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8章:令人毛骨悚然的刑罚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7-07 00:00:00    状态:已完结
  幕夕气的鼓起腮,怒气的瞪着蛟龙说:“你不要胡说,谁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你了,你找我们来做什么?没事我们就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幕夕就是不喜欢蛟龙身上的那股邪气,她还是喜欢想欧阳莫这样一身正气的男人。

  蛟龙对幕夕的话一定也不介意,他笑着摇头说:“看来你的这位小美人脾气可不好啊!既然美人都发话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蛟龙说完后,他抬起手,拍了两下,欧阳莫正对面就出现一道门,然后慢慢的自动打开。

  欧阳莫感觉到幕夕害怕,他立即握着幕夕的手,然后把她拥在怀里说:“别怕,有我在你身边,我会保护你的。”他心里清楚,幕夕已经够镇定了,要是换做别人早就吓破了胆。

  幕夕靠在欧阳莫怀里感觉安全多了,手也没再发抖,她小声的说:“他们好可伶,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她其实是想说,蛟龙好残忍,可这毕竟是蛟龙的地盘,她可不敢得罪蛟龙,免得她也变成刑房他们中的一员。

  “哈哈哈小美人,你是想说,我好狠毒吧!既然你就开口了,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蛟龙说完然后台了一下手,刑房里所有的刑拘竟然都停止了。

  幕夕在一次见识到,只有在科幻片里看到的高科技,她知道一定是和蛟龙手上戴的戒指有关,心里却想着,蛟龙是千里眼顺风耳吗?她说的这么小声蛟龙就能听见。

  蛟龙脸上始终挂着邪邪的笑容,然后大发善心的对刑房里的人说:“你们听见了吗?幕小姐给你们求情了,你们要是在不说实话,恐怕就算最后你们说了,也留不到一个全尸。”蛟龙脸上虽然带着笑,可他的嗓音却冷如冰霜,那些人听了都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蛟龙看着那些被折磨的惨不忍睹的人,他目光变得狠毒,嗓音也更加的寒冷,“这是你们最后一次机会,你们要是想说实话,等会就交代清楚,要是不想说,哼哼……”

  幕夕不解蛟龙留下一个人干什么?她还来不及多想,欧阳莫冷漠无情的嗓音在她头上响起。

  “说,是谁让你来杀我的。”欧阳莫简洁的话语,却让人从心里感到害怕,毕竟能喝蛟龙做好朋友,心肠自然好不到那里去,那人不是别人,就是蛟龙那天从酒店带走的杀手。

  那男人虚弱的回答道:“是中荣里的副总裁,他让我们把你和蛟总一起除掉,这次我们没有成功他还安排了第二次计划。”他没有说两句就虚弱的说不出话来,看来他伤的很重,他们之所以连蛟龙也要杀是因为,欧阳莫不再美国,蛟龙就一直注视着中荣集团的事情,他们一直想把中荣集团夺到手,谁知欧阳莫不在,蛟龙却秘密的观察着他们的一切行动,把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告诉给欧阳莫,他们实在没有办法,才铤而走险的连蛟龙一起杀,正所谓鸟为食亡人为财死。

  幕夕终于明白蛟龙让欧阳莫来这里做什么了,原来是审问那天在酒店的事情,幕夕一想到那天欧阳莫差点死在这些人手里,她心里就升起一股怒气,目光也变得怨恨,然后沉声道:“他们的第二次计划是在什么时候。”他们在明处,对方在暗处,当然的问清楚,得有个准备啊!

  那人没有回答幕夕的话,他低着头一动不动的被绑在那里,幕夕见他不回话,心里更是气愤,她娇喝道:“你要是在不说的话,我就用满清十大酷刑来折磨你,直到你说为止。”只要一想到欧阳莫随时都有危险,她心里就害怕的咚咚的跳。

  “难怪人家说世上女人是最恐怖的动物,刚刚还是一个温柔的小白兔,一下秒就变成一个凶狠的老虎了,尤其是你们东方女人更恐怖,表面上是温顺的小绵羊,说不一定就在背后捅对方几刀,你看他都昏过去了,你还想对她用你的满清十大酷刑来折磨他。”蛟龙说的好像对东方女人很了解似的,虽然他不知道幕夕说的满清十大酷刑是什么,但他相信一定不会比他的这些刑法轻松。

  幕夕被蛟龙说的脸红,她怎么这么傻,人都昏过去来,她还不知道,想到这里她尴尬的把头埋在欧阳莫怀里,欧阳莫也把幕夕搂的更紧,他非常享受着一刻,要是能这样永远的抱着幕夕那该有多好啊!

  欧阳莫看着一脸笑意的蛟龙说:“你让我来就是为了看一个快要死了的人,还是你怕我不相信你调查的结果。”他见那人伤的那么重,要是在去强行的把他弄醒,恐怕那人真的醒不过来,这也是蛟龙没有叫人把那人弄醒的原因吧!

  “当然不是,我调查到最近一直有人在暗中监视着我们,我怕我们的电话也被监视了,所以约你到这里来,商量商量,你的那个副总裁怎么办?要是我出手,他们一干人一个也别想活命,我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在行动,早一天行动,你就早一天安全。”蛟龙他想事情想得周到,毕竟是和欧阳莫有关系,他当然要征求欧阳莫的意思。

  欧阳莫想了一会,看了看在他身边的幕夕说:“就按照你的意思办吧!”他本想看在Jennifer的份上留那些人一条生路的,可是他又怕那些人伤害幕夕,最后还是决定斩草除根。

  蛟龙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刑房里的人说:“把他带下去,好吃好喝的养着,千万不要让他死了,等他醒来后也问清楚第二次行动到底在什么时候。”这些人很顽固,要是不看好,他们就会自杀,蛟龙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欧阳莫拉着幕夕站起来对蛟龙说:“我走了,你有什么事情就打电话给我,你自己要小心。”

  蛟龙也跟着站起来说:“你也是。”他对欧阳莫这个兄弟可是很珍惜,他不希望欧阳莫出任何差错,看来他的加快脚步,处理掉那些对欧阳莫不利的人。

  欧阳莫点了点头,然后就拉着幕夕往她们刚刚来的那道门走去。

  欧阳莫和幕夕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他们坐在车里,幕夕才感慨说:“我现在还感觉我好像是去了一趟地下王国一样,刺激到是很刺激,不过这种地方我这一辈子也不要来了。”她现在想起那些被折磨的惨不忍睹的人,她就心惊胆战的,看来以后她还是离蛟龙远一点,要不然哪天把他惹生气了,她还有命活吗?

  欧阳莫从出来,到现在一直没有说一句话,他沉着一张脸,默默的注视着一直说个不停的幕夕,他现在不得不考虑,要把幕夕送到李锐身边,刚才那人没有说清楚他们下一次计划在什么时候,要是他们伤了幕夕怎么办,为了幕夕的安全,欧阳莫最后还是决定和幕夕谈谈,“夕儿,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

  幕夕错愕的看着欧阳莫,欧阳莫不是不让她离开吗?怎么现在又让她走了,看着面无表情的欧阳莫,幕夕心里说不出的乱,她一直要走,可欧阳莫不让,这次欧阳莫同意了,为什么她心里空落落的,但是幕夕还是强忍着痛说:“好。”她已经心痛的说不出任何话语来,她早就知道这一天早晚回来,可当真的要离开的时候,她竟然是这么的不舍。

  就在幕夕伤心难过的时候,欧阳莫的嗓音再次响起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几天,等过一段时间在来上班,这一段时间,我不放心把你留在我身边,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他的心脏已经不能承受在一次失去了,要是幕夕这次在出事,他在也没有活着的理由了。

  而幕夕听见这才是欧阳莫让她走的理由,她整个身子都震住了,是啊!欧阳莫那么爱她,怎么可能轻易放手,“不,我不会回来了,你自己保重。”她知道她要是留在欧阳莫身边,一定会连累他的,走了也好,反正早晚都要走。

  欧阳莫在也没有说一句话了,他转过头看向车窗外,他无意中发现对门的玻璃门上照出了有几辆车跟在他们后面,欧阳莫立即坐直的身体,对前面的司机说道:“向右拐。”他目光凝重,看来他们的动作还真快,他正是大意,竟然没有发现一直有车跟着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后跟着的。

  司机闻言就把车往右拐,他没有问为什么?他的职责就是一切行动听指挥。

  当时机把车右拐了过后,欧阳莫回头看,那些车也跟着一起拐右拐,欧阳莫这次更加的确定,后面的车肯定是跟着他们的,而幕夕还沉浸在要和欧阳莫非开的悲伤中,完全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逼近。

  “夕儿。”欧阳莫轻轻的换了一声,幕夕抬起头看着欧阳莫,她还以为是到达目的地了,在看看外面,车还在走,而地点也不对,看着欧阳莫神色严肃,凝重,她才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她没有出声看欧阳莫想说什么?

  欧阳莫凑过去,握着幕夕的肩说:“夕儿,你听着,什么都不要问,乖乖的坐在车里,司机会带你安全的离开的。”说完欧阳莫就准备打开车门出去,司机是精挑细选的,当然能对付一两个。

  幕夕也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她立即从欧阳莫身后抱住他说:“你要去哪里?我不要离开,我要和你在一起。”她神色慌张,心情更是恐慌,见欧阳莫的神情她就知道,事情一定很严重。

  欧阳莫收回一手,握住幕夕抱着他腰的手无比柔情的说:“夕儿,我不会有事的,你先和司机回去,我一会就回来。”他的第六感告诉他,这次的事情没有像以前那么简单,他这次恐怕是凶多吉少,他怎么能让幕夕和他一起冒险。

  “我不管,你上那里我就上那里,你别想再一次扔下我。”幕夕不但没有松开,反而包的更紧,她心里清楚那些人不好对付,要是那么好对付,就不需要蛟龙亲自出手了。

  在前面开车的司机也放慢了速度,在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想要开车甩掉他们,一二辆车也许还能甩掉,可那是七八辆车啊!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欧阳莫选着下车是很明智的选择,第一是只要欧阳莫不再车上他们就会用多半的人去对付欧阳莫,而他也好开车带着幕夕逃离,二是下车后不要再车上安全,因为欧阳莫可以找一个藏身点,慢慢的和他们耗时间,等救兵到。

  欧阳莫见幕夕不放开他,他心里开始着急,他们全都在车上目标太大,要是等会后面的人找到的攻击的时机,他们想走就走不了了,看着外面正好有一处建筑物,正在施工,这就是藏身的好地点,想到这里,他很下心,用力地把幕夕紧紧扣在他腰间的手给拉开,然后头也不回的退了幕夕一把,打开车门从车内一跃而起飞出了车外。

  然而让欧阳莫没有想到的是,幕夕也不顾一切的跟着欧阳莫跳了出去,欧阳莫正打算跑的时候,就听见幕夕的呼痛声,他急忙回头把幕夕从地上立起来然后跑进建筑物里。

  司机见欧阳莫和幕夕都下车了,他没有毫不犹豫的猛踩油门,车就像飞一般的冲了出去,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已最快的速度请来救兵。

  欧阳莫和幕夕跑进了建筑物,幕夕早已跑的气喘吁吁了,而欧阳莫却一点脸不红气不喘,他把随身带着匕首拿出来,在建筑物外围的一层布上捅了一个洞,然后他顺着洞像外看去,跟在他后面的几辆车,都停在了他刚刚下车的地方,然后从车里下来二十几给训练有素的职业杀手,他们中间有五个女人,他们手里都拿着枪,在带头的使个眼神后,他们就飞快的想建筑物靠近。

  欧阳莫回头看着幕夕一眼,然后拉着幕夕的手飞快的向楼上走去,他边走边说:“既然你就跟来了,那我们这次就看天意,要是天意让我们两死在这里,我也心甘情愿,至少上天对我不薄,把你送到我身边,我们死了就可以做一对鬼夫妻了。”幕夕都来了,这是不是责怪她的时候,他目前要做的是要,好好的保护幕夕。

  幕夕也不管欧阳莫要带她去哪里,她只要在欧阳莫身边就足够了,她跟着欧阳莫一楼一楼的往上跑,喘着气说:“我们不会死,上天不会让你我死的,它还没有折磨够我们呢!”她感觉脚酸的都太不起来了,可她任然咬牙坚持着往上跑,她不能拖累欧阳莫,既然她选着要和欧阳莫一起来,她当然不会给欧阳莫添麻烦的。

  欧阳莫带着幕夕来到最顶楼,一上来幕夕就明白欧阳莫为什么要带她来这里,因为这上面有好多的水泥沙子,这些东西有可以用来防御,也可以用来攻击对方。

  欧阳莫道无所谓的笑了一下说:“如过死去就能和你在一起,那么我愿意立刻就死去,只要有你的地方,就算在地狱也是我的天堂。”他心里想着要是幕夕愿意,他不管天涯海角他都会陪她一起去。

  而幕夕却感动的眼泪汪汪的,她现在才知道,欧阳莫对她的爱,远远要比她对欧阳莫的爱多出了好几倍,也许就是因为爱的深,在知道她和白凌在一起后,欧阳莫才会那么残忍的对她,因为有多爱就有多恨,莫问情,只怕一夜白了少年头,爱情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痴情儿女,为它痴,为它狂,就像她现在一样,明知道有危险,可她还是要跟着欧阳莫一起来,哪怕是赔上她最宝贵的生命,她也在所不惜,有时候想想爱情还真奇妙把两个不相识的陌生人绑在了一起,然后彼此的关系比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还要亲密,就像现在一样,他们都愿意为对方牺牲自己。

  欧阳莫观察着四周,他已最快的速度找了一个藏身点,然后对幕夕说:“夕儿,你去哪个角落藏起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出来。”他指着他前方的水泥堆后面,先把幕夕藏起来,他要和那些杀手交交手,看他们有什么本事杀他欧阳莫。

  幕夕没有说话,她点了点头,跑到了水泥后面蹲下,她明白欧阳莫的意思,她又不会功夫,要是那些人追上来,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只会让欧阳莫分心来保护她,在说那些人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抓住了她还会放过她吗?她这才明白为什么欧阳莫要让她和司机一起离开,因为欧阳莫怕她受到伤害,她现在开始后悔了,她这么不顾一切的跟着欧阳莫来,却成了他的负担,她猛的敲了她头一下,为什么做事这么冲动。

  欧阳莫就站在楼梯口,听着那些沉重而快的脚步声,他明白今天要是没有人来救他,他就有可能真的死在这里,听脚步声他就知道,来人都是高手,看来对方真的要自他于死地。

  欧阳莫把一代水泥放在楼梯口,然后用匕首把水泥袋子给刺破,倒在地地下,把幕夕的脚印遮住,然后向幕夕相反的方向走去,人很快消失在水里堆里,欧阳莫看着这些水泥堆的比人要高很多,心里想着有了这些水泥,避免了对方群攻,对他有利,他只要拖延到救兵来就行了,可不知道司机能不能逃脱他们的追杀,他刚才在楼下看了,有一辆车跟着司机去了,他们想要成功的杀了他,就不能让人离开去搬救兵,现在他就看天意了,他只希望幕夕能够平安无事,他也就知足了。

  没一会杀手就追上来了,他们看着眼前到处堆的都是水泥,停住了脚步,一个高个的男人说:“老大,你看这么多的水泥,我们在那里去找啊!”他踮着脚四处望,结果什么也没有看到,因为水泥堆的要比他高多了。

  这时高个男人身边的女人翻着白眼说:“难怪人家说,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你看地下不是有脚印吗?我们只要跟着脚印,就不是能找到人了吗?”她自作聪明的说道,然后还得意的看着带头的男人一眼。

  带头的男人带着黑墨镜,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起来酷酷,站在所有人的最前面,他观察了四周后命令道,“留下两个在这里守着,其余的都跟着脚印寻找。”他冷酷的下命令,看着他手下的人向脚印方向走去了,他才看了看他身后,他可没有忘记,欧阳莫身边的女人,既然是两个人,那么地上只有一个脚印,答案很简单,要不是欧阳莫抱着女人走的,要么女人就藏在另一边,他在一次低头看着欧阳莫的脚印,他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如果欧阳莫抱着幕夕走,那么地下会留下很深的脚印,可地下的脚印根本就没有多深,从中可以证明欧阳莫一定是把幕夕藏在了对面,他看了一眼站在楼梯口的两人说:“你们两把这里守好,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即报告。”说完他就转弯向幕夕藏身的方向走去。

  欧阳莫站在水泥的第三排,当他听见有脚步身后,他立即移动身体,往下一个水泥堆走去,然而他刚走到水泥堆的边缘,就听见有脚步声就在他身边,他立即站直了身体,然后背靠在水泥上,等着那人的到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人没到枪先到,一只粗糙的手,紧紧地握着无声手枪,慢慢向欧阳莫这边转弯过来,欧阳莫趁机握住来人的手,然后猛的一拉,把那男人拉到他跟前,还没有等那男人叫出声,他就已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拧断了那人的脖子,那人就这样睁着大眼慢慢的从欧阳莫手里滑倒在地。

  欧阳莫弯腰捡起他的无声手枪,放在腰间,然后继续前进,当他走到下一个路口看见,一个女人的背影,这女人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完全没有注意到欧阳莫就站在她身后,他轻悄悄的走到女人身后,拍了一下女人的肩,女人还以为是她的同伙来了,她回头一笑,也就是微笑的那一瞬间,她已经被一刀封喉,脸上的笑容依然还在,可见欧阳莫的速度有多快,他弯腰在一次捡起女人的枪,然后把枪你们的子弹拿出来,放在口袋里,把枪仍在地下,继续慢慢的向右边移动。

  欧阳莫脚步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快速的向幕夕藏身的地方走去,他突然想到,他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既然他能想到把幕夕藏起来,对方一定也能想到,他现在要尽快的把幕夕找到。

  那些杀手听见脚步声,就即将枪指着对方,结果发现是自己人,最后他真商量了一下,走路都不要发出声响,以免让欧阳莫站了便宜。

  欧阳莫虽然人少,可是也正因为人少,他才站了优势,他不管对方是谁,来一个杀一个,而对方却老是打错自己人,欧阳莫焦急想快速的向幕夕靠拢,他对送上门来的敌人绝不留情,不是他想杀人,而是他要不杀对方,对方就会把他杀了,在这生命关头的时候,他可不想发善心。

  欧阳莫一路杀过来,终于走到了幕夕的藏身地,可幕夕早就不见踪影,欧阳莫心里开始紧张,他目光也变得阴寒,手也不由自主的握紧,而就在这时,一个硬硬的东西抵在欧阳莫背上,然后后面就传来,男人的大笑声:“哈哈哈兄弟们我抓住了,你们快来啊!”他话一说完,欧阳莫就听见吵杂的脚步声迅速想他靠近,还有敌人的欢笑声。

  欧阳莫趁那男人得意的时候,反手一刀直接插进那人的心脏,然后拔出匕首,没有一刻停留的大步离开,他看了看地下的脚印,幕夕因该没有被她们抓住,因为地下的脚印比较凌乱,可还是看得出,幕夕脚印上面有一层男人的大脚,如果幕夕是被抓住的话,那么幕夕和男人的脚印因该是在一层,再说幕夕要是被抓住,那些人早就用来威胁他,逼他出去了,他随着脚印追去。

  幕夕不停地和后面的男人玩捉迷藏,一开始她心里还有数,知道自己大概在那里,也知道在她身后追她的男人在那里,可转了几圈后,她发现她已经弄不清楚她在那里,也不知道后面跟着她的男人在那里,可她知道她不能停,一旦停下后面的人就会抓住她,可她的脚走得又酸又痛,她看着脚下的高跟鞋,干脆弯腰拖到高跟鞋,在继续往前走。

  幕夕刚走欧阳莫就来到她刚才脱鞋的地方,欧阳莫看见是幕夕的鞋子,在看了看幕夕光着脚的脚印,上面还没有人踩过,可以证明幕夕刚才离开,他加快了脚步追了上去。

  幕夕刚走到通道的尽头,她就听见有轻微的脚步声。还有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气,她立即往后退,可她刚退回到另一边的时候,突然有人把她抱住,“啊!”幕夕吓的尖叫出声,然后拼命的挣扎。

  欧阳莫立即捂住幕夕的嘴,然后低声说道:“是我。”见幕夕停止了挣扎,他立即拉着幕夕转身跑进了另一个通道,欧阳莫现在真的感谢这些水泥,让他们有了藏身之地,要不然他早就被抓了,不是被杀了。

  附近的杀手听见幕夕的尖叫,立马向幕夕发出声音的地方靠拢,他们事训练有素的,只要有一点点声音他们就能判断出声音的准确方向,这一点欧阳莫当然知道,他拉着幕夕快速小心的在一个又一个的通道中穿过。

  幕夕人跟着欧阳莫快步的行走,看着欧阳莫手上全是血,她心里明白欧阳莫一定是经过了激战,才找到她的,她心里升起一股热流,她知道欧阳莫不会丢下她,就想当年一样不管有多危险,欧阳莫还是回来找她了,可她知道有她跟着欧阳莫,欧阳莫是离不开这里的,而她有怎么能让欧阳莫遇见危险了,有怎么能连累欧阳莫呢!“阳,你放开我,你一个人走吧!你带着我肯定走不掉。”

  欧阳莫没有说话,任然拉着幕夕继续前进,幕夕急了,“阳,你快放开我,我不要你出事,他们要杀的是你,见你走了过后,就自然不会对我怎么样,你自己快走吧!”幕夕苦口婆心的说道,她此时一心想着怎么能让欧阳莫安全。

  欧阳莫紧紧握着幕夕的手,头也不会的说道:“你认为我是那种丢下自己心爱的女人,然后独自一人逃命去的人吗?就算是要死,也是我死在你前面,只要我活着,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难道你感觉不到,我爱你已经胜过爱我自己几百倍了吗?”如果有机会能够离开,那他也会让幕夕离开,对于他来说,要是他离开独自活了下来,他这一身就要保守相思之苦,要是那样的话,他宁可死在这里。

  幕夕听了欧阳莫的话语,感动得在也说不出任何言语,过了良久幕夕才说:“此生能够得到你的爱,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气,虽然爱你,我受了太多的苦,可我不后悔,既然走不掉就让我们死在一起吧!”

  “你终于承认你爱我了,夕儿,你在说一边你爱我。”欧阳莫脸上露出他十一年都没有开心笑容,有幕夕的一句爱他,就算现在他立刻就死去,他也无怨无悔。

  幕夕跟在欧阳莫后面,她脸红害羞的说:“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虽然欧阳莫看不见她,可她还是脸红的像苹果一样,嗓音也越来越娇媚,听得欧阳莫骨头都软掉了。

  欧阳莫光是听着幕夕源源不断的爱语,他就感觉他下腹的昂扬顿时有了反应,他目光也渐渐变得火热,可脚步一直没有停下来,“夕儿,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他的嗓音也变得低沉沙哑,握着幕需哦的手心都全是汗水。

  幕夕莫名其妙的,抬头看着欧阳莫说:“你想干什么?”他不会有想让她一个人离开吧!

  欧阳莫突然低低的笑了两声说:“我想要你,我疯狂的想要你。”如果不是这么危机时刻,他真的会不顾一切的要了幕夕,他想幕夕想得快要发疯,而他心里清楚,也是在这生离死别的时候,幕夕才会承认她爱他,要是在平时恐怕幕夕只会对他避而远之。

  幕夕这下脸更是红的发烫,天,欧阳莫到底在想干什么,竟然在这种危机关头还想着那些事,欧阳莫突然在前面停了下来,他转身回头柔情似水的看着幕夕,目光像烈火一样,能把幕夕燃烧起来,在幕夕害羞地下头的那一刻,他猛的吻上了幕夕的唇,既然要死,他也要在吻幕夕一次。

  当欧阳莫感觉到身后有杀气的时候,他心里明白,来的一定是个难缠的对手,光是对方的气息,都带着逼人的杀气,他慢慢的放开幕夕说:“夕儿,你现在转身就走,我一会就来找你。”他眼神依然柔和,只是脸上的笑容不见了,说话的语气非常严肃。

  幕夕大惑不解,刚刚不是好好的吗?欧阳莫怎么突然要她走,当她抬头想看欧阳莫的脸,却看见了她正对面站着一个戴着黑墨镜,穿着黑色运动服,那人从头到脚都是黑色,在加上他身上的这股杀气,她敢肯定,这男人就是一直跟在她身后的男人,因为他身上的那股杀气,是一直跟随着她,她在看着欧阳莫,然后犹豫了一下,欲言又止的想说什么?最后她还是转身离去,她心里明白,不想成为欧阳莫的负担,那么就离开。

  欧阳莫看着幕夕的身影消失了,他才转过身来,看着来人,下一秒他脸上勾起一抹笑容说:“原来是你,地狱王。”地狱王是美国最有权威的杀手组织老大,从成立组织以来从未失手,因此外号叫地狱王,欧阳莫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他们没曾今做过生意的,当然不是让地狱王帮他杀人,是让从别人手里夺一样最重要的文件,想不到他今天亲自来了。

  地狱王脸上依旧冷漠,眼神中却多了一丝欣赏,然后用没有任何温度的嗓音说:“欧总好记忆,如果我们事同道中人,也许我们会是好朋友,只是正邪不两立,你我注定要成为敌人。”当他接到这笔生意,当时也是很吃惊,可他又不能坏了规矩,只好接下这笔生意,后来他想想,就算他不接也会有其他人接,他没必要为了一个和他见了一面的人推了这么大的一笔生意,就算他愿意,他手下的兄弟也不愿意。

  欧阳莫对地狱王的话只是一笑了之,“我想知道他们出了多少钱让你来杀我。”欧阳莫表面上是在和地狱王对话,实际上是在找动手的机会,当然地狱王也一样。

  “十亿美金。”地狱王简短的话语,却说出了要害,要是没有客观的收入,他怎么会接手这笔生意,要知道欧阳莫可不好杀,欧阳莫本人本就一身武艺,在加上欧阳莫平时身边的保镖,一般人根本接近不了欧阳莫,更别说想了解欧阳莫的行踪,他们这次也是得到有人暗中相助,所以才遇见了欧阳莫独自一人出来的时候,然而更让人不敢杀欧阳莫的理由是,蛟龙,要是欧阳莫死了,就等于和蛟龙接上死仇,以后的日子就要时时刻刻被蛟龙追杀,他敢说全世界没有几个杀手敢接下这笔交易。

  “哦!想不到我欧阳莫的这条命在你眼里就值十亿。”欧阳莫这一刻终于明白幕夕当年和白凌签下合约的时候有多么的痛苦,在幕夕看来她的纯洁她的清白,她的十年青春是无价之宝,而在白凌看来,只不过是一千万而已,就像他现在,他欧阳莫身价千亿,别人用了十亿就要了他的命,他更加的明白当年幕夕,为了她的父母去和白凌做交易了,因为在幕夕心里,她的父母比她自己要重到千百倍。

  这一刻他同时还明白一件事情,爱一个人不是要把对方留在身边,而是要放手,让她自己选择,只要她过的幸福,他也就幸福了,他心里想,如果这次能活着出去,他不会再强行把幕夕留在身边了,他会尊重她的选择,学会放手,也许就是这样,当人走到生命的最后关头,才想明白很多平时想不透的事情,难怪他父亲在世的时候,常常对他说,男人要尽力过很多大事才能真正的长大,才能成为真正的男人。

  “十亿只是定金,事成之后,还有二十亿。”地狱王站在那你一动不动,让欧阳莫没有机会进攻他,他就一直这样看着欧阳莫,知道欧阳莫是高手,要是一不小心,很有可能就会死在欧阳莫手里。

  欧阳莫闻言哈哈大笑说:“你竟然为了三十亿冒着生命危险来杀我,要是今天你死在我手里,你认为值得吗?”在这一刻欧阳莫想到的不是他被地狱王杀死,而是地狱王死在他手里,他怎么能让幕夕和他一起葬身在此地呢!

  “对欧总来说,三十亿只是个小数目,可对我的兄弟来说可就是个天文数字,就算我不来,我的兄弟也回来,如果我能死在你手里,到也快活。”他心里有数,他要是死在欧阳莫手里,蛟龙就不会追杀他,要是活着,他只怕要逃亡一辈子了。

  欧阳莫这下明白了,地狱王是打算这次过后,就解散组织,或者退出江湖,是啊!谁天生就爱当杀手,“既然如此,在我和你动手之前,我要在和你做一笔买卖,如果我死了,我出让你来杀我的人双倍的钱,买了对方的命。”他明白地狱王出了名的心狠手辣,他要是死了,地狱王不可能放过幕夕,那他也要为幕夕报仇,对方也别想活。

  “好,如果我死了,你就在这个地方去找这上面的人,任何告诉她不要再等我了。”地狱王从口袋里掏出一条丝巾,丝巾上面绣的地址,和一首情诗,然后看了一眼,依依不舍的扔给了欧阳莫。

  欧阳莫接住丝巾,上面还传来一阵清香,可见是女子的东西,看来冷血杀手也动了情,只是他还没有参透,这个世上没有什么比陪在亲人和最爱的人身边,还要重要的事情,可是又有几个人能参透着其中的道理呢!他把丝巾小心翼翼的收起,两人就在也没有说过话,就这样无声却又带着刀光剑影的目光看着对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他们俩迅速往对方冲去,然后激烈的对打数十招,欧阳莫的功夫在地狱王之上,可他缺少战斗经验,一时战胜不了地狱王。

  地狱王虽然功夫在欧阳莫之下,可他有丰富的杀人经验,招招致命,可他也一时战胜不了欧阳莫,两人就这样难分高下,有过了数十招,两人越大约激烈,出手也越来越狠,可都没有伤到对方。

  就在两人打的难舍难分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住手,你的女人在我们手里,你要是在不住手我就杀了她。”这是一道女人的嗓音,她话说完后,就用枪指着幕夕的头。

  欧阳莫心里一惊,人突然分神,没有躲开迎面一刀,当欧阳莫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躲开了,他身子立即向右边侧开,地狱王的刀就这样硬生生的插进了欧阳莫的胸口,地狱王就这样看着欧阳莫的血从胸口慢慢的流出来。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38章:令人毛骨悚然的刑罚   幕夕气的鼓起腮,怒气的瞪着蛟龙说:“你不要胡说,谁用暧昧的眼神看着你了,你找我们来做什么?没事我们就走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幕夕就是不喜欢蛟龙身上的那股邪气,她还是喜欢想欧阳莫这样一身正气的男人。 2012-07-07 00: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