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极品弑魂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6章:上班第一天

作者:梦回眸    更新时间:2012-01-24 20:45:51    状态:已完结
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了尸体前,孙敏发现苏东过来,还以为他是想要知道一些事情,道:“死亡时间……”

  “距离现在不会超过两小时!”苏东抢先说着,拿出手套带上,在身上摸了摸,道:“全身粉碎性骨折,但是真正是死亡原因不是摔死,根据目击者说,她摔下来的时间,距离现在不到一小时,如此说明,她是在跳楼之前就已经死了!”

  “你在大学里学过医生?”孙敏惊讶的看着苏东问道。

  “不,我除了公安大学毕业之外,还在部队自己自学考了生物工程研究生。这点东西还是能够看出来的!”苏东微微一笑说道。旋即起身抬头看着高楼,缓缓的道:“看来这是一场谋杀啊!走,我们去看看这华宇大厦的监控录像!”

  双手插入荷包内,转身向着大厦入口走去。

  孙敏此时看待苏东的眼神不想开始那种爱理不理了,原来这个队长不是靠走后门的无用之人。

  “嘿,想不到苏队还是生物工程的研究生啊,同时还是公安大学毕业,而且还是我们华夏特种兵少校,这家伙还这样年轻,是个人才啊!”韩鹏看着苏东的背影,带着仰慕说道。其余三个也默默的点了点头。

  一眼随便摸了摸,就能够找出他们这个美女法医专业鉴定之后的死亡结果以及真正的死亡原因,这可不是随便一个人能够做到的。

  华宇大厦的监控室之中,将死者死亡之前的录像调了出来。默默的看着。

  “停,倒回去一点点,好,就是这里!”苏东突然说道。看了看之后,又道:“放大!”

  低着头,穿着与死者一般无二,此时沈乐拿出一个塑料袋递给苏东,道:“这是死者衣服之中的钱包以及身份证!”

  “死者名叫余晶晶,二十五岁,乃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沈乐介绍道。

  “好了,这录像除了告诉我们已经知道的以外,其余的就没有什么了。走吧,将尸体带回去,等着亲属来认领!”苏东缓缓的说道。此时他的嘴角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

  局内,苏东带着一行人,可以说是出去执行任务回来的最早的了,前后不到一小时。

  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双脚放在办公桌上,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点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突然韩鹏走了进来,叫道:“苏队,死者家属来了。还有死者公司的总经理也来了!”

  接待室,一对夫妇,男的满脸悲伤,女的泪流满面。在他们身侧作者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一脸怒容。

  韩鹏率先走进接待室,对着三人道:“这是这次案子的负责人,苏队。”

  苏东来到三人的对面坐下,面带笑容的问道:“死者家属,节哀啊。人士不能复生,同时我们这次发现余晶晶并非是自杀,而是他杀。”

  “什么他杀,警察同志啊,你们一定要给我那可怜的女儿逃回公道啊,她还那么的年轻,就……”

  “哼,活该,身为本公司的财务总监,竟然公然挪用公款!”那中年人冷哼一声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东转头看着那总经理问道。

  “你们是不知道,余晶晶在前一段时间,前前后后挪用了我们公司公款达到一百万之多。三天前公司查账,查了出来。正当要将其送到这里时,竟然发现她失踪了。”那总经理义愤填膺的说道。

  “这样啊,不过你这话就不对了,钱是小事儿,人命才是大事儿啊。再说了,余晶晶此次突然死亡,而且还是他杀,足以所以她挪用公款乃是所有致使或者是强迫。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我想要知道的你已经告诉我了!”苏东缓缓的说着,随后起身说道。

  刚走进步,停下来看着那对夫妇道:“你们去停尸房将余晶晶的尸体认领一下,不过先不要带走,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查!”

  韩鹏跟着苏东后面走了出去,一边问道:“苏队,什么是你想要知道的啊?”

  “余晶晶挪用公款啊?”苏东笑道。

  “这与这个案子有关系么?”韩鹏不解的问道。

  “当然,之前我们不是查出余晶晶不是自杀,而是在跳楼之前就已经死亡的事实吗?就像我刚才说的,余晶晶很有可能是被指使她或者强迫她挪用公款的人,在拿到钱之后,杀死从楼上扔下来的!”苏东笑着分析道。

  韩鹏刚要说什么,其他外出的几个小队也回来了,看着他们那一脸疑惑的样子,苏东就知道案子没有眉目。

  来到他们前面,韩鹏介绍到:“这是王亮王队,这是梵天樊队!”

  苏东与王亮以及梵天一一握手之后,道:“我是新来的苏东,看样子你们也遇到了跟我们一样的事情了啊?”

  王亮是一个挺着大肚腩的小眼睛,摇头道:“是啊,真他妈不是人干的事情,我那案子的死者,已经被火快烧成焦炭了。”

  “你那算什么,我那个在动车机头上都快被那强大的压力给压成一团肉泥了呢。要不是她荷包内有一张身份证,我连死者叫什么是哪里人都不知道!”梵天十一个高个子,很黑。

  “你还能知道死者的身份啊,我那个连死者身份都不知道,目击者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王亮纠结的说道。

  “好了,两位队长,这事儿我们需要相互的探讨一下,我那死者也被摔成了一团肉泥。不过我有点眉目!”苏东笑道。

  局里的反应式中,此时正放着王亮案子在现场拍摄下来的录像。那人此时基本上已经失去人的样子了。

  王亮身侧一位法医,拿着鉴定结果道:“女,年龄大约在二十一到二十三左右,死亡时间距离我们达到现场已经有十个小时了,也就是昨晚上八点到十点之间死亡的。体内含有打量的酒精,同时从身体上的残留物可以得出,是死于酒精燃烧!”

  “自焚?!”韩鹏惊讶的道。

  “有可能啊,而且那家伙还是想要拉着整个酒吧的人陪葬呢!”王亮无奈的道。到现在都没有丝毫的眉目,能不无奈么。

  “没有其他的录像吗?比如酒吧内的!”苏东思忖一会儿之后,问道。

  “整个酒吧都被烧成那个样子了,你说能有吗?现在的唯一希望就是能够尽快的找到目击者!”王亮摇头苦笑道。

  换上梵天的,录像一出来便是一个巨大的车头,整块右侧的玻璃都被鲜血给覆盖了。

  梵天那个法医手中的鉴定结果道:“这女人不是死于剧烈的撞击,而是在之前就窒息而亡了。在距离车头五百米的地方,我们在隧道顶端发现了那女人上吊的一根绳索,上面有她的皮肤组织。距离我们感到的死亡时间是五个小时,也就是早上六点到八点之间,那时正是上班高峰期!

  目击者就是两位司机,外加一位陈列员,但是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有这是从车站监控室调取的录像,从那女的进入车站开始到最后消失在镜头之中,根本就没有看见她的脸,而且走路是摇摇晃晃的。”

  “一个像是自焚,一个像是上吊自杀,而我这里一个像是因为挪用公款,而被指使者灭口!”苏东用手扭着下巴,缓缓的说着。韩鹏拿着录像带仿佛其中,画面出现。

  苏东一边说道:“这人距离我感到死了有两个小时的样子,但是根据目击者说明,她从楼上跳下来的时间,才不到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她在跳楼之前就死了,而跳楼是被人掉下来的,造成自杀的假象。”

  孙敏接过话道:“在死者的衣服上没有发现任何可以证明另一个人的东西,有的只有天台上的尘土。”

  “王队,目击者找到了,在审讯室内等着呢!”一个警员走进来说道。

  “嘿,这下我不会落到你们两个家伙后面了,走去听听那目击者怎么说!”王亮笑道。

  审讯室中,苏东居右,王亮中间,梵天左侧,在一边还有一个记录员。而找到的目击者正是为死者之前在酒吧之中调酒的酒保。

  “死者叫什么你知道吗?”王亮问道。

  “知道,她是我们那里的常客,叫刘霞!”酒保青年说道。

  “他的身份呢,比如家中人是干什么的?”

  “她老爸是一家银行的行长,至于她妈我就不知道了!”

  “嗯,那她被活烧着之前你见过什么,详细的告诉我们!”

  酒保青年缓缓的道:“当时她喝完我给她的鸡尾酒后,发现没有了,我转身去拿,后来当我转身过来时,就发现她已经满身是酒,而且此时恰好看到一个烟头从她的右边飞过来……”

  “烟头?有多远,速度多块?”苏东突然问道。

  “不知道,我转头就之看到了一道亮光,接着就是烟头掉在她肩头的样子。很快很快的,一眨眼时间。而且她身上的火也很奇怪,一下子就着了。那根本就不像是高浓度酒,而是像汽油一样。”酒保青年说道。

  “你有她家的电话吗?”王亮问道。

  “有的!”

  “看不出来,你与死者关系挺好啊?”梵天似笑非笑的说道。

  “呵呵……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刘霞真的很美,而且经常找照顾我的生意,所以时间长了,在聊天之中就得到了这些!因为她经常喝的伶仃大醉,我没办法就只要给她家打电话了!”酒保尴尬一笑说道。

  三人走在过道之中,苏东突然道:“看来我们都遇到高手了,三起案子没有一个有直接之处嫌疑人的!”

  “新来的,好好的学习呗,这种一开始要是就有嫌疑人进入我们的视线,那就不叫案子了。”王亮拍了拍苏东的肩膀笑道。

  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苏东苦笑道:“我就怕嫌疑人一开始就出现呢?”

  “苏队,一个人说什么呢?”孙敏突然来到她的身彻问道。

  “啊?哦,没什么,在嘀咕案子呢。怎么你那里有发现?”苏东一惊旋即道。

  解剖室内,穿着白大褂的苏东与孙敏站立在余晶晶的尸体前,孙敏道:“死者的胃里一点食物残渣都没有,这说明她至少两天左右没有进食了。但是从她身上找不到丝毫的捆绑痕迹,也就是说在这几天不进食的时间里,她并没有被绑架。

  不单单是这个可以证明她没有被绑架,她的双脚上有很明显的长期行走站立的压迫痕迹,也就是说这两天时间里,她一直都处于运动的状态,而且还是穿着高跟鞋。问一个问题,研究生?”

  “呵呵……你在笑话我吧。我知道的你还不是知道,你说?”苏东笑道。

  “一个人在至少两天不进食的情况之下,还保持着长时间的移动,这是什么原因?而且她的脚踝还有多次扭伤的现象,对于一个长期穿高跟鞋的女人来说,除非剧烈运动,这种情况根本就不会出现。这又是为什么呢?”孙敏看着苏东是笑非笑的问道。

  这小妮子在考我呢?苏东看着她,心头便明白她的想法了,微微一笑道:“很简单啊,一个长期不进食的人,一般情况之下,身体缺乏能量体力下降,机能也会出现迟缓。巴不得去吃一顿,就算不吃,也不会到处走。

  而她这样,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她在逃!”

  “逃?为什么这样说?”孙敏一愣旋即问道。

  “很简单,假如你饿的不行了,但是后面有有一个使你非常害怕恐惧的东西或者人跟着或者追,你会怎样?”苏东笑着反问道。

  “跑呗!”孙敏脱口而出,顿时恍然道:“你是说她在不进食的这段时间里一直有人在追她,但是又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抓她?”

  “对啦,而这个人就是我们的目标了!”苏东笑着说道。旋即思索着来到解剖台对面,突然抬头道:“而且这个人一定在华宇大厦之中与余晶晶接触过,看来我们今天早上负略了华宇大厦的录像啊!我的去看看华宇大厦的录像。”

  “我也去!”孙敏突然道。

  “你的工作是将这具尸体想要说的话,全部给我翻译出来。而不是去看电影,如此想要看电影,这个案子结束之后,我带你去,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就这样!”苏东转头笑道。

  坐在华宇大厦之中的监控室内,此时已经是苏东反反复复的看余晶晶死亡之前的录像第三遍了,但是却一直都没有找到他想象之中那个追着余晶晶的人。

  电话突然响起。

  接通之后,韩鹏出现在上面,道:“苏队,调查的人已经回来了,而且还带回来了几个余晶晶去华宇大厦之前,在路上看见她的行人。同时王队与樊队那里也有进展!”

  “马上回来!”苏东起身说道。

  快步的走进警局之中,韩鹏此时已经在门口等着了,带着苏东直奔审讯室。

  “说说吧,将你上午见到这人时的详细进过告诉我一遍!”苏东看着对面坐着的哪位妇女,拿着手中从华宇大厦截图的照片问道。

  “当时我买菜,她还撞了我一下,就跟照片上的一样。而且我当时刚要说什么,她看了我一眼,将我吓坏了。那眼神满布血丝,一脸麻木的样子。”那妇女一边回忆一边带着恐惧的说道。

  “你能详细一点嘛?她当时脸上除了麻木之外还有什么,除了她以外,你当时还看到了什么可疑,或者说行迹疑似跟踪死者的人?”苏东立即问道。

  妇女仔细的想了起来,突然脸上一动,立即道:“对了,当时她就那么的看着我,突然脸上闪过一丝惊恐,旋即脸上带着绝望转身便跑了。跟踪的话,还真有,那女的跑开之后,我正好转身时,一个男的撞了我一下。”

  “你看到那男人的长相了吗?”苏东顿时问道。

  “没有,当时人很多,我转身时他已经消失了。”妇女摇头道。

  “直接告诉我,你看到这人时,在她周围发现了什么疑似跟踪的人?”看着对面的那个中年男人问道。

  “有的,是一个男的,从身材来看,是一个年龄在二十多岁的青年。”

  “长相?”

  “没有看清楚。”

  “告诉我你上午看到的情况?”苏东看着前面那个六旬样子的老人问道。

  “那女人当时在我那里入住来着,我……”

  “你开旅馆的?”苏东原本都快放弃的心,听到老人的话,顿时一惊立即问道。

  “是的!”老人点头道。

  “那说说你见到死者时的样子,还有她入住之后有什么人与她接触过!”苏东问道……

  一家装修颇为不错的旅馆之中,老人带着苏东一行人来到了余晶晶死前居住的房间,道:“就是这里了,她大约是一个星期以前来的,但是很少出门,吃的都是打电话让她送来的!”

  韩鹏等人开始在房间之中用各种东西检测起来,苏东看着那个服务员道:“你每次送餐时,见过她吗?她当时的样子是怎样的?还有其他人吗?”

  “见是见过她,不过每次她都是将门打开一点点,拿走食物之后就关上门了,至于这房间之中还有没有其他人就不知道了。我想不会!”女服务员道。

  “为什么?”苏东一边看着两侧黑漆漆的走廊一边问道。

  “你想想啊,三四天的时间,一直都是叫一个人的食物,我又没有看到有其他人从她房间中出去过,要是两个人另外一个怎么办,不会一直饿着吧?”女服务员道。

  “嗯,你先下去等着!”苏东说完转身走了进去,问道:“有什么发现没有?”

  褚俊拿着一个半透明的显示屏走过来,点击一下道:“这是房间之中所有的指纹,最多的就是死者余晶晶的。没有发现其他人的指纹!还有房间中有三个脚印,一个是余晶晶的,从脚印密集程度以及凌乱程度可以看出死者在这房间之中一直都很焦急紧张。

  另外一个脚印出现的时间大体是在一星期以前,只是延伸到了房间中间,是一个女的,我想是刚才那个服务员的。而另外一个脚印很奇怪,房间其他地方全都没有,唯一有的就只有两个地方,一个是窗台,一个则是厕所内。中间间隔这么长的距离,竟然没有,真是奇怪!”

  “苏队快来,有重大发现!”突然韩鹏的声音从厕所里响起。闻言苏东转身快步的走过去,发现此时韩鹏正在厕所内的垃圾桶中捣腾,无语道:“那里面除了卫生巾,还有什么吗?”

  “靠,苏队你看都没看过你怎么知道余晶晶在死前处于生理期啊?”韩鹏惊讶的转头看着苏东问道。随即一笑道:“你这可就有另一个没有想到了。”说着拿着一个乳白色的安全套,道:“你看这是什么啊?”

  “哇靠,不是吧,余晶晶死前处于生理期,还爱爱啊?真是彪悍!”苏东惊讶的说道。

  “有了这个东西,凶手就可以确定了啊!”说着将安全套放到塑料袋中,微微一笑。

  “苏队,我这边也有发现?”法医孙敏突然叫道。

  “说说看!”来到床前苏东问道。

  孙敏拿着一个光谱仪在扫描着,一边道:“在这床上我不仅发现了余晶晶的头发,还发现了另外一个人的头发。还有这床上有女性生*殖*器官分泌的液体,在床上还残留着皮肤组织,由此可以判定……”

  “余晶晶在死前在这个旅馆之中的这段时间,与一个男人做爱爱了。韩鹏在厕所内的垃圾桶中找到套套,里面还有那个男人的精虫来着!”苏东笑着接过话说道。

  局里技术科化验室内,苏东站立在孙敏的身侧,问道:“结果出来了没?”

  “着急什么啊,等我将余晶晶身体检查之后在告诉你!”孙敏微微一笑说着,转身向着解剖室走去。

  苏东无奈一下跟了上去,解剖室内坐在一侧看着孙敏在尸体上丝毫没有女人应该有的畏惧胡乱的捣腾,苦笑道:“你怎么选择学医啊,你此时的样子与你外貌很不搭配呢?”

  “个人爱好。好了结果出来了!”孙敏抬头看着苏东说道:“死者在死前出现过排经的现象,从子宫损伤纯度来看,距离死亡有四天的样子。而她行房的时间是在五天前,也就是说她行房时并没有出现月经的情况。”

  二人拉到褚俊那里,看着DNA对比的结果,褚俊介绍道:“从DNA数据库我找到了那个男人,男,二十六岁,卫良,本地人,待业人员。没有犯罪的记录!同时那出现在旅馆房间内的脚印也是他的,计算机分析出来的结果,体重与身高体形等都与他对上了。”

  “嗯,很好。现在就去……”

  “苏队,王队与樊队叫你过去!”韩鹏突然冲进来打断苏东的话说道。

  “好,马上去!”苏东微微皱眉,旋即说着,转头对韩鹏道:“已经找到最大的嫌疑人了,你带上地址叫上人去将那家伙抓回来!”

  “好嘞!”韩鹏顿时兴奋的笑道。

  “两位大队长,找我这个菜鸟有什么事情啊?”苏东推开会议室的门,走进去看着王亮与梵天笑问道。

  “切,还菜鸟呢,我刚才可是听说你按案子的最大嫌疑人都找到了呢。这速度这效率可不像是菜鸟啊。”王亮笑道。

  苏东来到对面坐下道:“呵呵……这都是其他人的功劳。你们叫我来干嘛?”

  “我们俩案子死者家属都已经来过了,而且还告诉了我们一些情况。老王的案子刘霞在死前有几天失踪的记录,而我的案子死者姚琳在一个月前就失踪了。姚琳失踪前经历了一场用她家人的话来说是痛不欲生的失恋,而刘霞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梵天说道。

  “准确来说,刘霞那个老爸根本就不是一个负责的老爸,一天到晚都不在家,怎么可能了解女儿的情况呢。”王亮苦笑道。

  “樊队,你的意思是说姚琳的死是因为失恋的自杀?”苏东问道。

  “是的,我是这样想的。但是很不符合常理的。虽然不知道她这一个月失踪去了什么地方。但是也不至于横跨整个首府市跑到最西边那个地铁车站去那种方法来自杀吧?要是这样,岂不是说她精神有问题。

  要知道一个正常人,是不可能做出自杀,就算是冲动。在经过了长达一月时间的冲刷,在悲痛的情绪也该减少了一些,也就不可能做出那种死法的自杀了!”梵天缓缓的说着。

  “王队,樊队,这是尸检报告!”一个刑警跑进来将两份报告的哥两位,走了出去。

  二人打开之后,一会儿脸上就露出了笑容。“怎么,尸体告诉我们的话是什么啊?”苏东好奇的问道。苏东自然对弑魂师产生厌恶之后,就很久没有用弑魂师能够看透人类想法的能力了。

  王亮笑道:“嘿嘿,那个自焚妞,在昨天下午还行房了。”

  “我的也有,不过是世间比较久了,已经超过一星期。”梵天笑着道。

  “是谁?”苏东立即问道。

  “卫良!”

  二人异口同声的说道。旋即二人一愣,相视一眼,王亮苦笑道:“嘿,这小子有本事啊,前后玩儿了两个女人。”

  “不是两个,而是三个,我那案子的死者也有爱爱发生,而且也是卫良这家伙!”苏东苦笑着说道。这下王亮与梵天感觉到不对了,三个案子都与这个卫良有关系,而且死亡的时间,一个在昨晚上、一个在今天清晨、最后一个在今天上午。

  要是这三个女人都是这小子杀的,那么未免太高手了。三起案子他都有堪称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即便查到他与三个死者有性关系,那又能够说明什么呢?

  而此时苏东坐在那里,整个人脸色阴沉到极点……

  “卫良,说说吧,你与刘霞、姚琳、余晶晶是什么关系?”审讯室之中,苏东身处在中间,右侧王亮左侧梵天,外面的窗子前,站满了三个小队的人。他们都听说了,这三起案子都与此时坐在审讯室之中的卫良有着密切的关系。

  卫良,长的不可谓不帅,白皙的小脸蛋跟日国的漫画之中的主角很像。穿着一件颇为昂贵的休闲西服,休闲牛仔西裤、休闲皮鞋,没有染过的过儿长发,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典型的花花公子,而且他也确实是如此。

  老爸是首府市一家贸易公司的老总,标准的富二代。

  “难道这个时代做爱都犯法吗?”卫良微微一笑,丝毫不在乎的说道:“我承认与他们三个都有性关系,但是都是自愿的,你情我愿的事情,你们警察也要管?这未免管过头了啊!”

  嘭~

  梵天猛然一巴掌拍在卓子上,起身指着卫良吼道:“不要以为你老爸是大财团的老总,我们就不敢动你。告诉你,进入这里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趴着,你最好收起你那不可一世的嚣张气焰。不然我不介意给你用干粉灭火!”

  梵天可是局里除了名的火爆脾气,这家伙因为审讯疑犯时,经常打手,没少吃检察院那碗儿饭。同时这家伙最是见不得那些富二代,靠着老爸老妈嚣张的样子。

  “呵呵……你吓唬不到我的,只要你干动我一下,我相信我前脚出去,你后脚就要进检察院,而且还没有人能够保你!”卫良丝毫也没有听进梵天的话,伸手看着自己手上那只刚买的白金戒指,颇为不以为然的道。

  “你小子欠扁是吧!”梵天顿时冲了出去,苏东见势不对,双手排在桌上,在空中一个翻身落到梵天的身前,转身一把将其抓住,道:“老樊,你给我冷静点,他还不是杀人犯!”

  “你放开,我……哎哟,你小子抓痛我了,放手!”见到梵天还要来,苏东手一用力,梵天顿时弯下身体,改口叫道。

  此时坐在一侧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王亮,笑容消失了,梵天的伸手他可是极为清楚的,在局里基本上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但是却被苏东一只手就给制服了。

  苏东松开手,歉意的道:“你回到座位上去,我跟卫良帅哥聊聊!”

  梵天伸手抓住肩膀,不断的扭动发痛的左臂,抱怨的道:“小子,我知道你是特种兵出生的,还是一个常年训练新兵蛋子的少校教官。但是你也不至于这样对我吧,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你折腾的!”

  一边说一边转身来到座位上,苏东歉意笑了笑,转身来到卫良的身前,一旁的刑警拿过来一把椅子,坐在上面翘起而两腿,脸上带着是笑非笑的笑容,道:“你真的以为SC省没有人能够动你了?”

  “那当然,就算要动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卫良看了看苏东,笑道。

  苏东的眼镜突然红芒一闪,旋即摇头嗤笑道:“你说谎了,你在说这话是迟疑了三秒钟,在SC省内动你的人多的去了。比如AN市的苗家,比如AN市王氏集团少爷王明宇,比如AN市军区那个几个官二代,貌似都看不惯你呢。

  还有首府市内那些官二代,除了跟你较好的,其余都看你不爽。你说我说的对吗?”

  卫良闻言观赏自己手上戒指的动作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哪有怎么样,难不成你能叫他们过来,看我出丑的一幕?呵呵……不是我看不起你,就凭你这个小小的警察,平时见都见不到他们!”

  听到这话,王亮梵天,以及外面走廊之中站立的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他们都知道,这苏东可是AN市苗宇集团老大的亲侄子,他老妈可是苗宇的亲妹妹呢,这家伙可是也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

  “是啊,我那里情的动他们啊,我只是说出你说大话而已。我们找你来并没有其……”

  说着手机响起,苏东拿出来看了看,脸上不由泛起一丝古怪的神情,瞥了卫良一眼,接通,王明宇的身影出现在上面,立即叫道:“大哥出事儿了,你……咦,哇咔咔……伪娘们儿,你怎么在局子里啊,哎哟真是稀奇啊,我大哥头一回做警察玩完儿,竟然你就落到他手中去了。你此时的光辉形象,我一定会在圈子里大为的倡导倡导。对了,可以记住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句话啊!”

  这个时代的手机视频,可是三百六十度环形视角来着,只要对方想要看看周围是什么环境,都可以清晰无比的看着。

  “好了,你说正式,你刚才说出什么大事儿了?”苏东微微一笑,问道。

  “大哥,是……算了,我等一下到首府市来找你,当面说好一点。你可以好好的照顾一下伪娘们儿啊,这小子……你,大哥你懂得!先这样,拜!”挂断之后,苏东抬头微微一笑,道:“不好意思啊,这个时候接电话,我现在关机,上班可是不能这样了!”

  卫良此时那嚣张的样子早已经没有了,连带惊讶之色的看着苏东,眼前这个带着眼睛,虽然很帅气,但是与自己也差不多,给人一种斯文的感觉。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刚才还被自己看之不起的家伙,竟然是AN市权贵圈子之中数一数二的王明宇的大哥。

  这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啊,竟然让那个家伙如此的自然称之为一声大哥?

  关掉电话之后,苏东继续道:“说说吧,你见到这三个死者发现了什么异常?”

  “我已经说了,就是给她们在床上玩玩而已,至于其他的没有!”卫良冷冷的说道。

  “不是是吧,没关系,我有办法让你说出来的!”苏东笑着说着起身,拿起桌上的一份儿治疗,来到椅子上道:“这上面记录着你跟三位死者死前爱爱游戏是的所有地点,但是除了你留下你那恶心的液体之外,房间之中竟然连你的脚印都没有。还有开放的旅馆宾馆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见过你。

  同时在余晶晶死前住的地方,只采集到你的两个脚印,一个是窗台,一个是厕所里。中间距离直线距离就达到十多米,我就奇怪了,你难道一步能够跨过这么远的距离,而且还能够绕弯儿?

  在其他两位开放的房间之中,你难道是飞着去的,而且在房间内也是离地飘着?你千万不要告诉你是外星人,这个不现实啊?”

  苏东一边说,一边注视着卫良的反应,发现他听到自己采集到了他的脚印,脸上不由变了变,接着将手中的资料打开,翻到DNA一栏,道:“我们还通过深入的检测,发现你的DNA与之前DNA数据库内的有一点差别,其中几个很是关键的染色体,发生了改变。”

  说着苏东的声音突然消失,周围的人看着像是他停止问话了,而卫良耳边这响起了苏东那冷冷的声音,道:“是你自己说出自己作案的经过,还是我直接将你的身份给点出来。我想那的身份那个地方很感兴趣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卫良顿时一惊,问道。

  “不要管我是怎么知道的,再说了,这种完全没有证据的作案手法,除了那几种人之外,我想不到有那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这样子的完美。不过我对你很好奇,我竟然无法看到你的魂之心,能够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苏东笑眯眯的问道。

  “你……你……我……啊……”

  卫良看着苏东那闪耀着红芒的双眼,身体竟然开始颤抖了起来,想要说什么,最后仰头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身体上一股浓郁的黑色猛然间窜出。看着苏东微微一笑,道:“我就知道是你在作怪!”

  苏东翻身来到王亮与梵天的身前,抓住二人的肩膀,单手抓住来到门口,打开将其丢了出去,道:“这已经超出你们的能力范围了,不需要多问!”

  转身将门关上,有双拍击在墙上的一个按钮之上,四周的玻璃窗上布帘落下,走廊之后的人立即便消失了里面的情况,同时连声音也消失了。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苏东那小子在玩儿什么东西?”梵天翻身而起,撞击了几下门,丝毫不起作用,转身看着其他人喝问道。

  “不知道,或许此时的情况还真的已经超出我们的掌握范畴了!”王亮双眼闪耀着莫名的神色,缓缓的说道。

  就在此时一直坐在办公室内的局长,冲了到了这里,对着审讯室外面的所有人吼道:“接到上面的通知,今天苏东那小子所做的一切,将被国家化为最高机密,你们如果不怕洗脑的话,可以说出去。”

  说完,转身的那一霎,脸上泛起了笑容,心道,这小子还真是国家那个部门的人啊,看来我是赌对了。

  “这,这……最高机密,天啦,苏东究竟是什么人啊?”梵天震惊的说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是那个地方的人。上次你听说过AN市穿得沸沸扬扬三个年轻人将好几万部队都无法搞定的任务给搞定的事情了吗?”王亮脸上泛着兴奋的笑容,看着梵天问道。

  “你,你是说,他是……”

  “知道就好,佛曰说不得说不得啊!”王亮立马阻止了梵天的后话,意味深长的说道。

  此时那些手下们,特别是苏东那几个跟班,心头的疑惑已经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做好一切之后,苏东缓缓转身看着此时被黑雾笼罩在其中的卫良,一脸厌恶愤恨的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出现在这里,你知道吗,只从一年多以前,我就决心不再做弑魂师了,也不再去为那些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出力,来让那个所谓的联盟处于那个可望而不可及的地方。”

  “啧啧……你是苏东,我听说过同类说过你。啧啧……秒杀火圣王,真是看不出来啊,你现在这个实力既然能够将那个等级的家伙的干掉,虽然只是他魂之心的一个分身而已,但是这也足已让我吃惊与不信了。

  你这点实力,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此时的卫良完全的失去了开始的样子,脸上一道道奇怪的黑色花纹,双眼不是苏东以前见过的那中绿色光芒,而是黑色灰色交替出现。

  总的来说,此时的卫良与苏东以前见过的所有变异人类恶魂截然不同。

  “别他妈给我提那事儿,你竟然知道火圣王,那么说明你是从那个地方过来的了,告诉我,你怎么过来的?!”苏东低喝说道,当的知眼前这个卫良有可能来自那里,整个人再也控制不住了。

  手中弑魂一闪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指着卫良低喝着。

  “呵呵……我是怎么过来的,就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了。这里真的很美好,这里的人类实在太过于脆弱了,一点点打击就承受不了,想着吸食她们的魂之心时,那种感觉,我根本就没有在那个地方感觉到过,太完美了。啧啧……哈哈哈……”

  苏东突然响起之前王明宇给他打电话过来,说出了事儿的事情。心头猛然一沉,脸色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一般的感觉,死死捂住弑魂的手,都颤抖了起来,声音充满了冷意且微微颤抖着道:“你……你竟然打扰到她了,你必须死,必须!”

  说着低喝一声,身体之上那在体内成绩一年的魂之力,猛然间便爆发了出来,强大的能量波动,瞬间布满整个房间,都使得审讯室内那铁桌子椅子等都开始发出了吱呀的刺耳摩擦声。

  “哈哈……你不够格儿啊!”卫欣仰头大笑道。

  苏东身体一闪瞬间出现在卫良的身前,手中的弑魂仿佛刺破空间一般,瞬间便来到卫良的胸前,然而卫良的身体浓雾一阵颤抖,弑魂进入黑色浓雾之中,苏东大吼一声,强大的能量形成风暴瞬间将黑色吹散。

  而此时卫良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他的身前,出现在了审讯室的顶部,低头嗤笑着道:“愤怒,哈哈,我喜欢,再来猛烈一下,越猛烈你的魂之心对于我来说就越是香甜!”

  听到卫良此时的话,苏东瞬间回忆起自己的案子与王亮以及梵天的案子,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余晶晶是在自己挪用公款潜逃之后,想必一定是在无比的绝望之中死去的,而刘霞是被火活活的烧死,那是恐惧,姚琳则是失恋,那时悲伤。

  “妈的,你竟然利用人性的软弱杀死对方,你给我去死!”苏东醒悟之后,大吼道:“魂器高级进化,追击!”

  手中的弑魂一闪变成唐刀的模样,上面一个清晰无比的人,看着的那一霎,苏东愣住了,弑魂刀身上的那个身形竟然与苏林一般无二。不过此时是什么情况他还是知道的。

  一挥手中的长剑,三个红色的能量球一闪出现在身前,接着便朝着卫良冲了过去。

  “我说过你是追不到我的……这,怎么回事?”卫良轻蔑的一笑,黑色浓雾笼罩自己之后,出现在另外一个墙角,说着,那三个光团再度而至,惊讶的说道。旋即深吸一口气,伸手黑色浓雾涌出,将三个光球笼罩在其中。

  一会儿之后,卫良笑道:“要是你的实力在强上一些,这个或许对我有用,不过现在嘛,你还不行!”

  说着双手一腿,黑雾震动间,三个漆黑的能量球冲了出来,朝着苏东而去。没有闪避,低喝道:“影杀!”

  身影消失,接着之间三个能量球前面一道黑色闪过,苏东出现在后面,翻身落在地上,而那三个光球没飞出三米,便化为淡淡黑气消散。

  “不错嘛,你这速度快到我都没有办法看到了!”卫良语气微微一缓说道。

  “要是能够被你轻易的看到,我怎么做到秒杀火圣王分身的!”苏东缓缓抬头一边起身,道。话还没有说完,身体便出现在了卫良的身前,下方留下一个残影。

  红色的唐刀瞬间刺穿卫良的胸口,苏东嘴角刚泛起笑容,紧接着便僵硬住了。卫良一拳打在苏东的胸口。

  走廊中,由于这审讯室完全是高强度合金修建的,就算是重磅炸弹落在面前,也最多留下一点痕迹。这声音也是完全隔离的,外面那些人一直都在焦急的等待着。

  韩鹏那小子忍不住来到门前,刚要伸头去听听里面什么动静。顿时一声巨响,接着一股巨力传来,脑袋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飞起来了,而至于是怎么飞,飞向何处完全不知道。

  周围的人此时张大了眼睛,嘴巴连鸭蛋都能够轻易的放进去,随着韩鹏的身体眼睛转头。韩鹏倒飞出去之后,直接飞到了对面那审讯室里面去。王亮梵天立马冲进去,发现韩鹏此时口吐白沫晕倒了。

  围在门口的人,看了看韩鹏,转头向那强化金属门看去,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哪门一个清晰无比的人形出现在上面,直接吐出近十厘米,而且整个门此时已经完全的变形,就差一点点脱离门框了。

  王亮与梵天二人走出来,二人齐声的并且颤抖着道:“非人类!”

  被局内公认的警花孙敏,此时握住嘴巴满脸震惊的看着那个门,心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苏东伸出双手拍在门上,将自己完全镶嵌在其中的身体拔出来,抬头缓缓的道:“不错嘛,身体竟然都能够瞬间量化!”

  “不才不才,这点小伎俩,也只有在你们这个地方才算不错,在那里只要是实力达到一定程度都能够做到的!”漂浮在空中的卫良微微一笑道。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没有办法看到你的魂之心,甚至连灵魂波动都没有?”苏东疑惑的问道。

  “呵呵……彼此彼此,你不是一样能够做到么,我到现在还不是一样没有办法感觉到你的灵魂波动。不得不说,你算是弑魂师之中一个异类,即便是在我们那里,在你这个实力就算比你强很多的人,都没有办法做到!”卫良此时发现自己越来越对眼前这个弑魂师感到兴趣了,虽然知道他的实力,但是却感觉不到灵魂波动。

  “呵呵……谢谢你的夸赞,不过从你口中说出来的夸赞,我实在忍不住恶心!”苏东微微笑道。身体再度消失,影杀那夸张的速度使其不断的在卫良身体各处闪现,然而每一刀的结果都是刺中空气。

  因为从苏东开始攻击,卫良的身体就已经量化了,完全的能量,空气一般的东西,你能够击中?

  “催魔刺!”

  苏东在心头怒喝一声,唐刀前刺时,一个小孩出现在长剑的前面,红芒爆闪的同时,苏东接着使出了‘摄魂之音、弑魂之音’

  小孩张嘴强大的音波冲口中传出,而且他那双手之上两把能量弑魂一闪出现,双手合拢时,一柄长达三米的弑魂大刀出现。猛然伴随着强大穿透能力的音波攻击,朝着卫良而去。

  卫良脸色一边,就在那声音作用在自己身体上时,他身体量化的竟然失效了。脸上一边刚要闪避,灵魂之中传来一阵乱序。

  仰头大吼一声,伸手的同时双臂之上被一沉黑色的东西覆盖。能量刀猛然撞击在了他的手臂之上。

  强大的冲击力之下,卫良的身体飞了出去,再次撞击在了那岌岌可危的房门之上。

  轰~

  门瞬间脱离门框,随着卫良飞了出去,接着飞入对面的审讯室内,在所有人麻木的脸上转头看去时,一阵微分闪过,苏东出现在了对面那审讯室门口,举步走了进去。然而看到的结果,此时卫良已经恢复到开始的那种娘娘腔,帅气的样子。

  苏东急忙冲进去,来到昏迷的卫良身前,查看了一下,旋即叹息一声。

  “大哥,大哥,我刚才……”

  此时一个声音传来,周围的人还没有看到人,就发现声音已经在房间内响起了。

  “跑了,而且这次晕倒的比较麻烦,他竟然能够占据人的身体,但是不会破坏他的本质。有点棘手!”苏东收起弑魂,看着地上的卫良缓缓的说道。

  “大哥,我还是看你战斗的样子爽啊,你还是……”

  “不用在说这个,我走时就说了,我苏东不会在踏入联盟半步。而且我不排出对陈敏珍与苗丹雪说的话成为现实。这主要就是看联盟是否逼我了!”苏东转身伸手阻止王明宇的后话,缓缓的说道。

  绕开向外面走去,来到门口缓缓的道:“不是出事儿了吗?如果你只是来劝我回去,那么对不起,回去给苗叔叔说,我苏东什么都不好,就是说出来的话就必须做到!”

  说完那冷冷的样子瞬间消失,抬头看着门前那些摸不着头脑的人,道:“好了,没事儿了,都散了吧。王队樊队,你们去处理一下卫良,估计我们这案子都要搁浅了!”

  随后走过人群,消失在走廊之中,王明宇走出来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摇头叹息一声。追了上去……

  SC首府市,苏东的房屋内。

  王明宇看着站立在床前默默的看着那陷入沉思的苏东,微微沉吟来到他的身侧,看着外面车水马龙,高楼林立的都市,在美丽的夜景之中的样子,缓缓的且悠长的道:“大哥,这是为什么?”

  “你问我为什么,我还要问你们为什么呢。为什么苏林琳为这个时代,为那个狗屁联盟付出了那么多。到最后换来的却是疯狂的攻击?”听到王明宇的话,苏东脸上寒意一闪,缓缓的道。



温馨提示:
极品弑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弑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弑魂全文阅读和极品弑魂txt全集下载。极品弑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极品弑魂 第36章:上班第一天 一边想着一边来到了尸体前,孙敏发现苏东过来,还以为他是想要知道一些事情,道:“死亡时间……” “距离现在不会超过两小时!”苏东抢先说着,拿出手套带上,在身上摸了摸,道:“全身粉碎性骨折,但是真正是 2012-01-24 20:45:5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