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一十一章

作者:安静的火火    更新时间:2012-04-28 10:00:00    状态:已完结
  “跟你比。”白衣男子轻轻一跳越过了栅栏便轻轻跳到了台子上。

  这轻轻一跳让宣云泽倒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武功不凡,夭夭以前是怎么惹到这么一个主的!

  “让她下来!”宣玉轩沉声对宣云泽命令道。

  宣玉轩身边的情妃身体一僵,皇上竟如此关心这个小王妃?!她甚至还不能算是一个女人,做什么事都跟小孩子一样,为什么皇上会如上心!情妃咬紧牙关,虽然自己喜欢宣玉轩胜过宣云泽,可那是因为宣云泽根本不用自己去用心在他心里面就是第一,可宣玉轩不同,这种人更是挑战性,值得她去喜欢,因为她喜欢这种有挑站战的感情。

  可是自打她回来就知道宣云泽的心里已经不全然是她了,这且不说,一个小女孩,宣玉轩竟然也会对她感兴趣,她除了长的漂亮清纯点还有什么!

  宣云泽听到皇上说的话也赞同道,只不过这时他已无瑕去想为什么皇上会如此关心夭夭,这种人只能越少接触越好,更别说这些人根本不是永州城的人,他们一旦知道夭夭是小王妃的话,说不定……他们是冲着那个传说来的!

  “夭夭,下来。”宣云泽对台子上的夭夭喊道。

  正挑眉上下打量站在自己身边男人的习不夭听到宣云泽喊自己,转回头去迷茫的眨着眼睛看向宣云泽。

  “相公,刚才只顾着看他了没听到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习小夭偏偏头大喊着。

  “额!”台下人的集体冷汗,这女子真是大胆!竟然也光明正大的跟自己的相公说一直在看着别人。

  就连站在习小夭旁边的善云都被吓了一跳,怎么会有如此特别的女子,摆明了给他树敌吗,虽然他倒不害怕这些小喽啰。

  “……我叫你下来!”宣云泽沉声吼了一遍。

  “为什么?他可是个卑鄙小人,上次还害我从那么的地方跳下来,流了好多血……唔!”习小夭说到一半直到看到宣云泽那渐渐变冷的一张脸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忙捂住嘴,瞪大一双眼睛看向宣云泽。

  而旁边的威武王爷也捂着嘴使劲的对习小夭摇着头,威武王爷的这个动作却让宣云泽更加生气,受伤?!流血!原来是那天的事!

  “爹!”宣云泽恨恨的叫了一声身边的爹。

  “云泽,你不要生气,让夭夭比吧,她一定能赢的……”威武王爷两只手相互戳着并小声说着,他对夭夭很有信心。

  “要是输了呢!”

  “放心,输了还有爹在!想当年爹单人横扫千军,千里之外取敌军将领首级……”威武王爷英勇的说着。

  宣玉轩机械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皇叔跟宣云泽,只见宣云泽像是被噎着了一样。

  “爹,你,你什么时候横扫千军过!瞎说什么,这是谁教你的!”竟然敢在皇上跟上冒虚战功,这可是大罪!

  “……这是夭夭教的戏文……”

  “额……随你们了,我不管了……比吧,比吧,比死一个是一个!”宣云泽咬牙切齿的说着。

  “夭夭,比死一个是一个!加油!”威武王爷对台上听不到的夭夭大喊着。

  “好!让他们死一个是一个!我会加油的!”习小夭对着威武王爷做出一个胜利的姿势。

  太嚣张了!宣云泽跟宣玉轩以及众人一致认为。

  习小夭咧着嘴笑的开心,摩拳擦掌的看向身边的臭男人,小样的,姐今天弄不死的你!现在终于到了我报仇的时候了!

  “你想怎么比!”善云看着身边这个笑的极其阴险嚣张的女子倒有了三分兴趣。

  “哼哼,我想怎么比,这里有六局,一局比一局快,我用红箭你用蓝箭,看谁射的最快最准,输的人便心甘情愿的让赢的人在腿上割一刀怎么样。”习小夭扬眉问着。

  “哼,原来你想在腿上再留一记伤疤。”善云看不起习小夭的冷哼一声。

  “你的想法可真变.态,我是想你在你腿上留一记伤疤!”习小夭一字字稳稳的说着。

  “这且不管,就是不知道假如你输了会不会认帐?”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我自会说话算数,开始吧!”习小夭拿起一边红色的弓箭来说着。

  白衣男子用脚挑起那弓箭到手上,自刚才这仿佛是那白衣男子第一次伸出手来,只见他拿起弓箭来,满眼都是不屑,手轻轻一捏弓箭上便已有了裂痕。

  “拿这种东西比赛。”白衣男子一声轻笑。

  “好弓配良将,这种弓箭都射不中的话给你好的有什么用,你真以为长的好看点别人就得听你的,真是丢人不知道丢人!比赛开始,你爱用不用,不过晚了射得再准也是输!”习小夭说完不再理他抽出几根箭好好看看箭头,这是她的习惯,像武器这种东西还是要自己亲自检查一遍。

  白衣人听到习小夭说的倒也没恼没怒,看到习小夭认真不理他的样子,于是便从旁边重新拿了一把弓,照习小夭的套路看了几眼弓箭,看完弓箭后他顺便看了习小夭一眼,正好看到习小夭打量自己的眼神,两个的眼神只撞了片刻,便齐齐举弓搭箭。

  “正好三个箭靶,你射第一个,我射第三个,第二个返回来再射,看谁的箭更厉害怎么样!”一想到和高手比赛,习小夭眼里的兴奋瞒不过任何人。

  “好。”白衣男子看到她那激动兴奋的眼神自己也多了几份兴趣,难得有这么厉害的女子,但不如自己也好好跟她比一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本已心情不是很好的宣云泽,在看到习小夭那发自内心的开心笑容时,心情也好了起来,虽然夭夭爱玩,不过她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子,跟其它女子都不同。

  “嗖!”“嗖!”两箭齐发!

  宣玉泽看到习小知的箭心里也舒服至极,那白衣男子依旧射的第一个箭靶,而习小射的却是第一局的第三个箭靶,这样一来既不会出现箭相互碰撞,也能看出哪个箭射得更精准一些。

  “嗖!”“嗖!”又是两箭齐齐射在红心之中。

  “姑娘好身手。”善云看着习小夭那丝毫不差的步伐与自由张扬的放纵,这样的女子还真是第一次见呢,说话做事毫无顾及却及极其维护自己的人。

  “身手再不好点上次能活着回去吗。”习小夭可是记仇的人,她还不没么狼狈过呢,不过好在是败在三个人的手里,这稍微让她的自尊心好过了一点点。

  “上次对姑娘无礼了,敢问姑娘的姓氏?”善云感觉这个女子在永州城不是个简单人物,单看跟她一起随行的人就可以看得出来。

  “啊,我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一个没有礼貌的孩子啊?问别人姓名之前先报上自己的名字来,这种常识你都不懂吗,一看你就不是永州人,不是宣国人。”习小夭最后一句带着试探性的味道,这个人身上有些地方不同于宣国的习俗。

  善云听到习小夭说的话,这女子的观察力,与男子无异的处事作用越来越合他的心意,这女子最后一话里的试探意味他又何尝听不出来。

  “姑娘果然聪明,在下姓善名云,不知姑娘姓氏?”白衣男子说话倒是客气了几分。

  “习小夭!”习小夭语气淡淡的说着。

  “……好名字!”善云先是愣子一下,这女子从里到外甚至名字都古怪至极。

  “废话!”习不夭骄傲的说着。

  “……”一听习小夭那口气,善云用佩服的眼神看向习小夭。

  台下的人自是听不到他们声音极小的对话,只看到他们两个在不停的说着话,最后卓烈看到自家主子用佩服与自叹不如的表情看向习小夭脑子一时转不过弯来。

  “她的箭术很好?”宣玉轩冷言冷气的问着身边的宣云泽。

  “好过我很多。”宣云泽淡淡的说着。

  “整天就只知道吃喝玩乐,你还会射箭吗。”宣玉轩冷斥着宣云泽。

  太上皇有十七个儿子,宣玉轩是第六个儿子也是宣云泽的六皇兄,当年皇室争储是极其惨烈,有时会在风清云淡的早上就有皇子被发配,被打入天牢,甚至被杀头。

  那时的威武王爷是皇上最得力的助手,更是皇上最信任的弟弟,正因为威武王爷对六皇子宣玉轩的极力保护与支持,才得以让他坚持到最后,也正是因为这个七皇叔对自己的疼爱与照顾,幼时的宣玉轩与宣云泽关系是极好的,好的不分彼此,形影不离,两个对彼此的特点爱好更是了如指掌,宣玉轩勤奋好学想当太子,宣云泽则对权力一事不闻不问,整天只知道看书赏花赏风月,好不容易会的一点功夫还是宣玉轩逼他说的,所以到现在宣玉轩还有恨铁不成钢的气,这么多年来,唯有自己逼他,宣云泽才学了一点功夫,因为自己是他的六皇兄,从小就哄着他,所以他要听话很多。

  听到宣玉轩的话,宣云泽没有任何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台上的习小夭。

  宣云泽的沉默不语则令宣玉轩后悔自己说出那句话,宣云泽是乱臣之子,他不再是当初的皇弟,自己也不再是当初的皇兄,他们之间剩下的只是有敌对,昔日的一切打笑玩乐都已被尘封十二年前!

  “那个男人的功夫比夭夭高,不知道箭术谁好?”威武王爷这个时候突然回过头来看向宣云泽,想要听取他的宝贵意见。

  “……爹,我说我的箭术不好了!”宣云泽冷冷的看向自家爹沉声说着。

  那么冰冷的眼神看的威武王爷打了一个激灵,慌忙退后几步远离宣云泽,可这恰巧踩在一个人的脚上。



温馨提示:
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全文阅读和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txt全集下载。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 第一百一十一章 “跟你比。”白衣男子轻轻一跳越过了栅栏便轻轻跳到了台子上。 这轻轻一跳让宣云泽倒吸了一口气,这个男人武功不凡,夭夭以前是怎么惹到这么一个主的! “让她下来!”宣玉轩沉声对宣云泽命令道。 2012-04-28 1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