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卷八第五章逃生野猪口

作者:玄姝巫    更新时间:2008-11-05 17:00:22    状态:已完结
  溪流在丛林间欢快奔涌,有时候窄成一道细流,有时候平缓宽阔漫成水潭,还有时候从高处叠落形成小瀑布。两人顺着溪流往下游走,当日到中天的时分,发觉溪流钻进了一个黑暗幽深平坦菁谷,而整个菁谷上空若隐若现升腾着雾气,在晴空下不细看是无法注意到的。

  “前面菁谷里有瘴气,我们必须绕道。”既然花月容这么说,张扬是绝对不会反对她的建议。俩人停下脚步观察了菁谷两边的山势后,张扬指着菁谷右边坡面较小的山岭说:“走这面好了,看起来平坦点。”

  实际上张扬有点私心,因为这座山岭对着菁谷的一面是向阳坡地,坡上丛林中植物色彩斑斓,估计有很多野果树之类,他想为两人的旅途补充一些水果之类。

  当踏上张扬选定的路线后,两人发觉这里有一种特别的安静,似乎很多小动物在这里没有踪影。而张扬敏感的第六感觉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告诫他最好原路退回。就在张扬正准备停下脚步,把心中感觉告诉花月容时候,林中传来奇怪的哼哼声,似乎在警告擅闯树林的两人!

  从林子里传出的哼哼声,既像人家里饲养的猪在遇到不顺心事时候的哼哼,又像是一个人发出不耐烦时候的哼哼,张扬听到后忍不住大吼一声:“谁?出来!”

  当张扬才喊出谁字,林中就“哄”一声动物的怒吼响起,话音刚落时密林中小树摇晃不停,一个黑影对着两人冲来!

  “快上树!”顾不得帮助花月容爬上树的张扬,抬脚将前面的一段枯树干对着黑影踢去,同时端起了手中的毛瑟枪瞄准一扣扳机。

  “嘭!”

  子弹和枯树干同时命中了黑影,近距离巨大的冲击力让黑影身势一顿,地上的落叶被它搅得飞飞扬扬中,张扬看清了黑影是什么东西……

  一头嘴尖毛长,背上棕褐硬毛高耸的野猪!

  “一猪二熊三老虎”,这是流传很广的俗语,说的是在野外遇到这几种野兽的危险性排名。野猪,在人们心目中是比老虎和熊都要厉害的狠角色!这头野猪粗短的四肢上身躯健壮,没有成獠牙状晌上翻的犬齿,还有它的腹部一排乳房缀缀甩甩,说明它是一头刚生育后的母野猪。

  可怕的是,张扬刚才踢起击中它的枯树枝,对于皮厚肉粗的它没有任何威胁,只有毛瑟枪的子弹在它涂有凝固松脂腰身上擦出一个小伤口,滴滴答答流了几滴血后就再没有血滴出。

  但是伤口的疼痛似乎更激怒它,身势一顿中尖嘴后面暗红浑浊的小眼恶狠狠盯了张扬一样后,母野猪发出一声玩命前的嚎叫“嗷!”巨大的身体竟然灵巧一跃,像武功高手踏“梅花桩”一样,踏着高高矮矮树枝腾空对张扬冲来,粗大的长嘴张开,血红的口中獠牙森森!

  这一分钟的张扬,没有任何选择,只有继续端枪瞄准,一扣扳机!

  枪响过后,血雨倾下!

  可是被命中的野猪继续对这张扬扑来,无法再开第三枪的张扬只能身形一矮躲避,被野猪重重撞在肩部而倒地翻滚,端枪的左手在翻滚中撞到树干上,钻心刺骨的疼痛中手一松枪不知掉落何处。

  当他刚翻滚后四仰八叉面朝上时候,骇然发觉同样撞到自己后的野猪已经返身来到自己面前,自己刚才一枪是命中了它的口中,腥血从它暴怒张开的大口中喷涌出来洒到自己脸上,血染红的上下两排獠牙已经在自己眼前晃动……

  而这时候,张扬左手是钻心疼痛,右手边能抓到的不过是些枯枝烂叶。想再一次翻身躲避开,没有那个时间!

  就在张扬痛苦地闭上眼睛,脑海中一片空白时候,“嘭!”一声闷响过后,母野猪发出了一声闷哼,倒在张扬头边。而闷响声继续不停,似乎要把整个野猪砸烂才罢休……

  张扬用右手的衣袖擦了一把脸上的腥血后,看清是花月容弯腰站在自己和野猪尸体边,正在一次次抬起手中的大石砸在野猪上,而野猪的脑袋已经被大石砸破,鲜血和犹如豆腐花一样的脑浆溅得花月容一脸一身。

  “你没有上树?”也许是死里逃生后神经短路,也许是被血腥的一幕吓坏了,张扬问出了一句白痴的话。

  “嘭!”再一次把大石砸在死了的野猪身上后,花月容才惊魂未定望着张扬说:“你喊我上树,我转身就对着后面大树跑去,刚跑到大树边野猪已经被你第二枪命中,但是它继续对你扑来,把你撞倒后就地一翻滚,张开淌血的大口要咬你,我急忙捡起大石砸在它身上……花妃娘娘保佑啊!一下就砸中了野猪……可恨!我们没有招惹它,为什么非要置你死地?”

  “你真勇敢!”赞叹后张扬在花月容的搀扶下坐直了身体,啐了两口流进嘴的污血后,他习惯抬起双手准备再次用衣袖擦脸,却发觉左手无法动弹,急忙说:“你看看我的左手,好像是骨折了。”

  闻言花月容紧张地用手端起张扬左手,仔细检查后松口了一气道:“没事,是脱臼了。”说话中两手猛一端,“咯嘚”一声骨响,疼得张扬呲嘴咧牙,不过马上感觉到左手能动能使力了。轻甩了两下膀子后,张扬擦了擦满脸的腥臭污血说:“一般母野猪刚下崽后,护崽心切下攻击性很强,你和我又穿着红马甲、护腕和护腿……这头母野猪就是保护自己子女的紧张心理下,又看到我们身上令它狂躁的鲜红色,自然把我们当成攻击的对象,而拼命了。”

  “也不知道它的孩子多大了,唉……早知道我就不砸死它了!”身为一个即将成为母亲的女人,花月容听到张扬的话后慈悲心大发,惋惜地说道。

  “傻女人……如果你不砸死它,那么死的就是你老公我了……当我看到它腥血喷涌的大嘴在我脸上方,一个个染血的獠牙在晃动时候,我以为自己死定了……万幸你及时砸死它,真万幸!”说话中张扬回想到刚才危险的情景,任然心存余惧。不过他的话提醒了花月容注意到自己身上斑斑点点的血污后脑浆,同时注意张扬满头满面的污血,一股膻味顿时钻进鼻孔里,忍不住哇一声大吐起来……

  在花月容的带动下,张扬也干呕了几下,急忙爬起身找回枪后拉着花月容离开,连地上那头被砸得血肉狼藉的野猪也不要了。

  那想到走了一小段后,还在继续干呕花月容突然说:“不行,我们必须去找那窝小野猪,不然它们就会饿死。”

  到了这样的时候,花月容还有这样的悲天怜悯心肠,如果张扬不是对她性格了解深刻而爱她,估计真会和她吵架。可现在的他,也只能点头同意,向刚才野猪冲出来的方向搜索去。

  不过善人必有善报,张扬绝对想不到就是这一时的慈善,救了自己和花月容的小命!

  两人在野猪冲出方向的树林中寻找了一阵,没有找到野猪窝,只看到地上东一堆西一堆野猪拱开的泥土,大概这里是它的觅食之地。

  这时候,张扬发觉两人已经快要接近下面的菁谷,而心中的第六感觉隐隐约约有一种不安,他急忙建议花月容道:“我们对着山岭顶上方向去看看,你看那里似乎是竹林,估计野猪窝就在其中。”

  当两人按照张扬的建议来到山岭上端,果然在一块茂盛的石竹林中寻找到竹子搭建的野猪窝,窝中十二个毛色暗红,背上有土黄色花纹的小野猪眼睛紧闭着在哼哼唧唧。无论从野猪的构建上,还是小野猪身上的油光水滑的毛色,都可以看出母野猪对子女的精心照料。

  “天啊!还没有睁眼呢……大概才出生几天,好可怜啊……”一只巴掌大小的小野猪被花月容捧起,她手中的小野猪被抓离猪窝后,因为闻到的气味不同于平常,惊恐地翘起像酒瓶盖一样圆的小嘴哼哼两声。

  至此,张扬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只能飞快砍倒几棵石竹刨成竹篾,编织出一个竹篮,采了一些青草垫底,然后把小野猪一只只抓进去。

  带上十二只小野猪后,两人沿着山岭半中腰继续前行,他们要绕过瘴气笼罩的菁谷,寻找到溪水下游,继续顺着溪水到达白骨门所在的神秘坝子。

  闷热林中烈日的炙烤下,张扬满头脸的污血和花月容身上斑斑点点的脑浆腥血,让他们觉得浑身不舒服,可附近没有任何水源让他们洗涤。忍耐着继续走了一段后,张扬不顾心中隐隐对菁谷的不好感觉,开始抄近路斜走下菁谷尾部的方向,希望早点到达溪水边洗涤。

  他想,菁谷上空若隐若现升腾着雾气,已经明确是瘴气,毕竟相比擅用毒药的蛊门来说,也不是很可怕的事物。

  很快,两人到达预定目的,看着从幽深菁谷中流出的清澈溪水,张扬欢呼一声丢下行李,拎着打水的大毛竹筒跳进水,对花月容喊了一声:“你别下来,等我打水给你。”

  炎热中的紧张搏斗后,满身血污带来的的龌龊难过感,让张扬恨不得整个人钻进清凉的水里,就在他头刚接触水面时候,听到一阵雨点落水的嗒嗒嗒响声,同时还有花月容惊恐的喊声:“张扬,快起来!”



温馨提示:
蛊情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蛊情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蛊情劫全文阅读和蛊情劫txt全集下载。蛊情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蛊情劫 卷八第五章逃生野猪口 溪流在丛林间欢快奔涌,有时候窄成一道细流,有时候平缓宽阔漫成水潭,还有时候从高处叠落形成小瀑布。两人顺着溪流往下游走,当日到中天的时分,发觉溪流钻进了一个黑暗幽深平坦菁谷,而整个菁谷上空若隐若现升 2008-11-05 17:00:2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