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二十一章

作者:安静的火火    更新时间:2012-05-07 17:00:00    状态:已完结
宣云泽抱着习小夭几乎是飞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蓝荷早早的跑到前面为他们将门打开,宣云泽跑到屋里将习小夭放到床上后转身就走了出去,虽然出去可也没敢走太远,在外屋里不知道弄些什么。

   “我的衣服你不给我拿,我自己光脚拿啊!”

   某人的话一说完,外面的男人便风风火火的走进来,打开衣柜,看到里面五颜六色什么样式的都有,还不知道她喜欢穿哪个,干脆一次性的,免得她再朝自己发火。

   “哪个!”宣云举起两只胳膊上的衣服问着习小夭。

   听他这口气还像是多委屈似的,明明是他不对,身为一个男人老让自己受委屈不说还天天跟自己欠他多少似的。

   可是不管怎么生他的气,习小夭总是相起他当初自己好的时候的样子,想起他看到自己胳膊上没有守宫砂时那包容的浅笑,还有那一次那孩子气的笑颜,每次想到这些很生气的她总是像是无力的气球一样被放了气。

   “黄色的。”习小夭用平淡的口气说着。

   “蓝色的吧,穿蓝色的好看。”宣云泽看习小夭不再那么怒了,立马口气也好了起来,听上去像是在哄人一般。

   “那就蓝色的吧。”气又消了那么一点点。

   “浅绿色的吧,浅绿色的也好看。”

   “行。”

   “还是粉红色的吧,粉红色的最好看。”宣云泽又开始了笑嘻嘻的样子。

   “宣云泽!把衣服放下!”习小夭手一指!

   只见一片粉红色的衣衫飘落,人早已不知窜到哪个角落去了。

   “你就这么没出息的样,说个对不起能怎么了!什么事都有个度,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吗!”习小夭一边穿着衣服一边给那个不长脑子的家伙上课。

   穿好了衣服习小夭就来到镜子边梳自己的头发,突然间看到脖子上的痕迹,她就愣住了。

   如果她现在能跟老爸说其实她跟宣云泽早就同床共枕了,是真的同床共枕了,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

   想着这事,习小夭就想到那罪恶的源头——宣云泽!

   这人就是个怪胎,他对你好的时候顺着你把你当奶奶一样,他上邪劲来了就能把你气死,力气大起来竟然连她都收拾不了他!

   不过话说回来,上床这种事本来就是你情我愿的,她也不能全推到宣云泽一个人的头上,要知道那晚上也不知道是哪两只蚊子砸他俩脑门上去了,硬是砸的她看宣云泽全身发光,宣云泽看她满面桃花的。

   本来那晚心情不怎么好,好像是因为什么事受了点气,睡觉的时候就跟宣云泽说叨说叨,这宣云泽呢看她生气二话不说先搂怀里,一边听她说事一边安慰着她,连哄带骗的逗得他笑。

   这是一个月色撩人的夜晚,而习小夭家的宣云泽呢又长的是不赖中的不赖,温柔起来呢又像是云朵里的花朵一样,被气的习小夭拉着宣云泽就倒了一肚子苦水。

   “是不是你去那国色天香的时候也这么哄人家姑娘的,所以个个见了你都跟蜜蜂见了蜜似一样!”习小夭好不容易心情好了一点,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想到这件事上去了。

   宣云泽一听她说的,眼先是一瞪,接着笑嘻嘻的搂着自己的小王妃,没想到自己的小王妃还真有点小媳妇样,这点挺好,有点像样了。

   “那哪能啊,就那样粗脂烂粉的你相公怎么会去哄呢。”宣云泽骄傲的说着。

   “照你这么说,你跟好们在一起既不是为了她们的身子,也不是为博她们一笑,那你去做什么。”难道去青楼是为了激发他的男性荷尔蒙吗。

   “和她们在一起吗?喝喝酒,吹吹牛……能做的事多了。”宣云泽耸耸肩说着。

   “那你不是有那群狐朋狗友吗,怎么不去找他们玩啊。”

   “那是一群男人,天一黑就想找女人,他们哪有那功夫陪我啊。”

   “这倒也是哈……”

   “本来就是!”宣云泽肯定的说着,感情这体贴自己的小王妃也以为自己去那里是做那种勾当的呢。

   习小夭看宣云泽的那样子,根据她多年以来观察人的经验来说,宣云泽没有骗自己!

   “我问你件事,你可要说实话。”习小夭趴在宣云泽的耳朵上悄悄问着。

   “嗯。”宣云泽看着她那神秘样就知道准不问好事。

   “你有没有跟女人上过床?”习小夭一本正经的问着。

   宣云泽听到习小知的话后嘴慢慢张开就没合上过,就跟死机了一般,只不过他的眼睛还是可以动的,眨了几下。

   “怎么了,是有还是没有啊?”习小夭的表情也越来越严肃,这倒底是想表达个什么意思,是想说她笨看不出来,还是奇怪她会问这种问题。

   “说话呀!”习小夭使劲晃了晃宣云泽,看他还是这样,这才下死劲狠狠的在他胸膛上拧了一把。

   “王妃……你……”宣云泽这才开口说话。

   “我怎么了,我就是问你有没有过,至于你激动成这个样吗。”习小夭不满的冷哼哼道,难道说是有吗。

   “这个,有跟没有有什么关系,本王说了又有什么好处?没好处本王不说!”

   “好处自然是有的,不过你要先说,不然我说好处来你为了得到好处骗我怎么办!再说了,这种事你当然要跟我说了,咱们是夫妻,你的这些事能不让我知道吗,还是你不想知道我的事?”习小夭反问道。

   宣云泽一听习小夭说自己的事眼睛一眯,虽然说她嫁给自己在外人看来是有点委屈,不过现在她可是自己的王妃,以前的事他自然应该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好,一言为定,本王如实说了王妃便也要如实说,如若以前发现任何不妥之处,必受天打五雷轰,永生不得好死!”宣云泽发下重誓,现在可不是他说不说实话的问题,而是他担心小王妃会不会骗他!

   “好!一言为定,驷马难追,你先说!”习小夭伸出一只手与宣云泽击掌为挚!

   “那本王便先说!”

   “说!”

   习小夭说完,宣云泽便看向习小夭,他不知道小王妃要让他如何说,“……说什么?”

   “说你跟哪些女人上过床,那些女人都叫什么名,家住哪里,家里几口人,干什么,都老老实实一五一十的说清楚!”习小夭话说的跟个判官一样。

   “没有。”宣云泽两个字回答完毕。

   “……真的?”习小夭有点不太相信。

   “那是当然,骗你的话可是天打五雷轰,本王能开这种生死攸关的玩笑吗!”

   “真的吗!”习小夭笑嘻嘻的问着。

   “那王妃也应该说了吧。”宣云泽不似习小夭轻松的态度,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有点低沉。

   “我当然也没有啊,我爹是不会允许我18岁之前交男朋友的,更别说在人家家里过夜喽,不过就有个人死皮赖脸的……。”习小夭有点恶寒的说着,亏她从小到大自以为有个世间难得的开放爸爸,可是谁都不知道她爸管的她才严格呢。

   听到习小夭的话,宣云泽的眉头没到展现出习小夭预想中的样子,而是脸色又沉了几分。

   “刚才本王跟小王妃可是发了重誓的,不得有任何欺瞒。”

   “是啊,我听到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小王妃确定你的回答就是没有两个字吗。”

   “嗯。”

   “那那个死皮赖脸的是的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我睡觉醒来之他非说我是他媳妇,所以我就跑了,正巧赶上你娶媳妇,我就进去了。”

   “你跟他睡觉?!”宣云泽的声音猛的拔高。

   “放屁!是我睡我的,他睡他的!”

   宣云泽听到习小夭的话,眼色一暗,猛的将习小夭转到了身子底下,自己压到了她的身上。

   “既然如此,本王就同王妃完成洞房花烛夜没有完成的事。”宣云泽声音渐渐稳定了下来,嘴也习小夭脸上蹭来蹭去。

   “咯咯咯~~~好啊~~反正我也想试试那是个什么感觉~~”习小夭极有兴趣的笑说着。

   宣云泽看到习小夭娇笑的样子脑中突然嗡的一声,手上便失去了控制力,只见他的手轻轻的将身下的衣服褪到了手弯处,露出了小又精致的手臂,看着那小小的手臂,宣云泽心里有那么一点点失落与难过,如果他们能早认识十年的话,或者他与现在完全不同。

   “哈哈哈~~原来是痒的~~哈哈~~”习小夭看到宣云泽一只咬上了自己的左手臂,力气用得不大,可是他的舌头在做怪,舔着她的手臂痒死了。

   本来心情有点沉重的宣云泽看到习小夭跟个孩子似的眼里放着光芒跟自己说话,失笑了起来,跟小王妃计较些什么呢,宣云泽抬起头捧起习小夭的脸,两只眼紧紧的追着她的眼,她眼里的真诚与天真是他一直追逐不停的。

   “夭夭。”宣云泽轻声唤着。

   “嗯,在这呢。”习小夭双手搂上宣云泽的脖子,她真的很喜欢他呢,至少为了他现在没有什么不敢做的事。

   “我们是夫妻,你懂吗。”宣云泽想要循序渐进的诱导夭夭,毕竟他们得在一起过一辈子,他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一直装做若无其事的陪她玩来玩去,夫妻就应该做夫妻该做的事情。

   “我知道,你是不是这个意思。”习小夭说完亲了宣云泽一下。

   “……”宣云泽看向她那主动的样子实在有点不太适应。

   习小夭看他的样子又亲了他一样,亲亲他的脸,亲亲的额头,最后亲亲他的嘴,然后自己咂了咂嘴,嗯,感觉真好!

   “你为什么不说话?”习小夭咬住宣云泽的嘴唇说着,越看他越可爱越耐看越帅,虽然他总是气自己,可是自己就不讨厌他这个脾气不是吗。

   “现在说什么不都晚了吗。”宣云泽看向习小夭的眼睛轻轻说了句,接着便寻上这会缠会绵的小小的红红的唇。

   接着习小夭便感觉到宣云泽捧起自己的脸不停的吻着自己,而他的眼里的仿佛会放火一般烧得她眼睛都睁不开。

   “夭夭~”宣云泽轻轻的唤着她。

   “嗯!”习小夭答应完后才知道自己瞌上眼了,睁开后眼里全是湿漉漉的看向宣云泽。

   “睡着了?”宣云泽用鼻尖磨擦着她的鼻尖轻声问着。

   “没有,就是舒服的闭上眼了。”

   “嗯,那就成,没白费功夫。”

   “呵呵~~呵呵呵~~~”习小夭让宣云泽倒处乱跑的嘴给痒的直笑。

   也直到那天宣云泽才知道夭夭那里的人是从来不在手臂上点守宫砂的,也自那晚之后,虽然总是对她发脾气,可是对她的疼爱却从未减过,在他的心里夭夭自始至终便是他最疼爱最疼爱的一个宝,这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夭夭为他火烧四府,对他不离不弃,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足够了,如果夭夭这么做他还不承情,那真是傻子中的傻子了。

   习小夭每想到那天的事,脾气自然没了,脑子里就只有宣云泽那笑容,哎~再让他一步吧,反正自己也快要走了。

   “宣云泽,来给本宫梳头!”接着一声怒吼而出。



温馨提示:
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全文阅读和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txt全集下载。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神偷皇后很坏很嚣张 第一百二十一章 宣云泽抱着习小夭几乎是飞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蓝荷早早的跑到前面为他们将门打开,宣云泽跑到屋里将习小夭放到床上后转身就走了出去,虽然出去可也没敢走太远,在外屋里不知道弄些什么。 “我的衣服你不 2012-05-07 17: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