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4章: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6-16 22:53:33    状态:已完结
  幕夕伸手拉住欧阳的手,和他十指相握,脸上尽是甜蜜地微笑,“我是不会弃你而去的,我幕夕对天发誓,此生只爱欧阳莫,要是违背了誓言,就永生得不到爱情,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哪怕是一万年我也愿意等。”

  “我是不会让你等上一万年的,你愿意等我可不愿意,最多一年我就会回来接你,到时候我们一起在美国上大学,大学毕业了我们就结婚,然后一起奋斗我们的事业,在生几个小宝来玩玩,过着多幸福的日子啊!”欧阳莫一脸幸福地笑容,他仿佛已经身在其中了。

  他们就这样仰望着漫天的星星,谈谈过去谈到将来,直到天明他们一起看完日出,然后欧阳莫开车到机场的时候,吴雨桐龚天雄父子,还有王律斌薛中华王涛他们都到了,就她和欧阳莫最后,站在门口的王涛见幕夕和欧阳莫一同前来,脸上露出邪邪暖味的微笑说;“看你们的样子肯定是一夜没睡吧!我说欧阳你也不悠着点,你看小夕夕被你折磨多憔悴。”

  幕夕的衣服都起了折皱,敞开的领口处还有红色的痕迹,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俩昨晚做了什么。

  幕夕随着王涛的目光看向她的领口处,顿时羞红了脸,急忙躲在欧阳莫后面拉好衣服,欧阳莫警告地看了王涛一眼,意思就是让他闭嘴,王涛马上不做声了,因为他怕欧阳莫的拳头。

  这时龚欣文不识相的跑了过来,抓住欧阳莫的手,“阿姨阳哥哥来了。”然后拉着他向前走两步,把他带离幕夕的身边,一把抱住欧阳莫的腰,头埋在他胸前呜咽地说:“阳哥哥,我舍不得你走,你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我不要一个人留在台湾。”

  她本来也要和欧阳莫一起去的,可是龚天雄说什么也不答应,说什么她去了整天缠着欧阳莫,会影响他的学习,她都恨死龚天雄了,其实龚天雄巴不得她和欧阳莫一起去呢!

  只是欧阳莫不愿意,他不想龚欣文去了让欧阳莫反感,免得以后连兄妹都没得做了,以其那样不如保住他们现在的关系,阅人无数的龚天雄知道欧阳莫胸怀大志,在加上他的聪明和智慧,将来肯定是有大作为的人,他不能让他的女儿去影响他发展前途。

  “欣文你别闹了,你不能跟我去,你要留在台湾陪你爸。”说完他推开她,回头看着幕夕就怕她吃醋生气,幕夕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微笑的看着他,她知道欧阳莫对龚欣文无意,当然不会再这个时候吃醋,欧阳莫正打算走向她,这时机场广播响起了“各位旅客飞往美国波士顿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没有登机的旅客,做好准备马上登机。”播音员的话刚说完,他们所有的人都走在欧阳莫面前,和欧阳莫道别,幕夕在远处看着他们,她根本插不上话,然后吴雨桐交代了几句,欧阳莫就走过安检,然后回头看着幕夕,做了一个打电话的手势,才依依不舍地转身离开。

  幕夕看着欧阳莫远去的身影,她的心好像也被他一起带走了,整个胸口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毫无意识,呆呆的望着那早已没影的通道,直到有人从后面撞上她,她才醒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一个女孩拧着大包小包,的从她面前跑过,急急匆匆的应该是来晚了,赶着登机呢!幕夕看看四周来送欧阳莫的人都走了,她这才想起她出来一晚,也没和她妈妈说,她赶快拿出电话,想先给谭晓娥打个电话报平安,她一看才知道电话都没开机,昨天欧阳莫带她出来,他怕别人打扰他们,就把两人的电话关了,她开机后上面显示有无数个谭晓娥打来的未接电话,天她只顾着风花雪月地谈恋爱,突然离开也不告诉谭晓娥,她肯定担心死了,她转身快步往外走,同时拨通了谭晓娥的电话。

  “妈妈,我昨天晚上……”幕夕还没说完,就被谭晓娥打断了。

  “夕儿你在那里。”电话那头传来谭晓娥焦急以憔悴的声音。

  幕夕听见谭晓娥的声音有气无力的,她还以为是谭晓娥担心她的安全,“妈你不要担心我,我马上就会来。”

  “不,你不要回家,家已经不能回了。”谭晓娥急急地说。

  “为什么不能回。”幕夕身子明显一震,难道家里出事了。

  “夕儿,我在电话里,和你说不清楚,你现在马上到我这里来。”她说了一个地址就挂了电话。

  幕夕下车看见谭晓娥在一个桥洞下,身边放了一个大包袱,人就坐在包袱上,幕夕快步走进她,见谭晓娥一夜之间老了好几岁,一头黑发已经白了一半,两眼红肿一看就知道是哭了一夜,“妈。”幕夕喊了一声,眼眸中溢满了心疼的泪水。

  谭晓娥听见幕夕的叫声,她台起头来看着幕夕,然后迅速起身跑到幕夕跟前,一把抱住幕夕在她也忍不住痛哭起来,幕夕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谭晓娥哭的这么伤心,她知道一定是幕文祥出事了,她也急得哭起来,两人就这样抱着哭了很久,直到她们哭累了,幕夕扶着谭晓娥在她刚刚坐的包袱上坐下,然后擦去她脸上的泪水问:“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幕夕这一问,刚止住泪水的谭晓娥,鼻子一酸眼泪像雨水一样大颗大颗地往下掉,她呜咽地说:“昨天晚上你刚走,就有人来到我们家,说你爸爸的事情查清楚了,你爸的确受贿了一千万,然后就查封了我们家的房子。”

  “不可能,爸爸怎么可能受贿呢!他们有证据吗?我不相信。”幕夕也慌了,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

  “我也不相信,等今天见了你爸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

  “你不是说他们不让见吗?”

  “昨天查封我们家房子的人,让我们今天下午去看你爸。”

  幕夕看谭晓娥一脸疲惫,头发凌乱脸也哭花了,她们得找个地方清洗清洗,总不能这个样子去见她爸吧!“妈我们现在去住哪里。”

  “我们现在没有地方住,家被查封银行账户被冻结,我们现在连饭都吃不上。”说完她内疚地看着幕夕,幕夕还这么小就让她和她一起受苦,叫她怎么忍心。

  “那你昨天晚上住哪里。”幕夕见谭晓娥不做声,在看了看这个桥洞,地上还铺着几件衣服,“你昨晚就住在这里。”幕夕心里一紧,天,她一个人晚上住在这里,有多害怕多孤单,而她是她的女儿竟然不在她身边陪她,内疚自责的她,打了她自己几巴掌。

  “夕儿,你这是干什么。”谭需晓娥急忙抓住她地的手,防止她在伤害自己。

  幕夕抱住谭晓娥哭着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我昨晚就不会走了,让你一个人在这里担惊受怕,我真该死。”

  “夕儿别哭,还好你昨晚不在家,你昨晚要是在家一定会被吓到。”住的好好的家,突然被人赶了出来,谁能受得了,母子两又是痛哭一阵。

  还是幕夕先镇定起来,她扶着谭晓娥站起来说;“我们不能一直站在这里,先找个地方落脚,然后梳洗一下去见爸爸。”说完她弯腰拿起地上的包。

  “我们身无分文到哪里去落脚啊!你的几个表亲家我打过电话了,他们一听我们家出事了,就急忙挂了电话。”谭晓没想到平时相处得很好的亲戚,见他们家出事了,不伸出援手也就算了,竟然连收留他们都不愿意。

  “我身上还有点钱,我们先找个宾馆住下,下午去见了爸在说。”

  “只能如此了,就是苦了你啊!孩子。”还好幕夕一直很懂事,要是女儿在不懂事的话,她真的腰崩溃了。

  幕夕母子找了一个最便宜的地方住下,然后来到警局,现在正在公安局长办公室坐着,“夕儿,我们已经来了好一会了,他们不带我们去见你爸,把我们带到这里来干嘛。”谭晓娥一心想着幕文祥,根本没心情在这里等。

  “我也不知道,既然是他们让我们在这里等,我们等就是了。”其实幕夕也着急,她不想表现出来让她妈妈更担心。

  这时办公室的们打开了,进来一位穿着警服的男人,看上去年龄应该在三十几岁左右,他走到办公桌旁边坐下,让后看着幕夕母子说:“你们就是幕文祥的家人。”

  幕夕和谭晓娥同时点了点头,然后激动的问:“我爸在哪里,我要见他。”

  警察局长沉默了一会才说:“我们这次让你们是幕文祥见面的主要目的是,你们见他过后,就多多劝劝他,让他早点供出那批走私的货物藏才哪里,配合我们破案,功过相抵也许能少判几年。”

  “我爸真的犯了贪污罪。”幕夕还是不敢相信幕文祥会贪污。

  谭晓娥也接着说道;“是啊!局长先生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警察局长面色一沉,严肃地说道:“请你们不要怀疑政府,政府对每一位公民都是一视同仁的,不会冤枉谁,也不会包庇谁,你们要是想让幕文祥少判刑的话,就照我说的话去做,让他配合我们调查。”

  幕夕见局长的口气不好,连忙说:“你放心,为了我爸爸我一定会说服他的。”然后拉了拉谭晓娥的袖子,让她别出声。

  警察局长着才吩咐人,带她们去见幕文祥,幕夕母子被带到一个房间了,里面空空的,出了一张桌子和几个凳子就什么也没有了,幕夕没来过这种地方,但她也猜得出来,这是犯人见家属的地方,她们母子坐下等着幕文祥来,幕夕想着只要能见到幕文祥,就能找到真相了,谭晓娥焦急地不停的往门口看。

  不一会门被打开了,幕文祥被两名警察押着进来,幕夕和谭晓娥立马冲了过去,可是被警察制止了,让她们坐下,幕文祥也被押到她们对面坐下。

  幕文祥坐下没有说话,一脸思念愧疚的看着她们,幕夕和谭晓娥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们有话快说,时间有限。”站在旁边的警察提醒道。

  “爸,你过的好吗?”最先开口的还是幕夕,幕夕看着平时神采飞扬的父亲,现在就像一个放了气的气球,没有丝毫精神,脸色惨白整个人都瘦得皮包骨了,可想而知他在里面受了多少苦。

  幕文祥脸上扯开一丝微笑说:“爸爸很好,到是你,你在外面没有遇见什么危险,有没有人找你麻烦。”看见幕夕安全,他也松了一口气。

  “爸,你不要担心我,我和妈妈都很好,到是你自己要注意身体。”

  “爸爸对不起你们母女两啊!让你们受苦了。”幕文祥眼里溢满了悔恨的泪水。

  “文祥你别难过,你告诉我们你到底有没有贪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谭晓娥擦了擦眼泪,手伸过桌子握住幕文祥的手,鼓励他说出来。

  幕文祥叹了一口气说:“那还是一年前的事了,一年前我遇见我的一位老同学,他告诉我他这几年在做生意,发大财了,并且让我和他一起去,还拿钱给我垫本,赚了算我的赔了算他的,一开始我是没答应,可是后来我还是动心了。”

  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接着说:“后来我和他一起去了我才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做什么大生意,他是开地下赌场的,我当时就要走,可是他硬是不让,要我玩两把试试手气,你们也是知道的我本来就有点好赌,实在是经不起诱惑,心里想就玩一次,然后马上离开,谁知道我第一把就赢了,我又玩了几次都赢了,后来我就经常那里玩,愈玩愈大输多赢少,可是他重来没要找我要过钱,真的就像他说的那样,赢了是我的,输了算他的,直到三个月前的一天,我玩够了正打算回家,他突然来找我说有事和我谈,然后我到了他办公室,他说他有一批货要运出台湾,要我帮忙,我当场就拒绝了,我是不会帮他们走私货物的,可是他们拿出了我在他赌场输的钱,如果我不帮他的话,就要我还钱,我还不出钱他们就要去告我,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只好答应,在上个月这事被查出,我就被关押起来了。”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我们家不是过的很好吗?你还和别人做什么生意,你糊涂啊!”谭晓娥再也听不下去了,她没想到她的丈夫去干违法的事情。

  幕夕也是同样不解地看着幕文祥,想让他给她母女两一个解释。

  “我是糊涂啊!是我太天真了,我以为这样就能赚更多的钱,让你过上好日子,让夕儿上上好学校,谁知道反而害了你们。”幕文祥一拳打在桌子上,此刻他的难过心情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和警方合作,把他们一网打尽。”幕夕问道了问题的最关键,她心里却想着,难怪一年前幕文祥突然让她到贵族学校去上学,都是为了她,他才贪污的,此时内疚和自责直逼她心底,恨她没事和幕文祥说什么想到贵族学校去上学干什么。

  幕文祥看了幕夕好久才说:“他们派人来跟我说,他们抓了夕儿,我要是供出他们,他们就要伤害夕儿。”他一心以为幕夕在他们手里,才没和警方合作的,可谁有知道夕儿好好的就在他眼前,根本就没有被抓。

  幕文祥这样一说,幕夕不由得想起了欧阳莫受伤的那天晚上,难怪那些人叫欧阳莫别管闲事,原来是冲着她来的,还有上次登山在后面追着她的人,难道也是要来抓她的吗?幕夕身子一阵颤抖,她一直以为那些人是来找欧阳莫的,现在她才知道是来抓她的,还好欧阳莫在她身边,要不然她早就被他们抓走。

  幕文祥见幕夕的神情,就知道他们找过幕夕,“他们这些禽兽,竟然连你也不放过。”幕文祥一激动,猛的咳起来。

  幕夕急忙起身走到幕文祥旁边,拍着他背帮他顺顺气,这次警察好像没看见一样,竟然没有阻止她,幕夕拍了幕文祥过后,他更加咳得厉害,幕夕想给他到一杯水,可是这里根本就没有水,她只能焦急地问:“爸你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幕文祥摆了摆手,来告知幕夕他没事,他突然感觉胸口一震刺痛,然后口吐鲜血,这一幕吓傻幕夕和谭晓娥,过了几秒她们才回过神来,“爸你怎么了,怎么会吐血。”幕夕急得快要哭了。

  谭晓娥更是担心,她吓得大声哭起来了,然后她起身拿出随身带的纸巾给幕文祥擦拭嘴边的血痕,“晓娥别哭我没事。”幕文祥安慰着她,然后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纸巾,就在他抬手擦拭嘴角的时候,谭晓娥尖叫一声,“天,你的手臂。”谭晓娥看见他袖子里的手臂,全是伤痕,她强行拉开他的袖子,他手臂上密密麻麻全是伤痕,新伤旧伤还有刚好了的疤痕又被打伤,谭晓娥想解开他的衣服,看看他上身有没有伤,幕文祥死死地抓住衣领,不让她看,他知道要是她见了他全身上下无一处好,她肯定受不了。

  幕夕也惊呆了,她用手捂着嘴,以免她叫出声来,他看得出来幕文祥不让谭晓娥看肯定是身上和手臂上一样,幕夕拉住谭晓娥的手说:“妈你还是不要看了,看了又能怎样呢!我们也没办法给爸爸看医生。”

  谭晓娥松了手坐回原位,“是谁把你打伤的,是谁,是谁这么狠心。”谭晓娥感觉那些伤痕就像伤在她身一样,浑身都疼。

  “他们怕我说出那批货物的下落,就买通了监狱里的犯人,天天警告我,动不动就毒打我一顿。”幕文祥说道这里,幕夕明显的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她急忙握住他的手,然后说;“爸,你现在要配合警方,找到那批的货物,很快你就回没事的。”她没有忘记警察局长让她们来的主要目的。

  “嗯!看就你们安全,我就没什么顾虑的了,你放心为了你们我也会好好的配合警方。”

  “时间到了。”站在一边的警察,走过来押着幕文祥就要回监狱。

  “文祥。”谭晓娥起身追了上去,拉住警察的手说:“求求你警察先生,不要带他走,求求你……”他们不顾谭晓娥的苦苦哀求,硬是强行把幕文祥带走。

  “夕儿,你快求他们,让他们不要把你爸关起来,快,快啊!”谭晓娥拉着幕夕一起来求,这时在外面的几个警察听见里面的吵闹声,进来拉开了幕夕和谭晓娥。

  “夕儿,你妈妈身体不好,好好照顾你妈妈。”幕文祥在出门之际,回头嘱咐道。

  “不,你们不要带文祥走,他受伤了要去医院。”谭晓娥挣扎着要追去。

  幕夕拉住谭晓娥,以免警察又来制止,“妈你冷静点,妈……”幕夕知道现在吵闹已无用,一定要冷静下来想办法救幕文祥出来。

  谭晓娥在情绪严重激动下晕了过去,幕夕及时都扶住她的身体,幕夕本就疲惫的身子根本承受不住她的重量,两人就这么摔倒在地,警察见到帮忙把谭晓娥,扶到休息厅,幕夕看着谭晓娥毫无生气的躺在那里,脸颊上还有没干的泪水。

  想着她家突然发生的事情,眼眶不由得湿润,但她硬是把眼泪逼回肚里,现在谭晓娥奔溃了,她必须振作起来,毕竟以后的路还要走下去,幕文祥还等着她去救,就在刚才警察局长来过了,还对她说只要把幕文祥贪污受贿的钱还上,然后幕文祥在配合破案,就会将功赎罪不会判多重的刑,她的想办法把钱还上,可是一千万啊!她在哪里去找一千万。

  幕夕站在欧阳莫家的别墅外,犹豫着要不要进去,为了凑齐那一千万,她所有的亲戚家都去求了,结果只借了三万多,那只是一千万的冰山一角,在走投无路下,她想起了谭晓娥,只要她愿意借钱给她,那她爸爸就有救了。

  来到别墅门口她才知道,保安根本不让她进,她等了好久趁保安上厕所的时候,她偷偷溜进来了,再三的考虑下,她还是决定进去,为了她爸爸她没有选择,幕夕按了门铃,没一会们就开了,来开门的是刘婶,见来人是幕夕,她一脸微笑的说:“是幕小姐啊!快进来。”她热情的招待幕夕在沙发上坐下,然后到了一杯水给她,和她坐在一起,看见幕夕消瘦的脸关心地说:“幕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瘦成这样了。”才十几天不见整个人都没精打采。

  “我……我……”被刘婶这么一问,幕夕在也忍不住伤心,眼泪哗啦哗啦地往下流。

  “孩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告诉刘婶。”虽然幕夕年纪小,可她不像那些千金大小姐,有点小事就哭个半天,肯定是反生了什么大事。

  幕夕哭了一会才止住泪水,对刘婶说:“我想见吴伯母。”

  “好,你等着我去通报夫人。”刘婶看她的神情就知道事情的严重,她不得不上楼叫醒吴雨桐。

  没过一会幕夕就听见身后下楼的脚步声,她回头一看,吴雨桐和刘婶一前一后的下来了,吴雨桐走到幕夕身边,幕夕赶快站起来,就怕吴雨桐像上次那样说她没礼貌。

  吴雨桐看了幕夕一眼,然后坐在幕夕对面,“你不用那么怕我坐吧!”以前看幕夕不顺眼,是因为欧阳莫为了她不肯出国,现在欧阳莫都走了,也没必要对她那么过分。

  幕夕闻言坐下,然后双眸恳求地看着吴雨桐,没见到的是后她准备了好多借钱的话,见面了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她对吴雨桐来说什么也不是,吴雨桐不一定会给她借钱,可是不管她借不借幕夕到要一试。

  “你来找我什么事说吧!”谭晓娥开门见山的说,一大早她不想在这里耽误时间,今天还有几个会议要开。

  幕夕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说:“是这样的……”

  吴雨桐听完沉默了很久才说:“你们家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也很同情你,可是一千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啊!你和我儿子现在的关系可以说什么也不是,我是不会帮你的,你还是找别人吧!”

  “伯母我求你了,你就借给我吧!我现在真的很需要钱。”说完幕夕走到吴雨桐面前跪下,希望她能够答应。

  吴雨桐冷笑道:“借你你拿什么还,还是要我等个几十年。”她冷眼看着跪在她面前的幕夕,她还不知道幕夕的想法吗?等欧阳明回来了这钱还可能要她还吗?

  “我知道已我的能力,很难还上你的钱,只要你愿意给我借钱,我这一身做牛做马来报答你的恩情。”幕夕已经是泪流满面,楚楚可怜的祈求着吴雨桐。

  “幕小姐收起你的眼泪,我要是个男人也许会被你迷惑,可我是个女人,你要是真的很想赚钱的话,我到是可以给你一分工作,只要你肯在我醉生梦死来上班的话,以你的姿色我可以给你四万元一个月,外加提成,你看怎么样。”她的话说完,傍边的刘婶倒抽一口气,她正想说什么,吴雨桐做了一个让她别多嘴的手势,她只好站在原地,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幕夕。

  幕夕更是脸色惨白,没想到吴雨桐会侮辱她,她是需要钱可她也有骨气,她站起身来说:“既然伯母不肯借钱,那我在另想办法,告辞了。”幕夕转身大步往外走。

  “幕小姐,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欧阳,我不想他为你的事分心。”吴雨桐的声音在幕夕背后冷冷地响起,幕夕停住了脚步没有回头,也没有出声,吴雨桐还以为是幕夕不答应,她接着又说:“就算你告诉他也没用,我不同意他也没办法。”

  “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告诉他的。”说完幕夕打开大门,跨出门坎离去。

  幕夕一人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她该怎么办,她身上的钱最多还能住两晚宾馆,两天后她们母女两总不能去住桥洞吧!她走累了就坐在马路傍边的花台上休息,她无意中台头看见,她面前的路灯柱子上写了,某某酒店招数名公关小姐,月薪五万……幕夕心动了,为了救幕文祥她受点苦算什么。

  “马总,你在喝一杯吗?”幕夕到了一杯酒给她身边肥头大耳的男人,叫马总的男人接过酒的时候,顺便在她手上摸了一把,色迷迷的。

  幕夕穿着一件低胸紧身黑色裙,紧紧的包住她小巧玲珑的身子,修长的美腿完全露在外面,看得马总直吞口水,手也跟着目光一起摸了过去,幕夕眼明手快地抓住他肉滚滚的手,娇声地说道:“马总,你下次来的时候,可别忘了我啊!”幕夕和他说话来转移他的注意力。

  “小美人,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我想你都还来不及。”幕夕不露痕迹地转身,端了一杯酒喂在他嘴里。

  “你们男人每次都这样说,只要人一走就不记得人家了。”他是幕子在这里来接的第一个客人,她们经理告诉她,只要不停地给客人灌酒,他们醉了就不会对她怎样了。

  幕夕好不容易将那个马总打发走,然后才下班,她手里拿着今晚的工资,走进更衣室换了衣服,从酒店出来,这时她手机铃声响了,她以为是谭晓娥打来的,看也没看就接了,“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找到工作了。”电话那头没有做声,幕夕觉得奇怪,她正打问谭晓娥为什么不说话的时候,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磁性低沉的嗓音,“夕儿,你做什么工作。”来电的不是别人,是刚去美国的欧阳莫。

  幕夕听到这个声音,整个人都定住了,眼眸里瞬间有了泪光,她拼命忍住那哭泣的声音,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说:“你现在才打电话给我啊!我以为你把我忘了。”其实幕夕有说不完的相思,诉不完的苦,可是她又不能说,只能把苦埋在心底。

  欧阳莫笑了两声说:“你这个小气鬼,我刚到美国两天,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一忙完不就给你打电话了吗?你还是我在美国打的第一个电话呢!你还不知足。”

  “我就不知足,打个电话我就想满足我,那也太便宜你了吧!”幕夕边走边说,她的赶快回住处,不然谭晓娥又在担心。

  “那你想怎么样,我把我人送给你,你总满意了吧!”

  “不满意,你人又不值钱,我才不要呢!”幕夕现在最需要的是钱,和欧阳莫说话的时候她不小心说漏嘴了。

  “真不要,你不要其他人可是抢着要啊!”欧阳莫以为幕夕是在生他的气,怪他好几天没给她打电话,开玩笑的说道。

  “谁爱要就拿去,我才不稀罕,男人那里找不到。”幕夕一想到吴雨桐说过的话就来气,正好把起出在欧阳莫身上。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欧阳莫怒气而危险的声音传到幕夕耳里。

  “我刚刚说什么了吗?我怎么不记得了。”幕夕见欧阳莫生气了,她干脆就装傻不承认。

  “夕儿,你知道我在乎你,你以后不要在开这种玩笑了,这种玩笑我开不起。”

  “对不起!我这几天心情不好,才这样说的,你别生气。”幕夕也感觉她刚刚说的话有点过分,欧阳莫又不知道实情。

  欧阳莫也感觉都幕夕不对劲,他放揉了声音说:“夕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你刚说上什么班,在哪里上班。”

  “没出什么事,只是放假了好无聊,我想找个临时工作做做。”幕夕眼眶一热,眼泪又要掉下来了。

  “这几天你有没有想我,我可是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他现在开始后悔了,他应该把幕夕一起带来才对。

  “嗯!”幕夕这几天忙的不得了,她根本就没时间想欧阳莫,可是他问了又不能说不。

  “想我就说出来,还害羞什么?”说完他就听见,幕打了几个哈欠,“你早点睡吧,现在很晚了。”在美国他现在是白天,他忘了中国还是深夜。

  “嗯!再见!”现在幕夕心里赚钱才是最重要的,她的回去陪她妈妈,她挂了电话,火速地往她的住处跑。

  幕夕回到住处,见谭晓娥躺在床上,她走过去站在床前说:“妈你感觉好点了吗?”从看完幕文祥回来,谭晓娥就病倒了。

  “夕儿,你会来了,我没事你不要担心。”谭晓娥消瘦的脸上,露出虚弱的微笑。

  “妈我在外面会来的时候,买了一点东西,我扶你起来吃吧!”幕夕把谭晓娥扶起来,拿了一个枕头放在她背后让她靠着,然后拿了一双筷子从袋子里夹出一个热腾腾的生煎,喂在她嘴里,这是谭晓娥平时最喜欢吃的,幕夕特意给她买的。

  谭晓娥吃了一口说:“夕儿,你哪来的钱买的。”她记得幕夕身上的钱都拿来住宾馆了。

  “妈我找到工作了,发了工资买的啊!”幕夕不想说太多,免得谭晓娥知道了什么。

  “你找的是什么工作,上一天班就给你接工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谭晓娥不太相信她的说法,一般正常的工作都是上一个月的班才会发工资。

  “妈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做坏事,是欧阳莫的妈妈给我找的工作,我们老板听说我们家的情况,才允许我上一天班接一天工资的。”这些话幕夕在回来的路上想好的,要不然谭晓娥一定会怀疑。

  “我不是说了不要去找欧阳的妈妈吗?你怎么还去。”谭晓娥有点生气,要是幕夕和欧阳莫以后没在一起就算了,要是在一起她不想让吴雨桐看不起幕夕,就算在难也不能去求她。

  “妈我知道错了,以后在也不会去找她。”幕夕把谭晓娥吃掉一半的生煎喂在她嘴里说:“等过两天我就去找房子,我们总不能一直住这里,在外面租房要便宜一点。”

  “夕儿难为你了,是爸爸妈妈让你受苦了。”谭晓娥眼眸里泪水在打转,心疼的伸手抚摸着幕夕消瘦的脸蛋。

  “妈,我一点也不苦,我总有一天要长大,总有一天要独立,现在不过是提前而已。”幕夕故作坚强,谭晓娥身体本来就不好,她不想让她担心。

  谭晓娥推开幕夕夹给她的生煎,“我吃饱了,你自己吃吧!”

  “你才吃一个,怎么可能吃的饱,你现在又病了更要多吃。”谭晓娥身体本来就不好,要是在不吃,身体根本吃不消。

  “我一想到你爸爸在里面受苦,我哪里吃得下啊!到是你明天还要上班,要多吃点,你现在可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你要是到下了,我和你爸怎么办啊!怪我这身体没用,不能为这个家出力,反而拖累你,我有时候在想,我还不如死了好。”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她一点也帮不上忙,她心里急啊!

  “妈你说什么呢!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健健康康的活着就是对这个家最大的帮助,是我不好,要不是你为了生我,身体也不会这么差。”幕夕出生的时候,谭晓娥正在外面买菜,肚子突然疼,正好那天又下这大雨,谭晓娥淋了雨,从此身体就五天一大病两天一小病。

  “夕儿你说什么傻话,你是我和你爸爸爱情的结晶,就算赔上我这条命我也不悔。”

  “妈。”父母的爱是无私的,幕夕这才体会到,她一定要想办法把幕文祥救出来,她真的幕文祥不回家,谭晓娥的病就不会好。

  “好了,你早点睡吧!养足精神明天还要上班。”说完谭晓娥闭上了眼睛,她要是不睡幕夕肯定睡不好。

  “妈我把生煎放在这里,你要是饿了就拿来吃。”幕夕看了谭晓娥一会,才起身向房间里另一张床上,幕夕累了一天,很快就进入梦乡了,这时谭晓娥悄悄起身,轻轻把们打开走了出去。

  “幕夕你可来了,马总都等你好一会了,他今天带了好几位老总来,在台湾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可要好好招待啊!只要他们几位高兴了,少不了你的小费。”女经理眉开眼笑的说着,今天马总来指明要点幕夕,看来幕夕还有点手段,不久的将来幕夕一定能成为这里的金牌交际花,她当然要好好对待幕夕。

  “哦!”幕夕紧拧着眉头,她只要一想起那个马总就头疼,这次不知道要用什么办法才能把他忽悠走。

  幕夕换了衣服站在包厢门外,她推门进去看见包厢内坐了六个男人,马总看见是幕夕来了,热情地起身走到幕夕面前,“幕小姐你总算来了,怎么样我没失约吧!专门来找你的。”说完他拉着幕夕坐在他身边,大手也往幕夕的大腿拍去,风尘女子他见多了,可是没有一个能像幕夕这样,外表美丽妖艳却从骨子里透出一种圣洁,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然人难以忘怀。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14章:我会一直等着你的   幕夕伸手拉住欧阳的手,和他十指相握,脸上尽是甜蜜地微笑,“我是不会弃你而去的,我幕夕对天发誓,此生只爱欧阳莫,要是违背了誓言,就永生得不到爱情,我会一直等你回来的,哪怕是一万年我也愿意等。”    2012-06-16 22:53: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