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9章:他,倒下了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7-08 00:00:00    状态:已完结
  欧阳莫缓慢的转过身,看着惊得睁大了眼的幕夕,他吃力地对幕夕一笑,然后慢慢倒在地下。

  “不!幕夕终于尖叫出生。”她不顾一切的推开拉着她的人,拼命向欧阳莫跑去,悲痛欲绝的眼泪就这样大颗大颗的落在地下,消失在水泥和沙子里。

  就在幕夕刚跑几步,刚刚押着她的那个女人,举起了手上的枪,瞄准了幕夕的后脑勺,正要开枪的时候,外面就传来枪声,“不好,有人来了。”她立即和他身边的人一起冲了出去。

  幕夕也幸运的逃过一命,他跑到欧阳莫面前,立即扑到在地,把欧阳莫上身抱起来哭喊道:“阳,阳,你睁开眼看看我啊!我是夕儿啊!你不是说不会丢下我的吗?你不要吓我啊!你睁眼看看,我就在你身边,你看看我啊!”她不断的摇晃着欧阳莫了无生气的身躯,眼泪更是想洪水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流。

  地狱王看着倒在地下的欧阳莫,在看看悲痛欲绝的幕夕,然后缓缓的从腰间掏出手枪,对准了幕夕的头,就在他要开枪的那一瞬间,一颗子弹打中了他额头的正中间,他睁着眼睛看着欧阳莫手里的枪,久久才倒在地下。

  在地狱王倒下后,欧阳莫手中的枪滑落在地,刚才的那一枪他已经用尽了全力,他努力的睁开眼看着,哭的梨花带泪的人儿,想对幕夕说,让她好好的活下去,可他已经虚弱的发不出声音,然后慢慢的闭上了双眼。

  幕夕都吓的六神无主,除了不断的哭泣,她也不知道给怎么办,看着欧阳莫的伤口不断的流血,她用手按住欧阳莫的伤口,不断的和欧阳莫说话。

  “阳,你不是说过吗?要好好的照顾我吗?要好好爱我吗?你可千万不要失言,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原谅里,你要是敢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下,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永远也不要见到你。”幕夕哭的肝肠寸断,上天又要把她唯一爱的人夺走吗?她已经失去了她最亲最爱的父母了,现在欧阳莫又要离开她吗?看着欧阳莫流了那么多血,他脸色想白纸一样,没有一丝血色,还有他冰冷的手,这时她想起了她母亲去世的时候,难道他已经

  幕夕看见地上的手枪,然后把枪捡起来,对准了她的太阳穴,闭上了双眸,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任何她留恋的东西了,她记得她第一次要自杀的时候,白凌告诉她,她不光是为她自己而活,还是为了爱她的人而活,更是为了在乎她的人活,可是现在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她要和欧阳莫一起死,她心里想着,她马上就可以和她父母见面了,正当她要开枪的时候,有人比她更快一步,夺走了她手里的枪,幕夕怒气的抬头看向来人说:“你们要杀就杀,不要……”当她看清来人后,立即抓住来人的时候说:“求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蛟龙没有理睬幕夕,他弯腰下去摸了欧阳莫的颈动脉,然后抱着欧阳莫,就大步离去。

  幕夕立即起身想跟上蛟龙,可刚一站起来,脚就一阵发麻,差点让她摔倒在地,跟着蛟龙一起来了手下,立即扶住了幕夕摇摇欲坠的身体,幕夕也不管对方是谁,拉着她就说:“阳他现在什么样了,他是不是还活着,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啊!”她神色憔悴,焦急的问个不停。

  那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刚刚蛟龙查看了欧阳莫的情况,有没有告诉他,他怎么知道,可见幕夕疯狂的模样,要是说不知道,又怕幕夕做出疯狂的举动,就在他两难的时候,蛟龙阴寒的嗓音从前面传来,“他目前没有死。”他的嗓音很平静没有任何起伏,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当他看见欧阳莫倒在血泊中的时候,他的心都要停止跳动了,看着欧阳莫还有微弱的呼吸,他目光变得更加的寒冷,那些伤害欧阳莫的人,他一个也不会放过。

  幕夕听见欧阳莫还活着,精神突然放松,由于又太疲惫,晕了过去,而她身边的男人立即接着了她单薄的身体,然后抱着她离去。

  美国最高档的医院急救室门口,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他们都是欧阳莫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而蛟龙就站在最前面,他此时的脸色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而他身边的手下,个个都心惊胆战,害怕蛟龙把怒气发到他们身上,虽然从来没有发生过,可他们也没有见过蛟龙这么的神情,要知道人一旦气极,就会失去理智,只要他们做错一点小事,恐怕就会小命不保,他们连安慰的话都不敢说。

  而公司的高层管理员更是不敢接近急救室门口,虽然他们很担心欧阳莫的情况,可蛟龙身上的杀气,让他们不敢靠近,只能在两米外等。

  也因为有蛟龙在场,他们都很想知道欧阳莫是怎么受伤的,可没人敢问,没人在私下交谈,就怕打扰到蛟龙,他们个个都耐心的在外面等着,时不时的向门口看去,要知道这里面有很多人是真正关心欧阳莫的,当初欧阳莫白手起家,和欧阳莫一起风风雨雨走到今天的人也不在少数,他们和欧阳莫当然是有一定的感情的,而急救室外面还在不断的来人,有的是从分公司赶来的,看这情况大家心里都捏了一把汗,看着这样子就知道,欧阳莫病的很严重,他们接到通知是欧阳莫突然被送进医院,大家都以为欧阳莫是生病了,可欧阳莫身体一项很好,为何突然病倒,很多人都是半信半疑的赶来的,看见这里这么多人,他们不得不信了。

  而医院的医生护士更是看傻了眼,他们还从来没有见多这么多人还看病,而且来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当然在私底下议论个不停,在医院门外早已经挤满了记者,还有很多不知名的人。

  幕夕被送进医院,到现在还没有醒,守在她身边的不是别人,正是李锐,李锐听说欧阳莫出事了,他立即赶到,因为幕夕也和欧阳莫在一起,他当然要过来看看,谁知看见的是幕夕虚弱的躺在病床上,没有一人照顾她,在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去看望欧阳摸了,当然不会有人留意幕夕,李锐来医院的时候,外面已经站满了人,他好不容易才躲开记住从人群中走近医院,找到幕夕的病房,看着幕夕睡着了,眉头还紧拧着,以及眼角没干的泪水,他心疼的轻轻抚平她紧邹的眉头,他也嫉妒,也只有欧阳莫才能让幕夕如此牵挂。

  幕夕躺在床上突然激动起来,头不断的摇着,嘴里还喊道:“不要,不要走,不要走……”她手也在空中乱抓。

  李锐立即握住幕夕的手,焦急的喊道:“夕儿,夕儿,是我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是李锐。”然而他的话对幕夕一点也不起作用,下一秒他干脆握着幕夕的肩,轻轻的摇晃,继续喊道:“夕儿,醒醒……”知道幕夕睁开眼睛,李锐才放开她。

  幕夕睁开眼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欧阳莫,她猛的从床上做起来,还没有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就抓住李锐的手激动问:“欧阳莫在那里,他怎么样了,你快告诉我。”当幕夕看清眼前的人的时候,她才平静下来。

  李锐看着低下头的幕夕,他眼眸里闪过一丝伤痛然后温柔的说:“他现在还在抢救室,你不用去看他,看他的人来太多了,你去了也见不到,我已经派人在你那边盯着了,要是有什么消息立即就会有人通知我们。”这就是李锐,细心又体贴,见自己的女友这么关心别的男人,他一句这怪的话语都没有,甚至还为她想的这么周全,什么人能拒绝的了。

  幕夕见李锐对她如此用心,他知道她醒过来,一定想知道欧阳莫的情况,早就派人去打听了,她心里即感动又感激,可她更是没脸见李锐,她在一次低下头说:“李锐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你对我太好了,我怎么承受的了,你对我的好。”她现在对李锐愧疚的要命,李锐在一边关系她,爱护她,她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她这一刻感觉她自己的行为好自私,一边想和欧阳莫在一起,一边又不想伤李锐的心,希望李锐永远也不要知道,她和欧阳莫在一起,而她这样伤了两男人的心。

  李锐微笑着,把幕夕脸上的头发,压在耳后,然后温柔的说:“傻丫头,你是我女朋友,我不关心你关心谁啊!你啊!不要胡思乱想,安心的接受我对你的好久行了,你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你的身体养好,然后在好好的爱我就行了。”他故意提到,好好爱他的几个字,目的就是要让幕夕知道,他一直在等待着幕夕爱他的那一天,他要幕夕时时刻刻都记住,他对她的爱。

  幕夕听了李锐这样说,她心里更是难过,可欧阳莫现在生死未卜,让她更担心,如果不是李锐在这里,她早就去看欧阳莫了,可李锐就在她身边陪她,她又怎么能提出这样的要求来伤李锐的心,可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总得和李锐交代一下,想了一会幕夕说:“你相信我吗?”

  李锐点了点头说:“我不相信你我还能相信谁。”对于李锐来说,不管幕夕说什么他都相信。

  有时候幕夕就感觉李锐对她的爱,有点太小心翼翼了,李锐对她不像是对爱人,到像是对女神一般的宠着,让幕夕时常感觉李锐的爱像虚幻的,可李锐对她的好又是那么的真实,“等确定欧阳莫安全后,我就会辞职,然后回到我们的地方去,天天陪着你,永远不会在离开了,可你能答应我在没有确定他是否安然无恙的时候,战时的让我留在他身边吗?”她怎么能在欧阳莫最危险的时候离开,她想好了,要是欧阳莫没事,她就离开,要是欧阳莫有什么意外的话,他就和欧阳莫一起死。

  李锐脸上依然微笑着,善解人意的说:“我的夕儿还是那么的重情重义,他和你的关系不一般,你留下来照顾他是因该的,你要是就这样里开,就不是我认识的夕儿了,他现在在生死关头,你留下证明你是有情有义的人,要是你现在就随我离去,那么我也不会这么的爱你,你今天能丢下在生死关头的欧阳莫,那么里明天也许就会把我丢下,我当然会支持你的选择,因为你的作法是正确的。”他说话非常有技巧,即同意幕夕的请求,又让幕夕不能离开他。

  幕夕面对这样的李锐,她真的是好羞愧,李锐把她想的这么好,而她心里还爱着欧阳莫,她心现在好乱,就对李锐说:“我累了,要休息一会。”她没办法面对李锐深情的目光,也付略不了欧阳莫还在生死关头,她此刻心里全是欧阳莫的伤情。

  李锐立即扶着幕夕躺在病床上,然后自责得说:“是我不好,你刚刚醒来,就和你说这么多话,你好好休息,我就在你身边,有什么需要,你就和我说。”他替幕夕拉好了被子,见幕夕点了点头,他才坐回床边的凳子。

  幕夕坐在欧阳莫病床前,看着欧阳莫没有一点生气的躺在病床上,要不是他胸口随着他的呼吸高低起伏着,一般的人见到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目前欧阳莫还没有脱离危险,那天的手术虽然很成功,可欧阳莫一直没有醒过来,医生说那一刀没有直接插进欧阳莫的心脏,因为欧阳莫口袋里放了一块蛟龙给他的金片,刀正好插在金片上,然后就从欧阳莫的心脏擦肩而去,欧阳莫也因此保住了一条命,刀虽然没有插在他心脏,可还是对他心脏边缘还是有一点损伤,所以到现在还没有醒来。

  幕夕握住欧阳莫的手,深情的看着欧阳莫,她的眼前红肿,看得出哭了很久,“都五天了,阳,你一定要醒过来啊!医生说了,你要是十天之内醒不过来,有可能永远的躺在这里,我知道你最勇敢,最坚强,你一定要战胜恶魔,快点醒过来,你可不能丢下这一切一直沉睡啊!想想你的母亲,想想公司所有为你担心的人,想想蛟龙,他每天白天忙,可不管多忙,他夜晚都会守在你身边,还有胡凝,现在公司的担子都落在他一个人身上,他一有空就前来看你,还有我,你要是不醒来,我永远就不会原谅你,你听见了吗?我们都相信你能醒过来的,你可不要让我们所有的人失望啊!尤其是你母亲,你母亲要是知道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要怎么活啊!你千万不能有事啊!”

  她说着说着眼泪又往下流,她这些天一直不停地和欧阳莫说话,说的她嗓子都已经沙哑了,可她还是坚持一直说着,医生说只有唤醒他,让他时刻记住在这世上,还有很重要的人和事,是他不能离开的,那么这样他就会知道他不能睡,醒过来的机会就大一些。

  幕夕苦累了,就趴在欧阳莫病床上睡着了,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突然发现,欧阳莫的心电图变得强而有力,前几天都是虚弱,甚至偶尔还会有一两秒的停止,而现在他的心跳就想正常人一样,幕夕半天才反应过来,她立即起身往门外冲去,大喊到:“医生,医生……”她跑到外面,就和刚来的蛟龙撞上。

  蛟龙看着如此心急的幕夕,脸色一下沉下来了,他紧张的问:“是不是阳他……”他还以为欧阳莫出事了。

  幕夕立即握住蛟龙的手急急的说:“快叫医生,快,阳他……”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蛟龙就已经推开她,冲进了欧阳莫的病房,看见欧阳莫强而有力的心跳,他脸上露出了激动的笑容,然后按了床头的按钮,这是专门用来紧急呼叫医生的。

  幕夕正打算往医生办公室跑去,当她听见呼叫医生的铃声后,她才想起,她怎么急得把这事就忘了,她根本不用亲自去,按床头按钮就不是行了吗?她立即转身回到病房,看着蛟龙还站在电脑面前,看着这欧阳莫的心电图,她知道蛟龙一定是高兴的傻了,她没有出声,站在欧阳莫床边等医生的到来。

  没一会医生就一路小跑到欧阳莫的病房,他后面还跟了一群医生护士,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欧阳莫的情况恶化了,他进来看见欧阳莫的心电图后,脸上露出自从欧阳莫住进医院的第一个笑容,要知道每天面对蛟龙那杀人的目光,他的心脏可受不起惊吓,就怕要是欧阳莫出了什么事情,蛟龙一枪杀了他,他走到欧阳莫身边,小心翼翼的给欧阳莫做了检查,然后站起身来对幕夕说:“欧总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现在我们就等他醒过来就行了。”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没有敢看蛟龙一眼,光是蛟龙身上所发出的寒气,就已经让他心惊胆战了,他那里还敢和蛟龙说话,当然是和和亲可爱的幕夕说了。

  幕夕兴奋的睁大眼,眼角溢出开心的泪水,激动的握住医生的手说:“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谢谢你们医院所有的人,感谢神,感谢所有的所有,感谢……”幕夕已经高兴了忘我,现在只要她能想到的,都想感谢一遍。

  而在场的医生护士都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心里终于放心了,要知道他们每天要接多少个问欧阳莫情况的电话,要是欧阳莫在不醒来,他们就会被那些打电话过来的人给骂死,要知道对方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他们一个也得罪不起啊!

  幕夕高兴的把在病房里的人都感谢了一边,然后才返回欧阳莫的病床前,“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这才是幕夕最关心的,她答应过李锐,只要欧阳莫脱离危险了,她就离去。

  “也许现在,也许过一会,反正一欧总目前的情况,明天之前一定能醒过来。”医生激动回答幕夕的话,他在心里也感激欧阳莫。要是欧阳莫醒不过来,他就完了,他还记得那天蛟龙把欧阳莫送到医院来的时候,在进手术室之前,蛟龙对他说过一句话,“他若死了,我要你们所有的人都给他陪葬。”从那天开始,他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看来他今晚能够放心入眠了。

  幕夕听了医生的话,心里又是高兴,又是难过,看来她离开的时候到了,可心里是多么的不想离开欧阳莫啊!她陷入了沉思。

  医生见欧阳莫已经好转了,他对幕夕说:“为了不打扰欧总休息,我们就先出去了,有事在叫我。”见幕夕点了点头,他们才一起离开。

  医生刚走,蛟龙就对幕夕说:“我也走了,你好好照顾他,我要在他醒来的时候,看见伤他的人。”他说完就离开,这些天他一直在扑下天罗地网等待鱼儿上钩,现在也是该收网的时候了。

  “我……”幕夕还来不及说什么,蛟龙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病房门口,她又坐回床前的凳子,看着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血色的欧阳莫,她轻轻说道:“我要走了,对不起!我不能等你醒过来在和你告别,因为我怕我走不了,我怕我舍不得离开你,想想我们爱了十一年,也恨了十一年,最后结果竟然是分道扬镳,你知道吗?我的心好痛,就如刀割一样,我不希望你能理解我今天离开的原因,可我希望你以后过的幸福快乐,也许我们多年后还会见面,也许我们会在某个地方偶然相遇,到时候我希望你身边有一个比我更爱你的人。”

  她的泪水也不断的滑落,伸手抚摸着欧阳莫惨白的脸,然后起身在他唇上一吻,泪水就这样落在欧阳莫的唇上脸上,然后依依不舍的转身离开。

  当病房门口关上的那一刻,躺在病床上的欧阳莫突然睁开的眼,眼角同时溢出心痛和不舍得泪水。

  幕夕走出房间,抹去脸上的泪水,刚跨出一步,就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幕夕,你要出去啊!”胡凝从幕夕的正对面走来,心疼的看着这几天消瘦不少的幕夕,一开始他还以为,他对幕夕的好,总一天会有结果,可现在他和欧阳莫李锐等人比起来,他根本不算什么,看来他对幕夕的那份爱,只能永远的藏在心里。

  幕夕听声音也知道对方是谁,她抬起头看着胡凝,露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说:“嗯!我要走了,欧总就交个你了,你等欧总醒来后告诉他我走了,叫他好好保重。”看着这个做了她一年的上司的男人,她心中充满的感激,要不是胡凝细心的教她,她也不会在压力这么大的公司生存下来,然后遇见了欧阳莫,虽然不能和欧阳莫在一起,可至少她们的误会解开了,对于她来说这就知足了。

  胡凝大惑不解的看着幕夕说:“你要去哪里?总裁问起来我,我怎么向总裁交代,在说你都守了总裁这么多天了,他现在马上就要醒过来了,你为什么要走?”他在公司就接到医院打去的电话,说欧阳莫情况好转,很快就要醒来,他才赶过来看看。

  “你不用向他交代什么,他知道我去了哪里,还有你自己也要保重。”幕夕回头看了关着的们一眼,才快步离去。

  胡凝想叫住幕夕,可见幕夕的神情,他最后还是放弃了,看着幕夕匆匆离开的声音,他轻轻说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你却不知,你的身影在我心里永远也抹不去,你却不知我爱你。”他脸上勾起一抹笑容,是痛心,是不悔,的微笑。

  胡凝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他抬眼一看,床上空无一人,他立即走进去,目光在病房的窗户前,看见了欧阳莫,他走到欧阳莫身边才看见,欧阳莫正在看着楼下的幕夕,“你为什么不留住她。”他看得出来,欧阳莫对幕夕的爱,可为何又让幕夕离开呢!

  欧阳莫双眸任然看着楼下,然后淡淡的说:“爱一个人不一定是要把她留在身边,就算把她留在身边,她也不一定能快乐,只要她快乐,幸福,我愿意为了她的幸福而放手。”他感觉此时的心痛,远远超过了他身体的痛,可他能得到幕夕的爱,他就心满意足了,只要是幕夕做的选择,他都会支持。

  胡凝听着欧阳莫说的这一番道理,他突然感觉欧阳莫和以前不一样了,至于那里不一样,他也说不上来,他的目光也随着欧阳莫一起看着幕夕,上了一辆早已等在楼下的名贵轿车。

  幕夕走出医院,就看见李锐的车停在医院门口,李锐见幕夕出来,他立即下车走到幕夕身边,拉着幕夕上了车,然后看着幕夕说:“夕儿,你怎么出来了,欧阳莫他怎么样了,有没有好转。”他看着幕夕哭红的双眼,还以为是欧阳莫出事了。

  幕夕看着李锐,心里有一肚子的疑问,“欧阳莫没事,他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她心里清楚,她和李锐不可能是巧遇,天下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

  “我……”李锐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吞吞吐吐的说:“我来看一个朋友,正好遇见你从里面出来。”他撒谎得有点不自然,立即转过头,不让幕夕看出他在说谎。

  而幕夕当然知道李锐没有说真话,她抬头看着李锐的侧脸,这才发现李锐的下巴已经长满了胡茬,看这样子已经好几天没有梳洗了,一种想法突然在幕夕脑子里跳出来,她在看了看李锐身上的衣服,这不是那天李锐来看她的时候穿的衣服吗?幕夕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不会是,从那天来看我过后,就一直等在这里吧!”

  李锐见幕夕已经猜到了答案,他也不打算在做隐秘,只好默认了。

  幕夕现在除了内疚还是内疚,可她更加不明白,李锐这样做事为什么?“你这又是何苦。”这就是李锐,对她好的没法拒绝。

  李锐转头看着幕夕,神色认真的说:“我知道你还爱着欧阳莫,我以为等欧阳莫醒过来后,你就会离开,如果你离开,我就在这里偷偷的看上你一眼,我也满足了,可我更害怕,欧阳莫出事,要是他出事,你想不开怎么办,我除了在这里等你以外,就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他嘴角露出一抹微笑,见到幕夕从医院出来,他也终于放心了。

  幕夕听了李锐的话,久久没有任何反应,天,李锐这样用心的对她,她怎么可以留恋欧阳莫呢!不,她不能再伤害李锐了,下一秒幕夕扑进欧阳李锐怀里。

  李锐身子一震,很快反应过来,他立即抱住幕夕,神情温柔的回吻着幕夕,对幕夕来说,面对这样一个爱她的男人,除了用这种办法,她在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回报他的爱。

  车内热吻的两人,却伤害了在楼上看着他们一举一动的欧阳莫,他心痛棘手的转身,再也看不下去他们亲热的画面。

  同时医院的一个角落,有一个美丽高贵的女子,泪流满面的看着车里热吻的两人,她紧紧地咬住下唇,以免她大哭出声,模样娇媚可怜,路人都不由得多看几眼,有的甚至想上前关心美人,可见到跟在她身边的几个保镖,立即就打退堂鼓,没人敢上前一步,她女子见幕夕他们的车走远了,她才缓缓离去。

  李锐的别墅里,幕夕一大早就在游泳池里游泳,她现在又没有工作,每天呆在家里无聊,除了看书就是游泳,要么逛街,李锐平时很忙,除了晚上以外她根本见不到,李锐的人影,对幕夕来说这也是好事,她现在和李锐的关系,李锐要是提出那种要求,她肯定拒绝不了,也不能拒绝,所以她和李锐少碰面,对她来说是在好不过的事,李锐也算是正人君子,她跟李锐在一起一年多,李锐从来没有对她有过不轨的动作,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更加的害怕,李锐要求那方面的事情,他一旦提出,她就不能拒绝。

  当幕夕想的正入神的时候,这时女管家走到游泳池边来,恭敬的对幕夕说:“小姐,有一位叫小美的小姐,要见你,你看要不要见。”他们这别墅所有的人,都已经把幕夕当做别墅的女主人看待,毕竟这里还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在里面住过,只有幕夕在这里住上一年多,而且李锐还这么的宠幕夕,每天变着花样给幕夕惊喜,他们当然明白,幕夕在李锐心中的位置,自然是对幕夕恭恭敬敬。

  幕夕一开始没什么反应,口中重复着女管家说的话,“小美,小美……”幕夕突然瞪大了眼,手在水里猛的一拍,天,她怎么把小美给忘了,她立即起身对女管家说:“让她进来,我马上就出去。”她从游泳池里爬起来,用早已准备好了的浴巾,把她身体擦干,拿起游泳池边上的座椅上的衣服穿上,然后快步的走到客厅去,她怎么忘了,她还有一个朋友也在美国。

  幕夕刚到客厅就看见小美坐在沙发上,她身穿白色连衣裙,长如瀑布的秀发自然的披在肩上,从背影上看就知道对方是个美女,幕夕脸上露出开心的微笑,然后轻脚轻手的走到小美后面,用手遮住了小美的眼睛,然后用坏坏的嗓音说:“美女,知道我是谁吗?”

  小美坐在那里不动,她发出轻快的笑声说:“幕夕,别闹了,我知道是你。”小美甜甜的嗓音传进幕夕耳力。

  幕夕放开小美,在她傍边坐下,开心的说:“你还知道来找我啊!我以为你都已经忘了我这个人了。”她开玩笑的说道,毕竟她和小美十一年没见,她都一时没有想起来。

  小美苦笑一下说:“我怎么可能把你忘记,就算我能忘记,他也不会忘记。”小美说道这里,她明亮的目光也暗淡下来了,眼眸里有着无尽的伤痛。

  幕夕这才感觉到小美的不对劲,她立即问道:“他是谁,你忘不忘记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她突然发现,小美今天来一定是有事情,而且还和她有关,难道小美也喜欢欧阳莫,要是这样她到可以给他们牵线,哪怕她会心痛,可为了能让欧阳莫幸福,她愿意做这个媒人。

  小美内疚的看了幕夕一眼,然后慢慢的说:“我今天要告诉你一个故事,我五年前在美国遇见了一个,我一生最爱的男人,可这个男人他根本就不爱我,他爱的是你,他第一次看见我,就把我当成了你,那天他就喝醉了,就抱着我不停地喊你的名字,后来我们就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从那天晚上过后,我就成为了他的女人,他对我百般宠爱,可我知道他只是把我当成了你,但我相信只要我真心的爱他,真心的对他好,他总有一天会爱上我,可结果我发现我错了,他到最后任然选择了你。”

  她脸颊早已湿润,这五年来的等待和酸心,只有她心里清楚,每当她爱的男人,抱着她喊别的女人名字,她有多么的难过,多么的心痛。

  幕夕看着如此伤心的小美,她也不知道该怎安慰小美,她还不是一样,爱了十一年也苦了十一年,“你今天来找我,是想让我帮你吗?”她心清楚既然小美告诉她这些,可定是有所求,不人没有那个女人会把这种事情告诉情敌。

  小美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激动的拉着幕夕的手说:“我求你了,离开他吧!只要你愿意离开,要我做什么事情都行,我真的离不开他,我真的不能失去他啊!”她越说越激动,只差没有跪下来求幕夕。

  “你不要激动,把事情说清楚,你爱的人到底是谁。”幕夕总得要搞清楚对象,才能对症下药,要不然怎么帮她。

  小美愧疚的低下头,小声的说道:“李锐,我知道你现在和他的关系,可我真的不能没有他啊!幕夕我求求你,你就成全我吧!”她为这份感情付出太多太多了,她赔不起,也输不起。

  李锐二字在幕夕脑中炸开,她一直以为是欧阳莫,怎么也没想到会是李锐,她现在该怎么办呢!

  虽然小美是她多年的好友,可她也不能只听小美的一面之词,就相信了小美,那样对李锐不公平,幕夕想了一会说:“我可以答应你,我也可以离开李锐,可前提是,李锐他爱不爱你,如果李锐爱你,那么我立刻就走,如果李锐不爱你,不管你说什么我也不会走的,因为我答应过李锐,除非他找到了他心爱的女人,不然我是不会离开他的,他对我太好了,不看见他幸福,我就永远陪这他,直到他不在爱我为此。”要是李锐对小美无意,她就这样走了,李锐该有多伤心啊!

  “好,我会证明李锐是爱我的,可是要你配合我。”小美决定豁出去了,不管结果如何,她都要一式。

  幕夕犹豫了一会,她还是点了点头说:“好,可我要怎么配合你呢!”这对幕夕是个很大的诱惑,如果李锐真的是爱小美,那么她就可以放心的和欧阳莫在一起了,这样她也不会内疚了,毕竟李锐找到了心爱的人了,她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和欧阳莫在一起了。

  小美凑到幕夕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然后她们两就这样的达成协议,而这一切李锐都没有任何准备,他又该如何选择呢!

  李锐晚上回到家里刚走进门口就听见从里面传来欢笑声,他听见一道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娇美嗓音,不由得邹起了眉头,面色也跟着沉下来了,然后快步的走了进去,当他走进客厅看见,小美和幕夕两人谈得正欢,他沉着一张脸,走到幕夕身边。

  小美见李锐进来了,她立即心虚的低下头,明明鼓足勇气面对李锐的,可真正和他见面,她心中又有一丝害怕,她害怕李锐爱的不是她,那今天过后,她就在也不能和李锐在一起了。

  幕夕在李锐踏进门口的那一刻,她就感觉到从李锐身上散发出的怒气,评这一点她就可以肯定,小美和李锐是真的有关系,看着李锐走到她傍边坐下,她微笑着对李锐说:“锐,你还记得小美吗?就是在高中的时候,和我们的同学,你看她知道我在美国,特地来看我。”她说话的同时,幕光也看向小美。

  小美抬起头对李锐一笑,然后又地下头没有说什么,她紧张的手握着手,就怕李锐一怒之下把她赶了出去,那样他连证实的机会都没有了。

  “嗯!”李锐看也没看小美一眼应了一声,温柔的对幕夕说:“吃饭了吗?”自从幕夕回来后,她每天都会在家等他回来吃饭,因此他去小美那里就少了,这女人这么不甘寂寞,竟然跑到这里来了。

  李锐搂着幕夕起身,看也没看小美,就打算把幕夕往餐厅带,幕夕不好意思的拉着李锐说:“别这样,有客人在呢!”幕夕推开李锐的手,然后走到小美跟前,拉起小美,和小美走到餐厅,李锐只好在后面跟着。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39章:他,倒下了   欧阳莫缓慢的转过身,看着惊得睁大了眼的幕夕,他吃力地对幕夕一笑,然后慢慢倒在地下。   “不!幕夕终于尖叫出生。”她不顾一切的推开拉着她的人,拼命向欧阳莫跑去,悲痛欲绝的眼泪就这样大颗大颗的落在地 2012-07-08 0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