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零五章 秦淮楠你好样的!

作者:风影2318    更新时间:2012-07-29 09:32:34    状态:已完结
  皇后失踪第十天,太后终于得知此事,凤颜大怒,立刻让皇上到了瑞祥宫问话。

  “母后,是皇儿的错,请母后责罚。”慕容殇低头,话中带着歉意。

  “你想瞒哀家多久?”太后手中攥着精雕细琢镶金带银小巧玉石石鼻烟壶,里面细细的塞满了凝神镇定的烟草,太后一嗅再嗅也挡不住心中的怒,压不下满腔的火。

  “皇儿知错……”慕容殇不想太多人知道此事,以免风声走漏,这话慕容殇没有说,怕伤了座上母亲的心。

  “错,错,错,你现在对哀家就只剩这一个字了吗?”

  “……孩儿……知错!”其实也真不剩什么了,当父皇离开时,很多东西都变淡了。

  荒山野岭间,还是那座破庙,只是今天众人的心情都不太爽快,只因肉票不合作,绑匪很头疼。

  “打麻将……”格莱商量的语气。

  “没兴趣!”萧寒月冷淡拒绝。

  ……

  “摇骰子……”汤森谄媚的建议。

  “玩腻了!”萧寒月无情的驳回。

  ……

  “那带你去林子打大猫!”西伯兴致的高昂。

  “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我信真主阿拉不杀生的。”萧寒月劝解的慈善。

  ……

  “那……你……到……底……想……干……什……么?”众人狂风暴雨的怒。

  “磨牙的各位,麻烦把你们的犬牙都收一收,我正在感受大自然最原始的魅力,硬要我没事找事做的,是你们!”

  萧寒月仰面,微微的闭眼,清风吹拂面容,暖阳照射大地,雪已经化了,不知道方中柏事查的怎么样了?皇上应该保了他的命了吧!!

  唉,人就是那么贱,当初在宫里,想出来,现在好不容易出来了,心里面惦记着太多的事和人,这会儿又想回去了,钱钟书爷爷,你真是有先见之明,围城一词何止诠释的只是婚姻,皇宫亦然。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人生永远都没有如意的,知足常乐,四个字,写起来那么简单,做起来难上加难啊!

  萧寒月坐在破庙台阶上,面朝绿林,背对破庙,手肘支在双腿上,双手捧着自己的双颊,眼神呆滞,表情如一,从昨天到今天,这就是她起床后唯一的姿势,估计明天还是如此。

  “那你说说,你到底是在看什么玩意儿?看了两天了。”众人顺着她的视线,换了无数的角度,左边右边,挂房梁上,趴地板上,如何都没看出她一眼望去到底在看些什么??

  “我在看花儿为什么如此红,树叶为什么那么绿,看枯树吐春芽,看又一年的生命盎然,思考土匪为什么能啰嗦的像女人,男人为什么还会绣花?”

  角落里正穿针引线,眉目细致的迈姆,手中捏着的针如同毫毛,被萧寒月突然点名,抬起迷茫的眼,向他们投来疑惑的一撇,顿时恶心得讨论的一干群众呕吐不止。

  萧寒月哆嗦着身子,玩命摇头,迈姆啊迈姆,你怎么对得起你两米高的个子。

  “你在想皇宫里的人吗?”朗斯俊朗的脸绿油油的透着明显的不悦。

  萧寒月突如其来的一句:“我最讨厌别人骗我!”

  朗斯并不吃惊,只是沉默一会:“你……偷了我的老鼠药!”

  “你到底是什么毛病?”萧寒月斜眼看朗斯。

  众人……

  这两人又开始文不对题了。

  萧寒月问:“为什么脸不一样?”

  朗斯答:“易容了。”

  “为什么头发颜色不一样?”

  “染的,以前。”

  “为什么眼珠颜色不一样?”

  “我可以变。”

  “为什么个子身材不一样?”

  “我会缩骨功。”

  萧寒月咬牙,擦,还真有这种功夫?!

  “为什么连声音都不一样?”

  “我吞了老鼠药,可以变声。”

  擦擦擦,原来他们家的老鼠药还有这种功效。

  众人继续……

  两人明明有问有答,一问一答,前言搭着后语,牛头对着马嘴,可是旁观的他们还是听不懂。

  “秦淮楠,你骗的我好苦啊。”

  “我不叫秦淮楠,我叫安德鲁.罗波尔斯.迪伦雅.朗斯烈。

  擦擦擦擦……,他是从俄罗斯来的吗?这么长的名字。

  “什么时候送我回去?”

  是的,她知道了,在第七天的时候,她和他滚下山,在滚的过程中,她一不小心摸到了一包东西,趁着大家都滚的忘乎所以,她掏出来装自己的身上,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刻掏出来研究,居然是秦淮楠随身携带的老鼠药!!可见老鼠药根本就是假的,那当时她在坤宁宫药死的那些老鼠估计也是他在作祟了。

  “你……就那么想回去?”

  “你骗了我,我不会原谅你的,希望小珠没事,如果你伤了小珠,我就让你赔命。”

  “萧寒月……你伤我,比我想象中的重。”心间有抹疼,疼的让朗斯喘不上气。

  “如果我对你说,秦淮楠,你对我无关紧要,你骗我,我没有半点难受,你相信吗?”无所谓的语气,萧寒月尽量让自己的话平静了,不过听起来效果不怎么样。

  “对不起!”朗斯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

  “别客气。”

  “你……不要这样?”

  “……”萧寒月不再说话,不然要怎么样?他拿秦淮楠当朋友,可秦淮楠并不是秦淮楠,她不计较,可他居然还是凌越天的人,即使他说是还人情,但不争的事实是,迷药是他下的,自己是他绑来的,一切的一切从头到尾都是伤害,让她如何再信他。

  “现在我没法送你走。”

  “那么请不要打搅我发呆,谢谢。”

  众人已经开始慢慢散去,把尴尬的空间留给两人,朗斯深深的看着不再看他的萧寒月,他们俩又回到了原点。

  “寒月,如果你不再相信我,就不要再相信身边的任何人。”叹口气,朗斯起身,话中带着浓浓的提醒。

  萧寒月的背一阵僵直,始终没有回头。

  皇后失踪第十一天,方中柏上朝,朝中大乱

  “简部省布政使王守望侵吞赈灾银两,以财务贿赂权贵,一千多万两银子全部被侵吞,简部省上至总督,下至州县衙役,全省官员无不染指,涉及人员上百,现已得到账本,证据确凿,居官者习于贪,无异盗贼,其间颇能自守者,千百不一二焉。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们,还要朕念下去吗?要不要朕给你再念念受贿权贵发的有哪些?”

  朝堂上,慕容殇将手中的折子砸在案上,脆然的声音犹如人头落地般惊心,声音里的寒让朝堂上的人一并跪倒,折子里的人——王守望早就瘫软在地,连跪都没了力气。

  慕容殇怒极反笑,那笑犹如一把把钢刀,直逼朝堂下众位涉及官员的颈项。

  “现在不说话了?好,小夏子,把折子抬上来。”

  慕容殇身旁的小夏子招呼着小太监抬了一担奏折上殿,明黄色的折子在青天白日下闪着让人胆寒的冷光,像随时都可以取人命般犀利。

  “都给我扔下去,让他们看看,好好看看,这折子里全是参方中柏的人,你们一个一个都是简部省的官,朕要是不让人保方中柏的命,他现在早就命丧黄泉了,贪污,暗杀,行贿,欺霸,随意增收苛捐杂税,还有什么事你们不敢做的,你们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干脆朕把国库倾开,将皇银都散给你们可好?!!”

  “来人,将王守望推出去斩了。”

  “皇上饶命,皇上饶命,都是……”王守望后面的话被架拖的侍卫适时的用破布堵住,没有说出来。

  慕容殇冷笑,眼光半点没有离开跪在地上的凌越天,他,也有害怕到流汗的时候,何必如此担心,慕容殇眼神如炬,王守望没说出的那半句话慕容殇心底清楚,无非是招供主谋属凌越天,他……可没打算如此轻易放过凌越天。

  此次先后有五十六人被正法,四十六人被流放,简部省的官员几乎“为之一空”,而贪污的主谋凌越天居然安然无恙。

  那作为证据的几本账簿里没有任何关系到凌越天的只言半语,到底是为什么,无人能知,有人猜测是方中柏私藏,有人猜是当今皇上看在皇后面上,暂且饶过这次。

  不过谁都没想到,慕容殇之所以放过凌越天,是因为贪污并不能够将凌家赶尽杀绝,凌家人,无情堡,他慕容殇只会留一人,就是,萧寒月。

  那边朝堂风起云涌,这边皇宫佛堂内,一片愁云惨淡,乌云罩顶。

  老和尚以出宫云游为由离开半月足以,在外和列班神仙吃尽了风国珍馐美味,腆着肚子,刚回来跟太后请过安,见着太后气色不好,多嘴问了隐姑姑两句。

  隐姑姑行三八之举,大有一诉衷肠之势拉着他到墙角,甩给他五个大字,“皇后失踪了!!”震的他天旋地转,海枯石烂,差点当着隐姑姑的面痛哭流涕。

  “师父,你看吧,你要和几位师父玩,这下好了,皇后失踪,我们还没跟着,要是出了什么事,皇后落水镇魂的事就成了白费,你耗了几位师父那么大的精法,如果皇后出事,殃及性命,你再上天庭不还被剥了皮去!!”芸儿双手环胸斜睨着在地上聋拉着头没精神的师父。

  “芸儿,为师知道错了,你就不要再说了。”

  “我不说?我能不说吗?你们那胡吃海喝的邋遢样子,简直连我这当徒弟的都深觉汗颜,这下好了,吃喝玩乐误了正事,后悔了,后悔有用吗?”芸儿化身母老虎对老和尚尽情的咆哮,将这半个月的郁闷之气全部发泄出来。



温馨提示:
杀手皇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杀手皇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杀手皇后全文阅读和杀手皇后txt全集下载。杀手皇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杀手皇后 第一百零五章 秦淮楠你好样的!   皇后失踪第十天,太后终于得知此事,凤颜大怒,立刻让皇上到了瑞祥宫问话。   “母后,是皇儿的错,请母后责罚。”慕容殇低头,话中带着歉意。   “你想瞒哀家多久?”太后手中攥着精雕细琢镶金带银小巧玉 2012-07-29 09:32: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