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极品弑魂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5章:戏弄血鬼级恶魂

作者:梦回眸    更新时间:2012-01-24 00:07:00    状态:已完结
不过苏东这厮的想法,岂是它能够猜想的。随着这么反反复复的弄了许久之后,苏东突然一步踏了出去,周围的藤蔓立马便扑了过来,苏东一闪又进入其中,那些藤蔓硬生生的停留在了苏东的面前。

  在前进一点点,那光幕便会再度出现,这样它又会遭受重创。苏东突然一笑,伸手猛然间将那藤蔓给抓住,魂之力顿时宣泄而出,一把将藤蔓拉了过来。

  顿时那光幕一闪出现,它猛然间感觉一股强悍的攻击作用在了藤蔓之上,嘶吼一声,藤蔓瞬间收回。

  一声声低喝从口中传出,苏东丝毫不为所动,笑道:“不就是被这光幕弄了一下嘛,对你这个大家伙来说,这不是在给你挠痒痒么?”

  说着一个个苏东便在他身后接连的出现,最后五十几个出现,本体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想要杀我,吃我魂之心,我这人很善良的,怕你满足不了,所有将我兄弟们全部叫出来了。好好的享受!”

  伸手那些苏东顿时消失,随后光幕前只要有藤蔓的地方,便会出现一个分身,随后尽数进入光芒内,突然一个一闪出现在外面,藤蔓立即一闪冲了过来,不过却扑了一个空,分身一闪便再度出现在了光幕内。

  接着五十多个苏东的分身开始轮番上阵,或是冲出去,或是将手伸出,或是将脚伸出,亦或是一把踏出。

  如此以来那大家伙的藤蔓立即在这些东方不断的乱窜,想要将那些缠绕在其中,不过由于分身距离光芒最多不会超过一米以外,如此基本上全部扑空。气的大家伙怒吼连连,一气之下,几乎所有的藤蔓全都来到了光芒之前,宛如毒蛇一般高高的立起。

  五十几个苏东嘴角泛起了微不可查的幅度,除了本体之外,其余全部将弑魂给召唤了出来,顿时化为三米多长,大步一踏,猛然冲出,催魔刺使出,猛然撞击在了那些藤蔓之上。

  爆炸声传来时,所有分身再度回到了光幕之中。

  吼~

  那大家伙算是被苏东给彻底激怒了,它堂堂亚马逊森林之中四大头领之一,竟然被眼前这个丝毫不起眼的弑魂师戏弄。可是它却对那现在已经消失的光幕极为忌惮,同时在里面那个草坪之中,总有什么令它恐惧不已。

  不然,就算冒着被那光幕重伤,它也要冲进去将苏东大卸八块不可。

  苏东的所有分身,手中的弑魂一挥,云朵一闪出现,随后飘到了三米外,闪电风刃顿时疯狂的涌出,朝着地上那些藤蔓狂轰滥炸起来。

  轰轰轰……

  一声声爆炸声在几步外响起,但是那些爆炸冲击而来的泥土以及其他东西,朝着草坪还没有飞出多远,便被一股力量一闪尽数化为灰烬。

  如此苏东更加的大胆起来,像追击、追风、追云、追星、逐月、殒日以及他们的组合技能等只要是他能够使出的远程攻击技能,通通的使用了一遍。

  而且这次全都是一闪来到了那大家伙的头上,一声声爆炸声接连不断的在这里响起。

  当然其中还夹杂着震天的怒吼声,就在大家伙抵御那些攻击时,所有分身一闪出现在外面,抓住地上的防止苏东趁乱逃走的藤蔓,魂之力涌出,转身猛然用力将其找光幕所在的地方拉去。

  啊~

  最后随着所有分身一声大吼,竟然将这个庞然大物给硬生生的抡了起来,朝着光芒猛然砸去。

  嘭~吼~

  抓在空中,那光幕一闪出现,由于力度实在够强,那大家伙竟然砸入光幕中去了,光芒在这次巨力的冲击之下,闷响之声传出,还微微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便是那大家伙传来的嘶吼声。

  接着五十几个分身用力一拉将其拉到了地面上,藤蔓疯狂的在外面乱舞,拍击在地上一声声爆炸声响起。为了防止这家伙挣脱掉,所有的身份将藤蔓缠绕在了光幕之中的大树树干之上。

  剧烈挣扎的同时,那庞大的身躯之上大量的青烟冒出,同时身体之上在快速的融化,就如同冰块遇火一般,散发着一股恶臭。

  本体一闪来到草坪上,抬头叫道:“闭嘴,我有事情和你谈谈!”

  “放开我,放开我,我给你谈,否则我会死的!”这大家伙竟然突然开口说道,其中带着强烈的恳求……

  “放开你?”苏东微微一笑,旋即道:“你当我是白痴啊,我要是放你了,你掉头跑掉怎么办?”

  “不会,不会的。求你了,你要是不放开我的话,我会死在这光幕之中的!”大家伙立即解释道。此时它的身体各处融化的速度比之前快上了许多,其中一些藤蔓已经化为一滩黑水掉落在了地上。之前那威风凛凛的将苏东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个时候竟然如此了。

  就算是苏东他都忍不住疑惑,这个不大的草坪到底有什么,为何有这等强悍的光幕守护恶魂进入?

  见到苏东没有反应,它立即道:“要不,要不我将恶魂之心给你。只要拿着它,我是没有可能逃走或者杀你的!”

  “哦?恶魂之心还能够离体?”苏东一愣,旋即问道,这个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可以的,只要你不吸收掉,我就不会死!”它立即解释道。

  一个分身一闪来到它身后,抬头笑道:“好吧,将恶魂之心给我,我就放开你!”

  它此时根本就没有选择,一咬牙,身体之上绿芒一闪,身体颤抖一下,从头顶一个拳头大小的绿色发光体一闪出现在身份的前面,伸手一把抓住,其余的身份立即将缠绕在大树之上的藤蔓解开。

  大家伙顿时闪身退了出去,退出百米多元之后,一下子爬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身体已经体质融化,不过此时与之前比起来,整个缩小了一团。低吼一声,融化之后的藤蔓立即长出,接着四面八方朝着树林之中涌去。

  随后后面响起爆炸声,好几分钟之后,它转身站口一吸,宛如繁星一般的恶魂之心朝着它涌了过来,尽数将其吞噬,完毕,转身爬在地上,绿芒闪耀间,身体快速的恢复了起来,最后恢复原样,不过气息与之前比起来还是弱了许多。

  见到它安静了下来,苏东收回分身拿着它的恶魂之心,站立在草坪之中,问道:“你什么实力,是什么?”

  “按照你们人类的等级划分,我现在是血鬼级初期。至于是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从变异之后便在水中,也没有人知道我是什么。你可以称呼我为水冥。”它缓缓的说道。

  “你知道这个地方是有什么吗?”苏东沉吟片刻,继续问道。

  “不知道,从出生我就知道这亚马逊中心有一个恶魂禁区,没有恶魂敢靠近这里一百米之内。在你脚下仿佛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恶魂颇为恐惧的东西,以前我将信将疑,不可这光幕是我相信了。”水冥深吸一口气缓缓的道。

  “好吧,你去给我找点吃的来呗,我所有的东西都在那辆轿车里,全被你给搅合了!”苏东无奈的说道。它没有理由不相信这水冥的话,毕竟自从拿到它恶魂之心之后,他就有种感觉,只要自己将其吞噬了,它必死无疑。

  开始的时候,苏东还认为水冥不止一个恶魂之心,不过拿到之后,魂之力涌入其中,一种奇妙的感觉使得他确信它只有一个恶魂之心。为何有这样的感觉,苏东说不明白,就是一种感觉。

  水冥没有丝毫的反抗,藤蔓朝着四周蔓延看去,不多时便一大堆野果之类的东西被其放在外面。走出去将野果全部拿到草坪里面,坐着美美的吃了一顿之后,起身接着月光开始认真的打量其这个方圆千米左右的草坪起来。

  他倒要看看,这里究竟有什么东西,能够使得血鬼级初期的恶魂出现心存忌惮。还有就是这光幕是究竟是怎么发出来的,要说是天然的,打死苏东都不相信。这等威力强悍的东西,不可能天然形成。

  缓步走在其中,随后来到了草坪的中央处,低着头闭上了眼睛将魂之眼笼罩在这个草坪的之上,开始仔细的观察起来。

  “怎么回事,魂之眼都丝毫看不出这里的异样?”打量许久之后,苏东忍不住心惊,魂之眼可以说已经是弑魂师观察方式之中最好的一种了,明明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但是用这个看了半天依然与眼睛看到的一般无二。

  越是如此,越是使得苏东好奇心大起,随后一边用魂之眼查看,一边弯腰在地面草坪之中捣腾起来。

  时间慢慢的过去,天空之上那月亮散发这柔和的光辉,缓缓的移动到了天空中央。皎洁的光辉宛如绸缎一般,从天空之上落下,照进亚马逊森林,照亮了这一片小草地。

  啪~

  就在此时苏东蹲着在地上寻找破绽的时候,一个在这安静的可怕的环境之中响起。苏东手中的动作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保持着蹲立的之势注意了起来。

  啪~咔咔……

  少许,有是一声响起,紧接着便是咔咔之声,像是某种机关运作起来的那种一样。苏东嘴角泛起一笑容,站起回神朝着差评中间看去,笑道:“原来如此!”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之上那个浑圆的皓月。

  咔咔之声依然连续不断的响起,少许,脚下的草坪一震,接着从中央开始草坪分成六块,缓缓收回,一个坑出现。最后草坪中央约莫五十米大小的一块草坪消失,一个深不见底的深坑出现。

  接着从里面缓缓的伸出一个柱子,圆、通体灰色,在其顶端乃是一个手掌模样的雕塑,那手掌抓住一个闪耀着绿芒的发光体,足有篮球大小。

  外面的水冥以及苏东几乎同时惊呼:“恶魂之心!”

  这下他们算是知道为什么这里对恶魂有着如此之大的限制了,那手掌抓着的恶魂之心,光看体积就知道比水冥这等实力的家伙还要墙上无数倍。不过有一点苏东搞不明白,猎人做了怎么久了,了解自然有许多。

  但是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大的恶魂之心的,在血煞资料库内,他见过最大的恶魂之心,也就是鬼尊的,那也只有一个巴掌啊。可是这个竟然跟篮球差不多,莫非是鬼仙。

  不会啊,那些治疗上说,地球之上仅仅之后四个鬼仙,而且这四个家伙已经失踪四百多年时间了。虽然失踪,但从那治疗上讲,很有可能是离开,那种强大的家伙根本就不可能在地球上死掉。

  就在此时那恶魂之心之上绿芒一闪,顿时一颗大树的虚影出现在,随后一闪将这方圆千米的草坪尽数占去,茂密的巨大的树冠,苏东伸手挥了挥,发现确实是虚影之后,看了看,这棵树有这般大的体积,最少都有数千年的年龄了。

  “生命之树,那是生命之树,天啦,我知道为什么亚马逊所有的恶魂,都对这里忌惮恐惧了。有这棵树在,植物恶魂之中,即便是仙子大人都不可能进入这里的!”水冥顿时惊叫起来,还带着强烈的激动兴奋之感。

  “生命之树,那不是传说之中才有的东西吗?”听到水冥的话,苏东呢喃道。

  说一落,顿时感觉这虚影一颤,树冠摇晃了几下,接着天空之中的月光仿佛受到吸引一般,顿时朝着这里而来,最后化为一道光束落到了那颗恶魂之心上。

  沉吟少许,苏东举步朝着那根柱子走了过去,来到近前,仔细的打量了起来,这柱子两根手臂粗细的样子高一米五左右,上面以灰色为主色调,对着苏东雕刻着一刻大树,跟这个虚影一般无二。

  下面一点,写着两句话,看来半天,几乎都将大脑内的甲骨文找出来,都发现与之对不上。在这右侧一排字旁边雕刻着一副图画,画着一个人,伸手抓住一个柱子上的手掌的大拇指。

  “这字是什么文字,说明什么呢?还有这图案上这个人抓住大拇指要干什么,这图案说明什么?难道这图案上人前这个柱子就是这根?”

  心头这些念头闪过,沉吟少许,苏东起身仔细的看着手掌之上对着自己的大拇指。突然眼神一动,“这大拇指还真有可以掰动的痕迹。”

  向着伸手探了过去,不过快要接触到手掌拇指的时候,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中指也有可以活动的迹象。收手,立即来到一边看了起来发现每一根手指都可以活动。向下看去的时候,发现手指对应的柱子一面上,都有小字,还有图案,其中苏东能够立即看明白的就是无名指对着的地方。

  引起了苏东的注意,这图案雕刻的是比较详细,还将那人将手指扳动之后的画面。看了看,伸手抓住无名指向下一扳。

  顿时周围那原本消失的光幕一闪出现,接着便消失,苏东立即喊道:“喂,试试看,那光幕是不是消失了?”

  水冥迟疑了一下之后,将藤蔓缓慢的伸了过来,来到光幕所在的位置上时,停了一下,随后一咬牙藤蔓一闪穿了进来,一愣,竟然发现丝毫没事。这一幕苏东也看到了,见到苏东要有所动作,水冥立马将藤蔓收了回去。

  最后随着苏东将无名指复位,光芒一闪出现。有了这发现苏东算是明白了,这手掌上的五根手指,都有它操控的一种东西。

  转头看着食指对于的图案,好半晌之后,暗道:“这人将手指扳动之后,抬头看着天空,下面那四个光束是什么东西啊?大拇指的图案,为什么之后那人扳动手指时的画面,为什么没有之后发生的画面呢?

  还有小指扳动之后,下面话了四个人,看样子是在空中,那又是什么?”

  由于对这里一点都不了解,也看不懂这柱子上面的文字与图解,苏东根本就不敢去乱动其他手指。

  要是这东西是什么封印,又或者有其他什么,这要是被自己胡乱弄一番,还真不知道其结果如何。

  随着头顶上月亮的移动,这生命之树的幻影也还是渐渐的缩小。

  见到这个现象,苏东算是明白,这东西完全是因为天空中那月亮出现,目的就是吸收月光精华。

  “要是我扳动有快速的将其复位,因为不会出现什么吧?”见到这生命之树越来越小,他知道当这生命之树消失之后,这柱子便会下移,到时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

  想着一咬牙,伸手奇快无比的在小指之上按一下,随后快速的将其复位。抬头看着周围,最后看着空中,好半晌之后,竟然一丝反应都没有。

  “从这光幕控制的手指来看,应该是一扳动手指就立马会有反应啊。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低头看着这手掌,伸手摸着下巴沉思起来。

  此时在一处不知名的地方,看样子有点像是空间虫洞之中的感觉,而且不止一条虫洞,足有四个。里面有四个人正在快速的赶路,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抬头看着虫洞前方,其中一银袍中年人呢喃道:“是谁将联系我们的信号发出,但为何又立马终端了呢?”

  另外一个虫洞之中,那个红发红衣老者,抬头嘿嘿一笑道:“奇怪了,每千年的星际巡查,自从坐上这星际巡察使之后,这么多年了,就这次竟然有星球主动联系我们?

  不过奇怪了,为何信号发出都还没有探查到具体位置,就中断了呢?”

  另一个虫洞之中,站立着一位黑袍中年人,此时依然如其他两人一般,面露沉思,这种情况也是他头一次遇到,少许之后,呢喃道:“难道是这个星球遭受到了别的修魂星球的攻击,坚持不住,才联系我们,但是最后那东西都被摧毁了?”

  另一虫洞之中的青袍中年人呢喃道:“奇怪,咦……又来了……”

  红袍老者刚刚感受到那信号,顿时有消失,立马骂道:“靠,这是哪个星球啊,他妈这些人吃饱没事做,那那东西玩儿?”

  话刚一说完,那信号又来了,不过这次时间不较长,四人几乎同时拿出一个东西,巴掌大小,每个人手中的都与自己身上的衣服的颜色一般,有点像罗盘的感觉,右手一点,那东西顿时光芒一闪,接着闭上眼睛感应了起来。

  一会儿之后,红袍老者骂道:“妈的,终于找到你了,竟然这样戏耍于我。我倒要看看,这个星球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连星际巡察使都敢作弄!”

  说完,手中的罗盘一挥,落在身前一闪顿时变成方位两米大小,跃身盘腿坐在上面,一闪化为一道流光一闪消失在了虫洞之中。其余三人也是如此,几乎是不分先后。

  此时亚马逊森林之中的苏东,依然不知道,就是因为自己的好奇,将这四个自称星际巡察使的人给招惹到地球来了。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到。

  看到小指没有反应,苏东沉吟少许之后,伸手到食指上,扳动了一下,顿时在申请一道光幕出现,上面现实了四个发光点。

  身前的这个阻止顿时一颤,接着一道绿色的光束猛然间从哪恶魂之心上射出,直插天际。

  紧接着,在亚盟大兴安岭某处,一道红色光芒一闪冲入云端。

  欧盟阿尔卑斯山之中,一道灰色光束射出。

  非盟撒哈拉大沙漠之中,一道黑色光束射出。

  “这,竟然是亚盟大兴安岭、阿尔卑斯山、撒哈拉大沙漠。哇靠,这难道是传送阵?”见到上面的四个光点,绿色的是自己站立的地方之外,其他三个被苏东看出位置之后,立马惊讶的叫道。

  伸手将食指复位之后,四处的光束一闪便消失不见,仿佛都没有出现过一般。

  深吸一口气,这个发现使得他终于可以离开了,只要达到亚盟他就可以让人来接。

  随着身后将大拇指抓住,一按,突然一道恐怖的力量一闪而出,吓一大跳的苏东立即想要将其复位,竟然发现做不到了。

  “哈哈……小子,谢谢你了,老子终于过来了啊,哈哈……”

  就在此时在手掌上方虚空一闪,接着一个旋窝出现,一道声音从其中传出。紧接着一道光芒一闪冲出,苏东刚要防御,却发现那光影根本就没有理会自己,闪身一把抓住食指,按下,光幕出现之后伸手随便一点,那红色光点一颤,光芒一闪变成一个旋窝,那虚影一下子冲入其中。

  旋窝消失,从那人出来到旋窝消失,这中间所用时间一秒都不到。

  “这,刚才那是什么人,过来?来自哪里?”满脸惊讶的呢喃道。

  就在苏东刚要有所动作的时候,生命之树的虚影一闪消失,那手臂便笑着地面降了下去。

  “MB的,老子还没有走呢!”

  见状苏东大吼一声,闪身来到食指之前,按下,那光幕再度出现,不过这次极为不稳定,不断的颤抖着。伸手立马点在那红点之上,旋窝出现,不过比刚才那旋窝小上许多。

  跃身穿了进去,他要看看,那个家伙究竟是谁,还有刚才他那口气仿佛是老早就在那个地方等着了,究竟来自什么地方。而且刚才从那气息看来,虽然不知道为何极为不稳定,但比自己强上许多。

  水冥看着苏东消失,顿时大吼道:“我靠,你走也要将恶魂之心给我啊,你这……”

  “MB的叫个屁啊,拿去!”突然那旋窝即将消失的时候,苏东的声音传了出来,接着一只手臂伸出,猛然将其仍了过去,刚好落到光幕外面,这时旋窝才消失。

  水冥的藤蔓刚刚触碰到自己的恶魂之心,立马消失,随后丝毫不停留,转身就跑。他总觉得这个地方还有什么事情发生。

  刚刚离开,那下落就是狠下手掌在外面的柱头,一下颤抖了起来,接着一道旋窝再度出现,颇为不稳定。

  “啊,老子要过来,没有人可以拦住,你也不行!”

  一道怒喝声冲其中传出,接着一双白皙的手伸出,一把抓住旋窝的两侧,硬是将缩小的旋窝给强制的稳定了下来,接着一窜,一道白影传出,落在草地上,爬在地上,理解咳嗽了起来,鲜血从口中流出。

  好半晌之后,伸手将嘴角的血迹擦去,抬头看了看周围,道:“虽然强制过来受伤颇重,但,这里可是一个不错的疗伤之处,嘿嘿……”

  转头看着草坪已经恢复原样,闪身来到草坪外面,伸手过去,光幕突然一闪出现,手指一阵青烟冒出,立马收回,呢喃道:“看来也只能等下一个月圆之夜了。”

  说着外头看着西北方向,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你叫苏东吧,竟然能够将火圣王分身杀死,不错。我来这里,其中一个目的就是你哦,等我伤好了,我会去找你的。”

  其实刚才最先出现的那个虚影,其实是这人的分身,主要目的就是把苏东给引走。而他并非在另一个有着同样柱子的地方等,而是早已经过来了,只不过这虫洞另一端不知为何被封印,如此他一直过不来。

  没想到苏东阴差阳错之下,就爱那个封印打开,他自然不会放过了。

  亚盟大兴安岭之中,那虚影一闪从旋窝之中出现,转身一把抓住无名指,周围的光幕顿时消失,闪身便冲了出去。接着苏东出现,刚要离开,立即转身将无名指复位,光幕出现之后,这才闪身冲了过去。

  一边大吼道:“我草尼玛,你刚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怎么只知道逃?”

  弑魂一闪出现在手中,立马变成唐刀,顿时冲了过去,几闪便来到了那个虚影的身后,挥刀劈去。

  就在此时那虚影竟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苏东笑道:“小子,你中计了!”

  唐刀一闪而过,这恶魂化为黑雾,竟然什么都没有,一惊暗骂一声,闪身冲了过去,然而来到草坪后,发现那里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了,低喝道:“妈的,你究竟是谁?”

  sc省首府市地铁车站,一为身穿黑色休闲运动服,看不起相貌,从那将整张脸都完全遮蔽住的头发,以及身材来看,乃是一个女的,而且年纪还不是很大,大约也就是二十二左右的样子。

  一直都低着头,迈着潦倒凌乱的步子来到火车站门口,就那么站立在人群之中。周围行色匆匆的赶车或者离开的人,来到她身体周围无米范围内,都不自觉的绕道而行。

  不是她身上散发着某种难闻的气味,反而身上喷着浓郁的香水。也不是因为她此时那披头散发的模样。反正只要走近之后,那些人就会感觉到浑身不自在的,不自觉间就绕开了。

  如此以来她所在的车站入口处,便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

  刚刚引起巡警注意,那女的迈步朝着车站内走了进去。

  两个巡警站立在阶梯上,看着那奇怪的女人缓步的离开,其中一个叹息道:“这是什么人啊,看那身材还很不错的样子,怎么这样就出来了啊?”

  “谁知道呢,你要知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句话的道理。好了,只要她不找事儿,就不管我们的事儿,巡逻去呗!”另一个巡警不以为然的说着,拉着他转身便朝着其他地方而去。

  在站台之上,所有人都在等车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位披头散发,身穿黑色休闲装的女的,朝着地铁出站的轨道走去,来到边上跳下去之后,消失在了黑暗的轨道之中。

  火车上两个司机此时正在一边聊着天一边看着前面,一个微胖的道:“喂,我们这一趟之后,下班去哪里玩儿啊?”

  “你去吧,老子上次跟着你去夜总会,回去被老婆知道了,差点没有骂死!”一个身体壮实的说道。

  就在此时地铁前大灯光芒照射,前面不远处轨道上面一个人高高的悬挂在上面。然而此时这两个司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嘭~

  “你……”那微胖的司机刚要说什么,被车子前面突然传来的一声闷响给打断。二人抬头一看。

  “啊……”

  两人几乎同时惊叫一声,目惊口呆以及惊恐的看着前面挡风玻璃上,那一大块被腥红,而且此时上面还有一个人,已经是血肉模糊了,被强大的压力死死的压在挡风玻璃之上。

  此时一位美女陈列员,为两位司机送东西归来,推门仰头便看到了那触目惊心的一幕,手中的盘子落在地上,用着足已穿破耳膜的声音尖叫了起来……

  SC首府市最为繁华的步行街,此时也恰好正值周末,摩肩接蹱的行人在这里来还的穿梭,颇为热闹。

  步行街广场上,一对情侣相互搂着站立在大楼下,陷入甜蜜的二人世界之中。随后二人可能是站累了,推着朝着后面那长椅走去,然而没有几步便撞到了一个人,二人转身,女的立即歉意的道:“对不起,我们没有发现你在身后!”

  那人从穿着身材来看,也是女的,年龄与这女的差不多大,二十一二的样子,只不过穿着黑色运动服,一头淡红色长发将脸尽数的遮住,丝毫没有理会女的的道歉,迈着散乱的步子朝着大楼入口走去。

  “什么东西啊,大白天这种装扮出来下人啊,神经病!”男的看着那披头散发的女的低声骂道。

  随后丝毫没有再去理会,来到长椅上,坐着,两人便时不时亲亲嘴啊,时不时摸几下啊,最后靠在一起甜蜜的为今后打算了起来,女子闭着眼睛浅浅的笑道:“我们都相恋三年了,你什么时候娶我回家啊?”

  男的伸手刮了一下,女子的鼻子,笑道:“怎么,等不及了啊。呵呵……快了,很快我……”

  啪……

  男子话还没有说完,身前突然一个闷响声响起,随着那闷响之后,他的脸上感觉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粘上,而且此时女子身上那白色的近身牛仔裤眨眼间变成了红色,顿时一股强烈的血腥味扑鼻而来。

  没有去看,而是睁开眼睛朝着女子脸上看去,顿时瞳孔一缩,大吼一声,一把将女子推开,此时女子满脸鲜血,身上一套白色的衣服此时也变成了红色。感觉到男的的异样,女子张开眼睛,伸手刚要说什么,发现了什么不对,低头一看。

  啊~

  一声尖叫响起,男的呼吸沉重的缓缓转头,朝着他们生前不足两米的地方看去,尖叫一声差点没有被吓到地上去,女的此时也看打了,一下子扑到男的怀中,身体都颤抖了起来。

  在他们的身前,此时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躺在那里,身体基本上都快变声肉泥了……

  酒吧,可以说不管是二十一世纪,还是这三十一世纪,总是一个借酒消愁,把妹的好地方。

  这个酒吧,说是酒吧,实则是一个迪吧,推看门便是震耳欲聋的音乐声,进入其中那火爆的气氛使人顿时热血沸腾的感觉。

  不过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在那颇有律动的音乐声中,中央处一大堆青年人随着音乐不停的跳动,虽然大多数都是胡乱的舞动,没有丝毫舞姿的感觉,但是一个个都沉浸在其中。

  而此时吧台前,坐着一位穿的颇为性感,身段堪称火爆的女人,一头火红色的头发,光是看背影就知道十一个极品美女。不过看她那动作就知道,心情很不好,拿着一杯一杯的不管是鸡尾酒,还是啤酒亦或是白酒,疯狂的往口中灌。

  酒水顺着她那红润性感的嘴唇,留下,流过脖子,随后进入了她那露在外面白灿灿,的肉球之上,最后进入沟壑之中。

  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的情况之下,吧台一侧一只装着高度白酒的瓶子飘到了她的头上,瓶底一下子飞开,白酒瞬间便浇下,接着又是一只。如此她全身便被高度白酒被彻底的浇湿了。

  醉意朦胧的她,转头看了看,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刚要说什么,一个烟头从右侧飞了过来,落在了她的身上。

  轰~

  火焰一下便着了,几乎几个眨眼时间,这位极品美眉便被火焰尽数笼罩在其中。强烈的痛意与惊恐使其一下子醒了过来,尖叫着,转身到处乱撞起来。

  这里原本火爆的气氛,更加的火爆了,不过这是惊恐使其火爆增加的。所有人开始朝外面跑,迪吧里的工作人员,此时完全的傻在了哪里,特别是专门为这位美女调酒的哪位帅哥,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才他转身拿酒,转头过来时,便发现一个烟头落在这美女的身上,眼睁睁的看着这样一个大美女瞬间变成了现在的火人。

  随着那火人到处乱窜,迪吧各处都出现了火光,越来越大,最后工作人员也开始逃窜了。凄厉的尖叫声,是那么的绝望与无助,但是不管她怎么喊,却没有一个人前来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

  迪吧被大火吞噬,而她,则倒在了火海之中……

  房间中突然铃声响起,伸手拿过看了看,接通一个身穿警服的青年出现在上面,苏东一翻白眼道:“拜托,大清早你小子发情啊,发情也要找女人啊,干嘛给我打电话?”

  “苏大队长,我的好大哥啊,局长现在都差点没有发通缉令找你了,你还是快点来局里吧?否则局长真说不定,派特警到你家中去!”此人名叫韩鹏,乃是SC省首府市公安局的一个警务人员。同时也是苏东这厮的小跟班儿。

  “得,不会我今天头一天正式上班就有大案子了吧。呵呵……你拿着干粉灭火器去将局长老头的火给灭了,告诉他我马上就过来!”苏东起身说着挂断电话。

  来到衣柜拿出一条衣服穿上,抬头看了看时间,此时是3003年二月三日。此时距离苏林琳沉睡足足一年多时间过去了,苏东脱离弑魂师联盟之后,在那四个传送阵之间,开始那段时间,只要一道月圆之夜便会来回的与那四个之间。

  不过却从始至终都没有见到过。无奈之下他也知道徒步走出大兴安岭,联系到苗宇弄了一个全新的身份,改变了一下相貌,在各处寻找那个人。当然,这其中也去过天煞在各地的分店,不过不知道是天煞知道苏东会去报复,还是怎么的,所有分店当苏东去后,没有发现一个人。

  如此时隔一年多时间后,便来到了SC省首府市,找了一个警察的职业。

  用他的话就是,闲来无事找点乐子呗!

  转身一边走一边无奈的道:“头一天上班,就迟到,不知那局长老头会是怎样的一副嘴脸!”

  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随后相貌开始缓缓的变化,随后拿出身份证上的自己,对比了一下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这一年除了那昏迷的一个月之外,后面的时间苏东基本上都是在深山之中度过的,不是喜欢,而是躲避联盟的抓捕。他与百变女王之间的关系,颇为微妙,联盟自然需要抓他回去审问个清楚了。再说了杀了联盟一个对的执法人员,这足已让他进入联盟的必杀名单了。

  然而这事情,他根本就不想解释,不逃,难道等着那些人来抓啊。他又不是像他老爸那边变态,往联盟之中一座,根本就没有人敢去招惹,撇开盟主还有长老会首席长老樊先知的关系不说,就说他那个名号,战神。

  他可是联盟之中堪比神话的存在,有的人都怀疑他现在与盟主实力都不相上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其余人也只有靠边站的份儿,没办法就用苏天宇最后一次见苏东的话说。老子怕个毛啊,只要有实力,老子想怎么走就怎么走!

  警局之中,苏东推看门的那一霎,顿时一本资料夹便飞了过来,使得墙壁上都掉下了灰尘,苏东随手便接着那资料夹。紧着宛如吼天狮子一般的怒吼声传来,“你这臭小子,第一天上班你就给我一个下马威,信不信……”

  “局长,你不要生气嘛?你也知道从一个学生到警察是需要一个适应过程的,今天是适应,明天我绝对不会迟到了!”苏东冲进办公室,对着那约莫六旬,颇为刚毅的人嬉皮笑脸的说道。

  此人便是这里的老大,,名叫华南涛,乃是苗宇以前的同学,所以苏东才这么容易进入这里。而且一来便给他安排了一个队长,没办法,王明宇给他的身份,乃是华夏特种兵专业的。而且还是一个少校转业,而苏东全新的身份之上,大学便是华夏首府警察学院毕业的。

  这一进来便弄个队长当着,也很是自然的。

  “不要以为你是苗宇那个老家伙的侄子,你就可以与局内其他人不一样,告诉你,下不为例,否则我会让苗宇来提人的!还有你小子以前是特种兵呢,怎么会怎么散漫?”华南涛看到苏东如此,气也消了不少,说道。

  “好,一定不会了。对了,局长啊,你那么着急,是不是有什么任务啊?”苏东点头说着,立即转移话题问道。

  “你手中的东西,就是你负责的案子。局里的人全都出去了,由于人手不够,所以你也带着我给你安排的那几个人去吧。对了,他们恐怕已经到现场了,你将这资料拿着,具体的那些人会告诉你。”华南涛缓缓的说着,一边开始办公。

  而苏东此时完全被治疗上的内容给吸引了,根本就没有听到华南涛在说什么。半晌之后,华南涛发现苏东还站在这里,抬头大吼道:“还愣着干嘛,你不知道时间紧迫吗?”

  “啊?哦,华叔,我这就去!”苏东顿时醒过来,说道。转身便跑了出去……

  依然是那个山头,依然看着那个方向,依然看不清具体,只有一个背影,双手背负抬头好半晌之后,呢喃道:“那东西我势在必得,弑魂联盟就等待着本尊的到来吧!”

  说着右手一挥,这三头一道淡淡的四色光幕出现,此人伸手却并没有触及到,接着道:“你留下的这东西,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那时……呵呵……”

  昏迷了一个月,不多不少刚好一个月的时间。然而这一个月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记得在昏迷之前,自己秒杀了那个自己老爸都无法干掉的人。

  然而就是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

  不知道为何自己与百变女王苏林琳之间的关系,被联盟知道了。在一场他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胜利的大战之中,将自己完全与联盟划清了界限!

  他以前的同伴,此时除了王明宇之外,苗丹雪与陈敏珍,心中也对他充满了芥蒂。虽然还有来往,但是每次见面她们脸上带着的那种不信与疑惑的样子,使得他颇为失望。

  但是一直以来他都没有去解释过,最多也就是说上一句‘她并不是恶魂,而是弑魂师!’至于为什么他说不出来,当初苏林正要告诉他,结果却被黑淼打断,到后来再也没有机会了!

  当那深度昏迷一个月醒来之后,苏东已经离开了AN市。在深山内的一段时间,对于他是煎熬,那件事情的打击实在太大了,苏林琳的沉睡还没有等他缓神,立马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魂器将亲生儿子给吞噬了。

  虽然后来,因为弑魂爆发出来的强大力量,让他秒杀了火圣王,但是他并没有就此走出打击。可以说从昏迷醒来之后,他对自己是弑魂师感到了极度的厌恶。

  为什么自己是弑魂师,为什么自己的魂器会在关键时刻不受自己的控制,将自己的儿子给吞噬掉?

  自己要不是弑魂师,那么就算苏林琳沉睡,自己也能够与自己的儿子在一起,那样他或许不会消沉。至少还有一个感情寄托,然而现在什么都没有。

  伸出右手,红芒一闪弑魂出现在他的手中。自从苏林被这东西拿出那红芒给吞噬之后,苏东就感觉这弑魂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以往的弑魂,是一把暗红色的大刀,而此时弑魂已经变成了红色,很是鲜艳的那种。

  在大刀的刀身之上,自己的看着还会发现是不是一条条宛如血管一般的东西出现。在弑魂的刀柄之上,那个骷髅头上的双眼,也不再是之前那种宛如两个二极管发光一样,而是看着有点像是真的眼睛,可以迷惑心智的眼睛。

  总之,自从苏林被吞噬之后,这弑魂里里外外苏东感觉都改变了,给人一种灵识十足的样子,给人一种不再是兵刃,而是有点像是一个人一样的感觉。每次苏东将弑魂抓在手中,感觉就它总是给自己一种极为亲密的感觉。

  还有苏东最后那一次大战最后那一刻被那队长差点击杀时,出现在背后的阴阳鱼是什么,他听到了苗宇的话。在深山内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想要搞明白挂在自己胸前的那个八卦究竟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爆发出足已秒杀四阶高手的力量。

  然而无数次的尝试之后,结果都是那八卦就宛如一个装饰一般没有丝毫的反应。无奈i也只好放弃了!

  还有联盟知道自己与百变女王之间的关系之后,苏东几乎瞬间便成为了所有的弑魂师的公敌。在那场战斗之中,苏东将整支执法小队全灭,联盟在有心人的扇动之下,苏东正式被列入了必杀的名单之中。

  这也是使得苏东对弑魂师嫉妒厌恶的另一个原因,苏林琳为了那个所谓的联盟,为了这个世界的安宁与安全,到最后落得永久沉睡的下场。到头来不仅不感谢,不感谢苏东可以理解,毕竟他们并不知道。但是不可原谅的是对那里进行了许多次的攻击。

  要不是苏天宇到最后坐在那里不走,恐怕现在那个地方的封印都被联盟那些自认为是人类保护者的家伙们给破坏掉了。要不是苏天宇忍不住跑到联盟去大闹,坐在联盟长老会不走,恐怕此时联盟还在无休止的对那里进行着攻击。

  当然另一个苏天宇便是在联盟接受者调查,接受那些仿佛永无休止般的问着同样的问题一般的调查。这使得苏东彻底的看清楚,所谓的弑魂师依然跟当初见到苗丹雪时她给自己的感觉。

  是那么的高傲,是那么的眼高于项,是那么的不可一世,将普通人性命视为草芥。同时还是那么的无知!

  苏东这第一次来警局上班,接受的任务,便是一位从七十多楼上跳下摔死的一个女人的案子。他手中的资料上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介绍,除了事发地点,以及案发时间之外,其他全都是空白。

  此时是警察了,自然不会去开自己那辆限量版飞行法拉利了,开着公家的飞行本田,朝着步行街华宇广场而去。

  车子径直的落到了被封锁的广场内,打开车门,此时韩鹏便快步的跑了过来,虽说苏东今天是第一天正式上班,但是之昨天他已经和这小子见过面了。

  “苏队啊,你终于来了啊!”韩鹏来到身前焦急的说道。这韩鹏约莫二十二的样子,整个人很阳光的样子,一张笑脸相。他们这些刑警也不用穿警服,看着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

  “这里什么情况,目击者在哪里?你们到后详细的情况告诉我!”苏东看了看,微微一笑,立即道。一边朝着前面走去!

  “我还是给你介绍了其他人再说吧!”韩鹏笑道。

  见到苏东没有反对,韩鹏立即跑到正在忙碌的几个便衣,加上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人那里,叫了什么一下,加韩鹏一共五个人,转身看着苏东。苏东来到前面之后,笑道:“初来乍道以后要多多的提点!”

  一个带着眼睛的不高,圆脸的笑道:“苏队说笑了,我叫褚俊,技术科的!”

  一位高在一八零左右,身穿灰色外套牛仔裤,道:“我是沈乐,刑警大队的!”

  “我是吕中,刑警大队的!”一位给人一种吊儿郎当感觉的青年说道。

  最后是哪位身穿白大褂的,此时依然忙碌着,韩鹏叫了一下她,起身转身的那一霎,苏东眼前不由一亮,美女,标准的美女,同时她也是局里所有人公推的警花,淡淡一笑两个酒窝出现,声音也颇为动听,道:“我叫孙敏,是法医!”

  “嗯,工作呗!”苏东微微一笑说道。转身来到那对情侣身前,韩鹏紧随其后介绍道:“男的叫马三,女的胡婷。事发之前,他们在这里还遇到过死者!”

  苏东微微一笑,一扶眼睛,问道:“你们把遇到死者时的样子描述一下!”

  胡婷此时还沉浸在恐惧之中,马三拍了拍她,将遇到死者是的样子告诉了苏东。苏东摸着下巴,一边道:“当时你们撞到她,她没有丝毫的理会你们,就朝着这华宇大厦走去的?”

  “是的,我当时还骂她神经病来着。可是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她就从上面掉下来了!警官,让我带着她回去换衣服吧,她真的是吓坏了!”马三说道。

  苏东看着那具尸体,整个人已经完全的愣住了,根本就没有听到马三说什么,还是韩鹏撞了一下之后,才回过神来,点头道:“可以,不过你们要随叫随到,韩鹏记下他们的联系方式没有?”

  “记下了!”韩鹏话还没有说完,苏东便朝着死者尸体走去,韩鹏苦笑一声,道:“你们回去吧,记住随叫随到!”

  根据那个马三说的,当时这人表现很怪异,走路都是摇摇晃晃的。难道……



温馨提示:
极品弑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弑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弑魂全文阅读和极品弑魂txt全集下载。极品弑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弑魂 第35章:戏弄血鬼级恶魂 不过苏东这厮的想法,岂是它能够猜想的。随着这么反反复复的弄了许久之后,苏东突然一步踏了出去,周围的藤蔓立马便扑了过来,苏东一闪又进入其中,那些藤蔓硬生生的停留在了苏东的面前。 在前进一点点,那光幕 2012-01-24 00:07: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