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8章 墨非言诈死应劫

作者:幽城城主    更新时间:2008-04-14 15:14:24    状态:已完结
  相泽可是早就被邪臻吓怕了,现在随便邪臻一句话都会让他心惊胆颤,他的心里已经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不需要再用什么手段,相泽就乖乖的招了:“阴风洞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洞里有一眼温泉还算不错……”

  “温泉?恩恩,很有趣的样子……”邪臻手托下巴,脸上露出一丝邪邪的笑意。对于温暖,他还真是很喜欢的,不过还真是有点意外,阴风洞居然会有温泉。哈!貌似很久没有享受一下温泉浴了,先去泡个把时辰再说!邪臻意识体一虚,离开天池世界,散开灵觉,很快就找到了洞中的那口温泉。这阴风洞几位洞主还真是会享受啊,什么时鲜水果美酒佳肴摆了一大堆,不过现在便宜了邪臻。

  “喔,爽!”其实温泉已经不能给肉体带来常人的特殊舒适,邪臻的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回忆,是一种心灵上的满足。水灵之体,虽然自有妙用,却也同时会失去一些东西,至少凡人肉体的感受是难以完全再感受了!世上的事就是这样,很多时候,一饮一酌间,得失祸福真的是很难说的。

  邪臻吃了点甘甜的水果,竟然泡在温泉里睡了起来。

  此时,千里之外,墨非言已经追上了逃跑的相奇。相奇竟然还想再来一次分身逃跑,结果被墨非言锁定了真正的子午阴幡,没跑出几十里就被抓住了。恩,应该说是被追上了。不过两人实力差距太大,追上和抓住也差不多了。

  “英雄,咱们远日无怨近日无愁,你就放过我吧!”相奇表面上在恳求,暗自取出一件攻击性的法宝,一枚小小的梅花钉藏在手心,趁着墨非言被分散了注意力,扬手打出。只听一声惊叫,墨非言已经被梅花钉射穿了心窝。

  这要是普通人,就算是修真者,也要大有损伤了,可是墨非言可是半人半鬼之体,虽然不妨被伤,也只是惊讶而已。对他来说,伤了心脏和伤了指甲都是一样的,没有实质性的危害。不过这一伤还是引动了墨非言的怒火。

  历来武林人士都不会太重视暗器,即使用暗器,往往也会张口提醒。就是修真者争斗,使用法宝时,往往也会声明。这可以说是光明磊落,也可以说是一种迂腐执拗。不过在这个时代,偷袭还是被人所不耻的。这也是墨非言动怒的主要原因!本来他只是想收回子午阴幡就算了,可是这么一来,就一定要给相奇点好看了。

  墨非言是什么人?绝对不是那种任人揉捏的软柿子,连天香散人这种修炼了数千年的大高手都能斗个旗鼓相当,区区阴风洞相奇算什么?子午阳幡在空中一划,圈住梅花钉,猛然砸下,啪地一声把件法宝打得粉碎。

  “啊,不好!”相奇是又惊又怕,惊的是墨非言被梅花钉射穿竟然安然无恙,怕的自然是随之而来的报复,大叫一声掉头就跑。知道对方能够看穿分身,他也没有再费力动用三元九仙冠。可惜,他却不知是因为身上背着子午阴幡,才逃不出墨非言的灵觉,不然只要舍弃掉,凭借三元九仙冠的分身,便可轻易逃脱。

  对付相奇这种不入流的“高手”,墨非言连法宝都懒得用,五指凝爪,凌虚一抓,指间涌出一团幽冥死气灵蛇也似飞出,瞬间在相奇的胸前留下五个血窟窿。滋滋!死气并不消散,而是开始疯狂地腐蚀起伤口周围的血肉,疼得相奇连连惨叫,身子一斜,栽落云头,还没等落到地上,就已经被腐蚀成了一具森森白骨。哗啦!骨架落在地上,散成一片,堂堂的阴风洞二洞主就这么死翘翘了。子午阳幡一晃,那被相奇偷取的子午阴幡就飞回了墨非言手中。

  “二哥!”一声惊呼,两条身影破空而来。一个是锦袍白衣,腰悬长剑,俊朗不凡的翩翩少年,又惊又怒,泪流满面。一个是一身麻衣,脚踏笀鞋的枯瘦僧人,不苟言笑,手中捻动着一串似骨似玉的念珠。这二位正是阴风洞三洞主相拔和他的客卿无禅僧人。

  “阿弥陀佛!”无禅僧人喧了一声佛号,把手中佛珠抛起,双手如飞花乱舞,十数个手印翻转变化,然后结成不动明王印,向那佛珠一指。只见佛珠华光大作,撒下一片金芒罩向墨非言。刚一罩定,在佛珠中间,突然浮现出一个小小的佛陀之相,似是诵经一般低低梵唱,无数的卐字金轮劈头盖脸地砸向墨非言。

  自东汉末年以来,在原产地天竺日渐衰落的佛教,却在中华大地上日渐繁盛起来。不同于中原本土的道门,佛门的佛法更擅长于克制一切阴神幽冥之物。墨非言这回算是遇到了克星。别说脱不开那佛珠撒下的一片光芒,更是被接连落下的卍字金轮砸得元气溃散,神智朦胧。

  不过,墨非言又岂是省油的灯?突然一声厉啸,手中子午阴阳幡合一,化作一块令牌,古朴沉厚,上书一个血红的篆字,空。手捧令牌,口称密咒“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有无无有色空均!”,一朵黑色莲花从令牌中飞出,迎风变大,挡下所有攻击。

  这是墨非言的师父传下的妙法,专门用来低于佛法的克制。子午阴阳幡合一之后,那块令牌叫做子午阴阳令,配合似佛法而非佛法的密咒,便可凝聚出护身的九品黑莲,足以抵御一切佛法的攻击净化。

  这边激斗,那边相拔却是悲号不止。这阴风洞的三位洞主可是一奶同胞的兄弟,即使相泽和相拔两人感情最好,可相奇那也是血肉至亲啊!眼见兄长惨死,相拔坌愤不已,又见墨非言的九品黑莲挡下攻击,更是怒火升腾,一把抽出腰间阴风剑祭起,宝剑携带一道阴风斩向墨非言的颈项。

  这阴风剑以阴风为名,其实也是阴风洞的来历。本来这口剑才是阴风洞的镇洞之宝,相泽的七七归魂伏仙钟却是后来才得到的。作为阴风洞排名第二的法宝,阴风剑的威力也是非常强悍的,轻易地就撕开了包裹墨非言的幽冥死气。

  噗!血花飞溅,墨非言竟然被斩首当场!

  “阿弥陀佛!不脱轮回,便受羁绊,飞天遁地也难逃一死!”无禅僧人收回佛珠,面无表情地一阵慨叹,就不知是在叹息谁的生死了。

  天池世界里,聻灵仙子只觉得心绪不宁,却又不知有何事发生。师父术数天下无双,趋吉避凶,妙应无比。想来不会有什么大事,可是心里却始终像是堵了一块大石。无奈她作为人质留在天池世界里,来安邪臻的心,又出不去。也不知到底出了什么事,兀自无奈而已。

  却说邪臻泡在温泉里睡得正酣,相拔和无禅僧人已经收拾起相奇的尸骨返回了阴风洞。眼见府门倒塌,心知有变,二人也没有冒进。刚一落下云头,就有躲藏的喽啰跑出来,却也说不清状况。

  却说千里之外,相拔和无禅走后,墨非言的实体上方突然浮现出一块令牌,正是那二人搜寻不到的子午阴阳令。墨非言从令牌中飞出,一声嗟叹:“好险!差点真的死了!”言罢向那尸身一扑,片刻身首合一,毫发无伤,只是一张黑脸却透出了几分潮红,显示元气耗损不小。

  要说一切都要归功于墨非言的师父,那位术数无双的世外高人。他虽然没有直言墨非言夫妇下山后将遇到的劫难,却把一应应对的法门早就传下。墨非言祭出九品黑莲时,就已经把元神藏进了子午阴阳令。身体虽然被相拔斩首,却不致命。斩首,本来是墨非言的致命死穴,却因为元神被子午阴阳令保护,逃过一劫,仅仅是最后耗损些元气罢了。

  墨非言随手布下守护结界,席地座下,恢复不提。且说阴风洞前,相拔手持阴风剑就冲进洞里,无禅劝阻无效只好紧随其后,以防不测。本来相拔也不会冒进,但是听喽啰描述,打上门来的两人之一显然就是杀死二哥的墨非言,那另一个邪臻就算不是凶手,也直接被迁怒了!

  相拔一路飞跑,终于在温泉旁发现了酣睡的邪臻,气急大骂:“泼贼,欺人太甚!死来!”话音未落,手舞阴风剑当头斩落。不料,就在宝剑直逼颈项的时候,却遇到了一层淡淡的水波,激起一片涟漪,便无法寸进了。此时无禅已经随后赶到,眼中滑过一丝异色,却没有急着动手,悄然矗立一旁。

  邪臻终于悠悠转醒,哗啦一声,冲出温泉,悬立半空,似笑非笑地观看起二人来,手托下巴,兴趣盎然地喃喃低语:“恩恩,很有趣的样子……”

  “找死!”相拔也是怒急,刚才只是把个阴风剑当作普通兵器使用,现在才稍稍清醒,暗掐剑诀,祭起阴风剑,向邪臻斩下。

  不声不响,又是一片涟漪,飞剑难以在进。

  只见邪臻头顶水莲,神披神幕,手中也多了一口炽焰附身的白玉飞剑。

  “水莲神幕!”无禅见状一声惊叫,却是大为惊慌。



温馨提示:
邪天渡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邪天渡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邪天渡全文阅读和邪天渡txt全集下载。邪天渡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邪天渡 第58章 墨非言诈死应劫 相泽可是早就被邪臻吓怕了,现在随便邪臻一句话都会让他心惊胆颤,他的心里已经留下了无法磨灭的阴影。不需要再用什么手段,相泽就乖乖的招了:“阴风洞没什么好玩的,就是洞里有一眼温泉还算不错……” 2008-04-14 15:14:2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