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9章:记录爱情的伤疤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6-20 00:40:19    状态:已完结
  幕夕挑了几件那过来,交在李锐手里,“去试试吧!看看合不合适。”

  “只要是你选的都合适。”李锐拿着其中一件走进更衣室,他平时买衣服从来不试,竟然幕夕让他试他就试吧!正好可以和她相处久一点。

  幕夕坐在更衣室外面,等着李锐出来,没一会更衣室的们就打开了,李锐从李面走出来,站在幕夕跟前说:“怎么样我没骗你吧!你选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多合身。”

  幕夕看着笑眯眯的李锐,穿上她选的衣服真的很合身,就像是给他量身定做的一样,她现在才明白不是她选对的衣服,是李锐本身的条件好,不管穿什么都好看,“不是我选的合身,是你自身条件好,我相信就算在大街上捡一件破衣服穿在你身上,也掩盖不了你从内而发的贵气和俊逸。”

  “几年不见你也学会奉承人了,不过我喜欢。”

  “我是实话实说,在说我奉承你也没有好处。”幕夕看见李锐衬衫衣领没有翻好,她走进他伸手帮他翻正。

  她靠近李锐,他就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清香,他希望时间就此停止,手也不由自主地抱着幕夕的腰。

  幕夕在翻衣领的同时她余光瞄见在她正对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立即定眼一看,天,那人不是别人是欧阳莫,她身子明显一震,她怎么这么倒霉,到哪里就能碰见欧阳莫。

  她立即收回手,后退一步,哪知李锐抱着她腰,她突然一退,李锐一个不留神,两人就这样摔倒在地,幕夕惊呼一声,李锐眼明手快地抱住幕夕,翻了个身让幕夕倒在他身上。

  幕夕的惊呼整个楼上的人都听见了,当然欧阳莫也不例外,他一皱眉,这声音好像是幕夕,在他思考的时候,脚步却已经向声音的来源走去。

  站在幕夕和李锐身边的服务员一时也没弄清楚情况,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摔倒了,她反应很快的想去把幕夕拉起来。

  “小吴你是怎么招待客人是的。”说话的是这家店老板,她就是欧阳莫的红颜知己黑牡丹,刚刚她正在和欧阳莫商量他结婚要定的礼服,听见这里的呼喊声,她变跟着欧阳莫一起过来看看。

  “我。”小吴不知道该说什么,情况发生的太突然,不关她的是啊!但是她没有解释。

  “幕夕。”欧阳莫咬牙切齿的喊道,一双黑眸冰冷,额上的青筋直跳。

  幕夕听是欧阳莫的声音,她心里想着,“完了完了又被他发现了。”她赶快从李锐身上爬起来,顺便把李锐也一起拉起来。

  “你有没有摔着,快让我看看。”李锐着急的在幕夕身上直瞧,看他是否受伤。

  “我没事,你呢!你有没有摔倒。”她刚刚倒在李锐身上,一点也没有摔倒,到是李锐肯定被摔着了。

  这一幕在欧阳莫看来,他们你依我侬特别刺眼,他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行动,他上前一把抓住幕夕的胳膊,用劲一拉毫不温柔把幕夕扯回怀里,然后看着李锐说:“她是我的女人你最好别碰。”他的声音冷如冰霜,深幽的黑眸直视李锐。

  李锐心一直在幕夕身上,完全没有注意欧阳莫的到来,直到幕夕被欧阳莫从他身旁拉走他才发现欧阳莫,“你的女人,我没记错的话你们七年前就结束了,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的女人,你最好赶快放了她,不然我对你就不客气。”他怒气地对上欧阳莫冰冷的眼,七年前他忍了,可是现在他绝对不会退让一分一毫。

  “从前她是我的女人,现在她也是我的女人,将来还是我的女人,你这一辈子就不要妄想了。”欧阳莫霸道地宣布,他对幕夕的占有欲,他要幕夕一辈子都留在他身边。

  李锐也不是省油的灯他立即反击,“欧阳莫你也太自大了,你不问幕夕同不同意,就下了一辈子的断定,你以为你是谁。”他怎么可能相信欧阳莫说的话。

  “李锐我想夕儿还没有告诉你,我和她的关系吧!”欧阳莫故意叫得这么亲热,然后低头在幕夕耳边轻声哄道:“夕儿告诉他我是谁,我是你什么人。”表面上看起来欧阳莫对幕夕柔情似水。

  只有幕夕知道,欧阳莫搂着她腰的手有多用劲,像是要把她的腰拧断似的,幕夕明白他是在警告她,要是她说错一个字他一定不会饶她,她现在没有别的选择,她看向李锐说:“我现在跟他在一起。”这样也好让李锐对她死心,她心里也好受一点。

  李锐受伤的后退一步,每个人都以为他要大发雷霆的时候,李锐却笑了说:“你还爱他对吗?既然这是你的选择我支持你。”说完他转身离去,这样就走了他真的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幕夕和他只是朋友,他有什么资格要求幕夕离开欧阳莫,欧阳莫在不好她也是爱他的,他在她心里算什么,想到这里他气愤的离开,但是他不会放弃的,他要去查查幕夕这些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为什么她现在又和欧阳莫在一起。

  欧阳莫见幕夕依依不舍的看着李锐离开的方向,心中更是生气,搂着幕夕腰的手突然大力撤回,幕夕险些摔倒,当她稳住身子,欧阳莫早已走开,和黑牡丹继续谈着事情。

  欧阳莫见谈完事情过来,见幕夕一人在这里发呆,心想幕夕肯定还在想着李锐,他嘲讽的说道,“这么舍不得你的旧情人,他人走了,你的心也跟着走了。”

  “欧阳莫你不要乱说,我和他只是朋友关系,你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和你一样思想肮脏。”幕夕回头看着欧阳莫,她完全不知道她的这句话会给她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欧阳莫面色一沉,排山倒海的怒气直逼他心门,“你还有脸说我思想肮脏,我在肮脏也比你好,你用身体和白凌交易,那就不肮脏了吗?你和妓女有什么区别,一样是用身体做交易,你就能干净到哪里去,你以为你还是那个纯情少女,也不过是被人玩过的弃物,还在我面前装圣洁,我是不会上你的当。”欧阳莫刚才的气还没消,幕夕又火上浇油,他更是怒火中烧,伸手拉着幕夕就往楼下走去。

  幕夕被他气的小脸通红,她没想到欧阳莫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她,在她还没想好怎么反击的时候,整个人就被他拖着走,很快他们到了他车旁边,他打开车门用劲的把幕夕推进后座,然后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坐开车往幕夕住的方向去。

  幕夕被他大力一推,头正好撞在另一边的车门,她痛得大叫一声,她好不容易才坐起来,一手揉着头,感觉头晕眼花车里直在打转。

  “欧阳莫你想谋杀啊!是就快点,正好我不想活了。”幕夕对着欧阳莫的后脑勺大吼。

  “死。”欧阳莫冷笑两声说:“我可舍不得让你死,我要你生不如死,我要你知道背叛我的下场。”

  “我们的事不是在六年前,你回过的那个晚上,已经两清了吗?不是都说清楚了,以后你我形同陌路,你怎么说话不算话。”

  “那只是你的的想法,我有同意过吗?幕夕你也太天真了,你以为背叛我了,我会轻易放过你吗?不管是谁背叛了我,我都会让她付出代价。”欧阳莫狠狠地说,一想到幕夕这些年是和白凌在一起,他的心疼得就像有人拿着刀一片一片在割似的,他在美国拼命创业为的就是今天,他要看看等他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过后,这个女人是怎样爬在他脚下求他。

  “当年是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都过去了,难道你心中的恨一点都没减少吗?你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减轻你对我的恨,我一定做到。”幕夕心里想着,既然做不成夫妻,那就让他们回到原点,做一生的朋友也好啊!她不要他这么恨她。

  “你以为你值得我恨吗?想让我欧阳莫很你,你也不配,我只是看上你和我有一段过往,做点好事,满足你的虚荣心,怕你跟着白凌那老头,得不到满足,想帮帮你而已。”他口气轻浮,话里尽是侮辱,像冬天里的寒风一样,直逼幕夕心里,然后随着血液流到四肢白骨。

  幕夕闭着眼靠在座椅上,既然她在他心中形象如此,她也不想在和他争论,反正他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三年后她就离开,随他怎么想,所有的痛就让她一人来承担吧!幕夕想着想着眼皮愈来愈重,在加上她昨天没有睡好,很快进入梦乡。

  欧阳莫把车停好,转头看幕夕睡的正香,眼眸里的怒气更加旺盛,这女人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时候精神抖擞,跟他在一起就无聊的睡觉,他下车打开后座车门,直接把幕夕从后坐里拉出来。

  幕夕睡得正香,被欧阳莫大力一拉,整个人往外倒,向欧阳身上靠去,欧阳莫却立即移开身体,她就硬生生地摔倒在冰冷的地板上,幕夕痛呼一声,彻底从睡梦中醒来,她感觉手腕好向摔断似的疼痛,膝盖也疼,全身都疼,她吃力地用手撑起上半身,看着欧阳莫想让他扶她一把,哪知欧阳莫站在那里冷眼看着她,根本没有打算拉她起来。

  欧阳莫嫌弃厌恶的看着幕夕说:“你不要用这种楚楚可怜眼神看着我,这招你在七年前就用过了,给你五分钟时间把自己弄干净,然后到我房里来。”说完他无情的转身离去。

  幕夕吃力地从地上爬起来,才站起来膝盖就传来一阵锥心的痛,她低头一看,膝盖上的裤子摔破了一个鸡蛋大的洞,膝盖完全擦破了,鲜红的血从裤子破了的地方流出,裤子被染红了一大片。

  手腕也被擦破了,虽然没有膝盖严重,可是那种擦破皮的疼痛让幕夕难已忍受,可是她还是咬着牙吃力地走进去。

  当她走到门口张妈站在那里把门打开,好让她进来,她感激的看了张妈一眼,“谢谢你!”

  张妈同情的看了幕夕一眼,看着她满身都是伤说:“小姐你赶快上去,先生还在房里等你呢!”张妈好心的提醒她,刚才看见欧阳莫一人进来,她就想去扶幕夕,可是欧阳莫不让她去,也不知道幕夕是怎么得罪欧阳莫的,要是在去晚了,欧阳莫一定会不高兴。

  “嗯!我知道。”说完幕夕一瘸一拐的上楼,她每走一步的非常吃力,疼的额头上一层薄汗,好不容易走进房间,她站在卫生间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她,全身都是泥土,头上脸上到处都有,幕夕叹了一口气说:“还好刚才是胳膊先落地,要不然就毁容了。”她脱掉上身的衣服,站在淋浴下让水冲洗着她的身子,直到她洗完围着浴巾出来,见张妈来到她房里。

  “小姐我拿了药箱来,你的伤口要包扎不然会感染的。”张妈手里端着药箱,走到幕夕面前。

  幕夕对她感激一笑说:“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说完幕夕走在沙发上坐下,让张妈给她包扎伤口。

  张妈走到幕夕跟前,蹲下拿出消毒水熟练地给幕夕包扎伤口,“照顾你是我的责任,小姐你以后千万不要惹先生,先生脾气不好,能忍就忍忍。”

  “张妈你对欧阳莫很了解啊!”欧阳莫很少来这里,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加上这次也才两次,张妈怎么对欧阳莫好像比她还要熟悉,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张妈认识欧阳莫很久了。

  “其实我也不了解先生,是和他相处时间长了,慢慢发现的。”张妈包扎好幕夕腿上的伤,然后又给幕夕手臂上上药。

  “你是说你和欧阳莫经常在一起。”幕夕看着她问,难道欧阳莫平时来过这里只是她不知道。

  “是啊!在美国就是我一直跟在先生身边,照顾他的生活起居的,先生喜欢清静,家里的佣人很少,和他相处久了就知道他表面上看起来很冷,其实内心很脆弱,只要你不要触碰到他的禁忌,他是不会对你发怒的,好了,你快去吧!先生在主卧。”

  幕夕脱浴巾走进衣柜里随便拿出一件衣服穿上,她真不明白,欧阳莫让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张妈,来照顾她干什么,不管这么多,还是先去看欧阳莫让她去做什么?

  幕夕站在主卧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一点反应也没有,她推门进去,先入眼的是房间里的装饰,和上次她在五星级酒店看到的差不多,整体都是黑白两色,非常男性化的房间,不同的是这里的家具和装饰都比五星级酒店高档华丽,特别是那大得离谱的床,床的正对面是一面落地窗,现在从里面望出去,外面的夜景一目了然。

  “过来。”幕夕正打算走进落地窗看外面的景色,就听见欧阳莫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从浴室传来,幕夕柳眉一挑,心想他在浴室叫她进去干什么?但她还是听话的走向浴室。

  当她走进浴室她不由得惊讶的张大嘴,天这那里是浴室,分明就是游泳池,浴池大得能来回游几圈。

  “过来给我擦背。”欧阳莫闭着眼命令道。

  “什么?”幕夕不知欧阳莫又想把她怎么样,经过刚才在门口的事过后,她知道欧阳莫不会轻易放过她。

  欧阳莫见幕夕站在那里不动,他心里不爽极了,“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你伺候白凌也是像木头一样站在那里吗?你要是不想我把你家的房子收回,就赶快过来,我可没耐心等你。”

  “你。”幕夕想说你卑鄙,可是为了她家的房子,她只好忍了,她绕过浴池来到欧阳莫身后,蹲下拿起洗澡布从他肩上往下擦。

  当她看见欧阳莫背上的那道伤疤,心里一紧,虽然她和欧阳莫在也回不到过去,可是他身上的这道疤痕,却永远记载着他们的过去,记载着他是为她受伤的。

  幕夕轻轻抚摸着那道记载着他们爱情的伤疤,她现在想起来她当时真是大意,他受了伤她还不知道,当时欧阳莫是多么的爱她,爱到为了救她连命都可以不要,想到这里她眼眶湿润了,她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在伤疤上一吻。

  他反手握住幕夕的玉手,用劲一扯,幕夕被他大力一拉,整个人都栽进浴池,她狼狈地从水中爬起,然后用手抹去脸上的水,拨开挡住眼的湿发,怒气地瞪着欧阳莫,“欧阳莫你太过分。”

  她抱住胸前说:“你只给我五分钟的时间,我怕迟到惹你生气,所以就没来得及穿。”

  欧阳莫冷哼两声说:“怕我生气,你怎天不是跟人搭讪,就是和人约会,你有想过怕我生气,我看是我今天打断了你的计划,你没有从李锐那里得到满足,才想到来勾引我的吧!”他面色十分阴沉,这女人竟想在一次背叛他,他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啪的一声在安静的浴室响起,幕夕呆板地看着她的手,天,她刚刚在失控下又打了欧阳莫。

  欧阳莫先是一愣,这女人胆子也太大了,这次他绝不饶她,他脸上露出发狠的邪笑说:“你想用这种方式来吸引我吗?我要是在不配合你,是不是有点太不解风情。”

  她咬住下唇不让她叫出声,她不要沉沦绝不要,她不要欧阳莫用此来羞辱她。

  “你这是在做什么,你不想要钱了,还是你爱上了李锐,不想和我在一起。”欧阳莫也不知怎么了,当他看见幕夕压抑的模样,他心里就特别的不爽,怒气也跟着上升。

  幕夕知道欧阳莫是故意羞辱她,来报复她当年的背叛,她不想和他争论,头别到一边不在看他。

  然而她这举动在欧阳莫看来,是幕夕对他不屑,“我就那么让你难以忍受,你愈不愿我就愈要做。”

  幕夕大惊,天,这男人刚刚不是才结束吗?怎么又有反应了。

  月光透过窗户洒落在洁白的大床上,幕夕已沉沉的睡去,欧阳莫起身穿戴整齐站在床边,看着累极而昏过去的幕夕,他舍不得放手,想要永远的把她留在身边,想到这里他立即摇了摇头,天,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一定是他对她的身子还没厌倦,等他把她玩腻了,他就会让她滚蛋,他怎么可能会想,把背叛他的女人留在身边一辈子,他疯了吗?

  欧阳莫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凌晨了,他得赶快回去,免得Jennifer担心,他答应过Jennifer不管多忙,每天都会回去,他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去。

  “阿姨,欧阳什么时候回来啊!”龚欣文撒娇地问,然后转头看着吴雨桐,她现在在也不叫欧阳莫哥哥了,她不要永远只做他的妹妹,所以她现在改口叫他欧阳。

  吴雨桐正在准备欧阳莫最爱吃的菜,从她脸上的笑容可以看出她此时的心情非常好,“应该快了,阳回台湾过后还是第一次回家呢!”

  “是啊!他也真是的,回来这么久了,也不说一声,害得人家天天想他。”龚欣文不满的翘起嘴,欧阳莫去美国的这几年,她一直陪在吴雨桐身边,吴雨桐也很喜欢她,还承诺等欧阳莫回来过后,就让他们俩结婚。

  吴雨桐微笑的说道,“欣文,阳他现在很忙,你看他一忙完,这就不是回来看你了吗?”她对龚欣文这准个儿媳,是满意得不得了,懂事有识大体,龚欣文是她看着长大的,又等了欧阳莫这么多年,她一定不会亏待龚欣文。

  “他才不是回来看我,他是回来看你的。”龚欣文说得酸溜溜地,她心里很清楚,欧阳莫从来没有给过她承诺,想让她和欧阳莫结婚,那只是她和吴雨桐的一厢情愿,欧阳莫还不一定答应呢!

  吴雨桐接过刘婶端过来的菜,放在餐桌上说:“还没结婚就吃婆婆的醋,看来我这个老婆子,以后要搬出去住了。”

  龚欣文小脸一红说:“你就会取笑人家,我才舍不得你搬出去,我要和你住在一起,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她心里很清楚,要想进欧阳家的们,就不能得罪吴雨桐。

  “你这孩子,就会哄人开心,到时候你可别嫌我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吴雨桐笑着走在龚欣文身边坐下。

  “阿姨你就别在取笑我了,你再说我就不理你了。”龚欣文娇哼道。

  吴雨桐见她娇羞的模样,她拉着龚欣文的手说:“好好好!我不逗你了,和你说正经的,今天晚上等你爸下班了,把他叫过来,趁大家都在,商量商量你们的婚事,你们也老大不小了,不能在拖了。”

  “阿姨,我看还是在等等,欧阳他回来没多久,还有好多事没有处理,我不想让他分心。”龚欣文垂下眼皮,不敢看吴雨桐,吴雨桐很精明,她怕吴雨桐看出她的心思,她心里其实巴不得马上就结婚,可是她又怕欧阳莫不同意,所以才装出一副识大体的样子。

  吴雨桐满意微笑的看着龚欣文,“你这孩子,什么事都为别人着想,这么识大体,你等了阳这么多年,我怎么可能亏待你呢!就算你们不急,我还急呢!我还等着抱孙子,这事就这么定了,等阳回来我就和他说。”现在欧阳莫的事业做的这么大,他就要娶一个像龚欣文这么识大体的女人做妻子。

  “可是不知道欧阳他愿不愿意,我听说他从美国带回来一个女人。”龚欣文说道这里,她眼眶瞬间湿润,要是欧阳莫不同意,她这些年的努力和等待不就白费了。

  “欣文你不要听外面那些媒体胡说八道,我们欧阳家就只认你这个儿媳,除了你谁也别想进这个家门。”吴雨桐非常坚定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你放心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永远爱着欧阳,不会变心。”龚欣文看着吴雨桐,还好吴雨桐站在她这边,这些年没有白陪她,龚欣文后来才知道,她这些年不但是白陪,而且还白等。

  “夫人,你看那是不是少爷的车。”刘婶指着门外那两法拉利,她惊喜看着它慢慢靠近,当她回过头看向吴雨桐她们,她们早就激动得跑出去了,她走到门边把们打开,等他们进来。

  欧阳莫打开车门,跨出车外,刚站稳就被龚欣文一把抱住,“阳,你可回来了。我和阿姨天天都在想你。”她紧紧地圈住他的腰,头也靠在他肩上。

  “欣文你开放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和小时候一样粘人。”欧阳莫宠弱的摸了摸她柔顺的发丝,在他看来龚欣文还是以前的那个小妹妹,一点都没变。

  “人家想你吗?这些年每次给你打电话,你不是忙就是不接,这次你好不容易回来,人家高兴吗?”龚欣文撒娇地说道,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

  “好了好了,你们小两口进屋在亲热也不迟,赶快进去吧?你刘婶给你做了你做了一大桌你爱吃的菜。”吴雨桐眼睛都笑眯了,看来她的担心是多余的,欧阳莫对龚欣文还是有感情的。

  “阿姨你又取笑人家。”说完她一跺脚,脸红地转身走进屋里。

  欧阳莫看了吴雨桐一眼,他不妥地邹起眉头,走到吴雨桐跟前说:“妈,这次回来是有事要告诉你。”

  “阳,你回来就好,妈妈也正好有事和你商量,不管有什么事,我们还是进去吃了饭慢慢谈,别让你刘婶等久了。”吴雨桐慈祥地看着欧阳莫,欧阳莫点了点头,然后他们一同进屋。

  “少爷,少爷。”刘婶激动的眼泪汪汪,她对欧阳莫的感情不是常人能理解的,她从来就是把欧阳莫当自己的孩子来看待,但她从不敢表现出来,因为她只是个下人,这一次有六年没见面了,她实在是控制不住心里的那份激动。

  “刘婶。”欧阳莫只是点头给刘婶问好,然后就走在餐桌前坐下。

  刘婶难过地转身到厨房,准备碗筷,她清楚的记得六年前,欧阳莫从美国回来,和幕夕分手的那个晚上,她睡到半夜才想起煤气没关,打开客厅的灯看见欧阳莫躺在地板上,身边还有很多酒瓶,人已经醉得人事不知,嘴里不断的喊着:“夕儿,为什么要背叛我。”

  她把欧阳莫扶到房里,然后去叫吴雨桐,谁知吴雨桐根本不在家,她到厨房给他熬醒酒汤,等他醒来,看见她就抱着她哭得像个孩子,第二天欧阳莫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那个性格开朗欧阳莫,一夜之间变的少言寡语,她看着就心疼,这么多年过去了,欧阳莫还是如此,看来他对幕夕还有感情,看着他如此她真的不忍心,好多次她就想把幕夕当年来找过吴雨桐的事告诉他,可是她想到她要是说了,以欧阳莫的个性肯定会恨死吴雨桐的,她更不可能破坏他们母子的感情,所以话到了嘴边她又吞回肚里。

  吴雨桐从酒柜里拿了一瓶红酒,走过来看见龚欣文坐在欧阳莫对面,她微笑的说:“欣文你坐得离阳那么远干嘛!你们几年没见面是不是感觉有点生疏,等你们相处一段时间,就会回到从前的。”

  “阳不喜欢我太粘着他,我坐这里正好两全其美,一是没有粘着他,二是他正好在我对面我让我看得更清楚。”龚欣文表面上做出善解人意的样子,其实她心里气的要死,以前欧阳莫都会和她坐一起,现在他却坐的离她那么远,她本想走到他身边坐,可是她又怕欧阳莫反感,只好作罢。

  “阳,你看欣文多体贴啊!你以后可要好好待她。”吴雨桐坐下看着不吱声的欧阳莫,把话题转移到他身上。

  欧阳莫还是没有说话,他端起刘婶刚到的红酒浅浅地抿了一口,“你们两快吃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他答非所问回道。

  吴雨桐看出欧阳莫冷淡,她本想说什么的,可是转念一想,欧阳莫好不容易回来吃顿饭,还是不要和他争论,吃完饭在说,“是啊!我们光顾着说话,菜都凉了赶紧吃,欣文你要多吃一点,你看你太瘦了。”说完她把龚欣文爱吃的才夹给她。

  一顿饭吃下来,欧阳莫很少说话,吴雨桐和龚欣文一直说说笑笑,现在她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吴雨桐看着欧阳莫说:“阳,我想和你商量商量你的婚事,你也老大不小了,赶快结婚个我生个孙子。”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这次回家就是要告诉你我要结婚了。”欧阳莫语气很平淡,眼眸里没有任何快要结婚的喜悦,反而有一丝无奈和痛处。

  吴雨桐一听眼睛一亮说:“真的,太好了,欣文赶快打电话叫你爸爸过来商量婚事。”她还以为要花好大的劲才能说服欧阳莫和龚欣文结婚呢!没想到欧阳莫也是这种想法。

  “不用了,我结婚的事还是不要麻烦龚伯伯,时间到了请他来喝喜酒就行了。”欧阳莫制止了正打算打电话的龚欣文。

  龚欣文面带笑容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她知道事情没有吴雨桐想的那么简单,欧阳莫一定不是要和她结婚。

  吴雨桐也看出来了,聪明的她继续装傻说:“你这孩子,你和欣文结婚怎么能不叫你龚伯伯来呢!欣文等了你这么多年,你龚伯伯和我就盼着你们早日结婚,你龚伯伯要是知道你们两,要结婚还不知道有多高兴。”她这么说就是想让欧阳莫,看在龚欣文等了他这么多年的份上,不好拒绝这桩婚事,在加上龚天雄一直把欧阳莫当亲生儿子看待,欧阳莫一定不会忍心伤害龚天雄。

  吴雨桐没有想到的是,欧阳莫已经不是从前的欧阳莫了,他现在冷漠无情可能还会在乎别人的感受吗?欧阳莫冷眉一跳,“我要结婚的对象是Jennifer,我已经定好日子了,下个月十六号,具体在哪个酒店举行暂时还没有定下来,等定下来了我会通知你的。”他不想在听吴雨桐说他和龚欣文什么,他和龚欣文没有开始,也不会有结果。

  欧阳莫转头看向龚欣文,龚欣文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拼命压抑想要大哭的声音,消瘦的香肩不停的抖动,看得出来她真的很伤心。

  吴雨桐惊呆了数秒才反应过来,“你说什么?你要和那个Jennifer结婚,不可能,我是不会同意的,除了欣文谁也别想踏进我们家的门坎。”她的嗓音也提高了几倍,激动的站了起来。

  “阳,你不能那样做,你要是和Jennifer结婚,你怎么对得起欣文,这些年来欣文一直住在我们家,照顾我陪着我,别人都知道她将来是我们欧阳家的媳妇,你要是娶了Jennifer,叫欣文以后怎么见人啊!”

  龚欣文配合吴雨桐哭的更加厉害,欧阳莫邹着眉说:“我一直把欣文当妹妹看待,从来没有想过要和她结婚,如果我和Jennifer结婚就是负心汉的话,那我要是和欣文结了婚,就是二十一世纪第一个陈世美了。”看来他得把Jennifer和他的事告诉她们两才行。

  “现在你们还认为我能娶欣文吗?”欧阳莫看着哭泣的龚欣文,“欣文你一直都是我的好妹妹,你是个好女孩,今生我只能对你说对不起。”龚欣文不是其他女人,他可以不理会别人对他的感情,却不能对她太绝情。

  龚欣文哭了半天才停止哭泣,她擦了擦眼泪说:“我不怪你,要是我是你,也会像你这样做,你这样做证明你是个真正的男人,是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我不但不会怪你,我还会支持你,她身体不好你要好好照顾她,有机会你把她介绍给我认识,也许我们还能做好朋友。”她见事已至此,还不如大方点让欧阳莫对她愧疚,反正Jennifer活不了多久,以后她还有的是机会。

  从这一刻开始,欧阳莫不得不从新认识龚欣文,“欣文你真的长大了,在也不是从前的那个任性的小女孩了,变的成熟识大体,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他眼里全是对她的欣赏。

  被欧阳莫一夸,龚欣文脸红地低下头说:“如果没有Jennifer你会娶我吗?”

  欧阳莫一愣,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想过,因为他对龚欣文从来没有,男人对女人的那种情感,他只把她当妹妹看待,“会。”为了不让龚欣文伤心,他只好这样说,他不知道的是,就因为他的这个会,害死了Jennifer也害了幕夕。

  “欣文,阿姨对不起你,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减轻你的痛苦,这些年你一直陪在我身边,我真的好舍不得你离开。”吴雨桐见龚欣文这么善解人意,她内疚的走在龚欣文面前,拉着她的手,歉意的看着她。

  “阿姨你不要自责,我知道你心里比我还要难过,你放心吧!我没事,做不成你的儿媳妇,可我还是你的女儿啊!我照样可以留在家里陪你,除非你不愿意让我留下。”龚欣文表面上看上去很诚恳,装的像是真心要留下陪吴雨桐似的,她心里其实在盘算着,要怎么样才能取得欧阳莫的信任,好接近Jennifer。

  “愿意,愿意,我求之不得呢!怎么会不愿意,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了,这个家也是你的家,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吴雨桐心里乐滋滋地,她还以为龚欣文会生气搬出她们家,没想到她竟然愿意留下陪她,本就对龚欣文有愧疚的她,心里想着要尽全力的对龚欣文好,好好的补偿她这些年的付出。

  “你们两好好谈吧!我还有事得走了。”欧阳莫站起来看着她们俩,准备离开。

  “这么快就要走啊!”龚欣文和吴雨桐异口同声道。

  “是的。”欧阳莫看了看手表,好像很赶时间似的。

  吴雨桐放开拉着龚欣文的手,走到欧阳莫面前说:“你现在回来了,就搬回来住吧!不要老是不回来,这里才是你的家啊!”

  “我不能搬回来住,为了Jennifer的病情,我和她不能住家里,医生说了她要静养,还是在离市区比较远的地方好细。”

  “哦!她的病是不是真像外界传闻那样严重啊!”吴雨桐关心地问,外界传言说Jennifer得了一种怪病,不能出门不能见阳光,之所以有这种传闻,全是因为欧阳莫把她保护得太好了,从来没让她公众露过面,时间久了媒体记者,只能从欧阳莫口中得知他有一个未婚妻,从来没有见过,有的记者才会大胆地猜测,肯定是她得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病,吴雨桐怎能不担心,她可是指望快点抱孙子。

  “妈!她很好,改天我抽时间带她和你见个面,你就会知道她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娇弱。”

  “好,我正好也想看看她。”

  “不和你多说了,我得走了。”欧阳莫说完,就转身离去,他没有跟龚欣文道别,他这人就是这样,爱恨分明,爱就巧取豪夺,不爱就不会给她任何机会。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19章:记录爱情的伤疤   幕夕挑了几件那过来,交在李锐手里,“去试试吧!看看合不合适。”   “只要是你选的都合适。”李锐拿着其中一件走进更衣室,他平时买衣服从来不试,竟然幕夕让他试他就试吧!正好可以和她相处久一点。    2012-06-20 00:40:1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