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关羽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章 心腹大患(下)

作者:新手上路了    更新时间:2012-05-18 09:28:10    状态:已完结
  3

   一日,刘备高挽衣袖和裤脚,满头大汗,正在菜园里松土。

   哮天匆忙来报。

   “皇叔,曹丞相来了。”

   刘备一听,急忙停下手中活,招呼哮天。

   “啊?快!快请!”

   刘备赶紧奔出菜地。

   曹操满脸堆笑,已带着曹丕、许褚及几个谋士大步向菜园走来,边走边笑道。

   “我不请自到啦!”

   刘备一边放下衣袖,一边急步迎上去,连裤脚都来不及放下。

   “不知丞相光临,有失远迎,万望见谅!”

   曹操见了,神色舒畅,只拱了一下手还礼,即指着菜园赞叹起来。

   “皇叔好手艺呀!种得一园好菜!”

   刘备听了,笑了笑说。

   “让丞相见笑。刘备虽为皇族,却自幼苦寒,仅靠织草席、贩葛鞋为生,常常衣不遮体,食不果腹。今见园中大片空地,甚觉可惜;加之闲来无事,便侍弄了这些菜蔬。”

   曹操听了,畅快地大笑起来。

   “皇叔有闲种菜,羡煞我也!”

   曹操说完,就哈哈大笑着向外走去。

   哮天领着关羽、张飞匆匆而来,还没到菜地,便见曹操大笑而去。

   张飞顿时一脸轻松。

   “二哥,哥哥没事!”

   关羽听了,没说话,却神色凝重起来。

   二人一起来到菜园,关羽便开口问。

   “兄长,曹贼此来做甚?”

   “曹贼只来菜园,甚么都未说,显然是来探虚实。”

   关羽一听,转头对张飞开了口。

   “三弟,如今,你可知曹操的眼睛是在盯着谁吧?”

   张飞听了,点了点头。

   去了刘备菜地后,曹操神色欣然地带着曹丕和几个谋士进了后堂。他一边坐下,一边语气轻松地开了口。

   “都说说,去了刘备菜地,都见到了甚么?”

   程昱听了,随口便答。

   “见到了甚么?菜呀!”

   曹操立刻拉下了脸,但他马上端起茶杯,以低头喝茶为掩饰。

   荀Yu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从容开了口。

   “丞相,在下只见到两个字。”

   “可是‘韬晦’二字?”

   郭嘉听荀Yu说只见到两个字,便与他挑明了。

   荀Yu听了,淡淡一笑,又点了点头。

   “然也。”

   荀攸这时也淡笑着开了口。

   “在下也见到了两个字。”

   程昱一听又是两个字,甚为不解,忙问。

   “除了‘韬晦’,还有哪两字?”

   此时,曹操与众人都不解地望着荀攸。

   荀攸见了,神色平静地开了口。

   “杨彪。”

   曹操听了,看着荀攸,一怔。

   曹丕与另外三人听了,不解之色更浓,一齐地望着荀攸。

   荀攸见了,仍神色平静地说。

   “刘备种菜,足见他不敢与丞相为敌。当今朝中,杨彪身为太尉,掌天下兵马,才是丞相大患。”

   曹操听了,面无表情,只把手中的茶杯递向荀攸。

   “公达走了一遭,可曾口渴?”

   曹丕等人听了,则纷纷点头。

   程昱等谋士去后,曹操背着手,在过道中缓缓走向内室。

   曹丕跟在曹操身后,嗫嘘着开了口。

   “父亲,那程昱……”

   曹丕说了一半,便犹豫着没再往下说。

   曹操没停步,也没回头,反问了一句。

   “你是想说他蠢,是么?”

   “孩儿不知当如何说。”

   “他是蠢。然我要的,正是他的蠢。”

   曹丕听了,颇为不解,甚至有些惊异。

   “孩儿不明父亲之意。”

   曹操停步回头,注视着曹丕。

   “为政者,不能都用聪明人。他蠢,才敢说别人不敢说的话。有时,这正是我所需要的。”

   曹丕听了,恍然大悟,连连点头。

   曹操无端拘了杨彪,在朝中激起轩然大波,令曹操十分恼怒。回到相府,曹操仍狂怒不已。此时,他正像一只狂怒的狮子,在堂中踱来踱去。

   程昱等一干谋士都屏声敛息,静候一旁。

   “议郎赵彦,实在可恶!竟敢公然弹劾本相,当庭斥我擅拘杨彪,抗旨不遵,目无皇上!”

   听曹操开了口,众谋士才纷纷开了口。

   “此人一贯违拗丞相,苦无把柄可治!”

   荀Yu话音刚落,程昱便接上了话。

   “顺丞相者昌,逆丞相者亡,何需把柄!”

   荀攸一听,立即揶揄程昱。

   “既如此,你去将他杀了!”

   程昱一听,开口便问。

   “我?所坐何罪?”

   郭嘉听了,一本正经地说。

   “逆丞相呀!”

   程昱听了,求助地望着曹操。

   曹操仍一脸怒色。

   “就坐‘犯上’之罪,看谁日后还敢忤逆本相!”

   得知曹操无端诛杀赵议郎,令关羽又惊又怒。

   “曹贼太过张狂!无罪贬杨太尉归乡,又公然无辜诛杀赵议郎!如此想杀便杀,朝中何人敢言?汉室岂不危矣?”

   张飞也愤怒难抑,拍案而起。

   “嗨!待我杀进相府,宰那狗娘养的!”

   刘备赶紧拉住张飞,吼道。

   “三弟!休要莽撞!”

   张飞仍十分恼怒。

   “哥哥休阻我!朝中无人制他,便只有杀他!不然,任他夺了汉家江山不成?”

   关羽见张飞不听刘备劝阻,也开了口。

   “三弟,相府森严,大将林立,你杀得进去吗?你如此一搅,曹贼索性取汉家天下而代之,我等将如之奈何?”

   张飞听了,又气恼又无奈,狠狠顿了一脚。

   地上尘埃飞扬,脚下所铺之砖尽碎。

   英娘久寻关羽不得,本已不抱希望,却又忍不住来到青年兄妹曾经卖艺的街头,神色抑郁地徘徊。徘徊了一阵,她才心中想道。

   “罢了!人家连我是谁都不知道,我还寻甚么?”

   如此一想,英娘反而释然了。

   曹操逐了杨彪,诛了赵彦,令朝中无人敢言。

   程昱见朝中无人敢违拗曹操,便劝曹操窃汉自立。

   “丞相,自诛赵彦,朝中再无杂音。在下以为,丞相称九五之尊,时机已到,何不取汉家而代之?”

   曹操听了,看了看荀Yu等人。

   几人都没说话。

   曹操怔了一下,才开了口。

   “汉家四百年天下,根基深厚。今虽衰微,然百足之虫,死而未僵。这不,冷不丁又冒出一个皇叔来。”

   荀Yu等人听了,只是点头,仍无人开口。

   程昱见了,只好改了口。

   “丞相若存疑虑,可借田猎,一试天下呀。”

   曹操听了,沉吟不语。

   不久,曹操便用程昱之言,挟献帝许田围猎。

   皇上的仪仗,此时已在较场上整齐排列。

   刘、关、张,也整装待发。

   刘备十分担心张飞围猎时莽撞,再次走近张飞,严辞叮嘱。

   “三弟,今日田猎,无我命令,不得乱说乱动,否则,你便不去!”

   张飞听了,十分委屈。

   “哥哥,您都说五遍了!没有命令,我便不说不动,还不行吗?”

   此时,曹操骑着“爪黄飞电马”,立于最前端。

   程昱急急忙忙来到曹操身边,小声报告。

   “丞相,各路诸侯,除原本在京的马腾,无一人到达。”

   怒火从曹操眼中闪过,但他马上镇定了,下令道。

   “按时田猎!”

   “是!”

   大道上,田猎的队伍浩浩荡荡。

   队伍最前端,曹操与献帝并马而行。

   刘备身边,关羽满目怒火,暗暗碰了一下刘备,悄声说。

   “兄长!您看那曹贼,竟跟皇上并辔而行,简直大逆不道!”

   刘备听了,仍神色平静,目视前方,悄声回话。

   “圣驾在此,慎言慎行!”

   关羽听了,一脸困惑。

   围猎场上,田猎正在进行。

   在一土坡前,献帝正在追猎一只鹿。他连发三箭,都没有射中。

   并马而行的曹操,伸手去夺献帝手中的宝雕弓和金Pi箭。

   献帝一愣,弓箭已被曹操夺去。

   不远处的林边,关羽见曹操竟从献帝手中夺箭,顿时提起了刀。

   关羽身旁的刘备,急忙在暗中碰了关羽一下。

   人丛中,曹丕在偷偷看着关羽的举动,并未声张。

   土坡前,曹操已张弓搭箭,“嗖”地一箭射去。

   那鹿应弦倒地。

   场上顿时山呼“万岁”!

   欢呼声中,曹操手举弓箭,得意非凡,驱马跑了一圈,接受众人欢呼。

   献帝却神情沮丧地低着头。

   曹操驱马接受欢呼时,关羽怒气冲天,紧盯着曹操。

   关羽一侧,刘备连咳了两声,关羽双眼仍充满怒火。

   人丛中,董承也在偷偷看着关羽与刘备。

   曹操接受完欢呼,将宝雕弓挂在了自己身上!

   关羽见曹操竟将宝雕弓挂在了身上,又一次提起了刀。

   刘备赶紧咳了一声。

   关羽才忍恨未动。

   田猎后回京,关羽一脸怒气,闷坐不动。

   见刘备进来,关羽一冲而起。

   “兄长,今日田猎,曹贼欺君恶行,无以复加,令人发指!兄长为何拦我杀他?”

   刘备听了,虽未动气,但显然语带责备。

   “田猎场上,遍布曹贼心腹。圣上在场,岂可妄动?若圣上有险,我等万死难辞!”

   关羽不再言语,但仍怒气未消。

   刘备见了,口气也变软了。

   “二弟呀,平素,你凡事皆能沉稳。今日,圣驾有危,你反而冲动难抑,甚是不该呀!”

   关羽听了,仍满腔怒火,怒道。

   “圣驾受辱,我焉能容忍?”

   刘备见了,拉关羽坐下了,才说。

   “二弟呀,这是曹贼有意为之,意在试天下人心!你勇于作战,精于用兵,却疏于政坛较量啊!”

   关羽听了,仍不服气。

   “我本武夫,与政坛何干?”

   刘备听了,笑了笑道。

   “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不识政坛险恶,怎避暗箭陷阱?即以今日而论,曹贼肆意凌辱圣上,意在何处?”

   关羽心中,仍恼怒不已。

   “这不明摆着?篡汉呀!”

   刘备听了,又问。

   “如何篡汉?”

   关羽无言以对。

   刘备见关羽已有所动,又耐心开导起来。

   “二弟,曹贼之意,乃激起混乱,趁乱害了皇上!我若不拦你,岂不正中曹贼诡计?”

   关羽听了,已有所悟。

   刘备见了,继续说。

   “再说,猎场遍布曹贼心腹,不知有多少贼眼在盯着你我!休说你杀不了曹贼,那曹贼反而会将谋害圣上之罪嫁祸于我!如此一来,曹贼便可轻易篡汉!我等蒙冤事小,却反成了曹贼篡汉帮凶!你明白吗?”

   关羽听了,恍然大悟,翻身跪地。

   “兄长,关羽鲁莽,险闯大祸,请兄长责罚!”

   刘备赶紧扶起关羽,笑道。

   “快起来!二弟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4

  

   田猎令曹操心神俱爽,此时正趴在床上,让两个使女为他捶背捶腿。

   曹丕进来了,示意两个使女退下。

   使女退下后,曹丕一边给曹操捶着,一边开了口。

   “父亲,今日围猎,我见那关羽,每每怒目而视,还多次提刀,蠢蠢欲动。父亲当多加防范啦!”

   “他有此举,乃真英雄也!”

   曹操听了,不假思索便开了口。

   曹丕甚为错愕,以为自己听错了。

   “父亲,您说甚么?”

   曹操见曹丕如此,反而淡然一笑。

   “我说,关羽乃真英雄也!”

   曹丕听了,更为不解。

   “啊?父亲为何不怒反赞?”

   曹操神色认真起来。

   “为试天下人心,我今日蓄意羞辱皇上。此时,若我是关羽,亦当有此举,方显英雄本色!”

   曹丕听了,暗暗摇了摇头。

   田猎让曹操很爽,但众诸侯不到,却成了他的心病。次日,他便召聚谋士密议。

   “昨日田猎,除原已在京的马腾,诸侯无一人到。我当如何?”

   曹操话音一落,还是程昱开头炮。

   “诸侯闻召不来,皆因惧怕丞相。丞相当一鼓作气,直登大宝!”

   荀Yu一听,当即反驳。

   “仲德所言差矣!诸侯之中,袁绍怕吗?孙策怕吗?即是昨日已到之马腾,他怕吗?”

   荀攸也接着驳斥程昱。

   “既是人人皆怕,也未必人人皆服。若诸侯心服,当不召自来。召而不来,则不服明矣。诸侯人皆不服,即劝丞相早登大宝,吾不知爱耶?害耶?”

   程昱听荀攸斥自已害曹操,十分恼怒,一冲而起。

   “你?”

   荀攸见了,冷冷一笑。

   “我如何?”

   曹操见势不妙,赶紧开了口。

   “罢了!都散去吧!”

   许田围猎之后,国舅董承突然深夜来访,令刘、关、张大感意外。他们面带疑色,与董国舅一齐进小阁坐了。献茶毕,刘备开了口。

   “国舅夤夜至此,不知何事?”

   “白日耳目众多,故夤夜拜访。前日田猎,云长屡欲诛贼,皇叔却一再相阻,不知为何?”

   董承一开口,就让刘备心中一惊,但他却马上淡然一笑,掩饰了过去。

   “国舅何出此言?”

   “田猎场上,曹贼遍布耳目,意在盯逆之者。我眼观八方,也在盯逆之者。彼盯逆之者,意在谋害。我盯逆之者,意在交往。”

   刘、关、张从未与董承来往,不知其虚实。听了董承之言,刘、关、张皆不敢轻信。刘备又淡笑着开了口。

   “国舅之言,若丞相得闻,恐有不便呀。”

   见刘、关、张心存戒备,董承并未见怪,反而神色轻松起来。

   “此处无他人,那曹贼怎得相闻?再说,若非见云长义愤,若不信皇叔忠贞,董承岂敢贸然造访?”

   董承言语直露,刘备却戒心难释。听了董承之言,刘备仍打太极拳,说道。

   “田猎之时,丞相之举易惹争议。舍弟未经世事,一时性起,我已责之。”

   董承见刘备仍心存戒备,有些急了。

   “皇叔!我仅一皇亲,而皇叔乃刘氏子孙。我不容刘氏江山为国贼所篡,皇叔岂能坐视?”

   刘备闻言,沉思了一会儿,仍不敢轻信。

   “刘备靠丞相庇护,方得今日安宁。国舅造访,恐有失察吧?”

   董承见刘备戒心难释,真的急了。

   “皇叔啊!你一心兴汉,天下皆知!今日定是担心我乃曹贼所使,故不肯坦露胸襟。也罢,我就实言相告吧!”

   此时曹操正身陷噩梦中。

   他梦见一处室内,夜色朦胧,风声凄厉,帘幔乱舞,鬼气森森。

   曹操神色惊恐,被五个无头人围在核心。

   无头人凌空乱飞,不断杀向曹操。

   曹操衣衫凌乱,满头大汗,惊惧异常,四处奔逃,躲闪,却怎么也躲不掉五个无头人的追杀。

   曹操跌跌撞撞,惶乱奔逃。五个无头人无处不在,剑剑直逼曹操。

   曹操惊恐后退,突然脚下一绊,仰面倒地。

   五个无头人一齐杀来,五剑穿心!

   曹操一声惨叫,从噩梦中一惊而起,满头大汗,满目惊恐,不断喘着粗气。

   小阁中,董承已涕泗横流,悲愤难忍。

   “许田围猎,皇上奇耻大辱,痛不欲生,彻夜不眠啦!思之再三,唯召忠良诛贼,方可保刘氏江山!皇上咬破手指,立下血诏。伏皇后将血诏缝于衣带中,着我秘召天下忠良,共保汉室!皇叔请看。”

   董承将血诏双手送到刘备面前。

   刘备接过展开,如闻献帝泣血之声。

   “朕闻人伦之大,父子为先;尊卑之殊,君臣为重。近日曹贼弄权,欺压君父,败坏朝纲,不由朕主。朕夙夜忧思,恐天下将危!卿乃国之大臣,朕之至戚,当念高帝创业之艰难,纠合忠义两全之烈士,殄灭奸党,复安社稷,祖宗幸甚!破指洒血,书诏付卿,再四慎之,勿负朕意!”

  

   刘备看着看着,渐渐泪流满面。看罢,悲愤异常,痛不欲生。

   “皇上如此!社稷如此!我等心何以安!心何以安啦!”

   刘备捶胸顿足,泪雨滂沱。

   关羽、张飞也悲愤难抑。

   董承悲愤异常。他又将义状交给刘备。

   “皇叔请看,这义状,已有六位忠良具名,誓诛曹贼!”

   刘备接过义状,抹了把泪,细看起来。

   义状上写着:

  车骑将军董承

  工部侍郎王子服

  长水校尉种辑

  四、议郎吴硕

  五、昭信将军吴子兰

  六、西凉太守马腾

  每一人的名字上,都押着血红的手印。

  刘备看毕,翻身拜倒在地。

   “矢志兴汉,乃刘备毕生之愿!今虽暂依曹贼,然兴汉之志弥坚。自此之后,刘备当随国舅,共赴国难!”

   刘备言毕,立即在义状上具名,又咬破手指画押。

   七、左将军刘备

   刘备具名画押毕,双手将义状交回董承,殷殷叮嘱道。

   “国舅,曹贼奸狡阴毒,鹰犬无数,万望慎之呀!”

   董承听了,庄重地点了点头。

   夜来之噩梦,令曹操心神不宁,面色惨白,次日便召集谋士圆梦。

   “我平生以来,此梦最为可怖,不知主何吉凶?”

   曹操讲完噩梦,问众谋士。

   程昱又开了头炮。

   “无头鬼,必是冤魂。过往岁月,丞相可有枉杀之人?”

   对自己的信条和所为,曹操并不讳言,开口道。

   “我宁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过往枉杀之人,我已无法记数。”

   程昱听了,便要曹操超度亡灵。

   “既如此,只好广请寺僧,设坛祭祀,以慰亡灵,或可攘之。”

   郭嘉却认为此梦主来日。他说。

   “不然。过往亡灵无数,而梦中仅五人,此梦当主来日。”

   曹操一听,颇感困惑。

   “来日?”

   “然也。或有五人,将阴图丞相,丞相宜慎。”

   曹操听了,眼中渐渐露出了凶光。



温馨提示:
关羽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关羽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关羽全文阅读和关羽txt全集下载。关羽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关羽 第四章 心腹大患(下) 3 一日,刘备高挽衣袖和裤脚,满头大汗,正在菜园里松土。 哮天匆忙来报。 “皇叔,曹丞相来了。” 刘备一听,急忙停下手中活,招呼哮天。 “啊?快!快请!” 2012-05-18 09:28:1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