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卷八第七章蛊女的坚强

作者:玄姝巫    更新时间:2008-11-05 17:02:34    状态:已完结
  烈日炎炎之下,半人高的蒿草丛里闷热得犹如蒸笼。

  终于有吸饱了鲜血的蚂蝗乒乓球开始从张扬身上脱落,笨拙缓慢地滚草丛中,因为饱餐而滚圆的身躯相互靠拢,现在它们吃饱了充足的滋养成分,将是交配和产籽的最佳时机。

  深知这类毒物生活习性的花月容,无奈之下既不敢用手去拉扯张扬身体上的蚂蝗,因为那样做会把蚂蝗拉断成两截,留在身体里的蚂蝗口器会让张扬身体感染形成脓疮,又怕滚落地上的蚂蝗交配后产的籽钻进了张扬身体上累累创口中,只能采了一把野蒿草扎成扫把,将一个个圆滚如葡萄提子的蚂蝗尽量扫了远离他。

  又过了一会,张扬肌肤下隐隐黑色全部消散后,吃饱喝足的蚂蝗们争先恐后从他身上脱落,留下数不清的吸血创口继续淌着血水。至此花月容急忙停下扫动,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她努力抱起瘫痪的张扬,慢慢将他挪到自己背上,挣红了脸才迈动步伐,踉踉跄跄对着野蒿草后面大树下阴凉地走去。万幸过去服食过蟒龙血改变了体质,否则她是绝对不可能背起张扬这八十公斤体重的大块头。不过虽然成功背动了,她的脸色好苍白,因为她的整个小腹就像刀绞般生生疼痛,这是她孕育着的小生命不堪重负在抗议!

  一百多米的距离,仿佛是翻越万水千山一样困难!

  当把嘴唇都咬出血的花月容,才把张扬放到大树荫下后就用手捂住自己肚子,眼泪从她苍白的脸上簌簌滚落,无依无助的低声哭泣:“宝宝,你可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啊……你爸爸已经倒下……妈妈现在无依无靠,所以你千万不要有什么啊……妈妈要坚强,宝宝也要坚强……”

  女人就是这样,当遇到困难时候,她们的反映比男人激烈,但是当到了望境地,已经没有任何希望时候,她们柔弱的身躯反而会挺得更直!

  就像现在的花月容,哭泣了一阵后突然抹抹眼泪站了起来,因为她看到张扬浑身的蚂蝗叮过创口上,淡淡的血水继续涌出,那是蚂蝗分泌的一种抗凝血酶让创口继续出血不能愈合,而附近地上无数的蚂蚁闻到血腥味后,开始成群结队对着“血人”张扬涌来……

  花月容飞快抹下爬上张扬身体的蚂蚁,皱着眉头看了木然睁眼望天他一会,面色变幻不停,最后坚毅呈现在她脸上,她要要顽强活下去,让张扬活下去,让肚子里的孩子平安出生……

  花月容从自己衣服下摆取出随身携带的蛊虫,咬破舌尖把鲜血喷到蛊虫上,饮血的蛊虫瞬间暴涨,骇然变成一支藕节大的巨蚕,晶莹透明的蚕体幽光淡绿,虫体头上一个倒勾长角嚣张昂立。蛊虫巨蚕扬头对花月容欢快地嘶嘶鸣叫着,似乎在说:“主人,听候您的差遣!我要大展身手!”

  花月容口里吟唱出一种奇怪的语言,吟唱完后手指向张扬,奇妙的蛊虫巨蚕就温顺地低头从花月容手上爬到地面,快速爬上“血人”张扬身上,发出另一种威胁性的嘶嘶声,顿时开始包围张扬的蚂蚁大军惊慌不安,入潮水般撤退。

  当蚂蚁大军撤退后,蛊虫巨蚕不慌不忙从张扬身体爬下,绕着张扬身体在地上出一根雪白透明的丝,丝线头交汇后才再次对站着观看的花月容扬头得意洋洋嘶鸣。

  再次用奇怪的语言叮嘱蛊虫巨蚕后,花月容对着刚才她把张扬背出来的蒿草丛走去,她要去取回行李,里面有马马敏和熊夫妇赠送的珍贵药材,这对现在腹中受损的孩子,人倒下了的张扬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补品。

  烈日下,炎热的风中,她的身影有一种疲惫的单薄,但是更有一种坚强不屈的挺拔。而她平时乌黑的耳边鬓角,开始有了白霜泛起……

  蒿草丛中像葡萄提子一样的蚂蝗,早先落地已经开始产籽,细入针尖的蚂蝗籽在草丛中蠕动,后落地的蚂蝗正在笨拙寻找配偶或者疯狂交媾。捡起行李后的花月容用力抖动几下,似乎怕有蚂蝗沾在行李上一样,然后厌恶地看看疯狂的蚂蝗,抽出傈僳长刀刷断蒿草,点着火苗……

  浓烟滚滚中一阵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响起,但是花月容没有时间和心情欣赏害了张扬的蚂蝗惨状,她快步回到张扬躺着的大树下。忠实守候着不让任何一个生命体侵袭张扬的蛊虫巨蚕,看到主人回来急忙昂首嘶叫表功。

  花月容先找出保胎温补的药物煎服后,接着给不能动弹和语言的张扬配药,仔细切了张扬脉后发觉,在他身体中有一个类似水泵一样的东西,在疯狂抽吸他身体里的能量。这就是浸淫了桃花瘴毒的子午断魂蛊,赖以生存的桃花瘴毒被墨鱼飞蝗抽干后,开始疯狂从张扬身体中抽取能量,妄图恢复盛景。

  面对这样的情况,花月容亦喜亦忧,喜的是今后就算是找不到接触子午断魂蛊的方法,当一百天到了蛊毒发作时,黑色的火焰不会再次熬炼张扬肌肉和灵魂。忧的是,万一张扬身体不能挺过这一关,很有可能一生就那么倒下,最后整个人变成一个子午断魂蛊培养基。

  当然花月容不会容许这样的情况发生,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她觉得不容许张扬倒下!

  打开大背包中马马敏和熊夫妇送的珍贵草药,她没有因为这些可遇不可求的草药太珍贵而少取,毫不犹豫捡着最珍贵、最滋补的草药拿出,开始炮制起“十珍十全大补汤”。火烟袅袅中,药香阵阵,花月容没有哭,也没有默默流泪,她的眼盯着药,全神贯注。

  泪已经干了,心已经麻木,只有生存的意志在支配一切!

  药熬出来时候,张扬身上创口中淌出的血水越来越清,有的地方已经结起了一层亮黄透明的薄痂,这是他曾经饮过的神奇蟒龙血在起作用。可惜他还是没有知觉地呆望着天,眼珠都不会转动一下……

  要想让一个浑身不能动弹,没有知觉的人喝药,原来比登天还难!

  当看到自己小心翼翼喂给张扬的珍贵药汁,多数顺着他嘴角流出后,花月容放弃用小勺继续喂的方法,用自己的口含起药汁,慢慢哺进张扬的嘴里。终于喂完药后,再次切张扬的脉搏,发觉他身体中已经产生了一种无名的力量,虽然很微弱,但是已经开始抵抗子午断魂蛊疯狂抽取能。如果这股无名力量能够壮大起来,绝对能压制子午断魂蛊,那就意味着张扬能夺回自己身体的控制权!

  “你要坚强……一定要坚强!我会坚强,我们的宝宝也会坚强!我们都要坚强……”喃喃鼓励张扬后,花月容开始就地搭建一个简易的树叶和枝干围成的窝棚。他们要在这里逗留不知道多久,所以必须有一个遮阳挡雨的地方,虽然这不是女人该做的事,但是在这样的困境就是再赢弱的女人也必须做!

  蛊虫巨蚕忠心守候在张扬身边,随着时间的流逝,蚕体开始慢慢萎缩变得灰白浑浊。它疲敝地嘶叫两声,发觉主人没有空理会自己,又继续忠实地守候着张扬……

  窝棚搭建好后,花月容将沉重的张扬挪到毛毡上,轻轻拈去他一块块肌肉上表面血痂上粘着的树叶、枯草、还有灰尘,再次口对口哺进补药后喃呢:“张扬,一定要坚强啊!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未来,只有你坚强起来才会幸福……”

  至此的张扬,虽然全身已经结痂不再鲜血淋淋,但是人还麻木不仁的呆滞,眼球都不会转动一下。轻柔为张扬阖上双眼后,花月容走出窝棚去做饭。张扬已经倒下了,自己更要照顾好自己,等待他醒来。

  夜露寒风下,忠实蛊虫巨蚕爬在窝棚最顶端,虽然身体已经缩小到只有中指大小,原来晶莹透明的蚕体散发出的淡绿荧光消失一空,现在只剩灰暗浑浊。蛊虫巨蚕看到主人出来,急忙发出了一声短促的嘶鸣,引起了花月容的注意。

  “冰蚕儿……你是我的本命蛊虫,我们相依为命十二年了……我不知道这次我用心血催你强大的后果,但是现在我必须那么做……虽然从来没有蛊门人这样做过,我所见到的是花火云大妈爆催本命蛊后,蛊破身亡……但是我没有选择余地,只有你才能帮助我守护他……没有他,我也不活了……”

  蛊女和本命蛊历来是心灵相通的,而平时的蛊女指挥本命蛊用的咒语,而现在的花月容似乎忘记了这点,真情流露对自己的本命蛊冰蚕请求道。

  天生万物,真心互融!

  在花月容的低声请求中,疲惫不堪的蛊虫冰蚕竟然昂首高立,头上倒勾的角更是高挺,似乎一个誓死捍卫自己使命的战士一样,发出一种精神上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花月容又一次咬破舌尖,把一口鲜血喷到冰蚕上,得到滋养的冰蚕欢鸣一声,身体瞬间暴涨,比原来更大,更长,更透明,更幽光莹莹,可以看到它吸收的主人心血红丝在透明的身体中流动……

  而蛊虫巨蚕的气势,由原来的精神上变成了无形的实质,仿佛是森林之王狮子在领地上发出的让百兽所惧怕的威严!



温馨提示:
蛊情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蛊情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蛊情劫全文阅读和蛊情劫txt全集下载。蛊情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蛊情劫 卷八第七章蛊女的坚强 烈日炎炎之下,半人高的蒿草丛里闷热得犹如蒸笼。 终于有吸饱了鲜血的蚂蝗乒乓球开始从张扬身上脱落,笨拙缓慢地滚草丛中,因为饱餐而滚圆的身躯相互靠拢,现在它们吃饱了充足的滋养成分,将是交配和产籽 2008-11-05 17:02: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