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8章:真是有羞国体

作者:千羽兮    更新时间:2012-08-18 01:38:38    状态:已完结
她身着一袭火红艳丽轻纱短裙,上身露出了性感的小蛮腰,下半身高叉的短裙,刚刚好遮挡住翘挺的臀部,一袭红色的薄纱遮住了她的脸颊,但是赫连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堂堂一国贵妃,竟然在人前打扮成这幅模样,好在她现在是遮住了脸颊,要是等会被人认了出来,这真是有羞国体。

她妩媚且性感火辣的身姿,一步步的走到了大殿的中央,赫连峙知道是她,也不好下她的台,轰她出去,只能看看下面她还要玩什么花招,不过这次她的这步棋,是下错了。

白冰萱举手投足间,一阵阵的香气从她身上散发而出,性感妖媚的装扮,吸引了今晚大殿上无数男人的眼睛,但是宇文拓一眼就认出了此女子是惠贵妃。

从她进入大殿一直到现在,他拒绝了一些大臣的敬酒,独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低着头,默默的喝着酒,不适合抬头去那一幕幕的激情。

萧伯毅看着突然闯入大殿的女人,本想派兵拦住此女子,但是见王上都没有啃声,他也不好强出头,再者细细对上那双眼睛,他是怎么看,都觉得像是某人?

大殿内的音乐突然换了一首,大殿中的红衣女子也摆出了一个最能撩拨男人的姿势,随着音乐响起,她开始挥舞着纤细的手臂,扭动着腰肢,在众人面前翩翩起舞。

但是,她的舞姿很是一般,让眼尖的单羽舞也发现了她的秘密,白冰萱自小就爱练习武功,对舞蹈这类,算是她比较弱的。

白冰萱在大殿中央起舞着,炎热的天气,在大殿中舞上一曲,再来转上一圈,着实是将她累到了,不过这就是她的目的。

燥热的她浑身都冒出了一层层细细的香汗,让整个大殿瞬间香气四溢,犹如身在一片花海当中。

白冰萱脸上始终都带着媚笑,尤其是那双勾人的魅眼,时时刻刻都注视着宝座前面赫连峙的反应,只要他的脸上挂上一丝的笑容,看来今天算是大功告成了。

但赫连峙的反应似乎没有达到她预定的效果,赫连峙只是坐在宝座上,看着下面的一切都尽收在眼底,脸上没有任何兴奋的表情,更没有一丝的激情。

白琰看着大殿里那群男人们看自己女儿的眼光,一个个都已经被冰儿给迷惑住了,相信王上今晚一定会宠幸他的女儿,更希望冰儿能争气一些,争取早日怀上王储!

白冰萱在大殿中一舞一姿都媚态十足,随后,又进来一群舞姬,将她团团围在中间,将大殿内其他人的目光都遮挡住,由于地理位置,也只能有赫连峙一人看得到她。

单羽舞摇摇头,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低头喝了一口杯中的美酒,若无其事的与身边的萧伯毅闲聊着,等着看王上是何反应。

而宇文拓的态度和单羽舞差不多,他看着身边的白琰那笑得灿烂如花的笑容,看来这主意他肯定是事前知道的,尤其是那股带着奇香的香味,这东西叫“绮罗香”是一种很猛烈的媚药,但是这种媚药一定要混合着葡萄美酒,才能发挥出它特有的药效。

这东西可不是宫中所有之物,后宫之中一直都不允许嫔妃使用这种东西,这种东西太过伤身,王上贵为龙体,怎可以沉迷于淫乱的闺房之乐,看来这次白丞相和女儿是下决心赌一把,试图让女儿再获恩宠。

别以为他宇文拓这个月一直在边关就不知道宫中发生的事情,一名突如其来的女子,打破了惠贵妃的转宠,而王后的突然病逝恐怕也跟这父女俩脱不了干系!

王上一直都将这些东西看在眼里,只是他自己也是早就想将王后废除,两年前的那场政变,他一直都知道王后在暗中给叛乱者放消息,只不过她是先皇倾点的王后,也没有证据能指证她出卖了自己,最后赫连峙还是将她忍了下来,继续让她做一个有名无实的王后。

白琰父女俩既然帮王上去掉了王后,他自然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于王后病逝这件事,他也从来没有派人去调查去追究。

但是,那个突如其来的女子的谁,今晚的宴席上也没有见到她的身影,只有惠贵妃在大殿之上妩骚弄姿,公然的诱惑王上!

正在这时,一名小太监送上了一壶美酒,还预备了水晶夜光杯,这一切都跟宇文拓的联想对上了,只要王上喝下这葡萄美酒,药效立刻发作,白冰萱在大殿上这媚态诱人的模样,定能勾起王上对她的那份欲望!

白冰萱看到小太监将酒送了上去,赵常德接过后在送到王上的桌前,为王上斟了一杯。

赫连峙要是连这点小把戏都不能识破,就不配坐上这个位置了,看着水晶杯中的美酒,赫连峙故意拿起酒杯闻了一下,突然嘴角蠕动,唤来了赵常德,交代了几句后,赵常德就往大殿外跑去。

白冰萱眉头紧皱,这似乎不是她所预料的事情,为什么王上不喝下那葡萄美酒?王上刚才唤来赵常德,随后就匆忙的离开,这是唱得哪一出?

白琰见王上没有喝下葡萄酒,特意起身朝王上远敬一杯酒,赫连峙就如了他的愿,也端起酒杯一口而尽,但是他喝下的不是那葡萄酒,而是这陈年的女儿红!

宇文拓低头自顾自的喝着酒,心底一阵冷笑,白琰呀白琰,别以为王上长年久居深宫,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懂,看来这次他们父女俩会输得很难看,不过这出戏码不错,让他刚刚回宫,就有一出好戏可看。

惠贵妃白冰萱越来越焦急了,眼看着这首曲子就快结束,她自己也被王上这举动弄得有些手忙脚乱,舞步也明显的出错了几次,还好周围有舞姬围绕着她,不至于错得那么明显。

萧伯毅和单羽舞也是抱着一种观看的态度,看着白冰萱父女俩怎么收场,还是要一直这么跳下去呢?

就在这时,跑出去的赵常德又跑了回来,身后款款而至跟随着一名女子,女子梳着简单的发髻,发髻上只是简单的点缀了一根珍珠的发钗,披散在后的长发带着些许的波浪微卷,发色更是不同于常人,带着一点点的棕色,看起来更为的特别,亮丽!

女子从宇文拓的身前走过,一眼都没有看向他,而却让宇文拓将她整个人都看得一清二楚,果然是位世间少有的佳人,楼兰国的气候比较炎热,女子的肤色都大多偏黑,很少能有人像她这般的白皙,似乎脸上能捏得出水那般。

身穿一套鹅黄色的轻纱薄裙,走路时薄纱缓缓飘起,如水的眼眸没有向四周张望而去,一直都看向王上的位置,提起裙摆走上台阶,来到他的跟前。

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准备入睡的林岑雪,赵常德命人飞快的跑到她的文渊阁将她请了来,岑雪一向都不是特别注重外表的打扮,就如此的简单的整理了一下,甚至脸上没有一点粉黛,就跟着小太监过来了。

她的出现让白冰萱气得牙痒痒,舞步频频出错,在赫连峙将岑雪拥入怀中的那一刻,她更是脚下不稳跌倒在地……啊……

岑雪走到他身边,被他一把拥入怀里,大殿内正在起舞的舞姬突然跌倒,发出呼声,将岑雪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赫连峙一声不吭,将桌上那杯葡萄酒端起送到她嘴边,岑雪的目光一直看着在大殿中摔倒的舞姬,只觉得她看着很眼熟,尤其是她那双眼睛,总让她觉得是在哪里见过?

白冰萱跌倒再地,当众出丑让她颜面何存,好在她蒙着面纱,别人不知道是她,当她再地上爬起来时,正好见到王上再喂那个贱女人喝下葡萄酒,完了……她的这次计划被这个贱女人一手搞乱了。

岑雪看着大殿中舞姬站了起来,与自己的视线刚好对上,赫连峙送到她嘴边的葡萄酒香醇诱人,让岑雪毫不客气的一口喝了下去,在对上那名舞姬的眼神后,更是带着憎恨的眼神紧紧的盯着自己。

岑雪一时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自己跟她有仇吗?要说这宫中最恨自己的女人,也就是惠贵妃一人吧,其他人她应该没有得罪才是。

想到这点,岑雪突然在大脑中亮起了红灯,怪不得看着那么眼熟,原来这个女人是惠贵妃白冰萱!

看她这身打扮,相必是来勾引这个男人的吧?看现在自己被这个男人抱着,她就醋意大发的狠狠盯着自己看,原来如此!

“小东西,你在看什么?这酒怎么样,要不要再来一杯?”赫连峙将她抱得更紧,吐着热气在她耳边问道。

“没看什么,这红酒不错,比我们那的红酒好喝。”岑雪漫不经心的道。

“红酒?”赫连峙看着她。

“我们那的葡萄酒简称为红酒,两个字比较好记。”岑雪随口的回答。

赫连峙看着水晶杯中的葡萄美酒,颜色鲜艳如血,称其为红酒,确实有道理。

岑雪又喝下了一杯他送到嘴边的葡萄酒,一股奇特好闻的香味扑入她的鼻尖,让她顿时觉得浑身有些燥热起来?

大殿中的曲子停了下来,白冰萱的表演已经结束,不管她想在找任何理由,都不能继续留在大殿之上,除非她挑明了自己的身份……白氏惠贵妃!

单羽舞刚才从岑雪进来的时候,就一直静静的观察着她,更小声的询问了身边的萧伯毅,知道了这个女子跟王上近断时间发生的事,能有本事让王上为她如此费心费力,看来王上终于找到了一个属于他的归心之地。

赫连峙怀里静静的抱着她,感觉到她一点点的发生变化,瞧准了时间,再让她喝下一杯酒,加快“绮罗香”的药效。



温馨提示:
楼兰诅咒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楼兰诅咒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楼兰诅咒全文阅读和楼兰诅咒txt全集下载。楼兰诅咒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楼兰诅咒 第38章:真是有羞国体 她身着一袭火红艳丽轻纱短裙,上身露出了性感的小蛮腰,下半身高叉的短裙,刚刚好遮挡住翘挺的臀部,一袭红色的薄纱遮住了她的脸颊,但是赫连峙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堂堂一国贵妃,竟然在人前打扮成这幅模样,好在 2012-08-18 01:38:3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