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一十二章

作者:风影2318    更新时间:2012-08-06 15:04:04    状态:已完结
  分开一段时间,就变了一个人吗?萧寒月尖着手指去掐慕容殇的脸,直到一声吃疼传入自己的耳,她才凉凉的收回手:“皮是真的,怎么个性变这么奇怪了。”

  慕容殇一阵气紧,被萧寒月标的话和她新立异的想法弄得哭笑不得。

  “皇宫中除了朕敢吻你,还有谁敢?”本来是打趣的话,说出来,两人皆是一愣,萧寒月盯着盖在自己身上的棉被发呆,慕容殇盯着萧寒月发呆的表情发呆,慕容言,在皇宫内吻过萧寒月的人还有慕容言。

  慕容殇先回了神,一阵苦笑,终于明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不过明白的晚了……

  “皇上,战争打响了,臣妾回来了,您的承诺呢?”萧寒月断了彼此的尴尬,直言。

  ……慕容殇的手不禁紧了紧,该来的终于来了,她如此聪明,糊弄根本就不是办法。

  “你才回来连身体都还未恢复,这事暂时不谈。”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皇上,方中柏现在应该已经和臣妾的义父勾肩搭背了吧,您还是不能答应臣妾放无情堡一马?一定要斩草除根?!”

  “萧寒月,你大不韪的话越说越顺嘴了,是朕太纵容你了吗?”

  一回来就吵架,一回来就阴阳怪气,一回来就针锋相对,一回来就避重就轻,慕容殇你个懦夫!!

  两人怒目而视,皆不示弱,对瞪到萧寒月以为快天荒地老时,突然一笑,凄凉悲切:“皇上,臣妾累了。”收了视线,萧寒月虚弱的不愿再多说。

  她在慕容殇眼里看到了赶尽杀绝四个字。

  ……

  萧寒月自白书

  我叫萧寒月,我不喜欢勾心斗角,但不表示不会勾心斗角,当杀手那会没少演过戏,我们的大(和谐)boss有戏剧情节,长期梦想自己是好莱坞红的发紫的角,但是上帝是公平的,因为boss长相的局限性,他只能运用自己仅有的高超智商逼迫手下人继承他愿望的实现。

  对于杀手非要请专业戏剧社来授教……这一点让众多手下都无可奈何,而boss请的这个戏剧社是个好戏剧社,据说与世界各地很多政府挂钩。

  戏剧社教演戏的同时,还附赠各种心理培训活动,各种抵挡拷问的手段,这种反间谍阴谋,其间我们这些当人手下的人就成了一批试验品。

  我们每天演戏,挨打,训练,被揍的鼻青脸肿的还要一脸倨傲的演贵族,学礼仪,有时候我都怀疑自己不是被训练出来当杀手,而是被训练出来去当间谍的。

  不过事实印证,我的猜测准确,因为当我们一百人进去,五人出来,而我就是五人当中之一成功完成训练,没有被教官杀死,才发现我第一任务居然不是去狙击,而是扮演中东最大石油商最信任的“情妇”?!

  我如此中庸,长的像情妇吗?石油商又不是被石油糊住眼睛了,但boss不愧是boss,他说你行的,我还真就蒙混了所有人的眼光,事后根据同伴形容,我真是扮的惟妙惟肖。

  以上,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

  其实我只是想告诉大家,我真的会演戏,而且演起来挺像那么一回事,至少任务中,骗过了毒枭,骗过了黑道,骗过了政要,骗过了首脑,骗过了竞争对手,骗过了平民老百姓,从来没有失误,最后还不是因为任务失败丧命,而是因为boss陷害而曲终,总体来说,我算个合格的主业杀手,副业间谍也干的不错。

  我用程鸣一给的雪珠九蛇,对他提了一个要求,不是保我的命,我要他告诉皇宫中到底谁都是凌越天的人。

  记得我对他说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他脸都绿了。

  我命我来定,我习惯用交易换取利益,等人来解救?!这是一种变相的软弱,我的命,无情堡所有人的命,我都会握在手里。

  程鸣一最后绿着脸还是答应了我的要求,当他把记着人名单的长长密件交给我的时候,我是多么的后悔,我错了,我不该让他把皇宫内属于凌越天的人的名单给我。

  我应该让他给我皇宫内到底还有谁不是凌越天的人的名单。

  朝堂后宫,妃子丫鬟,太监内务,甚至到禁军锦衣卫,人多的简直刺瞎我的狗眼啊我。

  凌越天他是准备运输买卖人口啊,当蛇头当的真是兴趣盎然。

  我肝胆俱颤,这下脸绿的人换做是我了。我跟程鸣一商量,咱能不能换份相反的名单。

  他摇头:“不能,你的要求我满足了,你……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嘿嘿,其实我知道他想说你好好保重。一个人的眼睛有时候能欺骗别人,但有时候也能出卖自己。

  唉,我捏着名单无可奈何,白纸黑字看的我眼疼啊眼疼,好像被人当面撒了一把石灰粉,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心也跟着一起扭曲。

  他妈的,不是说十指连心,怎么眼疼也关心的事。

  我周身不爽的把名单背了下来,一把火烧了名单,看着小珠两字在火焰里化作灰烬,我突然眼不疼了,心也淡定了,脑海里叫萧寒月的恶魔终于打败了叫萧寒月的天使,嚣张跋扈的告诉当事人——萧寒月‘原来皇宫中真的没人可信’。

  我曾经想让桃妃见识见识什么叫双料间谍,但小珠让我见识了什么叫双料反间谍。

  她该是朗斯烈一个地方来的吧,冰天雪地的俄罗斯,盛产美女和间谍的地方……

  在背叛面前,我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后来想想,其实小珠如此也不算背叛,人家本就不是我方同伴,也难为她陪我做戏了。

  况且我叫萧寒月,不是林黛玉,没有人会给我过多的时间伤春悲秋,眼泪是最不值钱的东西,想活就得自己争取,我不欣赏呕血而亡的悲情,更没有好死不如赖活着的伟大情操,如果自己的命运都掌握不了,生在这可悲的时代就更可悲了。

  人一旦有防备之心,就会发现其实对方有很多破绽,例如我与慕容殇外出,谁都不知道的事,为什么凌越天就知道,为什么他就那么准确的摸到我们的踪迹和地点,因为从皇宫出发起,就有一个我贴身的人时时刻刻的一路做标记,留信号。

  所以我和小珠被人劫走,与其说小珠知道,小夏子知道,不如说所有人都知道。

  我利用程鸣一知道皇宫内哪些是凌越天的人,那慕容殇不知道吗?他不知道小珠和小夏子是凌越天的人吗?

  他其实知道的,而且比我早,他不过是将计就计欺骗凌越天,伪装得他好像不知情一般,让凌越天误以为是方中柏在搞鬼,是方中柏在帮他凌越天,让凌越天纳方中柏为自己人。

  这就是他的爱?一而再再而三的想方的设法利用,谁要跟我说这就是爱,我一定用板砖把说此话的人一砖拍死。

  这些事我现在想想都不禁失笑,看看我们俩夫妻,比斯密斯夫妇还恐怖,勾心斗角的藏着掖着的没有一句真心话。

  我是科班出身,慕容殇是实战中壮大,我们俩面对对方做戏都是做全套,没有一点放水,如此……我如何会爱上他,防他都来不及。

  只是我生在好时候,过好日子过的太舒服了,最终没能算赢慕容殇。

  我算计了那么多,可万万就没有算到,朗斯烈并不是凌越天安插在皇宫内的,他是慕容殇安插进来的。

  他当初中箭是自己插在身上的,只为让凌越天救,然后借由报恩之名接近凌越天而已,而我就是漏了朗斯烈和慕容殇之间的关系这一点,最后丧了无情堡和凌家所有人的命。

  我尽力了,男人,真是太可怕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当我从破庙回皇宫时,还不知道这一真相。

  ~~~~~~~~~

  在皇宫长大的男人谁人能逃过争斗的命运,即使你坐在皇位上,也有人会想拉你落马,或者看着别人拉你落马,所以当谁告诉我非我不可,基于女人是感性动物,动心是可以的,但动真格就免了,被人骗多了,我谁都不相信。

  你现在爱我,以后呢?不好意思,在皇宫呆久了,难免会有被害妄想症,大家多包涵,所以爱情……在政治下是个笑话。

  事已至此,皇宫内谁还有利用的资格,是有的,有个人,有个装清闲不管事,却权高于皇上的人……皇太后!!

  如果说这宫中谁最不想我萧寒月活的,我现在可以肯定的说,是皇太后。

  乱皇上心智的女人,后宫怎么能容,皇上可以好色但是不能纵欲,皇上可以谈情但是不能动心,可怜的皇上,如果你破了你娘的戒,天不收你,你娘都不准。

  突然对现代婚姻法寄予无比的尊重,至少一纸保障,夫妻感情破裂还可以对分夫妻共同财产,而在皇宫,你要跟皇上离婚,分一半皇宫是无望了,净身出户都是奢望,最有望的结局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从古至今,只要是皇上辈儿的,腻歪了的女人都在冷宫闲着,什么时候见过欢天喜地的出宫,嫁做他人妇。

  因此考虑能保一条人命的领导,她也能取人命,所以现在我找皇太后同志好好商量一下,把我赶出皇宫最两全其美绝妙的办法,而不是等皇太后因为皇上发春,一时动怒一刀宰了我。



温馨提示:
杀手皇后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杀手皇后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杀手皇后全文阅读和杀手皇后txt全集下载。杀手皇后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杀手皇后 第一百一十二章   分开一段时间,就变了一个人吗?萧寒月尖着手指去掐慕容殇的脸,直到一声吃疼传入自己的耳,她才凉凉的收回手:“皮是真的,怎么个性变这么奇怪了。”   慕容殇一阵气紧,被萧寒月标的话和她新立异的想法弄得 2012-08-06 15:04:0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