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章 西去缅甸

作者:玄姝巫    更新时间:2008-04-04 13:21:55    状态:已完结
  “哦,原来你们家族的祖先就是花妃娘娘和哀牢王的女儿。”听到这里张扬忍不住恍然大悟说道。

  “是!”花月容肯定回答后继续说:“被送给这里做童养媳的女儿,后来被人称为花氏,慢慢地周围的人忘记了这家人原来的姓,开始称这家人为花家。而这家人里的女儿,每辈里面有一个天生就继承了养蛊、放蛊和解蛊的能力,就那么一代代传承下来……可是到了三百多年前,花家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巧合的是蛊术被这一对双胞胎女儿继承了。而且奇怪的是她们两个一个继承的属于火性的蛊术,一个继承的属于寒性的蛊术……从那时候,花家的蛊门就一分为二,变成了阴蛊门和阳蛊门。”

  “原来是这样的,不过为什么后来阴蛊门和阳蛊门斗争起来呢?”说话的张扬一想到穿着红衣犹如干尸的花火云和花艳阳,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看在眼里的花月容心中一阵悲哀,强忍下悲哀后继续说起那些成年往事。

  “养蛊的女人终日和蛇虫鼠蚁中的剧毒物为生,一般不会有男性喜欢上这样的女人,所以蛊门女子就想出用自己的心血饲养子母情蛊的方法,然后把子蛊种在自己心仪的男子身上,这样就能拥有这个男人……”说到这里花月容脸上一片潮红,心中又是羞愧又是内疚,不敢看张扬的眼睛。

  张扬表面上不动声色,实际心中也在翻江倒海,那是他听到花月容说蛊门女人对自己心仪的男子种下情蛊……他恍然大悟,原来花月容早早就对自己心有所属,而现在的他对花月容也是隐生情傃……这让有他有欣喜,有惆怅,更有迷惘,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这份不知是对是错的感情!

  沉默了一会,调整好心中情绪后的花月容继续说道:“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央军经过滇西出缅甸抗日保家卫国,那时候很多负伤的伤员回国后就留在滇西地区安家落户……我的奶奶和花艳阳的奶奶同时喜欢上了一个留在香花坝的国民党军士兵,只是我的奶奶最先对那个国民党军士兵种下了情蛊,然后结为夫妇生下了我的妈妈,情场失意的花艳阳奶奶从以后就仇恨萌生,开始对周围地区居民大肆放蛊,而我的奶奶也从那时开始不断地为周边居民解蛊……一年年斗争下来,每次她们家都输在我们家手上。可是愚昧的她们不但不知悔改,反以为是因为我们家得到花妃娘娘流传下来的白玉龙骨梭所以才能胜过她们,全然不顾她们的作法有多么的伤天害理,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愚昧!”亲眼见过花火云母女疯狂行径的张扬,也接口怒斥道。

  花月容说到这,却泪流满面对张扬说:“张扬……对不起,我不该对你种下情蛊,害得你今天中了花艳阳的子午断魂蛊……”

  “姐姐,不用说对不起,你为了我削下指尖笋肉来压制我的蛊毒,这样的行为……世界上也只有你肯为我做了!今后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好吗?”张扬知道自己身上的蛊毒只能被压制一百天,一百天以后,自己就是到死都必须忍受子午两时烈焰炼骨的滋味,但是知道了蛊门历史后的他,心中再没有任何怪罪花月容的念头,反而对花月容为解除他的痛苦毅然削指的行为肃然起敬,此时见到花月容内疚自责,他连忙真诚地安慰花月容。

  “呜……张扬……”听到张扬掏心窝的话后,花月容忍不住扑到张扬怀中痛哭起来,措手不及的张扬楞了一下,然后搂住了花月容,用手一下下轻拍着花月容的背安慰起来……

  哭了很久,花月容突然抬起头来对张扬说:“我一定要解除你身上的蛊毒,我们明天就西去缅甸,去寻访花妃娘娘的其他传人,一定能够找到解除的办法!”

  天才刚刚发白,睡在堂屋里的张扬就被花月容摇醒催促着上路了,本来张扬想等花月容那削去了指尖肉的手指好了后才打算上路的,但是看到花月容果断的态度,又想起自己一百天后将再次开始经受子午断魂蛊的折磨,所以他没有再提出异议,跟随着花月容背着大包小裹的行李上路了。

  关锁好家门后,花月容带着张扬对着屋后的西山峰攀行而去,张扬大吃一惊,开口询问:“我们不是去缅甸吗?怎么不到县城办理出国手续后坐车去呢?”

  “如果我们是去旅游,那么是该那么走,但是我们去找寻的蛊门传人,都是生活在缅甸的崇山峻岭中,是掸邦和克钦邦的地界,所以护照什么的没多大用处,这样去才是最便捷的路径。”边回答张扬问题的花月容边伸手去抓陡峭山路边的树枝借力而上,可是被削去了十指尖肉的手上传来的钻心疼痛让她痛得忍不住裂开了嘴。

  看到此情,张扬一把取下花月容背上的大背包,架到自己背着的大背箩上,然后轻快地攀爬上去,回手再抓住花月容的手腕帮助她攀爬而上……

  虽然两人走过的路也是平时边民们常走的山路,可是两人的速度并不是很快。张扬是自小生长在大上海的城市人,就算本来身体素质不错,可是他根本没有远走山路的经历。而花月容虽然是土生土长的南疆人,但是削指压制张扬身上的蛊毒使她失血过多,而为了赶时间没等伤势完全恢复就出发,更让她没有复元的身体雪上加霜。

  一路看到很多美丽的昆虫在花丛树间翩然起舞,不过无论美丽还是丑陋的昆虫鸟兽,在花月容和张扬经过的时候,都有所逃避。面对这情景张扬没有好奇询问的心情,此去缅甸寻找解蛊之方前路未卜,吉凶难料,花月容削下自己十指尖肉为自己压制蛊毒的事也让他的心灵好生地震撼……想到这些,他更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自己和花月容的关系。

  大半天的路程走下来,张扬的脚上已经起了很多血泡,每走一步都钻心的疼痛,让张扬不由联想起当年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怕也不过如此艰难。几次想提出休息一下,可是每次当他看到花月容紧皱着眉头快步赶路,面上大汗滚滚,却没有丝毫休息的意思,想自己是一个大男人怎么能连一个女人都不如,就一直坚持着没有开口喊累……

  看着张扬的情形,花月容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后,说道:“本来我们可以找户人家休息一下,但是一百天的时间确实很紧……蛊术中,把人手指尖有罗纹的肉称为笋尖肉,可惜……不然我可以继续……”

  “不!”花月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张扬严肃地打断,张扬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望着前方黛青的远山对花月容说:“当时我看着你一下下削去自己手指肉鲜血淋淋的情景,我的心好痛……就算你的手指可以重复削肉,我也决不允许你这么做!”

  “但是压制蛊毒时间才一百天……”花月容想反驳什么还没说完,就被张扬再次打断:“月容姐,没有但是!我们认识很久了,过去在网络上你就知道我的一切,我是一个‘啃老族’,一个别人看不起的人,一个自己也觉得自己无用的男人……现在我不想继续做那样的人,你就让我做一个真正的男人吧。”

  “弟弟……我知道,实际过去在网络上认识你后,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是无用的人。比如刚才我们遇到蟒蛇,如果没有你的呵护,我……”花月容的话说到这里,似乎又想起了刚才遇到的恐怖一幕,声音渐渐低下来……而张扬也回想起刚才的遭遇,背上登时冒出一层白毛冷汗。

  &&&&&&&&&&&&&&&&&&&&&&&&&&&&&&&&&&&&&&&&&&&&&&&&&&&&&&&&&&&&

  请读者大大们多多支持姝巫,谢谢!

  &&&&&&&&&&&&&&&&&&&&&&&&&&&&&&&&&&&&&&&&&&&&&&&&&&&&&&&&&&&&



温馨提示:
蛊情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蛊情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蛊情劫全文阅读和蛊情劫txt全集下载。蛊情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蛊情劫 第四章 西去缅甸 “哦,原来你们家族的祖先就是花妃娘娘和哀牢王的女儿。”听到这里张扬忍不住恍然大悟说道。 “是!”花月容肯定回答后继续说:“被送给这里做童养媳的女儿,后来被人称为花氏,慢慢地周围的人忘记了这家 2008-04-04 13:21:5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