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5章:不稀罕你的可怜

作者:千羽兮    更新时间:2012-08-11 13:59:07    状态:已完结
“呵呵呵……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不怕我把你扔给那些死尸?”赫连峙已经掌握了她的弱点,想看看她听到这句话后是什么表情。

“你……你……你每次就只会拿这些威胁我,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怕死,你要把我扔进去对不对,那你就扔啊,大不了在那些死尸没苏醒前,我先死……”看着他那张有着天使般恶魔的脸庞,岑雪的眼眶一红,泪水哗哗的落下。

她的异常反应,让赫连峙有些手足无措,想不到她竟会因他这句话哭起来,看着她满脸的泪痕和颤抖的娇小身躯,他心疼的将她抱紧,在她耳边轻声的安慰着她:“哭什么,你不是很坚强不怕死的吗?连孤都敢打,这会却在这哭!”

“呜呜呜……你杀了我,杀了我呀,反正我早就做好了死的准备,我死了不就正合你的意吗?”岑雪靠在他怀里哭泣着,完全不知道此刻他的脸色有多难看。

“闭嘴……林岑雪,孤警告你,要是你以后在说半个死字,孤就罚你三天三夜下不了床。”不知为什么,他刚才在听到她求死的那瞬间,心里有说不出了紧张心慌,那种害怕失去的感觉,已经有多久没有在他心里出现过了?

岑雪最讨厌人家威胁她,使劲的推开他坐起,眼里依旧保留着那股坚定和忧伤:“你不要拿这些威胁我,我不吃这套,你们这里做主子的,就没一个好人,凭什么我要被她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又不认识她,八竿子打不到一起,她凭什么一进门就打我!”

赫连峙看着她脸上的伤,确实是红肿得厉害,白冰萱自幼习过些拳脚功夫,想必手劲也肯定比较重,拉过她回到怀里,王者般的命令的口气再次命令着她:“记住孤的话,孤要你好好的活着陪在孤的身边,这次委屈你了,孤保证以后不会在让任何人欺负你!”

“省省吧你,本小姐才不稀罕你的可怜,把你的这套功夫拿去给你的惠贵妃吧!”岑雪在他怀里挣扎着要离开,男人的甜言蜜语不能相信,尤其是像他这样的男人。

赫连峙困惑的皱紧的眉头,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堂堂一个君王对她许下承诺,可她却视为粪土,试问天下有多少女子想要得到他的一句关心,而她却如此的不在乎,不稀罕,那她到底在乎的是什么呢?

将她扶正看着自己,赫连峙想要看看她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可一对上她泪水泛滥的脸颊,他的心便再次的收紧。

“孤命令你不准再哭,要是再哭,孤就将你……将你……”后面的话拖了半天都没说出来,他也犹豫着该罚她些什么才好呢?

“你又要将我干嘛?扔进帝陵喂死尸?还是要罚我三天三夜下不了床?”轻声的抽泣着,见他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索性她先开口先发制人。

“将你绑在床上,一辈下不了床!”微微勾起嘴唇,看她还敢跟他顶嘴,他赫连峙说到做到,真将她绑一辈子,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你……禽兽……暴君……你放开我,你去找你那些爱妃去,我这不欢迎你!”真要被他绑一辈子,她还不如一头撞死得了。

“小宠儿,看来你真是一心想寻死是吧,那孤就成全你……”一声话落,赫连峙将她压倒在床上,狂吻随即落下,但过于猛烈的尺度,将岑雪弄疼了,脸颊碰撞上脸颊,也摩擦到了岑雪受伤的脸颊,让她呼疼出声。

“好疼,你放开,为什么你老是这样欺负我?”赫连峙听到她的哭喊,立刻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看着被他捏得发红的手腕,还有脸颊上刺眼的红肿,赫连峙起身拿起刚才放在床边的毛巾,放到热水里侵湿拧干后,为她轻柔的敷在脸庞上道:“平时看你挺机灵的,怎么你就不会避开吗?”

岑雪抽了抽鼻子,很是委屈的反驳道:“你的爱妃一进门,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打人,我又不是先知,又不是武功高强的女侠,你要我怎么躲呀?”

看着她气嘟嘟的脸颊,还有那一张一开的红唇,他就觉得口渴,咽了咽口水,出奇般柔情的安慰着她:“你这一个耳光,却换来了孤亲手为你敷热毛巾,难道还不值得吗?”

老天呀!他这是在说什么话,岑雪推开他站起,一脸愤愤不平的朝他说道:“我不稀罕,谁稀罕谁去挨耳光去,总之我就是不稀罕,我巴不得你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最好你听从你那爱妃的话,把我轰出去,我还谢天谢地呢!”

岑雪嗖的站起来,腰间的半块白玉翡翠在腰间晃了晃,直接进入了赫连峙眼帘,这半块白脂雕空的翡翠看着十分的眼熟,在脑子里搜索了一遍,恍然大悟……这不正是淳于谦一直都系在腰间的挂饰吗?为何会有一半在她的手里?

想起白冰萱的话,赫连峙的脸色骤然大变,愤怒的起身,一步步的走近她……

岑雪好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他又发脾气了吗?但是刚才见他的样子一副能开得起玩笑似的,看来帝王之心不是她可以揣测得了的。

“说,你和淳于谦到底是什么关系?”

赫连峙走到向她,他眼神中骤然变换的眸光,让岑雪觉得大不妙,一步步后退的想要避开他,但身后不远处就已经被他逼到门前了,她根本就无路可退,又不能跑出去,怕连累了外面的几个丫头。

“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没有别的关系!”

回答间,岑雪已经被他逼到了他的身躯与雕花木门之间,他那浓郁的鼻息喷洒在她的脸颊之上,让她整个人都感觉呗他包围了。

对于岑雪的回答,赫连峙似乎不太满意,冷眼漂了一下她腰间的白玉翡翠,伸手粗鲁的从她的腰带上将翡翠扯了下来,在她眼前摇晃着质问着:“没有别的关系?难道你以为孤是三岁的孩童吗?就这么轻易的被你愚弄,轻信了你的话?”

岑雪看着他手里的白玉翡翠,这不是淳于大哥送给她的礼物吗?这个男人也太心胸狭窄了,一枚翡翠就给人乱定罪名,可恶……

扭过头不想面对这种暴君,他是恶魔禽兽,残忍嗜血,以喝女子的鲜血为兴趣,再继续面对他,她一定会死得很难看。

赫连峙看着她这傲慢的举动,伸手将她的下颚狠狠的钳制住,迫使她抬头面对自己,对上他的黑眸!

“女人,孤警告你,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已经是孤的女人了,要是让孤发现你跟其他男人有不正常的关系,孤会随了你的愿,让你去跟那些尸兵作伴。当然,那个男人也同样得不到好下场,你可要长点记性!”

赫连峙那沙哑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下颚那阵阵的剧痛让岑雪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的声音犹如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让她从心底升起一股恐慌。

岑雪艰难的点点头,她可以去死,但是她不能连累到淳于大哥,只能暂时乖乖听他的话。

看着她顺从的点头,赫连峙才满意的松开了手,一得到解脱的岑雪,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刚才他的手劲很大,差点都要将她的下颚骨都捏碎了。

“这东西既然那小子给你了,你就留着吧,不过可要记好孤刚才的那番话!”将白玉翡翠还给她,依旧不忘再次提醒一句。

接过翡翠,岑雪不发一语,身子已经被他拉上了床榻……

仪澜宫内,惠贵妃白冰萱在为今夜王上的驾临而做准备,换上昨日刚做好的一套新衣衫,今天刚好派上了用场,特意让她的小厨房准备了王上最喜欢吃的糕点,精心的打扮后妩媚动人的出现在铜镜内,心里还美滋滋的想着,等会王上看到自己这副娇态后是什么表情?

“娘娘,您这身衣服可真是美艳无比,等会王上看了,以后肯定会对你更疼爱有加,说不定,那王后的凤冠,很快就会落到贵妃娘娘您的头上了呢!”一旁的宫女见她如此的精心准备,当然也要配合的夸赞她。

白冰萱高傲的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对身边宫女说的话更是信心满满,笑容止不住的挂在了嘴边,可看看外面的天色,这会王上应该早就处理好政务了呀,可为何还是迟迟不见圣驾呢?

“冬儿,你去御书房看看,是不是王上还在忙着国事,要是不见王上圣驾的话,你就打听问问王上去了哪里,快去快回!”白冰萱越等越不是滋味,王上以前一向都很守时的,要是有急事的话,也会派人过来传话,可如今是怎么了,连半个口信都没有?

“是,奴婢立刻就去!”话落,冬儿已经提起裙摆跑出了仪澜宫。

冬儿一路跑去御书房,向御书房伺候的太监打听了一番,说王上早就离开了御书房,不过王上去了那里,他们就不知道了。

没有打探到王上的去处,冬儿也不敢回去复命,焦急之际,恰好看到伺候在王上身边的赵公公走了过来,好像遇到救星似的跑上去。

“赵公公……赵公公,王上不在御书房,也没有去惠贵妃那,贵妃娘娘让奴婢来问问王上去了哪?”冬儿一脸奉承的样子,向他打听着。

“没有去惠贵妃那呀?那肯定王上还在文渊阁的林美人那,早几个时辰王上就过去了,后来还派人来把响午没批阅完的折子也送到了文渊阁!”赵常德小声的在冬儿耳边说着,她可是贵妃娘娘身边的人,当然怠慢不得。

“那我得立刻赶回去向娘娘禀报,多谢赵公公的指引,娘娘日后会一定会记得你的好处!”



温馨提示:
楼兰诅咒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楼兰诅咒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楼兰诅咒全文阅读和楼兰诅咒txt全集下载。楼兰诅咒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楼兰诅咒 第25章:不稀罕你的可怜 “呵呵呵……难道你真的不怕死吗?不怕我把你扔给那些死尸?”赫连峙已经掌握了她的弱点,想看看她听到这句话后是什么表情。 “你……你……你每次就只会拿这些威胁我,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怕死,你要把我扔进去对 2012-08-11 13:59: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