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6章:努力追回心爱的人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7-05 00:00:00    状态:已完结
  李锐两手插在裤兜里,微笑的看着幕夕说:“你怕我和欧阳莫见面,你放心,他和我们,可是多年的同学,我和他见面是很正常的,在说,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要是被那个帅哥给拐走了,我怎么办啊!”明明是很严肃的话,他却说的很轻松,让幕夕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虽然幕夕心情放松了,可她还是惊讶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欧阳莫也在场。”她可从来没有说过,她们总裁是欧阳莫,就连她也是刚刚才知道。

  李锐端了一小碟蛋糕给幕夕,然后他自己也端着一碟蛋糕,边吃边说:“因为欧阳莫就是欧阳莫日。”他早就知道幕夕在欧阳莫公司上班,就怕欧阳莫突然来美国,和幕夕相见,所以才找人在欧阳莫公司搞鬼,等欧阳莫公司乱了,幕夕上班的压力大了,她就会自动回来,谁知道他弄巧成拙,幕夕没有回来,欧阳莫到是来了,他心里当然清楚,欧阳莫已经和幕夕见过面了。

  幕夕瞪着李锐,气鼓鼓的说:“既然你知道欧阳莫日就是欧阳莫,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一直瞒着,而欧阳莫又怎么变成欧阳莫日了。”当初她在美国找工作,好不容易进了人人想进又进不去的欧氏集团,高兴的回来告诉李锐,李锐明知道是欧阳莫的公司,竟然不告诉她,她能不生气吗?

  李锐没有说话,只是柔情似水的看着幕夕好一会才说:“抱歉,我当初是怕提起欧阳莫你会伤心,所以才没有说,欧阳莫之所以叫欧阳莫日,是因为欧阳莫在商界的作风,霸道,绝情,狠毒,只要是他看上了的任何项目,他都会不顾一切的弄到手,时间久了,好多人就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日字,也就是说遇见他就像遇见末日一样。”其实李锐是不敢在幕夕面前提起欧阳莫,他怕幕夕忘不了欧阳莫,他怕他告诉了幕夕,会让幕夕更加的思恋欧阳莫。

  “对不起!你这么为我着想,我还凶你。你不要生气好吗?”幕夕娇声说道,李锐是这个世上最关心她的人,她怎么能这么对待李锐呢!

  李锐用手捂着了幕夕的唇说:“我们之间以后不要用对不起好吗?以后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对不起三个字,多伤感情。”他刚说完,幕夕就在她脸上,抹上了白白的奶油,李锐大叫一声,也往幕夕脸上抹去,两人就这样你来我往的追逐着,在花海中形成了一幅美好而温馨的画面。

  欧阳莫坐在酒店二楼最角落,看俯视一楼沸沸腾腾大厅,他今天邀请的人大半都来了,下面的四个老总也在接待他们自己负责的客户,当然还有几个重量级的人物没有来,往往越是重要人物,就来的越晚,他到是很有耐心等,可是为何幕夕到现在还没有来,他目光时不时的向门口看去,心里挂牵着幕夕。

  这时胡凝从一楼来到欧阳莫身边,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见的嗓音对欧阳莫说:“总裁,客户都来的差不多了,他们都在问,我们今天要开什么庆功宴,我们该如何回答。”他和公司所有人都不解,公司明明遇见困难了,为什么欧阳莫还要开庆功宴呢!别说客户想知道,他们也想知道啊!

  欧阳莫回头看着胡凝,他身体靠在栏杆上,吸了一口烟说:“你也很想知道把,我们多年朋友了,我也不瞒着你,今晚蛟龙要来。”蛟龙和他相交多年,但没人知道他们俩的关系,蛟龙黑白两道通吃,他的生意布满世界各地,一般的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可见,见蛟龙一面又多难,要是哪个公司和蛟龙有业务来往,等于有了一个源源不断的金库。

  胡凝吃惊的看着欧阳莫,见他脸上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才相信,可他也不方便多问,毕竟蛟龙的行踪可是个秘密,知道的越多命就越短了,他还是知道这个道理的,“那我们因该向客户怎么说。”总不能一问三不知吧!

  欧阳莫沉默了一会说:“你就对客户说,暂时保密,一会就知道了。”他任然吸着烟,情绪低落,目光在一次扫向门口,他派去跟着幕夕的人回来了,结果让他心里平静不下来,他没想到对方是李锐,如此看来他公司的事情,也一定和李锐脱不了干系。

  胡凝得到答案过后,转身离去,他对欧阳莫佩服的五体投地,欧阳莫他天生就是个商业奇才,遇见什么大事都是临危不乱,他也心甘情愿愿意做欧阳莫的手下,要是客户知道欧阳莫和蛟龙有关系,那些客户个个都会抢着回来,到时候他们就不用看那些客户的脸色了,反而是那些客户来求他们,谁不知道攀上蛟龙的公司,就有用不完的钱啊!

  只要一想到等会那些客户有要巴结他回到公司,他心里就乐开了花,这几个月看够了那些客户的脸色。

  胡凝刚走一会,门口就传来一阵骚动,欧阳莫抬眼看去,见蛟龙带着一大推保镖和手下,从门口进来,他立即起身走下楼。

  他们虽然不认识蛟龙可见这场面,就知道来头比小,在场的人都在议论和猜测,来人的身份。

  蛟龙走进大厅,锐利的目光过、扫过全场,看见欧阳莫正从楼上下来,他收回目光,在大厅最不起眼的角落坐下,而这个最不起眼的角落,因为他的到来,一下变成最受瞩目的焦点。

  欧阳莫下楼直接往蛟龙的所在地走去,然后在蛟龙对面坐下,他没有出声,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一点也没有见到老朋友的喜悦。

  蛟龙不满的抗议道:“你这个没良心的,你一回美国,我就来看你,你不来迎接我就算了,竟然还给我脸色看,我好歹也是客人,你不能给一个笑脸吗?”他话是在对着欧阳莫说,可他的那双桃花眼,正在四处寻找他今晚的猎物,要知道欧阳莫举办宴会,东方女人最多,他就喜欢东方女人的半推半就,在和她们办事也算是一种乐趣。

  欧阳莫还是不吱声,他沉着一张脸,一心都在幕夕身上,根本不理睬蛟龙,然而在场的众人看见,欧阳莫冷着一张脸,而蛟龙却赔笑,他们都在猜测,欧阳莫和这位神秘的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这时门口在一次传来一阵沸腾的声音,还有众多女人的尖叫声,欧阳莫向门口看去,当他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整张脸都黑下来了,而蛟龙更是吃惊的张大了嘴,然后慢慢回头,看着欧阳莫阴沉的脸说:“天,欧阳莫你竟然也被女人甩了,当初我就让你把她送给我,你舍不得,现在可好,让外人捡了便宜。”

  见欧阳莫的神情,蛟龙就知道,欧阳莫一定还在乎那女子,欧阳莫被女人甩可是百年难见的,他今天遇见这种事情,当然要好好打击打击不可一世的欧阳莫。

  欧阳莫任然没有出声,他目光如炬的瞪着李锐搂着幕夕腰的手,他紧紧地握住拳头,才控制住了他想要冲上去把他们分开的冲动。

  幕夕一进场就感觉到有无数目光,向她扫来,这中间有嫉妒,有怨恨,她相信要是目光能杀人,她现在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谁让她和女人心中的神一起入场呢!

  可还有两道目光异常,是和别人不一样的,她能感到一个阴寒,一个火热,阴寒的不用说,肯定是欧阳莫,她对欧阳莫的目光在熟悉不过,就算是在千里之外,她也能感觉到欧阳莫的注视,可还有一个人是谁呢!她不由得好奇的向目光来源看去,当她看见是蛟龙的时候,心中终于明白,为什么欧阳莫今晚要开庆功宴了。

  而李锐却不停地和前来问好的人打招呼,一路走向欧阳莫的所在地,既然欧阳莫不来迎接他,他总不能不去打招呼吧!他不由得搂紧了幕夕,然后向欧阳莫走去。

  欧阳莫看着越来越近的幕夕,幕夕本就白嫩的小脸今天化了淡妆,显得更加的妖媚动人,身上穿了一件和李锐相同颜色连衣裙,黑色脱险的她的皮肤更加的细嫩,幕夕的美,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从前她要是天山雪莲的话,那她现在就是出水芙蓉,清纯中带着妖艳,是任何男人都想要拥有的女子。

  李锐脸上带着胜利的微笑,和幕夕一起走到欧阳莫跟前,彬彬有礼的对欧阳莫说:“欧总你好,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的英俊潇洒,我还真有点想念你。”他说话的时候,故意把幕夕往他怀里拉,向欧阳莫宣告,幕夕是他的。

  欧阳莫也站起身来,他没有看李锐,犀利的目光直视着幕夕,李锐一把把幕夕拉在身后说:“欧总你这样盯着我女友看,好像不妥吧!”他故意把我的女友说给欧阳莫听。

  欧阳莫脸色更加深沉,然后皮笑肉不笑的说:“她是不是你女友我不管,我只知道她是我的秘书,既然是我的秘书就因该跟在我身边,夕儿过来。”他看着站在李锐身后的幕夕,幕夕说过她有爱的人了,难道她爱上了李锐,想到有这种可能,他心里就一阵害怕。

  幕夕从李锐身后走出来,看着欧阳莫怒气的脸,她心里明白,她今天来晚了,按规矩她是欧阳莫的秘书,早就要到场,安排客户,和一些宴会要准备的事情,可今天是李锐的生日,李锐硬让她吃了晚餐才和她一起来,她本来就对李锐愧疚,又不好拒绝,只好同意吃了烛光晚餐在来,她是欧阳莫的秘书,按理来说她留在欧阳莫身边,合情合理,可现在李锐也在场,她真的不知如何选择。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蛟龙,也跟着站起来了,然后走到他们跟前说:“你们都错了,既然幕小姐是欧总的秘书,因该陪在客户身边,而我就是今晚的重要客户之一,欧总你是不是因该,让幕小姐把你们公司的具体情况和我说一下呢!这样也有助于我们等会要签的合约吗?”他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幕夕,说完后还向幕夕抛媚眼。

  而幕夕也松了一口气,还好有蛟龙在场,解了她的围,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给怎么办,她立即点头说道:“蛟总我一定会按照公司的规定,把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把你不知道的一一讲解给你听。”然后看了李锐和欧阳莫一眼说:我要工作了,有什么事以后在说,“说完她就走到蛟龙身边,给她讲解这次要签的合约大概有什么内容。

  欧阳莫和李锐对看一眼,都没有出声,他们一同坐在蛟龙和幕夕那张桌上,欧阳莫没有说话的是,幕夕说的在情在理,他没有任何理由反对,当然不反对并不代表他同意,而李锐则是,他既然答应过幕夕,不打扰幕夕的工作,所以他虽然不愿意,可也不能反对,他和欧阳莫紧紧地盯着,幕夕和蛟龙的一举一动,就怕蛟龙对幕夕做出不轨之事。

  然而这样的局面没有维持多久,这时台上就响起了胡凝的声音。”各位来宾,各位朋友,给位老总,大家晚上好,今天我首先代表欧氏集团,感谢大家能够来参加我们的庆功宴,为什么要说是庆功宴呢!又庆功什么呢!我想大家都很好奇,那我就不再卖关子了,今天我们欧氏集团有幸的和英龙集团正是签约,“他话刚落,台下就一阵讨论和怀疑事情的真实性的声音传来。

  在众人一阵讨论过后,胡凝任然站在台上,自信的微笑着说:“我还有一件事没有宣布的是,我们公司和英龙集团签约的时间就是定在今晚,大家不要吃惊,不要怀疑,我们今天还把英龙集团的董事长给请来了,现在我们就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蛟总和欧总上台,为我们两大公司这次的首次合作,发表点看法。”他说完,然后激烈的鼓掌,台下也响起了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

  欧阳莫和蛟龙在保镖的把他们俩护送到台上,欧阳莫走到前面,他们一前一后的走上了台,这时台下就传来一阵尖叫声,在场的美女都被这一刻给震撼了,看着两个都是传奇一般的人物,一起出现在现场,她们都疯狂了,要不是保镖拦着,她们早就冲上台,和难得一见的帅哥拥抱合影。

  幕夕也看着台上个一正一邪的两个男人,心里纳闷,欧阳莫是怎么交上蛟龙这种人物的,已她的眼光看,蛟龙一定不会是做什么好事的人,因为蛟龙身上的那股邪气,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

  而李锐却趁欧阳莫和蛟龙都走了,他立即站在幕夕身边,目光看着在台上发言的两个人,温和的对幕夕说:“夕儿,你什么时候认识蛟龙的。”蛟龙那种人不是谁都能认识的,他不仅有些好奇,幕夕这样一个柔弱女子,怎么会认识杀人不眨眼的蛟龙呢。

  “我和他是一次巧合认识的,当时我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幕夕不想说太多,她总不能告诉李锐她是为了诱引蛟龙才认识了蛟龙吧!

  “哦!”李锐心里其实根本不相信,幕夕说的话,见幕夕不想多说,他心里就明白一点是和欧阳莫有关,只有牵扯到欧阳莫,幕夕才会把很精彩的事情给一语带过,因为幕夕不想想起,关于欧阳莫的任何事情。

  台上蛟龙正在耐心回答着,台下的人,问的一个又一个的问题,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子问道:“蛟总,你对这次和欧氏集团的合作有什么看法呢,外面传言说欧氏集团正在面临危机,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另外你能透露你和欧氏集团这次签了多少钱的合约。”此人问话有专业记住的口气,句句问在刀刃上。

  而蛟龙脸上任然挂着,他那一年四季都没有消失过的笑容,然后不急不忙的回答说:“我想说的是,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很看好欧氏企业的,既然能让我看中,那么它就有一定的优点,别的不说,欧氏集团的欧总当年在美国白手起家,才短短的几年时间,就把公司发展的这么大,要是换做在场的有的人,你能这么有能力吗?要是这么一个能赚钱的合作伙伴,我都视而不见的话,那我岂不是目光浅短吗?要说我们这次合约签订价钱的数字,在你的年龄后面加一个亿美金就行了。”蛟龙说话非常有技巧,他没有说数字,却把答案告诉给大家了,台下又是一阵抽气声,这么大的签约数字,简直就是给天文数字。

  然而就在这时,热闹的大厅突然传出了一声枪响,而子弹直接从人群中飞上台,向蛟龙射去,台下的保镖立即飞一般的往上冲,可他们再快也快不过子弹。

  在蛟龙旁边的欧阳莫,他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刻就已经反应过来,他已快若闪电的速度挡在了蛟龙面前,接着又是几声枪响,蛟龙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抱着欧阳莫向台下滚去,太台上目标太明确,只有到了台下,人多的地方,对方才不会轻易得逞,这一系列的动作只是一瞬间发生的,台下的人这才反应过来,到处都是尖叫声,惊吓的到处乱抱。

  李锐也很吃惊,毕竟这可是欧阳莫举办宴会,大厅一定是绝对安全的,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看着在他面前来来往往的惊慌逃命的人,他这才想起幕夕,他立刻转过头,看向幕夕,可幕夕早已经不知所踪了,他心害怕的砰砰直跳,天,他怎么这么大意,要是幕夕出了什么事情,他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下一秒他已经开始焦急的在人群中,找幕夕的身影。

  幕夕在听见枪响的那一刻,她就往欧阳莫所在地冲去,天,欧阳莫受伤了,她亲眼看见欧阳莫胸口中枪,她此时心里说不出有多害怕,只要一想到欧阳莫有可能永远的离开她,她全身都害怕的颤抖,不顾响个不停地枪声,也不顾四处逃跑的人不停地和她迎面相撞,她加快了脚步往欧阳莫方向跑去。

  蛟龙抱着欧阳莫滚下台了,他立即掏出枪对准了,对面向他开枪的人,毫不犹豫的开了两枪,这时欧阳莫也坐了起来,看着蛟龙连开了两枪,对方任然不倒,他从蛟龙腰上抽出一把飞刀,快若闪电的向那人扔去,那人就被一刀封喉倒在地下,欧阳莫微笑这说:“看见没要用这个,你这枪太落后了。”也只有欧阳莫才敢说蛟龙的枪落后,谁不知道蛟龙的武器都是世界上的最新武器。

  蛟龙把枪收了起来,刚刚经过欧阳莫这一式,他明白对方穿了防弹衣,用枪是没用的,看来对方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刺杀,已目前的形式来看,对方还是团队作战,他拿出飞镖又解决掉两个,头也没回的说:“你也穿了防弹衣。”已欧阳莫刚才的身手,根本不是一个胸口中枪了的人能发出的力道,可他中枪不假,结果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欧阳莫穿了防弹衣。

  欧阳莫靠在蛟龙身后,目光焦急的需找着幕夕的身影,心里想着李锐在幕夕身边,幕夕应该安全,他收回了目光,看着蛟龙的保镖飞快的向他们这里靠拢,不一会就来了十几个挡在他们俩前面,欧阳莫才回答蛟龙的话,“什么叫做我也穿着防弹衣,好像说的我是和那些杀手一伙的。”他说完从口袋里掏出烟,给了蛟龙一根,然后在往他自己嘴里放了一根,点燃过后,把打火机扔给了蛟龙。

  蛟龙接过打火机,点燃烟过后说:“我是说你怎么那么不顾一切的替我挡子弹,原来是穿了防弹衣,早知道这样我就把你留在台上,费了我那么多力气把你搬下来。”他话是这么说,不管欧阳莫伤的有多重,他都不会扔下欧阳莫不管的,他心里也明白,欧阳莫为他挡子弹的那一刻,根本就没有想过有没有穿防弹衣,因为一切的动作就在一瞬间,根本就来不及思考,那么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他是欧阳莫可已用命相交的朋友。

  欧阳莫没有回答蛟龙的话,因为他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从侧面快速的冲过来,蛟龙的手下看见幕夕靠近,立即把枪对准了幕夕,欧阳莫在他没有开枪之前住址了他,他顾不得外面有多危险,起身就向幕夕跑去,然后给蛟龙留下一句话,“我们分开走,你自己要小心,我可不想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了。”他不能让幕夕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他要立即带幕夕离开这里。

  幕夕见到到欧阳莫向她跑来,她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欧阳莫没有生命危险,她高兴的停住了脚步,完全没有发现,有一颗子弹正在向她飞来。

  欧阳莫飞奔过去,在子弹要击中幕夕的那一刻,他一跃而起,然后把幕夕铺到在地,而幕夕就这样捡回了一挑命。下一秒欧阳莫抱着她在地下滚了好久个圈,然后滚到大厅最里面的角落里,那里正好有一扇门,欧阳莫伸手想把门打开,可手还没有碰到门把,他立即就收回了手,手刚移开一寸,门就被打坏了几个洞,正好把门锁也打开了,欧阳莫趁机抱着幕夕滚了进去,而子弹紧随其后,直到他们进了屋子,枪子弹才没有继续跟着他们。

  房间里战时安全,幕夕躺在欧阳莫身下,呆了数秒,才反应过来,下一秒立即用手在欧阳莫身上乱摸着,焦急的问:“你那里受伤了,严不严重,快给我看看。”她在衣服外面她没有找到一丝血迹,不对啊!她明明看见欧阳莫受伤了。

  想到这里,幕夕立即把柔若无骨的小手伸进欧阳莫上衣里。

  “哦!”欧阳莫舒服的忍不住吟哦一声。

  而幕夕立即停住了手,然后焦急的问:“是我弄疼你了吗,你伤的就是这里对吗?”她记得上次,她要自杀,欧阳莫一手握住刀子,手被划破,颗颗鲜血往下滴,也没见他邹一下眉头,看来这次他上的一定很重。

  “怎么办?你伤得这么重,告诉我,我该怎么办?”幕夕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眼眸里瞬间有了泪光。

  “夕儿,你不要着急,我没事。”欧阳莫心情无比的激动,幕夕现在还关心他,是不是证明幕夕还爱着他,他低下头看着快要急哭了的幕夕。

  “还说没事,你看你都痛的大汗淋漓了。”目光焦急的在欧阳莫胸口找伤口,见欧阳莫胸口完好无缺,她不敢相信用手在他胸口点了点,“不可能啊!我明明亲眼看见你受伤了,怎么会一点事情也没有。”

  他深情的说:“夕儿,你好甜,好美,我永远也要不够你,你就像毒药一样让我欲罢不能,要不是时间地点不对,我会疯狂的把你爱个够,我真的不舍得离开你,我真的好想把剩下来的事情给做完,看来是老天要折磨我。”他边说边把幕夕从地上拉起来,在幕夕还没有从这个吻中清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把幕夕带到窗边。

  幕夕一开始没有明白欧阳莫怎么突然停下,直到她听见了门外的脚步声,她才明白,心里想着还好欧阳莫反应极快,要是发现完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可她也感谢来人,要不是有人来了,她还不知道会和欧阳莫发生什么事情。

  他拉开窗帘往下看,见窗户正对面,正好是酒店专门为客人设计的游泳池,他又观察了四周,在确定没有任何可疑的人后,她转头对幕夕说:“夕儿,你相信我,会保护好你吗?”幕夕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她对欧阳莫的信奈是无可置疑的。

  欧阳莫见幕夕想也没想的点头,他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就凭这一点,他也有机会把幕夕夺回来,因为幕夕相信他,有这一点就足够让他追回幕夕的动力,他把幕夕抱在怀里,然后靠在幕夕耳朵跟前说:“把你自己交给我,闭上眼睛。”欧阳莫心里清楚,来人一定是要他命的人,要不然脚步也不会这么快而凌乱,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楼上跳下去,才能保幕夕安全。

  幕夕依言闭上了眼睛,下一秒她就感觉欧阳莫抱着她移动了,接着就好像是在飞一样,没过两秒她就和欧阳莫一同落在游泳池里,游泳池里水花四射,幕夕和欧阳莫在落入水里后,直接冲向水底,虽然有欧阳莫抚着,幕夕还是喝了好几口水,欧阳莫立即吻上的幕夕张开的唇,以免她喝太多的水,然后慢慢的把她往水面带。

  没一会他们就游出了水面,在游泳池的边缘靠着,幕夕喝了好几口水,她呛得眼泪汪汪,在她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道声音,“夕儿,你在那里啊!夕儿。”李锐在楼上没有找到幕夕,现在又从楼上找到楼下。

  幕夕大惊,用手捂着嘴对欧阳莫说:“天,是李锐,他要是看见,我们这样怎么办,我们还是快躲起来。”她伸手拉着欧阳莫,想上岸离开。

  可欧阳莫根本就是稳如泰山,不打算要和她走,她看着欧阳莫敞开的衣服,露出结实的胸口,还有她自己湿漉漉的裙子紧紧地贴在她身上,要是让李锐看见,会不误会吗?眼看着李锐的声音越来越进,而欧阳莫也不打算要走,无奈之下,她猛地把欧阳莫往水里一按,然后她也跟着钻进水。

  欧阳莫刚一下水,他就准备要上去,对他来说被李锐看见正好,正好告诉李锐,幕夕是他的女人,谁也别想和他欧阳莫抢女人。

  幕夕拉着欧阳莫,可他任然还是要往上游,在惊慌着急下,她凑过去,第一次主动的吻上了欧阳莫的薄唇,欧阳莫有一瞬间的呆板,他不是是错觉,幕夕竟然主动吻他,下一秒他被动转为主动,热情的回应着幕夕的吻,他不管幕夕是为什么吻他,他都不在乎,目前他只想和幕夕好好的温存,一解他这一年生不如死的相思之苦。

  李锐四处寻找着幕夕,心急如焚,天,幕夕一个弱女子,她能上那里去,说不一定正在躲在那个角落哭泣呢!

  他走到游泳池边上停下,在大声喊道:“夕儿,你在那里,你千万不能有事啊!都是我不好,这么危险的场合没有保护好你,你要是有什么不测,我还有什么脸面活在这个世上。”他说完后,又开始大声的喊着幕夕的名字,没过一会,他声音就渐渐的变弱,然后消失。

  欧阳莫才和幕夕一起露出水面,幕夕内疚的看着李锐离开的方向,她的心如刀割,李锐对她这么好,她却离开他,和欧阳莫在一起,她真的恨不得杀了她自己,在大厅的时候,她怎么就控制不住她自己呢!现在要怎么跟李锐说,她离开做什么去了呢!“不行,我不能让他在这样为我担心,’说着她就立即向岸边游去。

  欧阳莫却在幕夕要离开的那一刻,拉住了幕夕,他眼眸里闪烁着狂烈的怒气,霸道的说:“我不许你去找他,你是我的,你是我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拥有你。”他受不了刚刚还和他亲热的幕夕,转眼就要离开他,然后投进别人的怀抱,他受不了别人拥有幕夕。

  幕夕也火了,她怒气的看着欧阳莫说:“欧阳莫请你搞清楚,我现在是李锐的女朋友,你凭什么不让我去找他,我永远也不可能是你的,你就别在做梦了。”她说完,然后怒气的转身离去。

  欧阳莫的怒气越烧越旺,脸色也冷若冰霜,下一秒他快若闪电的出手,猛的一把,把幕夕拉回怀里,不顾一切的吻上了幕夕的唇,他的吻霸道而强势,刚刚听见幕夕说她永远也不可能是他的,他的心彻底地慌了,要是失去了幕夕,他要怎么活啊,一开始以为幕夕死了,他可以行尸走肉的活下去,那时他有一个目标,就是要报复老天,报复社会,要是这次幕夕离开了他,要他眼睁睁的看着幕夕投入别人的怀抱,他做不到,那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幕夕疯狂的挣扎着,她想大声骂欧阳莫,可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她拼命的挣扎,欧阳莫又更加的抱紧幕夕,两人就这样在水里折腾的半天,最后幕夕趁欧阳莫心思都放在控制她的手的时候,她突然用膝盖向欧阳莫胯间顶去,欧阳莫吃痛立马松手,幕夕转身就快速游开,让后爬上岸,向李锐刚刚离去的方向追去。

  欧阳莫见幕夕走远,他怒气的拳头狠狠地打在水面上,刚平静的水面又水花四射,“该死。”他低咒一声,然后也跟着游上岸,看着幕夕离去的方向好一会,他才转身向酒店二楼走去。

  幕夕走了好远的路才追上李锐,她见李锐还在找她,她心里说不出的感觉,眼看着李锐就要转弯离开,她立即大喊道:“李锐,李锐,我在这里。”见李锐停住了身体,她才快速的向李锐跑去,然后在李锐跟前站定。

  李锐见幕夕一身湿漉漉的,立即把他身上的西装脱下来,披在幕夕肩上说:“夕儿,你上那里去了,有没有受伤,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他担心的目光,把幕夕从头到脚的大量了一边,在确定幕夕除了身上湿透以外,就没有任何其它的伤口,他才放心下来。

  幕夕看着一脸担心的李锐,她不知道给怎么回答李锐一连串的问题,干脆就对李锐说:“我好冷。”她打了一个冷战,然后用手抱着她湿透了的身子。

  李锐心疼得看着幕夕,眼眸里闪烁着自责得光芒,然后疼惜的对幕夕说:“夕儿,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温泉,我们去哪里好吗?你全身湿透了,去泡泡温泉,以免感冒。”他伸手把幕夕往怀里搂,想把他身上的温度传给幕夕。

  幕夕点了点头,跟着李锐一同往外走,她不得不承认,李锐是全天下最细心的人,要是谁能让李锐看上她,一定会幸福一生,可惜她没有这个福气。

  欧阳莫在楼梯口就遇见胡凝带着几个保镖,从二楼下来,看见欧阳莫站在他面前,他立即走到欧阳莫面前说:“阳你没事吧!”这次他没有叫欧总或者总裁,他是已朋友的身份在关心欧阳莫,看着欧阳莫全身湿漉漉的,他立即脱下外衣。

  欧阳莫住址了胡凝要脱衣服的动作,然后看了楼上一眼说:“我没事,楼上的事情,平静了吗?”他脸上的线条僵硬,双模里散发出的寒气,让人不寒而栗,欧阳莫心里清楚,能在他的地盘上来暗杀,一定是他公司内部出了内鬼,要不然不管是谁也别想进场来,想到这里他深幽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冷冽阴寒。

  胡凝跟在欧阳莫后面,边走边说:“刚平静下来,我就带人下去找你,我已经报警了,就是蛟那边不知道给如何交代。”他刚刚下来的时候,看见蛟龙神色冷漠,不知道欧阳莫和蛟龙到底什么关系,毕竟这次可发生了大事情,要是蛟龙追究其责任来,两家公司的合约还保得住吗?胡凝替欧阳莫捏了一把汗。

  欧阳莫道像个没事人似的,他不急不忙的往楼上走去,“蛟龙那边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现在要想好,等会警察来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这才是重要的。”欧阳莫走到门口见地下好几具尸体,他目光向大厅扫过,原本富丽堂皇的五星级酒店大厅,现在却不堪入眼,惨不忍睹,地上到处都是杯子和酒瓶的碎片,以及吃的点心,还有被抢打落的装饰品,更醒目的是,到处都是一片一片的血迹,让欧阳莫没有一块干净的地方下脚,他一挑眉继续向大厅的人看去,活着的杀手都被制服,而蛟龙坐在一张残破的桌前,冷着一张脸,他身边的手下身上都挂了彩,可见刚才的战争有多激烈。

  欧阳莫收回目光,对他身后的胡凝说:“叫人收拾一下现场,把我们这边和蛟龙那边掉了的枪,都收起来,记住我们才是受害者,不要让警察搞错对象。”欧阳莫看了一下死了的人多半的都是来杀他的人,如果不和警察说清楚,他们是为了防御才伤人的,恐怕会引起警察的怀疑和重视。

  胡凝恭敬的站在欧阳莫身后,点头说道:“我明白,这事你就放心的交给我吧!”他现在又变回,平时在外人面前对欧阳莫恭敬的模样。

  欧阳莫交代完事情,然后才向蛟龙走去,他每踩一步脚下就传来玻璃破碎的响声,当欧阳莫走到蛟龙门前,蛟龙立即就站起来,直接就对欧阳莫脆弱的腹部重重一拳,而他的这个举动,立即就传来一阵掏枪的声音,欧阳莫头也没回的,对他身后的保镖做了一个不要轻举妄动的手势,他们才把枪收起来。

  “欧阳莫,你根本就没有穿防弹衣,为什么要替我挡子弹,你有几条命被抢射的。”在欧阳莫从楼下上来的那一刻,蛟龙看见欧阳莫全身湿漉漉的,还有敞开的衣服,他就明白欧阳莫根本就没有穿什么防弹衣,刚才那样说只是不让他担心,他伸手拉开欧阳莫的衣服,见欧阳莫胸口上一点伤痕也没有,他不仅有些傻眼。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36章:努力追回心爱的人   李锐两手插在裤兜里,微笑的看着幕夕说:“你怕我和欧阳莫见面,你放心,他和我们,可是多年的同学,我和他见面是很正常的,在说,我怎么能放心,让你一个人去,要是被那个帅哥给拐走了,我怎么办啊!”明明是很 2012-07-05 0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