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奇幻 > 极品弑魂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8章:千年难遇,幻心

作者:梦回眸    更新时间:2012-01-25 19:29:43    状态:已完结
喻之青驾着车降落到华夏公司外的停车场之中,下车关门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了一辆很是熟悉的轿车。就在那一霎她愣住了,好半晌之后,嘴唇颤抖着缓缓的来到那轿车的前面,看着那熟悉的车牌号。

  眼泪流了出来,回来了,真的回来了!转身便朝着公司里跑去……

  电梯打开苏东带着大大的墨镜,穿着一身休闲西服,走到了华夏公司的办公区,微微抬头看去,发现此时除了李明怡的秘书在之外,其余都还没有来上班。嘴角挂着微微的笑容,来到那秘书的身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王秘书,李董在不在啊?”

  “哦,他刚刚来了,您如果要找他谈业务的话,就请……”王秘书一边说着一边转身,话还没有说完,便停了下来,一扶眼镜皱眉道:“您……您是……”

  “怎么不认识了吗?”苏东笑着将墨镜拿掉问道。

  “啊,总经理,是总经理!我这就去通知董事长,你……”

  看着王秘书那惊喜的样子,苏东伸手抓住她的手臂,笑道:“还是我自己去好了,这近两年时间,我都不曾来过了。还真有点对不起董事长呢!”

  双手插在荷包之中,一边退着一边笑说着,随后转身朝着董事长办公室走去。

  “太好了,总经理回来了,太好了!”看着苏东消失在走廊之中,王明宇激动的说道。

  “王姐,你说谁回来了啊?”喻之青从电梯之中跑出来,正好听到,来到她身后问道。

  “之晴,总经理回来了。你的搭档苏东回来了!”王秘书看着喻之青激动的道。

  “真的,真的回来了啊!”此时喻之青才相信自己,转头看着走廊,随后缓缓的朝着那里走去,越来越快,最后跑着消失在走廊之中。

  “这妮子还说自己对苏东只是朋友感情呢。”王秘书看着喻之青的动作笑着低语一声,旋即笑道:“总经理回来了,我一定要好好的安排一下!”

  董事长办公室内,苏东推门进入其中,笑着喊道:“李董事长,近来可好啊?”

  此时李明怡正低着头拿着笔在做什么,听到苏东的话,头也不抬的道:“呵呵……先生你来早了啊,谈业务代言的问题,请上班之后我们在详谈!”

  “李哥你好大的架子啊,我好不容易的回来一次,你竟然要将我拒之门外!”苏东微微一笑,径直的来到椅子上坐下,摸出香烟点着,笑道。

  李明怡刚要说什么,突然发觉这声音有点熟悉,抬头一看顿时惊喜道:“我靠,苏东你这小子这两年跑到那里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呵呵……李哥,你这话可渗人啊。怎么可能忘记你们呢,我这不是在国外待了一段时间吗?这次回来就马不停蹄的来这里了呢!”苏东微微一笑说道。

  办公室的门缓缓的打开,喻之青站立在门口,双目眼泪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男人,多少期盼,此时终于看到了。

  李明怡刚要说什么,看到喻之青,笑道:“看看身后是谁?”

  苏东转头看了看,随后起身笑道:“之晴啊,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听到那声音喻之青再也忍不住了,眼泪顿时流了出来。几步扑到苏东的怀中,死死的抱住,一边道:“我是在做梦吗?你真的回来了,你这两年去什么地方了啊?”

  苏东刚要说什么,突然一愣,眼中一丝惊讶闪过,旋即伸手拍了拍她的背,笑道:“你没有做梦,我真的回来了。这近两年时间,我在国外!”

  “咳……”李明怡尴尬的咳嗽一声,无奈笑道:“喂,你们两个要叙旧有的是时间,就不用在这里了吧?”

  闻言喻之青脸颊顿时红的都快要滴出蜜来一般,退后一步,低着头站立在那里。

  苏东尴尬嘿嘿的笑着,转身看着李明怡道:“李哥,中午我请你吃饭,我这次回来可能待的时间不长,我就……”

  “去吧,我能够理解的!”李明怡看着苏东的样子,在看了看喻之青笑道。

  总经理办公室之中,喻之青与苏东对坐着,许久之后苏东开口打破沉寂问道:“告诉我你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喻之青一愣,旋即道:“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在昨晚上我发生了一件事情,虽然以前也有,但是并没有昨晚那般的强烈。”

  说着伸出双手到苏东的面前,心念一动,那眼睛出现在了手掌之上,红芒从其中射出。看着的那一霎,苏东闪身出现在了办公室窗子前,诧异的道:“快点收起来,你那东西会迷惑人的心智。”

  闻言,喻之青一惊立即双掌之上的眼睛消失之后,来到苏东的身前,看着他此时脸色有点苍白,立即问道:“苏东,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我这是什么东西?”

  苏东眼中满是惊讶之色的看着喻之青,那双眼睛简直才诡异了。就在刚才那一霎,苏东竟然感觉到自己魂之心出现了颤抖,而且自己心神仿佛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要不是他反应的快,要不是喻之青并没有真正的针对他,此时苏东都不敢想象自己的结果是什么。

  深深的吸上一口气,道:“我们去个地方,在那里我才告诉你,在你身上发生的一切!”

  苗家大院之中的密室之中,此时苗宇、李薇珊、苏东、喻之青,王明宇三人并没有在这里,苏东并不像让他们知道的太多,这对于他们不是好事。

  “喻小姐,将你手掌上的东西给我看看!”苗宇听完苏东的讲述之后,转头看着喻之青说道。

  喻之青点了点头,在她刚刚伸出双手的时候,苗宇、李薇珊以及苏东都将魂之力使出将身体给笼罩在其中。双掌上眼睛出现的那一霎,这密室之中顿时便被红芒给充此满。

  即便苏东三人用魂之力防御着,在那眼睛睁开的那一霎,他们也感觉到了心神出现的异样。

  苗宇与李薇珊相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苗宇笑了笑道:“可以了!”说完转身来到密室之中一个高达的书架上,伸手暗红色的魂之力将其覆盖,一会儿之后一本线装书籍飞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拿过转身来到沙发上,翻开寻找了起来。

  好半晌之后脸上意思笑意闪过,道:“还真是这个!”

  苏东立即问道:“是什么?喻之青的魂之心与我们有什么不同吗?”

  “是很不同,这本书乃是联盟建立初期,当代盟主留下的弑魂师魂之心介绍大全。上面所有的魂之心都有讲述,不过你小子的魂之心却没有。喻之青的魂之心,名叫幻心。魂之心的形状也是一对眼睛!”苗宇笑着解释道。

  魂之心的形状苏东早在华夏公司就已经看到了,旋即问道:“它的能力是什么?”

  苗宇笑着介绍道:“这魂之心的可以说堪称千年一现,这上面记录着联盟从建立初期到现在独特魂之心。其他的魂之心都有增加,而唯独幻心没有。也就是说近千年时间这幻心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能力分为两个,右眼拥有制造幻境的能力,而且制造出来的幻境与魂之域没有丝毫的差别。这还不是魂之域,要是她修炼到拥有魂之域,那么她那魂之域将强大到变态。

  用书上的介绍便是,有进无出,迷失心智,魂心碎之!

  左眼则是拥有强大的攻击,与幻境一起使用,那攻击将达到无人能及的地步。不过这魂之心并没有进化的能力,有的只有随着实力的增强,幻境越来越强,攻击越来越强。

  拥此魂心者,实属幻神也!这句话是当代盟主对魂心及其使用者的评价,比你苏家一代代相传下来的审判之廉的评价都还要高!”

  “我有个问题?”苏东看着喻之青好半晌之后,转头看着苗宇说道。

  “你说!”苗宇合上书籍笑道。

  “喻之青出现变异,很有可能与我有关系!”苏东缓缓的道,接着将那次为救喻之青时用魂之力给他驱除春药的进过说了出来,接着道:“同时要有一个事例,那个人也是因为我的魂之力变异了。不过我不想告诉你们,抱歉!”

  “这……这怎么可能,魂之心觉醒乃是根据每个人灵魂强大来决定的。你怎么……”

  李薇珊的话还没有死说完,苗宇便将其打断,接着道:“不是没有可能!”说着再度来到书架前,将那本放入其中,拿出另一本,转身道:“这本书上就提到了苏东这种情况。不过上面也只不过是用了一句话而已,具体是怎么回事现在无法判断!”

  说着苗宇深深的看了苏东一眼,道:“前不久你老爸在联盟内的朋友过来给我带了一句话,他发现了一些事情,需要你过去一趟!”

  随后苏东也将SC首府市内发现了恶魂的事情告诉了苗宇,苗宇只是微微一笑,说出了天煞在苏东回来时就已经发布了任务,并且也已经有弑魂师赶往了那里。

  带着喻之青走出密室,外面的王明宇三人此时已经等待多时,看到苏东几人出来,刚要问苏东就直接拉着喻之青朝着外面走去。

  “大哥这是怎么了啊?”王明宇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满脸疑惑的道。

  苗宇笑了笑道:“没什么,就是心头很疑惑而已。我们血煞有出现了一个像他那样变态的弑魂师了!”

  带着喻之青并没有离开苗家大院,而是径直的朝着后院走去。来到后院之中,转身看着喻之青,突然满脸歉意的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没有想到因为自己将你带入了这个世界,你……”

  喻之青伸手放在苏东的嘴前,笑着摇头道:“不要说这些,其实我很高兴呢。想不到你以前竟然是这样的人,你这近你两年时间也不是去了国外,而是在做着弑魂师的事情吧。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还要感谢你呢,是你再一次拉近了我与你之间的距离,我们此时是同一世界的人了!”

  “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危险。没错,我这两年开始的时候是去参加弑魂师的考核去了。但是其中大半时间我都在逃亡!”苏东转身看着远方天际,缓缓的道。

  “逃亡?”喻之青一惊旋即问道。

  “是啊,我在逃亡。这次回来是因为许心怡被那些狗屁弑魂师给抓了!因为一些事情,我与弑魂联盟彻底闹翻,他们在抓我!”苏东脸上泛着苦闷说道。

  接着转身看着喻之青,问道:“告诉我,你现在的决定?如果你不想进入这个世界,那么……”

  “不要再说了,这是命运的安排。安排我们相遇,安排我成为与你同样的人。我没得选择,事情已经发生了,逃避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我现在已经是弑魂师了,那么即便未来在危险,只要我还活着,就必须走下去。”喻之青打断苏东的话,认真的说道。

  “好吧,你竟然已经决定了,那就随你了!不过你现在还没有掌握你体内的魂之力,这段时间就留在这里吧。苗叔会给你安排系统的训练的!”苏东听到喻之青的话,旋即叹息一声说道。

  “你知道明天什么日子吗?”喻之青突然问道。

  “什么?”

  “明天是情人节呢,我的演唱会是明天。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快两年了,你消失之后都是我一个人站在那舞台上。很多歌迷都问你去什么地方了,我唯一的回答就是出国进修去了!”喻之青抬头看着苏东,满脸期待的说道。

  看着她那样子,苏东生不起拒绝,微微一笑道:“好吧。不过今晚上你就在这里,明天我来接你。我要回公司与乐队准备一下!”

  “好啊,呵呵……”喻之青顿时宛如小女孩一般,笑着跳了起来。

  第二日一早,AN市音乐馆,这个能够一次性容纳八十万人的巨大音乐馆,在天还没有亮就已经被密密麻麻的人给团团的围住了。

  就在昨晚上华夏音乐公司突然发出消息称,音乐鬼才苏东从国外进修在前天晚上已经回来,今天喻之青个人演唱会,苏东会出席。

  这在东之喻那些歌迷之中顿时泛起了滔天骇浪,还有苏东还没有正式签约之前,喜欢他的那些歌迷,也轰动了。纷纷开始打电话直接到各大售票点去订票,虽然李明怡提前预料的会出现这种事情,加印了十几万张门票。

  可结果在三个小时内被一抢而空,最后在此加印了一次,总计三十多万的加印门票这才满足了后来订票的人。

  当音乐馆打开大门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那一霎,密密麻麻宛如蚂蚁归巢一般的人,朝着那里涌去,一个多小时,四个入口同时检票才让所有人进入其中。

  舞台搭建在音乐馆的正中央,在下面那巨大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放着座椅。这舞台是旋转式的,巨大的舞台后面那个显示屏上显示着‘情人节特别演唱会,倒计时……’的字样。

  下面显示着五十几分钟,也就是说演唱会开始的时间,是在八点二十一份四秒。

  音乐馆总计高达四层,加上下午空地上的座位,总计能够容纳八十万人已经是座无虚席,而且还有许多的人是只带凳子的。经过初步统计,人数在一百万的样子。

  不过这个时代的演唱会,可不需要在隔层安装什么显示屏的。只要带上在检票时发给歌迷的那种眼睛一切搞定。不管距离舞台多远,歌迷看到的都是在自己眼前一样。经过特殊处理,就算演唱者的表情都能够清晰的看到。

  所有的歌迷全部进入其中之后,都颇为默契的或坐或站安静的看着那时间缓缓的跳转。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剩下最后十秒的时候,所有的歌迷都紧张了起来。他们害怕华夏公司为了增加收入,打出苏东回归的幌子来赚钱。

  三!

  二!

  一!

  舞台之上的灯光突然一下子亮起,一个声音响起:“大家情人节快乐!”

  听到这个声音所有的歌迷一下子尖叫了起来,是苏东,没错就是苏东的声音。舞台中央一个轰动站台缓缓的身体,一下子苏东从其中跳了出来,站立在一侧一个颇为绅士的动作中,喻之青穿着晚礼服缓缓的出现。

  “大家好啊,呵呵……时间好快啊,都出国进修快两年了。”苏东拉着喻之青的手,来到舞台的边缘一边说道。

  随着这一声问候整个音乐馆再度疯狂了起来,随后随着音乐响起,二人开始唱了起来。

  三首毕,喻之青站立在升降机上,下去。苏东面带微笑,缓缓的道:“今天情人节,这次回来专门写了两首歌。第一首要献给单身贵族们,叫住《情人节快乐》,来了!”

  音乐响起,苏东深情的演唱了起来。

  看着情人的微笑,恋人的拥抱。

  孤单的我在这样的夜晚,我该往哪逃?

  誓言不见了,眼泪还在彷徨。

  多少落寞的感觉你不知道。

  ……

  情人节快乐,我不快乐。

  闭上双眼不敢回忆哭泣了。

  你的眼睛红了,我忍不住哭了。

  你终于说出你想要的。

  情人节快乐,我也很快乐。

  即使没有你在我身边一样很好,你只是我心中那难以抹去,回忆中那深深的伤!

  ……

  一曲终了,苏东哭了。这首歌是他为百变女王苏林琳唱的,唱的是那么的深情与投入。可以说从相遇的那天起,到苏林琳遇害,他们二人都没有过过情人节,不是不想,而是那时苏东正在为那枚钻戒奋斗,而错过了。

  这次依然没有,但是他站在了这个舞台上,用着歌声唱出了对她过往的思念,现在的心态。

  下面的人,凡是单身的人,都流泪的了。

  接下来便是一手男女对唱,是《今天你要嫁给我》。苏东与喻之青二人站立在舞台深情的对望着,一句句温馨的歌词从口中传出,传到了下面歌迷的耳中,传到了那些成双成对的人心中。

  最后苏东与喻之青转身对着所有的人道:“成对儿的要珍惜对方,带着另一半进入婚姻的礼堂。单身贵族们,加油,明年的今天希望你们带着另一半来到这里!”

  叮当听着礼堂的钟声,我们在上帝和亲友面前见证。

  这对男女现在就要结为夫妻,不要忘记这一切是多么的神圣。

  你愿意生死苦乐永远和她在一起,爱惜她、尊重她、安慰她、保护着她,两人同心建立起美满的家庭。你愿意这样做吗?

  Yes,Ido!

  听我说手牵手,把你一生交给我。

  ……

  今天你要嫁给我!

  正常演唱会进行到了晚上三点多,虽然所有的人都很疲倦,但是心确实甜的。在演唱会之中,苏东突发奇想,将那些成对的歌迷找上台上在所有人的见证之下,男方向女方求婚。

  单身们,也找上来代表。然后搞起了相亲。苏东与喻之青两个这成为了牵红线的月老。还别说,在演唱会结束之后,还真的有被苏东他们两个撮合成功的人。

  回去的路上,苏东与喻之青坐在车中,一边说着今天的事情,驾车的苏东脸色突然一边,一个刹车,停在了空中。一会儿之后十几辆汽车将其包围在了中间,随后缓缓的降落到地上,正前方一辆汽车走下来一人。

  笑道:“苏东,好久不见啊,想不到你竟然一直都在我们眼皮底下!”

  坐在汽车中,苏东冷笑道:“余华,早知道我上次就该将你小子给干掉!”

  来人正是余华,可以说在演唱会开始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在音乐馆外等着了。

  “但是你并没有那样做,不是吗?”余华微微一笑说着,突然脸色一正,低喝道:“苏东,我现在正式代表联盟向你发出抓捕令。请速速放弃抵抗,跟我们回去!”

  苏东带着微笑,转头看着喻之青道:“看来我没有办法送你回去了,你开着我的车回去吧,这事儿我需要处理一下!”

  “你……”

  “什么话都不要多说,我自有分寸,相信我,弑魂联盟不可能杀死我的。你直接去苗家大院,苗叔都已经安排好了。训练完事儿之后,跟王明宇他们去SN首府市,哪里有事情需要你这样的弑魂师帮忙!”苏东打断喻之青的话,笑道。

  看着苏东的样子,喻之青迟疑一会儿之后,点了点头。

  开门苏东走下轿车,喻之青来到驾驶座上,并没有立即离开,苏东转头冷冷的道:“抓我可以,但是你必须放了许心怡!”

  “貌似你现在根本就没有跟我谈条件的资格!”余华笑道。

  “是嘛,要不要来验证一下,我是否真的没有办法走出你们这群人?”苏东一扫那些从车上走下来的弑魂师,冷笑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强,也知道你在一年多以前将联盟二十人的执法队一个人杀掉,不过我并不认为你今天能够杀光我这里的人!”余华毫不在乎的说道。

  “看来你真的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我反正都已经杀掉了二十个弑魂师,在杀一些也没有什么关系!”苏东为微微一笑说着,弑魂出现在手中。闪身便朝着余华冲了过去。

  不过还没有来来到余华的身前,苏东便被两个弑魂师给挡了下来,手中一把银色长枪宛如闪电一般,与弑魂对撞在一起。

  强大的冲击力使得苏东闷哼一声,接着便倒退了回去,站定之后,冷冷的看着前面的两人,道:“想不到这次来的依然是执法队,不知道你们比上次那些家伙强多少?”

  那两人右侧开始没有动手的哪位,缓缓的上前一步,道:“你一个到现在才刚刚达到三阶的弑魂,竟然能够让长老会派我们执法五队出手,你也不枉做了一回弑魂师了!”

  “执法五队,哦,原来是上次那些家伙的师兄们啊,原来如此!”苏东微微一愣,旋即笑道。

  这执法队之中,每个小队都是二十人,其中总共六个小队。这考入执法队的最低要求都是四阶弑魂师,而一进入其中便是十队,弑魂师在里面每提升一个阶位,那么就会升一级,也就是进入九队。

  如此推算下来,眼前这执法五队的人,每一个的实力都是五阶实力。而一年多以前派去抓捕苏东的执法队,便是六队了。不过每一个都是四阶的高手,外加一个五阶实力的队长,全都死在了苏东的手中。

  其余十八人快速的来到那两个人的身后一支排开,刚才说话的哪位便是这执法五队的队长了,随着他一会儿,所有人身体上银芒闪耀,接着银色的铠甲撑破西服出现,银枪出现在手中,齐齐一跺地面。

  看着苏东,那执法队的队长问道:“你真的要抵抗?”

  “我说过,只要余华那小子将许心怡放了,那么我就跟着你们回去。要是不放,不好意思,就算今天晚上死在这里,我也要将余华给干掉!”苏东将弑魂扛在肩头,站在那里缓缓的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队长转头看着余华,问道:“你什么时候抓了他的人?”

  “我……”

  “你闭嘴,余华你真的让我很失望,来时怎么说的,你都忘记了吗?你这不是为我们执法五队抹黑吗,立即给我放了,不然修改我不认你这个亲弟弟!”队长打断余华的话,低喝道。

  “想不到你还有这样一个弟弟啊,真是没有看出来啊。说实在的,这些年你这个好弟弟,可没少给你执法五队抹黑呢。”听到那队长竟然是余华的哥哥,苏东一愣,旋即嗤笑道。

  这队长名叫余中夏,同时他们这个五队全都是天煞余家培养的,直属长老会余家代表管辖。

  听到苏东的话,余中夏脸色一寒,看着余华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给我放了。你不要忘记你是什么人了!”

  余华此时脸色阴沉的已经滴出水来了,只不过是汗水,他这个哥哥可是在余家出了名的铁面无私的,要是真的把他惹毛了,他今晚上还真有可能交代在这里。因为余中夏最是看不惯弑魂师仗着实力,欺压普通人。

  冷冷的看了看苏东,伸手向身后那人示意了一下,那人转身打开车门,将许心怡拉了出来。此时她眼睛被黑布带蒙着,嘴巴被胶带封着,双手也拴着。

  见状苏东一闪便出现在了许心怡的身前,接着再度消失,出现在了轿车一侧,快速的松绑,轻轻的撕掉胶带,拿掉黑布。此时许心怡处于昏迷之中,苏东将其抱着放在轿车内,对喻之青点了点头。

  喻之青启动升空,苏东看着轿车消失的方向,在心头默默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转头看着余中夏道:“走吧!”

  随后便任意的朝着一辆轿车走去,打开门进入其中。其余的人,也纷纷的上车。余中夏不由暗自送了一口气,不是担心他们搞不定苏东,而是怕在自己手下收不住手,将苏东给杀了。

  在来时长老会首席长老樊先知可是亲自找过他,让他务必将苏东活着带到联盟。此时联盟虽然被天煞、地煞、冥煞三个势力都快瓜分了。不过其中还是有一部分对联盟忠实的,而这余中夏便是其中一个。

  其实排除此时的苏东只不过是真正苏东全真拷贝出来的一个分身不说,在没有听到苗宇对他说自己老爸发现了什么事情以前,他就压根没有想过自己会这样做。在他想来,自己要死,也要拉几个联盟点背的。

  不但解气了,同时要能彻底消除联盟对自己的追杀。那么他就可以明目张胆的用另外一个面目活动,等待自己有实力面对整个联盟的那一天。不过他老爸苏天宇的话,打乱了苏东的所有机会。

  余华进入轿车,转头看了看苏东所在的那辆轿车,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笑意……

  弑魂师联盟的具体位置,要不是苏东亲眼见到,他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在那里。华夏境内,那座就算经历了大灾难都没有消失的大山,这座大山,仿佛印证了那在古代种种传说一般,永恒不倒的立在华夏大地之上,这便是泰山!

  泰山的景色众所周知,然而此时苏东站立在泰山上,却丝毫没有心思去感受此时泰山的景色。因为余中夏告诉他,弑魂联盟中部便在这泰山上。这消息着实使得苏东倍感震惊。

  此时一行人全部站立在泰山天柱峰的顶端,原本普通旅客是无法登上的,不过对于他们这些弑魂师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难事。此时在天柱峰的顶端那石柱上,有一个拳头大小的凹痕,乃是一个五角星形状。

  只见余中夏冲怀中拿出一个银色的五角星放入其中,没有丝毫的反应,在那石柱的底端位置,一个旋窝一闪出现,灰色的。

  “这,难道联盟的总部没有在这个世界?”看着那旋窝,苏东响起了当初在百变女王苏林琳那空间之中看到的虫洞一般无二,不由略带惊讶的问道。

  “是的,联盟总部是在虚空之中开辟出来的一方天宇!”余中夏简单的说了一句,便率先的走了进去。

  “哼,土包子,自己身为弑魂师连总部都没有来过,真是有损弑魂师的名声!”余华走到苏东的身前,突然冷哼一声,嗤笑道。

  “呵呵……我是土包子没错,但是比某些家伙可要好多了啊。还有我现在不是狗屁弑魂师了,充其量也就是一个猎杀恶魂的猎人而已。不要忘记了,弑魂师的名声貌似被你这家伙给败的差不多了呢!”苏东微微一笑丝毫不在意的说道。随后绕开余华走近虫洞之中。

  “你……”余华一时说不出话来了,旋即冷冷的看着虫洞,心头冷冷的道:“你就给我嚣张吧,即便你去联盟不死,我也会让你知道得罪我余华的人,都没有什么好结果!”

  余华脸上那表情苏东自然是看不到了,进入虫洞还没有等到他这个‘土包子’第一次进入其中,好认真的感受一下,也好回去跟另外那些‘土包子’吹嘘一般。周围的景色便改变了!

  回头看了看身后那旋窝,苏东脸上闪过了一丝失望,这虫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嘛,一点感觉都没有。

  余中夏仿佛看出了苏东此时心头的想法一般,道:“这虫洞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不然也不会这样平静和安全!”

  听到他的话,苏东刚要说什么,转头的那一霎他震惊的呆滞在了原地。出现在他眼前的事物,简直就不是人间,而是仙境级别的那种。

  此时他们站立在一座大山的顶端,而这座大山比泰山有过之而无不及,这是高度,整座山就是一座独峰,在两侧用铁锁吊桥连接在一起,一边四座。

  在前面乃是一个巨大城市,其大小程度比SC首府市都还要大,如果用环数来说的话,那么下面那座城市的大小足有十二环,都快赶上AN市的两倍之多了。

  不过下面的建筑是华夏唐代的建筑风格,所有都是呈八卦方位排列,看着颇为壮观雄伟!

  “走吧!”余中夏出声将苏东从震惊之中拉回来,带队向着这山峰右侧边缘上一座建筑走去,进入其中之后,在大厅的墙上按了一下,墙壁上一道暗门打开,苏东看着那东西笑道:“我还以为这里全都是古代的样子呢,竟然还有电梯!”

  “小子到了这里,你最好收起你那嚣张的样子。不要忘记你此时的身份,你可是罪人,而不是弑魂师!”余华嗤笑着一边说道,一边走进电梯。

  苏东微微一笑,进入电梯内淡淡的看了余华一眼,自顾自道:“我觉得这里除了建筑与外面世界不同以外,其他的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呵呵……无知者无畏,不要仗着你那老爸,也不要指望他会保你这次无事。对了,忘记告诉你,他现在可是身在联盟天字号监狱内呢。小子,自求多福吧!”余华冷笑道。此时要不是余中夏在这里,他真的想冲上去狠狠的给苏东几个嘴巴子。

  看着余华那并未气话的样子,苏东心头不由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不是对自己,而是对他老爸变态的老爸。

  一行人进入其中,电梯门缓缓的关闭……

  走在这联盟总部的大街之上,看着那些身穿唐服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苏东还真有点感觉自己有一次穿越到唐朝去了。不过那些人的谈话有点使他纠结。

  “这不是那个嚣张的家伙吗?听说他一个人将联盟执法六队给杀光了!”

  “这有什么,还不是被抓到这里来了。他还不是因为有个牛逼的老爸吗?不过这次可没有那么好了,他老爸此时都是自身难保,这嚣张的二世祖算是到头了。”

  “真是一个无知的家伙,竟然敢与联盟正面叫板。就算有苏天宇那又怎样,联盟之中可不是他老爸最强。”

  “嘿……传说之中的那个超级废材,此时看着也不过如此嘛。走狗屎运,觉醒了,就嚣张了。我现在算是明白那句话了。”

  “什么话?”

  “人不能忘本,就算他觉醒了哪又怎样?就算他继承了他们苏家战斗狂人的血脉,那有怎样?还不是嚣张过头,落到这个地步。当初我听到这小子觉醒之后,就想到了他会有这么一天。一个普通人突然一下子变成弑魂师,势必会高兴过头,并且做出无法承担的后果。”

  “也只能说,在得到某种东西的时候,不要被一时的利益给冲昏了头脑,否则后果往往都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

  “妈的,看按小子此时还那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老子就火大。他恐怕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吧,这里可是联盟总部,可不是外面那个任由他横着走的世界了。”

  “这就是无知的可怕之处!嘿嘿……就等着看以往那个在联盟历史上留下赫赫战功的苏家,消失的到来吧!”

  “MB的,我苏家难道在联盟就这样不受人待见吗?还有老子真的很嚣张吗?一直以来可都是你们这些人在逼我好不好。不就是杀了几个比我更加嚣张的人嘛,至于这样不待见吗?”听着周围那些人议论的话语,苏东颇为气愤的在心头暗道。

  想着想着,苏东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里的这些人真的太无知了。联盟可不是像以前那样安稳了,看着那些人脸上带着嗤笑的样子,以及无知的样子,苏东摇头惋惜的笑了笑。

  联盟审判大厅,这样子与法庭一样。在上面作者三个人,居中的是樊先知,这位长老会的首席长老,左右坐着两位老人,一边是一位青色头发的,苏东此时对联盟的认识可不再像以前那样了,从那老人穿着就能够认出来,那人是天煞在长老会里的代表。

  另一边的哪位是银色头发,银白色衣服,这人是地煞在长老会里的代表。

  苏东此时站在观众席前面一个台子里,左右以及后面都坐着老人。虽说这些人是来旁听的,可实际上上来监督樊先知是否做出偏袒苏东的事情来。

  看了看周围那些嘴角全部都挂着嗤笑的老家伙,苏东就知道这些人全都是天煞地煞冥煞的人,抬头看着樊先知突然笑道:“樊老头,不要在做什么审判了,我做的一切都他妈是事实,你何必要这样呢。该杀该入狱,直接宣判就好了。”

  闻言,这里所有人都是一愣,显然没有想到这苏东来到这里了,还如此大言不惭。那青色服装的老者一排桌子,低喝道:“苏东休得放肆,你可知道他是谁,就凭你这句话,就可以让你进入大牢里带上一段时间。”

  “喂,我又没有给你说话,你在哪里瞎猴急个毛啊。告诉你,你不就是天煞的人吗?天煞在我看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尽干些见不得人,并且把普通人生命当着儿戏的事情来。要是我该入大牢的话,你们天煞的人早就该进去了,不,应该是拉去凌迟处死。

  还有你们在座的这小老家伙,联盟此时什么情况,想必你们比我清楚吧。还有心思TM做在这里看戏,我TM真为联盟先辈感到可悲。哦,对了,我现在也不是联盟的人了,这狗屁联盟发生是什么事情,跟我有毛关系。”苏东一翻白眼,抬头看着那青发老者,说着转头一扫周围的人,缓缓的笑道。

  周围的人立即指着苏东骂了起来,虽然每个人都与脏话不沾边,但是一句话出来却是颇为难听的那种。这些人虽然没有上面那三位在联盟之中官儿大,但是可都是联盟的管理者来着,被这样一个出来的小辈如此数落,心头爽那就奇怪了。

  “你大胆!”那青发老者拍案而起,伸手指着苏东大吼一声,旋即身上散发出浓郁的青色能量,向着苏东压去。

  那青色能量刚一到来,苏东闷哼一声,差点没有摔倒在地上,身体之上顿时红色能量泛起,苏东这才站直了身体,深吸一口气之后,红色能量再度浓郁了一些,身上那压力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微微一笑,坐在了伸手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看着那青色老者,不急不缓的道:“叫个屁啊,实话告诉你吧,我苏东就是看你不爽,你要怎么着?”

  看着苏东那轻易就将自己加在他身上的威压给抵消,并将魂之力阻隔在外面。那青发老者此时可是颇为震惊的。这还是一个仅有三阶实力的弑魂师吗?他可是一个高达九阶的家伙啊,比苏东真正的高出了六个等级,这发出的威压竟然被苏东如此轻易就拜托,他现在简直都不相信自己的眼中。

  “你……”

  “好了,不要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一直不曾说话的樊先知突然开口说道。他此时心头可是很爽的,虽然有点担忧苏东说出这些的后果,但是这些老家伙以前的做法他早就看不惯了,此时苏东这个光脚不怕穿鞋的家伙数落他们一番,多少为他出了一口气。

  不过此时他还是为苏东诡异的魂之心而感到惊讶,身侧这老头的实力他可是知道的。然而此时落到这个地步,也不由更加的担忧了起来。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血煞吗?周围原本吵杂的环境,随着苏东抵御掉青发老者的威压那一霎,一下子变得极为安静。

  这不由使得他们想到了,眼前这个人他老爸当年的样子。不过还好此时命不久矣,不足为虑。

  一瞥左侧地煞那个家伙,此时他脸上一直都挂着笑容。为苏东不由更加的担忧起来了,虽说他是首席长老,但是管理刑法这一块儿,还是他说了算的。不过樊先知并没有看到,在发现苏东抵御掉青发老者威压之后,他眼中泛起的拿到杀意。

  樊先知转头看着银白色头发的老者道:“史维长老,看来也不需要走完程序了,你宣判呗!”

  史维微微点了点头,起身道:“苏东,由于你拘捕以及杀害联盟执法队二十人,罪恶极其巨大。先判处你死刑,延缓五日执行!”

  “史维,你这是什么意思,你……”

  “大人,这都是根据联盟刑法之上来的,可不是史某乱来的。”史维微笑着转头看着范先生打断他的话,道。

  “可是……”

  “好了,大人,你也不要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身为长老院首席长老,可不能搞特殊啊。”青发老者笑着在次打断樊先知的话说道。

  随后那些围观的人也开始发表意见了,左右看了看之后,苏东微微一笑道:“樊老头,不要这样。我竟然落到他们手中了,要杀要刮悉听尊便。不过我有个要求?”

  “你说!”樊先知眼中满是歉意与痛惜的道。

  “这几天我要去见见我老爸,这没有问题吧?”苏东说着一瞥高台上其他两个人。

  不待樊先知开口,史维笑着点头道:“可以!”

  “大人,死囚苏东就交给你了,这几天你可要好好的看管着他啊。要是一不小心让他给逃了,呵呵……大人不要这样看着在下,我只是说如果而已。”史维转头看着樊先知接着说道,随后笑着扬长而去。

  周围的人也起身面带着笑容看了看樊先知那阴沉的连,转身离开。青发老者起身来到樊先知的身后,突然停下来笑道:“大人,我看你还是放弃血煞好了,这些年来血煞不但没有为联盟做出贡献,还在不断的拖累联盟,这样的组织不要也罢啊!”

  “余洪斌,不要欺人太甚!”樊先知猛然起身,转身的那一霎,身上暗红色能量宛如潮水一般宣泄而出,几乎瞬间将这个大厅给笼罩在其中。冷冷的道。

  余洪斌身体不由一颤,深吸一口气,青色能量泛起抵消威压,笑道:“大人不要生气嘛,要是气坏身子,血煞还没戏了!哈哈……”

  仰头笑着走了出去。

  “樊老头,看来你在这狗屁联盟当中,做这个首席长老也很不顺心啊!”苏东看着那嚣张的余洪斌的背影,当他离开之后,转头看着满脸悲戚的樊先知,无奈的道。

  “顺心?呵呵……你也看到了,我这个首席长老只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这次他们就料定我会偏袒你,所以邀请我来的。”樊先知叹息一声,闪身来到苏东身前,惆怅的道。

  “在顺便将我交给你,要是你将我放走了,那么他们就有理由将你这个挡在他们身前最后的障碍给铲除了是吧?”苏东笑问道。

  樊先知摇头转身看着审判庭正上方那个八卦,摇头叹息道:“明摆着的事情,此时的联盟真的要败在他们三个家伙的手中了。就像你刚才说的,真为联盟先辈感到可悲,他们辛辛苦苦的将联盟发展到现在,可结果呢?还不是被那写只为眼前一时利益的家伙,给搞成了现在的样子。还有一帮只知道忍气吞声的家伙,联盟无望,未来无望啊!”

  这就是人类的可悲之处,私欲,无穷无尽,在这平静的生活之中,这东西将无限的膨胀,到最后做出这样的事情,也颇为自然。就是可怜像樊先知这类为这个岌岌可危的联盟不断努力的人了。

  而苏东自然不会去在乎,联盟灭不灭与他没有丝毫的关系,只要不波及到自己就可以了。归根究底,苏东还真的希望,这被私欲掌控之后的联盟灭掉,越早越好,否则让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掌控的话,那么后果有点不敢去想……

  站立在联盟天字号监狱的大门前,苏东顿时便被愣住了,简直太大了,占地苏东估摸着,怎么着也有十平方公立的样子,在这一片之中修建着的全都是单独的小院落,虽然不是很大,这也只是与某些个别的比起来而已。

  每个院落其中最小的都是苏东在玉山别墅区那栋价值12亿元的别墅一样,其中假山、流水等等应有尽有。同时在这天字号监狱里面,还有茂密的人工林、人工湖、假山、广场等等,一个个身穿囚服的人,要么在广场上打着太急,要么牵着小狗遛着,要么一起打点牌下棋。总之穿着囚服,但是却没有一点囚犯的样子。

  苏东此时算是知道为什么称之为天字号了,好半晌之后才苦笑不得的道:“这哪里是监狱啊,我看是度假山庄还差不多。你看看那些家伙在里面哪有一点囚犯的样子,竟然就像小区内那些散步的大爷大妈一样吗?”

  “呵呵……没办法,能够进入这里的人,都是以前在联盟之中有着巨大贡献,或者实力强悍的人。他们虽然犯错了,但还是联盟的功臣,所以这天字号监狱就孕育而生了。”樊先知笑着,看着那里面那些曾经与他并肩战斗过的人笑道。

  “这样的监狱还要他干嘛啊?还不如让他们脱离联盟来的实在!”苏东无语的说道。

  “这就是你不知道的了,这天字号监狱虽然堪比豪华住宅,但是有一个禁止。那就是在这里面不管多强的人,魂之心都会被禁锢,是没有办法使出魂之力来的。同时只要进入这里之后,那么就注定这一辈子都要死在里面,并且坟墓都要在里面。”樊先知笑着解释道。

  “哦,我算明白为什么在去审判厅路上听到那些家伙说我老爸进入这里自身难保的原因了。不过住在这里,就算最后老死,也没有什么遗憾的!”苏东恍然的说道。

  “这是对你这种才成为弑魂师不久的来人来说的,这里面那些人那一个不是成为弑魂师数十年之久。在习惯了使用弑魂师一切之后,突然消失了,对于他们来说,难道不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更有甚者比死还难受呢?”樊先知仿佛想到了什么,语气略显惆怅的道。

  苏东看了看樊先知,问道:“想必这里面有很多被加上子午须有罪名的人吧,而且还是与你与血煞有关系的人?”

  “是啊,自从十多年前开始,血煞在联盟内的势力,就不断的被送到了这里以及其他两个地方。这里还好,另外两个地方就没法比了!”樊先知点头说道。

  此时一个侍卫跑过来,递给苏东与樊先知一人一个令牌,在中间有一个八卦。樊先知介绍道:“这是天字号监狱的通行令牌,在里面也只有带着这个,才不会受到禁忌压制。”

  随后二人迈步走了进去,那令牌之上一道八卦虚影一闪将二人的身体笼罩在其中。感觉了一下之后,一边问道:“另外两个地方,是什么?”



温馨提示:
极品弑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极品弑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极品弑魂全文阅读和极品弑魂txt全集下载。极品弑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极品弑魂 第38章:千年难遇,幻心 喻之青驾着车降落到华夏公司外的停车场之中,下车关门的时候,无意之中看到了一辆很是熟悉的轿车。就在那一霎她愣住了,好半晌之后,嘴唇颤抖着缓缓的来到那轿车的前面,看着那熟悉的车牌号。 眼泪流了出来,回 2012-01-25 19:29:4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