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章:你以为你是谁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6-16 22:34:58    状态:已完结
  欧阳莫阴冷的声音从幕夕身后传来,她才注意到李锐还楼着她,她急忙后退一步,拉开她俩的距离,转身看见欧阳莫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望着她。

  她知道他吃醋了,她跨前一步,拉着他的手说:“阳,刚才有人差点撞上我,是他帮了我,我才没被撞到。”她撒娇的摇了摇他的手臂。

  欧阳莫检查了幕夕的身子,,在确定她没受伤后对李锐说道;“谢谢。”然后用警告的眼神看着李锐,意思是说这女人是他的,谁也别想抢走。

  李锐无惧的和他对视,嘴角勾起挑战的笑容说:“你不用谢我,我很乐意帮她。”

  “你帮了我的女人,我当然要谢你,不过以后我不会在给你帮她的机会。”说完欧阳莫搂着幕夕的腰转身走向小区外,幕夕只能回头对李锐微笑道别。

  “阳,你今天怎么来这么早啊!”幕夕好奇的问,欧阳莫平时不会来这么早。

  “你以后离那个李锐远点。”他答非所问的说道。

  “你这男人也太霸道了吧!不是跟你说清楚了吗?他是为了救我才那样的,你怎么这么小气。”幕夕发现他最近愈来愈过分,只要她和别的男生说句话他都不允许。

  “我小气,你知道刚刚他心里是怎么想得吗?他巴不得把你抱上床呢!”欧阳莫一想到,李锐看她的眼神就来气,这个傻丫头还不知道别人对她有意思。

  他的话语彻底的把幕夕热生气了,她瞪着他大喊道:“你说什么,欧阳莫你太过分了,你不要把别人想得和你一样龌龊。”她气的口不择言的说道,欧阳莫有好的次对她有性要求,她认为他们还小不能这么早就发生那种关系,就拒绝了他。

  欧阳莫顿时脸黑了下来,他把车开在路边停下,才转头严厉的盯着她,用极为危险的声音说:“你在说一边。”他隐忍的怒气即将爆发。

  幕夕不知危险的大声说道;“欧阳莫我受够你了,你整天这也不许那也不许,你以为你是我的谁,你太自以为是了。”欧阳莫的爱太霸道专横,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只想他多给她一点自由空间,说完后她感觉轻松多了。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一个人,那我也没必要做君子了。”排山倒海的怒气直逼他心房,他欺上前大手一捞就捞到了她,猛的把她拉了过来,低头吻住她的唇。

  她大声喊道:“欧阳莫你这个混蛋,你快放开我,放开我。”

  欧阳莫抬头看着他哭喊的小脸,眼神变得很复杂,沉默了几秒说道:“你可以走,你走后我不会再来找你。”欧阳莫起身坐椅在驾驶座上,深呼吸来平静。

  幕夕没想到他会这样绝情的说,错愕的看了他一眼,打开车门像逃一样的离去。

  欧阳莫看着她毫不留恋的离去,这女人太过分了,自从和她在一起后他就在也没碰过别的女人,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对她提出点要求她竟然说他龌龊,气死他了不要以为他欧阳莫非她不可,他把车窗打开让凉风吹在他脸上,好平息他火热的欲火。

  吴佳佳对着镜子画好了装,对着司机说道:“现在还早,我们先去逛逛在去学校。”她无聊的望着车窗外。

  “是的,小姐。”司机恭敬的回答,他向右转弯开往吴佳佳常去的那几家商场。

  转弯没走多远,她眼睛突然一亮,“停车,停车,快。”她看见欧阳莫的车停在路边,而且一个人坐在车里,车还没有停稳,她就急忙下车跑了过去。

  欧阳莫余光瞄到,一个抹影站在他的车旁,他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他就知道她离不开他,刚走没不又回来了吗?既然她主动回来,那他就给她一个台阶下,他头也不会的说:“还傻站在外面干嘛,快上车啊!”

  吴佳佳没想到他和她说话,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她还以为他会像上次那样冷漠的对她,下一秒由惊讶转为得意,她就知道欧阳莫忘不了她,她开心的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她一上车欧阳莫就闻见一股刺鼻的香水味,他不由得邹起眉头,转过身说道:“你这女人刚才没出去多久,那里弄的一身……”他的话淹没在看清对方的那一刻。

  吴佳佳见他愣在那里了,还以为他是太高兴了,她扑在他身上,勾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上了他的唇,他没有给她任何回应,任由她吻着。

  吴佳佳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她就一个吻就勾起了他的反应,这是从来没有过的,看来她们分开的这断时间,不光是她想着他,他也同样想着她,只是自尊心强的他,不允许他回头找她,她自以为是的想着。

  欧阳莫本想推开她的,可是他一想到幕夕那么反抗他,他就来气,她不要自有人送上们来,他又何必为了她禁欲呢!想到这里他任由吴佳佳为所欲为。

  幕夕从欧阳莫的车里跑出来后,她一边跑一边哭一边想,真的是她错了吗?以前只要她生气,欧阳莫就会来哄她,今天她都走了这么远了,他还没来追她,难道他真如他说的一样,从此不会再来找她了吗?想到这里她的心就一阵阵抽痛,她拍了拍头说:“你真笨,他不让你和别的男人说话,是因为他在乎你啊!他为你吃醋你知道吗?现在好了人家不来追你了。看你这么好意思回去。”说完她想了半天,她还是决定放下身段,回去给他道歉,说叫她爱他呢!

  当幕夕回到原地看见欧阳莫的车还在,她以为他是在这里等她,高兴的跑了过去喊道:“阳,我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扔下我一个人独自走了。”当她打开车门看见吴佳佳暖味的坐在欧阳莫的腿上,两人凌乱的衣衫,尤其是吴佳佳还给她一个胜利的笑容,傻子也看得出来他们刚才做了什么,她当场愣在那里。

  欧阳莫见是她身子明显一震,眼里出现慌乱的神情,他推开吴佳佳拉好裤子,无情的说:“你可以走了。”

  吴佳佳嚣张的一笑说:“听见没叫你可以走了。”她说完还瞪了幕夕一眼。

  “我想你搞错了,我是让你走。”吴佳佳错愕的看着欧阳莫,不敢相信刚才还和她翻云覆雨的人竟赶她走。

  欧阳莫见吴佳佳不打算走,他冷冷的说道,“你不走我走。”说完他下车拉着幕夕就走。

  “等等,我走,你们好好谈谈吧!”吴佳佳虽然不甘心,不服气,可是她还是选择离开,她从来就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她从不会做让欧阳莫讨厌的事,这也是她和欧阳莫交往一年都没有分手的原因,她也是留在他身边最久的女人,要不是她上次提出分手,她也许现在还是他的女友。

  幕夕泪水模糊的眼,已经看不清吴佳佳远去的身影,她没想到欢天喜地的回来和他道歉,老天却让她碰见这一幕,她的心像有千百个虫子咬她似的疼痛,她一手捂着胸口,娇小的身子不住颤抖,欧阳莫见她摇摇欲坠的身躯,跨前一步伸手去扶她,她猛的甩开他的手,大声对他吼道:“你不要碰我。”说完她后退两步拉开她两的距离。

  欧阳莫焦急心痛的看着幕夕的表情说:“夕儿,你听我解释,我跟她不是你想得那样,我不爱她,我只爱你。”

  幕夕大笑两声说:“你这个骗子,你和她都这样了还说爱我,我以前真是太傻了,竟然相信你的花言巧语,我在也不想见到你,你滚,你滚,滚滚滚。”她用手推赶着他。

  “夕儿你冷静一点,我错了你原谅我好吗?我以后在也不会了,你不要生气好吗?”他握住她小巧的肩膀,恳求着她的原谅。

  “我原不原谅你有什么意义,你还是去找吴佳佳把,她把身子都给了你,你要还是个男人的话就找她,对她负责。”幕夕在非常保守的家庭里长大,在她认为发生了那种关系,欧阳莫就要对吴佳佳负责。

  欧阳莫也火了激动的说:“你就那么的想把我推在别人身边吗?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你真的爱过我吗?我会和她在一起全是你逼的,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也有需要,每次我向你提起都被你拒绝,你就是一个无情无欲无心人的人,你只爱你自己,从不管别人的死活,你不满足我就算了,我找了别人你有不乐意,你太自私,太狠心了。”

  说完他后退两步,受伤的眼神看着幕夕,他和幕夕交往的这几个月里,每次都是到了最关键时刻,幕夕都拒绝他,如果她爱他的话怎么会忍心让他这么难受,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对他没有爱,想到这里他气愤的说:“你不是要我去找其他女人吗?这就如你的愿。”他转身坐进车里,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幕夕看着愈来愈远的车影,她蹲在地上,双手捧住脸陶陶大哭,欧阳莫不知道的是,幕夕从未经历人事,哪里能理解他的难处,幕夕哭累了,就坐在马路旁边花台上休息。

  “幕夕你怎么了,你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李锐心疼的看着她,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

  幕夕听见有人叫她,她抬头看向来人,先是一惊,然后鼻音很重的说:“你怎么会再这里。”她站起来背对着他,胡乱的摸去眼泪,不想让他看见她狼狈的模样。

  李锐从后面体贴的给她纸巾,她不客气的接过来把眼泪擦干,然后转身说:“谢谢你,我每次有难的时候,你都会出现帮我。”说完她对他勉强一笑。

  “不用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让你哭得这么伤心,你告诉我也许我能帮你。”李锐看着她哭红了眼,不由得暗暗握紧了拳头,要是让他知道是谁惹她哭成这样,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被他一问幕夕想着就委屈,刚止住的眼泪又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李锐见又她哭了,他责备的敲了敲头说:“对不起我不该问,你别哭好吗?”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他心像被人狠狠的抽了一鞭那么疼。

  “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爱哭,对了你这么在这里。”他不是去学校了吗?

  “我、我刚才去我亲戚家,出来正好看见你。”他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其实他是在公交车上看见她一个人在这里哭,他当时心急的就要下车,可是没到站车不会停,他只好坐在下一站才下车,然后坐出租车过来的。

  “哦。”幕夕还沉浸在伤心中,没有注意他漏洞百出的话,然后说:“你快去学校吧!免得迟到了。”

  “你呢!不和我一起去吗?”他怎么可能放心她一个人在这里。

  “我没心情去学校,我想到处走走。”她只要一想到去学校,就会看见欧阳莫别的女人在一起,她就难过,她要好好整理整理她的心态。

  “好啊!正好我也不想去学校,你想去哪了说吧!我陪你。”

  幕夕惊愕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可是她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她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李锐像看出她心思似的又说:“我带你去一个没有烦劳的地方。”说完他不容拒绝的,拉着幕夕在路边拦了一两出租车,坐上车他说了一个地址,车很快到达目的地,幕夕下车一看原来他带她来游乐场。

  “在这里我保证,不用一会你就会忘了烦劳。”他拉着幕夕走进场内。

  由于现在还早游乐场人不是很多,但是幕夕还是听见有很多惊呼尖叫声传来,他们走进一看,原来是摩天轮。

  “要去试试吗?”李锐也随着她的眼光看去。

  “嗯,我以前从来不敢尝试,但今天我要去挑战挑战。”

  “你确定要去玩。”李锐脸色有点苍白,他从小就恐高。

  “是啊!你没感觉这摩天轮和爱情一样吗?明知道会害怕,明知道会吓得胆战心惊,明知道会有危险,可是还是有人会冒着,被摔得片体鳞伤甚至失去生命的危险,去尝试一下那种疯狂的感觉,等到以后回忆起来至少曾经也疯狂过。”幕夕凝眸着那些闭着眼尖叫的人,她要疯狂的尖叫,来发泄心中的痛苦。

  听见她这理论李锐大概猜到了,她今天是怎么回事了,原谅是欧阳莫那小子干的好事,他在心里想到,“既然你不懂的珍惜,就别怪我横刀夺爱。”

  幕夕见他没有说话,转头见他一脸沉思说:“你在想什么,这么认真。”

  “我在想,想不到一个摩天轮,却被你说出这么大的一番道理出来。”他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微笑。

  “你看它停下来了,我们快过去。”幕夕拉着他跑了过去。

  坐上摩天轮李锐为幕夕扣好安全带,不放心的说:“你不要害怕,我就在你旁边。”他刚说完摩天轮就转了起来,刚开始速度还不快,慢慢的速度愈来愈快,幕夕在也不顾形象的大叫起来。

  直到摩天轮停下她才说:“太刺激了,太爽了。”她一边解开安全带一边想,李锐也太厉害了吧!刚才在高空的时候他竟然没叫一声。

  “你怎么不说话。”她转头看向李锐惊呼道:“天!你怎么了。”李锐脸色惨白,额头上淌着大颗的汗珠,两手紧紧的抓着座椅的边缘,幕夕吓坏了,她大喊道:“李锐,李锐,你别吓我啊!”她摇晃着他的身躯。

  李锐听见幕夕在喊他,他才慢慢的睁开眼,对着她虚弱一笑说:“我没事你别担心。”说完他起身往前走,幕夕赶快扶着他坐在台阶上说:“还说没事,你看你脸色这么差。”她拿出随身带的手帕为他擦汗。

  “我只是有恐高症,休息一会就没事了。”他闭着眼享受着她为他擦汗的甜美时刻。

  “你怎么这么傻啊!明知道有恐高症,还和我去坐摩天轮。”

  李锐握住她为他擦汗的手,双眼专注的看着她说:“为了你别说是这摩天轮,就算要我命我也愿意。”他起身和幕夕平视,痴迷的看着她那绝美的容颜。

  幕夕错愕的望着他,就在李锐快要吻上她的时候,幕夕突然清醒,她急忙挣脱抓住她的大手说:“我们快去玩别的把。”她转身向下一个项目走去。

  李锐失望的看着幕夕远去的身影,他手里还握着她刚才给他擦汗的手帕,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在口袋里,这才去追上幕夕,他们把游乐场里的项目玩了个遍,累了就一起回去了,到了家楼下,幕夕停了下来说;“谢谢你今天陪我。”今天要不是李锐陪她,她也许还沉浸在悲痛里,玩了一天下来她心情的确舒畅了不少。

  李锐帅气一笑说:“我很乐意为你效劳,以后你要是需要我随叫随到。”他刚说完就听见有一个中年女音从远处飘过来,“夕儿,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今天不补习吗?”谭晓娥从外面会来正好看见他们。

  幕夕瞪大了眼,她怎么把这事忘了,她每天晚上和欧阳莫约会,都是告诉谭晓娥她在补习,今天会来这么找她肯定会怀疑,可是她又不会撒谎,以前都是在电话里说的,要是现在当着她妈妈的面说肯定会被她识破,幕夕没有多余的时间思考,因为谭晓娥已经走到她身边了。

  “我。”幕夕不知该怎么回答,要是被她妈妈知道她天天是和欧阳莫在一起,那还不气死她妈妈啊!

  “你这孩子,说话吞吞吐吐的。”说完她看着幕夕的眼睛,她感觉幕夕有事瞒着她。

  “阿姨是这样的,今天补课的老师有事,才叫我们早点回来的。”李笑眯眯的看着谭晓娥,帮助幕夕解围。

  谭晓娥着才看向李锐“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事。”谭下娥防备的看着他,幕夕还小,她不准幕夕谈恋爱太早,只要她发现谁打幕夕的注意,都不会给好脸色看,她把李锐也归为来缠着幕夕的那一类,当然也不会给力锐好脸色看。

  李锐见谭晓娥不友善的眼光,不卑不亢的说:“我是李锐,是幕夕的同班同学,而且还是同桌,今天幕夕不用补习,所以我们就一起回来了。”

  谭晓娥听完一笑,“原来是同学啊!你家也在我们这里吗?”原来是同学,看来是她误会了。

  “我家就在这一栋。”他转身指了指他身后的房子。

  “这么瞧巧,我想夕儿和你说过了,我们家就在你隔壁的这一栋,你要不要去我们家坐坐。”她指了指右边的这一栋。

  “不了,我还有事,阿姨再见。”说完他看了幕夕一眼,才转身走开。

  在ktv豪华包厢里,欧阳莫一杯接一杯的灌着酒,今天那女人竟然没有来上学,早上他气得一路狂奔到了学校,谁知道都上课了那女人还没来,他不放心她一个人在马路上,当着全班的人在上课的时候离开教室。

  等他开着车返回到那里的时候,她早已不见人影,他以为她可能和他错过了,可能她已经到学校了,当他在次回到教室,仍不见她人,他只好去问班主任,看看她有没有请假,谁知道班主任告诉他,是李锐打电话过来给他们俩人请了一天假,想到这里他又灌了一杯酒,女人真是善变,才和他分开转眼就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

  包厢里欧阳莫的几个好友,见他反常的样子,不由得疑问的看看对方,用眼神问谁知道他是怎么回事,结果得到的答案都是问号。

  王涛突然眼睛一亮说道:“我知道了。”他的话刚完,几个男人迅速凑到他面前去,他接着又说:“他肯定是失恋了。”

  他话一说完,就招到了众人的白眼,要说欧阳莫失恋,他们没有人会信,因为在他们心目中的欧阳莫是不可能失恋,先不说他那如潘安再世的面貌,他文武双全,多才多艺就迷倒了不计其数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被女人甩,就算他被女人甩,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他是多情,可是他更无情,就像吴佳佳一样,交往一年了他竟然一句喜欢她都没说,最后逼的她主动提出来分手。

  王涛也绝对他的理由好像是不太可能,“可是要不是失恋,谁有本事把她搞成这样呢!”王涛看向他们问道。

  这个时候薛中华想起了一个人说:“难道是为了他这几个月,新交的那个女友。”

  “我看八成是,他自从交了新女友后,就很少和我们在一起了,和我们约定的时间,他不是迟到就是爽约,以前他不管有多忙从来不这样。”三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点头同意他的说法。

  “既然大家找到了事情的起因,我们就来商量解决问题的方案。”王律斌冷冷的说,他们之间就他最冷酷,整天板着脸很少看见他的笑容,在他们中间除了欧阳莫以外,他是最冷静,最冷傲,功夫也是最好的,只有一样欧阳莫比不上他,那就是无情,他爸是黑帮老大,他从小就被培养成冷血无情的杀手,据说他十五岁就杀过人,他的话在他们几个当中还是很有号召力的。

  “以我的经验,我们要给他找一个女人来。”王涛拿起酒杯喝了一口,看着他们俩个不解的盯着他又说到:“我是过来人,要想忘掉一个人,就在找一个来代替她,那样很快就忘了她。”

  “我们该找谁呢!要不我看这样吧!就打电话叫那个龚欣文来,虽然欧阳不喜欢她,但是她是喜欢欧阳的,把欧阳交给她我们也放心。”薛中华把他的想法说出来。

  王涛点着头说道:“我同意。”

  “我不同意。”王律斌冷冷的打断他们,“这件事你们两就不要插手了,我会安排的。”说完他起身向包厢外走去。

  王涛和薛中华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最后还是薛中华先开口,“不知道他在生谁的气,我们又没惹他,真是难以捉摸。”说完他看着欧阳莫,还在那里狂饮,他们几个之间有个不成名的规定,要是谁遇见困难的时候,除非他自愿说出来,不说他们就不能问,只能陪在他身边。

  王律斌走到安静一点的地方,那出手机拨出了一串数字说:“欧阳莫和喝醉了,你赶快过来。”然后把地址告诉她,结束了电话,他又拨出一个电话,说了几句就挂了,这才转身回包厢里,坐在欧阳莫的对面,看着他一杯一杯的酒下肚,嘴角勾起一抹让人琢磨不透的微笑。

  “天我没看错吧!那个冰窟窿竟然笑了。”王涛瞪着大眼看着王律斌。

  薛中华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去,他还是晚了一步,因为王律斌的笑容只是一闪而过,“你确定他笑了,你没看错。”他怀疑的问道。

  “我还没老眼昏花到这么近的距离都看不清。”王涛白了他一眼,竟然怀疑他的视力,他的出身没有他们几个三个高贵,可是他也有过人的能力。

  这时包厢门被推开,吴佳佳一进门就看见欧阳莫在喝闷酒,她对他们一笑,然后走在欧阳莫身边坐下,她看见桌上已经摆放了三个空瓶了,她不由担心的问道:“阳,你发生什么事了,你这么喝这么多酒。”说完她握住了欧阳莫倒酒的手。

  突然有人来打扰他,欧阳莫眯起眸不满看向对方,他醉眼看着愈来愈清楚的脸庞,然后失望的说:“这么是你,你来做什么。”说完他甩开吴佳佳的手,拿着酒瓶继续道酒,可是到了半天也不见一滴酒出来,他摇了摇酒瓶,“怎么又没酒了,服务员拿酒来。”

  他站起来,由于喝了太多的酒,他头重脚轻一晃,吴佳佳急忙站起身来扶住他,“阳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他怎个人都靠在她身上,她娇小的身子哪里撑得起他的重量,眼看他们俩就要摔倒,这时王涛和薛中华及时过来,扶住欧阳莫说:“我们把他扶到你车里去。”他们俩人架着欧阳莫往外走去。

  到了门外他们俩把欧阳莫扶进吴佳佳的车里,然后叮嘱的几句就开车走了,只有王律斌还站在远方看着车里。

  “我要喝酒,你要带我去那里。”欧阳莫挣扎着要下车。

  “阳,你喝醉了,我送你回家。”吴佳佳不放心的起身,伸手给他系上安全带。

  欧阳莫看她为他系安全带说:“你不用对我这么好,我是不会爱上你的。”吴佳佳身子明显一震,她抬头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她相信一定是欧阳莫酒喝醉了,把她当成别人了,才会对她说出这种话。

  “哈哈哈,吴佳佳我还没有醉到不认识人。”欧阳莫倚在座椅上闭着眼,不打算在和她说话。

  吴佳佳苦笑夕下坐回座位,她怎么忘了,欧阳莫就算喝了再多的酒,头脑也是清醒的,她发动车往他家方向开去。

  龚欣文坐在车里,看着刚刚吴佳佳为欧阳莫系安全带的这一幕,以为他们在接吻,握着方向盘的手愈拉愈紧,她气愤的下车对着她车前的身影大喊:“王律斌你太过分了,他身边明明有人,你还叫我来,你明知道我看见他们在一起会难过会伤心,你到底安得什么心?”说完她不停的敲打着王律斌的胸膛。

  王律斌站在那里,任由她如雨点般的拳头锤打在他身上,“是你自己来晚了,我打电话的时候她还没来。”他伸手握着她的肩,看着她的眼说:“你冷静点,欧阳莫他不爱你,你眼光不要只停留在他一个人身上,你为什么不看看你身边其他的人呢!也许他们比欧阳莫更适合你。”

  “可是我只爱他,在这个世上没有人比他更好。”说完她转身跑进车里,发动车像飞一样一样的冲了出去。

  “小心。”王律斌大喊一身,焦急快速的坐进车里追了去。

  王律斌的车技很好,没多久就追上她了,他加快速度和她并排走,他对着她的车喊:“欣文你快停下,你这样很危险。”

  龚欣文哪里听得进他的话,还是我行我素的开着,因为现在很晚,路上的车很少,所以她才幸免没和别人撞上,直到她疯够了,她才把车停在路边。

  王律斌气冲冲的下车,打开她的车门对她大吼道:“你不要命了,你知道你这样很危险,你要是出了事怎么办,你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说完他伸手一把把她拉过来,抱在怀里。

  龚欣文感觉抱着她的手在发抖,她知道他关心她,害怕她出事,她头靠在他肩上,任由他抱着,直到他的手不在发抖,直到他的心跳正常,他才推开她,握住她的肩说:“答应我以后在也不要干这种傻事了。”他专注的看着她的眼,她的眼神清澈的像泉水一样,没有一点渣滓,他就喜欢她这种眼神,他就为这种眼神而疯狂。

  龚欣文看着王律斌如此痴迷的看着她,她嘴角够起了一抹哭笑,要是阳哥哥能这样看着她,那该多好啊!为什么欧阳莫喜欢吴佳佳那个坏女人不喜欢她呢!难道是他就喜欢坏女人,那她变坏就不是行了么,想到这里她突然眼睛一亮,看着近在咫尺的王律斌,她一把勾住他的脖子。

  王律斌被她大胆的举动惊得僵了数秒,然后他快速的反应过来,急切的回吻着她。

  他停下了,她不满的看着他,却听见他冷冷的声音传来,“你没穿内衣。”他半眯着眸看着她的小脸。

  龚欣文这才想起,她除了身上这条裙子什么都没穿,她脸红的想要转过身,王律斌哪会让她得逞,他把她抱得更紧,“你大半夜的穿成这样干什么,你今天是来见欧阳莫的,难道你是想勾引他。”他俊逸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气。

  龚欣文见被他猜到了,就没什么好隐瞒说:“没错我就是打算勾引他,吴佳佳和幕夕就是这样勾引他的,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别人抢走。”她只顾说着她的想法,没有发现王律斌愈来愈冷得眼神,她接着又说:“你看我美吗?”见他不说话,她笑一下说:“如果我今晚要把身子给你,你愿意要吗?”说完她看着他冷着一张脸,还是不说话。

  她哭笑一下说:“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去找别人。”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遍。”他拼命忍住那排山倒海的怒气,以防他做出伤害她的事。

  龚欣文没有感觉到他的异样,她接着说:“阳哥哥喜欢坏女人,我要把自己变成坏女人。”说完她看了看她今天穿的衣服。

  王律斌深吸一口气说:“是欧阳莫跟你说的。”要是欧阳莫说他绝对不会放过他。

  “当然不是,是赵甜甜告诉我的。”她不知道她这一句话,会给赵甜甜带来多大的麻烦。

  “她告诉你,你就相信,你这个傻瓜。”她就是太单纯了。

  “甜甜她不会骗我的,告诉你一个秘密,一年前有一次我去阳哥哥他们家玩,他妈妈非常喜欢我就叫我留在他们家过夜,那天他不知道为什么事,和他妈妈吵起来了,他喝了不少酒,然后给吴佳佳打电话,他叫她去某酒店,我正好听见,可能是他喝了太多酒,通完电话放在吧台上忘了拿,他刚出门手机又响了,我一看是吴佳佳打来的,本来不想管她,谁知道它响个不停,接起电话就听见她说,她妈妈在家不能来了,然后我就冒充吴佳佳去了,我本想趁他酒醉的时候让他酒后乱性,只要我们发生了关系,他就是在不愿意也会对我负责的,谁知道他一眼就认出了我了,还对我说他只把我当妹妹看。”她说完眼里布满了一层泪雾。

  听完她的话王律斌握紧的手这才松开,看来他没交错朋友,欧阳莫的确是个正人君子,要是那晚欧阳莫没有认清她,他都不敢想象那可怕的结果。

  王律斌低头吻去她的泪水,然后对她说:“欣文你听好,不是因为你是好女孩,欧阳莫才不喜欢你,而是因为他不爱你,世间没有那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人是清清白白的,除非他根本不在乎你,你知道吗?”他试图纠正她简单的想法。

  “王律斌你这个小人,你怕我变坏过后,阳哥哥就会爱上我,就编出这么一大堆话来骗我,我才不会相信你。”她推开王律斌,靠在椅子上,别开脸不在看他。

  她的话彻底激怒了王律斌,“哈哈哈。”一阵狂笑过后说:“我小人,我对你的爱,对你的关心,在你看来都是小人行为是吗?那好从此你我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你有事在也不要来找我了。”说完他看了一眼她那如天使般的容颜,大力的打开车门下车去。

  龚欣文见他发怒了要走,眼泪像雨点一样哗啦哗啦往下流,自从她上高中认识他以来,他就是她的依靠,不管遇见什么是他都会帮她,现在看着他要走,她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一样难受,她不假思索的追了出去,“王律斌。”她大喊着他的名字。

  王律斌身子停顿了一秒,接着继续往他车走去,龚欣文见他不理她,心里更加的着急,她不顾一切的冲上去,在他打开车门前从背后一把抱住他,“王律斌你别走,别走。”说完她抱着他的手更加的用力,深怕他走掉。

  王律斌没有会头,继续保持着这个姿势,享受她的拥抱,嘴角勾起性感的微笑,当他下车他就后悔了,要是他走了她又去干傻事怎么办,可是他的自尊不允许他会头,没想到这个小女人竟然追出来了,是不是代表着她对他有感情呢!

  听着她不断的叫着他别走,他的心升起一股暖流,他沙哑着声音说:“欣文你先放开我。”

  他说:“欣文我不走了,你先放开好吗?”他低沉压抑的轻声道。

  “欣文。”他气喘呼呼的喊着她的名字,她双眸迷醉的看着他,看着她迷醉的眼神,他低吼一声一把抱起她坐进车里,两人陷入激情的漩涡中。

  “妈我走了!”幕夕在门口穿着鞋,转头对谭晓娥说道。

  “夕儿你早餐怎么就吃这么一点。”谭晓娥看着桌上几乎没动的早餐。

  “我有点不舒服吃不下。”

  “夕儿你不要个自己压力太大,只要你肯努力学校妈妈就很开心了。”谭晓娥以为幕夕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才吃不下饭的,她转身到厨房拿了两个面包,放在保鲜盒里。

  “你等会可定会饿,把这个带着饿了就拿来吃。”说完她把保鲜盒放在幕夕的包里

  “妈妈谢谢你。”她知道只有亲情才是发自内心的关系,不像欧阳莫口口声声说爱她,转身又和别人在一起,想到这里她眼眶一热。

  “你这孩子,和妈妈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谭晓娥慈祥的看着她。

  “妈妈再见。”说完她赶快转身,以防被她看出她眼里的泪光。

  她刚下楼就看见李锐做在小区的椅子上看着她,李锐见幕夕过来,他起身微笑的看着幕夕“幕夕早。”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10章:你以为你是谁   欧阳莫阴冷的声音从幕夕身后传来,她才注意到李锐还楼着她,她急忙后退一步,拉开她俩的距离,转身看见欧阳莫冷着一张脸,站在那里望着她。   她知道他吃醋了,她跨前一步,拉着他的手说:“阳,刚才有人差点 2012-06-16 22:34:5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