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1章:只是为了羞辱她!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7-01 10:17:01    状态:已完结
  幕夕坐在欧阳莫身边,看着他和别人谈生意,她不得不承认,欧阳莫真的很精明,的确天生就是奸商的料子。

  也不知道谈了多久,他们才结束了谈话,大家都互相敬酒,当然都先向欧阳莫敬酒,第一个来的不是别人,就是欧阳莫来时,没有起身的女人,她眉目勾人,脸上露出性感的微笑,娇声喊道;“欧总。”

  欧阳莫抬头看着红衣女子,眼眸里闪过一丝让人看不懂的情绪,他没有说话,看了她一眼然后就移开视线,让人没想到的是,那红衣女子,不但没有回去,还自己坐进欧阳莫的怀里,抬头就吻上了欧阳莫的唇,她这个举动在场所有人都倒抽一口气,是谁这么大胆干公然勾引欧阳莫,不对是强吻欧阳莫,有的人佩服的吹起了长长的口哨。

  欧阳莫完全没想到,焦雨露会明目张胆的问他,可顾忌她的身份,他没有推开她,任由着她吻,也不给她任何回应,焦雨露就是欧阳莫在美国的女人,也就是蛟龙上次提起的女人,她的身份可不简单,她是美国高官的女儿,她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中间一定有原由。

  欧阳莫握住了她柔软无骨的手,然后抱起她,从傍边的楼梯上去了。

  幕夕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欧阳莫消失的楼梯口,难道欧阳莫今天带她来,就是要让她看他和别的女人亲热吗?她的心开始抽痛,原来看着心爱的人和别人在一起是这种感觉,是绝望。

  “小姐,别在看了,人都走远了。”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坐在幕夕身边,他长得不算英俊,但也不难看,短发平头,穿了一件黑色西装,身体虽消瘦,却散发出贵气。

  幕夕这才发现包厢里的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她看了一眼坐在她身边的男人,淡淡的开口说:“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男人笑着说:“我是马升龙,见小姐独自一人,我特地来陪陪小姐,免得你一个人孤独。”他笑容很诚恳,让人不由自主的相信他,马升龙是马刑的儿子,也就是他娶了美国跨国集团的女儿,今天幕夕进场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幕夕的美不同于常人,她的美给人一种不敢垂涎的感觉,因为幕夕全身上下都散发出圣洁的气质,让人远而望之不敢亲近,就怕破坏了她身上的圣洁。

  幕夕邹着眉,冷漠的说:“多谢你的美意,我一个人很好,就不劳马先生了。”她心情极差,对马升龙没有什么好感,心里却在想欧阳莫就这样把她丢下了吗?

  马升龙见幕夕对他很冷淡,他无所谓的笑了笑说:“如果是欧总让我来照顾你的呢!”他今天是举办宴会的主人,当然是有责任帮任何人保护好他的女人。

  幕夕身子一震,然后慢慢的转头看向马升龙,“是他让你来的。”幕夕在心里冷笑,欧阳莫在一边风流快活,叫一个不相干的人来打发她。

  “是的,欧总让我带你上楼等他。”马升龙指了指欧阳莫刚上去的楼梯。

  幕夕不怀疑其他,就跟着马升龙上去了,毕竟她是欧阳莫带来的女人,应该没人敢对她不利,在说欧阳莫也在上面,她就更加的放心了。

  欧阳莫抱着焦雨露,来的楼上的一个房间,立即就把她放下,然后冷声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不是美国你的行为太过了。”

  焦雨露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怒气,她气鼓鼓的鼓起腮,“谁让你装作不认识我啊!你一走就是三年,没有留下只字片语,我还不能来找你吗?我要是在来晚点,你就要和外面的那个女人结婚了,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她一想到欧阳莫竟然为了这个女人,竟然装作不认人她,她就嫉妒的要命,欧阳莫何时这样对待过她,她又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欧阳莫眉头拧成一个川字,神色有些烦躁,“我不记得我和你有什么关系,我也用不着和你交代什么?另外外面的女人不是我要结婚的人。”他怕焦雨露伤害幕夕,把幕夕的身份表明,幕夕也就安全了。

  焦雨露脸色瞬间变了,她瞪等大眼说:“和我没有关系,我千里迢迢来这里找你,你竟然说我们没有任何关系,难道我们在美国的甜美时光你都忘记了吗?我们也有过爱情啊!”她简直不敢相信,以前她见过欧阳莫对其他女人无情,没想到他今天也这样对她,她岂会是那种轻易放弃的女人。

  “哦!我有对你承诺过什么吗?就算在美国有一段过去,那也是你情我愿,和爱情没有什么关系,我不记得你是个死缠烂打的人,现在怎么为了一个对你无意的男人,而追到台湾来,你还是回去吧!不要在这里白费时间。”欧阳莫无情的下逐客令,明白的告诉她,他不欢迎她。

  焦雨露气得咬牙切齿,她拉着欧阳莫的手说:“是她让你改变了吗?你现在连我也不要了吗?”她眼泪瞬间从眼眸里溢出,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流,她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心里委屈及了,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叫她怎么不伤心。

  欧阳莫看着她如此伤心,嗓音也放软了,“雨露你还是回去吧!你留在这里也没用,你知道我和你是不会有结果的,你留下只会让你更伤心。”

  “不!我不走,要走也是你和我一起走,你是我的,只要我看上了的东西,我都要得到。”焦雨露眼眸里还有泪光,嗓音却坚定无比。

  欧阳莫叹了一口气说,“你这是何必呢!不管你有多爱我,我的心都不会为你开启,你是个聪明的女孩,知道该怎么办,另外我还要告诉你,这里是台湾,不是美国,做事要有分寸,不要乱来,不然到时候没人救得了你。”他半眯着眸,看着梨花带泪的焦雨露,对她,他没有任何的愧疚,他们从来都没有什么关系,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关系。

  焦雨露彻底的生气了,怒视着欧阳莫说:“欧阳莫你太绝情了,你美国的生意要不是我爸罩着你,你会有今天吗?你不要惹怒了我,要不然后果自负。”她就不信欧阳莫会和她真的翻脸。

  欧阳莫一挑眉,转头不在看她说:“我以前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现在才知道,我太高估你了,你以为是你父亲罩着我吗?这些年要不是我,你以为你会过的这么好吗?就评你父亲的那点工资,你能让你过上大小姐的生活吗?要说你父亲罩着我,还不如说是我养着你们全家,没了你父亲,自然还有其他人,在这个年头有钱还怕办不成事吗?要不是看在和你有几年的情分上,我早就舍你父亲而去了,你想怎样随便你,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闲聊。”他的嗓音像利刀一样,刀刀插进她身体里,疼的她打了个跄踉。

  欧阳莫说完无情的转身离开,在他开门之际,焦雨露上前,从后面一把抱住欧阳莫的腰,哭着说:“你不要走,是我错了,我不会打扰你的生活,只求你不要走,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我不求你爱我,你要你不要赶我走,我就心满意足了。”

  焦雨露眼泪一颗一颗的滴在欧阳莫背上,她紧紧的抱住欧阳莫就怕他丢下她,独子离去。

  欧阳莫搬开焦雨露的手,头也没回的说:“回去吧!我们还是朋友,不要让我们朋友也没得做的。”说完就大步离去,焦雨露的哭声在欧阳莫身后响起,他停顿了一下离开的脚步,但还是大步离去。

  欧阳莫走到楼下,找遍了包厢也没见幕夕的声音,黑眸里逐渐变得焦虑,在问了好几个人后,才得知莫夕和马升龙上楼了,他心里一紧,立即转身上楼,然后不管是谁的房间,入门就冲了进去,然后就听见,里面的怒骂声。

  幕夕跟着马升龙来到楼上她才知道,上面别有洞天,楼上很大,直通酒店的另一头,里面全是房间,马升龙把她带到,一个房间里,幕夕看着房间里的摆设,里面设施样样齐全,不愧是五星级酒店,她向前走两步,看了四周里面没人,她回头对马升龙说:“欧阳莫呢!”

  马升龙一脸笑容,眼眸里闪过一丝得逞的笑容,然后走到幕夕面前,在幕夕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就一把抱住了幕夕,下一秒低下头想要吻幕夕的红唇。

  幕夕大惊,她激烈的挣扎,惊慌的大喊道:“放开我,我是欧阳莫的女人。你要是敢动我,他不会放过你的。”她心里急的不得了,却故作镇定。

  马升龙根本不把幕夕的话当回事,他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说;“你就不要在想欧阳莫了,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了风流快活呢!你放心他是不会怪我的,我们这里的规矩,互相交换对方的女伴,竟然欧阳莫和别的女人快活去了,留下你独自一人,意思就是我们随便哪一个都可一拥有你。”说完他还发出低低的笑声,手也在幕夕身上乱摸。

  “你这个禽兽,放开我。”

  “你进了我的房间就别想出去。”他死死的扣住幕夕的腰,不顾幕夕的挣扎,硬是把她拖到床上。

  看着再一次扑上来的马升龙,她心里从来没有怎么恐惧过,感觉心都快要跳出来了,她想到了欧阳莫,欧阳莫竟然把她带到这里来,他是要用这种办法报复她吗?如果是,那他就太狠毒了,她眼眶渐渐湿润,身体也从头凉到脚。

  幕夕此时已经是万念俱灰,她放弃了挣扎,也许这就是她的命,她命中注定要红颜薄命,马升龙见幕夕没有在反抗,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幕夕已经是心疼万分,竟然欧阳莫一定要用这种办法来折磨他,她是不会让欧阳莫的成的,她要用她的生命来抗议,在幕夕正要咬舌自尽的那一瞬间,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接着幕夕就听见,欧阳莫的怒吼。

  欧阳莫一个一个的房间找来,终于在他找了第五十个房间找到了幕夕,他推开房门看见马升龙正在侮辱幕夕,他如闪电般的速度冲了过去,然后一把抓住马升龙猛的一扯,马升龙就被欧阳莫从床上甩出好远,接着就听见马升龙的惨叫声。

  欧阳莫转身,看着躺在地下的马升龙,他跨步向马升龙走去,此时的欧阳莫非常可怕,他双眸弥漫上一丝腥红的眼神,还有无尽的杀气,额上凸起的青筋暴跳着,脸色更是冷得吓人。

  让马升龙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他已经被欧阳莫恐怖的神情吓得发抖,立刻求饶,“欧总你不要激动,听我解释,是她主动勾引我的,我也是受害者啊,你是知道的,我已经有老婆了,怎么可能会看上她。”马升龙想用他老婆家的公司来提醒欧阳莫,他背后的势力也很大,警告欧阳莫不要伤害他。

  欧阳莫脸上露出可怕的笑容,让人看了毛骨悚然,他冷漠的说道:“敢染指我的女人,是要付出代价的,就算是天皇老子我也一样。”欧阳莫脸上的笑容突然不见了,剩下的是从内而外散发出的冷。

  马升龙已经吓得六神无主了,他想从地上爬起无奈刚刚这一摔,他已经是全身无力,根本使不上劲,眼睁睁的看着欧阳莫抬脚狠狠的踩在了他的手上,“啊!”房间里响起了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声,传出在外面的巷子里。

  欧阳莫狠狠踩着马升龙的手,眼眸里的冷光更是吓人,“知道疼了,有勇气碰我的女人,就要有勇气承担后果。”

  在欧阳莫确定马升龙这一辈子都享受不了女人了,他才把脚移开然后说:“看在你老婆的面上我就饶你一命,下次别让我在见到你,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还能安然无恙。”他的嗓音很平静,却让人不寒而栗。

  马升龙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他只能不断的点头,欧阳莫冷眼扫过他发抖的身体,才转身像床上走去,要不是他看见幕夕衣服完好的在身上,恐怕马升龙今天就真的会死在这里,他走到床边弯腰,一把抱起不停颤抖的幕夕,然后大步离去。

  幕夕就这样靠在欧阳莫怀里无声的流泪,她心里有千般难受万般痛,既然欧阳莫把她带到这里来,又来救她做什么?难道是要想更卑鄙的手段来对付她,不管他用什么手段,她都无所谓,大不了一死,一个连生命都可一不要的人,还怕他报复吗?

  欧阳莫紧紧的把幕夕抱在怀里,眼眸里有着数不尽的后悔,他怎么能把幕夕一人留在这里,要是幕夕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他还有脸在见幕夕吗?他心里永远都不会释怀,又叫幕夕怎么释怀,欧阳莫抱着幕夕的手都在发抖,他的心更是害怕的咚咚直跳,他害怕要是他晚到一点后果不堪设想。

  欧阳莫抱着幕夕走下楼,马刑眼尖的看见事情不对劲,他跟在欧阳莫身后,“欧总,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怎么回事。”他看着流泪的幕夕,还有面色阴寒的欧阳莫,心里在打鼓,毕竟欧阳莫是他请来的客人,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他的责任最大,再说欧阳莫他可得罪不起。

  欧阳莫根本不理马刑,他抱着幕夕到了酒店门外,把幕夕温柔的放在车里,然后跟着也上了车,在他要关上车门的时候,马刑又问了,“欧总,不知我哪里做的不好,哪里没有招待周到让你生气,你可千万不要计较啊!”看着欧阳莫冷漠的神情,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可又不知道什么事,急得他额上一层薄汗。

  欧阳莫抬眼瞄了马刑一眼,留下一句话,“去问你儿子。”说完关上了车门,绝尘而去。

  马刑呆呆的站在那里,不解的想着,和他儿子有什么关系,他想了一会,突然睁大了眼,他想到幕夕的模样,还有欧阳莫那杀人的目光,“难道是和欧阳莫怀里的女人有关,天啊!升龙啊!你好糊涂,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干嘛去招惹欧阳莫的女人,你想要我也和白凌的下场一样吗?”他气得一跺脚,脸上惨白,然后转身走回酒店。

  欧阳莫抱着幕夕回到别墅,把幕夕放在装满水浴缸里,用沐浴露轻轻为幕夕洗净身子,同时洗掉马升龙在她身上留下的气味。

  幕夕紧闭着眼,任由欧阳莫帮她洗着,她从酒店到现在一直都没有睁开眼,她不想见到欧阳莫,不想看见他那虚情假意的关心。

  欧阳莫心疼看着幕夕毫无血色的脸,他柔声说道:“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欧阳莫握住幕夕的手,在她手上落下一吻。

  幕夕缓缓睁开眼睛,看着欧阳莫眼里充满内疚,她突然凄凉的笑了,笑得眼泪都出来的,“欧阳莫你还真会演戏,把我带到那种地方折磨我,报复我,你要是个男人就痛快一点,一下了解了我,不要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来对付我。”她眼眸充满了怨恨。

  欧阳莫以为幕夕是怪他把她一人丢下,所以才这么说他,“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大意了。”现在他除了道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他心里比幕夕更难过,更自责。

  幕夕一双充满恨意的眼睛,怒视着欧阳莫,咬牙切齿的说:“对不起!一句对不起就行了吗,你把对方杀死过后在说一声对不起有用吗?欧阳莫我恨透了你这种小人行为,既然你把我带去,那你还来找我干嘛?你以为你来救我,我就会感激你吗?你不要做梦了,我现在恨不得抽你的筋,吃你的肉,喝你的血,把你碎尸万段,还不能接我心头之恨。”她紧紧握住拳头,来控制她心中的怒气,要不是打不过他,她真的好想杀了他,然后在自杀,从此也就解脱了。

  欧阳莫眼里闪过一声痛楚,原来幕夕误会他了,他怎么可能让别的男人碰她一下,她只能是他欧阳莫一个人的,可他不想解释,因为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无用的,他把他随身带的刀,拿出放在幕夕手上说:“你不是要把我碎尸万段吗?我就在这里,你动手吧!”他握着幕夕的手,让回让刀抵在他胸口,闭着眼等待幕夕的行动。

  幕夕握着刀的手不疼的发抖,声音也跟着颤抖,“不要以为我不敢,我自认为我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而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给我乱加罪名,我知道你不就是想折磨我吗?你不就是想看见我生不如死你就高兴了吗?以其活着让你折磨,还不如死来得痛快。”话落她猛的一用力,把刀转了一个方向,对准她自己的咽喉,眼睛一闭一刀下去,可结果她没有感觉到任何疼痛,这难道就是死亡吗?没有一点痛苦,整个人都像是解脱了一样,全身轻松。

  幕夕缓缓睁开眼,看向她眼前的景象,她吓得脸色惨白,“啊!”她立即松开了手里的刀,不是她死了,而是欧阳莫以闪电般的速度,一手抓住了幕夕手里的刀,此刻鲜血从他的手里溢出,像细线一样留在幕夕洗澡的浴缸里,和水融合,水很快被染红。

  欧阳莫握着刀僵了数秒,他在扔掉手里的短刀,紧邹着眉头,看着想放弃生命的幕夕,“你真的这么恨我吗?恨到想一死来离开我身边,我告诉你,你生是我欧阳莫的人,死是我欧阳莫的鬼,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让你离开,也不会如你的愿,你要是想你爸妈在地下过的安静的话,就好好的给我活着,要不然就别怪我去打扰你父母。”他现在出了稳住她,不让她做傻事,他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他注视了幕夕好一会,然后起身里开。

  幕夕就这样坐在浴缸里,久久回不了省,欧阳莫疯了吗?为什么不顾危险救她,她当然知道,不可能是因为欧阳莫爱她,那就是欧阳莫还没有把她折磨够,现在竟然用她的父母来威胁她,他还真是用心良苦。

  欧阳莫走出别墅,坐进车里,拿出车里的医药箱,熟练的把伤口处理好了,然后对司机说:“去公司。”神色有些疲倦,嗓音低沉冷漠。

  司机犹豫了一下,吞吞吐吐的说:“欧总,你不是吩咐过,今晚宴会结束了要回家一趟吗?还要不要回去。”司机小心翼翼的问,毕竟欧阳莫现在的脸上可不好,他可不想惹怒欧阳莫。

  欧阳莫这才想起,今天吴雨桐打电话来说,今晚龚天雄会来他们家,一起商量他和龚欣文的婚事,自从上次龚欣文从医院回去后,吴雨桐就一直在他耳边唠叨,要他不能负了龚欣文,龚欣文身体刚好,就又忙着准备他们俩的婚事,他知道吴雨桐是为了给龚天雄一个交代,也是给龚欣文吃一个定心丸。

  “几点了。”欧阳莫看着手上的伤,不慌不忙的问。

  “十点。”

  “那就回家吧!”欧阳莫眉头邹的很紧,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有多么的不想回去,可是他不得不回去。

  当欧阳莫回到家里,龚天雄早已经来了,吴雨桐立即站起身来,把欧阳莫拉到沙发旁边,和龚欣文坐在一起,“你怎么回来得这么晚,我不是告诉过你,天雄今天要来吗?”吴雨桐轻声指责欧阳莫,要不是欧阳莫回来的太晚,她才舍不得说他,只是龚天雄等了太久了,她不指着欧阳莫几句,又过不去场面。

  欧阳莫根本不打算解释,他坐下后对龚天雄一笑,“我回来晚了。”

  龚天雄哈哈笑道:“你要管理那么大的公司,怎天有忙不完的公事,这个时候能回来,已经是很早了,我怎么会怪你,男人就要已事业为重。”他眼里含笑,没有任何一点责怪的意思,到有几分欣赏,欧阳莫是他从小看到大的,欧阳莫有今天的成就,他也非常高兴,人要想成功当然是要耗尽精力,天天呆在家里有什么出息。

  “那婚礼的时间你们有没有商量好。”欧阳莫把话转移正题,脸上依然挂着淡淡的笑容。

  这时吴雨桐笑着对欧阳莫说道:“我们已经选好了,第一个日子就是在这个月的十五,也就是五天后,第二个日子在这个月底,这两个日子和你们两的生辰八字都很和,就等你回来决定了。”她眉开眼笑的说着,面色红润,看得出她很高兴。

  欧阳莫眼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想也没想的说:“就月底吧!虽然结婚需要的东西上一次都已经准备好了,可是还要通知宾客,选酒店,找哪家的婚庆公司,婚礼当天安全随来负责,等等都要慎重的选择,所以还是月底那个日子好,龚叔叔你认为呢!”他的表情很平静,就像是在安排别人的婚礼一样,面部没有喜悦的表情。

  龚天雄欣赏的看着欧阳莫做事井井有条不拖泥带水,想问题也非常全面周到,他满意的点点头,“还是欧阳想的周到,就按你说的办。”现在他是老丈人看女婿愈看愈满意。

  龚天雄欣赏的看着欧阳莫做事井井有条不拖泥带水,想问题也非常全面周到,他满意的点点头,“还是欧阳想的周到,就按你说的办。”现在他是老丈人看女婿愈看愈满意,欧阳莫从小就有王者风范,是成大事的人。

  “嗯!这些都由我来办,你们等着参加婚礼就行了,还有欣文要好好养好身体,要不然婚礼上一大堆的事情,你的身体会吃不消的。”欧阳莫看了一眼,一直在他旁边没有说话的龚欣文,他心里却对龚欣文有着很深的内疚,他不能拒绝她,可他也不会爱她,他们的婚姻以后如何走下去。

  龚欣文娇羞的笑了一下,脸上气色也好多了,看来她恢复的不错,她眼眸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说:“我的身体已经好多了,你不用担心我,倒是你每天早起晚归的,你的身体才重要。”她表现的非常善解人意,然后慢慢的把手伸过去,想拉着欧阳莫的手。

  龚欣文刚碰上,欧阳莫立即躲开龚欣文伸过来的手,龚欣文脸上露出一抹受伤的神情,她低头一看吓得尖叫一声,“啊!”她用手捂着嘴,瞪着大眼看着欧阳莫受伤的手。

  这是吴雨桐和龚天雄也注意到了,吴雨桐立即走到欧阳莫面前,握着欧阳莫受伤的手,激动的说:“是谁伤害了你,你怎么受伤的,伤的严不严重,有没有看医生。”一连串话语都是担心欧阳莫的伤,她脸色焦急,眼眸里全是心疼和担心。

  龚天雄没有说话,他看着欧阳莫的伤,心里有数,一般的人不可能伤得了欧阳莫,肯定是欧阳莫身边的人,而且还是欧阳莫信任的人,他之所以没问是因为,欧阳莫想说自然会说,要是欧阳莫不想说问了也没用,他毕竟是经历过大事的人,当然要比吴雨桐她们两要沉稳。

  欧阳莫看了一眼手上的伤,无所谓的说:“小伤,是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你们不要大惊小怪,过一段时间就好了。”他当然是不会告诉她们,他是为何受伤,欧阳莫看着手上的伤,又想起了幕夕,其实他也不想在这个时候,离开幕夕,可是他不知道幕夕是希望他留下,还是希望他走,如果幕夕想让他走,他留在那里只会让幕夕更伤心,所以他选择离开,经历这件是过后,他明白他和幕夕的心恐怕在也难以靠拢,一开始他是要报复她,伤害她,可是到了现在,他才发现伤害幕夕的同时也深深地伤害了他自己,他的心比幕夕本人来要痛。

  听欧阳莫这么说,吴雨桐和龚欣文才放下心来,可吴雨桐根本不相信,她眼眸里充满怒气,她一定要查到是谁伤了欧阳莫,她心里很清楚,能伤害欧阳莫的人,一定和欧阳莫有很密切的关系,要是在让这个人留在欧阳莫身边,那就太危险了,她一定要查出对方是谁,可从哪里查呢,她眼珠一转,心里已有答案,既然是今晚受的伤,问司机就不知道答案了吗?

  第二天吴雨桐一大早来到欧阳莫公司,走的时候她对欧阳莫说,她的车坏了,让欧阳莫的司机送她回家,欧阳莫没有多想,就吩咐司机送吴雨桐回家,毕竟是他的母亲,他当然不会怀疑。

  吴雨桐坐在车上,看着认真开着车的司机,犀锐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猾的光芒,“小章啊!你给欧总开车多久了。”

  小章开着车,抽空回答说:“欧总从美国回来,就是我一直给欧总开车。”他受宠若惊的说道,毕竟吴雨桐可是从来没有和他说过话,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哦!那欧总每天的行程你也一清二楚了。”吴雨桐看着她的芊芊玉手,心里却在想要用什么办法,让司机告诉她实话。

  小章眉头一邹,心里想着吴雨桐问这个干嘛?欧阳莫说过他的行程任何人问起都不能说,可对方是欧阳莫的母亲,想了一会他还是说:“是的,我知道。”

  吴雨桐放下手,然后坐正了身子说:“你来我我公司多久了。”他虽然是欧阳莫从国外回来,就一直跟着欧阳莫,可是公司是不会随便让一个人去给欧阳莫开车,能给欧阳莫开车的,必须要具备两项能力,第一必须对欧阳莫忠诚,最少在公司工作五年以上,第二必须会一定的拳脚功夫,在遇见危难时刻能自保。

  小章不懂吴雨桐怎么突然转移话题,不过他还是诚实的回答,‘十年了,不知夫人有何吩咐,我一定照办,“他心里清楚,像吴雨桐这种人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她竟然开口和他说话,就一定有事。

  “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就不拐弯抹角了,我问你,你的责任是什么?”吴雨桐从侧门开始问,然后慢慢的如主题,她要是直接就问,小章肯定不会说的。

  小张神色一紧,心里打鼓,难道是他做错了什么?他立即回答,“我的责任是保护欧总的安全。”他做欧阳莫司机的第一天,接到的命令就是这一条。

  吴雨桐眼角露出一抹笑容,问题终于在最关键的时候了,她沉声道:“既然如此,你有好好保护欧总吗?你有进到你的职责吗?”她怒气的问道,威信十足。

  “我一直都是尽心尽力,没有半点疏忽,不知我哪里出了差错,还请夫人明说。”他虽然是一个司机,可他只听欧阳莫一人的命令,他也没有犯任何错误,他当然不会让吴雨桐无缘无故职责他。

  吴雨桐嗓音更加威严严肃,冷漠的问道:“昨天是怎么回事,欧总在哪里受的伤,欧总受伤的时候你又在哪里。”她处处逼人,让小章一点思考的时间都没有。

  小章被吴雨桐一时问得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也不能说,更不能说谎,最后他只好沉默。

  而吴雨桐的嗓音再次朝他逼来,“怎么回答不出来了,欧总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你还敢说你是尽心尽力的替欧总办事吗?就凭你这一次,我看你这个职位要换人了。”她好歹也是在商场打过滚的人,气势当然不凡,几句话就震住了司机小章。

  小章心里一震,他全家老少就靠他一个人的工资生活,要是他失业了,叫他一家人怎么活啊!他立即对吴雨桐说:“属下知错,是我没有保护好欧总。”他虽然认错,可他还是没有说出欧阳莫是怎么受伤的。

  吴雨桐嗓音突然转变,她笑着柔声说:“其实我也知道,你对欧总是尽心尽力了,可是为了欧总的安全,你以后可要注意,在也不能让欧总受伤了。”她软硬并用,她就不信搞不定一个小小的司机,当年她在商界也算是一号人物,对付小章绰绰有余。

  小章见吴雨桐声音放软了,他心里也轻松了不少,“是,就算是陪上我这条命,我也要好好的保护欧总,请夫人放心。”他说的是真心话,要是遇见危险,他会舍命保护欧阳莫的。

  “我知道你对欧总忠心,问了你,你也不会说,其实欧总昨天就已经告诉我,他是怎么受伤的,我只不过是来试一下你的对欧总是否忠心,你不要怪我。”吴雨桐嘴角勾起一抹算计的笑容,她的目的马上就要得到了。

  只是小章一直在开车根本没有发现,吴雨桐的神色,“原来夫人都知道欧总是在幕小姐那里受的伤,我是说欧阳莫怎么可能不告诉你呢!”他心里的大石头终于放下了,他还担心吴雨桐逼他泄密,既然她都知道了,他也就用不着担心了。

  吴雨桐眉头一皱,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是她还是有问了一边,“欧总跟我说他很爱那个幕小姐,幕小姐伤了他,他也舍不得责怪一句,哎!我这个儿子啊!就是多情,你看马上就要结婚了,还在外面风流快活,我这个做妈的操碎了心。”

  小章见吴雨桐这么为欧阳莫操心,他不由得安慰的说道:“我看欧总也是和幕小姐逢场作戏而已,他每次去那里一会就离开了。”

  “是逢场作戏最好,要是他对那个幕小姐真的动情了,我怎么向欣文交代啊!今天的事情。你不要和欧总提起,要不然他又要说我,没事乱操心。”吴雨桐表现一副慈母的模样,好像真的是为了欧阳莫操心,其实心里盘算着怎么对付幕夕。

  小章听了吴雨桐的话,被他感动了他点头说道:“夫人放心吧,我不会说的。”他当然不会傻到去破坏他们母子两的感情,他只要做好他分内的事情就行了。

  吴雨桐没有在说话,她头靠在坐在座椅上,闭目养神,心里盘算着用什么方法让幕夕离开,没过一会,她嘴角勾起一抹自信与得意的笑容,可见她心中已有妙计。

  然而吴雨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口中的幕小姐就是多年前,求她救她家人的幕夕。

  幕夕坐在房间的梳妆台前,整理好头发后在起身向楼下走去,刚刚张妈来告诉她,吴雨桐来找她,人已经在楼下等了,她故意推迟一会才下楼。

  幕夕走到楼梯口,看见吴雨桐已经坐在大厅等着了,看着吴雨桐的背影,让她想起了十年前的场景历历在目。要是回到十年前,她肯定害怕见到她,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什么害怕的了,十年前因为她是她的准婆婆心生畏惧,而现在见到她心里异常平静,不在像十年前那样心里忐忑不安,也许是因为她现在真的她和欧阳莫永远也不可能了,把吴雨桐当成陌生人来看待心里自然就平静了。

  幕夕缓缓走下楼,见吴雨桐穿着一件紫色的连衣裙,头发高高盘起,整个人还是那么的高贵,岁月在她身上没有留下多余的痕迹,她白嫩的脸蛋和十年前没有多大的变化。

  此刻的吴雨桐正在喝茶,她听见幕夕到了她身边的脚步声,她没有抬头,任然喝着茶,她是欧阳莫的母亲,她就不信这个女人敢不和她打招呼,她首先要用气势压倒对方,不然她怎么打败对方。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31章:只是为了羞辱她!   幕夕坐在欧阳莫身边,看着他和别人谈生意,她不得不承认,欧阳莫真的很精明,的确天生就是奸商的料子。   也不知道谈了多久,他们才结束了谈话,大家都互相敬酒,当然都先向欧阳莫敬酒,第一个来的不是别人, 2012-07-01 10:17: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