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0章 原来大家俱分身

作者:幽城城主    更新时间:2008-03-13 14:29:58    状态:已完结
  在上泰山玄武道观,邪臻比上次还要谨慎。知道有那么一位存在,他不仅隐身,还尽可能地收束着自己的气息与各种能量波动。好在是水灵之体,可以随时伪装成一团水汽,满过别人的灵识。邪臻准备先四处看看,先从外围了解一下情况。有了上次交手的经验,他可不会贸然去监视那位假扮自己的人。

  出身天尊门,邪臻自然很了解师门的作息习惯。天尊门的弟子大致可以分为三类,第一类叫做童子,往往都是写刚入道观的小道童;第二类叫弟子,童子经过了一段教导之后就成了弟子,每天都要参加早晚两次的弟子搭客,平时也算逍遥,可以自行修炼,不过碰上农忙的时节都是要下地干活的;第三类叫亲传弟子,都是一些资质上佳之辈,有被门中长辈看上的收入门下,才能真正学到一些秘学。除了早晚课,一般的时候,所有弟子都是很自由的,可以自行修炼,练武,修道,还是游山玩水,全都随便。

  其实,在邪臻的心里对这种体制很是不屑。有些人是大器晚成的,不是教授了一点基本的东西就能很快冒头的。用后世一位大家的话说,饲马者不知其能千里而饲也,是马也食不饱,力不足,才美不外现。

  可以说邪臻对自己那位师父虬木道人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他一身天尊门的本事除了自己钻研体悟,都是大师兄代师传授。事实上玄武七子之首的景虚道人才是如今天尊门一众门人的师父。也许该收个徒弟……邪臻发觉原来自己并有想像的那么绝情淡然,还是会不自觉地关注这个“师门”的发展。

  两个弟子的谈话引起了邪臻的注意。

  “大牛哥,你说景玄师叔是怎么修炼的啊?听说,他三十年前闭关的时候也只是武林高手,这一出关竟然变成神仙也似的人物……”问话的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道童打扮,眼神灵动,有一股子山间的灵气。

  “胡说什么!你不知道,咱们玄武道观传承的是西晋仙人道元祖师的道统,本就是仙家道场。前日我听明和师兄说,咱们天尊门历代都不乏飞升的仙人,最近的一位便是当今观主的师父,咱们的太师父。那已经是百多年前的事了……”这个道童年长一两岁,头很大,身子却是瘦小,有点比例失调。

  “啊?”

  “啊什么?不是我说你,铁蛋,咱们有幸能进玄武道观,一定要勤加努力,只要能被哪位长辈收入门墙,以后也有望长生不老,做那神仙人物!”大牛的眼中充满了憧憬。他和铁蛋都是一个村子里的邻居,后来村子闹瘟疫,死的死逃的逃,他们那一伙人最后就剩下这小哥俩,被天尊门的人遇着带回了玄武道观。

  “怎么,你们现在没学到什么吗?”邪臻心里一动,显出身形,装作从远处走来,出现在两个小家伙面前。

  “师兄……”铁蛋刚要说话,就被大牛偷偷碰了一下止住。大牛也算是个机灵人,不然也不会还是最低的童子一级,就和观主景虚道人的亲传弟子明和搭上线了。

  “这位师兄面生的很,不知道怎么称呼?”大牛神态恭敬,却是暗自害怕。小哥俩在这道观里无依无靠的,虽然和那明和师兄套了点关系,但是要是有人找自己麻烦,人家也未必真的肯帮忙。刚才小哥俩的体己话,虽然平常,但也有忌讳之处。就是直言祖师名讳这一条,就够人整得他们惨兮兮了。

  邪臻现在看上去也不过是十七八岁的样子,在玄武道观里就算地位再高也是和明和一辈而已。大牛没见过他,以为是那位长老的亲传弟子,当下很是恭敬,不敢得罪分毫。

  “呵呵!你猜猜看啊!”邪臻呵呵低笑,“这一套拳脚功夫叫做腾云翻天掌,一共三十六招,一百二十四式,能学会多少算看你们运气了!”邪臻虽然是一时兴起传下这套武功,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套功夫却在后世演变成了一套很是厉害的法术。

  话音未落,邪臻打起拳来,身如游龙潇洒不羁,掌风到处飞花落叶,一脚踢断碗口粗的树干,一张拍碎一块大石。看着大牛和铁蛋小哥俩傻了眼。他们也学了些基本的武功和道法,也见过观内师兄练武,就是那号称亲传弟子第一人的明和师兄,也没有这么潇洒,这么灵动,这么威风啊!“能学会多少就看你们的造化了……”邪臻微微一笑,洒下一串串残影,转眼不见了踪影

  小哥俩是既兴奋,又有些失望。兴奋的是能见到这么高深的武功,失望的是这位师兄也太什么,只演练了一遍就走了,一点提点都没有。一时之间,也不容不想,趁热打铁。趁着刚看完,小哥俩相互印证着比划起来。

  其实,邪臻也没有必要非教授他们心法,因为这套武功的内功心法本来就是以天尊门的内功为基础的。只不过,这套腾云翻天掌在天尊门已经失传了,他还是在《万象法身》上学到的。

  邪臻又隐身在道观了徘徊了许久,听了许多言语,心中越发有些异样。这个假扮自己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历呢?他竟然对前身景玄的一切了如指掌,而且上次遇见他就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怪异感觉。难以捉摸啊!

  上次一战,虽然短暂,邪臻更是一触即退。这倒不是他胆小懦弱。明知不可为而强为之,此乃不智之举。短短交手,邪臻就发现彼此实力在伯仲之间,打下去不过是拉锯战,实在没什么意思,所以才离开,重炼法宝。此番再上玄武道观,倒不是找场子,而是有这么一个神秘人在自己师兄弟身边,他实在不放心。连他这个分神期的高手都被人家所伤,那些师兄弟哪是人家对手?

  “你还敢来?”当邪臻走进“景玄”静修的房间时,盘坐在蒲团上的景虚道人突然睁开双眼,精光似电。

  “还是那句话,你是谁?”邪臻吸取上次的经验教训,头顶水莲缓缓升起,身披神幕水波万顷,倒是把那“景玄”吓了一跳。

  “水莲神幕?你也会水莲神幕?”景玄一惊,亦是施展开水莲神幕护住周身,才问道,“你是何人?为何屡次闯我玄武道观?你是古欢宗门下?”

  “你猜猜看啊!”邪臻一阵低笑,“放下你的手吧!有了防备,灵水如意斩对你我都没有用!”

  景玄面色乖乖地放下剑指,他刚才的确是要使用《万象法身》的杀招“灵水如意斩”。

  邪臻突然大笑,双手一合一送,一团雷光闪烁的清蓝光球直射而出:“这招看你怎么接?”

  “咦?”景玄一声惊叹,也是双手一合一送,一团雷光闪烁的紫色光球飞出,与那邪臻发出的光球撞在一处,没有惊天动地的爆炸,甚至都没掀起多少能量的波动,两个光球相互吞噬着凭空消失。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邪臻哈哈大笑,一飞冲天,架起遁光,转眼不见踪影。

  景虚道人摇头一阵苦笑:“想不到啊,真是想不到!竟然是这么回事……”

  此时此刻,不管是邪臻也好,还是景玄也好,都明白了一个事实。对方和自己的地位是对等的,都是曾经那个景玄道人的分身化体。重生,也只是原本的一个分身而已。再打下去,和左手打右手没有什么分别了。

  缘分是什么?如果情人间的缘分可以叫做姻缘,那么人与某些地点之间的缘分是否可以叫做地缘呢?晓行夜宿,日月如梭。卓馨婷一行人离开东岳地界已经有一段时日,这日眼看暮色将晚,居然又住进了石龙镇的石龙客栈。

  不过,这一次和上一次可是有了很大分别。上次,卓馨婷只是孤单一个人,邪臻只是隐身跟随着。现在她的身边可是跟着十几个手下。石龙镇也变了。以前有铁旗马贼肆虐,虽然商旅依旧南来北往,但是自从铁旗马贼的尸体被发现以后,一时间商旅云集,小小的石龙镇变得繁华兴盛。连带着石龙客栈里都没有多少空房,卓馨婷是独自一间,手下连风使在内都是三四个人一间。

  独自坐在房里,卓馨婷娴静似水,芊芊双手,托着一张清新纯美的脸庞,忘情地痴痴傻笑,秋水如波。邪臻在做什么?他去哪儿了?为什么他会有天尊门的道元丹呢?是他去偷来的?不对!早先他就有了。难道他本来就和天尊门有交往吗?可是,为什么他还眼睁睁地看着我们来天尊门盗宝呢?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总是那么一副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很有趣的样子,那么坏坏的笑。

  摘下一起戴在左手腕上的一对玲珑玉镯,卓馨婷抚摸着。这对镯子真的那么神奇吗?邪臻说这是那条龙的龙角炼制的,可是怎么看都像是玉质的啊!按照他的说法,这对手镯是一对法宝,究竟是不是真的呢?自从邪臻送给卓馨婷龙角手镯,她就一直赶路前往东岳泰山,然后吃了道元丹“沉眠”五天,后来和风使等人汇合回转摩醯圣教,至今还没有试验过呢!

  邪臻的说法,这对手镯使用起来很简单,任何人都能不凭借任何法术法诀使用,但是能用的也只是手镯功能的十一不到。真的要发挥手镯的全部威力,起码使用者要达到金丹期。在俗世间,别说一位达到金丹期的高手,就是一些远低于金丹期的修真者,他们也已经是老百姓眼中的神仙人物了。



温馨提示:
邪天渡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邪天渡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邪天渡全文阅读和邪天渡txt全集下载。邪天渡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邪天渡 第20章 原来大家俱分身 在上泰山玄武道观,邪臻比上次还要谨慎。知道有那么一位存在,他不仅隐身,还尽可能地收束着自己的气息与各种能量波动。好在是水灵之体,可以随时伪装成一团水汽,满过别人的灵识。邪臻准备先四处看看,先从外围 2008-03-13 14:29:5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