠一般的捧着。

  除了狩猎之外接触的那些恶心的东西之外,其余接触的人除了父母、下人就是樊先知了。没有丝毫经历过社会那个大染缸的熏染,自然还一直以来都保持这一颗天真纯洁的心了。

  这小妮子的身材虽然没有苗丹雪那般夸张,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可以说这还是他这句人造人身体第一次毫无间隙又是对方自动的扑过来的接触一个女人,而且还是慕容晓晓这等极品萝莉。

  哎呀,我的妈呀,那小白兔顶的哥好爽啊。心头忍不住叫道,随即尴尬的笑道:“晓晓,你这是怎么了啊,我不是好好的么?”说着,低头小声的在其耳边道:“这里还有这么多人看着呢,你不怕羞么?”

  “我不管,以后大哥哥在也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去做这样不要命的事情了!”慕容晓晓的头埋在苏东的怀中,摇着坚定的说道。

  “这……”不是吧,难道这小妮子一见钟情爱上我了,呵呵……小妮子眼光不错嘛,我可是大帅哥呢。虽然感到很无语,但是心头却是乐开了花啊,旋即笑道:“为什么呢?”

  “因为你是我的未婚夫,晓晓不能没有你!”慕容晓晓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苏东,坚定的说道。

  哎哟,我的妈呀,这眼神简直看的我都没有力气站着了。当然这只是苏东见到慕容晓晓那眼神时的想法,听到后面的话时,惊讶的叫道:“什么!我是你的未婚夫,你是我的未婚妻?呵呵……小孩子可不要骗人哦,这样可就不乖了呢。”

  “我没有骗你,这是真的。你不信问先知爷爷!”慕容晓晓颇为认真的说着,指着伸手的樊先知道。

  闻言,苏东嘴角颤抖着看向樊先知,后者面带笑容的点了点头。苏东立马叫道:“我靠,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臭老头,为什么你怎么老实自作主张的为我安排一切啊。”

  说着,低头拍了拍慕容晓晓的头道:“你松一下,哥都被你勒的喘不过气来了!”

  慕容晓晓依言乖巧的松开。就在那一霎,苏东用着比刚才战斗的平均速度还要快的速度几下便消失在了所有人的眼中,声音响起:“突然尿急,需要去WC,各位不用等我了,解决完,我会直接回去的!”

  这话鬼才信,王明宇苦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看着苗丹雪陈敏珍道:“好了,大哥没事了,接下来的事情也不是我们可以插手的了。走吧?”说着,转身对着离宫八卦笑道:“各位,我们就先走了。”

  苗丹雪深深的看了看苏东消失的地方,面色不好的转身与陈敏珍王明宇离开。

  “先知爷爷,大哥哥是不是不要我?”慕容晓晓转身来到樊先知的身前,紧张的问道。

  “怎么会呢,他只不过是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这个惊喜罢了。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接受的。”樊先质笑道。随即语气微冷的转身看着离宫八卦,缓缓的道:“你们几个,等一下到我住的地方来,简直太不像话了。记得叫陈铭也来!”

  苏东满脸纠结的走在回去的路上,这是什么事儿嘛,我承认自己喜欢美女,一ye情还可以考虑,但是一下子给我让我一辈子负责的人给我,这叫我怎么办啊。老子可不是上辈子那个悲催的苏东了啊,这辈子可是有许多精彩的事情等着我呢。

  在说了,要这样也要让我等到将华夏追捕拜托了,实力够强了啊。他妈,到时让我做古代的皇帝都没问题,弄他个三千佳丽,夜夜换新娘,天天做新郎。三千啊,一年才三百六十五个,这他们要做近十年的新郎,妈的,爽!可是现在不行啊!

  心头为那臭老头给自己安排的这个未婚妻极为不爽。

  缓缓的回到房间外,刚刚走进去。便发现了苗丹雪三人坐在那里,王明宇一脸无奈的看着苏东笑了笑,而陈敏珍与苗丹雪则是脸色颇为不好的样子。

  讪讪一笑,来到桌前道:“三人这么晚了,还不去睡觉,到我这里来有何贵干啊?”

  “刚才是不是很爽啊,不仅将比自己强很多的人打赢了,最后还有小美眉投怀送抱?”苗丹雪不冷不热的问道。

  “喂,我说大小姐,你又喝哪门子的醋啊。我知道我很帅,也很牛X,但是你也不用这么快就吃我的醋啊。好歹也等到我们明确关系之后才这样,也好让我有个思想准备啊!”苏东无奈的看着苗丹雪颇为臭美的说道。

  苗丹雪突然起身,不知怎么做到的,手中便多出了一只高跟鞋,对着苏东的脑袋就是狠狠的一下。

  “哎哟,你脑袋装的是屎啊。打人也不带用高跟鞋的啊!”苏东伸手揉着脑袋上的那个大包,叫道。

  “你脑袋才装的是屎。你知不知道你小子那种打法,使得我们三人有多担心。告诉你,想死的话给我们说,有我来做。不要去找别人!”苗丹雪叫道。

  “呃,臭婆子,不会这样吧,好歹我也是你们的队长,难道你们还真的想要杀我啊?”苏东纠结的问道。

  然而三人却齐齐的点头,这下使得苏东无语了,道:“不是吧,你们……”

  “你给我闭嘴,明明知道我们心头有多在乎你,可是你每一次都用着那种方法来让我们为你担心。与其看着你被杀死伤心,还不如我们三人一人给你一下,让你死在我们手中来的干脆!”苗丹雪怒喝道。

  “呵呵……王明宇的那种担心我可以理解,处于兄弟之情吗?可是你们二位呢,我真的想不出你们为什么要担心我,为我伤心呢。一个凶的要死的臭婆子,一个是钱如命的不锈钢公鸡。”

  “去死!”

  苗丹雪与陈敏珍二人几乎同时起身两只高跟鞋一左一右的落在苏东的左右脑上,打的苏东两眼冒金星,两个大包一下子便鼓了起来。接着两人在挥手一个打左脸一个打右脸。

  啪~

  颇为响亮却清脆,那白白的脸颊上立马出现了两个红手印。

  “拜托,你们脑袋刚才进来时被门夹过啊,不被陈铭那小子杀死,现在都快被你们打成脑残了。”苏东也知道自己的话引起二女的公愤了,只好坐在那里双手捂住双脸,郁闷的说道。

  “我看你一直以来就是一个脑残,凶就代表心是铁做的,爱钱就代表没心没肺?就像你说的我们是队友,是生死与共的同伴,难道就真的能够看到你被人玩儿死,而无动于衷吗?

  纯粹就是一个愚蠢的大男子主义的人,就允许你为我们去玩儿命,难道不允许我们与你公共御敌?告诉你,要是下次在这样自大的认为什么事情都可以搞定,就等着我们将你真正的变成脑残吧!”陈敏珍怒喝道。说完气愤的坐下。

  苗丹雪哼了一声,也做了下去。

  “得,我错了还不行嘛。多谢二位女中豪杰与在下肝胆相照,也多谢二位对在下的担心。说罢,来这里有什么事情。”苏东笑了笑,说道。

  王明宇看了看苗丹雪与陈敏珍此时的样子,无奈一笑道:“还是我来告诉你好了,刚才拿到具体的考核地点了。”

  “在哪里啊?”苏东为自己倒上一杯水问道,随后喝了一口。

  “百慕大三角!”王明宇缓缓的说道。

  “噗……”听到这个名字苏东顿时将口中的水喷了出来,抬头惊讶的看着王明宇,叫道:“什么!百慕大三角,你没有搞错吧?”

  “我很确定以及肯定的告诉你,我没有搞错。地点就是在百慕大三角!”王明宇点头坚定的说道。

  “哦,我的天啦。怎么会是那个地方,这不是让我们这些人类致之中的幸运儿去送死吗?”苏东仰头几乎绝望的叫道。

  王明宇、苗丹雪、陈敏珍三人脸色也不是很好,可以看出这个百慕大三角是多么的恐怖。

  “对了,我们逃吧?”苏东突然想到了什么,立即看着三人问道。

  “大哥,你这个办法还不是一般的人想得出来的啊。”王明宇嗤笑道,旋即苦笑:“逃?怎么逃啊,这里地方位于太平洋中间,四处都是一望无垠的海域。在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之下,你有本事从这里游回去?”

  “妈的,这也总比死在那个恐怖的地方好啊。不试试怎么知道啊!”

  三人看着眼前这个雀雀欲试的家伙,真想冲上去海扁他一顿。这么辽阔的海域,可以说成功登陆比或者从百慕大三角之中走出来的机会还要渺茫。

  不过这是对于普通人来说的,要是苏东这个人造人去尝试,说不定还真有可能成功登陆,当然这只不过是在理想状态而已。

  百慕大三角,又称魔鬼三角或丧命地狱,有时又称百慕大三角洲;

  位于北大西洋北起百慕大群岛,西到美国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南至波多黎各的一个三角形海域。

  在这篇海域之中,苏东前世,也就是距离此时近千年前的那个时候,就众说纷纭,一些百慕大三角的旅行者们每次惊险回归后就报道了他们有关电磁的古怪经历:他们乘坐的船或者飞机会被一种奇怪的蒸汽所吞没,而后所有的仪器都失灵、紊乱了,莫名其妙的雾会在整个海面上升起,而当时的自然天气都不可能产生雾,也没有任何理由来解释这些电磁失常情况。

  还有就是一些东西,不管体积与重量的前提之下,在这片区域之中,会漂浮在空中等等。

  而这个时代的百慕大三角,由于南北美洲只之间的墨西哥湾以及加勒比海受到南北美洲的挤压消失。海域的地方最后变成了陆地,如此有一部分便延伸到了百慕大三角之中去。

  这个地方也是大灾难时这里的人几乎全部死光,如此后来出现的变异鬼魂则是相当的密集。而其中延伸到百慕大三角之中的那一部分到现在位置乃是世界上几个变异鬼魂最多的地区。

  苏东所在这个小岛,其实是通往初考三个地方的中转站。坐在来时那种小型飞机之上,苏东四人坐在上面丝毫没有声音。看着四人那沉重的脸色,可以说这次参加初考的所有人当知道考试的目的地之后,每一个人脸上是轻松的。

  因为那个地方就算普通人都知道,是一个极为可怕极为危险的地方。在这个时代他还有一个称号,那就是永禁之地。

  就从这个称号就可以知道,只要进入其中很少有可能出来的。当然对于弑魂师来说,虽然不能是有进无出,但是其中的危险也不是可以轻松应付的。

  “拜托,不要这样好不好。就算那里在危险,我们也得将不就知道那个危险度过啊,否则还没有达到百慕大三角,我们就会被摔死了。上次那种结果,我可不能保证再来一次而安全的着陆,要知道这次降落的地方开始海域呢?”

  许久知道苏东忍之不住打破沉浸说道。正如他说的那般,这次前往考核之地,所有人都会被从平流层上抛下。虽然可以在坚持不了打开降落伞,但是那也意味着考核就此结束了。

  “有什么好说的啊,那么恐怖的高度我们可没有办法着陆。当不了到最后打开降落伞就是了!”王明宇与苗丹雪相视一眼,前者丝毫不在意的说道。这种堪称变态的方式,他们这百十个人根本就没有几个可以完成的。

  试问像苏东这般不要命的人,想苗丹雪这种拥有两个魂之心两个魂器的人,其中一个还是火凤的人,会有几个?

  “你们真的不打算与我一拼?”苏东看着两人缓缓的问道。他也知道这次的地方乃是百慕大三角,除了了名的诡异,在空中很有可能遇到想都没有办法想到的事情发生。

  所以苏东这次不能保证在像上次那样带着三人安全的着陆。还有这次与上次的情况完全的不同,上次纯粹是被逼的。而这次他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个伞包。只要最后坚持不了放弃,直接打开,那么降落知道会有联盟的高手将其接走。所以根根就没有丝毫生命之忧!

  “有什么办法,实在没有办法,我们最后会打开降落伞的。这次考不过明年在来呗,没有什么损失。”苗丹雪强笑着说道。

  苏东看得出这只不过是她安慰自己与大家的说话罢了。还记得第一次拿到弑魂师代理证书的那一刻,她与陈敏珍那脸上出现的样子,就知道她们对那一个本本儿是不多的看重。

  而那本本儿带来的只为直接的东西,就是拥有参加考核的资格。然而这第一次来,还是刚刚拿到代理证的第一次,可是面对接下来的高空机降他们丝毫办法都没有。心头的悲苦与不甘,有多么的浓郁不言而喻。

  可是这又面对着死亡的威胁,以及对面坐着的那个人都可以堪称他们三个的精神支柱了。如果她与王明宇再次拼命的话,那么苏东那个白痴一定会不计后果的去救他们。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我知道你们这样是为了我。在你们的眼中我就是一个不要命,从来不知道为自己安危考虑的家伙。我承认这一点,在你们面前我做的那些完全是不经过大脑,仿佛就像神经反射一般。

  这次我不再强求你们,只要你们三的生命不会出现危险,我想我不会玩儿命。要记住,这考核以后还可以来,但是这生命只有一次。”苏东缓缓的说道,旋即语气一转道:“不过我与陈敏珍还会带你们两一沉,直到我们快要达到极限。”

  为什么苏东不用全真拷贝不断的用着那一个个变态的苏东带着王明宇与苗丹雪下去?

  其实很简单,这是对他们的考核,这是他们成长的机会。苏东完全有信心从高空带着三人安全的着陆,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来这样的方式,那么王明宇与苗丹雪如何来激化自己的潜力。

  要知道上次自己带着他们三人安全的降落,不就是在他即将不行的时候,激化了潜力吗。所以不到最后的那一刻,他是不会用全真拷贝帮助二人降落下去的。至于陈敏珍,苏东是完全不用考虑的。

  时间缓缓的度过,飞机之中喇叭响起:“各位考生,目的地即将达到。请做好空降的准备!”

  随着这声音的落下,苏东四人缓缓的睁开眼,相互看了一眼,随后点了点头,将躺椅一侧挂着的伞包拿起,起身背在背上。在出发之前他们都被告知过,这次的飞机与上次的飞机不同。

  躺椅是不会飞出去的,而是在机舱中间位置那个暗红色圆圈内。在听到空降通知之后,每架飞机内的考生都要站立在里面,等待这惊心动魄的高空机降来临。

  四人缓步的来到圆圈内站在一起,此时百慕大三角高空平流层内东侧的位置,几十架小型飞机一闪出现,接着一闪而过。可以说每架小型飞机上,坐的人都不会超过十个人,而且其中都是以小队形式的人。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就是避免个个代理小队之间,因为一些矛盾在飞机上大打出手。导致还没有达到考核地点,就出现大量伤亡的事情。

  几分钟之后,苏东四人脚下那暗红色圆圈突然一震,接着一下子打开。四人一下子就掉了下去,其他飞机之上的人几乎同时掉在了出来。

  所有人都并没有立即用着魂之力来抵挡下坠力,几乎都是几个人在一起手拉手在空中平躺着形成一个圆朝着下方掉去。

  从这里看下去,下方那美洲大地尽收眼底,要不是因为这次是的目的地就是正下方那个恐怖的地方,所有人恐怕都会为此时的景色深深的吸引。

  苏东四人相互看着,双手牢牢的抓住,苏东微微一笑通过通讯仪道:“放松一点呗,虽然不知道下方会有什么东西等着我们,但是这个时候我们还是要放松一下。”

  “切,大哥不要说的这样轻松好不好,你不见得就真的很轻松!”王明宇看着苏东那脸上有点假的表情,鄙视道。

  苏东没有在说话,只是笑了笑。轻松?谈何容易啊。虽然他喜欢玩儿刺激,但是这种时候,特别是下面那个充满了未知性的地域。使得他这般疯狂的人都没有办法真的轻松下来,更别说其他人了。

  转头看着手腕上的手臂时间缓缓的过去,突然苏东道:“好了,开始吧!”

  说着一把将身侧的王明宇搂住,脚下一个巨大的暗红色圆出现,下坠之力顿时受阻,使得苏东都闷哼了一声。

  陈敏珍一把将苗丹雪拉过来,叫道:“火凤降世!”

  接着一头巨大的火凤一闪出现在她的脚下,带着苗丹雪落在上面,火凤仰头长鸣一声,急促的扇动了许久的翅膀才将巨大的惯性阻止。而此时苏东也基本上掌控了惯性。

  朝着下方而去,下坠的过程之后,苏东四人不断的看到了因为没有办法坚持到最后的考生们,不断的打开降落伞。不过始终有九个小团体用着各自的方式始终保持着一直的下降速度。

  而那些人中间,天煞的继承人余灵卓、慕容晓晓、樊铭三人在其中。苏东此时算是明白了,这次考核的这些人,联盟的八大势力的继承人可以说都是相当强悍的。加上代表黑院的慕容晓晓,以及长老院的樊铭,飞行的方式这位炫目。

  慕容晓晓此时就如同仙女一般,加下一朵黑色的莲花缓缓的旋转着。而樊铭这是站立在一把白色的长剑上,双手背负而立整个人就如同小说之中出现的那种御剑飞行的仙人一般。

  其他的都与苏东所用的方式差不多。慕容晓晓见到苏东,微微一笑,脚下那黑色的莲花转动,便朝着苏东靠了过来,身后跟着的那三个女人也是超级美女,都是用的黑色莲花,只不过比慕容晓晓的脚下那个小上很多。

  见到慕容晓晓考过来,樊铭微微一笑,脚下长剑一转也跟了过来,而他身后的三个帅哥架着同样的长剑也跟了过来。

  来到苏东周围,慕容晓晓看着苏东道:“大哥哥,你到我这上面来吧?”

  苏东微微一笑摇头,道:“要是我连这个都没有办法做到的话,怎么配你叫我一声大哥哥呢。再说了,我上次可是带着三个人玩儿一次了,这时简直就是小意思。”

  樊铭一笑,道:“是啊,苏少主可以说是联盟有史以来第一个从平流层内完凭借自己的实力,还带着三个人安全着陆的人。小生着实佩服的紧!”

  “好了,不要在恭维了。呵呵……我这个人经不起别人夸的!”苏东笑了笑说道。虽然周围的空气突然一变,樊铭笑着看着周围快速变的模糊的环境,笑道:“看来我们已经进入百慕大三角上空了。”

  “是啊,真是……”

  “哇靠,你们快看下方那是什么东西?”苏东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侧的王明宇突然大叫道。

  所有人低头向下方看去,下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旋窝,周围的浓雾在不断变浓郁的同时,也在随着那个旋窝旋转了起来。不一会儿之后,一股强大的吸力猛然间作用在他们所有人的身上。

  “妈的,不是吧,这还在空中,我们就遇到危险了!”苏东大叫一声,将摇晃的身体稳固来,看到就算是下方那巨大的圆减速的情况之下,依然用着从飞机内掉出之后,还要快的速度超下方而去。

  越来越快,所有人除了在这恐怖的吸力与速度之中保持稳定之外,其他丝毫的都做不到。接着一闪所有人消失在了旋窝之中。而此时那旋窝也消失不见,而周围那些人仿佛没有看见一般,继续朝着下方而去。

  就连刚才那大雾,那些人仿佛都没有发现,还有从这里一眼望去,下方依然清晰可见,不过距离的海域与大陆已经很近了……

  走在人潮涌动的大街上,看着周围那宛如昨日的见过的建筑,嗅着那宛如昨日的污浊空气,听着颇为吵杂的声音。虽然这一切都在述说着这里不是那么的美好,然而身在其中的苏东的眼中,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大哥啊,我们都在这个地方走了一天了,你到底要去哪里啊!”跟在苏东身侧的王明宇颇为不耐烦的问道。自从不久前被那个突然出现的大洞吸入其中之后,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其他的人都不见了,而且躺的地方竟然是一栋高楼的天台上。

  这与百慕大三角那里可是截然不同的两个地方啊,刚开始两人还想要寻找答案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然而站立在天台之上的苏东左右看了看,当看到高楼对面那个巨大的广告牌的那一霎,仰头长啸了起来。

  其中竟是兴奋与激动,都快要接不上的时候,苏东停了下来,转身将满脸疑惑的王明宇抓住,激动的道:“小弟,你知道这里是哪里,你知道吗?哈哈……哈哈哈……这里是华夏的二十一世纪的SZ市,我又回来了,哈哈……我又回来了!”

  说着说着,苏东眼泪都流了出来,缓缓转身看着那密密麻麻的高达楼层,一边流泪一边道:“我又回来了,我又回到这里来了!王明宇你知道吗,其实我原本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你知道我现在的心情吗?

  这就像许久许久的漂泊在外的游子,回到家之后站立在门口时那种感觉!”

  苏东的话,以及那泪流满面的样子,彻底将王明宇给搞糊涂了。什么他原本属于这里啊,什么回来了啊,什么这是二十一世纪……

  “什么!大哥,你说这里是大灾难之前的二十一世纪初期?”想着想着王明宇顿时惊呼道。

  “是的,这里就是二十一世纪初期,大灾难之前的二十一世纪。小弟我们穿越了,我们穿越到过去来了。”苏东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缓缓的说道。

  “穿越?我靠,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还有苗丹雪他们呢,以及慕容晓晓樊铭他们呢,难道他们也来到了这个时代?”王明宇惊讶的说道。

  “有可能,真的有可能。我们同时进入的那个大洞之中,我们出现在了这个地方,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也来到了这个时代!”苏东点头转身看着王明宇说道。

  “那,那你刚才说你又回来了,这是什么意思啊。你不是三十一世纪的人吗?”王明宇问道。

  “告诉你没关系,但是你要保证不要将这个事情给别人说!”苏东严肃的看着王明宇说道。

  “好!”王明宇点头道。

  “其实,我这句身体是三十一世纪的。但是灵魂却是从这个时代穿越过去的。准确来说,我是在大灾难之中死在了地坑崩溃之后的裂缝之中。而真正属于我的就是这个时代,这个时代里面,才有我苏东真正的家,真正喜欢的人。不过我并不想生活在这里,因为前辈子的自己,在这个地方活的太苦逼了。走,我带你去走走!”苏东缓缓的说着,随后一把抓住王明宇的手,快步的来到天台前,就那么一下子跳了下去……

  “大哥啊,这都走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了,你到底要找什么东西啊?”人群之中跟在苏东身后的王明宇,颇为纠结的道。

  “我要去找一下,这个时代的自己在干什么?”苏东听到王明宇的话,转头小声的说道。

  “靠,大哥,你不会是想改变自己的过去吧。你这样……”

  “我知道,要是我在这个时代改变了自己另外一个自己的未来,那么未来的我就将消失掉。我不会傻到那么做的,现在的我活的很好呢。走,马上就要到了!”苏东说着,加快了脚步朝着前方走去。

  就在此时王明宇突然感觉到了什么,伸手一把将苏东拉住,从怀中将那个记录着考核任务的显示器拿出来,找个没有人的地方,一点上面的按钮,一个光幕伸出,上面立即显示出来了任务。

  “大哥,你还记得出发前,樊先知说我们考核任何是什么吗?”王明宇看了看光幕上显示着的任务,问道。

  “当然知道,这任务显示器是智能系统,会根据我们在百慕大三角所处的环境自行制定这次考核的任务内容。”说着苏东伸手将自己的任务显示器拿出来,一个同样的光幕出现,接着便显示出了任务的内容。

  看完之后,苏东叫道:“我靠,不是吧,这任务显示器在这个时代还能用。他妈竟然是让我去经历前世自己经历过的事情。要求还是不能使用弑魂师的能力,也不能去改动另一个自己的生命轨迹。任务叫住:心境考核!”

  “大哥,你倒好知道自己任何目标在哪里啊。你看我的!”王明宇满脸纠结的看着苏东说道。

  苏东看着一边道:“妈的,这是什么东西啊。嗯,的确是心境考核,不过你这东西实在是太变态了,比我那个难度大多了。更要命的是这五种人到底是那五种人啊?”

  王明宇的任务是这样的:

  心境考核:内容,去感受五种人临死之前的感受。要求:五种人分别要是社会各个阶层的缩影,不能使用弑魂师能力,不能去改变体验身体的命运。

  “大哥,你对这个时代熟悉,你一定要帮帮我啊。既然这玩意儿还给我发任务,那么说明我们还有回去的可能,我可不想让我第一次考核的第一项用未完成来终结。”王明宇立即祈求道。

  “这个自然。不过你要先跟着我去将我那个搞定,这任务要是同时进行的话,肯定会打乱彼此之后的命运的。”苏东点头道。

  “这个当然没问题了!”王明宇笑道。

  二人重新回到大街上,在一家店面外看了看日期与时间,然后将手表调好之后。苏东顿时惊呼道:“不好,这个时候正是我前世命运开始走向低谷的时候。跟我来,快!”

  说着二人快步的跑入一个小巷,发现没有人,苏东拉着王明宇用着340m/s的速度在楼层间快速的朝着某处而去,不一会儿,也就是在天黑的不久后,苏东带着王明宇来到了一个工业园外面,在外面租了一个房间(不要忘记苏东那全真拷贝的能力,随便利用非人类的能力顺一个钱包过来,要多少就有多少钱!)

  随后带着一个运动帽,换了一声休闲的服装二人走进了那工业园内,名义自然是来找工作的。随后轻车熟路的来到另外一个自己上班的地方,站在外面等了起来,时间缓缓的过去,八点的时候换班时间到了。

  站在门口的苏东看着那栋楼门口处,一会儿便看到一个人走了出来,小声对王明宇道:“来了,看到了没,前世这个时候我正在拼命的节约钱呢。不过这是最后一天了,那个我马上要去吃饭,跟我来!”

  二人在人群之中跟了上去。来到另一个苏东的身后,未来的苏东伸手拍了拍他,就在那一霎,两个苏东的身体都颤抖了一下,接着穿着工作服的苏东转身看着王明宇笑道:“小弟,我的任务开始了哦!将他带到租房里去吧,按照计划形式!”

  “这,这就开始了?……哦,我知道了,只要找到任务目标,只需要接触一下就会是任务正是开始。嗯,好!”说着王明宇与未来的苏东转身朝着外面走去,很快的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苏东站立在那里,伸手到荷包之中,顿时苦笑了起来,道:“半年的努力今天终于达到要求了,吃饭去!”

  就在今天下午,这个月的工资已经到帐,这也意味着苏东长达半年时间的存钱计划彻底圆满。明天就要去为那个人,也就是琳琳买戒指了。注定今晚苏东是一个不眠之夜,不管是不是因为知道明天发生什么,都是如此。

  饭后苏东站立砸宿舍外的阳台上,抬头看着夜空,满脸悲苦的样子。明明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明明心头是那么想要去阻止明天那件事情的发生。就算是重新回到这个时代,然而仿佛这一切都是老天早已经安排好了一般,刚过来时间恰好是在自己半年努力就要看到结果的时候。

  就算他想要去该变未来,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没有能力再度穿越到半年前去,也只能去默默的看着。因为要是他改变了这个时代自己的命运,那么很有可能连带三十一世纪的自己也将出现很大的改变,甚至会出现没有可能拥有第二次生命的机会。

  这是他不想使其发生的,未来的自己对外来充满了向往。然而这个时代的自己,过了明天之后,就彻底的迷失在了人生的长河之中了。自己这一世真正的灰色便是从明天拉开了帷幕。

  “妈的,真是坑爹的任务啊。为什么我最不愿意回忆的东西,这次竟然还要让我来经理一次?!”站立在那里苏东心头喃喃自语。

  回到过去?

  这简直就不敢想象,而且之间的时差还是九百八十多年的时间。这所谓的平行世界的说话,看来是有很大的出入。

  同时为什么回到这里,那百慕大三角上空突然出现的时间通道为什么在他们之前刚好打开。巧合?这未免太过于巧合了一些。激动消失之后的现在,这些问题也不由使苏东心头升起了疑惑。

  深圳,这个纯粹由外来打工仔构成的大都市。走在这大街上只要是上班时间那么看到都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为的就是去挤公交,而更多的就是起自行车、电动车距离上班还有一两个小时甚至更久就起床,开着自己的座驾去上班了。

  为的不就是每个月节约那几十块的公交车车费么?不过所有人都一个共同的特点,那便是脸上挂着睡意蒙浓的样子,拖着疲惫的身躯,朝着那个能够给自己生活下去的地方而去,哪怕是明知道老板是个奸商,不断的要求加班,工资却不见涨。

  依然义无反顾,依然奋起直冲,依然‘斗志高昂’,不就是为了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让自己、或者自己的另一半、或者后代、或者年迈的爸妈过的更好一点。不就是为了自己心头那个一直不灭的梦想么?!

  不过这些人中间还是有不在乎的,不是很帅,但是很耐看,身穿T恤灰色牛仔,过耳长发的青年人从公交车上挤下来。走开骂道:“妈的,一大早就等这破玩儿了,整整半小时才上去,在半小时才到这里。看来今天我要请假了,这一天的工资又没有了啊。”

  说着,便向着一家装潢的颇为不错的珠宝首饰店走了过去,半晌之后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道:“妈的,这不是狗眼看人低么,老子买四十分的钻戒怎么了啊。这好歹也是自己一个月只用一两百块节约了半年时间存下来的。老子都还没有说什么,你他妈到时看不起人来了!”



温馨提示:
极品弑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弑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弑魂全文阅读和极品弑魂txt全集下载。极品弑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弑魂 第28章:我不喜欢杀人 声音的来源还在苗丹雪他们身后,他们刚刚听见便看到一道虚影划过身侧,想着前面冲去。不过一直站立在那里的樊先知动了,一下子出现在那虚影的身前,伸手一把将其抓住,道:“晓晓,你干什么?” 来人正是慕容晓 2012-01-17 02:03:2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