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8章:第二次的婚礼

作者:无声静候    更新时间:2012-07-18 00:30:25    状态:已完结
  “我是醉了,而且还醉的像在梦中,只有在梦中,你才能会和我靠的这么近。”

  欧阳莫感觉头愈来愈迷糊,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最后他身子一沉,晕倒在龚欣文身上。

  龚欣文吃她快速的脱去欧阳莫的衣服,然后在把她自己脱的一丝不挂,转进了被窝。力的把欧阳莫推开,看着欧阳莫俊美的面貌,欧阳莫任然没有动静,她这才发现欧阳莫不对劲。欧阳莫怎么会倒头大睡呢!难道是那人骗她,关不了那么多,

  幕夕从商场出来,看着跟在她身后的两个保镖,她不满的皱起了眉头,她走到哪里他们就会跟在哪里,现在身边多了两个跟班真的烦啊!

  幕夕回头看着他们俩说:“你们先把东西拿去放在车里,我在这里等你。”她站在广场的中间命令道。

  “是。”其中一个拿着大包小包的往车的方向走去。

  幕夕看了一眼还留在她身边的保镖说:“不是让你们两一起去吗?你还在这里干嘛?”她看着站在她面前一动不动的保镖,心里气的不得了,天天守着她,她哪有自由。

  “为了小姐你的安全,我们会寸步不离的跟着小姐。”保镖恭敬的回答。

  “我不需要你们的保护,你还是回家吧!”幕夕没好气的回答,说的好听,明明就是监视她,有像他们这样保护人的吗?

  保镖像幕夕行了一个礼,然后低着头站在那里不动。

  幕夕看了更是生气,“我跟你说话呢!你有听见吗?”她怒气的盯着保镖。

  “对不起!我们只执行欧阳先生的命令,其余人一概不听,欧阳先生吩咐我们要寸步不离的保护你的安全。”保镖还是像以前一样回答幕夕。

  “算了不和你说了,我现在要去喝酒,走吧!”既然甩不掉那就跟着吧!

  这时刚才去放东西的保镖回来了,他听见幕夕要去喝酒,立即说道;“先生说过,你不能去喝酒。”

  这下幕夕真的无语了,她翻了一个白眼说:“这也不能那也不许,那我能做什么?”这两个人对欧阳莫太忠心了,她不管是牺牲色相引诱,还是钱诱都不管用,她敢相信要是欧阳莫让他们去死,他们也会唯命是从。

  “回小姐的话,你可以逛街买衣服,看书听音乐……”

  “好了好了我听你说N遍了。”幕夕对他们俩没有办法,只好放弃去喝酒的打算,自从上次她知道欧阳莫对她无意后,她整个人都变了,不在忧郁寡欢,她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的,别人不在乎她,她自己要善待自己。

  幕夕正想着现在去哪里逛,既然欧阳莫说她是爱慕虚荣的女人,她现在就做一个货真价实的爱慕虚荣的女人,她每天都逛街,上美容院,买珠宝首饰,她不花花欧阳莫给她的钱,怎么对得起欧阳莫给她的这个称号。

  幕夕想的正入神的时候,她听见了欧阳莫的声音,她立即往四周看,可是她看了一圈也没有看见欧阳莫的人影,可是她明明听见欧阳莫在说话,最后她的目光停在,她正对面的大屏幕上。

  “欧总你前妻刚去世不久,就要再婚,是不是你真的和传说中的一样,你是为了你前妻的家产才和她结婚的。”欧阳莫面前一大堆记者,不停的提问,而欧阳莫跟本不想回答他们的问题。

  龚欣文却回答的非常热情,“其实传说的都是假的,我和阳从小青梅竹马,两人的感情一直很好,本来就打算等阳大学毕业就结婚,可是阳在美国上大学的时候,遇见了一点小麻烦,后来是Jennifer的父亲帮阳解决了事情,阳一向重感情,在Jennifer的父亲再三请求下,阳才到他们公司去上班,后来他看中了阳的才能,就在他去世的时候,把公司交托给阳,并且让阳好好照顾Jennifer,阳为了报答Jennifer的父亲,就和我分开了,和Jennifer结婚,你们现在知道阳是这么的伟大,这么的重感情,你们还认为样是为了Jennifer的家产而和她结婚吗?”她笑得非常迷人,人人都看得出来她现在很幸福。

  “既然你和欧总有这么多年的感情,欧总和Jennifer结婚你就不嫉妒吗?Jennifer突然去世,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吗?”一名记者一针见血的问道了关键的话题,这也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Jennifer去世后欧阳莫没有向外界有任何的解释,这是欧阳莫竟然大张旗鼓的向外界宣布,他和龚欣文的婚事,他们当然要趁机问清楚。

  “我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阳和Jennifer结婚,我不但不嫉妒,还支持他,因为我爱的人是一个有情有意的人,他不顾个人的感受和幸福,而去遵守他许下的诺言,证明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我若嫉妒就配不上这么优秀的男人了,然后我要说的是,Jennifer她一直有家族遗传心脏病,只是没想到她竟然走的这么快,为此我和阳都非常痛心,尤其是阳他简直就是痛心疾首,人都瘦了一圈。”龚欣文说着眼眶瞬间湿润,让人看了心疼,以为她真是为Jennifer伤心。

  记者见龚欣文如此回答,他们已经没有话可问了,所以只好转移话题,“既然如此你们外什么要这么快结婚,为什么不等Jennifer三年孝期满了在结。”

  “其实我们也不想这么快就结婚,可是两边的父母催的紧,为了不让他们操心,我们只好先结婚了。”龚欣文说得很无赖的样子,说得在情在理,记者们最好都纷纷上上祝福。

  而欧阳莫始终没发一言一语,他没有任何表情的坐在那里,那天等他醒来的时候才知道他做了什么事情,而这事又不能不管,要是其他人他可以扔一张支票,可以为所谓,可以不负责任,可是对方是和他一起长到大的龚欣文,他除了和她结婚以外没有任何选择,当然还有龚天雄知道这事后,看着他的表情,他就明白要是他不对龚欣文负责任的话,恐怕龚天雄就永远不会原谅他,还有吴雨桐知道后高兴的不得了,不管他怎么想,直接通知了所有的人,今天的记住招待会也是她安排的,他现在是任由他们摆布,当然他也不反对,和谁结婚对他来说都无所谓,不过是个形式。

  幕夕就这样呆呆的看着大屏幕,一会哭一会笑,路人都以为她是个疯子,看了她一眼,然后绕到而行。

  幕夕笑的是,原来龚欣文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恋人,而她呢!她又算什么?难道她从一开始就是他们俩中间的第三者,还是一开始欧阳莫就没有真心对她,只是和她玩玩,她现在真的愈来愈看不清欧阳莫,愈来愈看不清人心。

  她哭的是,既然欧阳莫对她没有感情他为什么不放过她,她好恨她的懦弱,她为什么就不能抛弃一切离开呢!不是她不想不是她不能,而是欧阳莫手里有她父母留下的房子,那房子记载着她父母的足迹,记载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记载着她曾经也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更是记载着她对她父母的回忆和怀恋,她怎能弃之。

  看着龚欣文笑得花枝招展的模样,她看着特别的刺眼,而欧阳莫却欺骗了她,他明明爱着龚欣文,当年为什么骗她说龚欣文是他妹妹,而且她还傻傻的相信他,欧阳莫在心里还不知道说了多少变她傻呢!

  想到这里她用手抹去脸上的眼里,然后对着大屏幕大喊:“欧阳莫这么这个骗子,我再也不会相信你了,我已经想好了,等到合约一到我就会毫不犹豫的离去,我恨你……”这一刻龚欣文对欧阳莫的愧疚消失了,对欧阳莫的爱也转变成恨,她这次没有心痛,她只感觉她已经没有心了,她的心在这一刻消失了。

  “欧阳莫我不欠你的,从这一刻开始,我要好好的保护好我自己,不会在让你伤害我一分一毫。”她看身后的保镖一眼,然后转身走向她刚出来的商场里。

  看了一眼旁边的服务员说:“把你们这里所有我能穿的衣服都给我包起来,然后送到我的住处,地址他们会告诉你的。”她指了指她身后的保镖,然后拿出一张金卡递给了收银员,心里想着欧阳莫你就等着我刷爆你的卡吧!可是这样她心中还是不爽,她脑中还在算盘着去哪了花钱。

  这是她突然一笑,然后勾了勾手指,跟着她的保镖立即走到她跟前,恭敬的站在她面前等待她的命令。

  幕夕双手抱在胸面前说:“你们两给我想一个能让我心里畅通心情愉快的办法,快点我没时间等你们慢慢想,要不然我就在逛几个小时。”她知道他们俩最怕的就是陪她逛街,用这个来威胁他们想办法,最好不过了。

  “小姐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他话说道一半不说了。

  “就是什么?你不要话只说一半。”

  保镖上前一步在幕夕耳边说了几句,而幕夕的脸上笑容也更加的迷人,保镖说的是让她去买古董的地方,砸个痛快。

  当幕夕从古董店出来的时候,她心情已经好多了,可是还是高兴不起来,她真的好想回到过去,要是她没有去贵族学校上学,她就不会认识欧阳莫,她的父亲也不会为了她的学费而犯错,她的父母就不会双亡,她现在也许已经有一个爱她的老公,和可爱的孩子,一个幸福的家,现在她感觉就是那很平常的事,对她来说就难入登天,如果一切可以从来,那该多好啊!

  夜很静,也很美,让人爱也让人恨,幕夕坐在顶楼的花房里,看着星星满天,心也随着星星飘到九霄云外去了,她就是比较恨夜晚的那种人,她讨厌夜晚,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就会不由自主的想起欧阳莫,想起他们的过去,就像今天,她明明已经睡了,可是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就睡不着,她白天可以用其它事情来打发时间,可一旦到了晚上,她就显得异常孤单。

  她和欧阳莫的关系原本无人知晓,现在欧阳莫不管去哪了都会带上她,整个台湾很少有人不知道她是欧阳莫的女人,她常常在想,欧阳莫这样做不怕龚欣文伤心吗?还是龚欣文爱他爱到连她也一起接受,她突然感觉做欧阳莫的女人好苦,首先是Jennifer被两个情敌活活的气死了,然后是她怎天被欧阳莫折磨,而且还要看着他和别的女人亲热,最后就是即将成为他妻子的龚欣文,他公然在外面包养情妇,龚欣文竟然没有一句怨言,要是她肯定做不到,她宁可不要,也不会委曲求全。

  她想得正如神的时候,突然被一双温暖的大手抱住,她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在这里除了欧阳莫谁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这样对她,当然她更加熟悉欧阳莫身上淡淡的烟草味,“都要结婚了,还来我这里,你不怕你的那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生气吃醋。”她有时真的怀疑欧阳,莫是不是真的要结婚,竟然还有时间来这里,不准备结婚的事情吗?

  欧阳莫身子一震说:“谁告诉你的。”他把头埋在她发丝里,闻着发丝散发出的幽香,让他恋恋不忘的香味,就像毒药一样会上瘾,让人难以忘怀。

  “你的事情还需要别人说吗?你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幕夕声音很平静,心里却如排山倒海一直翻打个不停。

  “怎么你打算去参加我的婚礼。”欧阳莫一手挑起她的下巴,让她抬头和他对视。

  幕夕嘴角勾起一抹淡然的微笑说:“我还是不去了,要是你的这个新娘在出什么事,我可担当不起责任,我还想多活几年。”幕夕其实想说,她恐怕没有等到他结婚额那天,她就已经离开,他们的合约已经快要到期了。

  欧阳莫看着幕夕竟然如此平静,如此淡然,好像漠不关心一样,他心里升起一股不妥的情绪,“你真的不想去,你真的不在乎我和她结婚,你不是说你爱我吗?怎么现在又不在乎了呢!你的话哪句是谎言,哪句是实话,我又能相信你哪一句话。”

  “我的话从来都没有一句谎言,是你一定要把我的话变成谎言,我只好顺你的意。”

  “哦!这样说还是我的错,那你现在爱我吗?你刚刚一个人在这里想什么,我来了你还不知道。”欧阳莫想知道她现在心里对他的看法,他有好多次都不想来这里,可是他终究还是敌不过心中对她的渴望,他明知道这样对龚欣文不公平,可是他还是放不开她。

  “我已经说过,我不会再爱你,刚才我的确在想你。”幕夕大方的承认,她刚才的确在想他,她认为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欧阳莫发出低低的笑声说:“你的话真的很矛盾,先是不爱我,然后是还想着我,我应该相信前面的一句还是后面的已经呢!”他的嗓音低沉沙哑,听着让人心醉。

  幕夕搬开搂着她腰的大手,然后转过身来,看着欧阳莫似笑非笑的俊脸说:“随你信哪一句,反正你也没有相信过我的话,我是想你什么时候让我走,反正你马上就要结婚了,而我们的合约也快要到期了,不如我提前离开,也给你省了不少的麻烦。”她已经没有勇气在眼睁睁的看着他在结一次婚,要说她完全对他没有感觉那是不可能的,毕竟爱了这么多年,不可能说忘记就能忘记,离开了眼不见为净。

  欧阳莫沉默了很久才说:“这是你的真心话吗?”他面色突然转变,声音也冷了下来。

  “不是我的真心话,你以为还是我又在用什么计吗?你认为我还会对你留恋吗?”幕夕神色也变冷了,她要正正经经的欧阳莫谈,她要让欧阳莫知道,她幕夕离开他会过的更好,至少不会被他刺伤。

  “哈哈……”欧阳莫突然大笑,然后冷冷的看着幕夕说:“你终于承认你对我说的一切都是谎言,你对我没有什么留恋,那你对谁有留念,跟着我才三年不到,就急着要离开,你跟了白凌整整七年,也没有见你要离开,我到底哪里比他差,他哪里让你如此着迷,你说啊!只要你说服了我,你就可以离开。”在他心里,幕夕说的任何理由都说不服他。

  幕夕身子一震,欧阳莫说到了她心底最痛处,这是她一身最不堪的往事,欧阳莫为什么要用此来伤害她,她退后两步说:“白凌他把我当人看,他珍重我的选择,而你除了给我带来无尽的伤害,就是对我不断的折磨和侮辱,要是你,你会人认为哪一个好。”她在白凌那里,心不会受伤,她不爱白凌,随他和谁在一起,她都不在乎,而欧阳莫已经把她伤的片体鳞伤,要是早知道欧阳莫七年前一直都没有爱过她,她也许就不会有今天的结果。

  “我伤害你,侮辱你折磨你,我对你做的这些,远远不及你对我的伤害,你真是一个能言善变的女人,明明是你先伤害了我,我做这些只是把你对我的伤害统统还给你,难道有错吗?就允许你伤害我,我就不能报复你吗?好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欧阳莫最恨的就是幕夕这一点,明明是她犯了错,最后还反咬一口,他欧阳莫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人。

  “欧阳莫你不要在这里喊冤了,不要在我面前装得一副真的被的伤了的模样,当年到底是谁欺骗了谁,你自己清楚,你现在说的好像你真的爱过我似的,我真不明白,你对我说这些目的到底是什么,我不认为我身上有你看上你东西。”要是欧阳莫对她没有爱,那欧阳莫这么做有是为什么?他要什么没有,为何偏偏把她留在身边,她不记得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欧阳莫听了幕所说,他心中的怒气正在狂烧,然后发出恐怖的笑声说:“我现在也开始怀疑我当年的眼光,我当年怎么爱上你这个无情无意的女人,当年我对你的爱是那么的疯狂,你不把我的爱当回事也就算了,竟然还怀疑我的爱,既然你不知道我看上你身上什么东西,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看上你什么?”很多时候他真的不想和幕夕吵,也不想伤害她,可是她每次都能把他气得失去理智,做一些疯狂的举动。

  幕夕看着欧阳莫的神情,就知道大事不好,欧阳莫要是彻底的怒了,她怎么承受得了他疯狂的对待,想到他即将要做的事情,她就打心底恐惧,在她脑中出现唯一的办法,就是逃,想到她立即行动,可是她还为来得及跨出一步,就已经被欧阳莫大手一捞,抱在怀里,她急得大喊:“欧阳莫你不要乱来,是你自己说的,你和龚欣文两小无猜青梅竹马,既然如此你还来招惹我,不就是对我虚情假意吗?你还敢说你当年对我是真心的吗?”她不断的奋力挣扎,想逃脱他的魔掌。

  而欧阳莫听见幕夕的话,他放松了抱着幕系的手说:“什么两小无猜?什么青梅竹马?我们的当年的事,和她有什么关系。”欧阳莫听的莫名其妙。

  幕夕见欧阳莫手劲松了,她也停止了挣扎说:“你还在我面前装傻,是我亲耳听见的,你昨天在记者招待会上是怎么说的,不对,是你的那位未婚妻怎么说的,你不会告诉我你没有听见。”

  然而欧阳莫的确没有听见,他当时心里一直在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没有注意龚欣文说了什么?“她说了什么?我的确没有留意,不过不管她说了什么,你也不能说我当年对你是虚情假意,要是我真的和她是你说的那种关系,就不会带你回家,而且她也在场,她父亲也在场,要是我和她从小青梅竹马,他父亲怎么没有说话,你为什么不用自己的老子好好想想,过去我对你的心是假的吗?”

  幕夕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欧阳莫的话,此刻她心中疼痛万分,要是欧阳莫当年是对她虚情假意,那么她至少会把说有的过错都推到欧阳莫身上,而不是她一人的错,不是她一手照成了今天的结果,可现在还是她的错,当然她认为那不是错,是老天对她的惩罚,她沉默了一会说:“我……”

  “嗯!你想说什么,如果是道歉就不用了,好好用你的身子来补偿我就行了。”欧阳莫只有在和她缠绵的时候,才能感觉她是爱他的,而他也爱死了她热情的反应。

  “那你现在呢!你现在对我出了恨,就没有一点点爱吗?”幕夕鼓足了勇气问了出来,如果欧阳莫对她还有一点爱,她也知足了。

  这个问题对欧阳莫来说,非常难以回答,他心里清楚他对幕夕的感觉,可是他又不敢承认,他怕这是幕夕的圈套,要是他承认了,幕夕一定会用此来伤害他,不管幕夕对他是真是假,他都不敢在相信她。

  他想了一会才说:“给你讲个故事,有一条鲨鱼,被人打捞上岸,然后送到了动物园,动物园的管理员,把它放在了玻璃箱里,让人观赏,鲨鱼不断的撞击着玻璃,它以为只要撞开了那道玻璃它就可以回到大海,在它快要撞开玻璃的时候,管理员看见玻璃裂口了,就让人加了一块更厚的玻璃,鲨鱼还是不断的撞击,当玻璃出现裂痕的时候,管理员有加上了一块更加厚的玻璃,鲨鱼还是不停的撞击,直到它撞得头破血流,差点送命,他才彻底的放弃回到海里,很多年过后,动物园决定放生,他们把鲨鱼运到海边,鲨鱼还是一动不动的呆在那里,这是人们都笑着说,这鲨鱼好傻啊,让它回家它都不动,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不是鲨鱼不想回家,是他怕疼,怕再一次受伤害。”

  幕夕听了他的话久久说不出话来,她明白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他是不会相信她了,而她也没指望他相信她,从故事中她能感觉到欧阳莫心中的痛,因为她心里有着和欧阳莫一样的痛,看来她和欧阳莫此生是无缘了,可是她还想知道一个答案,“你爱龚欣文吗?”

  “不爱。”欧阳莫回答得很干脆,他从来没有想过和龚欣文结为夫妻。

  幕夕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干脆,她心里更加不解了,“既然你不爱她,为什么要和她结婚,你这样做只会伤害她,还是你有把握,会给她一辈子幸福。”她当然是想说,以后欧阳莫也不会幸福,两个不相爱的人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

  欧阳莫叹了一口气说:“不是我想和她结婚,是没有办法,是……”欧阳莫在犹豫着要不要把他和龚欣文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他想试一试他在幕夕心里还有没有分量。

  “是什么?”这个世上还有让他为难的事情,幕夕心里根本不信,如果一个人不愿意做一件事,谁逼也没用。

  欧阳莫放开幕夕,看了她好一会才说;“我和她有了夫妻之实,我不得不娶她。”他紧紧的盯着幕夕脸上的变化,不想错过她脸上的任何表情。

  欧阳莫的话像狂风暴雨一样袭击了她的心身,她心痛的好像快要没法呼吸,她以为欧阳莫跟她在一起就不会有其他女人,没想到她在他心里只不过是他从多女人之一,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听见欧阳莫亲口说,他和别的女人有关系,她就心痛难当,不她不能让欧阳莫瞧不起她,欧阳莫能忘了她,过了有滋有味,她也能忘记欧阳莫,过的快快乐乐,想到这里她对欧阳莫一笑说:“你还真风流,有我一个还不够,还在外面寻花问柳,真让人伤心啊!”她故意露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让欧阳莫看不清她在想什么?

  欧阳莫剑眉一挑说:“你真的伤心,我看你的神情是,恨不得我永远也不要来你这里吧!”他岂会看不出,她的笑为达眼底,岂会听不出她话中的讽刺。

  “哪里哪里,我巴不得你天天来,有的人求都求不来,我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幕夕有恢复她从上次见过蛟龙后,回来一直对欧阳莫阿谀奉的态度。

  “是吗?”欧阳莫嘴角勾起一抹危险的笑容,他看着幕夕脸上那虚假的笑容,感觉异常刺眼,他不喜欢这样的幕夕。

  “嗯!”幕夕还不知危险的,向欧阳莫点了点头。

  “既然是这样,那我要好好的享受一下,你的温柔香,要不然就是我的过错了,把你这么一个美人放在这里独守空房,别人会嫉妒的,我也不想让你失望。”既然她要如此,他就好好陪她演这场戏,反正结果都是一样,只要得到他想要的,过程怎样他不在乎。

  幕夕看着欧阳莫突然的改变,她不由得退回几步,自从上次回来后,她就一直用这招对付欧阳莫,而欧阳莫及讨厌她这种样子,每次都是被她气走,这次好想这招不管用了,看着愈来愈进的欧阳莫,她心里开始慌,只要一想到他也和龚欣文发生的那种关系,她就感觉一阵恶心,她不要让欧阳莫在碰她,她不要欧阳莫身上带着龚欣文的味道,和她在做那种事。

  欧阳莫看着沉默的幕夕,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说:“怎么!你又改变主意了,不愿意了。”

  “是的,我恨不得你永远不要来,既然你和龚欣文有了夫妻之实,就好好的对她,不要在用你那肮脏的身体在碰我。”幕夕这下终于明白,为什么相爱的人要求对方忠诚,要求唯一,她现在只要一想到,欧阳抚摸过龚欣文手,吻过龚欣文的唇,她就感觉恶心,更不可能让欧阳莫碰她。

  而幕夕的话,也激怒了欧阳莫,“我肮脏,你以为你就干净了吗?我没嫌弃你,你到嫌弃我来了,我是有很多女人,你呢!你就我一个男人吗?如果你就我一个男人,那我也能保证你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女人,既然你都做不到,还想着我为你守身如玉吗?”欧阳莫看见幕夕那嫌弃的眼神,他心中就恨,他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女人恋恋不忘,他上前一步,想伸手拉住幕夕,幕夕立即转身,躲开欧阳莫伸过来的手。

  幕夕听见欧阳莫追来的脚步声,她加快了离开的脚步,可是她刚到楼梯口就听见有人上来的脚步声,她心中大惊,她立即回头,刚转身就撞在欧阳莫怀里,而欧阳莫顺势一把抱住她。

  听着愈来愈进的脚步声,幕夕开始着急了,欧阳默不会真的不在乎她被别人看到。

  “你听好像楼上有人,我们上去看看吧!先生让我们负责这里的安全,要是出现什么失误,先生怪罪下来谁担当得起。”

  “好!我们一起上去。”

  幕夕听出是保镖的声音,天他们要上来了怎么办,都是欧阳没事让几个男人来这里做什么?

  幕夕惊的大叫一声:“啊!”她立即用一手捂着嘴,天,欧阳莫是疯了吗?

  “好像是小姐,我们快点上去。”接着就听见愈来愈进的脚步声。

  幕夕急忙喊道:“你们不要上来。”

  “小姐你没事吧!”他们担心问道。

  “我没事你们赶快离开。”

  “那我们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就喊我们。”两人还是有点不放心。

  幕夕再也忍不住尖叫出声:“哦!啊……”

  “快小姐出事了。”两人迅速往上冲。

  幕夕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立即说:“你们千万不要上来,我哦没事。”接着又哼了几声。

  “小姐你不要害怕,我们马上救你,朋友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都不要伤害幕小姐,她要是少了一根头发,你别想活命。”他以为幕夕被绑架了。

  这时一直没有出声的欧阳莫说话了,“是我,你们退下。”他的嗓音低沉沙哑,还带着喘气声。

  这是在傻的人也明白楼上是怎么回事,“是。”他们立即下楼离去。

  幕夕终于得到自由,她转身抬手就打了欧阳莫一巴掌,“欧阳莫你禽兽不如,你不要用碰过龚欣文的身子来碰我,我不要,我恨你!我恨你!”她现在感觉好想是欧阳莫背叛了她是的,当她想到欧阳莫也和别的女人做这样的事情,她内心就有一把无明的怒火,好像是要把她整个人燃烧起来。

  而欧阳莫的脸被她打别过去了,可见她用的力道之大,欧阳莫没有发怒,他只是看着幕夕一眼说:“怎么你现在感觉难受了,当年你背叛我的时候,我就是你现在这种感觉,你还敢说你不爱我吗?你若不爱我用得着这么生气吗?”他要的就是幕夕生气,要的就是幕夕现在的模样,这样证明他在她心里还是有一定的分量。

  幕夕被欧阳莫说的眼泪汪汪的,不错她是爱他,所以才会这么难受,“原来你做这些都是为了让我难过,好报复我当年对你的伤害,可是这些年来,我的心里没有一天好过,我的伤痛不比你少,你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呢!”

  “你和我之间已经没有信任可言,我只相信事实,相信证据。”

  “那里为什么就不相信我爱你的这颗心,难道我的心也有假吗?”

  “你的心看不见摸不着,我还是比较喜欢实在的东西,你要是真的爱我,就用你的身体好好爱我,除了你的身体,其他的我都不敢兴趣。”欧阳莫口是心非的说道,他只有表现的无所谓,才能伤害幕夕,幕夕愈伤痛他心里就愈开心,他也要幕夕尝尝被人伤害的滋味。

  幕夕大笑两声说:“我发现我一开始就错了,我当初就不应该爱上你,你和你妈一样实在,当初我苦苦哀求你妈救我爸,你妈对我说,我和你什么也不是,她没有义务帮助一个陌生人,你们两都是只在乎自己的利益,从来不管别人的死活,我算是看清你了。”她笑得很凄凉,很悲伤,然后走过去弯腰捡起地上的睡袍,穿上走下楼去。

  欧阳莫看着幕夕的背影,他心里说不出的感受,看来他得去问问他妈,他明明决定不再相信幕夕,可是见到她悲伤的模样,心里竟然升起一抹不舍的感觉,他现在对幕夕是什么样的心态,他自己也不知道,一开始他是想好好的报复她,后来他发现他根本不忍心伤害她,每次她受到伤害,他的心里都不好过,要是真如幕夕所说,她是为了她父母才这样做的,为什么调查出来的结果不一样呢!

  难道是张承载弄错了,可是张承载做事一项谨慎,应该不会出错,那就是幕夕在骗他,可是幕夕为何要骗他,难道是她想让他再一次爱上她,这才是她心中的目的,不,他不能让她得逞,欧阳莫甩开这些烦人的事情,然后下楼离去,他从来没有在幕夕这里过夜,不是他不想,而是他不敢,他怕和幕夕相处久了又被她可怜的模样给骗了,他还是去问问她母亲,幕夕到底有没有去找过她在说。

  吴雨桐伸了个懒腰,从楼上走下来,看见龚欣文已经坐在大厅,她不由得吃惊的问,“欣文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啊!”平时龚欣文可是不到十点不起床。

  龚欣文转头对吴雨桐一笑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特别的饿,所以就起床下来吃点东西。”

  吴雨桐走到龚欣文面前说:“你终于知道娥了,以前你十点起床也没听你说娥。”她挨着龚欣文一同坐下,慈祥的看着龚欣文。

  这时刘婶从厨房里出来,她把早餐放在桌子上,笑着说:“夫人,小姐可以用早餐了。”然后又回到厨房忙去了。

  “不是娥了吗?快去吃吧!”吴雨桐宠弱的看着龚欣文,她拉着龚欣文一同走到餐桌前坐下。

  “是青菜粥呢!我的最爱。”龚欣文高兴的拿起勺子吃了两口,立即心里就有一种恶性想吐的感觉,干呕了好几下。

  吴雨桐看着龚欣文的反应,她关心的问道:“是不是感冒了,身体不舒服,等吃了早餐我送你去医院看看。”她本想说可能是龚欣文是不是怀孕了,可是龚欣文和欧阳莫就一次,也不太可能,所以她没敢随便推断。

  龚欣文摆了摆手说:“我没事。”刚开口又是一阵干呕,看得吴雨桐心惊胆战。

  吴雨桐走到她身边,把水杯给龚欣文说:“和点水。”她看着龚欣文面前没有动的早餐,眉头也跟着邹起,要是龚欣文真的怀孕了,吃这么少怎么行,她一定要带龚欣文去医院看看,只要证实龚欣文的确怀孕,那她就请一个营养师来调养龚欣文的身子。

  龚欣文喝了几口说:“我吃不下,没胃口。”她干呕了好几次,说话也有点轻喘。

  “这样吧我们先去医院看看,也好让我安心。”吴雨桐说着就把龚欣文扶着往外走。



温馨提示: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全文阅读和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txt全集下载。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首席甜妻:老公你又不乖了 第28章:第二次的婚礼   “我是醉了,而且还醉的像在梦中,只有在梦中,你才能会和我靠的这么近。”   欧阳莫感觉头愈来愈迷糊,看不清眼前的事物,最后他身子一沉,晕倒在龚欣文身上。   龚欣文吃她快速的脱去欧阳莫的衣服,然后 2012-07-18 00:30:2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