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4章:他还是失去了她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7-03 23:03:56    状态:已完结
  一年后欧氏集团总部,一个面貌清纯的年轻女子从总裁办公司走出来,外面站着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男人,看见女子从办公室出来,他立即上前,拉住女子的手,然后走到离办公室比较远的角落,上下把女子检查了一个遍,见女子白色的职业装完好无损的,他才松了一口气说:“小童,他没有对你怎样吧!”他还是不放心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小童的衣领里面看,想看看有没有留下什么痕迹。

  陈小童直翻白眼,然后没好气的说:“看够了没有,王愈,我不是说过吗?我不会让欧总对我怎么样的,我爱的人永远是你,你还不放心吗?”她不耐烦的说道,推开了靠太近的王愈。

  王愈立即面带笑容讨好的说:“我这不是担心你吗?谁不知道欧总可是女人的杀手,只要是他看中的没有一个能逃脱他的魅力诱惑,我不是怕你被欧总看上了吗?要是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他知道欧阳莫的手断,只要欧阳莫看上的女人,不管大小老少都无一幸免的落入他的怀中,欧阳莫从一年前,性情就大变,他对单身女人没有兴趣,就喜欢已婚或者名花有主的女人,他一旦看上就对对方进行狂风暴雨的追求,一旦得手破坏了女人的婚姻关系,他就甩了对方,因此有无数女人打着已婚的身份前来引起欧阳莫的注意,而公司原有的女人为了不影响家庭正常生活,都自动提出离职,有的自认为自制力很强的女人,最后都落得家破人亡,所以现在公司里多半都是未婚,有少部分已婚的都是男人,他们从来不带自己的老婆出面,就怕引起欧阳莫的注意。

  陈小童叹了一口气说:“我才做欧总的秘书第一天,你就这副模样,以后还要我怎么在这里上班吗?以后你不要来这里了,要是被欧总看见,你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她好不容易才升到总裁秘书一职,怎么可能为了爱情,轻易放弃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这可是她奋斗了多年的劳动成果。

  王愈抓了抓头,被陈小童说的有一些不自然,“小童你是知道的,我爱你已经胜过一切,我是怕失去你啊!要不我们不要做这个总裁秘书了,我们一起去别的公司奋斗。”要是对手是别人,他也许会拼命一战,可是对手是欧阳莫,根本还没有出手他就已经输了,他和欧阳莫比起来,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没法比。

  陈小童叹了一口气说:“我知道你在乎我,可是我们好不容易才爬到今天这一步,你怎么轻言放弃呢!要是在去别的公司,还不知道要多少年我们才能有今天的地位,你这个部门经理部不是做的好好的吗?为什么你想事情不能往好处想呢!人家欧总是什么人啊!他怎么可能看上我,你就不要怎天胡思乱想了,刚快去工作吧!我也还要工作呢!”她说着就把王愈往推进电梯里,然后按了下降的按钮。

  陈小童看着紧闭的电梯门口,对着门口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走近茶水间,给欧阳莫煮咖啡,完全没有发现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个黑色高大的身影。

  欧阳莫眼神冰冷,眼眸里散发出浓浓的恨意,拳头也慢慢的握紧,自从幕夕去世过后,他只要看见有人谈恋爱,他心里就生气一股怨气,既然他得不到幕夕,那么别的男人也别想得到心爱的女人,他看了一眼茶水间的门,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回办公室。

  陈小童端着咖啡,走近欧阳莫办公室,轻手轻脚的把咖啡放在欧阳莫右手边,然后准备离去,这是欧阳莫的规矩,除非有事,不然她是不可以和欧阳莫说话的,她真不明白像欧阳莫这么冷漠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喜欢,她每天接到的电话多半是女人打来的,她不得不承认欧阳莫的确是帅的无边了,可是她还是有自知之明,欧阳莫是不会真正爱上哪一个女人的,她当然不会主动去招惹他。

  “等等。”在陈小童刚跨出一步,就听见欧阳莫低沉带有磁性的嗓音传来,她停止脚步然后回头看着欧阳莫,等待着欧阳莫指示。

  欧阳莫缓缓的抬起头,深幽的目光直视陈小童清澈的黑眸,然后嘴角勾起一抹性感的笑容说:“有没有人说过你的眼睛前很美,像泉水一样清澈见底。”他直勾勾的看着陈小童,目光更是放肆的把她从上大量到下。

  陈小童看见欧阳莫脸上的笑容,惊讶的张大了嘴,她从来没有见过欧阳莫的笑容,她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女人,明知道是飞蛾扑火,还是不顾一切的爱上欧阳莫,因为欧阳莫身上的魅力,是任何女人都抗拒不了的,看着欧阳莫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她忘记了所有,根本没有听见欧阳莫的话语,就这样呆呆的看着欧阳莫。

  欧阳莫脸上的笑容更加妖艳,然后温柔的说:“小童可以回神了,要是被别人看见了,还以为我是巫师勾走了你的魂魄呢!”他表面上温柔无比,心却在冷笑,又是一个花痴,天下除了幕夕谁也如不了他的眼。

  陈小童这才反应过来,她白嫩的瓜子脸瞬间红的像煮熟的虾子,天,她竟然像花痴一样看着总裁,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欧阳莫却发出低低的笑声然后说:“你现在的样子,好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他倚在办公椅上,疲倦的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对着陈小童招了招手。

  陈小童虽然没有来这里多久,可交接工作的时候,上一任秘书交代过,欧阳莫有疼痛的毛病,做他的秘书必须要具备按摩的能力,为了做欧阳莫的秘书,她专门去学习了按摩这门技术,所以她才能从众人中脱颖而出被选中,看欧阳莫这姿势,她就知道欧阳莫让她过去给他按摩,她走到欧阳莫身后,抬起芊芊玉手,不轻不重的给欧阳莫按摩,一靠近欧阳莫她就闻到了属于男性的烟草味,还有淡淡的古龙香水味,然后再问道:“像谁啊!”欧阳莫除了工作上的事情,重来不和她多说已句,今天是怎么了?

  “像我爱的人。”欧阳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明显的感觉陈小童的手停顿了一下,他接着又说:“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就和你刚才的表现一样,让我迷醉。”他拉住为他按摩的手,握在手心,猛地一用劲,就把她拉到怀里。

  陈小童吓得花容失色,立即想要起身,可欧阳莫抱得太紧,她根本动弹不得,只好求饶道:“欧总我们不能请你放开我……”她好不容易才把话说完,她只感觉她的心此时砰砰的跳,好像要从她嘴里跳出来一样,她重来没有这种心跳的感觉,就算是和王愈刚恋爱的时候她也没有这种感觉。

  “嘘,别动,让我好好抱抱你。”欧阳莫凑在陈小童耳边轻声说道,陈小童听着他柔情似水的嗓音,看着他多情的目光,和俊美如天神办的外表,心开始醉了,安静的靠在他怀里,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心里开始想着难道这才是爱情,难道她和王愈根本就不是爱情。

  欧阳莫见怀里的人儿没有在挣扎,他眼眸莫上过一丝冷笑然后说:“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陈小童身子一震,过了一会她才说:“既然你已经有心爱的人了,为何还要和我来往。”她可不想落得像其他女人一样的下场。

  欧阳莫轻笑一声,“我是有心爱的女人,只是我和她永远也不会在一起了,因为我们已经阴阳相隔了。”他说道这里眼眸里浮动着无尽的悲伤,脸上的笑容也不见了。

  陈小童知道说错话了,她立即转移话题说:“那我能做你几天的女人,我记得你的女人最长不会超过半月,我可不想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承认她是对欧阳莫动情了,可她毕竟见过爱上欧阳莫女人的下场,她没有那么大的胆量敢挑战欧阳莫的真心。

  “哦!原来你是担心这事,我答应你,除非我爱的女人能活过来,不然,你就是在我身边长期固定的女人,当然,前提是你要听话,你可以考虑考虑,在回答我的要求,你想要什么也可以向我提出,我对女人一项是有求必应,当然前提的是我喜欢的女人。”欧阳莫知道没有那个女人拒绝得了他,他之所以会对陈小童做出这样的承诺,也是因为她有一瞬间真的好像他思念到快要疯狂的幕夕。

  陈小童心里清楚,欧阳莫对她已经是格外开恩了,要是她不答应,有可能就会后悔终生,可是她要是答应,那王愈怎么办,此时她心里在和天人交战,最后她还是决定选择欧阳莫,她从欧阳莫怀里抬起头来,娇羞的对着欧阳莫点了点头。

  欧阳莫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然后低下头慢慢的靠近陈小童,陈小童娇羞的闭上等待欧阳莫的吻,可是过了一会欧阳莫的吻任然没有落下,她慢慢的睁开眼见欧阳莫就在离她不到一指的距离,目不专情的盯着她看,她脸上的红霞更加妖艳,“别看,看的人家不好意思。”

  欧阳莫任然专注的看着陈小童,然后回答道:“你知道吗?我就喜欢你娇羞的模样,和她一模一样,都让我沉醉。”

  当欧阳莫正打算更进一步的时候,办公室的问被敲响了,欧阳莫立即推开陈小童,“进来。”他变回他冷漠的模样,坐直了身体,没有在看陈小童一眼。

  陈小童看着欧阳莫冷漠的脸,心里开始怀疑,刚才欧阳莫的温柔是真的吗?她甚至感觉她做了一场梦。

  办公室没被推开了,张承载大步的走进来,脚步急而快,他还没有走到欧阳莫面前,就先开口说道:“欧总不好了,美国那边出大事了。”

  欧阳莫神色一震,见张承载这么着急,他知道一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他沉声道:“什么事情。”

  张承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看的出他是一路狂奔到欧阳莫办公室来的,“刚刚美国那边来电话说,美国那边好多大客户都被别的公司抢走了,好像是有人在背后专门搞鬼,而且对手因该很强大。”要不然也没有人敢和欧阳莫强客户。

  欧阳莫面色很平静,看不出他心里有和想法,他抬起头看着张承载说;“是欧氏还是,中荣。”他遇见大事比常人要冷静的多,他在美国的公司,主要分成两端,一边是他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欧氏集团,还有一边就是Jennifer的父亲留下的公司。

  “是欧氏集团,听说那边的客户也就是在这一个月开始走的,不管那边老总用什么办法都留不住客户,还有一些合作多年的老客户也在蠢蠢欲动。”张承载把美国那边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给欧阳莫听。

  欧阳莫听完后他邹起了眉头,过了一会他才说:“这边的事情,暂时由你来管理,我亲自去一趟美国。”欧阳莫一直担心中荣汽车配件会出事,谁知道那边没有出事,他这边到是出事了。

  “欧总你放心,只要有我在台湾这边不会有任何问题。”张承载很有信心的说道,他对他自己的能力也是有十足的把握,能管理好台湾的事情。

  欧阳莫一挑眉说:“我还就是不放心你,你可不要忘记一年前的你的失误,要是你在一不小心,又犯了上次的错怎么办。”想到一年前的事,他就来火,要不是看上张承载跟了他多年,为公司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他早就让张承载离开了。

  张承载看着欧阳莫脸色变了,吓的一头冷汗,他真是大意失荆州啊!要是那次他多看一边幕夕的资料,后来也不会搞错,欧阳莫也不会对他的能力怀疑,他没有说什么,因为一切的话语都改变不了现实,他不想让欧阳莫以为他是一个只会找借口不会承担责任的人。

  欧阳莫严肃的看着正在擦汗的张承载,然后又说:“只要你能保证你以后不会再犯那样低级的错误,我就把台湾的公司交给你。”他其实知道在台湾张承载是最合适管理公司的人了,故意提前一年前的事,就是希望他做事一定要谨慎,以免在出错。

  张承载面露喜色,然后恭敬的说:“请你放心,我一定小心谨慎行事,绝不出任何一丁点差错。”他还以为欧阳莫要换人了,看来欧阳莫对他还是信任的,他以后一定还好好工作,为公司出一份里。

  “嗯!事不宜迟我今天下午就走,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了,另外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美国公司的事情,不要走漏风声,免得影响人心。”欧阳莫做事滴水不漏,别人想得到的他能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他也能想到,张承载对他是心服口服,立即弯腰点头的下去了。

  欧阳莫见办公室的门关上了,他叹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穴,站在一边的陈小童立马上前,想要帮他按摩,却被欧阳莫阻止了,“你去定两张下午的飞机票,然后在去和你的男友告别,我们这次去,可不是一天两天,你得把你的事情和他交代清楚。”欧阳莫说的好像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特地说了一个你的事情,他说完不容陈小童拒绝,就拿起电话交代事情,至始至终都没有看陈小童一眼。

  陈小童看着欧阳莫忙碌的样子,根本不打算和她说话,她只好转身出去,心里却想着要怎么和王愈说,她答应欧阳莫做他的女人的事情,她现在真的好内疚,她怎么就一时冲动就答应了呢!可她不后悔,毕竟和和欧阳莫那么优秀的男人在一起,哪怕是一天,她也不悔。

  美国欧氏集团,这里位于旧金山某一处办公大楼,这里曾经是欧氏集团的总部,后来欧阳莫回到台湾,才把总部移回台湾的,欧氏集团在这一片,算是霸主,这里最高最大的办公大楼,多半都是欧氏集团的,还有很多小高层也是属于欧氏集团的,在这里欧氏集团占有很广的地面,公司福利待遇好,很多人都想挤进欧氏集团去上班,可是欧氏集团的要求太高,很多人只能,远而观之。

  欧氏集团最高的一栋大楼,很多人都集聚在一起,多半都是女人,他们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你们知道吗,听说这次公司出事,总裁要亲自回来处理呢!我都有好几年没有见过总裁了,现在他终于要回来了,只要一想到总裁要回来,我晚上都睡不着觉。”一个穿着豹纹连衣短裙的美国女人,脸上闪烁着激动的光芒,可见欧阳莫的归来,对她有多么的震撼。

  “你们还不知道吧!我听说我们公司好多的客户都是被一个女人给勾走的,会不会是我们总裁甩了的女人,故意报复,才这样做的啊!”公司上下都在传闻,说这次公司的危机是欧阳莫到处留情惹的祸,因为对方是个女人。

  “对对我也这么认为,如果不是我们总裁把她的心伤透了,让她绝望了,她也不会忍心对总裁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她们一个个都自以为是的大声讨论着,心里好奇的不得了,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竟然有这么大的魅力,让公司的老客户都离公司而去。

  在大家讨论的最激烈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色职业装的女子,踩着三寸高跟鞋,优雅的像人群走来,然后双手抱胸高傲的说:“就你们这些细没见识的女人,能讨论出什么结果出来,就评她一个女人能又这么大的能耐吗?肯定是有后台,要不然借她一个胆她也不敢,和我们公司作对,你们还是做好自己分内的工作吧!没事不要再这里说三道四,影响我们跨国集团的名声。”说完她不屑的看着所有人一眼,然后扭臀摆腰的走近了她的办公室。

  当办公室门关上的后,又是一阵激烈的探讨声,“你们看看,她开口一个我们集团,闭口一个我们公司,她都把公司当成她家的了,不就是和总裁睡过一个晚上吗?有什么好神奇的。”一个女人嫉妒的说道,她说完了还狠狠地瞪了一眼管着的门。

  “就是,不过是个副总监,你看她那副德行,要是总裁这次回来,知道她手下的客户一个也没有留住,还不知道怎么惩罚她呢!到时候看她还神气什么?”她们对这个副总监可是有意见的很,个个都点头复议到。

  这是穿着豹纹连衣短裙的女子有说话了,“是啊!你们看露娜那目空一切的模样,要是让她做了公司的女主人,还你知道要高傲的什么样子,只可惜人家欧总对她根本不感兴趣,还是公司的老人呢!还比不上一个新来的人,你们看管生产的女总监,刚来我们公司一年,她手下一个客服也没有走,这才是实力,她要和人家相比,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我看过不了多久,她这个总监也该下台了。”她话一说完,很多人都赞同的点头,看来露娜实在是不得人心。

  这是上班铃想起了,所有的人都各就各位的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工作,大楼又安静了下来。

  可还没有安静多久,就听见有人大声的喊道:“露娜,露娜,你快出来,和我一个去楼下迎接总裁,总裁回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快步跑进了露娜的办公室。

  露娜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然后不确定的在文了一边,“欧总回来了,人在那里。”她立即从抽屉里拿出镜子,快速的补妆,然后把身上的衣服整理好了,才跟着总年男人一起走去办公室。

  “马上就要到楼下了,快点,要是我们去晚了,总裁问起来,那还了得。”他加快了下楼的脚步,欧阳莫今天才收到消息,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露娜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不慌不忙的说:“翼总啊!你急什么?我和总裁是什么关系,你还怕他责怪我吗?只要有我在,他不会说什么的。”在欧氏集团里上班的人,都有一个中文名,因为他们的总裁是中国人。

  翼容着急的按着电梯然后说:“露娜啊!以现在公司的情况,我们还是不要惹总裁生气,总裁可是在气头上,我们不能自讨苦吃啊!”其实他是想说,欧阳莫和露娜已经这么多年过去了,谁知道欧阳莫还记不记得她啊!可他又不能明说,毕竟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楚啊!要是露娜有和欧阳莫好了呢!他是不会轻易得罪任何一个对他有帮助的人的。

  “好好好,都听你的,反正我也想早点见到欧总,现在每次开会都要看哪个新来的女人脸色,功劳都被她抢去了,现在欧总回来了,我一定要好好的出这口气,看她以后还敢不敢再我面前嚣张。”露娜眼眸里散发出嫉妒的光芒,为什么那女人以来,就抢走了她的所有,明明是她第一的,可是自从一年前那女人来后,她就成了第二,不管是业务还是订单都没有那女人多,她恨啊!

  这时电梯门开了,他们一同走进电梯里,翼容看着露娜眼里的恨意,他心里开始担心,露娜虽然不是最好,毕竟也在他手下做了这么多年的事情,他好心的提醒道:“露娜你可不能乱来啊!你别忘了,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把公司利益放在第一位,你可不能做出有害公司利益的事情,到时候要是被总裁知道了,没人能够救得了你。”欧阳莫手下分四个老总,他们管着不同的部门,他就是专门管公关部的老总。

  一辆黑色的林肯加长车,稳稳的停在欧氏集团的大门口,后面还跟了好几辆名贵的轿车,保镖立即给欧阳莫打开了车门,欧阳莫跨出车外,看着他一手创建起来的大楼,好一会他才走进气派庄严的大楼,当然他身后还跟了一个女人还有重多保镖,在欧阳莫踏进公司的大门后,保镖就留在门外,没有在跟着进去,唯有陈小童随着欧阳莫一起进去了,当她一踏进公司的大门,就感觉到有无数道杀人的目光直逼她而来,她抬头看向众人,看来她成了这里的公敌了。

  欧阳莫沉着脸,看着公司的高层领导人都到了,他们分别站在过道的两边,见欧阳莫来了,他们同时弯腰,然后整齐的说道:“总裁好。”欧阳莫脚步没有停止,任然向前走着,而公司的高层领导都小心翼翼的跟在欧阳莫身后,等待欧阳莫的问话,和指示。

  欧阳莫一直没有开口说任何一句话,他冷着脸走进了总裁专属电梯,和他一起进去的还有四个部门的老总,他们都心惊胆战的,等待着欧阳莫的惩罚,欧阳莫的沉默,更让人害怕,他要是说几句至少让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可他一语不发更让人担惊受怕,要是他一怒之下把他们全都解雇了,那他们就完了。

  欧阳莫直奔总裁办公室,在办公桌前坐下,才抬头看着四个老总,然后用冷得让人心底发寒的嗓音说:“唐丛你通知下去,所有职位在经理以上的,两个小时后到会议室开会,翼容你去准备,今天晚上我要邀请所有的客户,来参加我们公司的庆功宴,记住那些离开我们公司的客户都要在场,胡凝你把公司所有的客户的资料在会议前准备好,送到我办公室来,记住大小客户要分开,那些走了那些没走都要分开,云彻你去准备今天晚上宴会的办地点,和所需要的东西,以及安全都要处理好,记住一点要气派,让那些离开我们公司的客户,看出我们公司的实力,还有今天晚上我们公司的人个个都要精神抖擞,谁要是垂头丧气没精打采,他明天就不用来上班了。”他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的井井有条,让四位老总佩服的五体投地。

  四个老总都不约而同的齐声回答;“是,我们一点把事情办好。”说完他们就转身离去。

  刚走出办公室他们就一路不停地讨论,“要命啊!我一天之内怎么可能把所有的客户都请来啊!要知道公司上上下下有多少客户啊!”翼容急得一头汗。

  唐丛拍了拍翼容的肩说:“你这个算什么?最掺的人是我,要在两个小时之内通知所有的经理以上的人来参加会议,就两个小时啊!”他摇着头,一副大难临头的模样。

  “好了,好了,你们两就别在叫苦了,我们的任务都不轻松,要是有时间在这里讨论,还不快点去完成总裁安排下来的事情,免得做不好被撤职,到时候叫苦的机会都没有了。”胡凝看了他们俩个一眼,每次遇见事情他们俩就说个不停,听的他耳朵都快要生茧了。

  这时唐丛和翼容都回头看着胡凝说:“就你小子最轻松,你当然这么说啊!谁不知道你那个得力的下属,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你只管拿去就行了,你怎么这么命好啊!我怎么就没有遇见过这么好的下属啊!”他又是嫉妒又是羡慕,有了这样的一个下属少超多少心啊!

  胡凝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微笑,帅气的脸上更是露出自信的表情,他是四个老总当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欧阳莫当年上大学时候的同学,他只要一想到他那得力下属,心里就乐滋滋的,因为他已经爱上了她,他突然想起,她不是被他派到其它区域去,检查生产去了吗?他得马上找她回来,要是回来晚了,赶不上开会,那就完了,欧阳莫最讨厌的就是不守时迟到的人,他立即加快了脚步向他办公室走去,其他三个老总见胡凝走了,也纷纷快步离开,去完成他们的任务。

  气派庄严的会议室中间摆放了一张可以坐下五十人的办公桌,而此时办公桌上已经坐满了人,而后面一排也坐了一圈人,他们的身份当然没有第一排的高,还有两个座位没有人,一个就是总裁的位置,另一个就是在胡凝旁边的位置,胡凝焦急的看着手上的手表,目光N次向办公室门口看去,可见他很着急,而坐在他对面的露娜却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她恨不得那个位置的人永远不要来。

  在胡凝N此看手表的时候,办公室门被推开了,他脸上露出一丝放心的微笑,抬头向门口看去,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进来的人不是他所期待的人,而是欧阳莫和他的秘书陈小童,欧阳莫走到最前方的总裁位置坐下,然后抬眼看了众人,当他犀利的目光扫过那空着的位置的时候,只是皱了一下眉头,然后收回目光,性感带有磁性的嗓音在安静的会议室响起,“是谁没有来!为什么没有来!”他虽然在工作上要求下属很严格,可他还是是非分明,不会胡乱发脾气。

  这时众人都向胡凝看去,胡凝立即开口说:“是我下面的总监没有来,因为去其它区域查生产了,还没有赶回来。”他表面上很平静,心里却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过了一会欧阳莫那如地狱般的嗓音在次响起,“是在旧金山吗?”

  “是的。”胡凝看不出欧阳莫心里的想法,他只希望欧阳莫能够看在他们多年相交一场,不要做的太绝情,可他心里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欧阳莫一项是公私分明,不会因为他和欧阳莫的个人关系,而放过哪一个人的,可他还是祈祷希望欧阳莫能网开一面。

  欧阳莫翻开手里的文件夹,然后头也没抬的说:“你转告她,让她明天不用来上班了。”他冷酷的嗓音传进在场的每一个人耳力,也只有赏罚分明才能服众,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这样一来以后就没人敢无故再迟到了,不是他不给胡凝面子,而是在旧金山区域是两个小时赶得回来的,要是太远他也不会这么不给胡凝面子。

  胡凝脸色难看到极点,可他还是没有说什么,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用,看来他只能私下找欧阳莫谈了。

  “好了,会议正式开始,只有胡总名下的客户走的最少,那就首先由胡总来给我们分享分享他的能力和经验,大家都要好好学习,包括我在内。”欧阳莫看着胡凝,脸上却露出欣赏之色,不愧是他的好友,做事总给他争面子,当初他让胡凝出任老总的时候,公司上上下下都反对,认为胡凝太年轻,没有工作经验,可他坚持要用胡凝,看来他当初的决定是正确的,看公司那些自以为是的老人,以后还敢不敢说闲话。

  胡凝站起身走到,最前面的讲台上,打开文件正准备开始演讲他的高论,这是办公室紧闭的们被人,“碰。”的一声推开了,所有的人都向门口看去,心里都为来人捏了一把汗,公司有规定,不管是谁迟到,或者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在开会的时候都不能进会议室。

  幕夕站在门口看着你面坐满了人的目光,心里就知道她犯错了,可她来公司一年,从来没有参加过这么重大的会议,因为总裁不在,所以也没人告诉她,这里的规矩,她的目光想胡凝座位上看去,结果空无一人,她马上向台上看去,就看见胡凝站在台上,急着用口语告诉她什么?

  可是她根本看不懂口语,她着急的摇了摇头,胡凝无奈之下只好用他刚才准备要演讲的笔,在演讲板上写下出去二字,幕夕这才明白,立马转身,当她的脚步正要跨出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她身后就传来一道熟悉的嗓音。

  “站住。”欧阳莫头也没抬的命令道,他到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在他开会的时候闯进来,接着他又用他那能将人冻成冰的嗓音说:“你最好是有什么天大的理由来说服我,你闯进来的原因,不然我绝不轻饶。”

  幕夕身子僵硬,心里咚咚的直响,天,这声音怎么会这么熟悉,难道是,不绝对不是他,他怎么可能在这里,她来的时候就打听过了,她们公司的总裁叫欧阳莫日,和欧阳莫一点关系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他呢!

  看来他们欧阳家的人嗓音都差不多,想到这里幕夕才放弃了打算逃走的想法,然后慢慢转身,低着头说;“抱歉!我迟到了,因为路上发生了一点小意外,所以回来晚了。”她心里在想这个总裁怎么这么冷漠,她在这里就能感觉到一丝冷气直逼她而来。

  欧阳莫听见是幕夕的声音,整个人都震住了,他拿着笔的手都在发抖,然后慢慢的抬起头看向在门口站着的人儿,当他看见那熟悉的身影的时候,他惊得手上的笔都掉在地上,办公室里就传出笔掉在地板上的声音,下一秒欧阳莫的声音在一次传出,“抬起头来。”他屏住呼吸看着幕夕缓缓抬起头来,当他看清幕夕脸蛋的时候,他感觉他心都停止了跳动。

  而幕夕在看见欧阳莫的那一刻,整个人都站在那里动弹不得,整整一年不见,欧阳莫还是和以前一样英气逼人,帅得无边,她以为她已经忘记他了,可现在她的心情无比的激动,她自己都能听见她的心跳,她以为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到欧阳莫了,谁知世界这么小。

  在场的人都看着幕夕,有的是替这个中国女孩可怜,有的是替她惋惜,毕竟她也是很有能力的,就这样惹怒了欧阳莫,前途就这样毁了,有的是幸灾乐祸,恨不得她马上消失,他们根本没留意到欧阳莫的转变,当然坐在欧阳莫身边的陈小童注意到了,她拿着笔的手紧紧握着,眼神也冲满恨意,她为了欧阳莫和她交往很久的男友分手了,还没有跟欧阳莫一天,就杀出一个陈咬金,叫她怎么能不气,她沉声说道:“你是哪里来的人,不知道公司的规定吗?竟然敢在开会的时候闯进来,你怎么这么没有规矩。”她目光凶恶的瞪着幕夕,心里却在猜想,幕夕是什么人。

  陈小童的这一句话,终于把幕夕拉回了现实,幕夕看向声音的来源,看见陈小童正怨恨的瞪着她,从陈小童的眼神她就可以看出,陈小童对欧阳莫有意思,陈小童虽然没有倾城倾国的容貌,可她的一双大眼很有神,让人移不开视线,见陈小童坐的位置,她心里已经明白,欧阳莫和陈小童的关系非比寻常,她原先还以为欧阳莫会为了她伤心了,没想到他和以前过的一样快活,幕夕收回目光,然后再次低下头,看着她的脚尖。

  “出去。”欧阳莫冷冷的嗓音再次响起,只是嗓音里带着一丝颤抖。

  幕夕闻言转身就往外走,可她刚跨出一步,欧阳莫的嗓音再次传来,“站住,你留下,其他人离开。”他话一出,所有的人都看向欧阳莫,大家都莫名其妙,搞不懂欧阳莫要做什么?可他们还是依言离开。

  幕夕见所有人都离开了,她也想顺着人群一起离开,谁知她才走两步,就被人大力抓住了手腕,她疼的邹起了眉头,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谁,因为欧阳莫身上的气味她在熟悉不过了。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34章:他还是失去了她   一年后欧氏集团总部,一个面貌清纯的年轻女子从总裁办公司走出来,外面站着一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男人,看见女子从办公室出来,他立即上前,拉住女子的手,然后走到离办公室比较远的角落,上下把女子检查了一个遍 2012-07-03 23:03:5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