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3章:他的女人死了?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6-24 00:11:12    状态:已完结
  “有吗?我要结婚她高兴点是很正常。”要是龚欣文结婚,他也一定很开心。

  王律斌本想在说点什么,可他看见欧阳莫疲倦的样子,他只好作罢,就这样默默地陪着欧阳莫,这时他们自己的约定,谁要是有心思不说对方就不能问。

  “你说她们女人到底在想什么?嘴里说着她爱你,转眼又背叛你,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欧阳莫突然开口说道,这是他一直不了解幕夕的地方。

  “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王涛,他对女人最有研究,只可惜他老婆怀孕来不了。”王律斌对女人还没有欧阳莫在行,要是他了解女人,早就搞定龚欣文了,可能让她天天缠着欧阳莫吗?他们俩都是要女人就有一大堆送上门来,从不需要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欧阳莫比他还好,至少欧阳莫追过女人,而他对女人真的是一无所知,只要天知道她们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你还是快去看看你的新娘吧!今天可不能让她久等。”王律斌提醒着他该去了。

  欧阳莫起身看着王律斌说:“你知道结婚是什么感觉吗?”

  王律斌摇了摇头,不懂欧阳莫怎么突然这么问:“一种走向天堂黑地狱之间的感觉,让人想上天堂又去不了,想下地狱又下不去,身心煎熬。”说完他就转身离开。

  “烟雨,阳怎么还不来。”Jennifer坐在镜子面前,时不时的回头看着门口。

  霍烟雨对Jennifer一笑,拍了拍她肩说:“刚刚龚小姐不是去叫过了吗?他应该很快就过来。”她今天是Jennifer的伴娘,欧阳莫专门把她安排在Jennifer身边,就是怕Jennifer发病,也怕不相干的人来骚扰她。

  “是啊!他肯定是在来的时候又遇见了哪位老总,可能来得晚点。”龚欣文也出声安慰,让她不要担心,她能在这里也是欧阳莫同意的,外面不认识的人,欧阳莫不放心,所以才让她和霍烟雨一起陪她,就算有一个人离开,还有一个人陪在她身边,就连化妆师也是欧阳莫特地从美国请来的。

  “你们是在说我吗?”欧阳莫站在门口眼睛扫过里面的三个女人。

  “阳,你可来了。”Jennifer高兴的站起来,冲过去一把抱住欧阳莫的腰,脸也靠在他胸口。

  欧阳莫就站在那里任由她抱住,直到Jennifer放开他,他才微笑着说:“你真美。”他说的口不对心,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根本没有看清楚

  Jennifer的装扮,他现在满脑子装着的都是,幕夕和李锐在一起的场景,眼眸里也不由自主地发出阴很的目光。

  Jennifer退后一步看着面带微笑的欧阳莫,她感觉欧阳莫和平时有点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她也说不出来,“阳,不知道为什么?我今天心里特别的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你那里不舒服吗?还是你有婚前恐惧症,如果你没准备好,我可以把婚礼推后。”欧阳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现在真想丢下Jennifer去把幕夕那女人给抓回来,他只要一想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就像有人挖了他的心一样难受。

  Jennifer听欧阳莫如此说,心中大惊,她好不容易才和欧阳莫举行婚礼,要是让他取消了,还不知道又要等多久,她急忙说:“我没事,能成为你的新娘我高兴还来不及,怎么会有婚前恐惧症呢!”

  “没有就好,你好好准备一下,我们等会就下去,可能有点累,你只要出场和我交换戒指就回去休息,我不会让你太劳累的。”欧阳莫知道她的身体,要是让她像正常新娘一样,完成婚礼,她肯定会当场倒下。

  “Jennifer好了你就不要东想西想的了,你看欧阳多关心你啊!”霍烟雨羡慕的说,在她看来欧阳莫对Jennifer好的没话说,她不知道的是这份好里没有爱,只是单纯地对她负责任。

  “是啊!每个女人结婚的时候都会像你这样的,你不要多想,我还等着你做我的嫂子呢!”龚欣文也加入她们的谈话,自从上次她和吴雨桐去看过Jennifer过后,她就已欧阳莫妹妹的身份,经常去看Jennifer,好不容易取得她的信任,她可不希望他们的婚礼取消,要是取消了婚礼她还怎么完成她一箭双雕的计划。

  “你们两个好好陪着她,不要离开她半步,我时间到了我就来接她。”欧阳莫说完,他看着Jennifer在她落下脸上一吻,“你好好休息一下,我还有事情,一会就来接你。”欧阳莫对Jennifer一笑,然后转身离去,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这是和Jennifer最后一次说话。

  龚欣文走过去,对还看着欧阳莫离去的方向的Jennifer说:“听见了吧!他叫你不要胡思乱想,你呀!就安心的做你的新娘吧!”她拉着Jennifer让她坐在梳妆镜前,眼眸里却闪烁着嫉妒的光芒。

  “烟雨你在这里陪着我嫂子,我出去看看外面准备的怎么样了。”龚欣文找了一个借口离开这里,她要是一直待在这里这么实施她完美的计划。

  “顺便帮我看看Bowen那家伙跑哪里去了,好久没看见他的身影了,他要是又露出他花心的本样,你就来告诉我,看我不要他的命。”霍烟雨狠狠地说,Bowen没和她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在外面和其他女人牵扯不清,现在她还是不放心,担心他背着她又去找女人。

  龚欣文扑哧一笑说:“醋坛子一个,他还没怎样呢!你就要他的命,哎可怜的Bowen啊!”她摇着头走出房间,当她关上门后,脸上的笑容慢慢变成阴险和怨恨。

  幕夕跟着李锐在大厅里四处转悠,李锐到是忙的不得了,一个接一个的老总来和他打招呼,现在好不容易清闲下来,“李锐你太过份了,你怎么可以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我是你女朋友,你知不知道他们都误会了。”从欧阳莫离开后,她就一直没有机会和李锐说话,她怒气地瞪着李锐。

  李锐对幕夕帅气一笑说:“夕儿,你生气的模样比你平时还要好看。”他眼里含笑地看着,气鼓鼓的幕夕。

  “不要跟我打岔,从现在开始,你不许说我是你女友,记住没有。”幕夕说话的口气不由得变硬,看得出她真的生气了。

  李锐赶紧赔笑说:“好好不说,可是我也没说错,你不是答应过我吗?只要你和欧阳莫的合约到期,你就愿意和我交往,你早晚是我的人。”李锐说道后面,他眼神也变得认真和坚定。

  “你,我去一趟洗手间。”幕夕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李锐的话,要是她和欧阳莫的合约到期了,李锐还没有爱上别人怎么办?她又真的能放下欧阳莫和他在一起吗?想到欧阳莫她不由得邹起眉头,今天过后还不知道欧阳莫怎么对她呢!

  “我陪你去。”李锐不放心,他怕幕夕又像上次一样突然消失了。

  “不用了,我一个人去就好。”说完她不管李锐同不同意,转身就离开。

  李锐正想追上去,就被一个女子拦下,“李总你这是要去哪里啊!”她的嗓音娇揉妩媚,一脸媚笑地看着李锐,她好不容易等到李锐落单,她又怎么会放过这次机会呢!

  出于礼貌李锐只好停下,他从幕夕身上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性感美女,他脑中迅速收索着眼前的女人,对她一笑说:“李小姐,你好!”说话的同时他眼睛时不时的往幕夕消失的地方看去,有一句没一句地和李露露交谈着。

  幕夕好不容易离开热闹的大厅,她站在洗手间镜子面前看着镜中的自己,“都化成这样样了,欧阳莫竟然还能认出我。”她昨晚哭了一夜,今天早晨起来双眸肿得像熊猫眼,无赖之下她只好化了个浓妆,她还记得今天早上李锐见到她,足足愣了半分钟,才反应过来,也不怪李锐太夸张,她平时都不化妆,偶尔会化一点淡妆,她看着她艳红的唇,和妩媚的眼,想起了她昨晚和欧阳莫的对话,自言自语的说:“我若是无心又怎会心痛,我若是无心又怎会爱你,无情不似多情苦,一寸还成千万缕。”

  “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龚欣文站在卫生间门口,接下幕夕下面两句诗,她找幕夕好一会了,没想到在这里遇见她,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幕夕转头看着龚欣文,她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见她不想见的人,她不想和龚欣文多说,转身就向门外走去,就在她经过龚欣文向前的时候,龚欣问得声音却再次响起,“欧阳让我来告诉你,他在这边的第二个房间等你,话我带到,去不去随你。”龚欣文看了幕夕一样,然后转身离开。

  幕夕就这样愣在哪里,欧阳莫在这个时候找她做什么?她该不该去,在她还没有做出决定之时,她的脚步已经向龚欣文说的地方走去了。

  “欣文你怎么去了这么久,外面准备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看见Bowen。”霍烟雨见龚欣文回来,她问个不停。

  龚欣文对一笑说:“你的Bowen课是魅力不小啊!吸引了一大堆美女在他身边,你还是赶快去看看吧!免得他被别的女人拐跑了。”龚欣文她根本没看见Bowen,为了支开霍烟雨,她不得不这样做。

  霍烟雨怒气的起身,“死Bowen风流病又犯了,看我怎么收拾他。”她气得大步往前走,她刚走到门口,突然停住了前进的脚步回头说:“我不能走,我今天的任务是保护Jennifer的安全,我怎么放心把她留下。”她又会来坐在Jennifer身边,在大的是也比不上Jennifer,要是她出了是她和Bowen拿什么脸去见欧阳莫。

  龚欣文急了,要是霍烟雨不离开,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你还是去把,Jennifer有我照顾你还不放心吗?就算你人留在这里,心也在Bowen身上,你去看看就赶快回来。”

  “是啊!你去吧!我又不是小孩,不要你一步不离的跟着我,更何况还有欣文在呢!”Jennifer善解人意的说,霍烟雨和Bowen为了她的病,已经付出很多了,天天陪着她约会的时间都很少,她站起来拉着她的手,把霍烟雨退出门外,她们都没有注意到,龚欣文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霍烟雨站在门外,她没有马上离开,她还是不放心,尤其是哪个龚欣文要不是欧阳莫相信她,她肯定不会答应让她来陪Jennifer,她还是去找欧阳莫叫几个保镖来守在门口比较安全,要不是Jennifer不允许,欧阳莫早就派人来了,Jennifer不想把结婚搞得像上战场一样,一大堆人跟着,后来欧阳莫只好拍人在远处守着,要是有什么危险人物靠近,他们就会阻止。

  幕夕顺着龚欣文说的地点走去,她到达后站在门口犹豫了,欧阳莫一定是为了惩罚她,才让她来见他,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他应该不会对她怎么样,想到这里她推门进去,然后在关上门,抬头看像前方,当她看清前面站的人时,整个人都愣在在里,在房间里的人根本不是欧阳莫,而是她在欧阳莫的婚纱照上看到的那位女子Jennifer。

  Jennifer一头金发,蓝色的大眼特别传情,身穿一身洁白的婚纱,像百合花一样的纯洁,整个人看上去有一种娇弱的美,就是那种能让任何男人都想保护的美,难怪欧阳莫把她保护得那么好,他肯能就喜欢像Jennifer这样的女人吧!

  “你是谁。”Jennifer也同样把幕夕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她不记得有见过幕夕。

  幕夕看见龚欣文在里面她就知道,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她当机立断立即就说:“我走错地方……”

  在幕夕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龚欣文的声音飘来,“幕夕你还有脸来,你来这里做什么?你太过份了,霸占了我阳哥哥这么多年,你现在来这里又有什么目的。”她先声夺人,狠狠地盯着幕夕,然后走到Jennifer身边拉着她的手又说:“你要是识相的话,就赶快离开我阳哥哥,你和他是不会有结果的,你看我嫂子比你强多了,你要什么没什么,怎能跟我嫂子比。”

  幕夕一时还没反应过来,不是龚欣文叫她来的吗?现在她又在唱什么戏,她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看来她还是赶快离开,想到这里她在也顾不了那么多,转身就往外走。

  “站住!”Jennifer声音很虚弱,但却带着一种很强势的霸气。

  幕夕不得不回头看着Jennifer说:“你不要误会,我和欧阳莫没有任何关系,他最爱的人是你。”她不想Jennifer恨她,她也不想夹在她和欧阳莫中间,当然她更不想做第三者,目前来是走为上计。

  “哼,既然你和他没有关系,你怎么知道欧阳最爱的人是谁?你还想撒谎,你一直都和欧阳在一起,今天就是故意来气Jennifer的吧!专门来给她难堪才是你的目的吧!”龚欣文大声说道,一副要替Jennifer出气的模样,她双眸狠狠的瞪着幕夕,像是要把她千刀万剐似的。

  “我没有,你不要胡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破坏他们俩的感情,也没有要来气Jennifer的意思,我之所以来这里你还不清楚吗?”幕夕立即澄清,她想不明白龚欣文这样做的目的,对她又有什么好处。

  “你是谁?你和阳真的没有任何关系吗?”Jennifer听了她们的对话大概了解情况了,她认真的看着幕夕。

  “我……”面对Jennifer幕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沉默了。

  龚欣文得意一笑,眼眸里闪过一丝阴狠的目光说:“怎么答不出来了,还是我来告诉你吧!她叫幕夕是欧阳的初恋情人,也是欧阳唯一爱过的女人,她的身份就是欧阳现在的情妇。”她给Jennifer下猛药,她就不信Jennifer这下还没反应。

  Jennifer听完龚欣文的话,她惊得后退一步,脸色瞬间失去血色,“你说什么?不可能,阳他怎么可能会做出如此伤害我的事情来,一定是你弄错了。”她转过头看着龚欣文,又看了看幕夕。

  “哎!你真的可怜,都要跟你结婚了,你还弄不清欧阳爱的人是谁?要不是你爸的托付,你以为欧阳会和你结婚吗?怎么算也轮不到你,你以为你在他心目中重要吗?你看看眼前的这个女人,她为了钱背板了欧阳莫,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多年,欧阳现在还是把她抢回来,并且金屋藏娇,如果你也做了和她一样的事,你以为样他会像对她那样对待你吗?你现在还认为欧阳他爱你吗?”龚欣文对着Jennifer大声说道,她甚至不屑的看着Jennifer,Jennifer一直装的可怜兮兮的,要不是Jennifer今天和欧阳莫结婚的就是她。

  “你胡说!欣文我原先还以为你是个好女孩,没想到你心计如此深,你来我们家第一次,我就知道你也爱阳,之所以一直和你和睦相处是因为你是阳的妹妹,我没想到你竟然随便找来一个女人来气我,我是不会上你的当。”Jennifer一开始她是很气,可是她转念一想,一定是龚欣文见她和欧阳莫结婚了,心里不服气,特地来气她,她又怎是那种不分事理乱气一通的人。

  “我胡说,哈哈,你真是自欺欺人,我说的话你可以不信,那她呢!你去问问她,她昨天晚上是怎么和欧阳缠绵的,你不是说欧阳他爱你吗?你们新婚头一天晚上他为什么不留下来陪你,还是他对你的身体根本不感兴趣,或者是你根本满足不了他。”龚欣文处处逼人,恨不得把她气死,当然她的计划不是让Jennifer死,她是要Jennifer离开,然后嫁祸给幕夕,这样一来不是正好一举两得。

  幕夕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龚欣文怎么知道她和欧阳莫的事,现在又告诉Jennifer,她本来就欠欧阳莫,她不想因为她破坏了他和Jennifer之间的感情,于是她对Jennifer说道:“你不要听她胡言乱语,我和欧阳莫只是高中同学,没别的关系,他心里只爱你一个人,你要相信他,相信你自己,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相信他为你做的一切,他要是不爱你怎么可能对你如此爱护,他把你保护的这么好,你难道还对他对你的爱还有怀疑吗?”要是欧阳真的像龚欣文说的那样爱她,那她就无欲无求了。

  “是吗?你真的和欧阳没有任何关系。”龚欣文到幕夕跟前,一把拉下幕夕胸口的衣服,“这是什么?你敢说不是欧阳莫留下的,你敢和我们一起去和欧阳对质吗?你敢对他说,是别的男人留下的吗?”

  幕夕赶紧把衣服拉好,怒气的看着龚欣文,下一秒抬手就打了龚欣文一巴掌,“你太无礼了。”在幕夕刚收回手,空气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响声,她脸上立即传来一阵锥心的疼痛,耳朵也跟着嗡嗡作响,可见打她的人下手有多重。

  打她的不是别人是Jennifer,此刻她剧烈的喘这起,额头上已有一层薄汗,她刚打幕夕已经用尽了她全力,好一会她才虚弱的说道:“这条项链怎么会在你这里。”

  刚刚龚欣文拉开幕夕的衣服,她才注意到这条链子,她认识这条链子,是在几个月前,欧阳莫出差回来,她偷偷去他房间想看看他,谁知道他不在,她在床头柜上发现了这条项链,她还以为是送给她的,高兴了好一阵子,后来她以为是欧阳莫忙,忘了送给她,所以一直没向欧阳莫提起,没想到出现在她身上。

  她现在明白龚欣文说的话不是假的,幕夕真的和欧阳莫有关系,而且欧阳莫还很在乎她,她和欧阳莫在一起这么多年了,欧阳莫从来没有主动送过她礼物,每次都是她提醒他,她生日快到了,他才会给她买一份礼物,她紧紧握着拳头,来控制心里的怒火,可是她发现根本不管用,她心中的怒火愈烧愈旺。

  “我……”幕夕低着头,愧疚的不敢Jennifer,她看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早知道她就不带这条项链了,天,这条项链害死人,看来以后欧阳莫送她的礼物,她都不能要,免得又然人误会。

  Jennifer见幕夕的样子,心里就有数,她气愤的上前一步,抓住幕夕胸前的链子用劲一扯,由于她身体虚弱跟本没有那么大的力道,把链子从幕夕脖子上扯下来,而幕夕也没做任何准备,被她大力一扯,整个人想Jennifer身上倒去,两人就这样硬生生的倒在地下。

  “啊!”幕夕惊呼一身,想从Jennifer身上爬起,可是Jennifer紧紧抓住她的链子不放,她只好伸手解开链子,然后才起身,当她起身过后,想弯腰把Jennifer拉起来的时候,她发现Jennifer有些不对劲。

  Jennifer躺在地下,两手捂着胸口,脸色更是白的像纸,她嘴里不停的说:“阳他真的不爱我,他不爱我……”欧阳莫不爱她,她和他结婚还有什么意义,她不要他可怜她,她要的是他的真心他的爱,如果他不爱她,她留在他身边还有什么意义,她现在真的感觉她好天真,欧阳莫怎么可能对她一见钟情,从见到她第一天起,欧阳莫就愿意娶她,原来他对她只有责任和同情,她这些年的等待算什么,在别人看来她只是个笑话。

  幕夕看着倒在地下的Jennifer,她终于发现Jennifer不对劲,她弯腰下去担心的问:“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幕夕看着Jennifer如此难过,她伸手把Jennifer扶坐起来。

  龚欣文看着Jennifer发病了,她脸上露出得逞的微笑,并且还火上浇油的说:“Jennifer你也真可怜,我要是你宁可死也不要欧阳莫同情,儿你却一直把他的同情当爱情,我真为你赶到悲哀。”

  “你,你……”Jennifer已经被她气的说出话来,然后一口气没喘上来,晕在幕夕怀里。

  “Jennifer,Jennifer,你不要吓我。”幕夕喊了几声见龚欣文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她对龚欣文大吼道:“快叫医生啊!”

  龚欣文看了幕一眼说:“你放心她死不了,我现在就去叫Bowen,。”她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就听见有脚步声朝她这个方向来了,她大概猜到来人是欧阳莫,她立即退回房间,快步走到幕夕跟前,一把推开幕夕,Jennifer就无声的倒在地,她摇着Jennifer哭喊着,“Jennifer你不要吓我,你醒醒啊!”

  幕夕被龚欣文推得莫名其妙,她不解龚欣文怎么突然转变,在她还来不及多想,就看见欧阳莫推门而入,他后面还跟着王律斌和Bowen,她终于明白龚欣文为什么突然转变,只是知道的太晚。

  欧阳莫进门看见Jennifer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他心中大惊急忙跑过去,抱起Jennifer把她放在床上,他焦急的喊道:“Bowen快。”欧阳莫看着Jennifer,他感觉她这次晕倒和以往不同,整张脸惨白。

  Bowen立即上前,对Jennifer进行了急救措施,所以的人都站在一边,没人出声,他们都是各怀心思,看着Bowen一个人忙上忙下,过了好一会Bowen才停下来,然后看着欧阳莫,久久才说一句话,“我尽力了。”

  欧阳莫身体明显一震,他走到床前伸手向Jennifer的颈动脉摸去,然后慢慢收回手,头也不会的对他们说:“你们都出去。”他看着Jennifer惨白的容颜,还有身上洁白的婚纱,在心里说道:“都到了最后关头,为何你不撑住,难道这是上天的安排,上天要我内疚一辈子,让我欠你父亲一辈子。”他的目光像她腰间看去,他发现她手里紧紧握着一挑链子,他定眼仔细一看,这不是他送给幕夕的项链吗?怎么会在这里。

  “站住。”欧阳莫突然大喝一声,回头看着正打算出去的众人,最后目光停留在龚欣文和幕夕身上,他如千年寒冰一样的嗓音在一次响起,“你们谁能告诉我,这条链子是怎么回事。”

  幕夕当场愣在哪里,Jennifer突然去世,她还没有弄清楚怎么回事,现在这条链子又牵扯到她,她该怎么和欧阳莫说清事情的来由。

  幕夕正在考虑的时候,龚欣文在她还没有说话的时候,走到她面前伸手就是一巴掌狠狠的打在幕夕脸上,幕夕差点没站稳,好不容易稳住了身子,就听见龚欣文的指控,“幕夕都是你,我都告诉过你,Jennifer不能受刺激,你却告诉她欧阳莫从来都没有爱过她,你好狠心好恶毒,Jennifer不信你还拿出链子来证明,活活的把Jennifer气死了,想不到你的心肠如此歹毒。”龚欣文指着幕夕,愤怒的瞪着她,眼泪也配合的往下流。

  幕夕终于明白了,这一切都是龚欣文的圈套,天欧阳莫一定又会误会她。她一定要像欧阳莫解释清楚,她中到欧阳莫面前急急的说:“不是她说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欧阳莫一双冷眸狠狠的盯着幕夕,脸上的线条都充满怒气,“你还想狡辩,不是她说的那样,那你告诉我你来这里做什么?谁让你来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你以为没有Jennifer,我就会和你结婚吗?你也配,在我眼里你什么都不是,你只是个到处勾引男人的浪女,刚才在楼下和李锐眉来眼去,现在有害死了Jennifer,看来我真是小看了你……”

  “啪”的一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响起,幕夕重重的打了欧阳莫一巴掌,她怒气的对欧阳莫大吼,“欧阳莫你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就随便侮辱人,你可以不爱我,但你没有资格侮辱我,你以为我想嫁给你吗?像你这种不明是非黑白的男人,我不稀罕,就算天下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会嫁给你。”幕夕心碎了,欧阳莫不听她解释,就下决定认为Jennifer是她害死的,还在言语上侮辱她,她当然要反击,她没有做过的事,她是不会让别人给她乱加罪名。

  欧阳莫额上的青筋凸起,眼眸里闪烁着杀人的目光,双手紧紧的握着,然后步步逼近幕夕,“不会嫁给我,你也别想嫁给别人。”他阴深的脸上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紧逼幕夕。

  幕夕看着偶一莫可怕的表情,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步步后退直到退到背抵到墙,无路可退她才停下。

  “怎么害怕了,你刚刚胆子不是很大吗?”欧阳莫一手握着幕夕的芊颈,大手一用力,幕夕整个脸就变得通红,她立即抓住欧阳莫的手说:“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欧阳莫脸上露出无情阴寒的笑容,加大了手劲收拢,“你不是要去嫁给别人吗?我现在就送你去做阎王的新娘,让你给Jennifer陪葬。”

  幕夕只感觉快要被欧阳莫掐的断气了,不管她如何用劲都搬不开欧阳莫如铁钳的大手,她的手慢慢无力的垂下,脸色也由红变紫。

  王律斌本来不想插手,可眼看幕夕就要死在欧阳莫手里,他立即上前对欧阳莫说:“你快放手,你这样会掐死她的。”见欧阳莫根本不听他的,他只好伸手搬开他结实有力的大手,这时Bowen也反应过来了,他也加入王律斌一同想把欧阳莫拉开,可是欧阳莫就是不动分毫。

  幕夕看着怒不可抑的欧阳莫,她对他轻轻一笑,心里想着死在他手里也好,她终于可以和她父母团聚了。

  欧阳莫看着幕夕痛苦的笑容,他心里一惊天他在干什么?他立即松开掐着幕夕的手,整个人都愣在那里,他差点掐死了幕夕。

  欧阳莫的手一松,幕夕失去了支撑力,娇小的身子像失去了生命似的滑到在地,“幕夕……”王律斌喊了一声,见幕夕倒在那里一动不动,他伸出二指在幕夕鼻前,他一挑眉起身对欧阳莫说:“她没呼吸了。”

  欧阳莫身子打了个跄踉,他弯腰伸出发抖的手,往幕夕颈动脉上摸去,下一秒他抱起幕夕迅速起身,往外走去,他飞一般的冲下楼,不顾众人的疑问,抱着幕夕穿过大厅。

  “你们快看,那不是欧总吗?他抱着的女人是谁啊!”一个女音传在李锐耳力,李锐抬头一看幕夕奄奄一息的躺在欧阳莫怀里,他脸色一变心中大惊,立即追了上去。

  欧阳莫走出酒店把幕夕放在后座,然后坐进驾驶室发动车子,门的一睬油门,车像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李锐立即上车,“跟上欧阳莫的车。”他对司机说道,看欧阳莫的神情事情应该很严重,幕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早知道这样他就不该让她独自一人离开,他自责的一拳打在座椅上。

  欧阳莫到了医院门口,已经有医生在门口等着,胡一明刚刚接到了吴雨桐的电话,她让他准备好急救,挂掉电话后,他立即就到门口等着。

  欧阳莫熄火快速的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把幕夕抱下来,放上担架对胡一明命令道:“要是她出事,你也不要活了。”

  “欧总我会尽全力救她,您请放心。”说完他和护士一起把幕夕推举急救室。

  欧阳莫站在急救室外面,双眸异常平静的看着急救室紧闭的们,此刻他心中不知道是很还是爱,他恨幕夕害死了Jennifer,可是当她命悬一线的时候,他的心就像停止了跳动,他恨不得杀了他自己,他怎么会失去理智差点害死幕夕,、。

  天知道当王律斌说她没有呼吸的时候,他有多害怕,当他伸手摸上幕夕的颈动脉在跳动,他激动的马上送她来医院,要是幕夕真的永远都醒不来了,他也不想活了,他现在才明白,他一直都爱着她。从来没有变过。

  不一会王律斌他们也赶到了,当然李锐也不例外,李锐走上去一手扯住欧阳莫领口的衣领愤怒的说:“欧阳莫你对幕夕做了什么,她到底怎么了。”李锐狠狠的瞪着欧阳莫,要是幕夕有什么事,他绝不放过他。

  欧阳莫见到李锐他心中的怒火烧得更旺,要不是李锐带她来这一切就不会发生,要不是李锐故意气他,他也不会失去理智伤害幕夕,想到这里他直接抬腿像李锐的胯下攻去,李锐不是说幕夕是他的女人吗?他现在就断了他的念想,看他以后那什么去招惹幕夕。

  李锐也不是省油的等,在欧阳莫抬腿的那一刹那他就感觉到了,他立即放开欧阳莫后退一步。

  欧阳莫哪会让他逃脱,他的腿顺势像李锐下腹攻去,李锐一个侧身躲开了欧阳莫致命一脚,然后立即反击,向欧阳莫还没有来得及收回的腿攻去。

  欧阳莫反应更快身形一转,飞身一脚向李锐胸口攻去,李锐一个漂亮的下腰,躲在了欧阳莫的攻击,他们俩愈打愈红眼。

  “好了你们别打了。”王律斌上前拉开他们,可是他们根本没有停的打算。

  “住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幕夕现在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你没还有心情在这里打架,这里是医院要打出去打。”王律斌对他们俩说道,然后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站在一边,不管他们了。

  欧阳莫和李锐终于停下,然后各自靠在一面墙上,都没说说话,欧阳莫看了看幕夕进去的时间已经十四分钟了,他不由得开始担心了。

  李锐却狠狠的的盯着欧阳莫,用眼神告诉他,要是幕夕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一定不会放过他。

  急救室门外前前后后来了很多人,多半是从婚礼上跟过来的,有的是关心发生什么是而来,有的是好奇欧阳莫抛下新娘,抱着一个不知名的女人来医院,他们想知道着给女人和欧阳莫到底什么关系,当然他们还不知道Jennifer去世的事情,而医院门口更是挤满了记者,他们被欧阳莫的保镖拦在门外。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23章:他的女人死了?   “有吗?我要结婚她高兴点是很正常。”要是龚欣文结婚,他也一定很开心。   王律斌本想在说点什么,可他看见欧阳莫疲倦的样子,他只好作罢,就这样默默地陪着欧阳莫,这时他们自己的约定,谁要是有心思不说对 2012-06-24 00:11:1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