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章:娇羞,你真甜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6-16 22:30:06    状态:已完结
  刚到情人桥头莫夕就看见,陈水扁题写的情人桥三个大字,她一脸崇拜的说:“好漂亮的字啊!”她爸爸在家也写毛笔字,要是和着个比起来就差远了。

  欧阳莫见幕夕盯着情人桥三个字瞧,脸上不由得露出迷人的笑容,对她说道;“我听说情侣只要走过这情人桥,都会百年好合相亲相爱,我们走吧!”他拉着幕夕的手往前走。

  这时天色已经黑下来了,从大桥望去,只见鱼人码头灯火通明,各种小吃,酒吧,咖啡馆鳞次栉比,“想不到这里的夜景这么美。”她由感而发的说道。

  “你以前没来过这里吗?”看着她一脸陶醉的模样,美得像出水的芙蓉,他真想把她抱在怀里好好的吻个够。

  “来过,我来的时候都是白天。”她爸妈从不让她晚上出来。

  “看来你得感谢我,要不然你这么欣赏到这么美的夜景。”

  “谢谢你。”幕夕回头一笑,见他倚在桥的栏杆上,两手插在裤兜里,头发随风轻轻飘起,俊美的五官在黑夜中,显得更加神秘。

  “你这样看着我,我能理解成是你爱上我了吗?”他邪笑道。

  幕夕顿时脸红的像煮熟的虾一样,天她竟然像花痴一样看着他,要是被别人看见,太丢脸了,她两眼左转右转的,想看看其他人有没有看见。

  “你不用看了,他们都走了,留下我们过二人世界。”他好心的提醒她。

  幕夕抬头望望,还真不见他们几个,她羞得像逃一样的迅速往前走。

  欧阳莫一把抓住她胳膊,把她拉回来面对着他,说道:“幕夕看着我。”幕夕抬头望着他那深不见底的眼眸。

  他深情的问道。“你讨厌我吗?”幕夕摇了摇头。

  “既然你不讨厌我,那我们试着交往好吗?”他两手握住幕夕的肩膀。

  “不太好吧!我们才刚认识,是不是太快了。”她摇了摇头。

  “爱情是不分时间长久的,只要你心里有我,就答应我好吗?”

  她转过身背着欧阳莫说道:“我还是感觉太快了,让我想想好吗?”欧阳莫脸上有着明显的不耐烦,这女人也太不识抬举了,他好言相求她还不答应,要不是见她模样俊俏,他早就不甩她了。

  幕夕见他不说话,回头看他黑着一张脸,“你生气啦!”她娇憨道。

  “没有,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只是你不要让我等太久就好了。”他脸色瞬间转为正常,对这女人不能心急,笑着说:“你不是说要送我生日礼物的吗?”

  “啊!是你自己说的不要,现在又要,我在哪里去给你找礼物啊!”这人怎么出尔反尔啊!

  “我现在又想要了,你到底送不送。”

  “好吧!你说吧你要什么礼物。”她无奈的说道。

  “看你一副好像是我强迫你的样子,不想送就算了。”他假装生气的往前走。

  “好不管你要什么礼物我都答应你行了吧!”

  “这可是你说的。”他一脸笑意的转过身,幕夕才知道她上当了,既然答应了她只好点点头。

  “我要一个吻。”他指了指他的唇,既然占时得不到她身体,先亲亲也好,总不能什么都没捞到。

  幕夕脸红着说:“那有送这种礼物的,你就知道欺负我,不理你了。”她转身就跑了。

  欧阳莫见她娇羞的模样,不由得放声大笑,说:“别跑,你答应我的,不许赖账。”他大步追上去。

  幕夕见他追来,加快了脚步,回头还对他调皮吐吐舌头做个鬼脸。

  “你这个小坏蛋,看我抓到了怎么教训你。”他加快了脚步,很快追上了她,他一把从后面抱住她。

  幕夕惊呼一声,大喊道:“色狼。”她感觉被他亲得又麻又痒,忍不住笑出声来。

  欧阳将她抱得更紧,说道:“你真香,真甜。”

  幕夕拉着他的手,说:“好多人在看呢!你快放开我。”

  欧阳莫大笑两声,“你这个害羞的小东西。”说完在她颈窝狠狠的亲一下才放开她。

  欧阳莫拉着她的手,说道:“走我带你去一个没人的地方。”说完拉着她就走。

  “等等你要带我去那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他神秘的对她一笑。

  就在这时,幕夕的电话响起来了,幕夕一看是她家里打来的,她赶快接了,那头传来焦急的声音,“夕儿你在哪里,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家。”

  天,她竟然忘了告诉她妈妈,这么晚没回家他们肯定担心死了,她赶快说道:“妈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你这孩子是怎么了,这么晚了在做什么,还不回家。”谭晓娥责备的问道,幕夕一向很乖,从来不让她操心,今天她有点事回来晚了,幕夕竟然不在家,叫她怎么不担心。

  幕夕正想说,她在和欧阳莫日在一起,可是她又怕他们误会,只好说道:“妈我在同学家补习,你知道的我的物理最差了,不好好补习补习,我担心考不上好的大学,我不想让你们失望。”

  “夕儿你怎么不告诉妈妈,是妈妈给你压力太大了,你这么晚了还在补习。”谭晓娥内疚的说道,因为她希望她能考上好的大学,将来找个好的婆家,所有她平时对她才那么严格。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不怕辛苦。”

  “你在哪里我现在来接你,你一个人这么晚回来我不放心。”

  幕夕脸色一变,她来接她不就露馅了吗?她急忙说:“妈,你不用来接我,我自己回来,就这样了,我马上回来。”说完她急忙挂了电话,生怕她妈妈在问什么,她挂了电话一看,瞪着眼大叫道:“天啊!都十点了。”说完她看向欧阳莫阴沉着脸看着她,“怎么和我在一起,就让你这么难以启齿到骗你妈妈。”欧阳莫也不知哪来的气,当他听见她对她妈撒谎,心了就气的不的了。

  幕夕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不知道他的怒气从何而来,“我只是不想被他们误会,才没有说和你在一起,有什么好生气的。”

  “误会,误会你什么,你就这么想分清我们的关系,不想在你爸妈面前承认我。”他气愤的说道。

  幕夕听完他说的话愣在那里,“你是这么了,我们的关系到了要见父母那一步吗?你莫名奇妙。”她生气的转身往回走。

  欧阳莫见她生气了,烦躁的爬了爬头发,追了上去说:“夕儿你不要生气,我只是太爱你,太在乎你,才这样的,你知道吗?当我听见你隐瞒我们在一起,心里有多难过,你理解吗?”当他说完话,他自己就吓着了,他疯了吗?怎么和她说这种话。

  幕夕停下看着他,“那你以后不许对我这么凶,不许随便对我发脾气。”

  “只要你不生我的气,什么我都答应你。”

  “现在就有一见事要你做,马上送我回家。”她像女王一样的命令道。

  欧阳莫很配合的说:“是,小的遵命。”

  欧阳莫没想到的是,他以后会深深的爱上眼前的这个女孩,甚至爱到疯狂。

  他把幕夕送回家后回到家,看见家里果然和每年的今天一样,漆黑一片,他父亲是西洋剑教练,因为经常和别人比赛,被他误伤的人不少,有的甚至还死在了他的剑下,所以结下了很多仇家,他父亲就是在五年前,他过生日的那天仇家找上门,被打成重伤不治身亡,从此他每年生日就是他父亲的忌日,他妈妈每年的今天都会去看他父亲很晚才回来,他刚下车就看见一抹娇小的身影坐在他家门口,他走进一看原来是龚欣文。

  龚欣文已经在这里等了四个小时了,她看见欧阳莫回来,兴奋的喊道:“阳哥哥,你回来啦!”她急忙起身,由于她坐太久,突然站起来脚发麻,眼看就要跌倒,欧阳莫向前跨一步,眼明手快的接住她,龚欣文顺势靠在他肩上,说道:“阳哥哥,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啊!人家都等你四个多小时了。”她翘起小嘴不满的娇哼道。

  “欣文你来了这么久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你一个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很危险的。”他看了看她身上衣服整齐,应该是没有遇见坏人。

  “今天是你生日,我想给你一个惊喜,就来你家等你,谁知道刘婶不在家,我又进不去只好在外面等了!”

  他听见她是来个他过生日的,眼神也变的温柔,他以为没人记得他的生日呢!他柔和的说道:“我们进去吧!”他扶着龚欣文往屋里走。

  “我脚麻,走不动。”说完她更加的靠紧他的胸膛,手也抱紧他,深怕他把她推开。

  欧阳莫日温柔一笑,“对不起我忘了。”说完他轻柔的抱起她走进屋里,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沙发上,打开灯,蹲在她面前帮她揉揉腿,说:“好点了吗!”

  龚欣文娇羞的点了点头,“阳哥哥,你今天回来这么晚,是和幕夕在一起吗?”她一双清澈的大眼望着他,小心翼翼的问,就怕他生气,欧阳莫从他父亲去世了过后,性情就变得阴晴不定难以琢磨,对她愈来愈冷淡。

  “你这么知道。”他面色冷了下来,很久以前他就察觉,龚欣文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他又不好明着问她,只好疏远她,他怀疑是有人出卖他,可是除了他几个好友,谁又这么准确的知道他的行踪呢!看来他得好好查查。

  龚欣文见他脸色变了,脸上露出了忧伤的说:“是我猜的,现在全校的人的知道,你在追她。”她眼睫往下看,以防他看出她眼里的嫉妒。

  欧阳莫看着她低着头,一副伤心难过的样子,心一软说:“心文,你知道的我最讨厌别人跟踪我或调查我,我们一起长大,我相信你不会那样做。”他轻柔的语气却透着浓浓的警告。

  这时吴雨桐正好推门进来,见龚欣文在,脸上立马露出亲和额的笑容,说道:“心文你也在啊!好几天没见你阿姨好像你。”她优雅的走过去,坐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

  龚欣文见吴雨桐回来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柔声的说道:“阿姨我也想你,因为最近爸妈给我安排了好多的补习,我没有时间过来看你,等我忙完又太晚了,我怕打扰到你所以才没来看你。”她说的一副乖乖女的样子。

  “我们新文就是个好女孩,今晚太晚了你就不要回家了,明天和阳阳一起去学校好吗?”吴雨桐愈看愈喜欢,龚欣文是大家闺秀,两家又是世交,要不是年纪太小,她早就想撮合他们。

  “嗯!就是要打扰你了。”龚夕文眼里有着隐忍的兴奋,看来她今天来的目的达到了。

  吴雨桐笑眯眯的说道:“不打扰,我恨不得你一辈子都住在我们家呢!”说完她转头看着欧阳莫说:“阳阳,你说是不是。”

  欧阳莫眉一挑说道:“你要是喜欢我也不会反对,只是她早晚都得嫁人,不会陪在你身边一辈子。”说完他转身上楼,不想听他妈妈在他耳边唠叨,他不是听不懂他妈妈的意思,而是他一直把龚欣文当妹妹看待,对她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情,他走进房间整个人倒在床上,他早就看出龚欣文喜欢他,所以他尽量的避开她,他闭着眼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幕夕,嘴角也弯起好看的弧度。

  幕夕一大早起来拿着衣服在在镜子面前比划着,“不行这件不好看。”她摇了摇头,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粉紫色的套装穿上,在镜子面前转了一个圈,才满意的对着镜子露出甜美的微笑,这时谭晓娥在客厅叫着,“夕儿快出来吃早餐,不然要迟到了。”

  “来了。”幕夕走进客厅,坐在椅子上慢慢的喝着碗里的粥,说:“妈妈你最偏心天天煮爸爸爱喝的小米粥,我什么时候才能吃上我最爱的皮蛋瘦肉粥啊!”她看着谭晓娥不满的抗议道。

  谭晓娥瞧了一下她的头,摇了摇头说:“你这孩子昨天不就是吃的皮蛋瘦肉粥吗?你爸他最近比较忙,你就别和他争了。”说完她又继续拖着地。

  “爸他在忙什么,我好几天都没看见他了,他平时不是很清闲的吗?怎么突然就忙起来了呢!”幕同是税务局的副处长,一般不会忙得不见人影。

  “你就不要关心你爸了,把自己管好就行了,记住千万不要在学校谈恋爱。”她不想幕夕太早谈恋爱,幕夕还小要是被人骗了怎么办。

  “知道了,你这几句话我耳朵都听得都气老茧了。”她翻了翻白眼,她大口的吃完碗里的粥,起身说:“妈,我走了,今晚我要补习。可能会回来的晚一点,你不要担心。”说她转身下楼,她只要想着欧阳莫在下面等她,心情就无比的舒畅,哼着歌很快的到了小区门口,她站在门口左看右看,也没见欧阳莫的身影,小脸顿时失去了光彩,说:“幕夕啊!幕夕,你真傻,人家只是随便说说,你还当真了。”她低着头看着脚尖,完全没有发现她身后,有一道爱慕的眼神紧紧跟睡着她。

  李锐今天刚下楼就看见幕夕站在那里,他走在幕夕身后说道:“这么巧在这你遇见你。”

  幕夕回头看向他,“李锐,你这么在这里。”她惊讶的问。

  李锐温和一笑说道:“我家在这小区里。”

  “太巧了,我家也在这里,以前怎么没见过你。”她双眼睁得大大的,惊讶的看着他。

  “我刚搬过来没多久。”他看了看时间说道:“我们快走吧!不然要迟到了。”

  “嗯。”看来欧阳莫是不会来了,还是不要在等了,她和李锐一起在公交站等公交。

  “你也坐公交啊!”幕夕好奇的问,在她们学校上学的人,个个都是非富即贵的,难道李锐也和她一样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李锐是她的同桌,她还记得她第一天去学校,还花痴的看着他,还好他没有取笑她。

  李锐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说道:“怎么你也认为我像他们那样是富家子弟。”

  “是啊!你没感觉到吗?你全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贵气。”幕夕从头到脚的打量着他,他真的不是普通的帅,而是由内而外散发出的贵气和气质。

  李锐哈哈大笑说道;“我能理解成你是在赞美我吗?”要不是对她了解,他还真把她当成了,那些前来搭讪的女孩。

  这时公交车来了,稳稳的停在她们面前,幕夕率先走进去李锐随后,由于现在是早上,上班的高峰期,人很多车上很挤,幕夕娇小的身子在人群中,被挤来挤去,突然一个急刹车,幕夕没站稳身子往后倾斜,眼看就要摔倒在地,李锐跨前一步,伸手搂住她的腰,稳住了她的身子。

  幕夕站稳了抬头看着他,他一手拉着扶手,一手搂着她的腰,对着她微笑的说道:“你没事吧!”

  幕夕小脸染上一片红霞,说:“我没事,谢谢你。”由于车上嘈杂声大,他们没有多交谈。

  车很快到达了学校,幕夕下车后站在虽然现在是春天,由于刚刚在车上人多拥挤,幕夕额头是已有一层薄汗,脸颊红润,那模样美得勾人心魂,他不由自主的掏出随身带的纸巾,为她擦拭额上的汗,幕夕后退一步,避开他伸过来的手,接过他手里的纸巾,说:“谢谢我自己来。”

  李锐被她拒绝受伤的眼神一闪而过,接着他两手插在裤兜里,对幕夕一笑说道:“你不用对我这么客气,我们进去吧!”说完他们一起走向了教室。

  欧阳莫刚停下车,就看见这一幕,犀利的眼神转为愤怒。

  龚欣文见欧阳莫突然变了脸色,不知道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她轻声问:“阳哥哥你怎么了,是我哪里惹你不开心了吗?”

  欧阳莫转头看了她一眼,“不关你的事,你快到教室去把。”他接开安全带下车,为她打开车门。

  龚欣文下车依依不舍的看着欧阳莫说;“阳哥哥,那我上去了,再见。”她见欧阳莫不打算和她多说,转身踩着优雅的脚步走了。

  欧阳莫见她走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今天早上他本来要去接幕夕的,谁知道龚欣文说不想麻烦他家的司机,他俩一个学校一起来就行了,在加上他妈妈在一边帮衬着她,他只好和龚欣文一起来学校,谁知道他就一早上没去接幕夕,她就和其他男人走的那么近,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加快的脚步,前往教室。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幕夕看看教室里的人都差不多钟光了,欧阳莫也不在位置上,她收回失望的眼神,欧阳莫今天一天没有和她说话,不知为何她心里有好强的失落感,收拾课本准备回家。

  “幕夕,你在看什么,人都走了我们也回去吧!”李锐幕夕好像在找什么人似的,好心的提醒她。

  幕夕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下了一跳,她想得太出神了,竟然忘了李锐还没走,“嗯!”她应了一声,起身走出教室。

  到学校门口,幕夕突然停下,对李锐说:“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走走。”她眼快速的扫过停在门口的那些名贵的车,没有看见欧阳莫的车,看来他已经走了。

  李锐看出她的异样,不放心的说道:“你想上哪里,我陪你一起走走吧!”

  “不用了,你还是先回去把,我不想耽误你时间。”她婉转的拒绝到。

  李锐见她如此,只好说:“那我先走,你个人小心点。”说完他看了幕夕好一会才转身走开。

  幕夕沿着学校围墙外缓缓走动,身后突然传来一道低沉好听的声音,“你是在等我吗?”

  幕夕听见着个声音,停住脚步不用回头她就知道是谁,“你不是走了吗?”她用极为平静的语调来掩饰心里的喜悦。

  欧阳莫倚在车上,两手插在口袋里,并没有上前的意思,轻哼一声说道:“我本来是要走的,可是看见有人孤孤单单的可怜,我只好留下来陪她。”

  “谁可怜,我才不要你陪。”她转过身来,一双美目气鼓鼓的瞪着他。

  欧阳莫大笑两声说道:“不打自招了吧!我可没说你你啊!”

  “你。”幕夕被他气得一时找不着话来回他。

  “有没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时候很美。”他欣赏着她生气的可爱模样。

  幕夕被他说的一愣。这人刚刚还在和她斗嘴,突然又夸她,让她一时反应不过来。

  欧阳莫看着幕夕呆滞的望着他,低笑一声,坐进车里,对幕夕说道:“你是要跟我走还是就站在这里。”他有把握她一定会上车,因为他刚刚听见了她和李锐的谈话,她不肯回家肯定是想等他。

  果然不出他所料,幕夕像一阵风似的跑上了他的车,见她坐好了他哼着歌发动车子。

  “我们要去哪里。”幕夕转过头问他。

  “保密。”他对她神秘一笑。

  幕夕翘起小嘴,看向窗外说道:“不说拉到,谁稀罕知道。”

  欧阳莫看着幕夕那可爱的模样,不由得轻笑出声,“我们要去看电影,你要不要告诉你爸妈你在补习。”他可不想关键的时刻又有人打扰。

  “我的事不要你糟心。”说完她拿起电话打给了她妈妈,打的好几次都没接,她不妥的邹起了眉头,最近她爸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不在家。

  欧阳莫关心的问:“没打通吗?可能是他们有事吧!”他找到停车位,把车停下,转头看着幕夕。

  幕夕歪着头一双大眼目不专情的盯着欧阳莫,“我问你,你是真心喜欢我吗?”

  欧阳莫被她问得一震,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开始他只是被她的美貌和香甜的吻吸引,他正好无聊逗逗她,只想和她玩玩,可是后来他发现,她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就像今天早上一样,他看见她和李锐在一起心里极为不舒服,他很想过去叫李锐离她远点,可是他又不是她什么人,有什么资格去说他呢!

  所以他才决定今晚约她看电影,把话说清楚,确定他们俩的关系,至于喜不喜欢她,他也不清楚,他只感觉和她在一起没什么压力,心情无比轻松,他从来没有对那个女人有这种感觉。

  幕夕见他沉默不语,以为他对她不是真心的,泪水在眼里打转,她眨了眨眼想把泪水逼回去,故作坚强的说道:“我知道了,你们这些有钱的富家子弟,怎么可能喜欢我,我真傻还把你的话当真了,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们从此以后就不要在来往了。”说完她打开车门就要下车。

  欧阳莫见她要走心慌了,他快速的拉住要下车的她,他有一种感觉,要是今天不留住她,他会永远的失去她,幕夕回头看着他,激动的说道:“你放开我,你以为我们穷人的感情不值钱好欺骗是吗?我虽然穷但是我有骨气,唔。”

  欧阳莫一把抱住她,带惩罚性吻住她那喋喋不休的小嘴,他的吻不同以往的温柔,而是狂烈的夺取,直到幕夕放弃了抵抗,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说:“我不喜欢你。”

  幕夕刚从他的吻中清醒过来,就听见这么一句话,清澈的大眼瞬间布满了怒气,对他大吼道:“你这个禽兽,不喜欢我还吻我干嘛。”她抬手就往欧阳莫脸上打去,欧阳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说:“我爱你。”

  幕夕身子瞬间震住了,她看着欧阳莫不确定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爱你,我的小野猫。”他含情脉脉的看着她,他的每一段恋情他都会去认真去对待,直到感觉没了就分,如果一定要用这三个字来确定他们之间的关系,那么他愿意。

  “我不是在做梦吧!”她用力的掐了掐脸蛋,疼得她邹起了眉头,她对他甜甜一笑,认真的说道:“你是自己说爱我的别想反悔。”

  “小傻瓜我爱你都来不及怎么会反悔呢!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出了我以外不许你和任何男人来往。”他霸道的说道,低头在她唇上一吻。

  幕夕娇哼道::“谁是你女朋友,人家还没答应呢!那有你这样强迫人家的。”说完她瞪了他一眼。

  “不答应是把,我会让你答应的。”

  他邪邪的嗓音传在幕夕耳里,看着他愈来愈进的俊脸,她感觉能她的心蹦蹦的跳,好像要从她嘴里跳出来似的,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说:“你、你想干什么。”她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后移动。

  “吻你,吻到你答应为止。”他目光如炬的看着她。

  “你这个大色狼,唔。”欧阳莫将她拉入怀中,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他的吻热情彪悍,直逼进她心底。

  “你爱我吗。”半眯着眸看着她迷醉的眼。

  幕夕脸红的靠在他胸口,“你今天早上没来接我,你知道吗?我的心情好失落,今天一天你也没和我说话,好像有人从我心里掏走了很重要的动西,怎个人都没精打采的,可是我一见到你,就心跳得好快好快,心情也很舒畅,你说这是不是爱。”她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只好把心里的想法说出来。

  欧阳莫露出一抹温柔的笑“你不但爱上了我,还爱掺了我。”说完他发出满意的笑声。

  “你少臭美,还要不要看电影。”幕夕娇羞的推了她一下,打开车门下车。

  “你这个小妖女迷的我把这事都忘了。”他也跟着下车,大步追上幕夕,一把把她搂在怀里,向电影院走去。

  当他们从电影院出来,已经是九点了,幕夕还陶醉在电影的情节中,“阳。”她轻柔的喊道。

  “嗯。”欧阳莫应了一声,伸手将她脸上头发拨在耳后。

  “我要是像女主角那样,突然消失了,你会等我会来吗?”幕夕勾着他的胳膊,一脸幸福的微笑,她没想到他竟然会陪她看爱情文艺片,这部片子是当下最流行的穿越剧,说的是一个古代的女子,穿越到现代,遇见了男主角,她们相知相爱了,后来有一天女主角突然穿越回去了,男主角相信女主角一定会回来,就无怨无悔的等了她三十年,幕夕看了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我当然不会等,我才没男主角那么傻呢!”

  幕夕用力的瞪了他一眼正要发怒,他接着又说:“因为不管你是上天入地我都会把你追回来,我才不会傻傻的等待。”

  欧阳莫的话说得墓夕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甜的,娇哼道:“你就知道说好听的给我听,老实交代你以前有没有,对别的女孩也这样说过。”

  瞧着她那吃醋的莫样,他就忍不住想逗逗她,他摇了摇头说道:“别的女孩不需要我甜言蜜语,就会自动送上门来,不像那有的人只会凶我,还给我脸色看。”

  “我不好那你跟我在一起干什么,你去找那些会讨好你的女人吧!”说完她放开勾着他胳膊的手,大步往前走。

  “难怪古人说世间唯有女子以小人难养也,我就随便说说,你就要和我断绝关系,还把我推给别人,哎!女人就是小家子气。”他有感而发的说道。

  “你。”气死她了,明明是他惹她生气,现在反倒说她小气,她走到车前回头对她大喊道:“你要不要回家啊!”

  欧阳莫见她真气了赶紧哄道:“你这个大醋坛子,和你闹着玩呢!你还当真了,不要生气了啊!生气会变老的。”他为幕夕打开车门,扶着她坐进车里。

  幕夕脸看着窗外不理他,欧阳莫见她不打算回头,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容,说:“不回头是吧,还生气是吧,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消气。”说完他还发出低低的笑声。

  车里突然安静下来了,幕夕就不回头看他能玩什么花样,她突然感觉有一阵热气吹在她耳后,感觉又麻又痒,不由回头一看,正好和他两唇相对,她错愕的僵住了身子。

  “你还真热情,知道我心中所想。”

  他沙哑的声音穿在幕夕耳里,她瞬间清醒身子猛的往后退,“你想干什么。”

  “做让你原谅我的事啊!”他说完还对她眨眨眼睛。

  幕夕红着脸说:“不用了我原谅你就是了。”

  欧阳莫快速的在她唇上落下一吻,这才退会座位,发动车离开。

  幕夕脸红的发烫,她低着头不去看他,她还不习惯他的吻,他的吻会让她有一种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让她既害怕又向往。

  欧阳莫心情极好的,打开车上的音乐,响起了优美的交响曲,是柴可夫斯基的乐曲。

  “你也喜欢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幕夕看着他听音乐陶醉的神情。

  “是啊!他的乐曲时而热情奔放,时而细腻婉转,充满了激情,就像人的心情一样,有高低起伏,想不到我们还有共同的爱好。”

  “我只是喜欢听,不像你对他的音乐有这么高深的理解。”她没想到欧阳莫对音乐这么了解,不像她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

  “你也很厉害,一听就知道是柴可夫斯基的音乐。”不像他以前的那些女人,明明听不懂还装着懂。

  他们又随便聊了两句,就没再交谈,两人享受的听着音乐,很快到了幕夕家楼下。

  幕夕和他道别后,欧阳莫看着她远去的身影,他锐利的眼神变得复杂,他不知道现在他对她到底是什么感觉,难道真的爱上她了!他摇了摇头甩开这些他搞不清楚的问题,开车掉头回家。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她和欧阳莫在一起大半年了,她们的恋情很快的在学校传开,学校的人都称他们的恋情为夕阳之恋,幕夕对着镜子看着今天的装扮,满意的点点头才走出房间。

  和往常一样,餐桌上摆放着她的早餐,她听见厨房里发出声响,知道她妈妈在厨房里忙,这时谭晓娥的声音在厨房传来,“夕儿,桌子上有面包你先吃。”

  幕夕坐下拿了一块面包吃着,一会谭晓娥从厨房出来,手里端了两个荷包蛋,放在她面前,“你最近补习回来得晚多吃点。”她一脸关心的说道。

  “嗯!”心虚的低下头猛吃,她每天放学和欧阳莫日在一起,却告诉她妈妈是在补习,她真的好内疚。

  “你慢点吃。”见她吃那么快,谭晓娥慈祥的看了她一眼。

  幕夕看了看四周,没有见到幕文祥,“爸呢!”

  “你爸昨天很晚才会来,还没起来呢!”谭晓娥担忧的说道。

  “哦!”她爸最近和往常不对劲,至于为什么她也说不出来。

  幕夕和谭晓娥告别后,她看了看时间还早,欧阳莫日不会这么早来接她,她决定在小区里走走,当她走在小区的东边,看见有很多老人和小孩在空旷的地方锻炼,她突然看见一抹熟悉的身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帮助老人捡洒落在地上的东西。

  李锐感觉有一道目光注视着他,他没有回头直到帮老人捡完,才抬起头看向目光的来源,犀利的眼神转为震惊,他小跑到幕夕面前,微笑的说:“你今天怎么有空在这里来。”

  “我随便走走,就看见你了。”幕夕见他一身运动衣,头上还有一层薄汗,应该刚刚运动过了。

  “你最近很忙吗?想和你说上话真不容易。”他们虽然是同桌,但很少说话,只要一下课就看不见她人影。

  “哪有,我们不是天天见面吗?”自从她和欧阳莫谈恋爱过后,就很少和其他男生来往,因为欧阳莫占有欲很强,哪怕是她和别人说句话,他都会吃醋半天,她知道欧阳莫是在乎她才这样的,想到这里她脸上露出甜美的微笑。

  “你真的和欧阳莫谈恋爱了吗?”他专注的看着她清谈的朱唇,和红润的脸蛋,他想听到她亲口告诉他。

  李锐突然转移话题,问得幕夕一愣,然后她点了点头。

  李锐苦笑一下,看来他只有把对她的爱埋藏在心底了,“那我回家换衣服不陪你了。”他得找个清静的地方,好平静他此刻失落的心情。

  “好的,再见!”

  就在李锐转身之际,他余光瞄见,有一抹身影快速的朝幕夕撞去,他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幕夕拉过来,幕夕惊呼一声,被他突然大力一拉,整个身子失去平衡向他靠去,他一把接住她靠过来的身体,扶着她站稳,焦急的问道:“你有没有被他撞到,有没有受伤。”他急忙从上到下的检查她的身子,看看是否受伤。

  幕夕站稳了才看见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踩着滑板飘了过去,见他一脸担忧,幕夕对他一笑说:“他没撞到我,我很好你不要担心。”

  “她都说不要你管了,你还不放开她。”欧阳莫在外面等了好久,不见幕夕出来,他本想在里面走走,看看幕夕生活的环境,谁知道就让他看见这一幕。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9章:娇羞,你真甜   刚到情人桥头莫夕就看见,陈水扁题写的情人桥三个大字,她一脸崇拜的说:“好漂亮的字啊!”她爸爸在家也写毛笔字,要是和着个比起来就差远了。   欧阳莫见幕夕盯着情人桥三个字瞧,脸上不由得露出迷人的笑容 2012-06-16 22:30:0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