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0章:那晚自己的失误

作者:千羽兮    更新时间:2012-08-24 12:18:08    状态:已完结
而此时的东瓯王宫中,王后是哭成了泪人,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就如此留书一封,独自带着四个护卫就离开了东瓯,说什么要去追寻她的幸福,让她不要担心。

“天呐……”她怎么可能不担心呀,一个金枝玉叶,这么一出去岂不是要风餐露宿,这可如何是好啊?

淳于谦看着母后整日哭哭滴滴的,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但是若纤的举动他可是很赞成的,就连大王子淳于俊也是支持,只要母后舍不得自己的爱女。

“别哭了,哭有什么用,若纤能回来吗?既然她想出去游历,就让她去吧,反正她身后有四个武艺高强的护卫保护着,能有什么问题?何况俊儿不是说了,若纤是跟着青龙而去的,去的是楼兰,楼兰王是不会为难我们的女儿的,放宽心吧!”老国王算是看得很开,女儿长大了,留得住人留不住她的心,就随她去吧。

“你们……一个个都不关心我的纤儿,哼!”王后服气的离开了大殿,她一人说不过他们父子三人,留在这有什么用。

当务之急,她需要立刻派人去把三公主给找回来,既然是去了楼兰,就直接去楼兰要人便可!

白琰已经称病好几日没去上朝了,每日在家私下联系了不少朝中他的党羽,秘密的筹备着想与东瓯联合起来,里应外合的推翻赫连峙。

就算他的女儿在赫连峙手里,就算赫连峙用她来威逼自己,他这个计划也不会改变的,反正女儿出嫁就是泼出去的水了,他不在乎!

白冰萱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六成,伤口大都已经开始结疤愈合了,只是她现在身体还是很虚弱,必须终日的躺在床上休养。

她最信任的老嬷嬷已经被王上处死,宫女除了冬儿之外,已经全部被调换了一遍。

看着自己手臂和身上那纵横交错的伤痕,她现在是连死的心都有了,这些丑陋的疤痕在她身上,王上以后肯定不会再来看她了,她就要失去王上所有的宠爱了……不……

林岑雪……她一遍遍的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要不是她的出现,王上不会这么对她的,王上是爱她的,都是这个女人的出现的,都怪她!

总有一天,她会让她试试这种锥心的痛,会让她试试被毁掉一切美好幻想的痛,等着吧,林岑雪……

就在白冰萱字字诅咒她的同时,岑雪此时再为过几日的十五做着准备,尽量让自己多吃一些能生血的食物。

时间仿佛过得很快,今日已经是十三了,过两日就是十五,又是她和他一个月之中最难熬的一晚上。

“在吃些什么呢?门外就闻到了香味?”单羽舞微笑的走进文渊阁,这段时间她们走得比较亲近,关系也比越来越密切了。

见到是她来了,忙放下手下的碗起身上前拉她到八仙桌边坐下道:“在吃花生莲子银耳糖水,听说能补血,就试试。”

说着,文清已经端上了一碗放到了单羽舞的身前:“大祭司请用。”

“嗯,那我不客气了。”单羽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跟萧翎儿一样,不过她比萧翎儿更多了一份睿智。

拿起碗细细的品尝了一口,果然很香甜,怪不得刚进门就闻到了香气。

但单羽舞突然放下了碗,一副有心事的样子,好像有话要对岑雪说,但又不好开口。

“羽舞,我可以这样叫你吗?”岑雪看出了她的心事,主动道。

单羽舞点点头,同意她如此唤自己。

“羽舞,你今天来,是不是有事要找我呀?我们相处也有断时间了,我看人心可是很准的哦!”其实她才不会看什么人心,就只是看着她和平时的样子有些不一样罢了。

单羽舞楞了下,看来她是瞒不了聪明的她,既然她今天来了,还是把话说清楚为好。

“岑雪,其实我今天来是有话想问你,前断时候一直忙着惠妃的事情,一直都没时间问你,昨晚突然想起来,所以今天我就来了。还记得大半个月前我们一起在兴庆宫用膳的那晚吗?那晚你说拓是你认识的人,是谁呀?”一番斗转后,她才说出了真心话。

岑雪回想了下,原来是那晚自己的失误呀!

看羽舞如此关心着宇文拓,想必她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才会今天亲自来问自己。

“其实是我认错了人,他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是我想太多了,那个人是我过去的恋人,我以为他跟我一样都逃过了那次的灾难活了下来,但后来我冷静的想了想,他就算是活了下来,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岑雪有所隐瞒了自己的秘密,毕竟就算是告诉她,她也未必会相信自己。

单羽舞听后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看她说话时的眼神,她相信岑雪说的都是实话。

拓和峙跟她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这一点毋庸置疑,所以拓绝对不可能是她所认识的人,但长得如此相像,一定会有血缘关系,难道他们是兄弟吗?

但岑雪口中说他有可能已经过世了,还有什么可查证的呢?

“羽舞,其实我也有一个问题一直都想问你?”岑雪想把握今天的机会,从单羽舞口中得知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单羽舞其实早就看穿了她的心思,早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已经为她留下的玄机,到适当的时候,她会告诉她真相,今天既然她想知道,她也不妨告诉她。

朝岑雪点点头,屏退了室内的所有宫女,只有二人单独在卧室里。

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知道三年前发生的事,现在你已经融入了这里,我今天就告诉有关峙被诅咒的秘密!”

岑雪仔细的听着,不敢有一字一句的错漏……

单羽舞起身走到窗台边,抬头看着天空中那洁白的云朵,思绪恍然间回到了过去:“很多年前,当我们都还是孩童的时候,楼兰王宫是很热闹的,赫连峙是大王子、还有二王子赫连祈、三王子赫连决,之后就是大将军之子宇文拓,而我是太傅的孙女,从小就陪着他四人一起念书,学习。十岁的时候,决得了一场重病,是一种可以传染的重病,就连当时的大祭司和暮月长老都束手无策,所以不能继续留在宫中,所以被王上命人带决出宫去抚养,最后幸好出现了柯瑟巫医,这才将决的病医好,但是王上却没有让决回宫,继续让他在宫外成长长大。而隔一年,祈的母妃因为不甘忍受寂寞,竟然背着王上与御医私通,虽然祈是王上的亲身骨肉,但也同样被牵连,虽然王上没有杀他,却将他逐出宫外,让他自生自灭,自此,就只剩下了我们三人。”

顿了顿,单羽舞继续回忆道:“峙和拓待我都非常好,非常照顾我,两人都承诺将来长大成人,都要迎娶我为妻,当时我年方十二,面对着这两个优秀的男子,我心里早已经做出了选择,我喜欢的人是拓!”

听着羽舞亲口承诺了对宇文拓的感情,看来他们都是深深的爱着对方,可为什么他们今天却没有能走到一起呢?

岑雪皱着眉头的模样被单羽舞看得很透析,拉住她的手回到八仙桌旁坐下,继续说道:“美好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的好,那年我十六岁了,我知道女子十六岁意味着什么?那天,峙约我在荷花池边见面,将他心里的话全部都向我严明,他要迎娶我做他的太子妃,当时我听到这话,第一反应就拒绝了他,告诉他我心中已有他人,如果他真心为我好,就不要强迫我嫁给一个我不爱的男人,我对他只有手足之间的亲情和友情,并没有男女之情,最后他成全我,独自离开了。”

“那后来呢?后来你和宇文将军为什么没有在一起?他为什么会弄成这副模样?你为什么会成为大祭司?”岑雪越听越着急,拉住她的手紧紧的握住。

单羽舞苦笑的一下,眼眸中隐藏着一丝心酸……

“当晚我找到拓,将我爱他的心意告诉他,可是……他却说他不爱我,他的心早已经理由所属,就是他的表妹丁宁,还说儿时那些不成熟的话都不要当真,我最好的选择应该是拓,劝告我应该选择拓,并要我祝福他和丁宁!”回想着心里最痛苦的记忆,让单羽舞不禁的溢出了泪水。

岑雪立刻将自己的手帕递给她:“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宇文将将军明明就是爱你的,为什么他要这么说,难道是因为他与王上之间的兄弟情吗?”

单羽舞点点头,这一点她说了:“我当时伤心欲绝,还打了他一个耳光,后来没过多久,先王就过世了,峙就登基为楼兰王,还按照先王的旨意,迎娶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的丞相之女为后,自此又多了一个女人终日以泪洗面。当时前任大祭司已经预算到她自己也要寿命将近了,在全国挑选接班人,而我,有幸也被选上了,当时我恨宇文拓,一心想要避开他,就终日躲在仙居殿跟大祭司学习玄黄之术,一年后,我如愿以偿的坐上了大祭司的位置。”

说到这,单羽舞突然停了下来,这也岑雪有些疑惑不解?

“羽舞……”

“我没事,继续吧,接下来就是你最想知道的答案了。”三年前的谜团终于要解开了。

“嗯……”

“某一天,我无意间听到了峙和拓的谈话,这才知道原来当年是峙要求拓放弃我,把我让给他,所以拓那晚才会对我说那番话,可惜我最终没有选择峙,却成为了大祭司,一旦成为楼兰国的大祭司,就必须割断儿女私情,终身不嫁,保持处子之身,如若处子之身一旦失去,这几年专研苦学的玄黄之术也会一并消失,还会被施以火刑处死。所以后来就算我知道了真相,我和拓也不可能在有机会能在一起了,故而我找到峙大吵了一架,没过几天图瓦部落进犯我楼兰的消息传回了国都,峙亲自带领着五万精兵亲自出征,自古我楼兰只有战役,大祭司就必须随军出征,以定军心。但是那个时候我正在气头上,便没有随着大军一起出发,才会让峙中了敌人那歹毒的诅咒。图瓦是南部边疆的一个小部族,就兵力而言,根本就不是我们的对手,但是他们的巫术很厉害,当时的部落族长名叫腾格,他自知寡不敌众,就将自己的灵魂作为交易,以换取邪恶的黑巫之神的帮助,让巫神对我王下咒,让我军混沌大乱,他们在趁机偷袭!”单羽舞越说越激动,而岑雪也被这番话惊得捂住了嘴。

原来他是被黑巫之神下了诅咒,才会每月都要吸食人血压制诅咒的发作!



温馨提示:
楼兰诅咒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楼兰诅咒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楼兰诅咒全文阅读和楼兰诅咒txt全集下载。楼兰诅咒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楼兰诅咒 第50章:那晚自己的失误 而此时的东瓯王宫中,王后是哭成了泪人,没想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就如此留书一封,独自带着四个护卫就离开了东瓯,说什么要去追寻她的幸福,让她不要担心。 “天呐……”她怎么可能不担心呀,一个金枝玉叶,这么一出 2012-08-24 12:18: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