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章:烈火干柴

作者:菠萝蜜多    更新时间:2012-04-24 12:00:00    状态:已完结
  第七章:烈火干柴

  红彤彤地太阳挂上天空,被屠杀殆尽的村落再次迎来了客人,那是三百名绿衣大汉,他们装束一致,都把长发挽在脑后,秦朝式斜天簪,看起来精明干练。

  满街的贫民尸体已经被麻雀叨得面目全非,还有被野兽撕咬过的,只剩下半截身体,腐烂的血肉让人作呕,惨不忍睹。

  一名绿衣大汉站在山坡上,正在仔细观察地势,山坡下还有许多人在查探线索和打斗痕迹。

  “木林大人、都找遍了没有活口,除了那些贫民的尸体就是这里打斗的血迹,袭击这里的人没有留下一具尸体。”一个大汉跑过来,汇报道。

  “奇怪、看这里的打斗痕迹分明有人受伤或者死掉,那些伤口还能辨认吗?”木林措了措下巴,看来很疑惑。

  “都是武器市场应有尽有的普通铁剑,光是本州的单笔销量就是一个很高的一个数字,用这些武器的晃侠和佣兵可是应有尽有的,这、根本就无法下手!”

  “那刀痕上能看出刀法吗?”木林又问。

  “大人、这些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百姓,对付他们那些凶神恶煞用得着使用很高深的招式吗?几乎一个照面就被砍死了!”他苦笑道。

  “这可棘手了!”木林嘀咕一声说道:“木喜、马上让附近最近的衙门查清楚,这村里一共有多少人,把确切的数字告诉我,我们要知道这些人是为了什么而来。”

  “是!”木喜很快领着两人走了。

  木林嘀咕道:“看来不是什么匪类所为,所用之刃统一,穿房过屋都训练有素,难道是杀手联盟的杀手团?可杀人的全部都是用蛮力打杀,不像杀手联盟和刺客暗会所为啊?”

  他一扬手,两个绿衣大汉应举而来,木林说道:“如果没有露掉的线索,马上撤离,府卫的人快来了。”

  “是!”

  ……

  山林之中,楚羽与公冶桐梓促膝长谈,公冶桐梓居然是一个机关大家,后来因为家族的机关术被一个超强势力看中,欲招到旗下,但公冶桐梓宁死不屈,率领家族反抗,结果公冶静的父母双双战死,只有他和公冶静凭着强大的机关术跑了出来,故在此隐居,谁想又被人发现,导致全村的人都死于非命。后公冶桐梓把自己的机关术心得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楚羽,其实这也没啥好隐瞒的,师父只是领路人,至于路怎么走还得靠自己。

  帮着公冶桐梓在树林布置了很多简易的机关,楚羽忽然道:“师父、这里你们还是不能呆,毕竟离那个村子太近了,那些人和府卫肯定会来此地搜查的。”

  公冶桐梓哀叹道:“这个我也想到了,不过我已经是一把老骨头了,不在乎那么多了,只有那静儿让我放心不下!”

  跟着他们身后的刘熙寒一听话锋不对,急忙扔下手里的白兔跑上来,嘻笑道:“那你大可以找一个地方藏起来吗,就算为了公冶静也该如此啊。”

  最后面的公冶静不由神色一暗,把头深深低了下去。

  公冶桐梓被噎了老半天,本来他是想让楚羽把这个孙女给带出去,这样自己也能省心了,可他忘了楚羽身旁还有一个女扮男装的刘熙寒呢,虽然相处的没几天,他已经看出刘熙寒对楚羽有点莫名其妙的情感了。遇到这事儿他也只能摇头苦笑,看来自己想把孙女推销出去是不行了。

  有刘熙寒从中介入,公冶静还是没能跟着他们一起出来,而是随着公冶桐梓离开了山林,从新找地方隐居去了。楚羽心里明白的很,这老头子堂堂一个机关大家,还能没点儿家底么?也不担心他们会出什么事。

  出了山林就看到那村子已经被大队的府卫围住了,里面人来人往收拾尸体进行掩埋,他们看了一会儿这才绕了一个大圈顺着小路上了大道,一路向北继续向龙城进发。

  刘熙寒踢着小脚儿一脸不爽的跟在楚羽身后,有些恼怒的娇嚷道:“我说楚羽,你就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你身上的武功是怎么回事吗?”

  楚羽停下脚步转过身来,没好气的道:“我的大小姐,你已经问了这个问题好多遍了,我这个晃侠儿会点武功有什么好稀奇的?倒是你、你那两把刀藏到哪里去了?看你瘦弱的身板怎么也藏不下啊?”

  “……”刘熙寒本能的张了张嘴,但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偏着脑袋撇了撇嘴,心说是啊,他会点儿武功有什么好稀奇的呢?我那么关心干什么?他对自己来说只是一个会活动的盘缠箱而已啊?

  ……

  养鹿城,一座不起眼的庄子,大门紧闭似乎没有人烟,不过从里面传出来的阵阵惨呼声确定了里面还是有人的。被修成圆圈的大厅中坐着一个魁梧的汉子,看年龄大概有四十多岁了,他端着茶碗,正气得吹胡子瞪眼。

  “你们这群废物,这么多人连一个老头子都对付不了,我养你们还有什么用?”他骂嚷一阵,又听到里面传来的惨呼声,不由破口大骂:“滚他妈的嚎叫去,不就是没了子孙根吗?没出息的东西,堂堂的一个黄铜大佣,伤成这样还有脸回来?”

  里面立马没了声音,不过还是能听到吱吱呜呜忍着疼的憋屈声。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喧哗,貌似有人闯进来,正在气头上的团主第五飞鹰一拍桌子怒吼道:“谁这么大胆敢闯我飞鹰佣团的地方?”

  “第五团主,你该好好管教一下你家的狗!”冰冷的声音传进来,让第五飞鹰全身一抖。看到一个全身黑雾缠绕的人影飘进了大厅,他手上还虚提着一个明锡小佣,阵阵黑气缠绕着他,登时将那小佣的真元吸得干干净净,眨眼间变成了一具干尸。

  随便的把尸体往地上一抛,黑影飘到第五飞鹰面前,掩不住失望的语气冷声道:“万余人众的飞鹰佣兵团,光是黄金大佣就有二十多个,白银大佣成百上千,铜级大佣和明锡小佣更是不计其数,这么一个小任务都完成不了,看来我们是要加倍收回我的那些佣金了!”

  第五飞鹰挥手让人把那具尸体搬出去,急忙露出谄媚地笑脸:“雇主、这次任务的失败完全是因为不明原因,没想到那老头儿居然还有帮手,我们也损失百八十个弟兄呢,连这次带队黄铜大佣黄山都被人切了子孙根。”

  “不必多说,事情我已经明白了,那些尸体我都已经看过了,那些刀痕伤口都是由鸳鸯双刀造成的,至于……那些洞穿伤么……”他看似稍微琢磨了一会儿,然后语气有些惊悚的说道:“如果我没看走眼的话,那是洞日箭诀造成的,多少年都没有出现过了,想不到他们又重出江湖了!”

  “洞日箭诀?鸳鸯刀?”第五飞鹰惊悚地噔噔噔退了三步,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漂浮在半空中的黑影。

  “是、这洞日箭诀吗我们去解决,但这鸳鸯刀,嘿嘿……我想你应该知道他的下落。”黑影冷嘿嘿地笑道。

  “可、可是雇主……”他当然知道这鸳鸯双刀的下落,可是自己敢和他们做对么?

  黑影一摆手,身上突然散发出了强大的压力,吓得第五飞鹰脸色一暗,黑影无比阴森的道:“第五团主、你要注意你自己的身份,我已经付了佣金,而且灭你飞鹰佣兵团只在弹指之间,你没有资格和我谈条件,照办就是了!”黑影不理惊恐的第五飞鹰,转身幽幽地飘走了!

  直到黑影消失,第五飞鹰才敢抹去额头上的冷汗,轻声骂道:“这种变.态,要不是出得价码太高,我才不想和你们打交道呢,现在我的整个飞鹰佣团都成了他们的人马了!”

  此时后堂走出来一个带着黄金飞鹰圆牌的傲气青年,对第五飞鹰笑道:“团主不必忧心,有他们这些人做后盾,整个佣兵协会都不是我们的对手,鸳鸯刀的事就由我去办吧!”

  第五团主坐下喝了口茶压压惊,点了点头道:“飞扬、你说得也有道理,不如就从这件事上开始,我们就算是控制整个佣兵协会都不是什么问题,团里的一切都由你调配,要尽快查到公冶桐梓的所在,还有那个用洞日箭诀的人。”

  “团主请放心,我想我已经有办法了!”云飞扬自信一笑,暗想道:“如果能利用这个机会控制那个小妞儿,佣兵协会还不是我的手掌物吗?现在一个飞鹰佣兵团我已经看不上了。传说中的魔修罗刹门?也是一件有趣的事!”

  ……

  一路上,楚羽都在想,自己的武功实在是太差了,两个青铜小佣就让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这降龙十八掌也太次了些。还有就是身后跟着的刘熙寒,这小妞可也是一个秘密呀,他都暗中观察很久了,甚至还偷偷摸摸地瞧她在小溪里洗澡,她身上除了那些衣裳,那两柄华丽的弯刀可怎么也瞧不见。还有那虎妞,十几天了一点消息也没有,那什么白如雪不会把她解剖了吧?

  日渐西陲,狂风大作,吹的人东倒西歪,吓得刘熙寒急忙跑了过来,紧紧搂住了楚羽的腰。楚羽有点受宠若惊,可也知道她是个女孩子,不管怎样泼辣总也怕些什么,他只能把宽袍一扯,将她整个人包了起来。肌肤相贴,刘熙寒忍不住俏脸一红,那浓浓地男子气息让她有些心慌。

  妖蓝的天空很快被一片乌云遮得严严实实,一道醒目的闪电轰然劈下,带着震耳欲聋的闷雷,吓得刘熙寒尖叫一声,整个人埋进了楚羽的怀里,搂着他的脖颈紧闭美眸,温暖的娇躯还在微微颤抖,这让楚羽鼓起勇气一把将她抱住,两人贴地就更紧了。

  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掉下来,楚羽抱着刘熙寒在雨中飞奔,可这漫天遍野的一个避雨的地方也没有。大雨倾盆、顷刻间已经湿透了二人,刘熙寒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更加向里偎了偎,饱满的胸脯顶着楚羽的胸膛,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咚咚咚的心跳声,小脸不由就更红了。

  终于在山林中看到一间小房子,他想也没想直接钻了进去,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座庙宇,供奉的神像是一个光头和尚,挂着佛珠,左手托着一盘叠起来的白色方框,右手托着一盘锥尖的米粒,和尚笑颜大开,露着一嘴洁白光亮的牙齿,让人特感亲近。

  庙宇也是四处漏雨,只有神像前还有一大片干燥的地方,楚羽急忙走过去对刘熙寒道:“快出来吧,我去生火,要不然该生病了。”

  貌似快要睡着的刘熙寒不情愿的落地,全身湿透的她真是万种风情,看得楚羽一阵激动,急忙转过身去插去鼻子中流出的鼻血,用以为别人听不到的声音嘀咕道:“靠、比什么都不穿都要好看!”

  “嗯?”正心慌意乱的刘熙寒也没有反应过来,跑到一边儿把身上的雨水拧了拧,楚羽已经把火生了起来,是从庙口存放的柴火堆上拿来的,倒也省得他冒着雨去外面找湿柴了。

  楚羽已经把上衣给脱了,露出健壮的身材,猛然看到的刘熙寒脸红心跳,没好气的娇羞道:“你怎么这样?我可是女孩子,还不快把衣服穿起来。”

  楚羽瞥了她一眼,无奈的又把湿透的衣裳穿了起来,烤着火全身都冒起了白烟儿,刘熙寒看着好笑,急忙拿来几根木棍搭起了架子,把神案上的台布拆下来往两人中间一挡,很人道的说道:“好了、你还是把衣服脱了吧,不过你可不许偷看!”

  楚羽这才无奈的把上衣一脱,把裤衩一拽,除了一件小裤头已经全裸了。楚羽看着那边的影子,她已经把帽子摘了下来,洒下了一彭秀发,接着就看到她把衣服也脱了,搭在了台布上,看到影子上那诱人的身材,挺拔的胸脯,楚羽不由又是一阵悸动,这可是一个迷死人的小妖精啊,这样下去谁受得了?

  接着就看到她把以前的衣服拿出来,反正都已经湿透了,都搭在架子上烘干。外面的大雨已经稀稀落落,看来马上就要停了,庙里隔着一道简单的台布,两个脱得只剩下一两件儿的男女,就像他们面前的干柴烈火,气氛极度旖旎。

  那一阵阵处子体香像是变成了一只无形的手,挠着楚羽的鼻子,让他一阵阵颤抖。

  外面的雨终于停了,天地一下子安静下来,庙里也只剩下清脆的雨水流下屋檐的滴答声。让庙里的气氛变得更加微妙了。

  刘熙寒静静地坐在地上,一双映着朵朵火苗的秋水美眸格外迷人,她同样看到对面儿楚羽的影子,那健壮的身材和浓浓地不明气息让她心中小鹿乱撞。

  楚羽又丢了几根干柴,快要熄灭的火焰又从新燃烧起来,溅起啪啪的火星,从此又归于平静。刘熙寒摸了摸已经半干的衣服,脸颊又飞上了两朵红霞,她此时只穿了一件鲜红色的肚兜和一条短短的亵裤,雪白如玉的臂膀,修长粉嫩的双腿都暴露在外,也由不得她不害臊。

  “喀嚓……”冷不丁的,外面又响起了一声炸雷,吓得刘熙寒尖叫一声,本能的穿过的台布一把扑到了楚羽身上。刷……庙里的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尤其是啊,楚羽这个血气方刚的‘处’男,还有这个有恐雷症的绝色美少女,而且衣服都穿得‘不多’,可算得上是真正的肌肤之亲了。

  刘熙寒痴痴呆呆地望着楚羽同样痴呆的星目,一股微妙奇妙的感觉正顺着毛孔传至身心,刘熙寒的肌肤柔软细腻,光泽诱人,楚羽舒服的差点呻吟出声,望着那双含情凝睇的清澈美眸,楚羽脑海里一片空白,本能的低头吻上了她娇艳粉嫩的樱唇。

  “唔……”双唇一接触,倦在楚羽怀里的刘熙寒激烈的回应起来,紧紧圈着楚羽的脖颈,吐出诱人的小香舌热吻在一起。

  庙外又下了倾盆大雨,整座山林被雨点儿钉打地哗哗作响,而这座不大的庙宇内,除了从房顶上漏下的雨滴,还有越来越亢奋的呼吸声和无限旖旎的呻吟声。

  虽然楚羽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跟个菜鸟没什么差别。而刘熙寒就不同了,出身权贵之家,从小耳喧目染,对床第之事早已熟知。虽然无比娇羞,但准也要当好一个领路人。纤细粉嫩的小手牵引着楚羽惊慌失措的手,接触自己每一寸冰肌莹彻,柔弱无骨的娇身,月眸犹如雾里看花,越发的娇媚迷人。

  修长笔直的粉嫩双腿紧紧夹着楚羽的腰身,主动现出了自己纯洁的身体。庙外的风云雷雨,倒映着庙内覆雨翻云少男少女,倒也协调。

  清晨的一缕阳光拨开凝聚不散的云彩射向大地,蒸发着绿枝嫩叶上的晶莹露水,也唤醒了倦在楚羽怀里睡梦香甜的刘熙寒,她揉着惺忪秀眸直起身来,突然娇身一颤,一下子就清醒过来。

  她看清楚身下的熟睡的楚羽,不可思议的张大了小嘴儿,尤其是二人还连接一体,阵阵麻酥酥地感觉让她把昨天晚上的记忆从新翻读了一遍,小脸儿一下子红到了脖颈,貌似还是我主动的呀?

  “哒哒哒……”清脆的马蹄声将她猛然惊醒,一巴掌恶狠狠地扇在楚羽脸上,低声叫嚷道:“快起来,有人来了……”她心里也有些恼火,昨天晚上的干柴烈火,居然是我主动的?这小子还是不是一个男人?

  楚羽被她扇的七荤八素,正要叫嚷几句猛然注意到二人的赤.裸相对,然后就听到那越发接近的马蹄声。

  楚羽比刘熙寒反应快,就这样一把抱住她,三两下把衣服什么都收拾干净,麻利的跳上了神像,躲进了神像后面,尤其二人还是赤身luo体呢,一系列的动作早就让刘熙寒动情不已,但时间场合貌似都不是时候,只能咬着银牙倦在楚羽怀里,倾听外面的声音。

  “快看、这里有座破庙,昨晚淋了一夜的雨,我们刚好在此休息!”一个爽朗的声音传进来,吓得刘熙寒急忙把衣服揽了揽,动作小心翼翼地往身上套,这要是让人看见我刘熙寒也就别活了,和一个长得并不怎么样的盘缠箱偷情。

  不时,庙外进来几人,又听到那个声音笑道:“看来有比我们聪明的呀,昨天在这里避的雨,不过现在这地方归我们了!”接着、他们就听到啪嚓啪嚓物件落地之声,难道是跑路的生意人吗?

  楚羽很小心的听了听,他们一共二十人,将不大的庙宇挤得很严实,用神农诀扫了一遍,居然都是武者,而且都是冲破任督的绝顶高手。他不由赫然,这么多高手聚集在一块干什么?难道又是佣兵?他知道,这些人的要是佣兵的话,肯定都是黄金以上的大佣,二十多个黄金大佣,是多么雄厚的一股力量?

  “他妈的,这次下山才弄到这么点儿东西,还不够我们吃几个月的呢,连个娘们都没有,真他妈的倒霉!”一个浑厚粗狂的声音响起,把楚羽和刘熙寒都吓了一跳,听着话锋肯定是强盗啊,而且还是黄金大佣一样的强盗。

  “啧啧?怎么有点特别的味道?很特别的女人香啊?难道昨天晚上是小两口在这里避雨来着?早知道我们怎么样也要赶过来呀。”又一个奸细的声音很失望的说道。

  “嘿嘿、老九,现在也不晚,出来吧……”刚刚穿好衣服的二人同时大惊,猛感一股劲风从旁轰到,楚羽毫不犹豫的将刘熙寒往身后一拦,降龙十八掌出手,吐出的内力化作一条三尺红龙,轰隆一声巨响,将那攻击抵消了出去,大概出手的人也没想要他们命,用力不多。



温馨提示:
百死成神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百死成神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百死成神全文阅读和百死成神txt全集下载。百死成神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百死成神 第七章:烈火干柴 第七章:烈火干柴 红彤彤地太阳挂上天空,被屠杀殆尽的村落再次迎来了客人,那是三百名绿衣大汉,他们装束一致,都把长发挽在脑后,秦朝式斜天簪,看起来精明干练。 满街的贫民尸体已经被麻雀叨得 2012-04-24 12: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