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章迷梦扑朔

作者:玄姝巫    更新时间:2008-05-04 13:41:43    状态:已完结
  林荫斑驳的地上,焚化过尸骨的火堆青烟袅袅,似乎消逝的烈火已经将郑中华的悲愤和苦难宣泄在岁月的时间里,变成了无数历史尘埃中的一粒……

  张扬捡起木块中间的竹筒,不用看他也知道里面装有二彪子的骨骸。怀着沉重的心情,他把郑中华骨灰中的遗骸捡进其中。

  “我不信仰鬼神之说,更不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鬼神或者灵魂,我想你也不信……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不是中了无名的诅咒,你是中了南疆花氏阳蛊门的黑煞蛊。中蛊的原因是你没有把我爱人的爷爷交给她……如果真的有灵魂,那么你应该找她复仇!因为她们的歹毒,她们的贪欲,她们愚昧地迫害了很多人……今天我以苏富根的孙女婿身份起誓,我一定把你们带回祖国!请安息吧……”张扬的呢喃声中,花月容在低低哭泣。

  张扬理解她哭泣的原因和理由,这是为郑中华和二彪子哭泣,也是为自己家族里多年来的血腥争斗而哭泣,还有为自己和她的磨难多蹇的命运而哭泣。

  事实上张扬本人也想放声痛苦一场,两人一路历经艰险辛酸来到这里,紧迫的一百天时间已经过了二十五天,可是现在两人连白骨门在哪里都不知道,唯一见到有人活动过的痕迹却是郑中华他们迷失在森林中惨死的结局,这会不会也是自己和花月容未来的结局呢?

  但是他没有哭,因为他知道自己不能哭,不哭并不是因为男儿有泪不轻弹,而是自己必须坚强,这样自己和花月容,还有未出世的孩子,才会有幸福的未来!

  将焚烧骨骸的火堆封住后,张扬就地垒出了一座坟,他想用木板做一块碑,写上“抗日军人郑中华之墓”或者“青山处处埋忠骨”,但是一想到这里不会有人凭吊扫墓,最后也不过是荒芜在岁月的斗转星移中,只好无奈作罢。

  默默拉着花月容回到昨夜的休息地,张扬没有马上启程的打算,现在他们犹如掉进面糊中的苍蝇,到处茫茫……所以需要休整,清醒地确定方向后才能走向成功。

  将遗书木块和装有骨骸的竹筒仔细收进背包时,张扬无意中扫到昨天自己从象群中抢出的小半截金冠红蚺滑翔伞衣,心有所动咦了一声,匆忙收拾好东西把毛瑟步枪上镗,对花月容说道:“枪里压好了子弹,遇到什么情况你就开枪,开枪很简单的,只要对着你要射击的东西扣枪扳机就可以了……我要离开一下。”

  说完他带上取水的罗锅爬上藤桥,对着小溪匆匆赶去。

  来到溪边昨天斗象群的地方,看了零乱的地面后,失望挂到张扬面上。不过他还是不死心地滑落到地面,仔细查看起来。除了自己的脚印之外,没有任何人的脚印留下,有的不过是一个个圆形的象脚印。没有人类和其他动物到过这里,但是大半截金冠红蚺伞衣不翼而飞了。

  不甘心的张扬砍下一根粗树枝,把方圆二十丈内象群践踏过的泥地都犁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半截金冠红蚺伞衣,只能无奈到溪边打水,同时采摘了水蕨菜、老鼠芹、野香菜、挖几个藤竹笋后爬到树上掏了几个鸟蛋,洗净该洗的后悻悻而归。

  回到宿营地,远远看到花月容目光呆滞地坐着,只有在自己来到她身边时候用木木的眼神看了一眼,心疼的张扬劝慰她道:“别这样好吗?现在你有身孕,要注意身体……你睡一会吧。”

  将漠然麻木的花月容照顾躺下后,张扬不放心,把了把她的脉,脉象虽显得有些虚弱,估计是因为情绪郁闷和劳力的缘故,她和腹中的孩子并无大碍,这才放下了心。

  花月容躺下后,张扬开始思索目前的处境,可是众多的问题和郑中华他们最后绝望惨死的场景让他无法静心,仿佛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他的心头,让他一片空茫的心田不堪重负,整个人有一种想嚎叫发泄的欲望……

  为了不让自己发疯,也为了让花月容不至于因为自己的疯狂而绝望,张扬决定给自己找点事做。他爬上大树选择了两个高度相等的树枝,砍伐下一些拳头粗的树枝搭建出一个平台,然后把行李中的大塑料布用葛藤栓好,像悬挂蚊帐一样笼罩在平台上。

  做好这一切后,却发觉睡着了花月容在梦中抽搐,脸上表情满是惊骇和愤怒,大声梦呓着:“不要!不要啊……报仇!我一定要报仇!”

  知道她在噩梦中的张扬,担忧地守候在她身旁,直到她不再抽搐梦呓,眉头紧颦地熟睡才再次把心思移开,可是空闲起来的心又想到自己和她面临的问题,人又再次产生要疯狂的冲动,于是他继续找事做,淘米做饭。

  当火腿炒蕨菜,凉拌老鼠芹,鸟蛋煎香菜已经盛在碗里,最后一道架在火上的风鸡炖藤笋已经发出诱人清香,张扬听到花月容悲愤欲绝的喊声:“月郎,这是我们的孩子……天啊,怎么会这样?苍天啊……”

  悲凉的喊声和自己梦中听到过的奇怪称呼惊得他手一抖,正在添的柴禾差一点就掀翻了火上架着煮汤的小罗锅,突然而来的心慌意乱让他顾不得扶正罗锅,急忙跑过去把花月容搂在怀中喊道:“月容,你醒醒……月容……”

  在他的呼唤声中,面露痛苦表情的花月容睁开眼睛,看到他后大哭着说:“月郎……报应啊,是我研究出蛊的报应!”

  “醒醒……月容,你看清楚了,我是张扬。你醒醒……”在张扬呼唤下,花月容用迷惘的眼神看了四周后,惊惧地把身体窝进张扬怀中说,“我做了一个噩梦,在梦里我似乎是我的祖先花妃娘娘,亲眼看着哀牢王柳貌杀害自己的族人和父亲……然后我怀着仇恨研究蛊术报仇雪恨,最后出逃……奇怪的是在梦中你是我的侍卫月郎,后来我们在一起了,但是生出来的孩子丑陋不堪……我好怕!”

  在花月容的叙说中,张扬惊讶地大张着嘴巴。当花月容说完后,他马上把自己刚到这里时候梦中的情景,还有昏迷时候的幻觉说出来。听到张扬说同样内容的梦境,花月容的凤眼越睁越圆,到了最后满眼惊疑和恐惧地说:“那天刚到这里时候,我也是做了和你一样的梦……在梦中看到你身着威风凛凛的盔甲,而我不由自主地喊你月郎,可是在我刚开口说话,你就离我越来越远,只听到你悲怆地喊我花儿的声音……就被你猛摇醒命令我上树,等我到了树上才发觉野象袭来,然后一连串的事让我忘记对你说了。”

  确实是一连串的事,而这一连串的事很诡异莫测!

  似乎是冥冥中有一股力量,把乘坐滑翔伞飞翔出狼群包围的两人带到这里来,然后见证了郑中华他们的悲惨遭遇,同时也让两人明白自己的处境,就是他们已经陷入百慕大一样神秘的森林绝境中,没有出路,更无从寻找已久的白骨门在何方。

  长久压抑的沉默中,两人都在纷乱萦绕的脑海中寻找突破点,篝火上炖着的风鸡炖藤竹笋因为罗锅的倾斜汤早流光,浇熄了一部分篝火后,锅里的美食开始焦糊起来,发出蛊惑得人饥肠辘辘的香味……

  心乱如麻的张扬走到篝火边取下罗锅,看着焦糊得不能入口的食物有一种懊丧的感觉,不过同时也惊讶怎么这香味竟然蛊惑得心情沉甸的自己还有食欲?

  当蛊惑两个字闪现在张扬脑海时候,他心中突然想起花月容说过:“鸳鸯落红诱露蛊是最霸道的催情媚蛊……男人和雄性动物接触到后,会产生强烈情欲而疯狂。”而自己亲耳所听那对躲避在大树屋中的豹子,不知道怎么接触了承载有鸳鸯落红诱露的夹基个子宝石后疯狂交合。后来郑中华刻字遗书提到,接触了诡异夹基个子宝石后二彪子的神情很怪异,他的面色开始通红,眼目劈裂东张西望起来,手则是不停在身上挠抓……最后变成了禽兽,对自己亲如手足的战友做出违反人伦的事!

  这就是蛊惑!如果这里真是像百慕大一样的绝地,是谁把这个带有巨大性欲诱惑的宝石送给苏富贵的呢?想到这里张扬急忙转身问花月容:“你知道记载鸳鸯落红诱露蛊是那个门派培养的?”

  “我不知道,我是从我母亲写的解蛊心得上看到的,她写了鸳鸯落红诱露蛊的特性和培养方式,然户标注:吾毕生没有亲眼所见,只知无解。处男接触后必定爱上下蛊女,无害!”花月容的回答让张扬气妥,但是他还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继续问:“那么你过去见过吗?知道是什么人擅用吗?”

  “没有!就是读了我母亲的笔记才知道的。”花月容回答后,张扬沉默了好久才低声说:“是谁呢?是谁把这个夹基个子送给你的叔爷爷苏富贵呢?”

  “是啊,是谁呢?”花月容也轻声喃喃……

  &&&&&&&&&&&&&&&&&&&&&&&&&&&&&&&&&&&&&&&&&&&&&&&&&&&&&&&&&&&&&&&&

  祝愿读者朋友们青年节快乐!身体健康!事业顺利!万事如意!

  &&&&&&&&&&&&&&&&&&&&&&&&&&&&&&&&&&&&&&&&&&&&&&&&&&&&&&&&&&&&&&&&



温馨提示:
蛊情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蛊情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蛊情劫全文阅读和蛊情劫txt全集下载。蛊情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蛊情劫 第一章迷梦扑朔 林荫斑驳的地上,焚化过尸骨的火堆青烟袅袅,似乎消逝的烈火已经将郑中华的悲愤和苦难宣泄在岁月的时间里,变成了无数历史尘埃中的一粒…… 张扬捡起木块中间的竹筒,不用看他也知道里面装有二彪子的骨骸 2008-05-04 13:41:4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