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章 花妃传奇

作者:玄姝巫    更新时间:2008-04-03 13:39:50    状态:已完结
  “实际上哀牢王娶花妃娘娘,最大的目的是为了巩固他的政治王权,因为花妃娘娘是当时大巫师的女儿。后来当时的东汉王朝为了开疆扩土,开始派人来哀牢国招抚,本来这是好事,因为中国南方从此纳入国家版图,但是哀牢王柳貌并不甘心就这么把最高统治权利上缴,所以他想垂死挣扎一下,那就是织出传说中的通天锦然后上天成仙。

  虽然他知道花妃娘娘家族有白玉龙骨梭,但是他不知道在谁的手里,还有他惧怕花妃娘娘家族的巫师势力,所以他就暗中命人把花妃娘娘家族里的所有人抓了起来,准备用他们的性命来威胁利诱,从而寻找到那把传说中能织通天锦的白玉龙骨梭。

  可是当他把所有人抓来并细加审问后,并没有找到白玉龙骨梭,而且花妃娘娘的父亲当时的大巫师告诉他,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能够通天的锦缎,所有的一切只是一个古老的传说而已。可是一心想成仙的哀牢王柳貌根本不信他的话,一怒之下他就开始了残忍的杀戮,妄图用这样的手段让花妃娘娘家族的巫师们屈服,说出白玉龙骨梭的秘密。

  但是他杀了一个又一个,终不得其索……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他做这些事尽管很小心,计划也很周密,但还是被花妃娘娘的一个苗族侍女知道了,她跑去告诉了花妃娘娘,当时的花妃娘娘愤怒之下就要去找哀牢王质问。”

  “花妃娘娘这时候去也是白去,弄不好她自己也有危险。”听到这里张扬忍不住接口说道。

  花月容用深邃的目光看了张扬一眼,点点头继续说道:“当花妃娘娘赶到大牢的时候,整个大牢里已经血流成河,她的族人们一个个惨不忍睹的死状让她震惊……一路上她强忍着目睹族人惨死的悲痛,小心地避开守卫偷偷来到大牢深处,隐蔽在暗处的她看到她的丈夫哀牢王柳貌正用剑架在她父亲大巫师的脖子上,命令大巫师为他编织通天锦。面对哀牢王的淫威大巫师丝毫没有畏惧退让,不但义正词严地拒绝了哀牢王的要求,更怒斥哀牢王的丧心病狂,还大意凛然地说归顺东汉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本来就快疯狂的哀牢王闻言更是暴怒,挥剑就割下了大巫师的头,血花喷溅中大巫师头滚落到了地上……大巫师那落地的头颅并没有马上死去,看着哀牢王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会遭到报应!’……”

  花月容的叙说声中,张扬把目光投到电脑屏幕上那幅有着奇特神韵的雕塑照片上,似乎自己也亲眼目睹了那场血与火的历史……

  “花妃娘娘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无法接受自己最爱的丈夫竟然杀死了自己最亲的父亲和族人的事实,可是血淋淋的事实摆在眼前,残酷的真相打击之下,又急又怒又悲伤的她昏倒在地,万幸被不放心她尾随而来的苗族侍女救走……当她被心腹侍女和侍卫手忙脚乱救醒后,众人都劝她马上逃走。实际上在花妃娘娘心里,她今后也不可能和杀父仇人继续生活,不过她更是永远忘记不了父亲大巫师的头滚落到地上后对哀牢王说的那句话:‘你会遭到报应!’所以她决定先报了仇然后再逃走。为了报仇,她表面上不动声色,假装不知道任何事情地与哀牢王虚与委蛇,暗中她却用平时治病救人的蛇虫毒物培养出了一种新的毒物,并准备把这种毒物种在哀牢王身上,她要让哀牢王柳貌受尽折磨而死。”

  说到这里,花月容不由偷看了一眼张扬严峻的表情,心忽的一下悬了起来,她停下叙说,小心地问张扬道:“你……是不是觉得花妃娘娘也很歹毒?”

  “不!她应该这样做!”张扬摇摇头,斩钉截铁地马上回答。

  花月容得到张扬的肯定回答后,悬起的心才落了下来,继续讲述下去:

  “从那天以后,花妃娘娘夜以继日地培养毒虫,这时候她发觉自己竟然全部继承了父亲的巫术力量,于是她福至心灵地把巫术和药理结合起来,很快就培养出一种能受她意识控制的新毒种,因为是各类蛇虫在容器里培养出来的,所以她便把这种神秘的毒种命名为‘蛊’。本来她想马上把这种神秘的毒种种在哀牢王柳貌身上,可是一想到她父亲大巫师临死时候大意凛然劝说哀牢归汉,她几次准备动手又忍耐了下来,因为她想完成父亲的遗志,等到哀牢归汉后再报家仇,而这段时间她仍在不停地研究新创的蛊术……终于到了公元69年,就是东汉明帝永平十二年,东汉政权对哀牢国发出了最后通牒‘不归则兵破’,而柳貌在上天成仙无望、又贪生怕死的无奈之下决定献国归汉,从此哀牢国归属汉朝,东汉政府以益州六县与哀牢地设立永昌郡,以哀牢王为部族君长,另派官吏进行行政管理。当时见父亲遗愿已了的花妃娘娘就暗中对柳貌下了蛇蛊,随后就带着自己的心腹侍女和侍卫逃离了哀牢国……为了迷惑追兵,她将手下的人分做几路逃跑,一路由忠心的苗族侍女带领着向东逃跑,临别时候花妃娘娘送给苗族侍女一顶银霞冠作为念物;第二路是向北对着喜马拉雅山逃跑,由一个平时忠心耿耿的侍卫带头,花妃娘娘送给他一个‘红斯石’(注)坠琏作为念物;第三路是一个摆夷(傣族)侍女对着南方逃跑,花妃娘娘送了她一把金芒梳作为念物;最后一路是花妃娘娘自己带着女儿和一男一女两个侍从,对着西边的缅甸方向逃去……”

  “他们都成功逃脱了吗?”仔细听着的张扬忍不住担心地问道。

  花月容微微一笑,回答道:“他们选择逃离的时间正是哀牢王柳貌举行归汉仪式的时候,所以他们都成功逃脱了哀牢国。而实际上在花妃娘娘送给东、北、南三路的念物上,她用巫术把自己的巫术、医术和蛊术心得封印在上面,从此后蛊术也随之开枝散叶……哀牢王柳貌事后发觉,虽然急忙派人追捕,但是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都有人逃离,无从确认王妃走的路线,导致他组织的追捕失败了。接着他开始蛊发,一条条三寸长细如针的小蛇从他的五官七窍中带着脓血钻出,随之而来的痛苦更是让他生不如死!受尽折磨的哀牢王柳貌便命人到处销毁花妃娘娘的塑像以泄私愤……你现在看到的这尊被砸去头颅的花妃娘娘雕塑就是历史的见证。”

  “他活该!是不是后来花妃娘娘就逃到这香花坝来隐居……她就是你们的祖先。”对哀牢王柳貌的下场张扬是拍手称快,同时他也猜测着说出花妃娘娘一行后面的故事。

  “逃亡的生活是艰辛的,而当时花妃娘娘一行还带着她八岁的小女儿,当逃到这里的时候,小女儿经历了一路艰辛终于生病了,虽然花妃娘娘很快用自己的医术为女儿治疗好了,但是女儿羸弱的身体已经不合适继续颠簸逃亡……”说到这里,花月容再次长叹一声,继续说道,“无奈之下的花妃娘娘只能把女儿送给这里的一户人家做童养媳,然后继续西逃,现在缅甸的绿歹门,还有白骨门,甚至印度的降头巫师,都是花妃娘娘的蛊术传人……”

  &&&&&&&&&&&&&&&&&&&&&&&&&&

  注:红斯石——藏族社会中一种传统的观念认为(尤其是在藏族聚居的农区或牧区)一些稀有的宝石具有多种特殊的功效,其中就包括护身避邪,即佩带此类宝石使妖魔鬼怪不能入侵,防止妖魔作祟所带来的危害,如某些较奇特的疾病。一种叫“斯”的宝石,受到了人们的青睐,民间流传着有关此物的神秘传说。时至今日,“斯”在社会中受到的重视,其价格的昂贵,神秘主义的作用,令人称奇!《藏汉大辞典》中释“斯”为:“亚玛瑙,猫睛石。“斯”的种类据说有红、白、黄、花、灰几种,其中“红色”尤为罕见,为稀世之珍,较多的是黑白相间色。



温馨提示:
蛊情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蛊情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蛊情劫全文阅读和蛊情劫txt全集下载。蛊情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蛊情劫 第三章 花妃传奇 “实际上哀牢王娶花妃娘娘,最大的目的是为了巩固他的政治王权,因为花妃娘娘是当时大巫师的女儿。后来当时的东汉王朝为了开疆扩土,开始派人来哀牢国招抚,本来这是好事,因为中国南方从此纳入国家版图,但是哀 2008-04-03 13:39: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