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关羽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八章 灭诸侯威震曹营(下)

作者:新手上路了    更新时间:2012-03-15 10:09:21    状态:已完结
  第八章灭诸侯威震曹营(下)

  3

  刘备灭了袁术的消息传进徐州,众将大为惊讶。他们怕刘备灭袁后攻徐州,聚在一起商议。

  “哎,据传,刘备已灭袁术,诸位可知?”

  众人闻言大惊。

  “真的?”

  “真的。”

  “那袁术,乃是称雄一方的诸侯啊!岂能轻易灭得?”

  “是啊!刘备此前节节败退,哪有如此能耐?”

  “各位休再多疑。如今,刘备兵临城下,若他攻徐州,我等如何应对?”

  “他连袁术都灭得了,我等岂是对手?”

  “是啊。我说,我等再议,也是枉然,还是去见车将军吧,看他有何良策。”

  众人说着,立即起了身。

  曹操在伏案写《孟德新书》。

  曹丕匆匆而入。

  “父亲,据军中快报,刘备已灭了袁术!”

  曹操将信将疑。

  “甚么?袁术乃雄霸一方之诸侯,刘备区区五万人马,如何灭得他?”

  “是啊,儿也以此置疑。然驰报之人言之凿凿。”

  曹操听了,神色惊异。

  曹丕见曹操久未开口,又问起来。

  “父亲。今刘备兵临徐州,若他攻城,如何是好?”

  曹操听了,一怔之后,便沉默了。

  曹丕见曹操不言语,又开了口。

  “父亲,可否派一支人马,去援徐州?”

  曹操不满地看了曹丕一眼。

  “何事如此慌张?且不说那刘备尚未攻城,即或攻城,车胄自当坚守;我再驰援,也为时不晚。此时若遣人马,反易激起事端。懂吗?”

  曹丕立刻低下头,连连点着。

  “是!孩儿无知!孩儿无知!”

  一战灭了袁术,军中人人振奋。一群将士坐在树荫下,正在听一位守寨小校讲故事。

  守寨小校神情兴奋,眉飞色舞,讲得有声有色。

  众人听得兴高采烈,津津有味。

  “关将军之计呀,简直太神了!袁军每到一寨,我等就照关将军教的去做。那袁军啦,好像都喝了迷魂汤,跟着关将军之计,一步不差地走哇!最后,你们猜怎么着?”

  小校故意卖了个关子,慢慢地扫视着众人。

  众人心神急切,兴趣盎然地望着小校。

  一个士兵耐不住了,叫了起来。

  “嗨!怎么着嘛?你倒是说呀!”

  小校一脸神秘,也一脸兴奋。

  “那袁军啊,全都进了火海!”

  众人爆发出一阵舒心的大笑。

  徐州众将一齐去见车胄,讨刘备攻城的应对之策。

  “车将军,若刘备攻城,如何是好?”

  “我已有计,汝等不必心慌。只需做好准备,以供随时提调。”

  一将虽听车胄说有计,仍难解心中悬疑。

  “将军,仅我等之力,断难抵抗刘备呀!”

  “是啊。将军之计,可是请丞相驰援?”

  “尔等不必多问,本将军自有主张。”

  四人虽听车胄如此说,还是很不放心,一个个怏怏地离去了。

  曹操在后园中信步而行。但从神情看,他心情并不轻松。他走了一会儿,开口问身后许褚。

  “仲康,刘备灭了袁术,军中可知此事?”

  “军中诸将,正在热议。”

  “噢?都有何议?”

  “众将无不惊讶。那刘备将仅关、张、朱、路,人马区区五万,如何一举而灭一方诸侯?”

  曹操听了,停下来,回身看着许褚。

  “此外,诸将还有何议?”

  “诸将皆称,关羽所献五计,均乃常用之谋,不足为奇。不料,此番却大获奇效。袁术一战全军覆没,刘备未损一兵一将。对此,诸将甚觉难解。”

  曹操听了,露出一丝苦笑。

  “如此说来,诸将竟未看到奇异之处?”

  “也看到了。关羽用嵩山绿林劫粮,用寿春黄巾断后,皆为从未所闻之奇谋。”

  “关羽用不奇之谋,却大获奇效,汝等竟然难解。比之关羽,势同天壤啊!”

  曹操说完,摇头叹息。

  许褚点了点头,同时说出了将领们的担心。

  “是啊,我等自愧不如。丞相,我等皆担心,恐刘备攻徐州,不知丞相如何应对?”

  “你回营中,传我之令,整军备战。若徐州有警,星夜驰援!”

  “是!”

  曹操看着离去的许褚,心中暗叹。

  “彼等只知关羽之谋大获奇效,却不知关羽之谋奇在何处。相比之下,岂止天渊哪!”

  曹操不禁叹气摇头。

  刘备得知袁术吐血而亡,便与关、张计议日后之事。

  “今袁术已除,我等将何去何从?二位弟弟可有好计?”

  张飞想都没想,就马上开了口。

  “哥哥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反正跟着哥哥,何必多想?”

  关羽却沉思着。

  刘备听了,笑了笑。

  “二弟呢?”

  “我也想过此事。许昌是不能回去的,但究竟投身何处为好,我尚无定论。不知兄长意下如何?”

  “我也尚无定论。”

  这时,糜芳进了帐。

  “禀皇叔!车胄派人送来牛酒,犒赏三军!”

  “好!你去收下,重赏来人,还请他代我谢过车将军!”

  “是!”

  糜芳一走,张飞先开了口。

  “车胄早就欲害哥哥,今日又来献殷勤,这是为何?”

  “他怕我攻徐州。此刻献殷勤,既可缓兵,又可麻痹我,以掩其加害兄长之阴谋。”

  刘备听了,点了点头。

  张飞却乐了。

  “哈哈!车贼如此,倒提醒了我。哥哥,我等何不攻下徐州?去处便就有了嘛!”

  刘备尚未开口,关羽便断然否决了。

  “不可!”

  “为何不可?”

  “我攻徐州,车胄必死守。曹贼必驰援。如此,我将腹背受敌,绝无胜算!”

  “二弟所言极是!三弟,你切勿莽撞!否则,必坏大事!”

  张飞顿时像霜打了的草一样,蔫头搭脑,闷不做声了。

  残阳在小河上撒下无数耀眼的斑斓。

  小河边,有些士兵在洗澡,有些在洗衣。

  一个守寨小校在兴奋地讲着关羽计灭袁术的故事。

  “关将军为何能掐会算,妙计如神?你等有谁知道?”

  小校扫视众人。

  众人都答不上来。

  “你就直说吧!别卖关子!”

  “好,我说。你等注意到没有?关将军只要有空,便手不离兵书。知道这叫甚么吗?这叫胸中自有雄兵百万!”

  一人颇为不屑地顶了一句

  “这还用你说啊?还卖关子?”

  “是啊。说点儿有意思的吧!”

  “好。当初,关将军遣我等守寨时,人人都很担心。若关将军之计不成,我等便必死无疑呀!谁知袁术每下一寨,根本不知已中关将军之计,还大发赏钱!关将军奇谋,保我等都平安而归,还带回不少赏钱呢!”

  众人一听,顿时兴趣大增。

  “真带回不少赏钱呀?”

  “当然。”

  “嗨!你我还是老乡呢,为何不选我去守寨呀?”

  “关将军让我尽选老弱病残。你是吗?”

  那人无言以对。

  众人笑了起来。

  刘备仅率五万人马,便一举灭了袁术,在曹军将领中引起热议,震慑巨大,令曹操十分不安,便召集谋士问计。

  “当初,我遣刘备阻截袁术,意在将其夹在二袁之间,腹背受敌。两强夹击之下,刘备即或得存,也难脱其身。”

  程昱听了,立刻逢迎起来。

  “是啊。二袁既是亲兄弟,又是雄霸一方的诸侯。丞相此举,本是挟制刘备之良策呀!”

  曹操没因逢迎而喜,相反不安之色未减。

  “谁知刘备仅率五万人马,竟轻易灭了袁术,大出我预料!如今,军中正热议此事,震慑颇大呀!”

  “丞相都大出意外,诸将如何不震慑?”

  不知深浅的程昱冒了一句。

  其余谋士急忙观察曹操的反应。

  曹操因苦无应对之策,正陷入苦思中,并无异常反应。

  见众谋士无人献策,曹操又开了口。

  “如今军中震恐,诸位以为我当如何?”

  荀Yu一听军中震恐,顿生忧色。

  “丞相欲平天下,必得诸将之力。若尽皆震恐,军无斗志,休说平定天下,自保亦难啦。”是啊!

  “丞相,为今之计,当重处惑乱军心之人,方可阻震恐之势漫延!”

  程昱话音一落,郭嘉立即反对。

  “丞相,此议不妥!”

  程昱见郭嘉反对,也不相让。

  “有何不妥?不重处,岂不任其泛滥?”

  “丞相,重处可去军中之议,不可去心中之惧!处之何益?”

  荀攸听了郭嘉之言,也开了口。

  “对。况且,既是军中热议,便非三两人可成,当处何人?”

  程昱听了二人之言,也改了口。

  “既然不可重处,那当如何?”

  “丞相,在下以为,此事当勉不当罚。”

  荀攸献了一计。

  曹操听了,显然心动了。

  程昱却大为不解。

  “甚么?人皆震恐,军无斗志,还要勉?那如何才当罚呢?”

  荀攸笑了笑。

  “此事本当罚。但因罚不胜罚,故以勉激之。”

  曹操点起了头。

  除了程昱,其他人也在点头。

  只有程昱颇不以为然,但见曹操已点头,他也无话再说了。

  4

  破了袁术,刘备修好战表,便召来朱灵、路昭,将战表交给了二人。

  “二位将军,袁术已破,我已修好战表。请二位将军回京,面呈丞相。二位将军之功,我已写入表中,请丞相重加封赏。”

  “谢使君!”

  二人谢过,朱灵接过战表,欲有所言,却又不好开口,转头望着路昭。

  路昭则示意朱灵开口。

  关羽见了,知二人欲领兵回京,心中暗想。

  “欲领兵回京?休想!”

  关羽未等二人开言,抢先开了口。

  “哎!你二人既已领令,为何不去?”

  二人见关羽如此说,张飞也怒目而视,二人只好去了。

  朱、路二人出帐后,路昭便指责起朱灵来。

  “你不开口,未领一兵一卒回京,如何向丞相交待?”

  朱灵一听,立即反责路昭。

  “你怨我!那你为何不开口?”

  “我开口?丞相行前,嘱我诸事从你。你忘了?”

  路昭搬出了曹操的话,朱灵无言以对。

  刘备大破袁术,声威大震。

  如何应对刘备,曹操一直苦无良策,便召集众谋士问策。

  众谋士也无良谋,尽皆无语。

  曹操见众人无言,开口问了起来。

  “事到如今,诸位可有良策?”

  这回,第一个开口的是郭嘉。

  “丞相,应对今日之刘备,无非剿、抚、智取三策。今刘备携得胜之师,风头正劲,暂不宜剿。”

  程昱听了郭嘉之言,知他又主张“抚”,便立即开了口。

  “丞相,刘备之势,向被低估,此役方露峥嵘。若再抚,更令其坐大。三策之中,窃以为抚之害最大。”

  二人之后,便一时无人开口。曹操见了,只好又问。

  “依此而论,当智取为上。诸位可有智取之策?”

  曹操问后,众人又好一会儿无言语。郭嘉虽开了口,也仅泛泛而谈。

  “若论智取,无非是设毒、设伏、离间之类。”

  程昱马上否了设毒

  “设毒易露。且刘备防我甚严,此计不可取。”

  荀Yu又否了离间。

  “刘、关、张情如兄弟,无间可离。”

  设伏之计,曹操也觉得不可取。

  “设伏亦非良策。刘、关、张,形影不离;关、张勇猛无敌。即或刘备遇伏,谁能敌得关、张?”

  经曹操如此一说,众人面面相觑,皆束手无策了。

  曹操看着众人,众人皆低头不语。

  曹操顿露无奈之色。

  这时,一直未开口的荀攸开了口。

  “丞相,在下以为,我等不必杯弓蛇影。昔日是刘、关、张,今日还是刘、关、张,与往日何异?”

  程昱并未解荀攸之意,但他却闲不住嘴。

  “不然。今日刘备有五万大军。”

  荀攸淡淡一笑。

  “若丞相不给粮草,他刘、关、张如何养五万大军?”

  曹操听了,一下回过神来。

  “公达之意,是要我断其粮草?”

  “非也。”

  荀攸的回答,令曹操闻言一怔。

  众人也愣了。

  还没等曹操开口,程昱便抢过了话头。二人便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

  “如此,岂不是要继续养他?”

  “养又如何?彼如我手中风筝,收放由我。用之则养,弃之则断。”

  “说得容易!刘备今日,即养之祸!”

  “刘备今日,何祸之有?即以灭袁而论,丞相若遣他人,灭得袁术么?能不损兵折将么?他又为丞相除一大害,怎言是祸?”

  “他若攻徐州,岂不是祸?”

  “他何曾攻徐州?”

  “你敢断言他不攻徐州?”

  “若不相逼,我便敢断言!”

  曹操听到此,眼中掠过一丝惊异。

  这时郭嘉也开了口。

  “是啊,公达所言有理!丞相联手刘备以来,所向无敌,已连灭吕布、袁术,力克强敌。异日丞相要破袁绍、破孙坚、破张绣,仍用刘备,岂不强似他人?”

  曹操听了,思索着,暗暗点了点头。

  破了袁术之后,刘备一直心事重重。

  关羽知刘备心忧曹操谋害,便开了口。

  “兄长,那车胄早有谋害之意,却迟迟未动,意在等我阻袁之战告罄。”

  “是啊。今袁术已灭,车胄也将动手了。”

  张飞也接了一句。

  刘备听了,微微点着头,仍是心事重重。

  关羽见了,又开了口。

  “兄长,您当速去小沛,接出嫂嫂,以防万一呀!”

  “是啊!哥哥!嫂嫂仍留小沛,迟早不便。”

  刘备听了关、张之言,却犹豫着。

  关羽见了,有些不解。

  “兄长还有何忧?”

  “车胄欲害我,定是曹贼之意。若车胄害我不成,曹贼必然动兵,我将如之奈何?”

  张飞听了刘备之言,慨然而起。

  “这有何忧?曹贼敢来,便杀他个片甲不留!”

  虽然张飞之势甚是豪壮,刘备却忧色不减。

  “那曹贼诡计多端,众谋士阴险狡诈,且麾下战将如云,三弟岂可小视?”

  关羽见刘备仍颇为忧虑,也宽慰起来。

  “曹贼虽兵力强大,兄长也不必过虑。如今,兄长所领人马,已近十万,曹贼断不敢小视。”

  “可我无城可守,无险可据,处境十分不利呀!”

  这的确令人堪忧。关、张一听刘备此言,也无话可说了。三人一时陷入了沉思中。

  车胄得知刘备破了袁术,急忙召陈登问计。

  “先生曾许我,阻袁之战结束,便献策诛刘备。今袁术死于江亭,先生可有诛刘备之策?”

  陈登当即献了一策。

  “将军欲诛刘备,此事甚易。将军可设伏瓮城,再以庆功之名召刘备入城。刘备一到瓮城,将军便可一举斩之。”

  车胄闻言大喜。

  曹操聚大小将领于厅中。众人皆不明曹操之意,心存疑惑,私下议论纷纷。

  夏侯Dun靠近许褚,悄声问。

  “许将军,丞相从未召集过如此多人,可知为何?”

  许褚也面露疑色,摇了摇头。

  蔡阳隔着一个人,仍探身去问曹仁。

  “曹将军,丞相召我等,会与军中热议有关么?”

  曹仁摇了摇头。

  “不得而知。”

  于禁见众人仍东探西问,开了口。

  诸位小心便是,何必瞎猜?

  不少人听了,都点起了头。

  这时,曹操来了。

  所有人一下将目光投向了曹操。

  “我闻军中热议刘备灭袁之事,可议出了结果?”

  曹操坐下后,才神色轻松地开了口,仿佛在拉家常。

  众人的紧张神情一下缓和了。

  “丞相,此役可见,那关羽确实了得!”

  曹操笑了笑。

  “如何了得呀?”

  “彼用寻常之计,创出非常之效!”

  听了夏侯渊答话,曹操还是平静地微笑着。

  “彼如何创出非常之效呀?”

  众人一时无语。

  曹操扫视着众将,神色仍然轻松。

  片刻之后,张辽开了口。

  “丞相,此役之奇,奇在五寨分兵。此计不仅分袁术兵力,还诱袁术入陷阱,惑袁绍未驰援。最终,袁术自投火海,一举而灭;袁绍坐等玉玺,不翼而飞;而刘备却不损一兵一将,大获全胜。”

  曹操听了,频频点头。

  “文远所言极是。今日我召诸位,并无相责之意,然诸位亦当自强。我闻关羽,人无闲时,书不离身,故屡有奇谋。诸位之中,有人连关羽之谋都解不得,异日还想胜关羽么?诸位思之,勉之,勿负我望!”

  听着曹操的话,很多将领都惭愧地低下了头。

  曹操见了,突然换了话题。

  “好了,此事无需再说。诸位,当今天下,诸侯割据,战祸连年,国家凋敝,民不聊生。汝等身为将军,此时当如何?”

  曹仁满含愧疚之情开了口。

  “丞相,我等不能削平诸侯,消弥战乱,令国家太平,保百姓安宁,深感有愧!”

  许褚也面露愧色。

  “是啊!丞相以天下为己任,心忧国家、百姓,我等深荷丞相之恩,却未能建功以报,实在有愧呀!”

  众将听了二人之言,都深感惭愧。

  “是啊!我等有愧!”

  曹操站了起来,面色庄严,提高了声音。

  “各位将军既与我同心,志在削平诸侯,消弥战乱,令国家太平,保百姓安宁,便当奋然而起,无所畏惧!如此,方可一展宏图,逞平生之志!各位可有此抱负?”

  “有!”

  众将也振奋起来,高声齐答,声如雷震。

  曹操庄重地点了点头,

  由于无城可守,无险可据,刘、关、张一直想不出应对曹操的良策。所以,这时他们都在闷头饮酒,显得心事重重。

  片刻之后,关羽突然有了一计,兴奋地开了口。

  “兄长,我有一计,或许可解当下之困。”

  刘备与张飞听关羽说有计,都振奋起来。

  “二弟有何计?”

  “兄长!袁术新破,寿春无备,我可据寿春以抗曹贼呀!”

  刘备与张飞听了,尽皆大喜,相视而笑。

  “如此甚好!待我接得家眷,便拔营赴寿春!”



温馨提示:
关羽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关羽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关羽全文阅读和关羽txt全集下载。关羽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关羽 第八章 灭诸侯威震曹营(下) 第八章灭诸侯威震曹营(下) 3 刘备灭了袁术的消息传进徐州,众将大为惊讶。他们怕刘备灭袁后攻徐州,聚在一起商议。 “哎,据传,刘备已灭袁术,诸位可知?” 众人闻言大惊。 2012-03-15 10:09:2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