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卷八第三章幻梦解迷

作者:玄姝巫    更新时间:2008-09-28 22:06:28    状态:已完结
  张扬的疯狂发泄咒骂中,悲伤哭泣的花月容突然一口气提不上来,人猛烈抽搐后就休克过去,吓得张扬停止了咒骂,大喊:“月容,你怎了?醒醒啊……我K你妈的天啊,你到底要把我们怎么办?月容……你不要吓唬我啊……”

  张扬哭着,喊着,慌张摇晃怀中软如棉花的花月容几下后,才想起自己是学医的,急忙又是掐人中,又是做人工呼吸,同时心里埋怨自己怎么忘记了控制情绪,害得花月容休克。

  “张扬……”悠悠醒来的花月容虚弱刚喊出了一声,闻声张扬面上眼泪纵横着哭道:“月容,我们已经迷失在这个犹如百慕大一样的森林里,你可千万不能再出点事了,不然……”

  “张扬,我又做梦了……梦中我们穿着古装在森林里不停地走,最后千辛万苦穿过一个狭窄的峡谷,来到一个美丽的坝子,坝子中央有着一个湖,湖上雪白的天鹅和彩色的鸳鸯成双成对在畅游……”气若游丝的花月容并没有理会张扬的哭泣,继续向往地说,“在那里,四周是碧绿的青山,黛青色远山上白雪皑皑,连接着天边的云霞……青山上是雄伟壮观的瀑布群在叠落,翻着波浪的溪水汇集到坝子中央的湖里……犹如宝石蓝一样的湖水边上生长着一片片茂盛芦苇,远看去是碧绿上呈现着金红在风中飘荡……蓝天、白云、青山、白琏般瀑布倒映在蔚蓝的湖水中,用最艳丽的色彩也调不出那么颜色鲜明美丽的仙境……我们决定在那里定居。”

  “好!定居……我们在这里定居。”情绪起伏中的张扬并没有注意花月容话的内容,把头埋进她的怀中,贪婪呼吸着她身上的馨香,绝望的他已经没有对美好未来的憧憬,只想永远搂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一生至死!

  “张扬,我和你说正事……你听我说啊。”花月容唤起张扬后,再次重复了自己的梦境一遍,然后面色怀疑地说,“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刚到这里时候,你和我都做同样的梦,后来我们又一次次梦到……似乎这些在暗示我们什么,是什么呢?”

  随着花月容疑问叙说,张扬已死的心开始泛活起来,飞快在脑海中把自己梦中和花月容梦中的情节连贯起来……

  刚到这里时候自己和她同时梦到,似乎经历了千年相思的恋人终于相见,当时梦中的花月容说“月郎……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这一生我们永远不分开……”虽然话中的“又在一起”明白意思是什么,但是奇怪的梦境两人同时都做,可以理解为埋葬在胡康河谷白骨门中的花妃娘娘在召唤自己和花月容,也说明一路西行的目的地已经很近。

  当自己昏迷时候幻觉到几个穿着古代美丽长裙宽袖的花月容,表情各异在自己述说,而倾诉的话大体吻合蛊门流传的花妃娘娘故事,虽然不明白梦中的说花妃娘娘劝说自己娶的她是谁,更不明白是什么报应和诅咒让花妃娘娘那么伤心欲绝……但是后来花月容中梦生出了丑陋不堪的孩子,说那是研究蛊术的诅咒和报应,刚好跟自己的梦吻合无缝!

  还有当初马马敏讲述她祖先绿聘流传下来的蛊门故事时,自己曾经得有点不对劲,花妃娘娘已经离开了柳貌,又爱上别人是无可厚非的,马马敏的祖先绿聘为什么要闹腾呢?是不是花妃娘娘喊月郎娶的女人就是绿聘?是不是蛊门始祖花妃娘娘通过梦境,把她死不瞑目的心愿托付给自己和花月容……一定是!想想自己见过白骨门男传人丑陋猥琐的模样,美丽善良的花妃娘娘一定死不甘心!

  而刚才花月容休克时候又再次梦幻到,自己和她到达美丽的仙境定居,似乎是指路……告诉自己和花月容不要灰心丧气,只要找到狭窄的峡谷,就能到达白骨门的定居地!

  “对!月容你说的对!是暗示,这些梦就是暗示我们,白骨门就在这附近……”张扬手舞足蹈把自己贯通融汇的梦境暗示,一一对花月容讲述出来,完了总结性地说:“所以,白骨门就在附近!只要找到狭窄的峡谷,就能到达白骨门!”

  “是啊……似乎这一切梦境就是那么暗示我们的!咯咯……”眼中又恢复了光彩的花月容,说完竟然开心地用手拍着张扬的肩,兴奋地又笑又跳,急得张扬一把按住她说:“别跳啊……你哦,都要做妈妈了,还不知道轻重……小心我们的孩子啊。”

  “是了,是了……管家男!一天到晚就会管头管脚呢……明明比我小七岁,还动不动就摆出大丈夫样子……”花月容边说边还用小手在自己美面上做出一个可爱的鬼脸,口里怪腔怪调地“喂……”了一声。

  第一次看到平时稳重优雅的爱人,现在竟然露出犹如青春少女般可爱的一面,让张扬觉得新鲜和色心大动,痴迷地看看她风情万种的面容,又色迷迷地瞄瞄她诱人的S型身材,然后像猪哥一样说:“是不是几天没有镇压你,你就皮痒了?都等不到夜里睡觉时候了,哈哈……那么现在我们就战斗一次……哈哈,来啊,我的宝贝儿!”

  “呸!大坏人!大色鬼!”羞红了脸的花月容,啐了张扬一口后像泥鳅一样从张扬怀里滑出躲避,张扬哈哈大笑着装出很猥琐不堪的模样继续扑去,早有准备的花月容扭身就对着宿营地跑去,同时口里继续骂着坏人色鬼之类的词。

  难得见到花月容这样的开心,张扬配合地装出大灰狼诱拐小红帽的样子,口里心肝、甜心、大令什么的乱喊一通追上去,不过担心花月容有孕在身,他的脚步放得很慢,装出很笨拙和狼狈的模样。黑暗得像虎口一样的森林中,他们的欢快的笑声传得很远很远,惊得夜宿的树鸟呱噪地惊慌飞离开树梢……

  双双来到宿营地的篝火旁,坐到地上铺垫的树枝上后,笑意盈盈的花月容突然问:“这几天你去寻找时候,有没有看到很狭窄的峡谷?”

  虽然是突如其来的问题,但也是最当前的问题,张扬楞了一下后,对殷切看着自己的花月容摇摇头,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看到张扬表情的变化,花月容的脸上挂起了失望之色,不过很快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吃饭了……好饿啊……来来来,吃得饱饱的,明天才有力气继续寻找……”

  心情突然沉重的张扬木然看着花月容端来杜鹃花炒腊肉,山药炖火腿骨,盐酸果汁拌椿头,宫爆石蛙肉(注)美味饭菜。温柔体贴的花月容摆好饭菜后,接着为张扬盛饭,就在她揭开罗锅盖时候,一个细小的黄蚂蚁从树上掉进了罗锅里,急得她马上抓起竹筷对着白饭上惊慌失措的小蚂蚁夹去……

  “别动!”张扬突然的一声大喊让她惊疑地停顿下来,抬头用眼神询问张扬的意思,可是张扬没有理会她,而是呆呆盯着饭锅中在饭粒中间茫然寻找出路的小蚂蚁,面上表情变幻莫测……

  两天前的一次吃饭时候,张扬看到圆形罗锅内锅底煮熟的雪白米饭,脑海中闪过了一丝什么,可当时的他因为思想沉重而抓不住,今天再次看到,同时巧合有一只小蚂蚁掉进其中,让他茅塞顿开!

  圆形罗锅中雪白饭粒,好似胡康河谷中起伏的森林群山。周围高高的罗锅边缘,就是那围绕着胡康河谷的雪山。自己和花月容,还有当初的郑中华三人,却是掉到饭粒上的小蚂蚁,惊慌失措中寻找出路,可是矮小的自我只能看到远方高高的雪峰,还有湮灭自己的莽莽森林,所以不知身在何方而辨不清东南西北,在巨大的恐慌中茫然顺着山岭不知不觉兜圈,疲惫和恐惧中丧失方向感后,让自我感觉到犹如在百慕大中一样!

  但是犹如仙境一样,有湖泊的坝子在哪里呢?

  这时候,罗锅中的小蚂蚁,惊慌失措中爬过了僵硬不动的花月容伸到饭粒上的竹筷,看到这个情景,张扬心中灵机一动,兴奋地跳起来说:“我明白了!我知道白骨门驻地在哪里了!我知道了……”

  “在哪里?快说!”闻言花月容手中竹筷一哆嗦掉下来,也顾不得掉进饭锅的小蚂蚁,急忙问道。可张扬并没有马上回答她,而是跳起来去翻郑中华的刻字遗书,口里回答:“等等!”

  一块块刻字遗书被张扬从大背包中取出,他在仔细地观看和挑选着,花月容只能耐心等待……

  注:石蛙是青蛙的一种,不过生栖在山林里的溪水源头地树林中间,每年春末夏初顺水到下游水温高区域产卵,卵在水中形状犹如细塑料管中套着黑珍珠,一串串漂浮在水速缓慢的水中,孵化后的小蝌蚪自己开始对着上游游去,在越过坎坷的旅途中开始发育出四肢,到达父母居住地全部蜕化成石蛙。是一种美味的食材,比牛蛙鲜嫩甜美百倍。



温馨提示:
蛊情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蛊情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蛊情劫全文阅读和蛊情劫txt全集下载。蛊情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蛊情劫 卷八第三章幻梦解迷 张扬的疯狂发泄咒骂中,悲伤哭泣的花月容突然一口气提不上来,人猛烈抽搐后就休克过去,吓得张扬停止了咒骂,大喊:“月容,你怎了?醒醒啊……我K你妈的天啊,你到底要把我们怎么办?月容……你不要吓唬我啊… 2008-09-28 22:06: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