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九章:魔修

作者:菠萝蜜多    更新时间:2012-04-26 08:00:00    状态:已完结
第九章:魔修

  黑漆漆地深山里,十几把油松火把照得十几丈内如同白昼,楚羽紧紧撰着刘熙寒的小手儿,仰头盯着山脚下一面平整的巨石,赤龙站在他们身边感叹道:“徒弟、这里面是我们上辈几辈子的血汗,不过临死之前没把口诀说出,我们试了很多都不灵验,看你如此聪明,就试一试吧!”

  楚羽点了点头,心里在想上辈几辈子的血汗,该是多么一大笔财富?他围绕着巨石看了一遍,然后试探性的开口:“芝麻开门?!”

  “切……”刘熙寒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刚想说他一句幼稚,谁知脚下猛然一阵晃动,差点让她跌倒在地。在众匪目瞪口呆慢慢转为惊喜的目光中,那面巨石轰隆隆地裂开了一道缝隙。随着缝隙的逐渐扩大,众匪手中的火把登时一暗,那从洞中射出的万道金光刺得众人睁不开眼睛。

  赤龙忍不住手舞足蹈,适应了强光后撒丫子就冲了进去,真是一个好徒弟啊,这么些年都打不开的暗门这么轻松就打开了?

  剩下的大盗们同时欢呼一声,扔掉火把撒丫子跑了进去,不一时就传出巨大欢快的咆哮声。

  楚羽和刘熙寒跟了进去,登时被惊得脑袋一片空白,如果说刚刚那个小金库是泰山的话,那现在这个就是珠穆朗玛峰,外加喜马拉雅山。娘的、几辈子强盗就能抢这么多钱,谁还干别得去?

  赤龙站在光彩夺目的珠宝堆尖上,冲楚羽大笑道:“好徒弟、这里的东西你随便挑随便拿,不了、我身下这座山就归你了!”

  不是赤龙大方,而是里面比这更大更多彩的珠宝山还有数十座之多,这点钱财简直就是九牛一毛嘛。

  刘熙寒不是爱财的人,但看到这么多珠宝也很激动,又听说这些都是楚羽的了,激动的又蹦又跳,可是这么多怎么拿走啊?

  楚羽那是穷光蛋一个,但看到这座已经属于自己的珠宝山也不是特别激动,他忽然看到石门角落里放着一个赤木匣子,走过去打开,里面只是一个暗淡无光的小小空龟壳。他觉得挺好玩儿的,于是冲赤龙喊到:“师父、这乌龟壳给我行不?”

  正眉飞色舞的赤龙一摆手,看都不看就答应下来,楚羽从自己那座珠宝山中捡起了一串不怎么惹眼的链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做的,把小龟壳串起来,往脖子上一套,权当项链了。

  刘熙寒瞪了他一眼,心说这么多珠宝他不来把玩,倒看上这个龟壳了。她弯腰从宝山上捡起一对蓝钻戒指,很欣喜的递到楚羽面前,笑道:“楚羽你看,我们正好一个一个!”

  楚羽点了点头,把那个大的戴起来,刘熙寒把小得戴起来,两手放在一起一比,蓝钻戒指同时一亮,华灿之极。

  大匪们都玩够了跳下宝山,站在门口一个劲的拍着楚羽的肩膀,这小子运气太好了。可是赤龙后来又一想,有这么多财宝有什么用呢?这些东西几辈子都花不完,我们当惯了逍遥自在的强盗大匪,让我们洗手不干那是不可能的。

  他忽然看到楚羽很谦虚的样子,暗暗考虑自己的想法去了。

  “啊……”山洞那边儿猛然传来一声惨呼,众大匪大惊失色,赤龙叫道:“楚羽关上门,其他人跟我走……”

  众匪大赫,是哪个王八羔子敢袭击我们的地盘?同时飞身而走,楚羽一拉刘熙寒就要关上大门,可突然被一阵强烈的罡风轰隆一声撞了进去。

  “哇……”楚羽猛吐一口鲜血,低头看到刘熙寒已经嘴角噙血昏死了过去,不由大赫。

  “哼哼、如此多的财物,想不到无意中还能发一笔横财,这下我在门中的地位可以大大提高了!哼哼……”一个全身包裹在黑雾中的黑影飘了进来,不理躺在地上吐血的楚羽,望着这数十座宝山出言感叹道。

  “你、你是什么人?”楚羽止住吐血,没注意沾染了鲜血的小龟壳忽然亮了。

  “你……就是洞日门的人?告诉我公冶桐梓的下落,估计我会放你一马。”黑影射来强悍的压力,在这压力之下,楚羽不由又吐了几口血。

  “哼、我看你还是快逃吧,一会儿我那些师父来了你就走不了了,他们可都是黄金以上的实力。”楚羽知道自己不是这怪人的对手,狐假虎威的把二十个师父搬了出来。

  “哼哼、就算是黑金不过也是顶峰武者罢了,怎会是本尊的对手?公冶桐梓在哪?告诉我……”黑影突然靠近,把目光看向了昏迷不醒的刘熙寒,冷笑道:“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这小妞长得貌似不错!”说着,一只手已经伸过来,抓向了刘熙寒尖挺的胸脯。

  “你住手……”楚羽气得大喝一声,挂在胸口的龟壳猛然射出万道金光,黑影不由一惊,因为自己的手在这金光下再也无法前进分毫,这是怎么回事?

  “砰……”黑影猛然被一股强劲的力量弹飞几百丈,轰然贴在了一处悬崖上,哇哇吐了两口黑血,差点没有晕过去,捂着胸口嘀咕道:“怎么回事?”

  楚羽并没有看到这一幕,因为他忽然进入了到了一个陌生的空间,这空间内风和日丽,方圆不过几里,除了盈盈波光小草就只剩下自己和还在昏迷的刘熙寒了。

  他猛然回来,登时瞪大了眼睛,因为自己身后是高几十丈,堆满了半个多空间的珠宝山,娘的、这地方怎么也有这些东西?他粗略的算了一遍,这座大山刚好是山洞里的那数十座珠宝山,什么时候跑到这里来了?

  他忽然想到胸前的龟壳,低头一看哪里还有他的存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徒弟?楚羽徒弟?”忽然他听到赤龙的叫声,他直直一看,看到白雾一般的屏障上出现了一个画面,那是空落落的山洞和赤龙等众匪,他这才惊讶的叫出声来,也就是说自己和刘熙寒还有这些宝藏,都被吸进了龟壳?那、那这龟壳岂不是个天大的宝贝么?

  “可、我要怎么出去啊?”楚羽生怕这些大匪觉得自己是卧底,把人引到这里来把他们财宝都给打劫走了,急忙焦急的喊了起来:“我要出去……”

  “噌”一声,楚羽凭空出现在众匪面前,把他们都吓了一跳,赤龙稍平心跳,跑过来叫道:“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财宝呢?你怎么凭空就出现了?那小丫头怎么了?”

  楚羽很无奈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边,众匪面面相觑,只有赤龙哀叹了一声,然后笑咧咧地道:“还是父亲说得对,一切自由天定。我刚刚才想起来,这龟壳是我曾祖年轻时得到的,当时谁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谁想却让你打开,这也是你的造化。”

  楚羽说不出话来,赤龙继续道:“徒弟、那些财宝就都给了你吧,我们放着也无何用处,这地方已经暴露不能再呆了,我们简单收拾一下,一会就启程离开。”

  “师父们、刚刚那惨叫?”楚羽不明白。

  “哎、是师父们那些女人,被人屠杀殆尽,连老十都差点被灭了,那边的宝库也被强抢一空,哎、这些女人虽然都是抢来的,但时间久了总会有些感情,她们惨死我们心里还怪不好受呢!”赤龙一副吃斋念佛地模样,让楚羽很无语,怪不得这些师父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呢。

  “那些是什么人?为何如此厉害?”楚羽问道。

  “他们不是武者,而是高人一等的魔修,哎、就算最低级的魔修,斩杀我们也只需弹指之劳,哎、想不到居然有魔修盯上我们,好了、不多说了,我们赶快离开,说不定那群变.态还会回来。”赤龙没那么多废话,急忙招呼众人飞快的离开了藏身已久的老巢,心里都不是什么滋味。

  ……

  羌塘江,水缓如泊,无数大大小小的船只扬帆破浪,成帮结队的使过官路码头,颇有郑和下西洋的壮观景象。

  码头外只搭着布棚的小酒馆内,白衣如雪的白如雪正喝着小酒,望着和她关系更胜正大吃海喝的虎妞,心里微微有点泄气,都这么久了,她的嘴还严得跟什么似的,除了知道她是楚羽的一个师父的宠物外,其他的一无所知。

  “那小子究竟给她灌了什么迷魂药,这么久了都不能把秘密套问出来。”白如雪招手又要了两壶酒,她准备把虎妞灌醉,然后再问,看她说不说。

  虎妞单纯的跟一张白纸似的,怎会知道白如雪这个‘大姐姐’在算计自己,毫无形象的吞下一口鸡腿,端起酒碗灌了一大口,看得四周的客人目瞪口呆,白如雪也觉得脸色有点发烧,可为了秘密,丢这点儿脸算什么。

  等三壶酒喝完,虎妞已经迷迷糊糊了,说话也开始口齿不清,白如雪露出畜无害的笑容,问道:“妹妹呀、你是怎么修成人形的啊?”

  虎妞口齿不清、含含糊糊地傻笑道:“嘿嘿、我得人形多亏了楚羽呢,这个好人还替我挡了天雷劫,我好喜欢他哦……”说着,虎妞头一歪,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白如雪两眼一番,无奈的叹了口气。

  当她结账扶着虎妞找客栈休息的时候,如今已经富可敌国的楚羽拉着刘熙寒柔软细嫩的小手,迈步走上了这条生意红火的码头市场。

  从深山里出来,告别了二十个匪师,他们日夜兼程赶到了这里,刘熙寒那时昏迷,不知道现在的楚羽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楚羽更不可能多嘴说自己把那几堆钱都弄了过来。刘熙寒还以为是被袭击他们的人抢走了呢。

  一路上两人可算是柔情蜜意,直到行人渐多他们才稍微含蓄了一点儿,只拉拉小手儿。出身显赫的刘熙寒丝毫不觉得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任由楚羽拉着,心里甜的都要长了虫子。

  还有那小龟壳,一路上趁刘熙寒睡着后偷偷的进去过几回,已经练得熟悉无比,只要自己心智一动,掐一下手指,立刻就会进入那龟壳之中,看着那泰山一样的珠宝山,他的泪水口水鼻涕一个劲的往下流啊,每次都会激动的差点背过气去。

  楚羽用早就准备好的银币买了些衣服等日常用品,找了用木板搭建的客栈住下,好好的吃了一顿,又在刘熙寒威逼se诱的情况下洗漱了一番,这才钻进房间。

  他刚刚进去,对面的房门忽然开了,露出一双柔柔好奇的美眸,嘀咕一声:“是他?”

  两人食髓知味,在路上忍得也是辛苦,抱在一起热吻,不一会就将刻意打扮过的刘熙寒剥了一个精光,扑到床上一解埃尔蒙之苦。

  对面房间,看着躺在床上呼呼睡觉的虎妞,白如雪很疑惑的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了杯凉茶,自言道:“难道是我看错了?他不可能如此快的就赶上来啊。但刚刚那个人分明又是,那我可不能让虎妞和他见面,我那秘密还没问出来的呢。”

  她喝了一口凉茶,忽然听到对面房间里吱吱嘎嘎地响着什么怪声,好奇无比的站起来贴着门竖起耳朵听,隐隐约约就听到一个甜美娇媚的女声断断续续地说道:“羽……快、快点……我……我快来了……啊……”

  白如雪猛然想起什么,一张俏脸刷一下红了一个透彻,更加娇艳欲滴,耐不住娇羞的她一把扑到床上。过了一会儿那边儿没动静了,她才冷静下来想:“咦、他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女孩子?而且已经有了如此不寻常的关系?不行、我得好好看看这姑娘是谁,是不是给他骗了?”

  楚羽无比舒坦的瘫在床上,怀里娇艳欲滴的刘熙寒还在回味刚刚的快感,不由自豪了一把。现在他可算是春风得意,钱财那是数之不尽,此时怀里还躺着一个美若天仙的美女,他也挺知足的。

  刘熙寒咛嘤一声睁开了迷离的美眸,白嫩的小手抚摸着楚羽温暖的胸膛,呢声道:“如果让我父亲知道了,你会被切成小块拿去喂狗的!”

  楚羽无所谓的笑道:“那他怎么也得过了你这一关啊,你舍得让我去喂狗吗?”他坏坏一笑:“对了、你还从来没跟我提过你家里的事呢。”

  “呃……”刘熙寒喷着热气,舔了舔性感的樱唇,含糊道:“也没啥好讲的,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不过我怎么也配得上你这个山沟里出来傻小子!”

  楚羽也懒得追问,一只手不老实的放在她柔软的胸脯上揉动,瞧着这光泽照人、皓如凝脂、冰肌莹彻的完美身躯,不由再次悸动,低头亲她一口坏笑道:“时间还早,你不觉得我们这样躺着很浪费时间么?”

  刘熙寒娇媚迷人的白了他一眼,莲藕般的胳膊支着他坐起来,吐气如兰的道:“哼、就知道你欲求不满,刚好我也没事儿,便宜你这个混蛋了……”

  瞧着她媚惑迷人的眼波,娇艳欲滴的小脸儿,楚羽坏坏笑道:“也不知道谁便宜谁了……”

  “你说什么?”正要有所作为的刘熙寒突然一停,把一双月眸瞪得硕大。

  “没、没啥……”楚羽举起双手一拖,刘熙寒嘤咛一声,吐出一声声让人热血澎湃地呻吟。接着那不结实的木床又发出狰狞的抗议声。

  ……

  码头通往对岸的大船三天才开一次,刚好是两人翻云覆雨了一晚上没起来的那一天,所以再想去对岸,就要花双倍的价格坐小船了。

  楚羽神清气爽的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午时了,刘熙寒被他折腾的还未醒来。这简单的客栈没有厨房,楚羽只到跑到对面的酒馆要了午餐拎回来。

  可他刚刚下楼后,对面的房间内就冒出一个脑袋来,探瞧左右无人,一溜烟的钻进了楚羽的房间。

  关上门,白如雪拍着呼呼直跳的心脏,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我这‘白衣如雪、来去如风’,大陆上的半拉神话,居然如此这般偷偷摸摸钻进一个男人房内,让人看见我也就别活了。

  她想归想,快速麻利的迈了两步,掀开帐子往里一看,一双美眸瞪得老大,小嘴也张了开,伸出一只纤细的手指,结结巴巴地惊呼道:“刘—熙—寒?!”

  刘熙寒赤.裸娇身,呼呼睡得正香,虽然天气比较炎热,但这里靠着江边儿,后面的窗子透过凉风倒也睡的香甜,可是她猛然听到这声结结巴巴地惊呼,一下子就瞪大了月眸,看到白如雪吱嘎一声弹了起来,拉过薄单盖住娇躯,惊诧无比的道:“如雪姐姐?你怎么会在这儿?”

  白如雪的惊诧不比刘熙寒弱,往日的刘熙寒是何等的不可一世,刁蛮任性,人见人躲的大小姐。可现在呢?简直就是……

  白如雪惊诧的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楚羽是怎么把这个大小姐给哄住了,居然连床都上了,正要问个一二呢,猛地听到楼下传来楚羽和掌柜说话的声音,急忙低声道:“记住、你没见过我,事情等以后在告诉你,明白了吗?”

  刘熙寒茫然的点了点头,白如雪已经化作一阵清风刮回了自己房间,只留下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刘熙寒。

  楚羽拎着饭盒推门进来,看到她这个样子不由好奇,纳闷道:“你怎么啦?”

  “没、没怎么……”刘熙寒明白过来放松身体,单薄的被单从光滑的身躯上滑落而下,一对挺拔的胸脯跳跃而出,楚羽再一次看傻了眼。

  刘熙寒很是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急忙拿过新买的衣裳穿起来,此时楚羽已经把饭菜摆上了桌,还有一壶清淡的米酒。

  “我们一会赶路吗?”换上新衣的刘熙寒俏生生的出现在楚羽面前,粉红色的纱裙束起了盈盈一握的纤腰,衬得她的皮肤更加白里透红,迷人的不可方物。

  楚羽愣了一愣,给她倒了一杯米酒,说道:“大船今天早上已经走了,要想过江看来要雇小船了!”

  “那你有钱吗?”她记得昨天楚羽买衣服可花了不少钱,用他的话说是那些师父给的盘缠,可是昨天花完了吗?如果她看见龟壳里的那一座泰山,估计会直接喷血而死。

  楚羽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一边吃着小菜一边问道:“你刚刚在房间里发什么呆?有谁进来过吗?”

  “没、没呀!”刘熙寒不由小脸儿一红,呢道:“谁会进来?再说那样我岂不是都被看光了?你很喜欢我让别人看么?”嘴上这么说,心里那是无比好奇,这白如雪想要干嘛?听她话里的意思貌似和楚羽也认识啊?怎么可能?一个是乡下的傻小子,一个是大陆上的半拉神话,怎么可能会认识?

  楚羽露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气得刘熙寒一把将酒杯砸在了他头上,不过心里还有一点儿小愧疚呢。



温馨提示:
百死成神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百死成神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百死成神全文阅读和百死成神txt全集下载。百死成神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百死成神 第九章:魔修 第九章:魔修 黑漆漆地深山里,十几把油松火把照得十几丈内如同白昼,楚羽紧紧撰着刘熙寒的小手儿,仰头盯着山脚下一面平整的巨石,赤龙站在他们身边感叹道:“徒弟、这里面是我们上辈几辈子的血汗,不过临死 2012-04-26 0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