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九节 王易的愿望

作者:顺水的星空    更新时间:2012-01-01 13:43:27    状态:已完结
  第九节王易的愿望

  老人让王易闭上双眼,然后俯身在王易身上。武术的剑招浮现在王易的脑海之中。不知不觉中,王易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老人家不见了,浮现在王易头脑之中的最后一句话是,:“我风清扬,现已完成心愿,收你为入室弟子。现在心愿已了,驾鹤西游,希望徒儿不要想念。”

  王易朝西磕了三个响头。说道:“多谢师傅的恩赐,让我学会了独孤九剑。小徒王易愿意将此剑法发扬光大。”说完便下了思过崖,下山途中,钟馗送的令牌颤动了几下。王易将令牌拿在手中,听到大哥钟馗的声音:“兄弟,昨夜是否将童女送来。”王易忘了自己的承诺,赶紧回到道:“大哥,昨夜小弟在华山思过崖,这里没有地方卖卖童女,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送去的。”

  王易来到了华山派门口,自己的母亲早早就在那里等待,旁边还有几个华山弟子陪同。见到王易,杨氏的心总算放下,问道:“小易,昨夜你去了哪里?怎么一宿不归。”王易说道:“昨夜我在后山,风景怡人,竟然睡着了。这不醒了就赶紧赶了回来。”旁边的华山弟子也说到:“是啊,我们华山的风景的确很好。如果小兄弟有意,可以多住几天再走。”

  杨氏赶紧回绝道:“多谢各位了,我要尽快赶回师门复命,不宜久留。”说完拉着王易便离开了。王易一边走,一边向后面的华山弟子叫嚷道:“多谢各位了,我不会客气的,早晚还会再来拜访的。最好多招两位像怡红院的小环姑娘一样的美女入华山。”王易有意挖苦,可是华山的弟子哪里知道王易的用意,全部哄堂大笑。

  王易与母亲,从华山回到恒山,已是黄昏时分,一路之上,杨氏责怪王易口无遮拦。可是到了分离的时候,两人又难舍难分,虽然十多年的心愿已经达成,但是到了真离别的时候,却有些依依不舍。

  母亲杨氏,现在法号清欲。见到自己的儿子还在跟着自己,含泪说道:“小易,有什么事来找我,我就在这家尼姑庵内,不要再送了,这十多年的离别,就用这几天来补偿,虽然时间不多,但却让母亲非常的欣慰了。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娘虽然也不舍得,但是娘现在已是出家之人。”

  王易知道这些道理,可是很多年的离别,换成几日的相聚,心里应该满足了,但等真要分开的时候,却又不知何时再能相见,只好说道:“母亲说的是啊,孩儿改日再来。”说完,含泪离去。

  一路混混沉沉回到小镇,找了一家旅店便住了下来。一头摘到在床上,睡着了。夜间被隔壁二人的争吵声打扰醒了,半睡半醒之间,听到其中一个人嚷道:“我们是汉人,我们去挖金人的墓有什么不行,如果不是他们进入我大宋,会有靖康之乱么?我要抛了他们的祖坟。”

  另一个人,轻声说道:“小声点,小声点。金人的祖坟我知道在哪,但是那里豺狼虎豹遍地都是,更有金人的大家族在那里把守。你想盗墓,我们俩人太少了。”

  王易一听二人的话语,心中一动。王易从六岁开始盗墓,金人的墓地祖坟,里面一定有很多金银珠宝,再偷一把也值了。有了那些金银珠宝,可以将扬州的怡红院整个给买下来,让小环当老板娘,自己当老板。小环也不用卖笑度日,自己则可跟小环儿孙满堂。

  这时第一个人又说道:“你还想把他们的坟墓清空啊,弄点稀世珍宝,够我们俩花一辈子的就行了,这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啊,所以我就找你来了,知道你家以前是被金兵所杀,我们没有能力报仇,但是我们有能力破坏他们的祖坟。”另一个人低声说道。

  “你是如何知道金人祖坟的位置?莫非你是金人?”第一人疑惑道。

  另一人一听,当时否认道:“我是汉人,我如果是金人,还找你去盗墓啊。我在一次外出的时候巧遇一对金人夫妇,我将他俩杀了,获得的金人祖坟地宫图。虽说我与他们无冤无仇,但是见到了金贼,我不知不觉就想起了兄弟你的一家。”

  王易听到这里,也不想再听下去,只是想赶紧的到宝图,但是他们二人又是不是奸恶之人,又不忍心下毒手。不过想了想,金人祖坟里面,金银财宝那么多,我就跟着他们二人,他们偷完了,我再去。不是更好么?即使不用得到宝图,也可以得到宝藏。

  隔壁的门一响,脚步声传来,王易顺着窗户缝看到有一个人,走出了房间,左顾右看,像是怕人跟踪的样子。王易觉得好奇,便悄悄的跟在他的后面。只见这人左转右拐,并且经常回头张望,小心谨慎的来到了城外的破庙。这个庙除了房顶与和尚都没有了,出入不用走门,基本还算健全。

  那个人进入破庙内,小声叫道:“大哥,大哥你在这么?大哥?”只见一个身影,从佛像的后面飞出,在月光下,王易看到此人,个子比王易高出一头,膀大腰圆,粗犷的轮廓,络腮胡须,身后背着一把大砍刀。那个人出来便叫嚷道:“你让我在这里等你,一等就是一天,你怎么现在才来啊。”

  王易听声音便知道,这个人是屋内的第二人,也就是他拥有宝图。他到半夜三更来找这个大汉,倒地有什么事?于是静下心来继续听这。只听拥有宝图的人说道:“大哥,我已经找到可以进入宝藏之人了,他家被金人所灭,并且懂得阴阳五行,机关暗道。有这个人带路,我们可以万无一失了。”大汉问道:“那我们不又多一个人分钱财了么?说好的只有我们二人的,你怎么还找其他的帮手啊。”

  “大哥,我不是在找帮手,只是再利用他罢了,他带我们进去后,我们得到了宝藏,你就一刀砍死他。这样不就剩下我们二人了么?”庙内传来一阵阵的笑声。

  王易听到这里,不由得火冒三丈。这二人的心肠,歹毒无比,如若不除,必定还会有其他人遇害。想到这里,飞身跳入庙内,大喝道:“你们二人也不用分赃了,今天就要死在爷爷的手里。”

  大汉一看王易,不过十五六岁的娃娃,竟然敢在三更半夜偷听他们二人的谈话,还出言不逊,骂道:“大胆小儿,竟然敢偷听爷爷的谈话,你是何人。”王易看了看大汉,哈哈大笑道:“我就叫大胆,不过没有小儿,你要当我的儿子,我可不敢承受,我还不想当这么便宜的爹呢。”

  大汉一听,气的浑身发抖,伸手抄起大砍刀,奔向王易的头部便砍。王易施展九阴白骨爪与大汉斗在一处,三招之内,就拧下了大汉的头颅。红色的鲜血犹如喷泉一样,喷向天空。

  另一个人都傻了,看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手法却日次的残忍,手指戳进他人的头颅,用指力将头颅拧下来,并且眼睛都不眨一下。简直就是个杀人的魔王。自己虽然懂得点武功,但是跟面前的娃娃比起来,自己简直就是三岁的孩童。想到这里,扑通一声跪在王易的面前,说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小人只是受那歹人威胁,为了保命才出此下策。我家上有老人,下有妻儿,求大侠绕我一命。”

  王易可是能捉鬼的人,刚刚被自己杀死的大汗的鬼魂,还没被打走呢。那个大汉的鬼魂叫骂道:“你让我陪你去挖宝,还说我是歹人。”也不管王易能不能听见,便大叫道:“杀了他,杀了他,他是个采花贼,哪来的妻儿,哪来的老母,这张宝图是他作案的时候顺手偷来的。不要听他的。杀了他,杀了他。”

  王易自然能听到大汉的叫嚷,只是装作听不到罢了。对着跪在地上的人,说道:“大侠?我不是,大侠是个啥?我不知道,老子就知道今天你非得死在这里不可。”说完使出九阴白骨爪,朝着采花贼头部就是一下。

  这个采花贼虽然武功不如王易,可是也不能在那等死啊,直接一个就第十八滚,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抖一抖,王易问道一股很香的味道。王易第一反应,这个是迷魂香,闻到这个香气会让人失去知觉。相当于一个活死人,任由他人摆布。可是王易想到的时候,已经闻到了。可是让王易奇怪的是,对自己竟然没有太大的作用。自己虽然觉得头部昏沉,行动还不会受太大的影响。可能是自己吸收了黄裳的功力,自己功力变得深厚的关系。

  王易故意摔倒在地上,犹如一个死人,面部毫无表情,呼吸十分清,就像是一个尸体,躺在那里。采花贼见到王易哈哈大笑道:“小崽子,别看你的武功比我高,但是我有迷魂巾,只要我的迷魂巾抖一抖,神仙也别走。”然后从怀里掏出在王易的面前摇了几下,说道:“你不是也想要这个么?呵呵,可惜你这辈子是没机会了,下辈子投胎,学会做坏人吧,好人不长寿啊。”然后回头拾取地上的大砍刀。

  王易突然睁开眼睛,悄然的站在采花贼的背后,施展九阴白骨爪,这回王易没有将他的头颅拧下,而是让他变成了一句干尸。因为变成干事所带来的痛苦,可比拧下人的头颅要痛苦得多。然后从他身上翻出来宝图,揣在怀里,又找出了两瓶药,一瓶是刚才的迷魂巾上的味道很香,但是令人头部发沉。另一瓶是臭臭的,但是闻上去后,头晕的症状消失了。王易知道这两瓶一个是迷魂巾的药粉,一个是迷魂巾的解药。也将这两样东西揣入怀内。看了一眼两具死尸。飞身上房,离开了破庙,回到了客栈。

  第二天,官府的差役来到客栈的隔壁,告之他的同伴已经死在破庙,并且那个人是全省通缉的逃犯,采花贼向柳源。这使得隔壁的人显得很惊讶,但还是被官差带走。

  王易从怀中拿出宝图,将宝图的路线,山名全部记在脑子里。然后将宝图缝在衣服内。收拾好行装前往北方原大金国的领域上京。

  王易知道上京是完颜阿骨打逝世的地方,后来金朝南迁,上京成为了一个祭祀性质的都城。宝图所标示的宝藏就在上京。很可能就是完颜阿骨打的坟墓,金朝的皇帝的坟墓。想到这里,王易的脸上出现了怪异的变化。想着拿回来金银珠宝,将扬州城的青楼怡红院买下来,然后自己与小环生儿育女。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怪异猥亵的表情。

  这个采花贼虽然武功不如王易,可是也不能在那等死啊,直接一个就第十八滚,然后从怀中掏出一个手帕抖一抖,王易问道一股很香的味道。王易第一反应,这个是迷魂香,闻到这个香气会让人失去知觉。相当于一个活死人,任由他人摆布。可是王易想到的时候,已经闻到了。可是让王易奇怪的是,对自己竟然没有太大的作用。自己虽然觉得头部昏沉,行动还不会受太大的影响。可能是自己吸收了黄裳的功力,自己功力变得深厚的关系。

  王易故意摔倒在地上,犹如一个死人,面部毫无表情,呼吸十分清,就像是一个尸体,躺在那里。采花贼见到王易哈哈大笑道:“小崽子,别看你的武功比我高,但是我有迷魂巾,只要我的迷魂巾抖一抖,神仙也别走。”然后从怀里掏出在王易的面前摇了几下,说道:“你不是也想要这个么?呵呵,可惜你这辈子是没机会了,下辈子投胎,学会做坏人吧,好人不长寿啊。”然后回头拾取地上的大砍刀。

  王易突然睁开眼睛,悄然的站在采花贼的背后,施展九阴白骨爪,这回王易没有将他的头颅拧下,而是让他变成了一句干尸。因为变成干事所带来的痛苦,可比拧下人的头颅要痛苦得多。然后从他身上翻出来宝图,揣在怀里,又找出了两瓶药,一瓶是刚才的迷魂巾上的味道很香,但是令人头部发沉。另一瓶是臭臭的,但是闻上去后,头晕的症状消失了。王易知道这两瓶一个是迷魂巾的药粉,一个是迷魂巾的解药。也将这两样东西揣入怀内。看了一眼两具死尸。飞身上房,离开了破庙,回到了客栈。

  第二天,官府的差役来到客栈的隔壁,告之他的同伴已经死在破庙,并且那个人是全省通缉的逃犯,采花贼向柳源。这使得隔壁的人显得很惊讶,但还是被官差带走。

  王易从怀中拿出宝图,将宝图的路线,山名全部记在脑子里。然后将宝图缝在衣服内。收拾好行装前往北方原大金国的领域上京。

  王易知道上京是完颜阿骨打逝世的地方,后来金朝南迁,上京成为了一个祭祀性质的都城。宝图所标示的宝藏就在上京。很可能就是完颜阿骨打的坟墓,金朝的皇帝的坟墓。想到这里,王易的脸上出现了怪异的变化。想着拿回来金银珠宝,将扬州城的青楼怡红院买下来,然后自己与小环生儿育女。脸上再一次露出了怪异猥亵的表情。



温馨提示:
盗墓修仙记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盗墓修仙记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盗墓修仙记全文阅读和盗墓修仙记txt全集下载。盗墓修仙记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盗墓修仙记 第九节 王易的愿望 第九节王易的愿望 老人让王易闭上双眼,然后俯身在王易身上。武术的剑招浮现在王易的脑海之中。不知不觉中,王易睡着了。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老人家不见了,浮现在王易头脑之中的最后一句话 2012-01-01 13:43:2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