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5章:为什么不让她走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6-26 09:47:46    状态:已完结
  “既然你如此恨我,为何当初你不让李锐带我离开。”幕夕这样问欧阳莫就是想知道,他和李锐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李锐一去不回,她担心是不是李锐出事了,还是欧阳莫把他怎么样了。

  她想转身离开,可是欧阳莫紧紧的把她锁在玻璃和他身体之间,她根本动弹不得,“欧阳莫我不需要你的手下留情,你快放开我,我要离开你,远离你这个被仇恨冲昏头了的恶魔,就算是我对不起你,你也没有权利对我施暴,我现在对你的爱已经完全没有了,你把一个不爱你的人留在身边做什么?我这次害死了Jennifer。说不一定下次还会害死你爱的人,既然你不杀我,你就让我离开。”

  她现在是真的想离开,她现在身心疲惫,一开始她以为,用这三年来偿还对欧阳莫的愧疚,现在她才明白,事情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而且愈来愈复杂,到时候说不一定她真的回被欧阳莫折磨死,所以不管用什么办法,她都要离开,她的生命是她父母赐的,从几年前她要自杀的那一次过后,她就明白她要好好的活着,为她的父母而活,为她自己而活。

  欧阳莫大手抚摸着幕夕光滑的后背,眼神更加冷漠,“我不需要你的爱,你现在感觉痛苦了,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下场。”

  幕夕趁欧阳莫不注意,突然一个转身,猛的一推,欧阳莫一时不备,硬是被幕夕推开了两步。

  幕夕趁机跑开,然后在衣柜里随便一抓,抓来一件衣服快速的套上,回头对欧阳莫说:“好,今天我就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诉你。”

  欧阳莫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讥笑说:“什么事,你是想告诉我,你当年是怎么背叛我的吗?还是想告诉我你当年你怎么被这我和白凌勾搭在一起的。”

  “你给我住口。”幕夕对欧阳莫大吼道,她在也受不了,欧阳莫对她的侮辱,她要把一切的事情都要告诉他。

  欧阳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幕夕这一吼,他到想听听幕夕有打算用什么样的谎言来骗他,他转身坐回他刚刚坐的竹编椅上。

  幕夕见欧阳莫坐下来了,她缓缓走到床边坐下,“七年前你离开的那天,我家就出事了……”幕夕开始说着她这些年受的苦,和她经历的这些事情,当然眼泪也是从头流到尾。

  欧阳莫听完了幕夕所说,一时不知道该做和反应,他恨了这么多年的女人,竟然这么伟大,这么了不起,而且还受了这么多苦,他沉默了很久才说:“你为什么当初不把这些事情告诉我,是我对你的爱不够,还是你不愿意相信我能帮你。”

  “都不是,是我知道你太爱我,太在乎我,我才不敢告诉你真想,我怕你受不了,也是我太爱你,不想影响你的前程,所以才没有告诉你,如果我当初告诉你这些,你还可能成为在商界呼风唤雨的人物吗?你也许只会我和平凡的度过一身,我知道你是有雄心壮志的人,我怎能让你为了我放弃你的梦想,要不是我们误会太深,我宁可你永远也不知道这些。”幕夕一口气说完这么多话,她伸手擦干眼泪,可是眼泪还是不断的涌出,她就这样不停的擦。

  听着幕夕不断的哭泣声,欧阳莫有陷入和沉默,他不能不承认他的心开始动摇了,可是他已经不敢轻易相信幕夕的任何话,他怕到头来又是谎言,他不想在一次被幕夕欺骗,他就是那种不会在同一见事情上犯两次错的人,因为他怕受伤,这些年他学会了把自己的感觉隐藏起来,宁可伤害别人他也要保住他的心不在受伤害。

  良久欧阳莫才从椅子上起身,对幕夕说道:“你最好说的是真的,要是你再一次骗我,就别怪我无情。”他双眸紧紧盯着幕夕,看着幕夕伤心的模样,他真的好想上前把她佣人怀,可是他不能在没有弄清楚,幕夕所说的是真是假之前,他又怎么能让幕夕知道他是多么的在乎她,要是真相不是幕夕说的那样,那他岂不是有着了幕夕的道。

  幕夕听见欧阳莫还是不相信她,这次她的眼里在也没有往下流,她已经哭不出眼泪了,她凄凉一笑说:“我说的都是真的,信不信随你。”她现在已经难得和他解释了,她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说出来欧阳莫根本就不会相信她。

  “是不是真的,我派人去查了就知道,你找点休息吧!”欧阳莫看了幕夕一会,他才转身离开。

  龚欣文在欧阳莫办公室外,轻脚轻手的推开们,她今天突然袭击,就是要给欧阳莫一个惊喜,她今天亲手做了欧阳莫只爱吃的红烧猪蹄,自从Jennifer死后,她经常在欧阳莫身边转悠,在加上吴雨桐在傍边旁敲侧击的提醒着欧阳莫,让他好好对她,欧阳莫竟然没有反对,从中可一证明欧阳莫已经开始接受她了,她现在每天都快乐的像下鸟一样。

  当她把门推开一挑缝隙,正打算叫欧阳莫的时候,就听见里面传来欧阳莫的声音,她不仅好奇,都午饭时候到了,是谁还没有下班一定要在这个时候找欧阳莫谈事情。

  张承载站在欧阳莫的办公桌前,心里七上八下不是道是不是他那里做的不好,欧阳莫上班时候为了给他里面子没有说出他犯的错,现在下班了在找他,“欧总不知我哪里有出错了。”欧阳莫在他心里虽然严肃,可是欧阳莫懂得在下属面前给他留面子,不管他犯了多大的失误,欧阳莫都不会当着别人的面说他,这也是他愿意为欧阳莫卖命的原因之一。

  “你不要紧张,不是你犯错了,是我有一件是和工作没有关系的事情要你去办。”欧阳莫抬头看着张承载,他一项公私分明,上班的时候只谈公事,下班的时候只谈私事。

  “请欧总吩咐,不管什么事,我一定办好。”张承载是土生土长的台湾人,要他办点事很容易,在加上是个欧阳莫办事,谁敢不给面子。

  欧阳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张承载,“记住她的样子,她的名字叫幕夕,你去查一下她的过去,记住我要一字不漏,不能错过任何事情。”他很严肃的对张承载说道。

  “欧总,你放心,我一定尽快把事情办妥当。”

  “嗯!你下班把。”欧阳莫在次低头看着幕夕的照片,他心里真的好希望调查的结果是和幕夕所说的是一样,他真的好希望幕夕这次没有骗他。

  张承载转身离去,他很好奇,欧阳莫和他要调查的人是什么关系,可是他不敢问,他相信等结果出来一切就明白了。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门外有一个身影悄悄的离开,从此也改变了幕夕的命运。

  张承载坐在办公室,拿着手里的资料,心里很是欢喜,欧阳莫让他做的事情,他两天就办好了,现在他马上就去交给欧阳莫,他起身向门外走去,当他开门就看见,龚欣文笑盈盈的站在他办公室门口,“张总你这是要去哪啊!还是不欢迎我,见我来了你就要离开。”

  张承载一愣,龚欣文来找他做什么,“龚小姐,你能来我这里,是我的荣幸,不知龚小姐找我有何事。”他对龚欣文非常有礼,毕竟龚欣文和欧阳莫的关系非同一般。

  “张总不打算请我到你办公室,参观参观吗?”龚欣文微笑着看着张承载手里拿的东西,眼眸里闪过一丝妒忌,幕夕都已经背叛欧阳莫了,他还想着幕夕,还好她提前个张承载的秘书打过招呼。只要张承载把资料拿到手,就通知她,看来她来得正好,要是在晚一步欧阳莫又会成为别人的了。

  “当然,龚小姐快请进。”张承载退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龚欣文走进办公室,然后在办公桌旁边的会客厅坐下说:“你这里不错啊!和阳的办公室差不多,一样的豪华气派。”她看了看四周,他的办公室还真的是和欧阳莫办公室差不多。

  张承载把手里的资料放在办公桌上,然后走在龚欣文对面坐下说:“都是欧总对我们下属的关爱,这里的一切都是欧总所赐。”欧阳莫人为一个大企业,不管是老总还是经理,办公室都不能简朴,要让客户来看见公司的实力,首先要个客服一个好影响,这样才能抓住客服的心,让他们心甘情愿的掏钱。

  “那是因为阳他知道,只有张总才有这个资格拥有这么好的办公室,因为张总的能力是所有人有目共睹的,是所有人认可的,当然阳他知道张总你是块发光金子,当然不会亏待你。”

  “龚小姐,你过奖了,是欧总看得起我,抬爱我,我才有今天的地位。”张承载谦虚的说道,当然他心里也在想着,龚欣文找他是为何是,他心里清楚不可能是为了夸奖他而来。

  “张总你太谦虚了,我听说张总不光是能力很强,手艺也很棒,别人都说你煮的咖啡可是一流的,凡是尝过李煮的咖啡的人,都赞不绝口,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口福,品尝到张总的绝技。”这可是龚欣文特地,从张承载秘书那里打听过来的。

  “哪里,是他们过奖了,我煮的咖啡能陪你尝到是我的荣幸,你稍等一会,我现在就去给你煮。”张承载更加的疑惑,不知道龚欣文葫芦里买什么药,她肯定不是为了来喝咖啡那么简单,他起身走出办公室,向休息厅走去。

  龚欣文见他离开了,她立即从包里拿出份文件,走到办公桌前,把办公桌上的文件交换了,然后又放回包里,出此下策也非她本意,只是她为欧阳莫付出太多了,不能在让幕夕搅局,她一定要嫁给欧阳莫,她原来是打算向张承载说明的,用她未来欧阳莫太太的身份让他换了,可是她转念一想,欧阳莫手下的人个个对他忠诚不二,要是他不同意,她的计划不就落空了吗?她这些年的等待又算什么?以其冒险还不如用此招神不知鬼不觉换了文件,她转身坐在她刚刚坐的位置,不想让张承载看出破绽。

  没过一会张承载端着两杯咖啡,走进办公室,然后放在龚欣文面前的茶机上,“龚小姐你请用。”

  龚欣文端起杯子,浅浅的喝了一口,微笑舌说:“张总果然好手艺,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美味的咖啡。”

  “龚小姐你过奖了,我的咖啡是因为你的赞美才变的美味的。”张承载对龚欣文客气的回答道,他心里清楚,他煮的咖啡没有龚欣文说的那么好,也不知道龚欣文从何得知他会煮咖啡。

  “还是张总会说话,让人听的美滋滋的,对了你刚刚不是要出去办事吗?我打扰你这么久了,不能在耽误你的时间了。”龚欣文目的已经达成。她没必要在留在这里,她起身准备离开。

  张承载也不客气的说:“那好,欢迎龚小姐下次在来我这里小坐。”他也跟着起身,把龚欣文送到门口。

  “我怕是以后经常要来你这里了,顺便来尝尝你煮的咖啡。”龚欣文一边走一边说。

  龚欣文走出门口,突然想到一件事,他转身看着跟在她后面的张承载说:“对了,张总我来过你这里的事情,你不要告诉阳,你知道的他是个公私分明的人,他要是知道我在你上班时间来找你,还不知道要怎么数落我呢!我可不想听他在耳边唠叨一半天。”她这样说的第一个目的是,怕欧阳莫怀疑她,第二个目的是,想告诉张承载她和欧阳莫的关系非比寻常。

  张承载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么可能听不懂龚欣文的意思,“理解理解,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向欧总说起此事。”

  “那就多谢张总的咖啡了。”龚欣文向张承载摆了摆手,然后转身踩着高跟鞋优雅的离开。

  张承载看着龚欣文离开后,他收回目光,然后转身拿起办公桌上的文件,走出了办公室。

  欧阳莫看着手里的文件,脸色顿时黑了下来,用冰冻刺骨的嗓音说:“你确定这是你调查的结果没有错。”

  “是的,我亲自派了几路人去调查,结果都是这样。”张承载在没来之前,认真检查过应该不会出错。

  “知道了,你可以下去了。”欧阳莫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文件,始终没有抬头看张承载一眼。

  “是。”张承载本来还以为,他办事这么迅速,欧阳莫会夸他,谁知道欧阳莫好想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他看不出欧阳莫是喜是怒,然后转身出去。

  在张承载关上门后,欧阳莫拿着资料的手,慢慢的握紧,神色也变的更加恐怖,“幕夕,你又骗我一次。”他紧握的拳头猛力的敲打在办公桌上,办公室里传出碰的一声巨响,要不是桌子结实,恐怕早已成的碎片。

  幕夕所住的别墅里,张妈正在把从菜场买回来的菜,拧进屋里,她把菜放在冰箱里过后,然后又转身出门,她刚打开门,就看见欧阳莫从车上下来,“先生,你今天要在这里用午饭吗?”欧阳莫可是从来没有在白天来过这里,她问清楚也好准备欧阳莫爱吃的菜。

  欧阳莫没有回答,手里握着一叠纸,然后大步流星的走进门,直接上楼进了幕夕房间。

  张妈看的出欧阳莫今天已往常不同,她不解摇了摇头,心里想着管他吃不吃,她都把他最爱吃的菜烧好。

  欧阳莫走到幕夕房间,见幕夕坐在落地窗前看书,他快速的走过去,站在幕夕面前,狠狠的瞪着她。

  幕夕见欧阳莫突然到来,她心中暗想着欧阳莫是为什么而来,见欧阳莫站在她面前,她微笑着说:“你怎么来了。”欧阳莫白天从来没有来过这里,她起身和欧阳莫平视。

  在幕夕刚刚对上欧阳莫那双充满怒气的双眸,就被欧阳莫狠狠的一巴掌打在脸上,幕夕一时不备,整个人都被欧阳莫的力道打倒在地,她感觉一边脸火辣辣的痛,但她没有叫出声,她用手摸了摸被欧阳莫打的脸,手上立即就传来深深手指印的足感,“你这是想干什么?我不记得我哪里惹到你了。”这几天她可是门都没有出。

  欧阳莫没有回答幕夕的话,他把手里的纸团扔给了趴在地上的幕夕。

  幕夕拿起纸团打开看了几行,她愈往下面看,脸色宇惨白,上面写着幕夕高中毕业,想上贵族大学,由于家里条件不好,她为了满足她自己的虚荣心,到处去勾引有钱的老板和小开,最后她勾搭上了白凌,做了白凌的情妇,她父母知道此事后,被她活活气死了,她父母去世后,她还不知道悔改,继续跟着白凌,心安理得的享受着荣华富贵,期间还勾引过好多大小老总

  幕夕愈往下看脸色愈惨白,天怎么回事,她的过去怎么变成这样了,她立即起身看着欧阳莫说:“你在那里弄来的资料,这根本不是……”她的话还没说完,有被欧阳莫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这次没有倒下,但是硬生生的退了两步,才定住身子。

  “你敢怀疑我的能力,我就知道你不会承认的,你到现在还想骗我吗?”欧阳莫已经气得脸都青了,他恨幕夕,他恨她真相已经大白了,竟然还想骗。

  “我没有骗你,这上面的全是假的,在说我骗你有何目的,我现在恨不的马上离开这里,要不是我父母留下的房子,在你手里我早就离开了,你要是不信我,你可以把白凌叫过来问他,事情到底事怎么回事。”幕夕落泪了,她心痛啊,没想到欧阳莫竟然相信几张废纸,也不相信她。

  “白凌,你还敢跟我提他,到了现在你还恋恋不忘你的旧雇主,你真是怀旧啊!”欧阳莫的嗓音像是千年寒冰,脸色更是冷的吓人。

  “欧阳莫你胡说在说什么?白凌他是我唯一的证人,我怎么不敢提,我是和白凌在一起多年,可是他救了我爸妈的命,我和他没有你说的那么肮脏。”幕夕现在一心想着,要把事实弄清楚,她要让欧阳莫知道真相。

  “幕夕你还想耍什么花样,是不是你想你的老情人了,想和他见一面,利用我来替你们搭桥,利用我来让你和他见面的借口,我告诉你我没有那么傻,我在也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欧阳莫对幕夕不在有任何的信任,他也要把对幕夕的爱统统忘掉,这样的女人不值得他牵挂。

  幕夕被他气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欧阳莫竟然在事情真相没有弄明白之前就这样侮辱她,她现在发现一再的认为是她亏欠欧阳莫,一再忍让他,之后换来的结果,就是他对她的误会愈深,从现在开始,她要反抗,她要澄清她自己,她对欧阳莫大喊道:“你住口,欧阳莫我告诉你,就算我跟着白凌,那也是还他的恩情,我问心无愧,而你有什么资格来侮辱我,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法律有规定我不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吗?我们多年前是在一起,可是我们什么也不是,又何谈我背叛了你,而你这些年就没有和别的女人在一起吗?那算不算是背叛,算不算是背叛我,如果不算,你又什么资格来指责我。”

  她现在真的好气,为什么这么多年她一直受着良心的谴责,受着对他的相思之苦,而他照样过得快乐幸福,现在她还要受他的侮辱,她真的感觉老天对女人太不公平了,她真的好想对天大吼。

  “你是我见过最无耻的女人了,把这么龌龊之事,说的冠冕堂皇,不错我是有别的女人,那也是和你分开后才有的,不对是被你背叛后才有的,如果你当初不水性杨花,我有其他女人吗,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结果,都是你,你现在却在这里说我没有资格,那谁有资格,白绫吗?还是你在外面的那些不知名的男人,你这个女人心计真的好深,明明是你耐不住寂寞,背叛了我,现在却来反咬我一口,说我在外面又女人,我现在真的好后悔,后悔当初不该认识你,要是一切可以重来,我宁可永远也没遇见过你。”

  欧阳莫的心彻底的被幕心伤透了,当初他是那么的深爱着幕夕,到了如今他才发现,他一直似若珍宝的女人,根本就是个心计深重,表里不一的女人,他现在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他会为这么一个女人牵挂了这么多年,不对应该是恨了这么多年,对是恨,他不能对她心软,他要替Jennifer报仇,他要报仇。

  幕夕听欧阳莫说他后悔认识了她,那肯定也后悔爱过她,这几句话字字像利刀一样直逼她心口,把她的心捅的千疮百孔,她娇弱的身子打了一个寒战,凄凉的笑了几声说:“你后悔了是吗,我现在才知道,我有多么的可笑,这些两我一直跟在白绫身边,可是我的心却随你一起到了美国,我天天思念着你,天天为你祈祷,求你平安,我不盼望你还爱我,我只希望你闲暇的时候偶尔能想起我,我就心满意足了,而我的日思夜想,换来的只是你无情的羞辱,冷漠的对待,残忍的欺凌,现在甚至后悔遇见了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对我,难道我用我自己去救我的父亲也有错吗?你口口声声说我背叛了你,那你告诉我,我父亲在监狱里,被别人打得遍体鳞伤,我能不救吗?我能不救吗?”幕夕哭喊着,说出她心中的痛,只有她知道,她当时心里有多难过,难过的想一死了之。

  欧阳莫看着幕夕痛苦的神情,他的心开始动摇了,幕夕的神情像想是说谎,可是他还是不相信幕夕所说的,他虽然不信可嗓音还是放软了很多,“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那你告诉我,这些事你当初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有你只要能找错能给你证明的人,我就相信你。”只有他心里清楚,只要一听见幕夕说爱他,他的心就在也硬不起来,既然她说他拿过来的资料是假的,只要她拿出证据他就会相信她。

  “告诉你,那是因为我告诉你也没有用,当时我救我父亲出来,需要一千万,你那时还小,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告诉你只会让我们更加痛苦。”幕夕也平静了不少,说话也没有刚才那么急,她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珠,吸了吸鼻子,顾做坚强的看着欧阳莫。

  “那至少我可以一起和你分担,我可以找我妈借钱,把你父亲救出来,那就不是没事了吗?你也用不着委屈跟一个老头这么多年。”欧阳莫还是不相信幕夕的话,现在他只要一想到,幕夕那娇美的身子,被白凌享用了这么多年,他心中的怒气又开始不断上升。

  “你想的太简单了,你认为以我们当时的关系,你妈会接给我那么多钱吗?”

  “当然会,只要是我要求的,她都会同意,是你自己心虚了吧!因为根本就没有你说的这回事,你说的这些都是为你的背叛找借口。”欧阳莫上前一步,怒气的盯着幕夕,这个女人又在欺骗他,他眼神也慢慢变冷。

  “我找借口,你去问问你妈,有没有这回事,当初你以为我没有去求助你妈吗?当我走投无路的时候,去求你妈,可是你妈根本不帮我,别说借钱了,我跪在她面前苦苦哀求,结果只换来一句,让我去你们醉生梦死上班,还可以给我高薪,哈哈,早知道我和你会有这样的结果,我就该听她的,去醉生梦死上班,说不一定,在哪里我可以遇见一个比白凌强的男人,这样就不会轻易被你打到了,而我也不会在此受你的欺辱。”幕夕现在真的好想回到过去,那样她就可以从新选择,也许她今天就不会这么痛苦,被欧阳莫折磨的生不如死。

  幕夕的话彻底的激怒了欧阳莫,他上前一把猛的伸出手,“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说了半天你还不是想去找一个更出色的男人,现在还把我妈牵扯进来,我在也不会相信你的谎话,你不是很需要男人吗?我现在就让你爽给痛快。”他听见幕夕还有找别的男人的打算,排山倒海的怒气直逼他心房,他只要一想到,幕夕躺在别人身下,他就在也控制不住心中愈烧愈旺的怒火。

  “欧阳莫你胡说什么?你不是要我找证人吗?你现在就去问你妈有没有这回事,你快放手。”幕夕用力的拍打着欧阳莫的手,她感觉她快没法呼吸了,就在她以为欧阳莫真的腰掐死她的时候,欧阳莫却突然放了手。

  他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微笑说:“还在我面前假正经,你看你现在这副放荡的模样,你敢说你没有想过男人吗?你敢说是我冤枉你吗?”

  幕夕突然像被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猛然清醒,她浑身火热瞬间熄灭,然后看着欧阳莫脸上讽刺的微笑说:“不错我就是你说的那种女人,我就爱勾引男人,我也没有去找过你妈,你调查我的资料全是真的,这下你满意了吧!既然明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那你就快点满足我,不要故意折磨我。”

  她心碎了,既然欧阳莫认定她是那样的人,她就顺着他的意,随他怎么想,一再的解释换来的是他对她更加的误会,那么她干脆承认,结果是不是恰恰相反呢!当然幕夕不是希望,欧阳莫能龚相信她,她只希望欧阳莫能够放过她,她现在只想一个人躲起来,安静的悲伤一会,安静的修复她心里的伤痛。

  欧阳莫听了幕夕说的话,身体明显一震,幕夕不承认的时候他逼着她承认,可是她现在承认了,他的心就像有人重重的袭击了一样,疼痛无比,他此刻也弄不清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他烦躁的甩甩了甩头

  她心里的确有些害怕,可是她现在不能退缩,她也不会在让欧阳莫平白无故的冤枉她,“我有没有和其他男人在一起你管不着,我告诉你,我是不会在你面前,完任何吸引你的把戏,以前之所以不反抗你,事事顺着你,那是因为我爱你,我认为我对不起你,可现在我已经不在爱你,你认为一个女人,会为了一个她不爱的男人,去做任何多余和没有意义的事吗?至于我多年前伤害了你,我已经跟了你两年了,还没有还清吗如果你认为还清了,就请让我离开,如果你认为没有还清,那我就在等一年。”幕夕不知道的是,等一年后她还是离不开这里。

  欧阳莫用能将人冻成霜的眼神瞪着幕夕,然后一步一步的走近她说;“不在爱我,你以为我稀罕你的爱吗?没有你的爱,天下还有千千万万的女人爱我,而你口口声声说爱我,转眼又说对我不在有爱,你的爱维持不了两年,你现在还敢说,当年不是你耐不住寂寞,被着我找了别的男人,你不觉得你真的很可笑吗?说谎的时候要想好第一个谎是怎么说的,免得让人说破,最后给你自己带来更大的灾难。”他走到幕夕跟前停下,也不知道为什么?

  幕夕说不在爱他,他的怒气就像火山一样,即将爆发。

  “你认为在你对我做了这些后,我还会爱你吗?我对你的爱是你让我一点一点的减少的,你无情的对待,是我不你的理由,你残忍的伤害,是我不爱你的理由,你变得冷漠无情,是我不爱你的理由,你残暴的对我身体做出血淋淋的伤害,是我不在爱你的理由,你外面又一大堆女人,是我不在爱你的理由,我有一千个一万个不在爱你的理由,却不是你说的那种,如果我真是爱慕虚荣的女人,讨好你就行了,何苦和你吵架,何苦在乎你怎么看我,我的要得到我的东西就行了,你问什么就不相信我,为什么?”幕夕现在真的决定不在爱他,她爱的好累,好累

  “相信你,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你认为你现在还有什么能让我相信的,你的人还是你的心,你的人多年前就不是我的,而你的心现在也不再是我的,你有什么资本让我相信你,你机关算尽还是漏了一招,你当年要是把你的清白给了我,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你背叛了我,而你也可以一直瞒下去,可你却没有这样做,也许是你故意这样做的,留着你的清白还可以卖个好价钱,你认为想你这样的女人有资格爱我吗?有资格让我相信你吗?”

  幕夕睡了一会,她起床下楼,看见张妈把烧好的菜都摆在桌上,然后抬头对幕夕说:“小姐你下来了,正好吃饭,我还打算上楼叫你呢!”

  “哦!今天怎么烧了这么多菜啊!”幕夕边问边走到饭桌前坐下,还没等张妈开口,幕夕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因为桌上多半都手欧阳莫爱吃的菜,然后幕夕接着又说,“你以为欧阳莫也会在这里吃饭,才烧这么多菜是吗?”

  “是的!什么地瞒不过你的眼睛。”张妈笑着回答,她对幕夕的印象还算不错,幕夕个性随和,给人的感觉很有亲和力,张妈还是比较喜欢幕夕的。

  “你看你烧了一大桌欧阳莫爱吃的菜,是人都能看出你的用意。”幕夕拿起桌上的筷子,随便夹了她面前的一道菜,放在嘴里慢慢嚼着,她虽然心情不好,没什么胃口,可她心里明白,不管什么时候,不管遇见什么事情,在没有任何人关心自己的情况下,一定要好好的对待自己的身体,就算病倒了也没有人会关心,会心疼,最后受罪的还是自己的身体,她这些年一个人学会了坚强和善待自己。

  “小姐你怎么不留先生吃过饭了再走啊!先生从来没有在这里用过饭。”张妈不懂,为什么幕夕不趁这个时候,把欧阳莫留下。

  幕夕苦笑一下说;“他是不会为我留下的,就算我开口他也不会留下。”

  “怎么会呢!我敢打包票,你要你开口,先生一定会留下,你难道看不出来先生他很在乎你吗?你在先生心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张妈看得出欧阳莫在乎幕夕,她还没有见过欧阳莫对那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他在乎我,张妈你认为可能吗?你难道看不出他今天怒气冲冲吗?难道你看不出他平时对我的冷漠和伤害吗?他要是在乎我就不会这样折磨我。”幕夕真的不明白,张妈他们是怎么想的,欧阳莫这样对她也叫在乎,要是按照张妈这样的说法,上次欧阳莫差点把她掐死是不是爱呢!有人这样对待自己在乎的人吗?

  “哦!我说先生今天怎么回事,原来你们两吵架了,小姐你就不要在生先生的气了,他真的是很关心你,你看为了你的安全,他今天还带了几个保镖来保护你。”张妈指着门口的几个黑影说道。

  幕夕随着张妈的手指看去,果然门口有几个转着黑色西装的男人,他们搭着梯子,站在梯子的顶端好想在安装什么,还有两个则是站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目不专情的看着她,她把手里夹着的菜放下,在知道有人两个人看着她吃饭,她在也吃不下去了,她转头对张妈说:“张妈他们几个在干什么?”

  “他们在装摄像头,先生害怕这里不安全,特地让他们在外面装满了摄像头,随时观察有没有什么可疑人接近你。”张妈微笑着说,心里想着还说欧阳莫不在乎她。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没胃口,不吃了。”幕夕放下筷子,然后起身上楼,心里却想着,那里是保护她,监视她还差不多。

  她刚回房间就听见电话响了,她弯腰从沙发上拿起电话,一看是钟琳琳打来的,“琳琳你度蜜月回来啦!”幕夕心高兴的问,自从上次从医院回来后,幕夕就没有出过门,现在钟琳琳回来了,她正好又好多好多的话跟她说。“

  “你还记得我度蜜月去了,我以为你都忘记了,我结婚你也没来,电话也打不通,你太让我失望了。”电话那头传来钟琳琳不满的嗓音,她结婚当天幕夕竟然没来,而且连电话也没打一个,让她怎么不生气。

  “对不起!你不要生气,我那几天出了一点事情。”幕夕立即解释,她可不希望她现在唯一的一个朋友也误会她。

  “出事了,你出什么事了?情况怎么样?快告诉我。”钟琳琳一听幕夕出事,她就担心的不得了,看得出来她对幕夕的重视。

  “是这样的后来我被送到医院后,身体很虚弱,就没来参加你的婚礼,我没告诉你是不想让我的事情影响你的心情,其实我真的好想来参加你的婚礼。”起是幕夕是怕她把霉运,带给了钟琳琳,她希望钟琳琳幸福快乐。

  “是说在欧阳莫婚礼上,你被送进医院的。”钟琳琳脑中快速的想着某一莫婚礼上还有谁被送进医院。

  “是的。”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25章:为什么不让她走   “既然你如此恨我,为何当初你不让李锐带我离开。”幕夕这样问欧阳莫就是想知道,他和李锐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为什么李锐一去不回,她担心是不是李锐出事了,还是欧阳莫把他怎么样了。   她想转身离开,可 2012-06-26 09:47: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