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关羽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章 身陷虎口(上)

作者:新手上路了    更新时间:2012-03-13 09:37:43    状态:已完结
  1

  

   联络上了刘备,令董承心情颇佳,此刻正在院中聚精会神地练剑。

   英娘从外面进来见了,笑了起来。

   “爹爹多日心神不宁,今日如何气定神闲啦?”

   董承收了剑,仍很兴奋。

   “这是爹爹之秘密。我儿近来心神不宁,倒是为何呀?”

   英娘听了,俏皮地一笑。

   “这也是女儿的秘密呀。”

   董承抬手刮了一下英娘的鼻子。

   “好啊!跟爹爹耍起心眼儿来了。”

   英娘立即撒起娇来。

   “没有啊!爹爹冤枉人家了!跟爹爹耍心眼儿,我哪敢啊?”

   董承见了,哈哈笑着,二人一同高兴地进了屋,董承神色立即严肃起来,说。

   “爹爹去见了刘皇叔。”

   英娘听了,有些惊喜,忙问。

   “哪个刘皇叔?”

   “刘备呀。”

   英娘一听,顿时高兴起来,又问。

   “就是桃园结义那个刘备?”

   “正是。”

   英娘听了,兴奋得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

   “这么说,关羽也跟他在一起?”

   董承见了,恍然大悟,高兴地说。

   “噢!我儿好眼力呀!”

   英娘听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甚么好眼力呀?”

   董承诡秘地一笑,小声说。

   “关羽是何等样英雄!我儿看上了他,眼力不好么?”

   英娘听了,大窘,责道。

   “爹爹!您说甚么呀?关羽那日在街头救了我,我还未谢人家呢。往日总找不着;今日,总算知道如何找他了,故尔高兴。甚么看上不看上呀?”

   董承一听,反而有些惋惜。

   “噢,原来,我儿心神不宁,竟是因此。不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儿若真看上了关羽,那当是好事呀!”

   英娘一听,明显丧气了。

   “他那日救了人,看都没看救了谁,连我是谁都不知道,说这些有甚么用?”

   董承一听,明显露出了惋惜之情。

   “真的?”

   “异日我随爹爹去谢他,爹爹便知真假了。”

   董承听了,想了想,才说。

   “不。曹贼鹰犬太多,爹爹去不便。你以表达谢意之名去,日后便代我联络,如此不易引人注目。如何?”

   英娘听了,认真地点了点头。

   关羽在书房看书。

   哮天来了,报道。

   “少爷,有个姑娘要见您。”

   关羽听了,一脸困惑。

   “姑娘?我交之人无姑娘。不见!”

   还没等哮天出门,英娘便笑着出现在门口。

   “关将军不怕千军万马,就那么怕见姑娘么?”

   因遭了嘲笑,关羽仍坐着,冷冷问。

   “你是何人?”

   “关将军忘了?那日您在街头救的人,便是我呀。今日,特来道谢!”

   关羽听了,这才起身相迎。

   “噢,原来是你。姑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也算难得呀!请坐吧!哮天,给姑娘看茶!”

   见哮天出了门,英娘急忙一本正经地开了口。

   “关将军,我乃董国舅养女英娘。国舅说曹贼鹰犬太多,不便与皇叔联络。日后联络之事,便由我代他。”

   关羽听了,急忙起了身。

   “请姑娘随我,往见兄长。”

   刘备见了英娘。她带来的消息,令刘备辗转难眠。

   甘夫人见刘备如此,也有些担心,关切地问。

   “皇叔何事烦恼?”

   “董国舅让英娘捎过信来,说至今未觅到可托大事之人,要我代为寻觅。我与朝中之人交浅;各路诸侯又打来打去,时战时和,各顾利益。我上哪里去寻愿为朝廷赴死之人啦?”

   甘夫人听了,劝了起来。

   “此等事,万分机密,是急不得的;挂在心上就是了,不必烦恼。”

   刘备听了,仍难释焦急之情。

   “夫人所言极是,我也知此。然一想到圣上之辱,朝廷之难,我就恨不得立诛曹贼!”

   “曹贼当诛,然彼势大,只可徐图。莽撞而行,反如以卵击石。”

   刘备听了,暗暗点了点头。

   英娘一有空,便往刘备府中跑。此时,正与甘、糜二位夫人言笑甚欢。

   这时,一使女来禀。

   “二位夫人,皇叔请您们去一下。”

   英娘听说皇叔请二位夫人议事,立即起身告辞。

   “夫人有事,英娘就告辞了。”

   “好,姑娘常来玩儿啊。”

   刘备神色欣喜地在看信。

   甘、糜二人进来了。

   “皇叔召我等,不知何事?”

  刘备神色兴奋,急忙说 道。

   “来来来!国舅信中,问二弟婚事;如二弟未婚,愿以英娘相许。”

   甘、糜二人一听,顿时高兴起来。

   “好啊!英娘姑娘不错,与二弟十分般配!”

   刘备也十分高兴。

   “此事让我挂心甚久,今日总算可成良缘了!”

   刘备与甘、糜二人神色都很喜悦。

   关羽闻刘备相召,匆匆来了。

   “哥哥嫂嫂相召,不知何事?”

   “二弟以为,英娘姑娘可好?”

   关羽不假思索,开口便答。

   “侠肝义胆,不错啊!”

   “董国舅欲以英娘许你,你可……”

   关羽未等刘备说完,便急忙连连摆手。

   “不可不可!”

   关羽断然拒绝,令刘备与二位夫人都大感意外。

   “为何?”

   “我今未尝立业,且居无定所。若成婚事,我多牵挂,她也受累,反成坏事,岂可为之?”

   刘备听了关羽之言,颇不以为然。

   “成婚之后,你若征战,她居许都,何碍之有?”

   关羽却道。

   “兄长种菜,所为何来?不就是此地不可久留吗?我若征战,她居许都,岂不反被曹贼扣为人质?”

   刘备听了,一时无话。

   甘、糜二人也一时不知该说甚么,此事便搁下了。

   一日,刘备正在侍弄菜园。

   许褚、张辽领着数十人,突然来到园边。许褚马上开了口

   “使君,丞相有请!”

   刘备见许褚板着脸,心下顿感不安,忙问。

   “噢。二位将军,可知丞相何事相召?”

   刘备一边从菜地里出来,一边问。

   “我等不知。请使君即行!”

   许褚仍板着脸,语气生硬。刘备见了,心中愈加不安,但他表面仍然平静。

   “二位将军请稍候,容我更衣。”

   “不必。丞相请使君即行!”

   刘备虽面色平静,心中却更为不安。他只好拍了拍靴上的土,一边随许褚往外走,一边暗自思忖。

   “兵将出动,即到即行,莫非董国舅之事已发?”

   刘备提心吊胆地想着,跟随许褚、张辽走了。

  

   2

  

   刘备走后,关羽、张飞踏着雨水回到门前。

   哮天开了门。

   关羽一进门,便开口问起来。

   “哮天,兄长呢?”

   “许褚与张辽带着数十人,将皇叔直接从菜园叫走了。”

   关羽闻言一惊,心头掠过一丝不祥之念。

   “近来英娘出入频繁,莫非大事已发?”

   有了这份担心,关羽顿露急色,忙问。

   “直接从菜园叫走了?”

   哮天见关羽神色不对,也有些紧张,赶紧点了点头。

   “不好!”

   关羽一声惊呼,转身便跑。

   张飞也急忙跟上。

   关、张二人仗剑,从湿漉漉的街上怒冲冲地直奔相府。

   两个相府侍卫急忙上前阻拦。

   “敢闯相府!何等大胆!”

   关羽与张飞并不答话,而是各出一手,将阻拦的侍卫像抓小鸡似的提了起来。

   两个被提起的侍卫手脚乱动,在空中挣扎着惊呼乱叫。

   门前其他侍卫,个个吓得面无人色,惊慌退缩。

   关羽与张飞放下提起的侍卫。

   两个侍卫早吓软了,一放下,便跌坐在地上。

   关羽剑指一人吼问。

   “说!我兄长在何处?”

   侍卫吓得直哆嗦。

   “你兄长?你兄长是谁?”

   “刘皇叔!”

   “噢!在里面!”

   关羽与张飞舍下侍卫,仗剑冲进了门。

   相府院内,地上到处汪着雨水。

   关羽神色急切,噼噼叭叭地踏着地上雨水,边向里奔,边四处观望。院内不见刘备,只见一小校。关羽奔过去,剑指小校。

   “快说!刘皇叔在何处?”

   小校如筛糠一般战栗着,手指里面。

   关羽与张飞仗剑冲进厅内,紧张四顾。

   厅内并无一人。

   关、张二人又向里跑。

   关、张仗剑奔入后厅。

   一偏将正从内出来。一见二人,慌忙抓剑。

   关羽飞身上前,剑指偏将咽喉。

   “休动!快说!刘皇叔在何处?”

   偏将吓得浑身战抖。

   “带、带去后园了!”

   关羽舍下偏将,便朝后园跑。

   张飞赶紧跟上。

   偏将见二人跑向后园,仓惶外逃,险些跌倒。

   偏将从内逃出来,刚奔进大厅,许褚、夏侯氏兄弟、曹仁、曹洪、张辽、宋宪、侯成、魏续等一干将领便人人惊恐,个个持械,也奔进了大厅。

   一见偏将从内奔出,许褚忙问。

   “可见关、张二贼?”

   偏将向后一指,喘着吐了两个字。

   “后园!”

   许褚一听,更加惊恐。

   “不好!丞相正在后园!”

   许褚叫了一声,当先向里冲去。

   众将也神色紧张地相随奔去。

   后园小亭,新雨刚过。

   曹操与刘备正在边煮边饮青梅酒。

   关羽与张飞已收起剑,立于亭外。

   曹操见关、张十分英武,不禁赞道。

   “使君,你这两位兄弟,忠勇可嘉呀!”

   刘备听了,喜道。

   “是啊!此乃刘备今生大幸!”

   “既是使君之幸,曹操岂可不贺?来人!赐二位壮士酒!一人一大碗!”

   曹操身边侍从得令,斟了两碗酒,送与亭外的关、张二人。

   关、张二人接过,一饮而进。

   曹操见了,高声喝采。

   “嗬!好酒量!再来一碗!”

   这时,许褚等众将神色紧张地持械奔进了后园。

   “丞相!”

   许褚紧张地叫了一声,两眼却恼恨地看着关、张。

   曹操心下已明白,口气却故作轻松。

   “仲康,我正与使君饮酒,纵论天下英雄。你等何事惊慌呀?”

   许褚等众将赶紧收起刀剑,也到了小亭前。

   张辽见平安无事,神色轻松地笑了笑说。

   “丞相与皇叔纵论天下英雄,我等也想来听听呀!”

   许褚却怒视着关、张二人。

   张飞见了,看了一眼关羽。

   关羽淡淡一笑。

   张飞也冷冷一笑,说。

   “二哥,你站了这许久,想必累了,待我搬个坐的来。”

   张飞说完,走向一处石凳,一猫腰搬起,端到关羽跟前放下,仍脸不红,气不喘。

   许褚见了,大吃一惊。因为这一石凳,许褚也曾搬过,可远没那么轻松。

   那是前不久,许褚随在曹操身后,来到石凳前。曹操本欲坐,却又转过身对许褚说。

   “许老虎,你不是常夸力大吗?此石凳,你可能搬动?”

   许褚二话没说,过去就搬。

   石凳虽然动了,却未起来。

   许褚直起身,脸已挣红。他扭了扭腰,又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再大吼一声,用力一搬。

   曹操在专注地看着,见石凳起来了,兴奋地叫起好来。

   “好!起来了!起来了!”

   许褚搬起石凳,艰难地走了两步。

   石凳一下坠了地,险些砸了许褚的脚。

   许褚满脸兴奋,却气喘不已。

   “仲康真大力士也!此凳由八人抬来,从无人搬动。今汝搬起行走,虽仅两步,已天下无双矣!”

   曹操兴奋地赞叹着。

   许褚虽气喘不息,却得意不已。

   今见张飞轻松搬动,许褚吃惊地瞪大了双眼,看着张飞。

   曹营诸将,也都吃惊地看着张飞。

   关羽见了,淡淡一笑,转向张飞拱起双手。

   “谢三弟!”

   关羽借拱手之时一发力,他脚下的地竟沉了下去,留下两个两三寸深的脚印!

   许褚见了,一脸惊骇。

   曹营诸将见了,无不震恐。

   众人去后。许褚仍独自一人在关羽脚印旁发愣。

   “难道此处之地松软?”

   许褚想着,用脚踩脚印。无丝毫动静。又踩脚印周边,仍无丝毫动静。

   许褚审视着地上,思索起来。

   “此地一点不松软呀!为何竟沉下如此之深?”

   思索了一会儿,许褚又用力蹬脚印。除了扬起尘土,仍无丝毫动静。

   许褚又用力蹬脚印周边。仍然只有扬尘,无其他动静。

   许褚惊羡不已,暗自慨叹。

   “那关羽,实在了得!实在了得!”

   关、张二人竟毫无阻拦地仗剑闯进相府后园,令曹操恼怒不已。此时,曹操面色狂怒,一语不发地怒视着众将。

   许褚等一干将领,齐刷刷地跪满大厅,无人敢作声。

   “今日,那关羽、张飞若动手,我命早休矣!二人径直闯进后园,汝等其时何在?”

   曹操怒不可遏地咆哮着。

   厅中,众将一齐伏地,叩头请罪。

   “我等罪该万死!请丞相治罪!”

   众将跪了一地,人人俯身低头。有好些人还在颤抖。

   曹操仍怒气未消,恼怒地盯着众将。

   这时,许褚抬起头开了口。

   “丞相,卫队由我统领。今日之事,罪在我一人,与其他将军无关。我愿依罪伏法,请丞相容过其他将军!”

   众将听许褚出面顶罪,一齐开了口。

   “不!保护丞相,人皆有责!我等尽皆失职,也有罪当罚!”

   曹操见了,叹了口气,怒气渐消。

   “罢了!今日,我并非问罪。然事干重大,不可不警醒啦!汝等可都记住了?”

   “记住了!”

   众将高声齐答。



温馨提示:
关羽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关羽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关羽全文阅读和关羽txt全集下载。关羽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关羽 第五章 身陷虎口(上) 1 联络上了刘备,令董承心情颇佳,此刻正在院中聚精会神地练剑。 英娘从外面进来见了,笑了起来。 “爹爹多日心神不宁,今日如何气定神闲啦?” 董承收了剑,仍很兴奋 2012-03-13 09:37:4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